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5

不虐

前章:【周黄】那几年 44



61

轮回的返程机票是在比赛后的第二天晚上,而周泽楷原本打算同行,黄少天赛后却神秘兮兮的说想带他去个地方。周泽楷听了过后便将机票改了签,跟江波涛说的时候,他还准备了些措辞打算掩饰,却不料这人竟全然不问就答应了。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表情,微微颦起了眉头,心里有几分疑问,并未开口。


周泽楷在酒店睡到隔天晌午才起来,黄少天的微信语音弹了几条,周泽楷刷着牙听着那个声音从手机话筒里跃了出来。

黄少天说事儿要是发文字,偶尔还会因为手机打字太限制发挥而稍微有所克制。但语音他就毫不顾忌了。大意就是今天队里有会,晚上要跟老板老板吃饭,今天可能没时间见面。周泽楷倒是不意外,季后赛战队的事儿总少不了,他回了个“好”字,又继续听这人发来的其他语音。

黄少天兴致勃勃的告诉他酒店附近什么地方好玩,哪儿的东西好吃,还有个小书吧,要是没事做可以去那坐会儿,老板还是从S市过来的。

周泽楷默然的听着对方的话,清水洗脸,收拾好自己。又从行李箱里拿出了压缩袋里的便装帽子,换上出门。

黄少天的声音在耳机里播了一遍,周泽楷又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再听了一遍那繁琐的语音。最后确定了对方没有提及任何他想听,或者他又不敢听的内容,转身进了这人说的书吧。


书吧离酒店不远,掀起门帘便嗅到一股檀木香气。映入眼帘是古色古香的装潢,木质地板的长廊,右手边一排过去是摆满了书的书架,最里头那形似枯木的吧台就好像从这地里长出来的似的,浑然一体。

周泽楷走上前去,老板是个中年男人,脸上挂着副眼镜,肉眼可见镜片上满是指痕灰尘,对方这会儿正靠着书架打盹儿,旁边的电脑小声放着舒缓的钢琴曲。

周泽楷看了眼吧台上的酒水单,又扫了眼后头的书,正是挑着的时候,那老板却醒来了。

“里面还有书,”那老板瞅了瞅吧台对面的门帘,“有想看的直接拿就行了,但不能涂画不能带出店里,茶水喝不喝随意,不过今天的流沙包是我老婆做的,值得一试。”

周泽楷正好没吃饭,点头道:“那就来点。”

他想了想又说:“泡壶茶吧。”


这书吧看着不大,里头倒是另有乾坤,内间里几层书架,另外还有单个隔开的小隔间。这个点来这看书的人不多,靠窗的位置一个老头正倚在长椅上假寐,而旁边不远处有个男子手里捧着书,眼睛却盯着墙壁上的小电视。

周泽楷听到点儿声响,回头看去,电视上正放着影像,看着影片质感有些年头,外国电影,主角开口就是翻译腔。

周泽楷对那电影本是没什么兴趣,不过那男人背后靠着书架的位置正好是放一些杂志刊物的地方,他瞥见电竞周刊的封面,想找几本来看看,却被对方挡着。

周泽楷只好开口:“你好……”

那中年男人却手指抵在嘴边,示意他别说话,眼睛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机。

电视的音响声带着电流和独具那个时代特色的背景音乐,浮夸造作的翻译腔,念着台词:“再见,玛格丽特。”

周泽楷回过头。

那灰暗的电视屏幕上,男主角说道:“我不够富有,可以随心所欲的爱你。却又不够贫穷,能像你希望的那样爱你。”他说,“你就忘记一个你差不多不在乎的名字吧,而我则忘掉无法实现的幸福。”

电影的背景音喧嚣,周泽楷略皱眉,觉得这段话似乎有些熟悉。

中年男人若有所感道:“小仲马就写了这一本书。”

周泽楷想起来了:“茶花女。”

那男人好像终于注意到了周泽楷:“你看过?”

周泽楷从书架上随便挑了本书坐下:“初中,课外阅读。”

中年男人爽朗笑道:“初中看,能看懂啊?”

周泽楷如实道:“看不懂。”

别说看不懂了,周泽楷早都不记得茶花女讲了什么。

好在对方也没想跟周泽楷这么个小年轻交流什么看书心得,这时老板送茶水来了,说是糕点还没好,送了几碟零嘴。

手机上,黄少天来了消息问他吃饭了没,周泽楷说正在等着。这会儿微信上又来了新信息,经理发了个表格过来,让他看看上面的人还需不需要另外做增减。

经理过了会儿又发了条信息来。

经理:上回跟NK谈的引进他们对战训练系统有眉目了,下个月之内应该可以谈妥。

周泽楷:联盟那边怎么说?

经理:联盟那边倒是没什么,我找律师研究过相关的细则,对战系统这一块属于战队内部的训练手段,而且联盟在对外技术交流这块一直很感兴趣,有战队愿意引进肯定是赞同的,只不过因为美服到国服这边数据互通上比较麻烦,可能还要荣耀官方做技术支持……

周泽楷不解道:这么麻烦?我们之前在美国……

经理说:我们那回过去毕竟只是小部分数据,处理起来还好,但是要从他们那搬个系统过来,这个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就很多了。我说也说不太清楚,你要是感兴趣回头你去问杨总。

杨总是他们技术部的头儿,年纪轻轻的常年顶着俩黑眼圈,要说他在轮回也说不上是老板,但毕竟人手里握着整个轮回战队的装备,所以大家习惯了一口一个杨总的叫。

经理:对了,杨总刚才说你的银武他给你做了点改进,你要是有时间可以上去看看,找人打几把做个数据反馈。

周泽楷:!

玩游戏没有人对装备不感兴趣,哪怕周大队长这么稳重内敛的人,听到这事儿也能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兴冲冲起身,正好老板送流沙包来了,周泽楷见状直接叫了打包,茶水是一口没动回了酒店。


职业选手的通病,打荣耀就忘了时间。周泽楷上游戏之后找了几个在线的朋友上竞技场,外头光影变幻,不知不觉太阳落了山都不知道。

另一边黄少天终于忙完了回了宿舍,打周泽楷电话也没接,吃过饭洗过澡随手刷卡登录——这才注意到一枪穿云正在线。

夜雨声烦:周泽楷?

过了会儿,一枪穿云才回消息。

一枪穿云:嗯,少天?

夜雨声烦:是啊,打你打电话都不接,在干嘛呢?

黄少天看了眼地址,神之领域。

一枪穿云:打怪。

夜雨声烦:哦嚯,跑到神之领域打怪。带妹练级啊?

又过了会儿,周泽楷的消息才来。

一枪穿云:没有。测试而已。

银武要周泽楷操作数据反馈,除了PVP场合也要测试打普通怪物的效果,周泽楷肯定是要找与自己等级相当的地图找怪了。

黄少天大概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估计是装备又更新了,他便兴致勃勃的敲键盘道:

夜雨声烦:那你一会儿有时间不有时间上竞技场打两把?

这一次,周泽楷回信息的间隔比之前要长些。

一枪穿云:好,一会儿见。


周泽楷和黄少天大号上场开房间切磋不算少见,加上黄少天喜欢到处找人打架,粉丝也见怪不怪。

房间里,两人二话不说直接交火。

周泽楷其实打的有点心不在焉,或许是困了饿了,一整个下午几乎没怎么动过的他,这会儿对着电脑疲倦感便袭了上来。屏幕里夜雨声烦步步紧逼,耳机里黄少天笑声张扬熟悉,周泽楷却是没由来的想起了比赛那会儿见到的那个场景,那个女孩的笑容还有黄母的神态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周泽楷当然知道黄少天跟那个女生没什么,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开口问,因为显而易见,黄少天不是个朝三暮四的人。况且他们恋爱哪怕是隔着千里依然尽可能跟对方保持联络,大多的精力被比赛消耗掉了,余下的哪怕只有微末零星,给对方的也是自己的全部,没那么多功夫匀给其他人。

那个女孩,是跟着黄少天妈妈一块来的。其他的也无需赘言,黄少天那天晚上在酒店失神的样子他看在眼里,大概能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赛后到现在闷着一口气,到底在憋着什么。是因为得知黄少天处境而难过,还是因为黄少天闭口不谈,他无法知道全部的真相,也不知道黄少天是否面对着比他所看到的更艰难的境地。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他想问问黄少天。你究竟怎么了,在面对着什么——哪怕只是谁的一句话让你不快,都可以告诉我啊。

为什么不说。

想到这些,他的心就如同一口钟,悬在半空,落不到地却还要费他全身的劲拉扯着,冷不丁被人轻轻敲那么一下,就震的头疼。

语音里,黄少天说起了想带周泽楷去的地方,周泽楷:“嗯”了声,又不再说话。

黄少天:“你在想什么啊,一晚上除了嗯呀啊就没听说过几句别的话,背三字经啊你。”

周泽拽开回了神,轻轻笑了笑。

“没,”他说,“在想明天。”

“啊,我跟你说,”黄少天顿时来了兴致,“那个地方是队里的人告诉我的,上一次我们去那儿玩过,环境特别好,他们那还有荣耀的VR体验机……等下,我接个电话。”

周泽楷说:“嗯。”

黄少天随手闭了麦,周泽楷这才有空翻出之前从书吧带出来的流沙包,他咬了口——虽然冷了,但确实味道还不错。

他正吃着,耳机里对方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黄少天有些低落道:“啊,明天中午我妈让我跟他们一块去吃饭,说是有重要的事,我尽快吃完到你那去找你。”

周泽楷:“好。”

黄少天又问:“你几点的飞机啊?”

周泽楷:“七点。”

黄少天算了算:“上午你先休息,十点多吃饭大概十二点前能到你那。”


隔天一早,黄少天便上了他爹妈开到俱乐部这儿来的车。车行一路越开越远,黄少天原以为他爹妈是要带他去市中心,却没想车开过了市中心又越开越偏。

黄少天忍不住开口了:“这是要去那啊?”

黄爸爸说:“我一个朋友开了个会所,环境好地方也舒服,我们看你比赛这么累,也难得有时间出去玩,带你过去走走。”

黄少天:“???不是——您说这地方在哪啊,该不会要上乡下去了吧?”

黄爸爸说:“没那么夸张,前面再开个十来公里就到了。”

黄少天:“………………”


车到了会所,黄少天还在跟他爹妈说。

“我真有约,爸,妈,你们怎么不早说?”黄少天抓着头发焦躁道,“不行,现在都十点多了,我得回城区。”

黄爸爸拉着他,很是费解:“来都来了这就要走?”

黄母有些奇怪:“你昨天也没说今天约了人啊?”

黄少天欲哭无泪:“不是,真有人在等我啊,昨天我是以为你们就是随便找个馆子吃个饭,而且你们说有事要说我当然就直接答应了。人跟我约好了,我要回去找他的。”

黄妈妈拉着他的胳膊:“可是你现在人都到这来了,再回去也要那么久,要么就取消约会,跟人家说说?改天再约也可以吧?”

黄少天:“不能取消,他今晚就要回去了……”

黄爸爸说:“谁啊?”

黄少天:“见过的,就那个周泽楷。”

黄爸爸:“哦,S市的那个?”

黄少天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就是他。”

黄爸爸笑道:“你们俩关系还挺好啊。”

黄少天说:“是啊是啊,所以我不能放他的鸽子,本来昨天他就要回去了,约好了一起玩才多留了一天,我不能白浪费他一天时间啊。”

黄妈妈眉头皱的紧紧,越听表情越不好看。

“你现在来都来了,饭菜都是提前准备的,你不能就这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黄母说,“至少进去说说话,吃了午饭再动身。”

黄少天:“那我回去要什么时候了——”

黄爸爸说:“你妈说得对啊,”他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我去打招呼看能不能早点开饭,你吃过饭再走?”

黄少天面上仍旧是不太乐意,可他爹妈说的也是有道理——这种场合,要么不来,来都来了却不去打招呼,礼节上着实是过不去的。

黄少天只好不情不愿说:“那爸你跟你朋友说说,一定要早点,早点吃饭。”

黄爸爸说:“放心。”


周泽楷刚起来就收到黄少天信息轰炸,对方在微信那头嚎着自己被坑到了老远的地方,回去估计要几个小时。

周泽楷听过了前因后果,便安慰道:没事,你别着急。

黄少天刷了一堆表情包才打上一行字:我怎么可能不着急!

周泽楷发了个表情过去,让黄少天稍安,既然都过去了就安心留在那吃过午饭。

黄少天还是躁,严格来说,周泽楷根本没见过这么躁的黄少天。这人别看平时跳脱,可本质是个相当冷静的人,连发脾气都少见,更何况急躁成这样。

今天这件事对于黄少天而言,不过只是个导火索,真正让黄少天这样厌烦的,还是先前被家里催促所积压的抵触。但是这一回,黄爸爸黄妈妈只是单纯想带他出来放松心情,没想到却阴差阳错的弄得他不能准时赴约。黄少天烦,可他也没什么立场指责不是,因为就没有谁有过错。

于是这一趟火气,又只能压着。

周泽楷安抚着他,他说:没关系,我等你。

黄少天什么也没说,发了个大哭的表情。周泽楷便心疼了,他说:要不我去找你?

黄少天:别别别,这地方不好找,你要是找过来我还要担心你的安全。好啦我不着急了,你等我。

周泽楷:好。


周泽楷顺好了男朋友的毛,收拾了东西退了酒店的房间。行李还是留在酒店前台,而他则又转道去了那家书吧,打算在那儿等黄少天。

老板见了他倒是热情:“昨天那茶你一口都没喝,今天送你一壶。”

周泽楷笑了笑:“多谢。”

老板说:“吃点什么?”

周泽楷看着菜单点了些糕点,又问说:“什么吃的比较久?”

老板说:“要等人啊。”

周泽楷:“嗯。”

老板:“等人就不要多吃东西了,因为越吃越等不到。”

周泽楷倒是没把这人的话放心上,只接话道:“嗯?”

老板:“东西越耐吃就会等得更久,可是会来的人,当然是舍不得让你久等的,所以人啊,愈是等得久,愈是不会来。”说着老板拿出一张菜单,“还是喝咖啡最好,越喝越饿,就等不下去了。”

周泽楷闻言笑笑,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只将菜单递给他写了几个菜名。

老板说:“行吧,用餐在楼上,茶是现在给您泡还是回头吃过饭再泡?”

周泽楷说:“现在泡吧。”


周泽楷在这家书吧蹭了顿饭,又下来借了本书看,昨儿那个中年男人今天没来,窗户边那个老头倒是在原处一动也不动的睡着觉。

周泽楷随手借的书,看没几眼昨天测试一枪穿云的数据分析就过来了,周泽楷只略看懂了几项,跟他们小杨总连了个语音,听对方给自己解释。

这一道步骤,差不多就是看后续还要怎么调整银武,周泽楷这边提供意见。两人语音里说了不少,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对方在跟他解释,但周泽楷同样也有自己的看法。他的银武,当然是要以他自己使用技能的习惯为先的。

两人这番讨论算是激烈,就连窗边睡觉那老人家都被吵得翻了个身,周泽楷在外面难得这么多话,说的头都有些晕,说话儿的间隙想到黄少天那张喋喋不休还不嫌累的嘴,顿时很佩服。

他俩就银武的事儿聊了好久才算达成了一致,周泽楷看向窗外,午间萧索的街头不知不觉变得繁忙,来往的全是上班上学的人。

他怔了怔,收起手机,又低头看起了书。


老板说等人是个苦差,因为等的过程中心情总是起起伏伏,来或者不来,本只是各占一半的,可因为等待的过程就是对方既没有来,也没有不来,所以明明是简单的非黑即白,都变得复杂。搞得人惴惴不安,难受的很。

周泽楷只笑,老板来添水的时候见他仍然坐得安稳,丝毫不着急,便说:

“你这人还挺一根筋的啊。”老板看了看手表,“这都三个小时了,还等啊。”

周泽楷抬头看着老板笑了笑:“放心,他会来。”

老板却笑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自己放心就好了。”


黄少天说自己正在回城的路上。


其实老板说的并不全面。等待之所以变得复杂,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既没有来,也没有不来。而是等的那个人,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一杯茶凉了又添水,茶叶反反复复被水流冲刷,褐色的茶水渐渐变淡。

时针跳过顶端,离飞机起飞不到三小时,算上路程耗时和值机的时间,周泽楷的确是要出发了。

黄少天发来的信息上说他塞车堵在了路上。

周泽楷起身收拾好东西,结了账打算走,临出门打了个电话给黄少天。

电话响了几声才接起来,黄少天喘的厉害。

“——你等等我,这段路太堵了……我直接下车了,等过了这段我再打车过去。”

周泽楷说:“别着急。”

黄少天:“我怎么可能不着急——中午从会所出来好久都没打到车,还是朋友送我出来的。结果现在又堵上了,靠,我怎么这么倒霉???”

周泽楷看了看手表说:“我要走了。”

穿梭在街头得黄少天陡然停住脚步,他胡乱抹掉了汗水,深吸了口气。

“……要去机场了吗?”

“嗯,”周泽楷说,“再不去赶不上了。”

黄少天一时头晕,忽然过量运动后的气虚让他踉跄了几步,他有些狼狈撑着腰,走到了路边。

艳阳高照,晒的人头发都快要燃起火星。

黄少天靠着滚烫的路牌,声音低沉而嘶哑:“……所以见不到了吗。”

“明天队里还有事,”周泽楷说:“下次再见。”

黄少天却兀然笑了笑,汗珠滚到眼底。

是啊,时间不够。

他和周泽楷都这么忙,他没有足够的时间给对方,对方也没有多少时间给他。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要赶回来见周泽楷一面,这顿饭本就吃的不愉快,饭桌上那些长辈又是老生常谈的说起那些婚姻嫁娶的事,熬过吃饭,他急匆匆怎么也打不到车,到了路边连个出租的影子都见不着,最后还是那个姑娘开着车送的他。

好容易回了城区,结果又给堵上了。

那一瞬间,黄少天情绪便到了某个边缘,再往前一步就是爆发。他觉得自己怎么能够这么倒霉,之前在会所长辈们那些絮叨犹在耳边,令人生厌。黄少天愤怒,厌倦,他需要赴约去平息自己的怒火,至少——让他见到周泽楷,这一天也不至于那么糟糕。


周泽楷听出他情绪:“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摇头说:“没事。”

周泽楷说:“黄少天。”

他握着手机,站在来往繁忙的路旁。

“你说,让我相信你,”周泽楷一字一顿的,将自己憋了整整两天的话推出牙关,“你能不能相信我。”

黄少天没吭声。

“相信我,相信我会相信你。”周泽楷压低声音,“好吗?”


电话通讯安静了足有半分钟,那头才缓缓发出了声音。

黄少天:“好。”

周泽楷说:“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潮热的空气,轻轻的笑了笑。

“也没什么,”黄少天说,“只是我想跟我家里说了。”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337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