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4

差点又没保存,心肌梗塞都要发作了(

前章:【周黄】那几年 43



59

黄少天对上那两束目光,那是之前饭桌上坐他对面的女孩。大概家长们介绍过她的名字,不过黄少天当时心不在焉,没记住,只约摸记住姓吴。那女孩没其他几个人那么健谈,后来爬山也一直是跟着走,没听怎么说话。

黄少天冲她礼貌的笑了笑,那女孩便放慢了步子,走到了他身边。

黄少天收起手机转向那女孩,对方看着他小声道:“黄少天。”

黄少天眨眨眼:“嗯?有事吗?”

那女孩脸微微发红,目光躲闪着,又鼓起勇气道:“夜雨声烦。”

“……”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惊讶道:“你,你也玩荣耀?”

黄少天他爹妈这群朋友年纪相仿,基本没有接触游戏行业的。起初他们听说黄少天玩儿游戏态度多少有些尴尬,后来得知黄少天玩游戏玩出了名堂,也只是不明觉厉,没有太深的了解。而这次带上子女见面,小辈几个凑到一块,也没人表露出玩儿过荣耀的蛛丝马迹。

倒是没想到,这会儿妹子竟然叫出了他的ID。

那姑娘走在他旁边:“一开始听爸妈说起黄叔叔家儿子是玩游戏的,我就想会不会是你,但还是不敢下定论,见到真人的时候我完全懵了都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时候都上饭桌了,又不好意思再提。”

黄少天若有所思道:“所以你是……”

“我是你的粉丝啊,”那女孩垂下眼,脸颊那分红似乎更加明显了。她说道:“不过说不上什么老粉,之前只是跟同学一块玩荣耀,顺便看看比赛,后来蓝雨夺冠,我才真正入坑。”

“这样啊……”

黄少天很少在现实生活中熟人圈里“偶遇”自己的粉丝,他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很是官方的话:“哈哈哈谢谢支持。”

黄少天笑了两声,接着两人便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好一会儿过去都没人开口。

那姑娘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手指挠挠耳侧,小声道:“可能有点唐突,实在是很抱歉了,请理解一个突然见到偶像的迷妹的心情。”

“理解理解。”黄少天说,“我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碰到自己的粉丝。”

妹子说:“我明白。”她笑了笑道,“是有点尴尬。”

何止是有点尴尬,应该是特别尴尬。

黄少天瞅了眼那姑娘,其实妹子挺好看的,笑起来温和叫人亲近。他不开口说太多,主要是因为场合以及对象——这粉丝什么的,尤其是异性粉丝,俱乐部那边是反复说过要注意避嫌,更别说他们本来就身处在一个类似做媒相亲的场合,一上来就太热情,定然会引起误会。

好在这个女孩子,虽然是粉丝,但在跟他交流的时候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说黄少天好几次不小心瞄到对方在微信上跟人发了一大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妹子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却仍旧是克制有礼的模样。

黄少天顿时很佩服对方这浑然天成的变脸技能和控制力,偷偷跟周泽楷发了几句话说自己碰到粉丝了。

聊天栏没动静,大概是去忙了。

黄少天抬起眼,不知什么时候他俩说到了荣耀这游戏上。其实不提什么粉丝啊崇拜啊这些东西,交流起来还稍微没那么尴尬,且荣耀本身又是黄少天的兴趣,也算是可以说上几句的话题了。

登山这漫长而无聊的时间,聊聊游戏,到底好打发些。


黄少天爹妈不时回头看,见黄少天跟这姑娘说上了话,黄妈妈拉了拉黄爸爸,低声喊他多瞧几眼,看看是不是有苗头。

黄爸爸倒是有些不解:“什么苗头啊,不就是说说话吗。”

黄母道:“说话能说这么久说明有共同话题啊,你说是不是……”

黄父笑了笑,打断了黄母的话头:“我觉得你想多了,说说话而已,你儿子你还不了解啊,跟谁不能都说个不停啊。”

黄母欲言又止:“可是……”

黄父忽然看着她,足有好几秒钟,才开口道:“我发现你最近很不对劲啊。”

黄母眉头一皱:“怎么了?”

黄父踩着台阶,往上走边说:“你怎么突然对少天谈恋爱的事这么上心了。以前就听你说说,也没见你真动过——这次却故意拉他到这儿来,唉唉,老实说,你该不会真想在这给他介绍对象吧?”

黄母扭过头说:“怎么叫介绍对象,年轻人认识一下,接触一下不好吗?”

黄父未置可否,只说道:“前阵也不知道是谁在说啊,什么孩子恋爱要自己找自己去追去争取,才能够知道感情来之不易……怎么,现在又不等他自己找了?”

黄母哼了声:“你懂什么?他现在那个交际圈,整个就只有那群玩游戏的,我让他认识人,不是说一定要他就选择哪一个,就是给他扩展扩展圈子,这样至少他选择多了,也就不那么容易被一些不那么好的人事物给吸引了。”

黄母回头看向黄少天,声音忽然有些嘶哑,含糊道,“……正好我也想试试他。”

黄父好像听出了什么:“试试他?试他什么?还有——你说那‘不那么好的人事物’又是什么,你是听了什么小道消息啊。”

“嘁,”黄母瞧了他几眼,欲言又止,合起唇轻哼道:“懒得跟你说。”,语毕,黄母便提着自己的包包,加快了步子,走到了正说笑的那群太太里。

黄父更是无法理解:“?怎么就懒得跟我说了?”


黄少天陪着在郊区待了几天,他妈自从那天登山之后就一直跟他提那女孩,多方试探他有没有那个意思——黄少天当然说没有,结果他妈不依不饶,换了个法子试探问他俩一块都聊什么呢。黄少天告诉他妈那女孩跟他玩一个游戏。

黄母便是高兴道,这样挺好啊,兴趣相投。

黄少天一头雾水。

不过就是玩同个游戏,这也算是兴趣相投?

黄母是说的眉飞色舞,黄少天却着实茫然。

以前黄母虽然会说起找对象的事儿,但从没有这样殷勤的让他找人,也没提过想给他介绍对象这些事儿。大多都是鼓励他如果有喜欢的就去追。可眼下——他妈对找对象这事儿的热情陡然高的不可思议,把他带到这儿来也就算了,看到他跟一个女孩多说几句话,就能扯出这么多道理来,跟从前是判若两人。

黄少天对她的变化无法理解,对她说的那些道理更是左耳进右耳出,压根没放在心上。他一边玩手机一边听他妈叨叨,最后实在是难以消受了,起身打算开溜——此之前,他还被他妈强行按头加了那个女孩的微信。


随后整个年节期间,黄少天只要在家,他妈总要说说之前见面的那女孩,还老催促着他俩联系,什么让黄少天带着女孩一块玩玩游戏,黄少天心想那还是别了吧——回头传出去,带妹打游戏这种事儿稍微添油加醋就能传成他操粉,黄少天实在是不想惹上这种花边新闻。

幸运的是,长辈那边虽然热情高涨,那女孩却有着不错的分寸感,偶尔跟他说上几句话,也只是问及比赛然后给他加油鼓劲儿。

这个年节因为家里多了个催婚热情陡然高涨的妈,而显得格外漫长。以至于季后赛赛程一出,焦头烂额的黄少天便迫不及待的带着东西脚底抹油回了俱乐部。


季后赛第一轮蓝雨便对上了轮回,比赛开始前一天,周泽楷便带队到了G市。

这个月份正是梅雨季,连着好几天都在下雨,空气都是黏着不堪。第二天就要比赛,职业选手也没心思在今天做多的训练,舟车劳顿的轮回众人在酒店住下便各自养精蓄锐去了。而蓝雨这边训练室也坐不住,众人凑到一块一合计,干脆来点调整状态的活动好了。

赛前的活动有讲究,不能跑远了,不许过度消耗体力,更不可以去吃什么乱七八糟东西,说白了——赛前这一天,能待在俱乐部就别到处溜达。

蓝雨众人猫一块没想出要干什么,只不知道是谁说了句肚子饿了,一群人便风风火火杀去了厨房。

厨房大妈刚下了午班,这群二十出头的大男人如同蝗虫过境,在厨房翻箱倒柜却还是没翻出什么东西吃。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视线落在黄少天身上。

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整个蓝雨上下,最会做饭的居然是平时看起来尤其跳脱的那位。

黄少天见势就想开溜,却被这群人抓着拖了回来,推推搡搡将他推进了厨房。

说起来黄少天虽然好些时日没做饭,不过他的确学了几手新菜,他正愁没时间练手,这回算是赶上了。

自打跟周泽楷在一起后,他俩偶尔住在一块黄少天便会下厨,做饭也不像以前那样只图个自己吃得饱就够了。知道了对方的喜好,黄少便留心学了些新菜,什么葱油鸡啊红烧小黄鱼糖醋里脊香煎小排——都是他跟周泽楷爱吃的。

黄少天炒菜的时候有意放了些食材,起锅之前又先盛了部分,这才端上桌。


黄少天的菜卖相虽然是普通家常菜的模样,但香和味俱佳,受到蓝雨战队一致公认,而这回黄少天拿出新菜式,众人吃着更是赞不绝口。

黄少天被夸得有点飘飘然,但嘴上却懒得接茬,免得回头这群人吃习惯了老找他。饭桌上大家围成一圈吃的不亦乐乎,倒是徐景熙忽然说了句话。

“黄少家里有人是江浙那边的吗?”

众人看过来:“黄少不是本地人吗。”

黄少天有些莫名其妙:“对啊,我土生土长本地人。”

徐景熙扒了口饭到嘴里,嚼啊嚼咽下道:“没,我妈苏州人,吃你的菜觉得有点儿感觉跟那边的口味有点像。”

黄少天:“诶?”

其他人:“有吗?”

还有人好奇道:“苏州菜什么味道啊,之前跟烟雨打过几次,但我都没好好吃过苏州菜。”

徐景熙解释道:“我吃苏州菜的味道很接近S市那边的口味了,比较甜。”

黄少天登时有些心虚:“呃这个……”

有人说:“江浙那一带好像都喜欢甜口?”

徐景熙说:“是,不过我一直觉得苏沪那边更甜一些,当然,只是个人感觉了。”

“所以黄少的菜是苏沪那边的口味吗?”于锋接茬道。

徐景熙说:“也不算是完全那边的口感……”

黄少天咳了咳,本想打个岔,却没想到旁边郑轩接了话。

“不过黄少的菜是的确越来越甜了,早些年我记得还不这样的。”

黄少天内心吐了口血,心下暗骂了句:就你话多。

他拨了拨郑轩的筷子,斜眼咬牙道:“糖醋里脊不甜什么甜?不爱吃别吃啊。”

郑轩夹着那块里脊肉放进自己碗里,笑眯眯道:“爱吃爱吃,甜的好甜的好,隔壁小孩都馋哭了。队长你说是不是?”

喻文州原是心不在焉的在想明儿比赛的事——这他赛前偶尔会有的状态,这会儿被突然cue到,他只依稀想起之前大家说什么甜啊什么的,于是他接着郑轩的话说:“是,甜哭了甜哭了。”

黄少天:“……”


黄少天自觉再待下去怕不是要露馅,于是便收起筷子说还有事儿,不等这些人开口挽留便逃出了食堂。

回头他便提着饭盒溜达出俱乐部,上对面轮回下榻的酒店去了。

周泽楷是中午到酒店的,早饭午饭没吃,直接爬上床补觉。后来迷迷糊糊被电话叫醒,话筒里黄少天语气急切,催促他开门,周泽楷头晕目眩的匆促下床,连拖鞋没来得及穿便跑到了门前,拉开门便被浑身水汽的黄少天抱了个满怀。

男朋友突然投怀送抱,周泽楷搂着他的后背还有些恍惚是不是在做梦。黄少天脚尖拨着门沿合上了房间的木门,周泽楷揉了揉眼睛,低头嘴上便覆上了一个冰凉的触感。

“下午好。”黄少天嘴贴着他的唇,见对方睡眼惺忪,眼神呆滞,乱发蓬了一头连呆毛都翘了起来,他便凑上去咬了口周泽楷的嘴,只听对方吃痛的呼了声。

黄少天松开手,转头往房间里走,看都不看那个怔愣着的人,留下几个轻飘飘的笑音:

“起床了,男朋友。”

周泽楷抹了抹唇,这才反应过来。

黄少天进了房间将手里装保温盒的袋子放下,正打算给这人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动就被一双手拦腰掳到了床上。

周泽楷看着高高瘦瘦,体重却一点儿也不轻,尤其是压在人身上的时候。

周泽楷俯身扑咬这人的嘴,黄少天笑着推他这人还是无动于衷。周泽楷估计是睡蒙了,这会儿跟只大金毛似的,脑袋往他颈子里拱,黄少天身上本就是黏黏的,这么一闹更加燥热了。

周泽楷凑上来正要亲他,黄少天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周泽楷不解的眨眼,黄少天说:“我做了饭你吃不吃。”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说:“那就先起来。”

周泽楷却没动,抱着不松手。黄少天捂着他的嘴,周泽楷便索性亲了亲这人的掌心。

黄少天感受到那触感的时候,就像是被猫尾巴挠了下,他连忙松开了手,只见眼前人笑意盈盈覆唇上来。

“男朋友,”周泽楷声音低低的,懒懒的,仿佛有几分撒娇的意思,他说:

“想你了。”


“你喜欢的,”黄少天打开盒子,亮出里面的糖醋里脊,手又伸向另一个盒子,“这个也是你喜欢的,汤在保温盒的上面那层,小心别洒出来了。”

周泽楷手里拿着筷子坐在桌前,筷子尖戳戳里脊,学着黄少天的口气道:“我喜欢的,”又戳了戳香酥排骨,“我喜欢的。”他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黄少天,对着他的视线笑说,“我喜欢的。”

黄少天嗤笑出声:“我发现你这个人啊,看着不爱说话别人都觉得你特别羞涩低调,每次到我面前就放飞自我了。”

周泽楷盛了点饭说:“你不一样嘛。”他瞧了瞧黄少天,“吃了吗?”

黄少天:“我刚跟战队的人吃了点。”

周泽楷将碗里的饭分成两半盛在另一个小盒子里,推给黄少天:“一起吃。”

黄少天说不上饿,但也不是不能吃,而且独自吃饭确实没有两个人分着吃有意思,于是便顺手接过了碗,他目光四下转了圈,本想挪个凳子跟对方做一块吃,然而这房间里却没有多的凳子让他坐。

“这酒店怎么这么小气,凳子都不多摆两把,”黄少天瞧了圈走到周泽楷身边,脚尖踢了踢他的凳子,“周队麻烦挪挪你的尊臀,跟你挤挤。”

周泽楷正咬着排骨嘴里不得空,唔唔啊啊听他说了句什么,屁股不见挪,只伸出自己的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黄少天一看就知道这人什么意思,笑道:“不是,吃个饭我还坐你腿上吃这像样吗?”

周泽楷嚼着排骨肉,软唇还带着油光,理直气壮:“又没别人。”

黄少天懒得理他,倒不是真因为害羞之类的情绪不坐周泽楷的腿,他们俩私底下相处亲密了去了,这些小节他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他要是坐在周泽楷身上,对方夹菜吃饭都很麻烦,情趣归情趣,但还是算了。

黄少天翘了翘嘴角,弯下腰挤周泽楷,对方自然是让,所以压根没费什么劲儿,黄少天又抢了半拉凳子回来。

“……”周泽楷嘴里塞着菜,说不出话,只瞪圆了眼看黄少天。

黄少天加着排骨,得意道:“有本事你就把我挤下去。”

周泽楷:“唔唔唔。”话音一落,他便不轻不重的挨了挨黄少天的背,谁知道黄少天直接靠了上来,周泽楷身子顿时僵住了,动都舍不得再动一下。

温暖的身躯隔着衣服相贴,彼此之间身体相贴,传递着体温和脉搏。

大概只有长久分开的异地恋的人才能理解这种感受,不见面的时候大概还自持理智,见了面就完全分不出神,只想跟对方黏在一块。做这些有趣的事,无聊的事——或者什么都不干,挨在一块都是好的。


吃过饭之后,黄少天洗了个澡爬上了床,电视上播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黄少天之前在四期那群里看苏沐橙天天跟楚云秀讨论,大致情节都知道了,还能跟着看。

周泽楷倚在他旁边在微信上跟人说着话,黄少天瞄了眼好像是轮回的经理,细节他便没仔细看了。

周泽楷这两年也越来越忙,除了比赛,队里的大小事儿都要过他的手,听他说过年那会儿就在忙着青训营选人,偶尔还会跟着经理去跟战队的金主们吃个饭,而随着轮回表现上的进益,广告的邀请更是纷至沓来。

黄少天算了算时间,又想起刚进门那会儿周泽楷疲惫的神态:“你这是超人啊,怎么同时干这么多活?”

周泽楷揉揉眼:“还行。”

七赛季对于轮回而言算是明显上升的赛季,经过前几个赛季的磨合调整,如今的轮回该有的人也大致有了,虽然外界看来仍旧是周泽楷一个拖全队的状态,可至少,现在的轮回,不至于像早期那样拖周泽楷的后腿,在能够给予他帮助的情况下,这些人也都起到了自己的作用。

正是因为团队的转变,轮回也自然有了更高的目标,或者说经营层也有了自己的野心。

这种野心,严格来说算是顺应大势的产物,源头就在荣耀的运营以及联盟官方上,这几年荣耀联盟往商业化上扩张有迹可循,看得出来他们希望荣耀不仅只是个游戏,而是成为品牌。

既然是打造品牌,自然就会有那个成为象征的人。谁站在这个位置上,目前来说官方的态度仍然模糊,各大战队都被抛了橄榄枝,尤其是他们这种自带大明星选手的队伍。

前阵黄少天在G市看到了一条周泽楷给荣耀新年活动做得广告,这才反应过来,或许这就是一个信号。

但这个信号,目前来说,更大程度应该只能算是试水。轮回毕竟不是冠军之师,虽然周泽楷外貌条件得天独厚,个人实力也足够担当,但这个位置还是要看队伍战绩的。

所以现在的轮回,要的绝对不止眼前,他们想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去一争高低。

周泽楷之所以愿意配合,愿意为战队付出时间精力,倒不一定是他对这个位置有多少兴趣。最大的原因还是,他和轮回最终目标是一致的。

——冠军。

现在的周泽楷,已经不是前几年那个刚经历了出道后的挫折,只能踏实低调的人了。他当然,也是必须的将他的目标,指向最顶端的宝座。

黄少天忽然前所未有的真切的意识到,旁边坐着的人,除了是他的男朋友之外,更是一个愈发强大的对手。

这种感觉让他兴奋,就好像当初在网游里第一次碰到这人时,被对方一发子弹打中时的心情,他头皮发麻,隐隐感觉一股温热的血液往上冲。

黄少天侧过头看向正垂眸揉着眼皮的男人。其实他脑袋里是一直都有着“周泽楷很强”这个概念的,但跟对方关系过近了,反而想法成了习惯,就不太仔细去看了,连对方什么时候成长的,都说不上来。眼下忽然反应过来,黄少天心中情绪很复杂,既有欣慰——又有些紧张感。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或许有一天他会被周泽楷赶超,这个人的脚步也会越来越快。

黄少天从来都不甘于落后于他人,这样的不甘倒不是怕哪天输给对方,输赢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紧张感是源于对方的成长,黄少天听到心中有个声音,在催促着、敦促着他——不管落后还是领先,他也必须保持步调,继续往前。

黄少天想到这,忽然翘起嘴角,笑了起来。

有这么一个男朋友,真是半点都不能放松啊。


周泽楷听到他的笑声便朝他看了过来,他手指揉了揉眼皮,一两下还不够,越揉越起劲。黄少天原本想东想西的,见他动作越揉越过分,便赶紧拉着他的手腕将人转了过来。

周泽楷眉头拧在一块儿,眸中可见血丝,眼角都给揉红了。

黄少天一瞧便瞪了眼这人,有些着急道:“周大队长,你知不知道这么揉眼睛会把眼睛揉坏的,眼药水有吗?滴一滴。”

周泽楷难受的眯起眼:“……没带。”

黄少天想了想,忽然从床上爬起来凑到了对方跟前。周泽楷只模糊瞧见对方那修长的手指朝他伸了过来,接着,眼前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这双挡在他眼睛上的手,带着沐浴乳的香气,冰凉的好似一捧清水。

“闭上眼,”黄少天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不是我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手机,你这是无所不能准备发微信拯救世界吗?”

周泽楷被他语气逗笑了:“我哪有那么厉害。”

黄少天:“哦,既然不是拯救世界那就好好休息吧,别把眼睛看坏了。”他说着轻声调笑道,“这么好看的眼睛,看坏了多可惜。”

周泽楷抓着他手,掀起眼皮瞅着面前的人:“你心疼啊?”

黄少天复又捂上他的眼睛,这才说:“对,我心疼,你还不好好休息?”

周泽楷满意的笑了起来。

“好,休息。”


这些天来周泽楷确实是公务繁忙,见了黄少天之后原本打算跟对方好好聊会儿,谁知道闹了一通之后经理的消息又来了,于是注意力又转到了对方跟他说的事儿那。

黄少天按头让自己休息,周泽楷当然乖乖听话,反正急着要给回复的事周泽楷也搞定了,眼下没有什么比黄少天更重要。

周泽楷枕在黄少天大腿上,听着对方跟他絮絮叨叨说着前阵跟霸图比赛的事,周泽楷跟着笑,又想起之前黄少天那趟郊区旅行,那回具体的事儿黄少天之后也没怎么跟他提起。

周泽楷想到了便问他,黄少天愣了愣,低头瞧着这人,关于他妈催他找对象的事儿他一直都没跟周泽楷说,也觉得没什么必要,于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周泽楷:“你不是遇见了粉丝?”

黄少天一时失笑:“算是粉丝吧,”他略去了自己老妈逼着自己加微信保持联络的细节,跟周泽楷描述了下那个姑娘,“挺清秀的姑娘,人也蛮有意思的,一边在手机上啊啊啊一边还能跟我好好说话。”

周泽楷闻言噗嗤,轻声道:“那是挺有意思。”

黄少天看着腿上阖眸休息的周泽楷,这样儿的他眉目柔和,带着一种天然的宁静,叫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心也跟着平缓放松下来。

黄少天小小的松了口气,俯下身啄了啄两片唇,脸侧挨着对方的胸膛,提及家里的那些事儿,黄少天着实不太痛快,心中隐约不安,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烦些什么。这么想着,黄少天视线跟着放空了下去,眉间染上了一丝丝愁云。

周泽楷悄悄睁开眼,垂目便瞧见趴在自己胸口的人,对方没注意到他睁开了眼,失神的望着被空调冷气吹得微微晃动的窗帘。

或许是因为相识太久来的了解,周泽楷触碰到那目光的瞬间,便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愁绪。


隔天蓝雨对轮回的比赛如期而至,现场满座的都是从各地跑来的粉丝。

两队的人倒是早早就在会场做准备了,轮回的休息室跟蓝雨的只隔了一间,到会场的时候两队的人还恰好在走道上见到了。黄少天走在于锋身边说着战术部署,余光瞥到周泽楷,朝他眨了眨眼,大大咧咧的喊了声“周队好久不见啊。”

周泽楷对着这个十几小时前刚从自己床上爬起来的人笑了笑,也轻声道了句“好久不见”。

之后便是赛前最后的准备时间,轮回这边强调了一道比赛的注意事项之后,周泽楷便从休息室里出来,打算上个厕所,顺道在楼梯间听听歌,放松一会儿。

然而他前脚踏出休息室,只感觉有个熟悉的女声,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拐角处,是黄少天的背影。

周泽楷歪了歪头,视线越过了黄少天,注意到了这人面前的那个女人——黄母。当然,周泽楷的视线只在黄母身上停留了不过数秒,接着他的关注,全都被黄母身边的那个人吸引了过去。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孩。

模样不算是特别漂亮,但干净清秀,笑起来脸颊还有两个梨涡,看着温和大方,是很讨男孩喜欢的模样。

那女孩怀里捧着礼盒,手中还提着好几个袋子。


“妈你怎么有空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黄少天注意到那姑娘,是之前那个粉丝,“你也来啦?”

女孩点点头:“当粉丝的当然要来支持偶像了,这些是大家的心意。”

黄少天看着那袋子里的东西,只看到几盒子,估计都是礼物。

“呃……这个不太好吧,太贵重的礼物我们是不收的。”

女孩只笑说:“这个我们懂得,后援会的规矩上写着呢,这一些都是我们那个小群里的粉丝想送给战队的小礼物,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黄母也在旁边帮腔道:“你就收着吧,人家小吴费老大劲特意收集了你们粉丝的礼物一块送来,不要浪费这些心意。”

那女孩张了张嘴,本想说——送这些东西的都是朋友,买了礼物让她搭个手,说不上费什么劲儿。

可黄母那不由分说的态度,让她只能把话给吞了回去。

黄少天实在是拗不过他妈,更何况外人面前,也不方便跟父母起冲突,于是他也只笑笑,接过了女孩手里的东西。

那女孩见状大功告成,打算开溜。可黄母却只拉着她说不着急,让她跟黄少天说会儿话,给他打打气。

女孩是一直有点儿粉丝心态,在自己偶像面前始终没法放开。再者就是,她也不是不明白,黄少天对她的态度不温不火,这摆明了就是在保持距离,而她,对于自己这个偶像——虽然刚见面那会儿,的确幻想过某些情节,可几个月过去了,她也明白,黄少天对她没那个意思。

眼下黄母拉着她,却好像把她当儿媳妇似的,这让她实在是无所适从。

女孩:“阿姨,我……”

黄少天倒也瞧出了她的纠结,转向黄母:

“妈,你要是没事儿先回座位上去休息,这人来人往的回头比赛开始就不好找座了,”黄少天笑着眨眨眼,“我跟她单独说会儿话。”

黄母见状便笑逐颜开,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背,连说了几个好。


周泽楷看着拐角那处几人的你来我往有说有笑,鼻息间的空气好像莫名变得稀薄,他放缓了呼吸,唯恐发出声音被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插上耳机,扭头便走了。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328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