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3

过度章一下下
前章:【周黄】那几年 42





57

黄少天趁着元旦节假去了趟周家。

周泽楷原是不想让黄少天跑这一趟,见家长这事儿周泽楷不好受,换到黄少天身上怕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可黄少天却依然坚持,之前那回来这儿受了周家人诸多照顾,逢年过节的既然来了,该有的礼节总要做到,这事周泽楷是拗不过他,于是在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将黄少天带回了自己家里。

黄少天在同长辈共处时有着他的相处之道,加上这几年不论是谈吐还是行事都更加成熟了些,周家父母对他们儿子的这个朋友印象本来就好,这回见了面,只觉得黄少天比以前更讨人喜欢了。

周泽楷的二舅也在S市过节。二舅当年误会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后来说是说清楚了,但他二舅是一直很好奇,这个当初差点被他当成侄媳妇的男孩到底什么样儿。

黄少天跟二舅说起那事儿也跟着笑,旁边沙发坐着个女孩,模样生的好看,扎着马尾画着精致的妆容,年纪看上去比他和周泽楷要大点,那女孩轮廓跟周泽楷相像,只是比周泽楷多了几分精明冷艳,听到他俩聊的事,女孩便朝他看过来。

周泽楷跟他介绍过,那是他姐,正经名校的博士。

周姐姐只看他却不搭话,之前周泽楷说过,他姐也不怎么喜欢说话,如果她不开口,那就让她一个人待着就好了。

于是黄少天只冲周姐姐笑了笑,对方望着他的笑容眨眨眼,扭过头继续对着手机玩消消乐。

今儿说是周爸爸做饭,点名让这几年经常不着家的周泽楷过去帮手。周妈妈将压箱底的零食小吃摆在了黄少天跟前招呼他来吃,还没吃饭呢,黄少天就塞了一肚子的糖果甜糕。

二舅算是周家最健谈的人,跟黄少天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两人东聊聊西聊聊,周家姐姐听着只打哈欠。二舅说着话儿,突然瞧见黄少天衬衣领口露出来的那块玉。

“这玉好啊,成色不错,老坑货?”二舅有些好奇。

黄少天不好意思的笑道:“不瞒您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玉。朋友送的礼物,我觉得挺好看的就一直戴着。”

二舅说:“这玉可不只是好看啊,现在市面上这么漂亮的春带彩很少见了……来来,”二舅转向一旁的周妈妈,“你看看,这玉我没看错吧,之前老徐那我都没看到这么漂亮的。”

周妈妈原是在嗑着瓜子,闻身瞧过来,看到黄少天颈子上的物件便起身走进了些,黄少天本想将玉取下来,抬头却对上了周母有些怔忪的眼神,一时间,他也给愣住了。

二舅还在旁边唠唠,对着这块玉赞叹不绝。

周母默然看着那玉看了好一会儿,她放下手里的瓜子,望着少天笑了笑:

“这玉是好玉,朋友送的?”

黄少天也不知怎么了,忽然有些心虚。之前收周泽楷这份礼物的时候,并没有问得很详细,也不确定周泽楷买这块玉他妈知不知情,但就周泽楷平时的行事作风,不至于自己买个礼物还要跟家里报备。

黄少天告诉自己别想太多了,嘴上笑道:“嗯,的确是朋友送的,我也不知道这玉到底有多好,倒是叔这么一说,我觉得我戴着有些糟蹋了。”

二舅却笑说:“哪儿的话呀,少天这一表人才的,当然是戴得起的。”

周母看着他嘴角弯了弯也不多话,坐回了沙发上,黄少天朝对方看去,却见周母眼神仿佛有些恍惚,电视的光线落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

黄少天指腹摸索着那玉锁,心中隐隐升起些许担忧——可又不敢想的太深,唯恐自己吓自己。



之后的吃饭的时候,倒是一切正常,周妈妈又恢复了那温和友好的模样,拉着黄少天东问西问,黄少天跟长辈们聊的火热,周泽楷跟他那一样不怎么爱说话的酷老姐一块排排坐,在旁边围观他们聊天。

周姐姐看了眼黄少天,又看看自家弟弟。

“你们俩回头是要去H市?”

周泽楷点头。

周姐姐说:“后天我也要回H市了,捎你们一程?”

周泽楷摇头:“我要带队过去。”

周姐姐闻言不多说:“行吧。”

过了会儿,周姐姐又开口道:“这黄少天,比我想象中还要健谈呀。”

周泽楷抬眼:“你知道他?”

周姐姐:“我偶尔也会看看你们那个比赛,之前还以为他话痨是装出来的呢,没想到本人也这么能说。”

周泽楷闻言翘起嘴角:“是呀。”

周姐姐瞧了眼他这表情,又懒得说话了。



大概是因为人多,这顿饭吃的算是其乐融融,周母这回没提对象的话题,黄少天也不像之前那时候感到压力,吃过饭后,周泽楷陪着他一块去了酒店——当然,周泽楷跟家里说的是他回战队去了。

离了周家,黄少天本想问几句周妈妈的事儿,可又觉得自己的担心似乎有些破坏气氛,尤其是他俩都吃的挺开心的,此时提起父母是否会察觉这种话题,总归是扫兴的。

黄少天思索了下便作罢了,吃饱喝足后人多少都有些惫懒安于现状的心情,他脑袋一歪倚在周泽楷的肩头,视线落在窗外向后退去的霓虹街灯。

新年的夜,他从周泽楷家离开,身上仿佛仍带着独属于家的暖气和满足,而他此刻被喜欢的人的气味萦绕,车行经过繁华的街头,车内却安静的好像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

周泽楷和黄少天靠在一块,身体摇摇晃晃,酒足饭饱之后的困倦爬上头,黄少天迷糊的想道,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元旦过后,万众瞩目的全明星赛便如期而至。

今年全明星主办是嘉世,黄少天早一天去到H市,跟蓝雨的人回合,一行人本想在H市玩玩儿,却因为下榻的酒店被粉丝知道,个个都被堵在了酒店里出不去——只好扎一块儿玩了一天斗地主。周泽楷他们则是踩着全明星开幕的当天才来H市,期间甚至没有去酒店,直奔会场。

嘉世办全明星比赛,整个会场基本就是花式展示苏沐橙的脸,就连休息室门口都贴着苏沐橙的海报。

黄少天插着兜溜达过拐角,正准备上休息室找叶秋聊聊,却是不巧碰到陶轩前脚进去了,黄少天在门口站了会儿,刚打算走人,陶轩又从里头冲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估计是气的,都没发现黄少天在旁边站着,扭头摔门就走。

黄少天顿时有点儿尴尬,这会儿进里头去找叶秋,都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万一还有其他人,里头又刚起了争执,他这一个外队的,处境忒微妙了。

正好这会儿喻文州的信息来了,说是全明星快开始,让他赶紧准备回来。黄少天松了口气,转头往外走。

会场观众席这会儿已然挤满了人,老远有人看到他,此起彼伏的全是尖叫,黄少天听到有人叫他名字,便停下步子朝观众席挥了挥手还特骚包的抛了个飞吻过去——下面女观众们差点昏迷过去,而旁边职业选手席响起一片嘘声。

“黄少,你能不能适可而止一点——”

“就是就是,这人家嘉世的地盘你也这么浪?”

黄少天得意的嘿嘿了两声,垂眼便对上了周泽楷好笑的视线,他朝对方眨眨眼,嘴唇动了动做了个不易察觉的亲吻嘴型,而后不等对方回应,扭头猫着腰溜到了蓝雨坐的区域。

喻文州正对着手机,见他来了头也没抬将手里的资料给黄少天。

“明后天的赛程,你看有什么要调整的,回头我一起去跟嘉世那边说。”

“哦哦,”黄少天接过去便将资料扔到了郑轩身上,然后朝喻文州道:

“跟你说跟你说,我刚去找老叶了。”

喻文州手机上正打着游戏,当然没工夫抬头:“我知道。”

黄少天看看他手机:“哎别走这里——对对对右边,哎呦,”黄少天视线从游戏上移到喻文州脸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没见到老叶,而是碰到了陶轩。”

喻文州看着疯狂掉血的游戏角色:“然后呢?”

黄少天说:“陶轩在发脾气啊,虽然我是没听到他说什么,不过看他的样子,气还挺大,我就很好奇啊,叶秋是干什么事惹到他了,这全明星的关头,生这么大气?”

喻文州退了游戏,想了想说:“叶秋八成是什么都没干,所以惹到陶轩了吧。”

黄少天虽然不太理解这句话,但一听喻文州这语气就知道这人肯定知道点什么。

他凑过去推了推喻文州的胳膊:“说说,说说——什么叫做什么都没干?共享共享情报呀。”

喻文州抬眼:“我不是很清楚,不过陶轩好像跟我们经理关系不错,早就认识吧,上回我听经理说陶轩这几年事业心还挺强,人也比以前更好胜了。”

黄少天:“好胜?这不是好事吗?”

喻文州却说:“这要分情况来说,看好胜心用在什么上头。”

黄少天:“我不太明白啊,陶轩运营一个俱乐部,好胜不是好事吗?电子竞技啊,总不能太佛系啊?”

喻文州抬眼朝他笑了笑:“少天,你说现在荣耀职业联盟,只是单纯的电子竞技吗?你看看现场那些海报,还有微博话题噱头,这里头用得上好胜心的多了去了。”

黄少天照着他的话扫了眼现场,嘉世这个会场布置得跟其他几次全明星大同小异,一眼过去全是赞助商和招牌选手的海报,只不过海报上的脸不是叶秋而是苏沐橙罢了。

“啊……”黄少天明白了,“你是说陶轩跟叶秋置气,是因为叶秋不配合他露脸打广告?”

喻文州:“多多少少吧。毕竟叶秋这块招牌本身能够带来的经济效益有那么大,可叶秋自己不愿意,陶轩也就只能干着急。”

黄少天叹了口气:“可是这也不用这样吧,全明星之前在休息室骂队长,这要是传到队员耳朵里,老叶这个队长还要不要当了——陶轩也不怕嘉世内部出问题啊。”

喻文州看着台上做准备的主持人,轻不可闻的笑了笑。

“谁知道呢。”



59

过年前,黄少天提早了一天早回了家,年节算是他们赛前最后一个能够稍微喘息的假期,黄少天一反常态没有熬夜,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终于睡了个安稳扎实的觉。

年三十那天一大早,黄母便在厨房准备着年夜饭,黄家人丁兴旺,今年又聚在他家过年,什么二叔大姨小姨夫上午便携家带口的来了。其中年纪大点儿的都是抱着孙子来的。

黄少天吃过早饭之后便被拉过去当招待,这些亲戚多是一年见不上一回,黄少天人都认得可费劲。好容易泡好茶安置好这些个亲戚,他打算开溜到自个儿房间休息会儿,就被他家二叔的孙子给缠上了。

小孩今年五岁,看起来跟个小豆丁儿似的,个子矮矮的,胖胖的,看起来有点意思。

黄少天生性对小孩就不怎么来神,本来他二叔说要让他陪小孩玩儿他就是如临大敌,可那小孩真坐过来之后,黄少天却又改观了。

这孩子不吵不闹,比他表弟小时候可听话多了,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本图书,豆大的眼睛盯着他。黄少天见旁边大人各说各的,也没人管他们,黄少天便拉着这小孩进了自己房间。

这小孩看上去性格有点儿孤僻,黄少天问他话也是答一句不答一句,不过大概是因为黄少天模样生的和善,这孩子不像防大人那样防着他,黄少天跟他说什么,哪怕他不开口,也会点头或者摇头。

黄少天看着那孩子,陡然生出点自己正在跟一个缩小版的周泽楷说话的错觉,顿时有点好笑,他发了条信息给周泽楷说自己碰到了小时候的他——对方大概是忙着,没回他。

大的楷楷不理他,黄少天百无聊赖,只能找小“楷楷”玩儿。



黄妈推开黄少天房间门的时候,出乎意料的看到自家儿子正跟她的侄孙儿一起趴在床上看故事书,黄少天一边看还一边教小孩写,手里的彩笔写写画画,嘴里说着熟悉的童话故事。

黄母本就是担心黄少天欺负小孩,所以才来看看,却没想两人相处的这么好。尤其是那个侄孙儿——印象中连大人说话都不搭理,这会儿居然趴在黄少天身边,黄少天一开口,这小孩儿便咯咯的笑,脸颊上还带着两坨可爱的红晕。

黄少天和小孩儿同时抬头看向他妈,黄少天歪歪脑袋:“怎么了?”

黄母走到他身边,好奇道:“你们俩说什么呢?”

黄少天撑起身:“我在教他写字。”

黄母扫了眼两人面前的草稿本,上头全是五颜六色的汉字:

“写字?你教了他什么字呀?”

黄少天有些自豪道:“想教什么教什么呗——我教的可好了,他一下就学会了好几个字。”他看向那孩子,“刚教你的字会写了吗?”

小孩儿望着他懵懂的点点头,黄少天将笔塞进他手里:“来试试。”

黄母看着那小孩握着彩笔歪歪扭扭的先写了个木字,又在旁边画了一横一竖——然后笔头便僵住了,小孩皱着眉,不知道下一笔该怎么写。

黄少天见状便比划了起来,可对方还是茫然,黄少天只好又拿了只笔,摊开掌心,轻声教道:“这样,木字旁——然后横竖折,这边也是,然后下面……这样写。”

小孩恍然,看着他掌心的“楷”字笑了起来,黄少天又问他:“这是什么字?”

孩子想了想,冲他道:“楷。”

黄少天揉揉这小孩细软的发:“真聪明。”说完,他抬起头本想冲他妈炫耀一下自己“教学的成果”,却不想对上了双愕然的眼睛。

黄少天心下像是被什么敲了一下,登时不安了起来。可他又说不出为什么——满头全是茫然,他张了张嘴,迟疑的问道:“……妈?你怎么了?”

黄母僵立在原地,迟迟没有任何反应,黄少天爬起来拉了拉他妈的手,黄母才忽然回神,看着他——一言不发。

这些日子以来,黄母总不时想起那会儿在浴室碰到黄少天的场景,当时她在镜子里好像看到了黄少天胸口那个“纹身”的样式,但她也的确是记不太清了。而她耿耿于怀的,并非黄少天胸口到底贴了个什么式样的纹身贴,而是她所看到,那一闪而过的——黄少天的表情。

黄少天当时的笑容太真切了,眼睛里是发自内心喜悦和爱慕,黄母回想起来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曾过黄少天这个模样。

那样的笑意和眼神,究竟是在看着什么呢?

黄母视线从黄少天手心那个字挪开,恍惚间想起那个签名,脑海里破碎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她忽然觉得周身空气都变得冰冷。

楷。

是这个字吗?

黄少天吓到了,见他妈面色苍白神情恍惚,连忙抬高声音喊了几声:“妈——妈?你……你没事吧?别吓我啊。”

黄母张了张嘴,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发出声音,可呼吸却好像在颤抖着。她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股酸涩的滋味忽然涌上心头,她想说点什么——可犹豫不过半秒钟,还是将所有疑问强咽了下去。

黄母抬起头,朝他扯出一丝笑:“……没,”她收回视线,扭头转向另一边,恍惚的吐了口气,声音嘶哑道,“没事。”



很久以后回想起来,黄少天才反应过来,黄母那会儿估计就开始怀疑他和周泽楷的事儿了,只是因为不确定甚至不想承认,所以才没有直接问出口。

而他妈妈对于他和周泽楷,到底猜到了多少这难以确定,不过话又说回来,跟男人谈恋爱这种事儿,对于长辈而言,知道多少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结论。

当时黄少天也没有察觉——确切的说,是他妈妈隐藏的太好了。

那会儿黄少天还沉浸在太平盛世虚伪假象里,吃年夜饭的时候还毫无顾忌的跟他爹妈说打算年初二去S市,黄母一听,原本还在怀疑之间的摇来晃去天平,顿时朝着“我儿子大概真是喜欢了男人”这个方向倾倒而去。

说起来因为一个写在自己儿子手心的字,还有记忆里模糊不堪的胸口“纹身”便确定自己儿子心有所属的对象,似乎很草率。可对于一个熟悉且了解黄少天的女人,黄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怀疑,恐怕已经十拿九稳。

她的儿子,不是一个很容易接近的人。别看黄少天好像很好打交道,可实际上,在他没有真正喜欢接受一个人的时候——他是不会允许对方在自己的“领地”停留的,就像他的弟弟,曾经那样被黄少天挡在自己接受的范围以外。

但一旦被黄少天所喜欢,所接受了,他便会放任对方填满自己的心,还有他身边的位置。

名字,看起来稀松平常,却写在了他的掌心——甚至可能写在了他的胸口,这样极其私密,不容侵犯的位置。黄母是再了解不过这样的细节,到底意味着什么。

母亲,似乎对自己的孩子有着天生敏锐的洞察力,这种洞察力让她们可以轻易的探知到子女的秘密,同样,也能在子女面前,尽可能的伪装自己。

就好像发现黄少天戴着自己儿子买的昂贵玉佩的周母,此时同样也处在及其微妙的情绪之中。



那天黄少天走后,周母仔细回想了一道当时在店里买玉时周泽楷的表情,尤其是被她问及怎么突然买这么贵的东西时,他的儿子垂眼低笑,轻声说了句“喜欢嘛”。

喜欢。

这么看起来,这两个字,可太意味深长了。

周母事后随口问了句那玉到哪去了,怎么不见你戴。

周泽楷说,送人了。

周母心下暗叹了口气,情绪往下沉了些许,但她还是不甘心,便追问道:

“送谁了?”她说,“这么喜欢的东西,送的不是一般人吧?”

周母心中念着,希望他的儿子能够给他一个叫她放心的答案,哪怕只是模棱两可,不可信的答案——都好过确信的、可她却不想听到的事实。

周泽楷眨了眨眼,他不是撒谎的料子,也无心在他的母亲面前说这种谎言,于是他说:

“给了很重要的人。”



年初一大早,黄少天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房门口,黄母倚着门框伫立,黄少天猛一抬头看到自家母上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登时给吓了一大跳。

“……妈?你干嘛呢,吓我一跳。”黄少天捂着胸口道。

黄母望着他说:“没什么,看看我儿子。”

黄少天翘起嘴角:“怎么样,你儿子好看吗?”

黄母垂眼:“好看。”

“对了,春节快乐呀。”黄少天朝他妈眨眨眼,“今年多休息少工作,钱不够儿子养你。”

黄母闻言平静的笑了笑:“春节快乐,儿子。”

黄少天手上叠着衣服,嘴里哼着歌,见他妈仍旧是不动,他不解道:“妈,还有什么事吗?”

黄母说:“你这是要收拾东西去哪啊?”

黄少天:“啊,我昨晚没说嘛?我买了去S市的票,打算过去待几天——之前跟周泽楷约好了,他带我玩。”

黄母心事重重却还要装作轻松,她挪开眼,看着衣柜上方的“福”字垂下来的细穗。

“能不去吗?”她说。

黄少天停下动作:“怎么?”

黄母犹豫了片刻,垂眼看向黄少天:“没什么,是这样的,我跟你爸的朋友说要聚会,约好带上各自的子女——那些叔叔阿姨你可能不记得了,但他们都挺想你的,一直跟我说希望你也能去,我就来问问你……”

黄少天为难的皱起眉:“可是,我票都买好了。”

黄母走到床边坐下,抓着黄少天的手背,轻声道:“票买了可以退,没关系钱妈给你报。”

黄少天笑了起来说:“妈,不是钱的问题。”

黄母笑了笑:“我知道不是钱的问题,但我们一家人好久没跟你一块出去玩了,你爸也希望你能一块去……之前你夺冠那会,不是还说要跟我们一起出旅游吗?”

黄少天低着眼,有些纠结:“嗯……”

黄母继续道:“当然——你如果很想跟你的……朋友一起玩,爸爸妈妈能够理解。”

黄少天长叹道:“妈,你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跟朋友玩的机会多了去了,是,你说得对,你们俩都这么忙,难得有机会一起出去玩,我这就退票——行吗母后大人?”

黄母轻轻笑了笑,抓着黄少天手暗下松了口气。



周泽楷对于黄少天这次放鸽子表示很理解,毕竟对方一直都是个恋家且孝顺点满的人,而且同样的事换了他,估计也是一样的操作。

周泽楷听他说好像是要去附近的某个郊区,千叮万嘱让他注意安全,黄少天一路都在微信上跟对方聊的不亦乐乎,时不时还抿唇偷笑。

来这个地方之前,黄少天的确是天真的以为,他妈真是叫他过来玩的,等到了地方,见了人坐上饭桌才发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黄少天的聪明才智远不止在游戏上,社交场合他也一样机敏且很有套路。而他长这么大,饭局也吃过不少,他上桌看到对面那几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姑娘之后,便隐隐察觉到了这次同学聚会的真正目的。

在交谈之间,这几位叔叔阿姨吆喝着他们这些后生晚辈互相加微信以后多联络,黄少天便完全确定了——这,根本就是让他们来相亲的嘛。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是上当了,下午大部队去爬山的时候,黄母特意让那几个女孩跟黄少天一起,还交代黄少天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些姑娘,爬山的时候该帮忙帮忙,该扶着就扶着。

黄少天心情很微妙,但面上还是笑着的,毕竟这种场合他总不能跟自己爹妈甩脸色,只能连连点头答应。长辈们也很懂,一个个健步如飞的走老前面,给他们这些年轻人留空间。

这堆人里头除了黄少天就一个男的,另外三个全是妹子。而那男的到了这些姑娘面前,简直就是只开屏的孔雀,全程高谈阔论,黄少天实在是不想插话,一门心思跟周泽楷聊天,抱怨着自己被迫“相亲”的经历。

周泽楷却问他:女孩好看吗?

黄少天回说:好看呀,但没你好看。

周泽楷发了个脸红企鹅害羞的表情。

黄少天又说:问这个干什么?

周泽楷隔了一会儿才说:想找机会

黄少天不解:嗯?

周泽楷:吃醋

黄少天登时笑起来:吃醋???你很无聊吗???

周泽楷:不无聊

黄少天:不无聊你还想吃醋???我给你网购一箱陈醋好不好啊楷楷

周泽楷:不要

周泽楷:想吃你的醋

黄少天:……

黄少天:你真的很无聊

周泽楷:不无聊

黄少天:呵呵

周泽楷:其实,吃的醋不是重点

黄少天:嗯???那什么是重点

周泽楷又重复道:“吃”“的”“醋”不是重点

黄少天:?

黄少天翻了翻聊天记录,看着那句“想吃你的醋”,忽然福至心灵,注意到了这文字游戏里的关窍。

“吃”“的”“醋”不是重点,那……

“想”和“你”才是重点咯?

哎呦。

爬山爬的气喘吁吁的黄少天嗤笑出声,心里好像打翻了蜜罐,甜的空气都仿佛漂浮着着腻人的气味,他低头偷笑着,手上发了几个表情回过去。

黄少天:“吃”字也不是重点吗?楷楷啊我觉得你很不诚实啊。

周泽楷:乖巧.jpg

黄少天看着屏幕里那人发来的表情包,面上溢满了笑容,他扬眉惯性抬起眼,却在这时,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两束目光。





tbc

楷楷吃醋对象一号上线(

评论 ( 32 )
热度 ( 330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