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1

前章:【周黄】那几年 40



55

大门从外头被拉开,高跟鞋声停在玄关,黄少天和周泽楷对视了眼,黄少天连忙走了过去。

好在门廊灯光不算亮堂,瞧不出他那可疑的脸色,他张了张嘴,看着门口的人叫了声:

“……妈。”

背对着门廊的黄母这才回过头注意到他,有些稀奇道:“嗯?你今天怎么在家?”

黄少天小退了半步,拨了拨额前的发:“今天比赛结束的比较晚就回来了。”

黄母换上拖鞋,黄少天连忙接过黄母手中的包:

“哦对——我跟你介绍……”

话音未落,从门廊里出来的黄母便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

“这是……”

这一瞬间,黄少天的心好像同时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的清晰可闻。

周泽楷起身,好在他穿的裤子宽松,站起来倒看不太出端倪:“阿姨您好。”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周泽楷。”

“你好你好,”黄母疑惑道:“哎,好像有点眼熟,你是不是那个什么战队……”

黄少天忙说:“轮回战队。”

这么一说,黄母就对上号了:“哎哟,是,我有印象,周泽楷,轮回的队长?”

黄少天:“对对对,就是轮回的队长,你还记得呀?”

黄母扬眉:“当然记得,我好歹看过几场比赛,”她转向周泽楷,视线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轻笑道,“这孩子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呢。”

黄少天嗤笑出声,心里说着,是啊,你儿子眼光多好。嘴上却道:“好看,他有我好看吗?”

黄母闻言也笑了,瞧了眼黄少天说:“有自信是好事。”

黄少天哼笑着挪到了周泽楷身边:“我们回房去吧,正好你帮我看看我那小号的配装。”

周泽楷点头:“好。”

说着他俩转身就打算溜之大吉,毕竟刚这样那样过,身体某些部位还处于尴尬的阶段,待久了总是会被看出来点什么。可他俩刚抬脚准备走人,黄母又叫住了他们。

“那个——少天,”黄母说。

黄少天好容易松下口气,这会儿又紧张上了:

“怎么了?”他回过头小心问道。

黄母说:“你们俩今晚住一间啊?”

黄少天和周泽楷互相看了看,黄少天说:“对啊。”

黄母:“那怎么行啊,你房间床那么小,睡两个人也太挤了,人家是客人,你好歹收拾间客房。”

黄少天:“不用了不用了,我们挤挤就行。而且我们打算玩会儿游戏,睡一间比较方便。”

黄母似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可周泽楷也搭腔说没事,她便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由着他们去了。


周泽楷黄少天前后脚进了房间,门刚合上,周泽楷转身将黄少天抵在了木门上,一口咬上了他的颈子。

黄少天低声呼痛,气息间却带着笑,身体相贴,对方的一切都近在咫尺,黄少天挪挪身子,跟他互相蹭了蹭,先前撩出来的火便又蹿了起来。

周泽楷不是急色的人,只是这一来二去的惊吓,让他莫名有些焦躁。刚进了房间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对方狎昵一番,就像是在确认对方的存在。

黄少天背靠着木门,双手搂住对方的背脊,他难得看到周泽楷这样的情绪外露,平日里遇事总是很平静,今儿却忽然一反常态,就像只有些失控的小兽,焦虑的抓着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往他身上凑,胡乱的留下些痕迹。

黄少天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周泽楷大抵是有所察觉,抬起头,黑眸盯着他,无辜又困惑的样子。

黄少天又想起前阵在微博上刷到的图,纪录片拍到的南美小奶豹嘴里叼着大豹子的尾巴,呆呆的看着镜头。

他不禁想笑,忍着忍着小声说:“别担心,我妈没看出来。”

“噢。”周泽楷应了声,“知道。”

黄少天凑过去:“不过今晚肯定不能干那事了,主卧就在旁边。”

周泽楷摇摇脑袋:“没事。”

黄少天说:“你什么时候走?后天的车吗?”

“嗯。”

黄少天:“那明天我陪你住外面,补上今日份。”

周泽楷眨眨眼,他看着黄少天的笑,没吭声。其实他也不是很在意要不要做,突然发作的焦虑不安更不可能是因为今晚只能盖着棉被纯睡觉。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只能朝黄少天点点头。

周泽楷刚打算松开黄少天,没想到这人却忽然收了手臂,赖进了他怀里。

“再抱会儿。”黄少天下巴抵着他的肩头,声音轻的好像快要听不见了,却还能感受到那一丝笑意,“天哥想抱楷楷。”

周泽楷怔了怔,拥紧了怀里的人。

拥抱这件事很奇妙。从行为上来分析,动物本能的自我保护,是不会轻易的朝外物张开双臂的,毕竟臂弯之内是五脏六腑,脆弱又重要的地方,所以才习惯蜷缩不轻易露出柔软的肚皮。可人类却反其道而行之,敞开怀抱露出软肋,找到了比孤独蜷缩更能给自己予安全感的方式——拥抱。

周泽楷本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吭声,黄少天附在他耳边好玩似的叫他楷楷——最近这人特别喜欢这么叫,估计是被粉丝给带的。以前周泽楷还挺不好意思被这人这么叫的,但现在也还好了。自打黄少天私底下偶尔这么喊上几句,这个称呼就变得有点特别起来,看到这两个字都会想起对方的语调。

两人腻歪了会儿才松开彼此,黄少天脸颊红红的,周泽楷见他的样子,先前心里的焦躁便抛在了脑后,捏捏他的脸蛋,翘起嘴角偷笑。黄少天眉头拧起,扑上来挠他的腰,周泽楷往后躲,黄少天便追了过来。两个人又莫名其妙的扭打在了一起。

碍于黄母在家,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只能无声进行,倒是平添了几分乐趣。周泽楷抓着黄少天挠痒,黄少天笑得快要缩成一团——却只能憋着声音还有一肚子垃圾话,整个人都要成了颗熟透了的番茄。

直到黄母敲门,他俩才消停。黄少天神速爬起身跳到门口,周泽楷趴在床上笔记本跟前,有模有样的打开,一本正经的对着电脑。

那瞬间,周泽楷感觉他跟黄少天,简直就是在偷情。

黄母送了些水果过来,又低声跟黄少天说了点什么,周泽楷没听清,门合上之后,黄少天将果盘一放,爬上床躺在了周泽楷旁边。

“周泽楷。跟你说个事。”

“嗯?”

黄少天见对方还看着电脑便说:“电脑好看还是我好看啊。”

周泽楷看过来:“你好看。”

黄少天笑了笑:“有眼光——对了,我妈说既然你来家里,那明天就一起吃个饭,我爸应该也会过来,你想去吗?”

周泽楷:“啊?”

黄少天:“啊什么啊,楷楷,你见家长了你知道吗。”

周泽楷:“噢。”

黄少天:“噢什么噢,去不去吃饭啦。”

周泽楷:“去。”


当晚,黄少天上浴室刷牙,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这一晚上的跌宕起伏不禁有些好笑。他低头吐出嘴里的泡沫,鼓了两口水,又看着镜子愣了会儿神。

黄少天拉起T恤的下摆,自己心口上周泽楷三个字签的可大气,差不多占据了整个心脏的位置。

周泽楷总是这样,平日里一声不吭的,可又总能在不经意的细节上,做出这种不需要细想都能感受到满满情意的事。

指尖摸了摸那人的字迹,黄少天翘起嘴角,他笑得时候总会露出那颗虎牙,脸颊上的梨涡看起来可爱的不像话。

就在黄少天有点儿陶醉的间隙,浴室门却打开了——黄少天抬眼就对上了他妈的视线,慌乱之间连忙拉下衣服,挡住了自己胸口的名字。

“妈、妈——你来干什么?”

黄母:“这是我家浴室,我不能来嘛?你刚才在干什么?”她走过来扫了眼黄少天,忽然有些疑惑道,“你胸口是纹了身吗?我怎么好像看到……”

“没有!”黄少天神色局促,“那个是——是纹身贴。”

黄母:“啊?纹身贴?”

黄少天胡乱道:“……对啊,好玩贴的,洗洗就掉了。”

黄母倒有些好奇了:“你还玩这些东西啊?来来我看看。”

黄少天忙不迭捂住胸口:“别别别啊妈,就是好玩贴的,我也没打算文身,你放心啊你的儿子暂时还没有那个兴趣折腾自己——”

黄母:“我看看嘛,什么样子的?”

黄母想了想先前一闪而过没来得及看清楚黄少天胸前的“纹身式样”,总觉得好像有点儿眼熟。

黄少天怎么可能给他妈看,当然是往外跑:“哎呀看什么啊,妈我朋友还在家呢,你这样非要看儿子的胸口算怎么回事,回头我给爸买一打纹身贴,你想看就去看他的,你想看他贴哪就贴哪——好了好了我要去睡了,晚安啊!”

黄母被这家伙噎了一嘴,刚想骂人,就见黄少天一溜烟就躲进了房里,碍于外人在家,她自然不方便追上去教训,只好憋着。

“……这小子,”黄母扯下毛巾,莫名其妙道,“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隔天,黄少天一家子便带着周泽楷上饭店吃饭去了。

周泽楷这样的小孩,在当家长的眼里是自然非常讨喜的,撇开他的相貌不说,黄家人看他,其实跟当初周母看黄少天感觉差不多。一个跟自家儿子性格南辕北辙的孩子,说说话吃个饭,相处起来整个气氛和模式都是平时几乎没有过的体验。

况且周泽楷虽然话少,可人体现出来的沉稳和温柔,是由衷的叫人觉得舒服。黄家父母都忍不住感叹一句——还真是别人家的孩子啊。

坐上饭桌后,黄少天便发现他爹妈关注点全在周泽楷那儿,他坐在饭桌旁翘着二郎腿,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

看到他爹妈喜欢周泽楷,黄少天心情很复杂,他还是头一回给他爹妈忽略,一面是有些孩子气的不服,可另一方面,又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被认可而感到满足,总之,矛盾得很。

黄母天性外向热情,不然作为儿子的黄少天也不能像现在这么话痨。黄母见了这么个小孩,自然是会越说越多,东一句西一句的,话题就越扯越远。

饭桌上的气氛原本很融洽,只是黄母随口一问,提到周泽楷有没有对象这事。正吃着东西的周泽楷差点给噎着,黄少天在另一边猛地咳了几声——

黄母奇怪的看过来,跟黄父打趣道:“你看,都多大人了,问到这种话题还会不好意思啊。”

黄父也觉得好笑,黄少天有些恼道:“妈!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人家周泽楷有没有对象你问什么问。”

黄母却不服了:“聊聊天而已,你不跟我聊这些事,我就不能跟别人聊聊啊?”

黄少天翻翻眼皮说:“你就应该找你那些同事聊,跟我们说算怎么回事。”

黄母一听就来神了:“哎,你还别说,我单位那个,你叫李姨的,还记得吧?她可爱找我聊了,今年当奶奶了,整天在朋友圈发孙子,还来问我——哎呀你们家少天什么情况啊。”

黄少天理直气壮说:“问什么问,不知道我还没到适婚年龄啊!”

黄母说:“是啊,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结果你猜她怎么说,她就问我,对象有了吗?年龄没关系啊,关键是要有人啊——我觉得有道理,的确可以有那么个人了啊。”黄母说着看向周泽楷,“小周你说是吧?”

周泽楷愣了愣,神色迟滞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是。”

黄少天对上周泽楷的视线,那人眼神空洞,不知道是想什么去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朝他妈道:“妈,这种事还是随缘啦,而且我现在没时间想这些……”

黄父忽然搭腔道:“你上回不是说在你们联盟有个喜欢的人吗?”

黄少天:“……”

周泽楷抬眼,对上了黄母盈满笑意的眸子:“对啊,说到这个,小周知道这事儿吗?少天瞒得可深了,怎么都不愿意说——我就很奇怪啊,难得听他说喜欢什么人,还搞得怎么神秘……”

周泽楷“呃”了声,又看看黄少天,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黄少天抬高了声调:“妈——!”

黄母看着他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就瞒着吧,反正总有一天是要告诉我的。”

黄少天松了口气,他看向对面,周泽楷早挪开了眼,对着自己面前的炒饭发起了呆。


吃过饭之后,黄少天说是要带周泽楷出去玩,可实际上说白了——他俩是落荒而逃。

在父母面前,跟自己的男朋友一块吃饭,这事儿干起来比想象中要艰难太多了。尤其是提及结婚生子这种话题,黄少天怎么说都不是,怕自己说多了露馅,又怕说少了越发理不清楚。

这种感觉近乎于做贼心虚,家庭所释放出来的无形压力,简直让他无处遁形。

周泽楷拉着帽檐,口罩墨镜挡着面部的表情,默然的走在他身边。

黄少天想起几年前,跟周父周母吃饭,当时他们俩还没在一起,可是那会儿他想到自己或许会跟周泽楷好上,就已经心生愧疚有些无地自容,更何况周泽楷的处境。

黄少天想去抓对方的手,可大街上这样也实在不合适,只能这么走着。

午间有些闷热,两人往荫处走,人行车流从他们身边经过。黄少天抬起头,看向头顶的高楼,有些难受的皱起了眉头。周泽楷回头看看他,又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大概是心里悬着事儿,黄少天只看着对方走开的背影,却迟迟没有跟上去,而是呆滞的站在原地。

他茫然的摆手扇了扇风,心里却还是闷闷的。

就在此时,他的脸颊忽然碰到了一个冰凉的触感,黄少天回过神来,却看见刚走开了周泽楷重新站在他跟前,手里是瓶冰可乐,上头还冒着水珠。

黄少天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去买饮料了,他接过可乐,又看着面前的人从兜里掏出一包纸,修长干净的手指展开纸巾,周泽楷走到他跟前,黄少天懵圈的看着对方稍稍抬起了自己的帽檐,擦掉了他额角的汗。

“累吗?”周泽楷看了眼手表,“找个地方休息。”

黄少天摇头:“没事,我只是有点热。”

周泽楷:“回酒店?”

黄少天点头:“行。”


周泽楷在酒店订的房没退,回去之后两人也没说什么,各自洗了个澡便爬上了床。

说起来,原本没见面之前,两人便念着对方,见面之后这样耽搁到了今天,好容易能够滚在一块,本该是难解难分极尽缠绵的。只可惜此前那顿饭吃的两个人都心事重重,做的时候,都有点儿心不在焉。

好容易完了事,黄少天累极了,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周泽楷扔了套子,躺在了他身边。

黄少天拿余光偷瞄他,周泽楷侧躺着,合眸休息。他很想问问周泽楷是不是不开心,可这也着实是一句废话,不用问也知道周泽楷不开心,他也不高兴。可这种负面情绪,能归咎于谁呢。

总不能责怪他妈吃饭的时候说了那番话吧?

黄少天和周泽楷在家庭上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的家庭虽然说不上特别完美,但自小,父母便没有亏待过他们,后来也是理解多过限制,正是在这种家庭里生活着,他们才会有今天这样随和温柔的自己。而他们心中,是父母赋予他们生命,给予他们爱护、教养,让他们成为了现在这样的人。正因为如此,黄少天也好,周泽楷也好,都是真心的敬爱自己的父母的。

黄母希望他能够成家,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这只不过是为人父母再简单不过的愿景,任谁也是不能苛责的。

而他们之间这种难以宣之于口,或许并不会被人谅解的感情,是他们的真心所向。在他们心里,父母家庭给予他们生命,那对方便是光,让他们有了全然不同的色彩。

这有错吗?当然也没有。

很多时候矛盾之所以难以解决,不是因为有多复杂,只是因为没有对错。

黄少天翻了个身,手指摸上周泽楷裸露在外的腰,油性笔还是很厉害,昨晚签上的黄少天这三个字依然坚挺的横在他腰上,男人睁开眼看着他,黄少天朝他笑了笑。

“周泽楷。”

“嗯?”

黄少天想了想说:“我妈啊,其实也就是说说,着急只是因为最近结婚宴满月酒吃的,过了这阵就好了。”

周泽楷无声的动了动嘴角,勉强算是个笑:

“我明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至于这阵之后,或者将来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也没想好要怎么跟他们说,但是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黄少天看着他说:“相信我,我不会妥协的。你不退,我就不走。”

周泽楷眸色深沉,他摸索到对方的手,轻轻的握了握。

“我不退,”他说,“当然不退。”

我能往哪退,从喜欢上你开始,就无处可退了。

周泽楷的不高兴,多只是因为自己的无力。与对方父母一块吃饭,谈及结婚生子,看到对方父母眼中的期许,愧疚是真的,无能为力是真的,无地自容也是真的。

后来黄少天慌乱的解围,周泽楷看他的模样,对方的心不在焉,低落,郁闷,时刻牵动着周泽楷的神经。

他不希望黄少天因为他而有任何一丝的不快,因为他承担本不该承担的压力。

这是理所当然的想法,喜欢一个人是希望他快乐,跟一个人谈恋爱,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他,半点委屈都不舍得他受。可他忽然发觉,这样的心情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因为从在一起开始,该承受的他和黄少天谁都躲不掉。

黄少天说你不退我就不走,这句话让他高兴,也让他难过。

如果有一天,这段关系不能再给你快乐,你要是能走,为什么不走?

窗帘摇晃,房间里的光线有些灰暗,黄少天的眸子却依旧明亮。

周泽楷摸摸他的脸颊,深吸了口气,低声道:“万一,很辛苦的话……”

黄少天却不等他说完,直接道:“那也是我乐意,明白吗?周泽楷,我乐意。”

周泽楷眸色动了动,合上了唇。


黄少天凑过来亲他的时候,周泽楷有些晕眩,他搂着对方光滑的背脊,胸口相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黄少天说,相信我,抓紧我,我乐意。

周泽楷握着他的手。

相信你,抓紧你,我爱你。



tbc

大概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节奏会是甜虐甜虐甜虐这样子

评论 ( 22 )
热度 ( 34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