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0

前章:【周黄】那几年 39



54

轮回在集训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组织队员之间的交流和切磋,单从技术上来说,他们的进步都是肉眼可见的。

第一次排位周泽楷独占鳌头,接着之后直到第五名才有江波涛和方明华,再往后第九才是吕泊远杜明,还有预备下赛季出道的吴启。这样的成绩并不理想,毕竟前十除了第一之外基本都是队伍排名,也就是说这个排行榜上少说就是二三十人,其中甚至还有NK的训练生。

当然,对方战队更熟悉这样的模式,自然在排位中会取得更好的成绩,但赛制是赛制,只要玩的还是荣耀,就不存在什么借口。毕竟同样不熟悉场地赛制的周泽楷却能够占据前列,就足以说明问题。

这种情况在第一次排位后,队内就做了总结,短时间内要求所有人都能像周泽楷那样拥有出色的个人能力是不现实的,于是接下来的时间,轮回众人也将重点放在了团队作战,或者小分队的配合上。

第二次正式排位是在一周后,鉴于上回排位周泽楷在中途杀了自己的队友——也就是J,这件事当时就引起了NK队员的不满,事后虽然没挑明了说,但不管是NK还是轮回的人,都记着呢。

于是第二次排位的时候,对方显然针对周泽楷以及轮回战队都有相应的布置。一场比赛下来,打的是暗波汹涌,那些人说英文不见得能听得多明白,但轮回这边被狙了几把也知道对方什么意思,火药味便渐渐重了起来。

周泽楷不是没想到现在的局面,队伍之间凑在一起久了,再怎么平时能玩在一块,还是不同阵营的人。更何况他们和NK非但不是一个阵营,甚至都没在一个半球,中间隔着老大一个太平洋,行事作风,习惯个性都差了远了,扎一块没矛盾才怪。

周泽楷不在意这种对立,对于荣耀以外的事,他兴趣缺缺,他一贯的风格便是打出来的,别人怎么阻碍他那是别人的事,上了赛场他只笃行自己那套做派,见一个杀一个,管他什么目的来的。

这回周泽楷运气也比较好,随机的都是轮回的人,队伍里面没人下绊子,打起来也顺手很多。加上江波涛整合了轮回出来的几支小分队,也开始团队作战,打得有模有样的。

最后排名出来,周泽楷积分排第二,队伍第三,其余轮回的人都有上升。


赛后J过来说话,仍旧是笑盈盈,却看不太出情绪。相处了一阵,周泽楷发觉J这人太深了,看着人开朗简单,但你总不知道下一秒他能干出什么事来。就好比之前周泽楷拒绝了他,周泽楷以为他俩能正常相处互不打扰了,可谁知道这人居然开始在自己那微博账号上发起了他们的合照。

那人微博平时都不怎么更新,他们的主要玩的还是twi或者ins,可自打那之后,这人就老爱上微博发一些跟轮回的人的合影,尤其是周泽楷的。J.T在国内是有粉丝的,加上这回轮回的粉丝都在关注着他的微博,他一发相关的照片,转发量立刻就爆表,粉丝都嚷着喊着“求更多”。

虽说周泽楷本人并不喜欢以这种方式受到关注,可也不得不承认粉丝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

周泽楷很少在微博上发自己的照片,这回集训出来周泽楷就发了一条微博,配图就是一张纽约郊外的蓝天白云,还配了个意味不明的飞机和爱心的emoji,之后便再没有更新过了。下面粉丝求自拍的一大堆,周泽楷只当没看见。

其他轮回队员那儿也很少看到周泽楷的照片,队员们很少拍周泽楷,毕竟不经同意对着人拍照,本身就不太礼貌,就是哪怕偶尔拍到了,也会问一句能不能发。周泽楷又一般都是拒绝的,久而久之,大家都形成习惯不发了。

但不管怎么说,粉丝总是希望看到更多自己喜欢选手的消息,此时J这么打破常规的跳出来是如了他们的意,加上NK本来就是国外战队,不像国内其他的战队都曾经互相打的头破血流——于是跟对方求图求消息自然就少了很多心理障碍。

二次排位刚打完,J便发了张周泽楷在电脑前的照片,配的字是“周队又在欺负人了。”

这条还是队里其他人拿来给周泽楷看的,下面评论都是尖叫的,周泽楷翻了翻就皱起了眉头。


黄少天当然也知道,最近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没事就发自己男朋友的照片,还一副忒熟的样子。尤其是前阵打电话得时候,他还得知此人曾经试图勾搭过周泽楷,自那之后,黄少天看这位队长的微博,那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还有那些粉丝——简直就是墙头草嘛 ,前阵还喊周黄呢,现在居然一爬爬到大洋彼岸拉CP去了,什么跨国双队长CP,看着就来气。

黄少天说着就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

“我吃醋了。”黄少天开门见山,一本正经道,“周泽楷,我吃醋了。”

周泽楷这边刚结束了训练回到酒店洗了个澡,身上水都没擦干就起身接电话来了,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懵着,不知道怎么回事。

黄少天又说:“我吃醋了。”

周泽楷:“啊?”

黄少天声音带着笑意:“我说,我吃醋了。我也要发照片,我拍的你比他拍的好看多了。”

“噢。”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黄少天说的谁,骤然笑起来,“你发呀。”

全世界能肆无忌惮的对着周泽楷的脸拍照还不会被周泽楷嫌烦的人,数来数去也就只有黄少天了。他俩在一块的时候,黄少天时不时的拿手机拍他,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醒着的睡着的,面无表情或是冲他笑,拍了一大堆。

并不只是黄少天拍他,周泽楷也喜欢拍对方。他俩都不是什么正经学过摄影的,以前也不喜欢拍照,但恋爱之后看到对方,总觉得讨喜的过分,举起相机的时候心里想着“我男朋友这样可太帅了一定要拍下来”,然后发现,“哎呀这样好看,那样也好看”“算了算了都拍了。”

但他俩手机里的照片,大多都是一看就“有问题”的那种。露肉是常态,角度暧昧,距离感人,很多时候都是一块窝床上打闹的时候拍的。这种照片,发出一张对于粉圈就是大地震。

所以周泽楷黄少天哪怕嘴上说再多想发出来,这两人也就是说说而已。

黄少天拨着台灯罩,看着上头的灰尘浮起,他说:“我是真的吃醋了。”

周泽楷擦着头发,问:“为什么?”

黄少天耸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对他没兴趣,但还是挺不爽的,而且确实有一点点危机感。”

周泽楷听了心里自然是欣喜,被自己心上人吃醋,本身就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儿。而这之余,周泽楷又觉得稀奇。

“危机感?”

黄少天声音扬起:“怎么,我不能有危机感吗?”

周泽楷张张嘴:“可是……”他小声说,“我哪让你有危机感了。”

黄少天默了默,很是无语道:“周泽楷,这么多年了你对自己还是一点数都没有啊,你是不是想说自己长得平平无奇,完全不优秀没有魅力一点都不吸引人。”

“……”周泽楷说,“那倒不至于吧。”

黄少天简直了:“哪里只是不至于!你明明就是很优秀很好看很吸引人啊,我跟你说,要不是我超自信,你以为我们能好好谈恋爱吗。”

周泽楷被自己男朋友夸得有点飘飘然,又很想笑:“对,你超自信。”

黄少天典型的狮子座,的确是超有自信,他的自信甚至不需要表现出来,也不需要刻意狂妄强调,言行之中就足够体现。你看,就好像现在,这人哪怕是吃个醋,都吃的理直气壮,毫不扭捏。

“对,我超自信,不然怎么驾驭得住这么帅的男朋友,”黄少天声音笑着,语气却格外认真,“可是自信跟危机感并不冲突啊,我又不是盲目自大。”


看到那人微博的时候,说是吃醋,这种感觉更类似于某种失落,就好像心里忽然不声不响的空了块地,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原来是有这块地的,心里一闪而过差点踩空的心有余悸。

而这种心有余悸让他意识到,他和周泽楷之间,是隔着一段距离的。一直以来,他并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在什么地方,心情如何,就好像周泽楷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黄少天此前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他们彼此信任,所以并不需要以面面俱到的方式去控制这段关系。

可在黄少天表弟跟他长谈之后,黄少天心里一直压着事儿,本想跟周泽楷开口,却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式。于是就瞒下来了。黄少天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彼此“不了解”“不知道”的秘密的。

适当的隐瞒和保留,是有必要的,可他们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适当”与否,谁来划定标准,谁又知道适当之中包含了多少本该推心置腹的话呢。

黄少天看那些照片的时候,就在想,那按道理,他本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起对方,他们也本应该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现在,黄少天被一个连对手都说不上的人提醒到,原来周泽楷这会儿在做这件事,他训练的时候是那个样子,原来平时练习的时候,他还有种种不为人知的习惯。

所谓的危机感也就是这么来的。

这种事不能细想,一想就会不安。因为距离、立场,还有诸多将他们隔开的客观事物,近乎可以被称为现阶段的不可抗力,什么叫做不可抗力,就是不为人所轻易动摇改变。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话筒里可听见电流音寂寞的在两人之间扩散。

黄少天意味不明的说的这些话,他不是不懂,应该说,他很清楚。他的占有欲也好,“吃独食”也好,都是这种情绪的衍生产品,就像黄少天一本正经的吃醋,说起来是情调,藏着的的情绪又太复杂了。周泽楷也不敢细想,总感觉这里面包含的各种不安定因素,稍微放大,都足够让他跟黄少天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

电话里,黄少天的声音,忽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持。

“话是这么说,毕竟你天哥我还是超自信的。”黄少天声音轻轻的,“因为我知道啊,你……”

周泽楷接话道:“我超喜欢你。”

黄少天笑起来:“对,你超喜欢我。楷楷超喜欢天哥的。”

周泽楷忍不住就跟着翘起了嘴角:“那天哥呢?”

黄少天:“天哥更喜欢楷楷啊。比楷楷喜欢天哥还有多。”

周泽楷:“不见得吧。”

“这就是你不了解天哥了,”黄少天却说:“你天哥这个人啊,很少认定什么事,一旦认定了,就一股脑走到底了。所以啊,如果有一天我们吵架了,吵得天翻地覆要分开了,说分手的人肯定不是你天哥。退一步说,就算你天哥一时没想明白说了那两个字,你只要多说一句话,哦不,就两个字,就能留住他,你的明白?”

周泽楷似笑非笑道:“我不会。”

“哈?”黄少天愣了愣,在那头佯怒道:“——靠,两个字挽留一下我都不愿意,还说什么更喜欢我?!”

周泽楷轻笑道:“我不会说分手。”他又认真道,“也不会答应。”

黄少天扬眉:“切,那你最好说好算话,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周泽楷心想,你可千万别放过我了。


两人瞎聊了会儿,兜兜转转说回照片,周泽楷本想找J让他别放了,可黄少天又说算了,反正也没见过周泽楷这样儿,还问他是不是瘦了,周泽楷索性开了视频,给黄少天看了个出浴现场。

黄少天那头正是白天呢,大太阳晒得连地板的瓷砖都跟着有点燥,黄少天跟他说了几句话就赶紧关了视频,火烧火燎的要去洗澡。


岁月是悄无声息,这个格外热闹喧嚣夏天匆匆而过,好像只是在某个午间打了个盹儿,睁开眼的时候便只剩了条尾巴。

轮回集体返程回到国内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份。周泽楷本想趁着空隙去趟G市,但队里的各种安排汇报,左右一耽搁,这点空隙都没有了。

黄少天那些活动总算是差不多了,最多也就是平时晚上开开直播,上小号找人切磋。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叶秋好像经常上他那些小号玩,黄少天跟他是老早就认识,叶秋有些马甲黄少天小号也是加了好友的,黄少天一看到对方上线,便蹦跶着找他切磋。

直播间的人不明就里,看着那人对黄少天切磋请求爱理不理的,猜了好久也没猜着对方是谁。

周泽楷偶尔也上小号跟黄少天打架,大都是俱乐部的账号卡,之前因为公会挂着轮回的名字,很多人都猜是他。两人对此倒是默认了,反正他俩玩儿也不是什么秘密,直播的时候还能顺带秀个恩爱,何乐而不为。


新赛季在这个金秋终于拉开帷幕。

蓝雨作为上一届冠军,自然是备受瞩目。好在黄少天喻文州等人虽然一整个夏休期忙的不可开交,但在练习上仍旧是半点没松懈,状态保持的很好。而新出道的选手徐景熙,在赛场上表现的可圈可点,总的来说,开局的势头非常不错。

轮回这边,经过了集训对团队配合方面的磨合训练,以及队伍战术的调整,七赛季开赛便是势如破竹,首场跟百花对上——都是枪系作为核心,整场比赛双方打的绚烂华丽不说,最后轮回赢也赢得很漂亮。

赛后记者会,很多记者急于打探关于轮回赴美集训的细节,以及新的战术是否跟集训有关等等,但周泽楷向来是不好采访,不论胜负,他也是一句多话都没有。

好在今年的轮回有了个江波涛,众人不必再跟周泽楷兜圈子听他的三字经,纷纷将主要的火力转移到了江波涛身上。但记者们打了几回交道之后又发现——这江波涛,比周泽楷还会兜圈子。

人家周泽楷兜圈子,那是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多说,几个字几个字的绕,自然就绕大了。江波涛不是,他就是太了解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所以回回就带着记者绕。

电竞周刊的记者们简直了,现在这个荣耀联盟真是越来越不好混,选手一个比一个精明。


蓝雨和轮回首场对决已经到了十月末,轮回战队来到蓝雨主场,而周泽楷和黄少天,自六赛季末那一别,终于见面了。

飞机是比赛前一天晚上到的,黄少天训练之后跟喻文州打了声招呼就溜达了出去,刚出蓝雨俱乐部后门,便在对面那大树隔出的阴影底下见着了对方。周泽楷那从S市穿来的外套没脱,黄少天看着都有点热,他插着兜穿过马路,嘴上说着“你热不热呀看着都要出汗了”,手上却抱住了这具炽热的身体。

周泽楷低笑,声音充斥在耳边。不是电话里虚无的声音,也不是微信上的文字——而是真实的,带着这人的呼吸和温度的笑声。

不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也确实是想他,本以为见了面会好些——可是谁知道刚一碰面,抱上对方之后,思念便以难以想象的态势疯长,遮天蔽日的将他死缠。

原来我比想象中还要想你。

黄少天抬起眼,路灯的光线透过树叶落下来,细细碎碎的。

这会儿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周泽楷的鼻尖抵着他的脸颊,嘴唇贴着他的皮肤,黄少天挪一点儿便能亲到对方。

可他们俩都没动,抱着对方,无声的呼吸着带着彼此味道的氧气。


隔天比赛后,黄少天便拉着周泽楷回自己家。他表弟这学期住校,爹妈日常没在G市,他俩这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了,在外面总归不安全,还是家里能让人稍微放心点。

两人回了家洗过澡之后也没急着上床,而是歇在客厅的沙发那儿说着话。

黄少天跟他抱怨夏休期里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周泽楷听着偶尔应几声,脑袋斜在他肩头休息了会儿,又皱起眉。

“瘦了。”周泽楷说。

黄少天看看他:“我哪瘦了?最近吃的可好了,维持不胖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可能瘦的。”

周泽楷摸着他的肩:“胖点吧。”

黄少天:“胖了干什么,给你当枕头啊。”

周泽楷笑了起来,那双素日良善的黑眸带着几分狡黠,凑过来低声道:“养胖,好吃。”

黄少天被他呼出的气息闹得心痒痒的,嘴上说:“你当我是猪啊,还好吃——你要不要在我身上盖个质检合格的钢印?周泽楷认证过的,好吃?”

周泽楷眉目舒展,笑得格外开心,抓着黄少天露出来的胳膊说:“好。”说着就要去拿桌上之前给粉丝签名过的油性笔。

黄少天见状往后躲,又是笑着喊:“你干什么——你不会真想在我身上签字吧?”

周泽楷说:“你说要的呀?”

黄少天挣了挣,好笑道:“等等等等等等,你要签在哪里?”

周泽楷在他身上看了圈,黄少天忽然凑过来,从他手里抢过那只油性笔:“——既然你还没想好要签在哪,不如让我先签。”

周泽楷愣了愣:“你也要签?”

黄少天打开笔套:“当然,凭什么就我一个人当猪肉?来,裤子脱了人躺下。”

周泽楷:“……”

黄少天见他不动,催促道:“快啊,不用全脱,不脱的话我上手了啊。”

周泽楷本想说你上手就上手,但还是乖乖配合着拉了拉裤腰,半躺在了这人跟前。

周泽楷腰腹的肌肉愈发明显,裤腰拉下露出的胯骨和结实的腰线,内裤的裤边遮挡住关键的部位,是比想象中更强烈的视觉冲击。

黄少天喉头滚动了下,忽然干涩了起来,低下头在这人腰线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签字的手也不知怎么的竟然微微发抖。

周泽楷见那“天”字的一捺落笔,便抓住了黄少天的腕子,将人拉到了自己身上。

黄少天低头看他笑,嘴角露出虎牙,莫名有点坏坏的:“……你要是想我了就看看,解解馋。”

周泽楷垂眼看了看那个名字,腰下便跟着了火似的,直往上冲。

这哪是解馋,根本就是开胃。越看只怕越会饿的无以复加。

周泽楷从他手里拿过那支笔,手指钻进了这人的衣服底下,接触到对方冰凉的皮肤,那股乱窜的火才稍微有所缓解。

黄少天会意的脱了身上的T恤,倾身上来正准备吻他,却被周泽楷按住了。

黄少天不解的歪头,刚想问对方打算干什么,就见周泽楷撑着他的胸,笔尖抵在左胸上,柔软微凉的触感划过皮肤,却是暖洋洋的,就像一捧温水淌进了心口。

周泽楷收笔,满意的看着自己在黄少天心脏上方的签名,抬眼看着他。

“想我了,”周泽楷说,“就看看。”

黄少天低头,呼吸短促的抽了下,他伸手抓着这人的胳膊,按住对方就要吻上去。

周泽楷又笑了,声音沉沉的,抚着他的背脊将人往怀里按。


正是气氛旖旎难解难分的时候,客厅大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钥匙响声,混沌之间,黄少天被这熟悉的声音骤然叫醒,惊坐起身从周泽楷身上爬下来找自己不知道扔哪去了的T恤。周泽楷也注意到了那声音——钥匙,插进了锁孔。

他赶紧拉了拉裤子,又随手抓着抱枕挡住了自己的腿间。黄少天则是用他毕生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

大门从外头被拉开,高跟鞋声停在玄关,黄少天和周泽楷对视了眼,黄少天连忙走了过去。

好在门廊灯光不算亮堂,瞧不出他那可疑的脸色,他张了张嘴,看着门口的人叫了声:

“……妈。”



tbc

别怕,还没有开虐。广播体操还有预备节呢别着急(

评论 ( 27 )
热度 ( 348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