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39

前章:【周黄】那几年 38



52

黄少天生日这天跟家里人吃了顿饭。表弟说是要补课所以没来,黄少天也知道其中缘由,便没多问。

这回过生日黄少天带着两人去了小时候常去的馆子馆子,那会儿爹妈不想做饭便领黄少天来这儿吃,一晃眼都十几年了——三人坐下之后都有些唏嘘。

子女之于父母,总是仿佛眨眼间就长大成人,而他们也在不经意之间老去。平时外出吃饭,点菜倒茶都是黄母动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事都被黄少天给揽了过去,夫妻俩看着自家儿子进进出出里外招呼,又冒出了点儿儿子长大了的感叹。

蓝雨今年夺冠,黄父黄母也跟着激动了一番,黄父是玩过游戏,很容易找到共情,黄母虽然没玩过,但站在舞台中央的可是她儿子——光这一点,就足够她骄傲的了。

黄少天回到包间坐下之后,黄母便是东问西问,无非就是最近好不好,忙不忙——怎么看你瘦了。

黄少天心想自己哪儿瘦了,最近忙起来,人累就吃的多,上秤的时候还重了几斤。不过爹妈嘛,就是这样,胖瘦全凭意定。

黄少天跟爹妈说起最近的工作。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拉不下脸跟爸爸妈妈撒娇,烦心事也要先乐上几句,玩笑似的说出来。黄母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背,什么也没说。

黄少天却愣愣的看着覆盖在自己手背上的手,黄母在同龄之中保养的算是精致,可仍旧是抵挡不住时间流逝,记忆中白皙漂亮的手,如今上头竟生出了些暗黄的斑纹。

黄少天移开视线,黄父正跟他说着话,他最近也玩了玩荣耀,平时还让他助理给练练级,义愤填膺的说起上回上游戏组队打副本出了隐藏,他还没研究清楚怎么打,就被人黑了CD踢出了队伍。

黄少天骤然笑起来,他爸这脾气,以前小时候听他说回忆往昔,魔兽那会儿什么联盟部落大战黄少天现在还记得。五十来岁的人了,碰到这事还是老样子。

黄少天咳了咳,说,爸,要我给你报仇吗?荣耀第一剑客,供你差遣,指哪打哪绝不二话。

黄父愣了愣,摆手道,开什么玩笑,哪有老子的恩怨让儿子了结的道理。就那么几个小号,让你来太大材小用了。再说了,你爸当年在部落那也是国服出名的团战指挥,宝刀未老呢。

黄少天听着笑得肚子疼,黄母在旁边翻白眼,黄父敲桌子说——笑笑笑回头给你们母子看看我的厉害。

黄少天赶紧摆手哄他爸,他哪能不知道自家老爸的厉害,小时候打架要是被欺负了,黄父总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撵着那些欺负的小孩,跟老鹰捉小鸡似的捉到黄少天跟前,按头道歉。回头就来踹黄少天屁股说他没用,这群小混蛋都打不赢。十几年后又有一群小混蛋欺负到他老子头上去了,黄少天能坐视不理吗?当然不行,要来ID挨个杀回去,才是他的风格。

天南地北聊了一气,不知道怎么话题扯到了隔壁家女儿结婚,这话一出来,黄少天就有种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黄母便问起了女朋友的事儿。

严格来说,二十出头就谈这些事也没那个必要,只是父母眼里,恋爱结婚跟年纪无关,只跟他们想没想有关。看到亲朋好友的子女成家,便会有所联想,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黄少天以前也不是没被催过,这回原本是打算打马虎眼来着,谁知道他妈话一跳,竟说起了联盟里的女孩。

黄少天一口茶水下去差点咳进脑子里,他妈见状还以为自己说中了,寻思着刚才自己提到了哪些名字。

苏沐橙?

那姑娘黄母见过照片,长得可标致了,别说是黄少天,就连她都看着喜欢。黄少天赶紧说不是——他喜欢的可不是苏沐橙。

这话一出,黄父黄母相视一眼,行,还真有其人。

“有其人”确定了,问题就来了。

追了吗?有表示吗?人家喜欢你吗?要大方点儿,有空带人来G市玩玩增进感情,时间允许也去对方那多走走,追人吗,靠不就是粘着吗?来,告诉爸爸妈妈,喜欢的是谁呀,哪儿的人?

黄少天叼着小笼包含糊的说句,江南那边的——哎,别问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黄母笑盈盈道,江南好啊,江南水土出美人啊。

美人。黄少天眯起眼,想到周泽楷那张小脸蛋,不带分毫修饰,已是浓墨重彩得叫人印象深刻。头回见面时的惊艳,就好像后来在西湖见到的那场雨,只消一眼就知道,这就是他今生见过最美的风景。

前无古人,往后只怕再难有什么来者了。

黄少天喉咙忽然有些干涩,喝了两口茶水也难以消解。他没再听黄母说什么,而是起身结账去了。

他想他了。


轮回在两天后就动身飞了美国,一觉醒来已是大洋彼岸。飞机在纽约落地,舷窗之外是万里无云的蓝天。

队里好几个人是头回来美国,周泽楷也是其中之一。倒是方明华早前来过,在纽约待过几天还算熟悉,自然成了他们的领队。

前来接他们的是NK战队的经理,金发碧眼职业装,踩着让在场男同胞发憷的细高跟,噔噔噔来到他们跟前念了句拗口的“你好”,接着就是一串让人摸不捉头脑的英文了。

周泽楷这几年英语没丢,但口音还是吃力,尤其是这纯正的美式口音,语速跟机关枪似的。好在他们还有经理能与之一战,对方也带了个翻译,全队人便稀里糊涂的开始听对方介绍美国——介绍他们的战队。

汽车领着他们从机场奔赴城市,眼前飞逝而过的异乡景致,提醒着他们正在地球的另一端。这高照的艳阳,碧空蓝天对应着国内的黑夜。

周泽楷外出前给手机该办业务都办好了,免得回头黄少天联系不上他,但转念一下——这会儿国内都凌晨几点了,什么联系不联系的,最多就是留个言了。

周泽楷拍了张照片,发给黄少天,报了平安说自己到了,刚准备把手机收起来,对方却回了消息,是个原地转圈的短腿柯基。

周泽楷看了眼时间。

——还没睡?

——没,睡了又醒了

——怎么没关机

周泽楷记得黄少天睡觉都会关手机,所以才这么放心的发消息过去。

微信那头却说

——不是啊我本来就没想睡,手机当然就没关了。

周泽楷听出来了。

——你在等我?

黄少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对啊,我男朋友第一次出远门我等等怎么了,对了你发的照片差评啊,谁要看那一排树啊,赶紧来个自拍,我好抱着睡觉!

周泽楷失声笑了出来,旁边的江波涛看了看他,只见周泽楷理了理头发,对着手机整理了笑容,咔嚓——拍了张照片。

联通境外的网速很看脸,周泽楷这张照片发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去,过了一会儿,对方又挑剔上了。

——自拍居然不露肉,差评差评差评!我要看男朋友新鲜的肉体!

后头又附上了那只蹬着小短腿原地转圈的柯基表情,火烧火燎的仿佛就要冲进他怀里来。

周泽楷忍着笑说

——我在车上,回头拍给你。

——哦,不过你脸也挺好看的,不为难你了。

周泽楷打上一行字。

——谢男朋友恩典

——别忙着谢呀,我还有个大礼要送你呢

——嗯?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看到聊天框里弹出一张照片

点开一看,黄少天裸着上身,紧致的腰腹上松松垮垮的穿着条米色的休闲短裤,汗液清晰可见自锁骨滑下,他嘴里叼着冰棍,看向镜头的眸色透着惊讶。那个男人站在树荫底下,细碎阳光洒在这人身上,好像在发光。

周泽楷猛地咳了一声,这回前座的人也朝他看了过来,周泽楷脸颊发热,存了照片,飞快的打了行字过去。

——谁拍的?

——???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你男朋友我年轻健美的肉体吗!你这视角也太诡异了吧!

这是重点啊,周泽楷心想,重点就是他男朋友年轻健美的肉体被别人看到了呀。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切入点有理有据,吃醋也吃的兴致勃勃,天知道他看到这张照片有多心动,要是可以,他就想飞回去把黄少天打包藏起来,谁也不给看。

吃独食,才是人生奋斗的意义啊。

周泽楷不把难言的欲望挂嘴上,他只说

——好看

——就这样?

周泽楷莫名想到了个词

——肥美

黄少天当然知道周泽楷不是在说他胖,男人之间的脑电波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完美衔接。

——你是不是饿坏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对,好饿

——我也饿,肚子都饿瘪了,你看

说着,黄少天发了张照片来,一看就知道是刚拍的,光线略有些灰暗,照片里是这人平坦的小腹,隐约可见些许腹肌的痕迹,腰侧收紧的线条隐没在那黑色平角内裤底下——再往下,便到头了。

这人可会撩,该露的不该露都给他瞧了一半,剩下的就由他浮想联翩了。

前座的经理喊到他的名字,慌乱间周泽楷把手机一收,咬着牙勉强憋出了一丝微笑,心却恨不得飞过了大江大海,奔赴这人身边。


周泽楷一行人先被送到了酒店,晚餐时才一道去见对方战队的人。NK是北美这边新兴起的队伍,早几年还籍籍无名,自从上次等级上限调整,这支队伍跟着重新整合,当时便杀进了北美积分赛前八,之后排名更是一路上升。

酒店见了面,双方打了个招呼。亚洲人和欧美人之间互相都是脸盲的,彼此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也礼节性的照了面,可名字和脸还是对不上号。

唯独一个人——这战队的队长是个华裔,他晚到了几分钟,上来便跟轮回的人挨个拥抱。

大概是受美利坚风土人情的熏陶,这个从小生活在此的人,言谈举止已经是典型的美式做派。但毕竟算是同宗同源,且他中文说的很地道,人也总是笑着,很好相处的样子。

这位队长跟队员打了招呼,便跑到周泽楷身边坐下,上来就说:

“我见过你,Twitter上有你的照片,还有你比赛的视频。”这人一笑就露出两排大白牙,在他小麦色的脸上格外显眼,“周泽楷,你可以叫我J,我们队的人都这么叫的。”

周泽楷略点点头。

J对周泽楷的个性似乎早有了解,也是见怪不怪的继续道:“我也玩神枪手,你知道的吧?”

周泽楷:“嗯。”

J盯着他,好像是在打量,半晌后,他开口说:“你人跟你的角色一样酷。”

周泽楷说:“谢谢。”


J对于轮回的人的热情,还不仅仅只在饭桌上,吃过了饭他便吆喝着要带他们去玩,周泽楷没太大兴趣,然而却是第一个被捉住按进了出租车,推搡之间,手机还从周泽楷兜里掉了出来。

J没等周泽楷伸手,便弯腰将他的手机捡了起来。

Iphone的智能感应,屏幕被碰一下便会亮起来。J扫了眼手机屏幕,屏保是个冲着镜头微笑的男孩,蓝色的队服,似曾相识。

他还没来得及想起这人的名字,屏幕便被一只手挡了过去,周泽楷拿过手机,淡淡的道了声谢。

J怔了怔,上了出租车坐在了周泽楷身边,关上了门。


53

当晚NK全体领着轮回去了酒吧,周泽楷没坐一会儿,黄少天的FaceTime就来了,他便借此溜了出来,J看上去似乎还想留他,可周泽楷脚底抹油的功夫不容小觑,不等对方开口,就已经溜之大吉。

黄少天那边正是白天,他大概是刚洗过脸,眼角眉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额前的发一缕缕的滴着水。他冲周泽楷笑了笑,问他在干什么。

周泽楷想想,如实道:“刚从酒吧出来。”

他俩有点延迟,几秒种后,周泽楷才看到屏幕里黄少天眉头一扬。

“哎呦,刚跨过大海你就浪上了,周泽楷,你很有出息啊,怎么,美国妞好看吗?”

周泽楷笑道:“一般。”

黄少天在那啧啧啧,轻笑道:“金发碧眼身材火爆的美国妞都只一般?你眼光是有多高啊。”

周泽楷说:“天那么高。”

黄少天在那头“噗嗤”乐了,眯着眼在视频那头笑得可开心。

“对了,我一直忘了提醒你,上次我给你换的屏保你记得换掉,别顶着我的脸回头被人看到说不清楚。”

周泽楷想了想:“已经被人看到了。”

黄少天愣愣:“谁啊?”

周泽楷说:“NK的队长。”

黄少天眉头微微皱了皱:“啊,是不是那个华裔,J.T?玩神枪手那个。”

“嗯。”

黄少天:“他没说什么吧?”

“没。”周泽楷见他表情安抚道,“没事。”

黄少天却没那么乐观:“这不见得吧,就算是美国,对这个也没那么开放,他认出我了吗?要是没认出来你就说是我是你哥……不过拿哥哥当壁纸,也很奇怪啊。”

周泽楷轻笑道:“对啊。”

他又说:“而且,他肯定认得。”

黄少天:“为什么?”

周泽楷说:“你是冠军啊。”


隔天轮回上NK俱乐部的大楼时,J正在油管上看视频。队友凑过去看了两眼,奇怪说这不是轮回的比赛啊。

J回了句这可是今年中国区总决赛,他点了暂停,指着屏幕上被镜头拍到的黄少天。

“MVP。”

队友看了几眼,说,长得跟那个轮回的队长好像啊,他们俩是兄弟吗?

J横吐一口老血,这些白人的脸盲是没救了。

J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了笑说,在中国有个现象,就是两个经常见面感情很好的人,他们会越长越像,发生在男女之间,我们叫夫妻相,发生在同性之间,我们叫……

队友:“Love between homosexual?”

J连连摇头说:“the socialism brotherhood”

社会主义兄弟情。


轮回跟NK寒暄了几句,便是开门见山,直接上模拟对战了。

双方各出了三人打个人对战,另外团队赛5v5。

跟这样强大的对手打起来,轮回目前的配置并不讨好,但毕竟有个周泽楷在前面扛着,个人赛两位队长对上,周泽楷先下一局,团队赛里双方交火,虽然轮回是输了,可也是带了人家牧师的人头走的,总的来说,打得还算不错。

这一战,也算是正是拉开了轮回战队为期二十天的集训。

NK这边的管理,比轮回更加系统化,训练的时长以及训练的纪律都严于轮回之前的模式,训练的任务,除了常规的个人基础练习,还有大批量的时间用来做团队集体任务。

最让周泽楷感兴趣的就是他们的集体对战了,设计很新颖,看得出来是花了大价钱做了个专门模拟训练的系统,可以选择人机或者人人对战模式,地图随机刷新,三人组或者五人组也是全靠随机,整场限时半小时,但每个队伍必须每五分钟内完成一个击杀,否则就会被系统公开坐标,成为集火对象。

当然队伍之间可以结盟,但最后胜出的只有一组,而胜利组还可以选择内部决斗——按照NK这边的说法,内部决斗是必备项目,所以第一,只有一个人。

NK参与集体训练的往往是一队和二队的人,偶尔带上训练营的人,这回加上轮回,战局的限时被延长到了四十分钟。

周泽楷在组队的时候选择的是三人组,排的时候切出去看了眼地图,回到界面发现面前站了个神枪手——是J.T。

周泽楷注意到队里还有个人,是个牧师。

J开了语音:“这是我们二队的。”

周泽楷:“嗯。”

四十分钟的比赛,要到最后起码要完成八次击杀,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周泽楷没怎么停顿,开始扫图。

两个队的队长随机到一块,这种组合本身就很欺负人了,背后还带了个牧师,周泽楷的风格又霸道,见人就杀,就连综合能力极强J在这种打法之下都逊色了几分,最后J索性打起了掩护,让周泽楷主攻。

J闲得慌,嘴上便不消停了。仗着牧师听不懂中文,便开始找周泽楷聊天。周泽楷又不爱搭理人,说十句回一句算是客气,本以为这样对方能歇会儿,可没想到,对方更加是说的兴致勃勃。

周泽楷漫不经心的听着,他倒是听出来了,这人总把话题往蓝雨那儿靠,十有八九是昨儿看到他手机屏保带出来的疑问,可对方这样问,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一般人见了他手机屏保是黄少天,会有怀疑很正常,可怀疑若是想问就直接问了,要是不熟不好开口,那就干脆不会开口。这么遮遮掩掩的问,倒是像有什么居心似的。

周泽楷收了几组人头,二十分钟,右上角显示的图内人数少了一半。周泽楷扫了眼大图,想穿过森林到对面的峡谷去看看。

可就在此时,旁边的J竟不见了人影,队里的牧师发了个问号。

周泽楷开语音问,对方不吭声,队伍里却发出了求救信号。

周泽楷皱了皱眉,队里的牧师见状就要过去,周泽楷本想拦,可对方也不是自己的人,断然不会听他的差使。


周泽楷沿着树林的边界猫到了求救信号点周围,似乎是可以听到技能特效的声音,跟着他的牧师见状便朝对方那靠,周泽楷叹了口气,往那边挪了几步。

J求救的点旁边是条小溪,牧师刚冲出林荫的覆盖,就被枪炮师的加农炮从天而降打了个正着。与此同时,被围困的J趁机脱出,朝他们逃了过来,后头还跟着一个拳法家和剑客。

这个组合,目测是现在图内排行第二的那个分组。

周泽楷默默的清点了一下这几个人的位置,顺道扫了眼战场周围,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他出手截住拳法家,发了信号让牧师后撤。只剩血皮的J蹦蹦跳跳的进了树林东躲西藏。周泽楷这样的距离要解决到拳法家很容易,剑客被J耗得差不多了,麻烦的是那个枪炮师,站着制高点,不知道会从哪冒出来。

又是一发高射炮,周围的树林被枪炮的余波掀开,周泽楷这回倒是看到了枪炮师的位置,接着乱飞的林木碎片,一记押枪打了回去。

牧师奶住了J的血,J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剑客,开枪拿了血皮的拳法家人头,却不再有别的动作——大有将最麻烦的枪炮师丢给周泽楷对付的架势。

周泽楷是早料到这样的局面,转身却往J方向跑——身后的枪炮师一发群攻轰过来,将旁边看热闹的J险些打了个正着,刚奶上来点儿的血又被削了下去。

语音里,周泽楷听到了一句脏话。

周泽楷绕过树荫,忽然回头buff全开——乱射。

可他的子弹,却不是冲着远处的枪炮师来的。

就在此时,正忙着躲那个无差别AOE的枪炮师的J,收到了被移除队伍的提示。

神枪手漫天纷飞的子弹如同无数耀眼火星,瞬间照亮了周围的满是硝烟的战场。


周泽楷脱队瞬间,没等对方将枪口调转,就直接收走了J的人头,接着他翻身落地躲到了岩石堆后,巴特雷对准了那枪炮师。

整个地图此时都在被周泽楷的击杀提示刷屏,而本想趁着他们激战正酣时溜走的牧师,还是周泽楷给追上,单方面虐杀。

图内排行在这一波正面战之后发生了微妙变化。

原本排在第一位的是,一枪穿云,J.T,牧师并列,第二位的则是之前的拳法家剑客和枪炮师。但经过这一波残忍撕杀,第二顺位全灭,而第一的名单上也只有一个人——

一枪穿云。


不远处J从座位上起身,回头看了眼周泽楷,正巧对上了他的视线。

从见面开始便没多少表情的周泽楷,居然朝他笑了笑。


当晚吃过饭,周泽楷准备回去继续训练的时候,在门口碰上了抽着烟的J。

对方见他来了便拧灭了烟头,朝他扬了扬眉。

“周队。”

周泽楷不多话,转头往电梯走。

J跟来过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那是陷阱的?”

周泽楷按了电梯按钮说:“一开始。”

从一开始,J跟他说队内的决斗是惯例,胜者只有一个人。这就意味着他们仨也不是队友,只是临时搭个伙。

而当时顺位第二的几个人,周泽楷记得没错的话,都是跟J算是比较熟的队友。

从最初组队后划水摸鱼,到一直抓着周泽楷聊那些无关紧要的八卦,再之后失踪——将他引进陷阱,联合第二这群人的手一波杀了周泽楷。依照J的实力,加上二队的牧师,这张图上也没人再能跟他抢这个第一了。


周泽楷前脚进了电梯,J后脚便跟了进来。

“周队,”他说,“今晚有空吗”

周泽楷看着电梯的数字,淡淡的说道:“没有。”

J按着他的手:“聊几句的时间都没有?”

周泽楷没答话,而是默不作声的皱起眉头,将手抽了出来。

看来他的感觉还真没错。

严格来说周泽楷不算真的喜欢男人,毕竟他不像一般的同志,会对好看的男性产生欲望。但接触久了,也会有点所谓的gay达。尤其是身边一些对他示好,或者试着接近他的同性,他总能很快的分辨出——哪些纯粹只是当个朋友,哪些有点问题。

就像J.T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尤其是后来看到黄少天照片之后,对方的态度就暧昧得很。

周泽楷说:“我有家室。”

那人不解:“家室?男朋友的意思吗?”

“嗯。”

“黄少天?”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与你无关。”

J笑着道:“放心,我不歧视这个,而且我自己也是。”

周泽楷说:“那也与你无关。”

叮。电梯门打开,周泽楷先一步走了出去。

J紧追其后:“其实有男朋友也没什么关系呀?他又不在这。”

周泽楷有点儿无语,感觉跟这人脑回路就没在一条线上。

那人见他不说话,忽然反应过来:“啊,你们难道——不,呃,国内怎么说来着,不约?”

“为什么要约。”

“生理需要。”那人话说的似乎理所当然,“你们都不在一个地方,没有需求吗?有看上眼的睡一觉谁也不知道啊。”

周泽楷实在无言以对,他摇摇脑袋拔腿往前走。J见他态度坚决,也不像是装出来的,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

“……你们是谈感情的恋爱。”J惊讶道,“你跟他,都是……?”

周泽楷本想继续说与你有什么关系,可他余光瞥见对方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顿时有些不服,那一丝丝小小的叛逆冒了头,便回头道:“不可以?”

“不、不是……”J捂着嘴咳了两声,“……是很少见。”

同志圈里,玩玩其实挺常见的。纯粹只是恋爱,又不会怀孕,彼此之间说不上道德或者法律义务的约束,玩不玩,跟多少人玩,只是心里的一个概念。如同爱情这个概念,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索取还是付出也只是一念之间罢了。就像J所说,有需求找人解决就是,在爱情的高墙底下开一扇互不干扰的门,填满身体的欲望,也不过就是一对眼的事。

如果周泽楷本来就是个同志,或者并不认识黄少天,未曾喜欢过对方。他或许也能理解这种心情,但现在的周泽楷不喜欢男人,也没爱上过什么女人,那扇“门”他就是开了,也只有一个人能过去。对他而言,身体的需求,总要看对象来的,又不是全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真要是头脑简单到了这种程度,对着电线杆岂不是更快捷方便。

至于黄少天的心情……

不知是为何,他忽然想起好些年前,这人在灵隐寺,郑重又认真的跟自己说,他不能轻易给出答复。

周泽楷垂眼笑了起来,彼时少年温柔的眼角,好像近在眼前。

J看了他会儿,见周泽楷不知怎么又笑了,他走上前道:“抱歉,是我冒犯了。”


大洋的另一边,被cue到的黄少天,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趴在休息室的沙发椅上苟延残喘,有气无力的打了个喷嚏。

这几天蓝雨青训营新一届的招新开始了,蓝雨俱乐部也正式对外开放,里里外外一条长队排到街对面,其中大多是粉丝,极少一部分是真心想来报名,而这里面每年选出来的人也不过就那么几个。

由于人实在太多,整个蓝雨就连食堂打饭的小哥都出来发报名表了,队员们自然是当仁不让。

“今年为什么会有这么人报名青训营——”黄少天捶着腰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而且为什么经理要把棚搭在外面,是要晒死我们吗?”

喻文州合着眼摊在椅子上:“里面没地方塞那么多人。”

黄少天声音拖得老长:“——我想死啊队长,真的。”

宋晓把黄少天挤开,自己在沙发上占了块地,也摊上了。

“……别急着死,要死也要等招完人再说。”

于锋搬把椅子出来,叹气道:“今年青训营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我一上午,收了一堆小纸条,全是电话号码。”

喻文州见怪不怪:“都是粉丝,回头对一下名字,从选拔名单里面剔除掉就行了。”说着,喻文州从口袋里抓出一把小纸条,摇了摇头,“今年夺冠,这种现象比往年还夸张了。”

黄少天忽然抬起头,看向喻文州调笑起来。

“队长,其实我觉得你可以看看啊,要是有中意的,也不是不能发展一下……”

喻文州懒得接话,倒是宋晓说:“你怎么不看啊,都是单身谁比谁高贵啊。”

黄少天那晒得红红的脸颊就好像水嫩饱满的苹果,他晃晃脑袋笑嘻嘻:

“你管我。”

喻文州笑着道:“少天不看是因为他是吃过满汉全席的人,看不上小葱拌豆腐。”

“什么——?”

这话一出,在场原本摊了一地的蓝雨众人全都来了精神,纷纷爬起来看向黄少天。

“满汉全席?什么满汉全席,”有人说,“黄少你这么厉害的吗?”

黄少天斜了眼喻文州,嘚瑟道:“那当然啊,我要吃肯定是吃满汉全席啊。”

宋晓说:“不,关键是满汉全席是谁啊?”

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是谁你管得着吗?”

众人看向喻文州:“队长,来个提示呗!”

喻文州难得来了兴致,似真似假说了句:“有句话叫,除却巫山不是云。”

有人一拍大腿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分手了啊?”

还有人说:“难道不是死了么?”

黄少天闻言翻了个白眼。

宋晓说:“云?”

于锋接话道:“楚云秀吗?”

不知道是谁笑着来了句:“我看说不定是一枪穿云。”

众人爆发出一阵大笑:

“这个可以有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云,很靠谱啊。”

郑轩看热闹添油加醋了一把:“当然靠谱,蓝雨的老人谁不知道,当年这朵云可是养活了我们蓝雨的一代人啊——”

现在蓝雨一二队不少都是新加入队伍的人,当年周泽楷给黄少天寄零食的事,也没什么人提起。如今郑轩一说,全都凑了过去。

“真正?”

“还有这事——求八一八啊!”

郑轩当然照实说了,略过了一些细节,但总体来说基本精神已经传达到位。

吃瓜众人听完之后表示太real了,只恨自己没有早生几年,早来蓝雨分一杯羹。

黄少天却觉得大惊小怪:“……寄个零食就是养活,我岂不是养活了轮回一代人。”

喻文州插话道:“那不是,上次全明星我听周队说起,他都是把零食放家里,吃独食的。”

大家:“哇哦。”

黄少天:“……”



tbc

这文真的是越写越长(。一不留神就三十万字了……

我要跟大家控诉一下孟老师的罪行。

最近他不知道是不是后知后觉被我搞掉了蛋蛋,居然变得很暴躁,还会跟我打架,但是完全不会伸爪子什么的也没什么杀伤力。大概是因为发脾气完全震慑不住我,孟老师居然开始玩我的护肤品,最过分的就是我新买的小棕瓶失踪了……而我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

妈的,你他妈又不是黄少天要跟周泽楷做爱!!!拿我的小棕瓶干什么!???

明天吃猫肉,安排上了。

评论 ( 23 )
热度 ( 375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