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37

前章:【周黄】那几年 36



49

回想起六赛季末那段时间,黄少天记忆里除了夺冠时的画面,剩下的便只剩下两个字——混乱。

用兵荒马乱这四个字形容胜利之师确实不妥,可刚拿了冠军的蓝雨却是真的乱成了一团。先是记者会上集体恍惚,就连喻文州都在回答问题的part走了神,记者们你看我我看你,这个总能出人意料的队伍,今天也依然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经理见状出来救场,可他这救场也救得滑稽,这家伙一边抹眼泪一边强作淡定,搞得记者们再次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话。

黄少天懵完了之后过来接过话筒,这回话题给他带的满天乱飞,记者都插不上话,稀里糊涂的记者会就开完了。

事后这段视频被发到网上,大家在那哈哈哈这个队伍的画风,有人说蓝雨怎么拿了冠军还是这么幼稚园画风,连喻文州都没能免俗,太可爱了吧。

蓝雨自家粉丝却看出了点心酸的感觉,尤其是见证蓝雨成长的那些老粉。这一路来,这支队伍一直承受着质疑,如今终于拿到这个冠军——可他们,才多年轻啊,就连平时最可靠最沉稳的队长也才二十出头,他们在镜头前展露出的所有的不成熟,不稳重,甚至是幼稚,迷茫的样子,才真正叫人心疼。

记者会结束,六赛季职业联赛算是正式收官,但对于蓝雨而言,这还不算完。

庆功宴这三个字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霸占了蓝雨俱乐部的主题。先是队员们聚餐,然后老板露面请大家吃饭,几个主要赞助商也来人请大家吃了饭,联盟官方当然也没落下,最后蓝雨还做东将来看比赛的其他战队的人攒了个局。

吃饭是没什么意思的,尤其是冠军到手之后那个迷茫又兴奋的时期过去,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就变得很累赘。但是以上大部分的庆功宴都是有奖金拿的。加上这回黄少天将常规赛和季后赛MVP全收入囊中,成为继叶秋、王杰希之后第三个达成满贯的选手,从联盟到老板,再到赞助商,黄少天都不知道拿了多少奖金,银行卡揣了一口袋,这饭吃的不亏。

摇身一变成为“富豪”的黄少天在各大战队的饭局上被集火灌了个狠的,平时压根不喝酒的人哪里吃得消,喝了一圈身子歪了歪,倒在了旁边端着茶假装过来敬酒的周泽楷身上。

众人见状起哄,先前他俩炒CP的事大家都围观了一波,黄少天说跟周泽楷关系好这些人也知道,眼尖的人瞅见周泽楷杯子里连一滴酒精都没有,便都在说周队对黄少可真够意思。

黄少天歪周泽楷身上歇了会儿,他是喝多了,但人还算醒着,黄少天勾着周泽楷的肩,东倒西歪的指着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说道:“他、他对我当然够意思——你以为都是你……你们这群人啊,啊——知道他是谁吗?”

众人:“谁啊?”

黄少天拍着周泽楷的肩说:“他可是我男——”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掐掐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就跟一只打鸣打到一半便噎着的鸡似的,声音骤然小了下来。转过头,酒精的作用下眼睛都是红红的,他看着周泽楷,满是水汽的唇不悦的撅起了点儿又撇下去,小声道:

“……朋友。”

大家都喝高了,谁听得清他说什么呀,就依稀听了个什么朋友。

有人调侃说:“黄少这是酒后吐真言了啊,感情在他眼里,只有周队是朋友——”

“啧啧啧——这么不够意思,要罚酒的吧?”

“就是就是。”

不是。

黄少天挂在周泽楷身上,无声的反驳着,抬起困顿的眼皮瞧了眼面前这张好看的脸蛋。

他是酒后吐真言了,但没谁听懂了自己的真言。

他跟周泽楷,才不是什么普通朋友。


喝多了之后说心里话,这个原理到底是什么黄少天和周泽楷都不知道,不过此时春风得意的黄少天,确实有那么短暂的冲动说点什么。

这几天听多了夸奖,有点飘飘然。清醒的时候还不至于昏到这份上,但毕竟喝多了,难免有种我他妈都是冠军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错觉。

有人说,成功的人生就是不断地在作死边缘试探,越成功越爱作,赢了“名垂千古”,输了,不过就是“杀身成仁”。

这几杯黄汤下肚,黄少天的脑内可豪迈了,就差没在作死的边缘蹦迪了。


黄少天喝迷糊了便抓着周泽楷不放,临到散场了,周泽楷只好跟蓝雨的人一道将黄少天送回宿舍。

好在大家基本都喝多了,也没人反应过来他俩这黏黏糊糊的哪儿不对劲,周泽楷跟随大部队混入蓝雨宿舍,趁大家东倒西歪谁也没注意谁,抱着软成泥的黄少天进了房间。

蓝雨宿舍装修的挺精致,地方也宽敞,黄少天住的这间还有个小阳台,床头是一扇窗,外头影影绰绰树枝摇晃。

黄少天往床上一倒便开始喊热,腿胡乱蹬着开始脱衣服。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这人平时住的地方,视线就被床上那截白的发光的腰身吸引了过去。

“周泽楷,周、周泽楷。”黄少天声音低低的,好像含着什么东西似的,张开嘴唤着他的名字。

周泽楷应了声,靠近床沿发现这人仍旧合着眼,两腮坨红,醉的不省人事。

黄少天砸吧砸吧嘴,抬起手探来探去,周泽楷顺手给抓着手腕握住了。

手里的腕子扭了扭,没挣脱得了,就见黄少天眉头皱了皱眉,又嘟哝着嘴说着什么。

周泽楷凑过去,闻到一股子酒味,他问:“要什么?”

黄少天大概是听不清他说什么的,嘴里含糊的叫了几声之后,又侧过了身,像只虾米似的蜷了起来。

周泽楷靠近这人,想听他到底在嘀咕什么,听来听去好像听到自己的名字,周泽楷笑了笑,在这人耳畔低声应道:“给你。”

黄少天满意的哼了声,合着眼继续嘀咕。周泽楷见他这样好笑,索性搂着他跟黄少天一起躺在了床上。


隔天清醒已经是日上三竿。黄少天浑身僵硬,勉强在床上抻了抻手,便听到咔咔的响声,他眯起眼——房间的窗帘拉着,只依稀透着光。黄少天神色迟滞的盯着窗帘上的树影看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搞清楚自己原来是在宿舍的房间。

他还没想明白昨儿到底怎么回来的,就听到有响声,爬起来看见周泽楷腰上系着条浴巾,上身光裸着,正站在电脑桌前瞧那后头柜子上的东西。

“你……”黄少天声音都不像自己的。

周泽楷回头:“醒了?”

黄少天眨眨眼,勉强点点头:“你——你送我回来的?”

“嗯。”周泽楷走到床边坐下,“你喝多了。”

黄少天吸吸鼻子,眉头皱到了一块。

“妈呀酒味也太重了吧,”他见床单都乱了,惊讶道,“你昨晚该不会就这么跟我睡了一个晚上吧?”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简直了:“你是怎么受得了我这身气味的?啊,太臭了,不行不行,我要去洗澡。”

别看黄少天平时大大咧咧,但本人其实特别臭美,这个臭美主要体现在个人卫生这个方面,他总是把自己收拾的很干净,尤其是跟周泽楷谈恋爱之后。

然而眼下,他居然保持了一晚上这么酸爽的气味,还是在周泽楷跟前,黄少天真是醉了。

周泽楷见他蹦蹦跳跳拖着鞋窜进浴室,半晌后又光着上身出来找拖鞋,发现拖鞋在周泽楷脚上,便又算了算了继续到浴室里洗澡,全程风风火火又丢三落四,跟个小孩儿似的。

周泽楷继续到桌前看黄少天柜上的东西——顺道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玩意。

电脑的正上方勉强能看出是夜雨声烦的木头小人,头顶着指环,脚下一群猫阿狗小狮子的小挂件,全是早几年周泽楷雕着玩儿送给黄少天的。

黄少天留着这些东西倒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他还专门弄了个玻璃匣子收着,够宝贝的了。

周泽楷眼睫微垂着,他翘起嘴角,看着玻璃柜轻笑。

出道后,训练的时长比以前有所增加,做这些小东西的时间自然也不比以前了,加上刻刀这玩意用不好容易划到手,周泽楷除了是个职业选手,还是轮回的队长,平时这种可能会伤到手指的事儿,出于对自己和队伍负责的心态,也是能不做就不做了。只是如今回过头看这些小玩意,刻的时候自己就懵懵懂懂的,可里头的小心思,一刀一划的全都在这些东西身上写着。不放在一起,周泽楷大概自己都想不到,黄少天在他这儿从那么久以前成了他深刻隐秘的存在。

浴室里水声停了,那人在里头嗷了声,过会儿门开了条缝——黄少天冒了头,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

周泽楷笑着道:“又忘什么了?”

黄少天抓头发,手指戳戳周泽楷腰那儿:“浴巾。”

周泽楷:“……”

黄少天瞧瞧他,看着周泽楷那样也知道这人浑身没穿就裹了条浴巾,他吞咽了下说:“没事,我应该还有一条。”

周泽楷:“帮你拿?”

黄少天想了想:“你找不到,还是我自己来吧。”



戳评论内容




50

黄少天是发现了,跟周泽楷呆一块儿洗澡就是浪费水。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搞起来了,完事之后又要吭哧吭哧跑去浴室,多往复几次黄少天感觉自己都要洗掉一层皮。

所以这回,他随便清理了下就趴床上休息了。周泽楷收拾了残局在他身边躺下。

黄少天抬起眼皮看他,摸到周泽楷的手,指腹碰着指尖,玩儿似的摩挲起来。

“你什么时候走?”黄少天随口问道。

周泽楷想了想:“后天。”

黄少天突然爬起来:“这么快?!”

“嗯,”周泽楷点头,“队里要集训。”

“我去,”黄少天简直了,“怎么每次都这么赶?哎我还以为你能在这多留一会儿我好带你出去玩呢。”

周泽楷却说:“你有时间吗?”

黄少天怔了怔,也是,虽说比赛是结束了,可接下来事情却一点也不少,前两天跟经理提起说想出去旅游的事,经理直接说今年夏休期你就别想了。

光是联盟做的专题活动就一大堆,而当地的电竞媒体也挨个会要来做采访,听说俱乐部还在打算要让做一期近距离记录节目当宣传。另外还有代言和新赛季的招新……等等,总之日程紧得压根挤不出多少空闲来。

“对了说到这个,”黄少天说,“之前说旅游的事估计是去不成了,还说每年出去一趟,结果还没开始就泡汤……”

周泽楷朝他笑了笑:“以后有机会。”

黄少天叹气:“只能这么想了——这个冠军拿的真是比我想象中还麻烦。”

周泽楷抓他的手捏捏,没说话。


黄少天侧躺着,脑袋枕在这人肩头,窗外是即将到来的静谧夏天,阳光透过窗帘落在床尾,黄少天低头盯着那摇晃的光线,抬起脚趾去够。周泽楷垂眼看他,也抬起腿来。黄少天脚一歪,碰到了周泽楷的。

“你踢我干什么?”黄少天抬腿压着他的膝盖,笑着说,“这么喜欢我的脚?”

周泽楷说:“恶人先告状。”

黄少天瞪着他,凑到周泽楷跟前,轻声笑道:“谁是恶人?我吗?”

周泽楷也不躲开他的视线,只说:“是啊。”

黄少天:“那我是恶人你还喜欢我,你岂不是比恶人还坏?助纣为虐啊。”

“不。”周泽楷笑说,“是拯救苍生。”

“哈?”

“只我被祸害了呀。”

“靠,说谁是祸害?”黄少天又踢了他一脚:“再说了你哪来的自信——信不信回头我就到处作恶去。”

周泽楷:“不行。”他翻身压过来,“就祸害我吧。”

黄少天眼里含着笑,抱着他的腰摸来摸去,周泽楷感觉室内明显又热了几分,他想去够黄少天的手。可这人太灵活了,指尖一滑躲开他的手指又往下摸了过去。

黄少天咯咯的笑着,身上还带着之前狎昵的痕迹,就这他还要火上浇油撩拨周泽楷,可不是个大祸害。

一点点


他俩在床上玩了几回,实在是饿得不行才爬起来找东西吃,黄少天腿都快站不住了,头晕的间隙声色俱厉的冲周泽楷喊让他这个大祸害赶紧把衣服穿好了,不许这么裸身行凶。周泽楷只想回敬一句彼此彼此。

黄少天找了身自己的衣服给对方套上,自己也终于学乖穿好衣裤,躺在房间的小沙发上谴责自己纵欲过度。

周泽楷收拾床单衣服,耳边都黄少天在那叨叨叨,他低头偷笑,眼一撇注意到那堆衣服里掉出来个盒子——这才想起了什么。

黄少天看到周泽楷手里拿个小盒子走过来的时候,满肚子的话都梗住了,盯着那丝绒盒子,眼睛眨啊眨。

周泽楷将那东西递给他:“给你。”

黄少天差点结巴:“这、这什么啊。”

该不会是……

周泽楷说:“冠军的礼物。”

黄少天接过盒子的手微微有点颤,他心扑通扑通跳着,轻轻啧了声:“……我知道这是什么礼物,我是在问你,这是什么?”

周泽楷:“你打开。”

黄少天盯着那盒子心里嘀咕——搞什么,送戒指难道不是应该打开递到他跟前然后单膝下跪什么的?

哪有这么没有仪式感的送戒指方式?

还直接丢给他说你打开啊。

哈,我要是不打开呢?

我要是存心急死你呢?

黄少天内心吐槽一大堆,手上还是乖乖的打开了盒子。

然后,他就愣住了。

盒子中央不是想象中什么戒指,而是一块玉。

那玉身润泽饱满,水头很足,近乎透明的没有丁点儿杂质,别具匠心的雕了个如意锁的样式,精致得可以说是巧夺天工,锁头上飘着一丝淡淡的紫,算是点睛之笔。

周泽楷瞧了眼那玉说:“陪我妈逛街买的。”

黄少天拿着玉对着阳光,通透的仿佛能看到光线凝聚在玉身上游走晃动。

“这……太好看了吧。”黄少天赞叹道。

周泽楷瞧着那抹紫色,“这个,叫作‘春’。”

当时周泽楷是陪他妈上街,顺道去了趟他妈朋友的一家藏品店,那家的东西光是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但起初周泽楷对这些东西也没多大兴趣,就是陪他妈看看,要是有看上眼的,替他妈掏钱——这就是主要的工作了。

在观赏这些玉器的时候,周泽楷听了下介绍,才知道这玉石的学问可大了。他当时第一眼看中的,是对玉戒指,店主说这是老物件,年轻人还是慎重点买的好。周泽楷听得似懂非懂,他也没打算真买戒指——他们俩这玩游戏的,手上是能不带东西就不带的,买回去也只能挂脖子上,可戒指挂脖子上听说是丧偶才这么挂,反正,不合适就对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枚如意锁。称心如意这话听起来俗套,可是年纪越大便知道这四个字有多不容易,买个东西能讨个彩头也好。且那上头飘的那抹紫色说是很稀少,成色都是看天时地利赏不赏脸,水头好能飘的恰到好处的,挖遍老坑也不见得能得一枚,真正的无价之宝。

周泽楷自然是掏钱了,当然买的时候是混在给父母的礼物中一道结的账,奖金刷得只剩零头,周妈妈还是眼尖瞧见了,周泽楷不怎么喜欢戴这些东西,这回一下手买个这么贵的,周母当然有些好奇,就随口问了句。

周泽楷只含糊的说,看着喜欢。

黄少天指尖扣着绳索,将这东西握在掌心,温润的触感心下都跟着柔和了几分,他摩挲着掌心玉,不知道想着什么,忽然笑了。

“周泽楷。”黄少天抬起头,“你送我锁,那我是不是应该给你配个钥匙?”

周泽楷:“嗯?”

黄少天将那东西挂自己颈子上,一本正经道:“没钥匙怎么开锁?这么宝贝的东西总不能也靠指纹解锁或者面部识别吧?太不庄重了。”

周泽楷闻言嗤笑出声,又见黄少天盘着腿凑到了他跟前:

“我啊还以为你是打算送我戒指,这个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不过,”黄少天笑了笑,“我很喜欢。”

周泽楷抓住了这话里的重点,他扬眉道:“想要戒指?”

黄少天心里喊糟糕,不小心就这么把话说出来——他脸上一热,支支吾吾强作淡定:“是啊,你记不记得之前你雕过一个冠军戒指给我,现在我拿到真冠军戒指了,怎么说要你再送我一个这不过分吧?”

周泽楷轻笑:“好。”

黄少天眨眨眼靠过来:“真的?”

“等我也拿到。”周泽楷说,“就送你。”

黄少天怔忪片刻,他望着这人的眸色,周泽楷认真起来,神态总是如此。想想也是,自己拿了个冠军,多多少少,也会给对方一点儿影响,或是激励或是胜负欲。

黄少天勾起嘴角,靠回沙发背上。

“好啊——你要是拿了冠军,到时候我会问你要这个戒指的,你可别反悔。”

周泽楷勾着他的肩,在这人笑盈盈的嘴上啄了口:“一言为定。”


周泽楷在蓝雨宿舍里藏了两天才走,期间居然还真没被人发现,后来趁着夜黑风高的溜了出去。

当天白天,他便回S市去了。

黄少天送人回来打算去吃个饭,结果就在餐厅碰见了经理,两人随口聊了几句,黄少天把他表弟想过来参观的事也一道报备了。

“行啊,”经理说,“你表弟想来就来啊,对了他多大啊,要不送青训营里试试?”

黄少天呵呵说:“这就算了吧,就他那样打个蜘蛛之地都要OT,青训营,不存在的。”

经理:“你们家这看来是手速全到你一个人身上了——啧,你脖子上那个,那个——”经理凑近了看了看,“我去,不是,你这花钱的动作也太快了吧,刚拿了银行卡就买个这么大的大件?”

黄少天往后躲了躲,将脖子上的东西塞衣服里:“别人送的。”

经理这回双眼没被金钱蒙蔽,在欣赏翡翠的同时,还瞧见了这人脖子上的吻痕。

“土豪之间的爱情真令人眼红,”经理坐在黄少天身边,他斜了眼黄少天,淡淡道,“如意锁,他这是想把你锁着啊。”

“啊?”黄少天说:“对,你说到锁,好像有个牌子专门卖钥匙的,我一直在想是什么牌子,最近刚好要去给我爹妈买东西,顺便买了寄给他。”

“卖钥匙?”经理想了想,“街口王二麻子就有卖。”

黄少天翻翻眼皮:“我说的是那种首饰钥匙,要金的,你懂吗?”

“靠。”经理终于反应过来了,“你们这一个送玉锁一个送金钥匙,是打算凑一对金玉良缘吗?操,我是来吃饭的,为什么要在这里吃狗粮啊!”

“啊?”黄少天拍桌:“我怎么没想到还有金玉良缘这个说法?妙啊!不愧是研究生,就是有文化啊。”

“妙个屁啊!”经理差点跳了起来,“你气死我算了!”

黄少天见他炸毛却还笑个不停,他抓着经理道:“快快快告诉我那个牌子,我迫不及待要去买了!”

经理甩了几次没甩开黄少天的手,绝望的吼道:“Tiffany!就那个蓝绿蓝绿的牌子,要买就去买别烦我了,这狗粮有毒!”


几天后,周泽楷被快递员一个电话叫下来,签收打开之后便看到一个Tiffany蓝经典礼盒,上头还系着白色的丝带,顶上方放着一张卡片。

黄少天的字圆圆的,还文图并茂,内容是:

我和你🔒了!🔑送你好好收着没我允许不准打开!



tbc

接下来可能要慢慢开虐了_(:з」∠)_希望你们以后回头看这一章不要想打我……

解释一下,“春”简单说其实就是翡翠上的颜色,春是紫,彩是绿,同时带着这俩颜色的翡翠水头还很好的就比较难得(

评论 ( 47 )
热度 ( 377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