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34

前章:【周黄】那几年 33



45

黄少天跟周泽楷在外头没待一会儿就回了酒店,全明星这几天实在是折磨人,黄少天难得这么疲倦,回了酒店房间就爬上了床。

周泽楷见他累便也不去烦他,坐在沙发上拿出笔记本刷起了之前存了没看的比赛视频。

今年轮回战队常规赛的战绩一般,但越往后比赛的质量却比之前高了不少,周泽楷边给比赛做记录,视线偶尔瞟到床上酣睡的人。

黄少天嘴上虽然没说,但今儿确实是强打着精神跑去跟他那个表弟见面,后来陪着周泽楷走了一圈消食,精神也不太好,墨镜挡住了眼周的黑眼圈,却挡不住他嗓音里的疲倦。

周泽楷本想让黄少天回去休息。但这人还是跟着他回酒店了。周泽楷知道黄少天想陪陪自己,明天他们就要启程回S市,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

黄少天正侧躺着,半边脸埋在被子里,这人全明星前几天特意去做了个发型,染了头栗子色的发,比之前显得气质要柔和了不少。此时他合眼酣睡,难得的安宁,鼻息间隐隐还冒出低沉的鼾声。

周泽楷将回头要复盘的比赛看完,放下了电脑到了床边,他揉揉这人额前的发,睡梦中的黄少天眉头皱了皱眉,圆圆的鼻头动了两下,有些不耐烦的又钻进了被子里。

周泽楷低笑,睡得这么沉,回头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周泽楷起身拉上了窗帘,酒店的遮光窗帘效果惊人,合上之后便跟晚上似的,黑漆漆一片,只留下缝隙的一束光,落在床尾。周泽楷脱了外套,拉开被角也上了床。

床上的人大概是感觉到了动静,翻了身朝他,却没有睁开眼。周泽楷听他胡乱哼哼,拦着男人细瘦的腰便将人抱进了怀里。

黄少天好像醒了又好像没醒,稀里糊涂感受熟悉的气味,他便像只猫儿似的钻了过去。

周泽楷被人投怀送抱,自然是笑纳,他手掌托着对方的后脑勺,揉揉那头蓬松的发。

被顺毛的黄少天呼噜了声,眼睛挣开了条缝,又合上了。

“几点了……”他懒洋洋问道。

周泽楷:“还早。”

黄少天长长的出了口气,脑袋挨着周泽楷的胸口:“唔,你等我睡会……晚点我们出去……玩……”

尾音给这人拖得长长的,周泽楷好笑,趁着黄少天睡得正香,捏了捏他的脸,又亲了亲他的嘴。然后周泽楷帮自己掖好被子,唇贴着黄少天的发,在黑暗中合上了眼。

“好。”


玩游戏的人昼夜颠倒是习惯了的。不过黄少天对于自己睡了一整个白天加晚上还是非常震惊,因为他脑子还想着趁着最后一天跟周泽楷到处玩玩,再不然就在酒店里干点什么,总不能够盖着棉被纯睡觉吧。

可他一觉醒来,抬起头看到的就是对方站在床头收拾东西的身影。

黄少天懵了懵,歪头看向歪头有些昏暗的天——

“现、现在是傍晚?”

“醒了?”周泽楷回过头,他看了眼手表,“才六点多。”

黄少天:“下午六点?”

周泽楷将衣服收进行李箱:“早晨六点。”

黄少天:“啊。”


黄少天坐在床边,两条腿光溜溜的,他一边抓头发一边说:

“——为什么不叫醒我?我只是想稍微睡一两个小时,怎么睡了这么久?啊啊啊,”黄少天十分崩溃,“你来这才几天啊这就要走了,最后一天还白睡掉了!?靠!”

周泽楷算算日子,其实挺久的了。

黄少天还是不爽,太浪费了,该吃该完的都不够时间,结果居然还白白睡掉了一天。

他本来还想说什么,可大概是睡太久了,脑子昏昏沉沉的,说两句话就不住的打哈欠,眼里满是泪花儿,他边揉着眼睛边嘀咕着,周泽楷从厕所收好东西出来,正看他低头擦眼泪,顿时乐了。

周泽楷走到黄少天面前蹲下,手指摸着他的脸颊,笑着看他。

黄少天莫名其妙:“?你干什么?”

周泽楷忍着笑意说:“你哭了?”

黄少天:“啊?”

周泽楷:“舍不得我,哭了?”

黄少天:“???滚滚滚!打哈欠打的好吗好吗!啊——”他说着扬起脑袋又打了个哈欠,刚才干净的眼角便挂上了两颗泪珠。

周泽楷趁机抹去眼泪,朝他笑说:“证据。”

黄少天翻翻眼皮:“证据你妹。”

周泽楷收起手:“还困?”

黄少天摇头:“只是睡太多了,早说你就应该叫醒我,浪费一天时间来睡觉干什么。”

周泽楷起身坐在了他身边:“不浪费。”

黄少天脑袋沉,往他肩上靠:“哪里不浪费了,跟你在一起后一年能见面的日子加起来有一个月吗?日程这么满——睡觉当然浪费。”

周泽楷脑袋靠他头顶,却没有接着他的话说,只问:“睡得舒服吗?”

黄少天这倒是点点头:“舒服——”他又打了个哈欠,“难得睡这么舒服。”

周泽楷抓着他的手,把玩着这人的手指,轻声说:“我也是。”

在一起,其实无所谓要去做什么,待在对方身边就会觉得挺不错的了,睡个觉都能睡得比平时轻松舒坦。这样难得的日子,哪能叫浪费。

黄少天抬起眼皮:“你一会儿跟轮回的人一起走?”

“嗯。”

“那我不送你了,回头到了记得给我发微信。”黄少天往后仰躺在床上,那长腿一搭,就压在了周泽楷的大腿上。

周泽楷怀疑这人的存心的,大早晨的男人都是敏感的下半身动物,这会儿居然光着腿往他身上凑,这不是存心让他先硬为敬吗?

他摇摇脑袋,谁知道黄少天却曲起腿,勾着他的腰,脚后跟直接碰到了他腿间那半硬的东西。

“我说。”黄少天笑了,“你满脑子在想什么啊?”

周泽楷抓着他的脚踝,回头看着躺床上的某人:“你在想什么?”

黄少天说:“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

周泽楷抓着他的腿欺身压了上来,手指顺着这人腿部的线条抚摸着,周泽楷看着眼前人笑盈盈的眼说:“我在想你。”

黄少天扬眉:“想我什么?”

周泽楷不再多说,覆唇上去咬住了他的嘴,舌尖舔吻,黄少天不甘示弱,一手抱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探了下去。


方明华敲门的时候,周泽楷刚换了条内裤,黄少天在后头一只脚跳啊跳,脚踝上挂着穿一半的裤子,周泽楷应声却没开门,对方只说差不多要走了,问他什么情况,周泽楷答道:“快了。”顺手将弄脏的内裤扔进了垃圾桶。

黄少天瞪圆了眼身子僵着动也不敢动,唯恐外面听到声音,直到方明华走了,才松了口气。

“我靠,我感觉我就是在做贼,”黄少天坐在床沿穿裤子:“回头我还要趁别人不注意溜出去,明明是正当合法恋爱结果搞得跟偷情似的。”

周泽楷看着他忽然笑了笑:“擦擦脸。”

黄少天不解的往脸上一抹,刚褪下去情欲红晕的耳根又红了——妈蛋。

“你你你居然还射我脸上了!”

周泽楷反应飞快,在黄少天将脏内裤扔过来的前秒,闪身进了厕所。

黄少天气鼓鼓的冲了过来,迈进厕所跟周泽楷又打成了一团。


再怎么依依不舍,该分开还是要分开的,黄少天全副武装的穿戴好打算先行一步,临到门口,他隔着墨镜回头看了眼,周泽楷靠在几步外的墙上没再跟上来。

黄少天很庆幸这人没多走这几步,否则现在他可能又忍不住跑回去跟这人卿卿我我上了。

“走啦。”黄少天做了手势。

周泽楷点头,黄少天拿着口罩准备戴上,打开门走了出去。

周泽楷看着那扇打开着的门,心里忽然就像眼前这屋子一样,空落落的。

他深吸了口气,上前准备关门——可就在那瞬间,早已空空如也的门口冒出了个人。

黄少天抓着门沿露出半个身子,这张让他欢喜不已的面孔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周泽楷怔了怔,黄少天跟自己挨得好近,这人翘起的嘴角、含着笑的眉眼,近在咫尺的眼睫还有轻缓迟滞的呼吸——占据了此一刻自己全部心神。

只见黄少天被他咬得发红的嘴亲了亲手指,下一秒,白净的指尖便抵住了他的唇。

周泽楷感觉心脏快要撞破胸腔。

接着,他的耳边都是这家伙得逞的笑声,黄少天收回手,像只眷顾叶尖的蝴蝶,稍作停歇之后便逃之夭夭。

“别太想我。”

黄少天朝他眨了眨眼,转头就跑了。


周泽楷觉得黄少天这样的撩拨,简直是人神共愤级别的。但凡这要换个场景不是立马要赶路回S市,他一定会将人抓回来好好的要一顿,吃干抹净。

事后他对自己萌生出占有欲感到惊讶,但这不重要,因为他直到回了S市躺在俱乐部自己那小宿舍的床上,还在回味着自己嘴唇上那一抹还没有消退的触感。

直到经理来电话让他去办公室,周泽楷才从对方临别时那个笑容里挣脱出来。


另一边,黄少天撩拨完跑出酒店,自己的心也在那噗通噗通狂跳不止,回到蓝雨之后他还捂着胸口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东想西想。

想什么——黄少天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准自己在想什么,因为他脑子里就像是塞进了一团粘稠的浆糊,最近那些印象深刻的片段都被黏在一起,脑海里滚动播放,但三不五时的,就会毫无预兆的跳出临别前周泽楷那张惊讶的脸。

黄少天嗤笑出声,那双圆睁的黑眸,还有那慌乱无措的表情,都足够他放在心尖尖上回味几个月了。

黄少天眯起眼,伸直了手脚抻了个懒腰,翻身心满意足的躺在了沙发上。


喻文州进到休息室的时候看到黄少天的状态,差点被这一屋子恋爱的酸臭味给熏到。

“你们俩谈个异地恋,怎么比别人整天腻在一起的还闪,”喻文州不解道,“这是什么原理。”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喻文州也来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你什么时候来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你的观察力让人流泪。”

黄少天笑嘻嘻的在他身边搬了把椅子坐下,喻文州倒是没什么别的问题,直接打开了休息室的电视,开始播放之前全明星的比赛。

黄少天这会儿哪有心思看比赛,一会儿看看屏幕一会儿又看看喻文州,时不时还突然笑起来。

喻文州:“……”

他暂停了电视上的录像,回头看黄少天。

“你要是精力过剩,就去跑个步。”

黄少天摇头,圆圆的眼看着他:“我我,我其实现在想找人说话。”

喻文州早就料到了:“说吧。”

“文州,”黄少天说,“你还记得之前有次唱歌,你说的那种想跟一个人一直在一起的感觉吗?”

“嗯。”喻文州答得漫不经心,手上在记笔记,黄少天说的事儿他也不太听明白。

如果没搞错,黄少天所说的那次唱歌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而那时候,周泽楷和黄少天还没在一起。当时是队里的前辈在聊自己恋爱的事,黄少天这个菜鸟根本没有加入话题,喻文州也是在旁边听听随便发表了意见来着。

黄少天郑重的说:“我有了。”

喻文州整愣了几秒钟,表情有点复杂:“这个事,你不是应该告诉周泽楷?”

黄少天:“这怎么好意思直接说?!我还要面子呢!”

喻文州惊讶的看了看黄少天的肚子:“面子是小事啊,问题是你是怎么有的?是我太久没上微博还是我一觉睡了五十年——这个时代,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

黄少天懵:“啊?你在说什么?”

喻文州:“你在说什么?”

黄少天说:“我在说我想跟周泽楷一直在一起啊。”

喻文州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说的是那个有了。”

黄少天:“???那个有了是哪个有了???”

喻文州揉揉鼻梁:“不说这个了——你说的那个感觉,难道刚有吗?”

“也不是,”黄少天想了想说,“就是之前也想过以后会怎么样,但不是这么想的,我以前想的都是将来会碰上什么问题,尤其是经理知道之后,被他恐吓的其实我还挺没有信心的……这次网上我们俩突然火了,我就更虚了……但我现在,好像有点,怎么说,就是想清楚了。”

半年前,他还记得自己从经理办公室出来,他整理心情,对着电话簿上的号码看了好久,才点下去。

黄少天从没跟人说过,在听了经理当初那一番话之后自己的心情。说不害怕担忧都是假的,因为那一天,他才忽然发现——原来跟周泽楷在一起,将要付出的代价或者说可能会造成的影响,比他所能想象的,更加复杂严重千万倍。

他一直以为,恋爱归根结底还是两个人的事。但事与愿违,他和周泽楷恋爱,是两个战队,数个粉群的事。牵扯的数字令人咋舌,让他这个向来潇洒无畏的人,也不得不收敛小心,只敢变着法子偷偷秀点恩爱。

虽说藏着掖着也有点乐趣,但那种乐趣来得快也去得快,留下的大多都是憋屈。

经理隔三差五的就来问他跟周泽楷怎么样了,黄少天起初还以为对方是来关心关心他情感状态的,但后来他发现了——经理是盼着他分手呢。

分手?

黄少天没想过这两个字,就像他也没确切的想过他要和周泽楷走到什么程度。他曾经给他们预设了很多问题——但那些问题,想过就想过了,他知道一旦碰上是要解决,但不见得真想去碰。

直到这个冬天。

周泽楷神乎其技的忽然出现在他眼前,陪着他度过了这个两个人的年。

黄少天试过三个人,甚至更多人一起跨年,而两个人,却是头一回。

那一天,从白天到夜里,他们做过的每一件事都平凡的不值一提,可是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爸爸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厨房洗碗,黄少天看着那个背影,差点就在他妈问他在做什么的时候——说出“妈,我有喜欢的人了”这句话。

他把话咽了下去,存在了心里,不过这是个活期存款,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拿出来。

再之后——全明星上他和周泽楷,真正意义上受到了那方面的关注。

虽然网上舆论的势头,还是只一群壮大的CP党在挖糖吃糖,但黄少天终于有点想清楚了。

现在他跟周泽楷一个同框,彼此看对方的眼神都能让人浮想联翩,他俩还有这么长的日子要待在公众的眼皮子底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露了马脚。

与其被动的被人发觉,倒不如主动谋划。

只是问题是,不同于父母,这次他要面对的是外面那无数双眼睛。

他还想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把自己的活期存款拿出来去“碰”哪些问题吗?


“我想主动点了,”黄少天说,“一步步来,慢慢让大家接受。”

喻文州翻着自己的笔记本说:“挺好的。这么想就对了。”

黄少天托着下巴说:“哎,你说我要是哪天真出柜了,经理会不会提着刀来杀我。”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我觉得按照他那个性格,可能会先自杀。”

“有道理啊,”黄少天挠头,“看来要好好铺垫,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确保不会引起公愤,保住我们经理那条命。”

“难度不小。”喻文州说。

“是啊……”黄少天下巴抵着椅子的靠背,慢吞吞道,“会有那一天吧?”

喻文州看着他,淡淡的笑了笑:“你心里都已经有那一天了,何必问别人。”

黄少天怔忪片刻,随即也翘起了嘴角。

“也是。”



tbc

过渡章一下,接下来回归比赛(。

评论 ( 20 )
热度 ( 392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