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31

前章:【周黄】那几年 30



肉段暂删



41

跟周泽楷在一块,黄少天对时间就特别没概念,好比上午他俩在卧室里乱搞了几回,一觉睡过了午饭,醒来的时候眼皮子沉的要命,又抱着对方直接睡到了晚上。

等他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旁边早没了人影,黄少天起身出去,居然在厨房看到了某人。

“没看错吧,你这是……”黄少天步子在周泽楷身后停下,视线越过这人肩头,“煮面啊,有我的份吗?”

周泽楷关上火:“当然。”

黄少天在旁边洗手:“你怎么不点外卖?我们家附近吃的还挺多的,咦,你还带了东西来呀?”

筷子敲了敲锅的边缘,周泽楷低头打开碗柜:“嗯,正好试试。”

周泽楷从家里带了点他奶奶送来的肉啊饭团糕点什么的,本来是中午就要给对方吃,结果他俩一睡就是一天,好在天气比较冷,没有闷坏。

微波炉“叮”,黄少天回头:“粢饭团?”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又是你奶奶做的?”

“嗯。”

黄少天嚎了声:“啊那是我的最爱——”

“最爱?”周泽楷看着他笑。

“粢饭团?”他问道,“还是我奶奶?”

黄少天筷子叼在嘴里,末端指着周泽楷,笑眯眯的看着他:“是你。”

周泽楷满意了:“你先吃,我煎蛋。”

黄少天取出了饭盒:“这锅我一直不太用的惯,老是被油溅到,你自己注意点。”

周泽楷:“好。”


两个人吃饭跟一个人吃饭就是不一样,一个人吃饭撑死吃个几十分钟就吃完了,但多一个人聊天,胃就仿佛成了个无底洞,只要不起身,这饭就能一直吃。

黄少天吸溜吸溜的吃着面,时不时还咬口饭团,面前时各种点心饮料,旁边还摆着一台笔记本,是昨天没看完的比赛。

这么多吃的仍然堵不住他的嘴,看个比赛还要跑出来指点江山,周泽楷正靠在椅子上吃着他的餐后甜点,偶尔应几句。

“对了,”黄少天忽然想起来,“今年嘉世有个人申请要挑战你来的,应该跟你说了吧。”

“嗯。”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问:“那人你感觉怎么样啊?”

“?”周泽楷不解,“什么?”

“没什么,就是跟他打过几次交道,觉得他在嘉世应该待不长久。”

周泽楷:“怎么说?”

黄少天:“上次我们跟嘉世比赛,他好像是对擂台赛安排有点意见,大家都看出来了,后来团队赛老叶直接没让他上。”

周泽楷想了想,那场比赛他事后看过,倒是没留意这个细节。

“那人后来好像跟好几个战队联系过,我是听经理说的,”黄少天继续道,“人还挺有野心的,我猜他是奔着队伍核心这个位置去的,在嘉世又出不了头——叶秋正当打,苏沐橙也不弱,刘皓这赛季表现也还不错,现在的嘉世,哪里轮得到他呀。”

周泽楷听了这一串,倒是听明白了,他侧过眼:“你是说……?”

黄少天没吭声,盯着他看了会儿,忽然伸手过来抹了抹他的嘴角:“你怎么吃饭跟我爸似的,还沾脸上……”他擦擦手说,“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他如果真有那种心思的话,肯定是想通过跟你打——或者说打败你让其他战队看到他的实力,趁着冬季转会窗还没关,赶紧找下家。”

周泽楷想了想:“有可能。”

黄少天:“嗯,所以啊,那人我没怎么打过,你觉得他怎么样。”

周泽楷:“挺好的。”

黄少天斜眼,有些不满道:“……靠,跟我你就不能实话实说吗,打什么官腔啊。”

周泽楷笑了笑:“是还不错。”

“哦,”黄少天说,“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会输咯?”

周泽楷继续看比赛:“不会。”

“……”

周泽楷看着他眨眨眼:“怎么了?”

黄少天摇摇脑袋,啃着饭团道:“没什么,你有自信就好了。”

周泽楷忽然笑了笑:“你在担心我会输?”

“怎么可能,”黄少天皱起眉,“我才不是担心你会输给他——”

周泽楷一副等着他下文的表情,黄少天顿了顿,索性把这些日子以来藏起来的话说了出来。

“我是担心你因为网上那些人说的话怀疑自己……哎算了!反正你没有就好,”黄少天埋头吃面条,“看比赛看比赛,不说了。”

“啊?”周泽楷愣了愣,网上那些人?

难道……

“你看了我微博?”

黄少天皱眉:“你没看你微薄啊。”

周泽楷:“很少看。”

“……”黄少天把筷子一扔,不干了,“我靠,我还开小号跟你评论里的黑吵过架,好几个晚上都被气得睡不着,你倒好啊,你居然看都不看!”

周泽楷:“……”

周泽楷真没想到黄少天会去看他微博评论,更想不到对方还会下场去跟那些人吵架,顿时手足无措,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你、你为什么……”

黄少天抬起头,脸都给气红了:“你说我为什么要看?你这半年尤其是打了比赛之后跟我打电话的口气都一副心累到生无可恋的样子——好吧有点夸张,反正就是跟以前不一样!问你是不是不开心你又不说,队长说谈恋爱不能总是咄咄逼人,那好吧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可是还是很在意啊,所以我才会去看你微博啊——”他顿了顿,低声嘀咕道,“我不得不说你微博评论里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给你生孩子的一大堆,骂你的也是一大堆,看一次我就要气一次——不是气那些生孩子的!”

“……”周泽楷差点没忍不住笑出来。

黄少天瞪大眼:“笑你妹!我都没亲自下场为我自己吵过架,你还笑!”

这小半年黄少天还挺担心对方的。按理来说,他知道周泽楷不会因为旁人的闲言碎语而动摇,可是轮回战绩平平是事实,跟队员之间的脱节的问题也没有解决,就算多数人是承认周泽楷的实力的,可否定他作为一个队长的人也比比皆是。

正是因为了解,黄少天才会这些日子以来,对方的情绪不如往常。可周泽楷对什么都不说,之前好几次见面,黄少天想问,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便只能猜测,最后还是落在了那些网友的评论上——是不是这些话,让周泽楷的信心在动摇?

黄少天是经历过这样的阶段的。这个赛季之前,蓝雨每回都是常规赛来势汹汹,季后赛便疲软了下去,最后虽然成绩勉强能看,但这样的表现总会被人挑刺。黄少天以前也想开个小号跟评论好好理论一番,可转念一想,没什么好计较的,不理解你的人说再多都是不理解的,只有胜利才是最有力的语言。

话又说回来,道理是懂得,火气还是有的。好笑的是,那些年黄少天在自己微博下容忍下来的火气,全都在周泽楷评论里爆发了出来。

“我就该知道你不看微博,”黄少天怒道,“给你发的私信都没显示已读,妈蛋妈蛋!”

周泽楷惊讶道:“私信?”他连忙拿出手机,打算登微博,却被黄少天抢了过来。

“现在看看你妹啊!”黄少天将他手机揣进自己兜里,凶巴巴的警告道,“不许看!”

周泽楷小声说:“我不知道你小号。”

黄少天:“那就更不能看了,你不知道我小号难道你要一条条消息翻吗?不行,我现在就要改你微博密码。”

周泽楷:“……”

黄少天说改就改,反正手机都在他手里,回头改了再删掉私信,完美。

“少天。”

周泽楷忽然开口,黄少天动作一顿,抬起头看着他:“干什么?”

周泽楷想到之前跟方明华说的话,他是报喜不报忧,可在黄少天这儿却没有多大的效果。想想也是,他们俩认识这么久,还是同行,这种事哪里瞒得住。

他老老实实道:

“我怕你担心。”

“我知道啊。”黄少天收回眼,漫不经心的点着屏幕,“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所以才不跟我说的。”

周泽楷眼神动了动,他起身拉开黄少天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他认真道:“我没有怀疑自己。”

黄少天抬起眼皮,扫了他眼:“看出来了。”

从周泽楷轻描淡写的说不会输给那个挑战他的人开始,黄少天就知道自己这半年是白操心了。

这个人,一点儿都没变。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会输,哪怕赛场上暂时败退,但他也不会输。


周泽楷抓他的手,黄少天躲了过去,起身扭头往另一边走手上飞快的输入新密码,周泽楷跟着起来了,两步作一步走到了这人背后,抱住了黄少天。

黄少天侧过头:“你干什么?”

周泽楷没吭声,手臂收紧,将人牢牢的圈在怀里。

大概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在感受到黄少天的关切时,是怎样的心情。他并不是感性的人,所以他才会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选择对对方隐瞒,因为他不觉得说出来,获得对方的安慰,对解决事情排解忧虑有什么帮助。

但此时此刻,他才恍然,原来这个人的关心,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莫大的治愈。不管黄少天是什么口吻,别扭也好,坦率也好,温柔也好,生气也好,只要感受到那些话语里的关切,他就觉得自己心里好像开着花,什么负面的情绪都无所谓了。

“其实……你不看那些评论私信什么的,挺好的,”黄少天叹了口气,“我应该跟你学——看了也是白生气,还不如不看。”

周泽楷却说:“我现在想看。”

黄少天斜眼:“你如果只是想看我说了什么我直接给你看就好了,没必要一条条翻,有些评论真的看得人生气啊。”

“你气过了,”周泽楷笑着说,“该我气了。”

“没事找事啊。”黄少天简直无话可说,“你要是精力过剩要不去跑个步运动运动,非要看微博这是什么操作。”

周泽楷说:“想找到你。”他补了句,“小号。”

“哟,想找到我小号,”黄少天回头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那你可有的找了。”


黄少天为他暴露曾经开小号给周泽楷发过私信这件事感到很后悔。

因为从他暴露的那天晚上,到第二天中午他俩在茶楼喝早茶的时候,周泽楷还对着手机乐此不疲翻私信。

黄少天对于“本正主就在你面前你居然视而不见去找什么小号”这样的行为表示很难理解,而且他很想知道周泽楷到底是看了什么,在那咯咯的笑个不停。

黄少天简直想把流沙包塞这人嘴里,他抬起眼皮:“你笑什么啊。”

周泽楷看向他,那叫一个满面春风:“这个是你?”

黄少天拿过来一看,ID楷楷的正牌男友,私信的内容是:楷楷楷楷我永远爱你!么么哒!加油!你是最棒的!ღ( ´・ᴗ・` )❤

黄少天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他浑身抖了抖:“这什么人啊太肉麻了吧,说爱你就说爱咯,怎么还么么哒,再说了ID是怎么回事啊,正牌男友???”

周泽楷赶紧接过手机,免得黄少天盛怒之下真给砸了。

黄少天瞪眼:“你拿过来,我要举报这个人!”

周泽楷不解:“举报什么?”

黄少天:“利用ID散布虚假信息!”

周泽楷:“……”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看着手机笑了起来。

黄少天叼着凤爪,伸出手勾勾手指,示意他拿手机来。

周泽楷点开私信给他看,这回是个ID叫周家少奶奶的,发私信说:老公你太帅了啊啊啊正面上我!

黄少天把手机扔桌上:“靠!谁准他叫老公的,老公这个词是随便可以叫的吗?我都没叫呢!还正面上???上个屁啊!”他吐出鸡骨头道,“这个举报他性骚扰好了。”

周泽楷知道黄少天也就是说着玩儿,便调侃道:“还以为是你。”

黄少天哼了声:“你傻啊,我需要发私信跟你说这些吗?”

那倒是,黄少天要周泽楷正面上他,还不是找个床脱件衣服的事。

黄少天搅着砂锅里的粥,缓缓道:“话说回来,现在这些粉丝特别奔放,我私信里也经常有这种人,看到还有点尴尬——对了,叉烧你吃吗,不吃我吃掉了啊。”

周泽楷接着看手机:“嗯。”

黄少天翻翻眼皮:“哥,别找了行不行,我告诉你我的ID是什么好吗?”

“不要。”

“你,”黄少天放下筷子,“你不会真打算就这么找下去吧,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一直看手机都不跟我说话!”

周泽楷抬头:“我在说啊。”

黄少天拍桌:“可是你根本就是一边说话一边玩手机,手机有我好玩吗?”

周泽楷摇头。

“所以啊,你还玩什么手机,我就在你面前你还不——”

周泽楷:“玩你?”

黄少天:“……滚。”


黄少天小号着实难找,大概是为了隐藏身份,说话也不是平时的风格,周泽楷私信又多,看了一晚上加一个上午也就看了不到一半,找了好几个ID却都被黄少天否认了。

黄少天大半张脸在口罩里,露出双嫌弃的眼睛:“你是找不到的,因为那个私信完全不像我发的嘛,本人网上冲浪多年,精分几个马甲真的小case,光靠找,你真的找不到。”

周泽楷也带着口罩,跟他一块走在去天河城的路上。

这时候街头到处是人,店面都贴着新年的窗花,各种广告牌上放着新年的品牌折扣。可周泽楷却没多少这是年末的感觉,大概是因为G市的天气比之S市要温暖许多,虽然这阵儿降温,但跟S市冬天的感观还是完全不同。

“对了,今晚跨年啊,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我记得之前通知说广州塔今年没倒数活动,就没必要往那儿凑了,每年这时候外面人都特别多,你要是没特别想去的地方——阿嚏!”

黄少天吸吸鼻子,又缩了缩肩膀:“我靠,怎么今天还这么冷啊啊啊”

周泽楷见状拉着他胳膊,揽住了他腰,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差点就习惯性的推开了对方。他僵着身子,左右看看,又拉拉自己的口罩,确定没人盯着他俩,这才松了口气。

周泽楷注意到他的动作,心下有点不知所措,自己只是下意识的去搂搂对方,没想他俩这还是在外面,而且还是在黄少天所熟悉的领域里,要是被人看到,尤其是荣耀迷什么的——影响总归是不好的。

周泽楷收回手臂,摸摸鼻尖:“冷的话,回去吧。”

黄少天不耐冻,在周泽楷看来还好的天气已经够他受的了,这个提议他再赞同不过:“这样,我们就买点东西回家自己做饭?你们那过年什么的会做什么东西吗?饺子汤圆春卷年糕?”

周泽楷说:“都好。”


这个时候,大超市排队结账的人都挤到了货架周围,他俩硬着头皮挤进各种阿姨大姐中间扫货,推着小推车在人群里绝地求生,黄少天恍惚间都觉得自己被挤掉了几斤肉。

周泽楷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一边捂着口罩一边抢买一送一的果汁儿。

本来他们还打算自己动手包那些什么春卷之类小吃的,可站在冰冻柜前,这两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哎呀我其实不会做春卷”,“这么巧我也是”的眼神,果断的决定买现成的。

不过黄少天还是提议做点简单的,比如什么汤圆之类东西,周泽楷点头,不就是搓丸子吗,这个他会。

除了那些小吃零食饮料,他们还买了些容易上手的菜,临到要结账的时候黄少天顺手在柜台拿了些贴花和装饰,他爸妈过几天就会回来,布置一下算是给他们个惊喜。

这俩拖着两大袋子从超市出来,这会儿打车软件排队都排了十好几号,黄少天把袋子往地上一放,摇头道:“看来还是要买车,没车出门太不方便了。”

周泽楷:“考驾照了?”

黄少天又摇脑袋。

周泽楷:“先考驾照。”

黄少天说:“哪有时间啊,夏休期还得训练,而且我们这驾校人不知道哪里那么多,我听我邻居一哥哥说排号都要排一个多月才能上车练,麻烦。”

周泽楷想了想:“回头我去学。”

黄少天:“行啊,你学了我蹭你的。”

“好。”

黄少天低头瞅瞅他俩买的这些东西:“我们没买大菜,你看看鸡鸭鱼肘子什么的有没有想吃的,点个外卖好了,做卫生贴窗花什么的交给你,我来做饭,包汤圆一起包?”

周泽楷点头:“行。”


他俩都属于行动力特别高的类型,分配好了任务做事儿都挺利索的,黄少天家有阿姨来定时做保洁,打扫起来也轻松,就是贴窗花的时候,黄少天嫌他一会儿是贴歪了一会又没贴对地方,跟在他屁股后头絮絮叨叨指挥着他。

周泽楷是好脾气,黄少天说什么便照做,贴个窗花黄少天还在那高一点矮一点左左右右挑剔,他也就随这人怎么折腾,大门客厅餐厅都装饰好之后,还剩了张窗花,黄少天一看剩的那张就笑了——居然是个囍字。

“我随手一拿怎么还拿到这个字了,”黄少天笑,“你说这个贴哪啊?”

周泽楷歪头:“卧室?”

黄少天一肘顶在周泽楷腰上,轻笑道:“给我爸妈看到还得了?”

周泽楷:“就说买错了。”

黄少天:“那也很奇怪啊!谁会把买错的窗花还贴起来啊?”

别人会不会贴不知道,但黄少天和周泽楷肯定是贴了,而且还贴在了卧室门的正中间,那囍字又大,上头还有金光闪闪的粉末,可显眼了。

黄少天正坐在餐厅搓汤圆,腿搭在周泽楷身上,懒洋洋的样子。

“贴个囍字回头该怎么解释啊?”黄少天说,“我妈看了肯定以为我有情况。”

周泽楷将汤圆扔进锅里:“你确实有情况。”

黄少天:“是啊我有情况,那回头我可说了,你是我们家儿媳,条件不错,高知家庭出生,年收百万S市户口,长得跟天仙似的,还特喜欢我,什么都好,就是是个男的——说不定我爹妈听前面一高兴,就答应了。”

周泽楷闻言笑起来:“好啊。”

黄少天忍着笑:“那你记得也要在你爸妈那好好介绍我——G市人,长得帅,有钱,一场比赛十几万年薪不比你低,买房随时可以买。”

周泽楷搅着碗里的花生酱,低声笑着,黄少天凑过来撩起他耳边的发,笑着说:“除了不会生孩子,什么都会,还特喜欢你。”

周泽楷眼睫轻颤,他抬手塞了黄少天满嘴花生酱,黄少天鼓着腮帮子说:“好甜啊,你是不是加糖了。”

“嗯。”周泽楷自己尝了尝,“正好。”

黄少天:“这还正好?你口味也太太甜了吧!”

周泽楷眨眨眼,像是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打开微博。

黄少天不满道:“喂喂喂你别告诉我这个时候你还要看私信!”

周泽楷却一脸高深莫测,他对着私信翻了翻念道:

“有你在,再多的糖都不够甜,”他憋着笑说,“知道为什么吗?”

黄少天干涩的咽下口水:“为、为什么?”

周泽楷:“因为你太甜了。”

黄少天啪的将手里的糯米团扔在了周泽楷脸上:“靠。”


八百年前的土味情话,由于周泽楷接收私信的延迟,终于在他这里开始流行了起来,周泽楷对着私信里发来的情话念了几句,黄少天受不了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随便编一个都比他们写的要好,”他给自己系上围裙,“看着啊,那个,”

黄少天指着那边的茶杯,“——那,是绿茶,”周泽楷的视线随他的手看了过去,黄少天又指着面前的茶杯说,“这,是红茶,”周泽楷眨眨眼,只见黄少天指向他说,“你,是我的香飘飘奶茶。”

“……”

周泽楷手机“啪”掉在了身上,他呆滞了几秒钟,缓缓的,抬起手鼓起了掌。

黄少天:“开玩笑,网上冲浪这么多年,这种东西还不是信手捏来。”

周泽楷端着装汤圆的碗起身,就听黄少天在前面叨叨叨起来:“还有更厉害的呢,问你啊,你属什么的?”

周泽楷说:“蛇。”

黄少天:“不,你属于我。”

“……”

黄少天:“靠靠靠你手稳一点手机摔了事小别把汤圆摔了!”

周泽楷颤抖着端着那锅汤圆。

黄少天问他:“还想听吗?”

周泽楷点头又摇头:“我先把锅放下。”

黄少天举着锅铲穿着买金龙鱼油送的大红围裙,一本正经道:“锅,可以放下,但你,我放不下。”

“哐啷”,装汤圆的锅还是掉了。


周泽楷将地上的汤圆捡好放冰箱的时候,正在灶前准备炒菜的黄少天回头看他:“还想听吗?想听的话一次给你说个够。”

周泽楷摇头如拨浪鼓。

“不了,不了。”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终于在这格外忙碌的节奏中进入尾声。夜幕降临,千家万户亮起灯火,打开电视机,全是各式各样的跨年晚会。

黄少天对最近流行的明星歌手没多少概念,他好久没怎么看电视了,周泽楷也差不多,换台换了一圈,最后随便挑了个电视台凑合看了。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今天的成果,家常菜基本都是出自黄少天的手,中间让周泽楷炒了个西红柿鸡蛋,还是在黄少天的连翻咆哮下才没有加糖——周泽楷还十分委屈,西红柿鸡蛋,是要加糖的呀。

不下厨不知道,下了厨黄少天是看出来了,周泽楷真是彻头彻尾的一个甜口星人,西红柿炒蛋要加糖就算了,黄少天每做一个菜,周泽楷都眼巴巴的站在旁边,出锅的时候还在试探“是不是少加了什么?”

黄少天是忍无可忍把人赶出了厨房。

电视里那歌星蹦蹦跳跳的,黄少天叼着排骨,看向周泽楷:

“我之前就想问你了,你吃豆花吃甜的还是咸的啊。”

周泽楷:“咸的啊。”

黄少天:“???你连吃肉都要吃甜的为什么豆花还吃咸的啊!”

周泽楷想了想说:“习惯了。”他说,“家里都这么吃。”

“……”黄少天干笑了几声,“你们S市人,口味真是高深莫测。”

周泽楷盯着糖醋排骨吃的来劲:“好说。”

黄少天摇摇脑袋,伸手去够春卷:“帮我夹春卷,一个就好了。”黄少天接过来咬了一口,“你们那边春卷是这样的吗?”

周泽楷看了看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不太一样。”

黄少天:“甜的?”

“不,”周泽楷说,“料不一样。”

黄少天:“那下次我去你们那你记得带我去吃,或者等什么时候轮回办全明星我也提前去S市陪你过年。”

“好,”周泽楷想了想说,“估计快了。”

黄少天:“你们那开始申请了?”

“嗯。”

“那的确是快了,”黄少天说,“我听经理说,这几年愿意办全明星的队伍越来越少,一来是场地不好找,还有就是成本高啊,广告效应只对部分强队有作用,很多队伍自己没有特别出挑的选手都不愿意接这个摊子,轮回要是愿意办,联盟肯定笑死。”

黄少天筷子戳来戳去,“有钱,有地,还有人,还是在国际化大都市,综合条件数一数二了——我们都说,轮回要是哪天夺冠,那就是联盟走向世界的广告板。”

周泽楷闻言,想到了早前经理跟他说的事儿,当时他也只是稍微理解联盟的用意,如今这么一分析,倒是清晰明了。

黄少天端起果汁:“不过话又说回来,冠军是没那么好拿的,轮回要夺冠,怎么也都要先打败我,”他靠到周泽楷身边,笑嘻嘻的碰了碰他的杯子,“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输了你可别生气啊。”

周泽楷举杯碰碰杯子:“当然。”

黄少天喝着饮料,眼睛越过杯子上沿看他,“……对了,我听说今年冠军的奖金有提高,要是蓝雨夺冠,我拿了奖金,请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泽楷回过头:“嗯?”

黄少天貌似无意道:“之前我跟我爸妈说夏休期带他们出去玩,他们俩都没时间,说等过几年退休再说,可算起来我也两年都没有怎么出去旅游了,你陪我走一趟吧。”

“去哪?”周泽楷问。

黄少天看着电视说:“还没确定,你看看你想去哪,我有点想去大溪地,但手续特麻烦,而且飞机要坐很久,我爸妈也是因为这个——他们的工作没办法请长时间的假,我一个人去又太无聊了。”他挨着周泽楷肩,说,“你愿意稍微空那么半个月的时间陪我吗?”

周泽楷眨眼,黑眸含着笑意:“当然。”

黄少天松了口气,“我之前还有点担心你不想出去,毕竟时间不短,我也不想耽误你的事。”

“怎么会,”周泽楷看着这人的侧脸,他心想,跟你一起,哪里会不愿意。

确定了今年旅行有伴,黄少天立马就精神了,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给他看照片:“这个地方,之前文州陪他爹妈去过,当时看他朋友圈就很想去了,你要是有想去的地方也可以商量。”

周泽楷瞅了眼手机上那靛蓝的天空:“就这吧。”

黄少天眼睛圆圆的,满满都是笑意:“好好——那说定了啊。”

“嗯。”

黄少天高兴起来最大的特征就是嘴完全停不下来,他叨叨着自己有多喜欢旅游,还说自己是没机会读万卷书了,但有生之年行万里路还是有希望的——黄少天又问周泽楷想去哪,周泽楷想了想说:“西藏。”

黄少天:“我也想去我也想去——要不这样,今年去大溪地,明年去西藏……啧,干脆以后每年我们都找个时间一起出去旅游怎么样?”

周泽楷朝他看过来,轻轻的朝他笑了笑:“好。”

黄少天眉开眼笑:“那约好了啊,不许反悔。”

“嗯。”周泽楷抓着这人搭在他腿上的手,“不反悔。”


黄少天一顿饭吃的兴致高昂,光是话量就算得上是这两天的总和,吃完之后周泽楷去洗碗,黄少天独自对着电视,这才感觉有点累。

电视上的主持人说,还有一个半小时就是新年了。

黄少天瞅瞅手机,还真是。

跨年这件事,越长大越没什么感觉,所谓的仪式感也在渐渐的流失,就连农历新年,黄少天都好久没有正经守过岁,更何况只是个元旦。

往年这时候,他基本都扎在游戏里,在一个完全不关注娱乐圈的人看来,地方台的跨年演唱会跟春晚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主持人承包了尬点,还没什么好看的相声小品之类,有的只是各个叫不出名字的歌手舞者你方唱罢我登场,无聊透顶。而今年他居然会坐在这儿,看着这些晚会,感受一把迎接新年的喜气,黄少天自己都意想不到。

他拿手机摇啊摇看能不能摇到什么红包,但事实证明他跟那种清空购物车的欧皇没什么关系,一堆滴滴打车券——也还行,过几天全明星要开始了,他的确需要这个。

周泽楷的手机留在茶几上,黄少天拿着一起摇了会儿,发现这家伙也好不到哪去,居然还摇到了天猫超市七度空间专场优惠券——黄少天看到这个乐了,杜蕾斯都要比这玩意靠谱吧。

他偷笑着拍了张照片,发到微信群问有人要这个优惠券吗?

宋晓马上回了句:黄少,蓝雨没女选手。

喻文州:还好没有,不然这应该算是性骚扰吧?

于锋:肯定是性骚扰。

郑轩:新年头条新闻,蓝雨战队王牌选手黄少天微信群公然调戏女选手。

其他人打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上来,只有宋晓残忍道:别做梦了,这群是不存在那位被调戏的女选手的。

喻文州说:新的一年,大家要心怀希望。

有人说:希望有什么用,希望也带不来妹子啊。

于锋:想点别的,比如冠军?

郑轩:比如我们是不是会成为唯一一个没有妹子的冠军队?

所有人:……

喻文州:太惨了,我都说不下去了。

黄少天:这都要过年了大家积极一点啊!嗨起来嗨起来,不就是没有妹子吗!有妹子又怎么样,说得好像有妹子你们就泡得到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

宋晓:能申请踢掉这个人吗?

喻文州:不能,这群他是群主。

郑轩:新的一年,我还在这个没有妹子的群,而且刚刚被告知群主居然还是黄少天。

黄少天:没关系,我可以稍微改变一下这个情况。

这行字刚显示出来,所有人都注意到微信群上方那个数字变了一下,少了个人。

所有人:……

黄少天手机钉钉了两声,郑轩发来的私聊。

郑轩:……

郑轩:???

黄少天:你不是不想在这个没有妹子的群了吗?正好啊,新年愿望我给你提前满足了。happy new year!

郑轩:……

郑轩:你是魔鬼吗.jpg


黄少天笑完之后将郑轩拉了回来,顺道编辑了新年祝福群发,免得一会儿零点给忘了。

群发消息发送完毕,周泽楷的手机屏幕却亮了,黄少天愣愣,自己居然一不留神群发了个消息给他。

他本想趁这人没看到删了,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微博,切成小号——点开了关注列表。


累了一天,黄少天实在是熬不住了,没到零点他就爬上了床。周泽楷虽然不困,但他完全不想看电视,于是也跟着黄少天进了卧室,靠在床头看手机。

黄少天倒在枕头上打了几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睁开半只眼,望着身边的人。

他忽然微微皱了皱眉。

“那个,”黄少天清清嗓子。

周泽楷:“嗯?”

黄少天:“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两个人睡在一起,冬天,盖着被子,像我们这样。”

周泽楷点头:“嗯,怎么?”

黄少天问:“这种情况,想放屁了怎么办?”

“……”周泽楷想了想,“那就放?”

黄少天:“被子里会臭啊。”

周泽楷:“抖一下。”

黄少天:“也是。不过放屁的时候就撩起被子会不会好一点?”

周泽楷继续看手机:“应该。”

黄少天撑起身子凑到他跟前:“你不介意吧。”

“介意什么?”周泽楷不解。

“放屁啊。”黄少天说,“你会不会想,这么好看的屁股,居然用来放屁!”

周泽楷:“啊?”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

黄少天也觉得挺好笑的,但他还是说:“笑你妹。”

周泽楷强忍着笑说:“没关系。”他又说,“放屁也好看。”

黄少天翻过身,躺在枕头上:“所以黄少天有一个放屁也好看的屁股,这话题说起来怎么这么恶心啊。”

周泽楷闷着声捂着肚子笑得不行。

黄少天斜眼:“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在逗我笑啊,其实你还是介意的吧?介意我是个会在被子里放屁,而且可能还会有更多缺点的人。”

周泽楷闻言又笑了,这次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稍缓过来。

“如果是我,”周泽楷问,“你介意吗?”

黄少天心说,当然不介意,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啊。但他嘴上说:“那要取决于你放的屁有多臭。”

周泽楷噗的笑了,他眯着眼看着他。

“我们,”周泽楷轻声说,“不是第一天认识了。”

那好的坏的,优点缺点,早就彼此心里有数了。

黄少天靠过来:“嗯?”

周泽楷打开手机,翻了张照片给他。

黄少天盯着屏幕沉默了,几秒钟后,外头夜幕上那绚烂烟火绽放开来,漫天都是五光十色的烟花,仿佛照亮了整个夜空。

跟烟火同时爆发的——还有那响彻房间的咆哮:

“——我靠周泽楷你他妈,你他妈个混蛋居然偷拍!!!什么时候在哪里拍的——你是不是给别人看过了?!啊啊啊——”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删掉删掉删掉删掉!!!妈的丑死了——”

“还好。”周泽楷刚说出来就被糊了一脸枕头。

“好你妈个蛋啊!”黄少天怒,“吃你爸爸一jo!”

周泽楷眼疾手快将手机揣兜里,抱着黄少天滚到了床上,他抓着对方的胳膊,腿上还是来不及防备挨了这人一脚,为了避免战事扩大,他赶紧压着这人的身子,亲了亲他的嘴。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欢快的响着,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归零,日历翻开新的一页。

在这个这个晚上,旧的一年,就这么闹哄哄的过去了。

“新年快乐。”周泽楷说。


将时钟拨回一个半小时前,周泽楷的微博弹出一个提醒

got a new message。

是一条私信。来自一串不知所云的英文组成的ID

——现在肯定有很多人给你发私信,你也肯定不会注意到这一条。刚才啊,我给我爸妈打电话才知道,他们居然在一起过节,真是亲爸妈啊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不过今年元旦我还是很开心的。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太膨胀。

我想说的是,刚才我才想起,我们认识真的很久了,但不说的话根本没感觉,这让我觉得更长的时间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跟你说,之前说要把你介绍给爸爸妈妈是我认真想过的,我觉得会有那一天的吧,因为我已经完全不能想象如果等不到那一天是什么感觉了……啊我怎么觉得有点矫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OK我只是想给你发个新年祝福结果还是说了这么多,算了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我,回头我把你的密码改掉,你就看不到了。

还有,我爱你。新年快乐。

如果你在我改你微博密码之前看到这段话,那你记住,除了我爱你和新年快乐都不是我写的。


在黄少天的手机上,这条长长的私信没有得到回复,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段文字后面,跟上了两个灰色的小字。

已读。



tbc

这一更很长因为我一直想看他们一起过这种很日常的生活,本来是打算就写个一起跨年,结果又啰嗦了(

评论 ( 36 )
热度 ( 482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