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30

前章:【周黄】那几年 29



39

十二月底,西伯利亚的寒流一路南下,北风过境祖国大半的地方都迎来了初雪。

此时正值圣诞节前后,S市街头全是圣诞元素的装饰,就连轮回俱乐部门卫大叔也不知道从哪弄了棵树,装点一番扎院子里。

这天起床,周泽楷从窗户往下看,漫天飞舞的鹅毛和银装素裹的世界里,那小圣诞树正坚挺的立在院子里,披着白雪做的长袍,漏出点点金红的装饰,在雪地里格外醒目。

周泽楷正打算拍照,手机叮叮叮响个不停,他打开一看,是黄少天的信息——

你老公: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老公: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你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这里下雪了!!!

你老公:你怎么不说话难道还在睡觉我靠你这是不是太懒散了小心胖成猪!!!

你老公:猪.emoji

周泽楷还没回,对方就发了个视频过来,下头还一行字——看,雪!

周泽楷打开视频,费劲巴拉的盯着那灰蒙蒙的天看了好一会,没看出什么动静来。

黄少天又发了个视频,这会是对着俱乐部门口的水洼。

这次周泽楷看出来了,那水洼被打出阵阵波纹,看起来……

周泽楷:冻雨?

你老公:屁啊是雪!

周泽楷拍了张俱乐部院子的照片发过去。

三秒钟后,你老公撤回了消息。

你老公:今天天气真好

周泽楷忍着笑捧场道:是啊


元旦之前战队便放了假,周泽楷先回了趟家,周父周母今年要去杭州跟周泽楷二舅一块跨年,原本是打算让周泽楷一块去的,但周泽楷不太愿意,他二舅啊,这几年感觉见到他就态度为妙,总是旁敲侧击,周泽楷觉着好像对方看出了什么,怪尴尬的。

周泽楷不想去杭州,周父周母倒也随他,周泽楷合计了下,打算到G市陪黄少天跨年,正好元旦后那个周末就是全明星。

只不过,他这临时起意实在任性,这时候机票肯定是买不到了,还是周泽楷求周父托铁路局的朋友买了张车票,还是硬座。

周泽楷没告诉黄少天自己的计划,二十八号那天下午上车的时候,还跟黄少天在那假装自己刚起床。

对方再次吐槽了他堕落而不自知的生活习惯,顺带还自吹自擂的朝他炫耀最近的健身成果。

周泽楷放好行李之后回了句:没图没真相。

黄少天就是等着这句话呢,直接发了张裸上身的照片过来。

照片里男人对着镜子,镜头对准了那紧致的腰线和光洁赤裸的胸口,肩部结实优美的线条确实看上去是近期健身的成果。黄少天身形偏瘦,身上的肉都长在了合适的位置,这么练了练感觉体态变得健康而匀称——非常养眼。

黄少天问:采访一下请问周大帅哥看到这张照片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周泽楷:有。

你老公:哎呀真是可惜啊,看得到吃不到,有没有很蓝过

周泽楷笑了,他没回消息,而是收起手机,起身接过了对面那踮着脚的小姑娘手里的行李,顺手帮对方放在了行李架上。

那姑娘朝他看过来,周泽楷脸上裹得严实,又是口罩又是帽子,露出双眼睛还戴着副圆框眼镜,姑娘自然是认不出他是谁来的,只礼节性的朝他道了声谢,没多话就坐下了。

周泽楷好多年没坐过硬座了,上回应该是在六七岁的时候,当时他家没买车,去杭州二舅家过年坐过一次硬座。

十多年前春运期间的绿皮火车就像个战场,记忆力过道上都横七竖八的躺着人,汽笛鸣叫铁轴拉着无数圆轮在轨道上奔驰,里里外外都是兵荒马乱。

现在的硬座还是比印象中好点儿,至少没那股好几年没洗澡似的怪味儿。坐周泽楷旁边的是个年轻的男人,落座之后就打了个电话,口音不是本地的,但听起来有点耳熟,勉强听出几个字,什么“上车了”“明早到”。

周泽楷转过眼,对面的姑娘从包里拿出本书,封皮上是串日文,她点点手机屏幕戴好耳机,翻开书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这时,过道上挤成一块的人群里又掉出个人来——那是个穿着军绿大衣的男人,那男人对着车票抬头看了看窗户上的号 ,将行李往架子一塞,大咧咧的坐下了。


这趟车需要开十六个小时,才会抵达G市。周泽楷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上车之后还是被车厢里仿佛没有止境的噪音给闹得头昏脑涨,加上火车暖气太足,他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瞌睡。

周泽楷也不确定自己睡没睡着,因为总能听见人声,时不时的脑袋磕到窗沿还会短暂的清醒,带着降噪耳机也挡不住那些聒噪的人声。

周泽楷换个姿势,脑门再次磕在了玻璃上,这回,他醒了——入眼的是车厢灼目的白纸灯光,周泽楷揉揉眼,扶好那摆着看的细圆框眼镜,撩开窗帘,外头已经天黑了。

对面那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耳机也取了下来,面前摆着碗泡面,旁边那穿大衣的男人不见了踪迹,换成了一个学生样儿的男孩,看着吃旁边泡面的姑娘笑得可灿烂,一看就是熟人,特意换了座位来的。

泡面姑娘大概是感觉到旁边的视线,斜了那男孩一眼,低声说了句:“看什么看。”

男孩:“我又没看你,我在看泡面!错过了餐车可把我饿死了——”

女孩哼了声,捧着泡面碗塞到了男孩手里:“给给给,给你吃,别烦我了。”

男孩愣愣,又将泡面放回了女孩面前的小桌子:“你都吃过了我还吃什么——要吃我自己会去买,我才不吃你的东西。”

女孩扫了眼地上那塑料袋里没开封的泡面,鼻子都皱了起来:“不吃我的东西就不吃,赶紧去买你的,”她低头抓过那袋子,四下看了看冷不防的对上了周泽楷的眼,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被姑娘塞了盒日式豚骨面:“小哥你还没吃饭吧,这个给你。”

“……”周泽楷明显感觉到对面那男孩看了过来,他连忙说,“不、不用……”

女孩压根不理他,转手将另一盒泡面塞进了周泽楷旁边那正低头玩荣耀手游的哥们手里。

那哥们被吓了一跳,周泽楷眼看着他打出去的技能跟boss擦肩而过,接着就被对面的小怪挠掉了小半的血。

那哥们对着手里天降来的泡面骂了句卧槽,刚准备抬头开火,结果被对面那男孩的声音给压了过去。

男孩指着他俩说:“这都谁啊,你认识?!”

女孩说:“认不认识关你什么事。”

“不认识你随便给人吃东西?”

女孩说:“我乐意,滚边去。”

男孩脖子都红了,周围的人都朝他俩看了过来,男孩低声骂了句什么,目光从周泽楷和旁边那哥们身上扫过去,起身气呼呼的走了。

男孩一走,那女孩儿把面一盖,扭过头看着窗外不出声儿了。

周泽楷完全是怔愣着看这场突如其来又即刻散场的闹剧,他回过头跟旁边玩荣耀的哥们对了眼儿,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十分费解的表情——虽然周泽楷的脸挡的差不多了。

他俩互相看看,默默的将姑娘塞手里的方便面放回了桌上。

那女孩依然纹丝不动,长发遮着脸颊,不知道什么表情,周泽楷感觉这会儿气氛有点尴尬,便起身找到自己之前买的泡面,打算去接点开水。没想到他起身,旁边那哥们也起来了,跟着他一块穿过拥挤的过道,停在了开水房旁边车厢口。

指示灯显示水还在加热,估计是刚被人打走热水。他靠着旁边的柜子,百无聊赖的等着热水。

之前玩荣耀那哥们点了根烟,吸了口又挥手尽量让烟散开,他回头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朝他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刚才那有点尴尬,”那哥们做了个手势,“出来抽根烟。”

周泽楷点头,表示理解。

“没想到路上还能看到小情侣吵架,”那人打了个哈欠,似笑非笑说,“真是年轻啊。”

周泽楷闻言抬眼,那哥们看着二十多岁,面相并不显老态,至少看起来跟说话的口气不相匹配,只不过之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着这人面上带着点疲惫,他叼着烟蒂若有所思的看着蒙着白雾的玻璃窗,又回头望向周泽楷。

“你是回家的吗?”

周泽楷摇摇头:“不是,找朋友。”

那哥们说:“女朋友?”

周泽楷:“差不多。”

那哥们扬起眉目:“巧了,我也是。”

那人站直了身体,手臂环在胸前弹弹烟灰:“你还是学生吧?没跟女朋友考到一个大学读书还是——”

周泽楷想了想:“算是。”

那人笑着道:“我们也是,高中就在一块了,不过我们那时候就不在一个地方——本来想考一个大学结果也没能靠在一起,毕业之后工作是一南一北,不知不觉都两头跑快十年了……”

周泽楷见水还没好,便跟这人搭了句话:“没想办法到一起去?”

那人说:“想啊,怎么会没想过呢,只不过我们俩家里人都不同意我们离家这么远,我也好她也好,跟家里也说过很多次了,父母如果不同意,就麻烦。”他叹了口气,“我和她也没什么兄弟姐妹,真要留父母在家乡,自己跑到坐车都要十多个小时的地方去生活,多少都会不放心,而我家那两位也年纪大了,要他们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迁居到不习惯的城市,我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周泽楷闻言:“那怎么办?”

那人说:“跟家里继续说呗,实在不松口就找个折中的地方定居,等到家里能同意那天,”他说着又吸了口烟,手指在满是白雾的玻璃上擦了擦,“或者等到等不下去的那天。”

“……”

“异地嘛,总是很多问题。”那哥们说着弹了弹烟灰,扭头瞧周泽楷不吭声,才想起对方也有个异地的“女友”,忙说:“哎你别把我说的放心上啊,每个人家里情况都不同,虽然有问题,但异地恋也有异地恋的好处。什么事儿都是看两面的。”

“嗯,”周泽楷点点头,没再接话。心里却琢磨起这男人说的话来。异地总是要有结束的一天,不过在他想来,要怎么生活在一起,这并不是个难事儿,他或者黄少天总有一方可以做出这个让步,再说周家他父母那辈的家长对于子女将来的去向,没什么太大的约束,周泽楷二舅的女儿如今定居在国外,也就逢年回来一趟,周泽楷有个堂哥则是留在了B市,周泽楷如果有自己的规划,将来即便是真要南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相比起“父母在,不远行”所带来矛盾,周泽楷的难,是难在从他父母那获得对他这段感情的认同。

归根结底,都是随着年龄增长自然会跟父母产生的分歧,是不得不面对的事。

那哥们抽着烟,大概是偶遇周泽楷这个“同道中人”,他像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似的,絮絮叨叨的说着,周泽楷面上是安静的听着,心里却越想越乱,车厢连接处暖气效果不如车厢里面,站上一会儿便有些凉,周泽楷搓搓手指,看着饮水机的红灯,莫名的就有些低落。

这瞬间,周泽楷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这男人看到那俩小情侣拌嘴,会发出那样的感叹。回想起刚才见到的那场闹剧,周泽楷也真情实感的想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啊,还会舍得因为那种无关痛痒的事生气”。

想到这儿,他又兀自笑了起来,这番话要是给黄少天听到了,恐怕得笑他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还故作老成。


汽笛轰鸣,广播里报着下一个站点,走道传来骚动,人声混杂着行李拖动的声音。饮水机那指示灯跳到保温,周泽楷起身往泡面碗里接了小半碗水,又小心的盖着盖子,扭头对男人说了声“先走”,端着自己那碗泡面回到了车厢里。

女孩又戴上了耳机,见他回来抬起头看了看他,那女孩儿眼眶红的,没说话,低下头继续看起了书,旁边那碗泡面搁着也没再动一口。

周泽楷迟疑了下,还是将自己那碗热腾腾的面放在了桌上,手机压在上头,屏幕忽然弹出了条消息提示。

是黄少天的微信。

你老公:你在干什么有空吗

周泽楷看看自己这处境,如实说道:我在外面吃饭。有什么事?

你老公:天这么冷你是怎么愿意出门的

周泽楷心想,还不是因为想见你,然而在微信上他却说:朋友约的

你老公:噢那你注意安全啊回家什么的,天气这么冷你别感冒啦!

周泽楷眨眨眼,泡面盖弹起来,冒出阵阵浓香的热气,笼罩在鼻尖,他的心也跟着软了,好像还真淌进了一股热流,忽然就暖和了起来。

周泽楷:好,不过你有什么事?

你老公:……其实也没什么事

周泽楷:嗯?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的信息才发过来。

你老公:啊真的没什么事,我就是今天回了趟家,然鹅我爹妈都有工作没回来,我一个人特别无聊,训练完就没事干了,也不想打游戏,然后我就睡到刚才才醒来,点了个外卖吃完了感觉超无聊不知道干什么,就在想你要是有时间不如就来PKPKPK啊但你在外面就算了,好好吃饭跟朋友聚聚啦!

几秒种后,刚阅读完这条消息的周泽楷点开输入栏,这长串文字却忽然不见了踪影,同时——屏幕下方跳出来一行字。

你老公撤回了一条消息。

你老公:算了我觉得我废话太多你会搞不清楚我想说什么

你老公:我想你了


黄少天很少这么腻歪,原因可能是他那残存的直男心作祟,总觉着应该黏黏糊糊的情话应该要对方来说,以前还不是这种关系的时候说句想你好像还要自然一些,谈了恋爱之后反而有点扭捏。不过这种心情在随着异地恋的持续而逐渐松动,尤其是这几天没了比赛进入休假,身边也没有队友插科打诨,黄少天便更能清晰地体会到那种情绪。

想念的滋味很平淡,只是偶尔静下来,看到外卖餐盒,想起那人坐在自己对面吃饭的样子,或者是一觉醒来睁开眼,看到台灯的昏黄亮光,想起之前某个人手臂越过自己按下按钮的画面。

越是一个人待得久,这种片段就越是无处不在。

黄少天发完微信后由衷感到畅快,但又有点尴尬,不等周泽楷回话,他就把手机扔一边,起身穿着拖鞋哒哒哒回到餐厅收拾那些餐盒。他心不在焉将不要的餐盒摞在一块,四下找垃圾袋,找着找着又回到客厅,在自己手机跟前坐下,若无其事的解开锁屏,看看对方的回音。

你的周大宝贝:我也想你。

黄少天看这个土味十足的备注名就想笑,前阵子他改微信名的时候顺带给周泽楷改了个备注,当然——是没有让对方知道的。

他往下拉了几次聊天框,对方并没有多的下文,黄少天倒是熟悉对方的风格,并没期待更多的甜言蜜语,可毕竟难得自己主动“倾诉衷肠一回”,自然得多说几句。

你老公:既然想我就不要嘴上说嘛,付出点实际行动告诉我你想我啊,比如来跟我PK什么的或者早点来G市啊,之前说好的先过来怎么就没有然后了?

这回周泽楷却好一会儿没有回复,起身收拾好东西,提着塑料袋下楼扔了垃圾,微信还是没有动静。

大概是跟朋友吃饭,不方便多看手机吧。

黄少天拉着外套,将手机揣进兜里,百无聊赖的溜达了几圈便回了家。


周泽楷在火车上过了一夜,这一晚上倒是比想象中容易过点儿,那男孩没有回来,空着的座便被旁边一个女人征用给他小孩坐着。

周泽楷睡觉的时候发觉手长脚长也有不好,腿伸不直,手臂不知道往哪搁,换了几个姿势都睡不舒服,最后在屁股麻木腿脚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周泽楷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对面那女孩正好起身收拾东西,之前那男孩背着背包站在旁边帮女孩将行李取了下来,两人没说话,只互相看了眼,那女孩抬脚跨到了过道上,一声不吭的往外走,男孩急急忙忙跟上,嘴里含着“慢点儿,你等等我”。

周泽楷靠在窗边,目送这群人下了车才磨磨蹭蹭起来洗漱。

距离抵达G市也就一小时了,他取下口罩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拨了拨头发,到厕所里换了身衣服。

打荣耀那哥们跟周泽楷是一道下车的,周泽楷对G市这个火车站不是很熟,多亏了对方热心领着他走,这才在大批人流涌向出站口之前离开了火车站。

那哥们满面愁云在出站之后终于散去,他眉开眼笑的冲着远处招招手,兴奋的说我女朋友来接我了,走啦。

周泽楷点点头,跟这人道了声再见。话音落下,那人便拎起行李箱,急冲冲的朝之前招手的方向跑了过去。


黄少天睡到上午九点多才爬起床,换好衣服准备出门跑步。自从半年前周泽楷来这儿之后,黄少天便多了个晨跑的习惯。

他乘着电梯到了楼下,刚伸了个懒腰,耳机里弹出一声信息的提示音。

黄少天戳了戳手腕上的Apple watch,上头是条微信。

你的周大宝贝发起了位置共享

黄少天懵了足有三秒钟,他发了个问号过去,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还是选择了接受。

屏幕中央出现两个挨得极近的点,随着地图的放大,黄少天可以看到周围熟悉的街道,而带着他自己头像的那个小蓝点正停在自家门口,而那个顶着周泽楷的头像的红点,正慢吞吞的,穿过小区正门那条种着两排树的小道,走向他。

黄少天惊讶的抬起头,就看见某人正在几步之外,那家伙就像是生怕黄少天认不出他似的,一身打扮格外扎眼,上身是黑金的绸面棒球外套,两条长腿裹在修身长裤里,头上戴着顶帽子。

周泽楷走到他跟前,黄少天这才注意到这人脸上还像模像样的戴着副圆框眼镜,那双藏得可深的黑眸,就这么近的,近的甚至是不真实的,看着他笑。

黄少天揉揉眼睛,局促的低头看向腕上的手表——那俩一红一蓝的小点儿正一闪一闪的,挨在一块。

黄少天抬起头:“你……”

周泽楷开了口,声音还是熟悉的,他看着他轻轻道,“嗯,我来了。”


40

“你在拍电视剧吗?”黄少天关上家门,往周泽楷身后瞅瞅,“昨晚我才说想你,怎么今天说来就来了?还是你其实有超能力?你家有只爱吃铜锣烧的猫?送了你任意门?”

周泽楷对这大串的问题置若罔闻,他手臂一揽,搂着对方的腰,将黄少天抱在了怀里,黄少天下巴差点磕到这人肩膀,他往这人颈间凑上去嗅了嗅,居然还有点香香的。

“飞机来的?”黄少天左右看了看,“这种时候你怎么买到飞机票的啊。”

周泽楷还是不说,抱着他脑袋埋进了他的颈间,大吸了一口这人身上的味道。

呼出的热流挠的黄少天痒痒的,他受不了的缩缩脖子,身子后倾想躲开对方的气息,周泽楷却得寸进尺的压了过来,手上半点不松,简直让黄少天无处可躲。

“你……周泽楷,”黄少天刚进门就被压步步后退,背脊碰到玄关的墙,他忙不迭出声道,“你干什么啊——梦游啊还是要吃人啊?哎哟,疼!——靠,你还真是来吃人的啊。”

周泽楷一口咬在他脖子,终于是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黄少天推开这人的脑袋,捂着给对方袭击的地方又气又笑的看着他:“笑你妹,说句话会死吗。”

周泽楷又要凑上来,黄少天赶忙捂住了他的嘴:“你又要干什么!”

周泽楷:“唔唔唔。”

黄少天稍稍松开手:“说。”

周泽楷那眸子亮亮的,含着能让人腻死的笑意:“亲一个。”

靠。

黄少天被这人眼神暴击直接,好在他已经对周泽楷的脸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不然此时此刻他肯定就是个大写的色令智昏。

“你先交代清楚你来的始末。”黄少天按着他的嘴,“第一个问题,你怎么来的。”

周泽楷:“火车。”

“靠,”黄少天差点吐血,“你穿这么花枝招展的上火车???哥,你还嫌你长得不够显眼啊!在车上碰到迷妹了吗?有没有被吃豆腐啊——不是,你穿这样我都不敢相信你能活着下车啊!”

“……”

周泽楷清清嗓子,他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换了身衣服来见他的。

黄少天多聪明啊,他见周泽楷欲言又止,又结合这人平时的做派,他试探道:

“你该不会为了见我,特意换了身衣服吧?”

“咳。”周泽楷挪开眼。

黄少天噗嗤笑了起来,整个人都在颤抖:“哈哈哈周泽楷你、你……你居然为了见我还特意换衣服?”他扒拉着周泽楷的衣领,“还有香味,香水?这个味道好熟悉啊,止汗剂?你也太精致了吧!”

周泽楷的脸颊耳尖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好不容易才能见面,将自己收拾好不是应该的吗,更何况还是给对方的惊喜,总不能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在对方跟前出现,原本是理所当然的事,被黄少天一笑,周泽楷倒不好意思了。

黄少天笑够了,嘴角翘着,眼眶都红红的,他抱着周泽楷的肩膀,抬起眼便能瞧见这人微微低垂的眼睫,挺翘的鼻梁下薄唇微微抿着——黄少天是好久没有见过这么赏心悦目的画面了,一个没忍住,凑上去亲了亲这人的嘴。

被黄少天这波偷袭,顾着羞涩的周泽楷终于回过神来,他眸中闪过一丝慌乱,呼吸骤然停顿,视线在对方笑盈盈眉目间徘徊了片刻,俯身上前咬住了那两片红润的唇。


这两个人凑一块根本就是天雷勾地火,只不过光天化日下就干那事儿羞耻心上还是有点过不去,黄少天推着周泽楷的腰让他去洗澡然后好好休息,周泽楷答应是答应了,就是手也不撒,抱着黄少天从玄关到客厅,倚在通往浴室的过道墙上咬他的耳垂。

黄少天嘴上说着让他消停,自己爪子都伸进了周泽楷的衣服里,摸着他腰部的肌肉,忽然笑了笑。

“我发现你好像有点腹肌了啊,比上次比赛的时候还要明显了。”

周泽楷:“嗯。”

黄少天撩起他衣服想看看,又被周泽楷抓着衣角拉了下去,周泽楷说:“你不是在健身?”

“对啊,每天都有跑步,偶尔还举个铁什么的——喂喂喂你干什么?”

周泽楷笑着凑到他耳边:“看成果。”

“你,”黄少天指着对方伸到自己衣服底下的手臂,“你看成果是用手看啊,你粉丝知道你这么流氓吗!”

周泽楷可无辜了,刚才是谁撩开他衣服一直摸来摸去的,要说耍流氓,他哪比得上黄少天啊。

黄少天吐槽之后自己都忍不住了,脸颊红红的,望着对方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周泽楷的手:“不闹了,你先去洗澡,补个觉什么的,回头晚点带你去吃好吃的。”

周泽楷摸了肚子又摸后腰,点头:“好。”

“去吧去吧,我去给你拿衣服——”黄少天推着周泽楷的肩膀进了浴室,“等着啊。”

周泽楷看着对方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空了的怀抱,十分失落的开始脱衣服。


黄少天出了浴室站在走道上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这才稍稍平复下来胸口那乱撞的小鹿,他回头看着合上的浴室门,心想这姓周的该不会是给自己下了蛊,怎么见面这么大反应。

上会比赛见面有这种感觉吗,黄少天也不记不清了,不是因为时间过得久,而是这会儿他被对方忽然来到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子就是团不顶用的浆糊,能忍住下半身的冲动不跟他乱来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定力和理智。

黄少天摇摇脑袋,用力的扯了几下自己热的快要冒烟的耳朵,给对方拿了换洗的衣服和毛巾,收拾好了心情推开了浴室门。

温热水汽迎面扑来,水流声充斥在这不算宽敞的空间,黄少天揉揉鼻尖,周泽楷侧对着他站着,喷洒出的热水冲刷着他的肩头,脑袋上的白色泡沫顺着颈线滑下,黄少天本想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余光却看见那人正低着头,好像是在揉眼睛。

黄少天站定忍不住出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周泽楷眯着眼朝他站的方向看过来。

周泽楷一只眼红通通的跟兔子似的,另一只眼睁都睁不开,黄少天见状皱起了眉,朝对方走了过去:“什么没事啊,我看看,洗发水进眼睛里了?”

“没事的,”周泽楷想揉眼睛,刚伸手就被对方给叫住了。

“别揉,越揉越不容易好的,”黄少天从架子上取过毛巾,“我看看啊,别乱动……”他说着,便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人削瘦的脸颊,给他擦眼角的水渍。

周泽楷大概是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在意这个,平时洗澡眼睛里进点洗发水他都习惯了,哪知道这人还过来给他擦眼睛,周泽楷微微抬起眼皮,见到这人认真的神情,还有那微微皱起的眉眼——温柔的不像话,哪有平时在人前那个大大咧咧的小话痨的样子。

黄少天听到周泽楷低笑,手上动作一顿,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的处境——他面前站的,可是不着寸缕且还被热水释放了荷尔蒙的周大帅哥。

这个要命的距离跟周泽楷面对面,黄少天光是看对方的脸,都能听见自己耳边正拉起的防空警报。

他猛地收回手,视线从对方身上挪开,看着热气缭绕的天花板:“那个、你要是没事了我就先出去了……”

“有事。”

“啊?”

周泽楷那双好像会说话的眼正盯着他,薄唇轻启,很是真诚的对他说:

“我忍不住了。”

“……”



tbc

想吃肉吗,不想吃我就拉灯(来自一个最近没怎么写肉很没有自信的人(

评论 ( 64 )
热度 ( 431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