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8

前章:【周黄】那几年 27



36

说是低调,对于这两个人而言,看起来倒说不上太大的区别,大概是因为两人夏休期都得在战队训练,也没时间见面,平时电话微信聊聊天,偶尔约架,这些都没机会给别人看到。

可话又说回来,虽然面上看着没什么,但在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心底,这样藏着掖着谈恋爱,左右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试问谁不想光明正大的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又有谁会愿意偷偷摸摸的对待自己的真心。尤其是在这个年纪,初尝爱情的滋味,都是恨不得告诉全天下喜欢的人有多好,自己有多爱他——如今却要他们俩压抑、低调,这哪是能轻易的做到的事。

黄少天事后就想啊,经理的话,绝对是有道理的,他非常认同且承认,自己的确还是考虑的不够周全,不能太随心所欲了。可话又说回来,他黄少天道理都懂,可因为一些外在的条件完全压抑自己,这又太不是他的风格了。

所以他选择在低调和高调之间,选择了个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想我了吗?”

话音落下,黄少天的直播间,弹幕大军迅速霸占了整个屏幕,全是尖叫呐喊叫老公的。

还有俩礼拜,六赛季就要正式打响第一战了。这夏天,蓝雨训练的密度比往年都要高,黄少天开直播也没以前那么勤快了,隔三差五营业露个脸,最近是因为新赛季要拉开序幕,他来的多一点,但也只是跟粉丝聊聊天,打两把游戏就会匆匆下线。

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这么没头没尾的说了句这话。

弹幕里的妹子们疯了,黄少天这几年越长越开,眉眼间的英气看起来又苏又帅,根本不是以前那小孩的样儿,说起这种撩人的情话,杀伤力简直是成吨级的。

黄少天见状咳了咳:“——那个,是这样的。前几天啊,直播间有个观众跟我说,不想老看我打游戏,要我多跟粉丝互动,我就问他,你觉得要怎么互动,他说粉丝都想听我念情诗。”黄少天笑说,“你们想听吗?念情诗。”

弹幕一片啊啊啊啊啊的过去,开什么玩笑,黄少天那些毫无营养的嘴炮他们都能听得乐不可支,别说这会儿要念情诗了,妹子们简直激动要抱着电脑跳起来,一时间,弹幕里全是说想啊想啊要老公念情诗。

黄少天看这反应,轻轻的对着话筒笑了笑:“好,满足你。”


周泽楷刚训练完,披着马甲进了直播间,就听黄少天刚才那段念情诗的对话,他脚步停下,站在走廊上没动,其他出来的队员都看着他,周泽楷耳根发红,摆手示意他们先走。

黄少天说的情诗,还真是他直播间“听众”跟他说的,只不过,那个听众名字叫周泽楷。

语境其实是周泽楷前阵上微博问答的时候,有人问他最近在看什么书。周泽楷最近看的是方明华经常带出去比赛的口袋书,那书是本诗集,都是些现代诗歌,看得快还不费脑,挺适合放松的时候看看的。

周泽楷回答了书名,当晚,他评论底下全是要他念诗的。

就连黄少天都在瞎凑热闹,让周泽楷念诗给他听。

周泽楷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念了,给粉丝念了一首放在微博上,给黄少天也念了几句,严格来说不算是诗,只是网上摘抄出来的选句。大概是因为念中文十分羞耻,不管是放微博的那首,还是给黄少天念的,周泽楷都是用的英文。

“To me, love which isn't just kissing and touching or eating for survive, ”

周泽楷开口,声音有些低沉,口音算不上多标准,却很舒服,让黄少天想起他俩刚见面的时候,夜宵摊上这人报个菜名都像是在念诗。黄少天听着这人说话,恍惚想起当时自己还想以后娶个江南的姑娘让人家给自己念念诗熏陶熏陶,没想到这个计划还真实现了——除了姑娘变成了男人之外,没什么毛病。

电话里,周泽楷声音温柔得让人梦回江南六月天:“is the desire not to die ”他顿了顿,“and a kind of heroic dream in the exhauste life,”

黄少天听着听着挠挠耳朵,心想,不对,他想象中念的不是英文诗啊,虽然周泽楷念得很好,但他似乎貌似好像大概或许是……听不太懂的。

周泽楷念叨这儿时,在电话里很轻很轻的笑了笑,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念道:“But my dream, is to be with you until we are old to die.”

黄少天倒是听懂了几个单词,他莫名其妙的说:“Your dream is to die?到底是你想不开还是写这段话的人想不开啊。”

“……”周泽楷忍俊不禁,“Never mind.”

黄少天在这边呵了声:“OK,你是要跟我拽英文拽到底了是吗?你信不信从明天开始我每天背单词,回头变得international了,你就别怪我念英文太吵。”

周泽楷握着电话直笑,这会儿他正在俱乐部外的空地上,夏天蚊虫猖獗,周围蝉鸣鸟叫的,头顶的路灯全是蛾子在飞,周泽楷拉了拉衣领给自己扇风。

黄少天说:“所以你真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你告诉我你刚才念的是什么意思吗,我真没听明白,就听到了个头又听了个尾,什么love to die,dream to die???直觉告诉我这首诗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啊,你别搞我了,我念书的时候虽然英语还行,但听力真的很差的!”

周泽楷笑得停不下来,他蹲在门口大树的树荫底下:“你念一首。”

黄少天:“啊?念什么?念情诗?”

周泽楷:“嗯。我就告诉你。”

黄少天缓缓道:“……原来在这等着我呢,我就说你好好的念什么英文啊。”

周泽楷学了黄少天那个嘿嘿,得逞的笑。

“啧,”黄少天皱眉说:“我发现你真的学坏了。”

周泽楷无辜:“有吗?”

黄少天呵呵:“算了,要念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很少看什么诗集啊。”

周泽楷:“网上搜。”

黄少天:“你就这么想听?”

周泽楷:“嗯。”

黄少天叹了口气:“好吧,你等几天啊,我找几首诗给你念念。”

周泽楷翘起嘴角:“中文的?”

黄少天:“废话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堂堂炎黄子孙华夏儿女龙的传人当然念中文啊!”

周泽楷:“……”


眼下,黄少天的声音正透过电波信号从耳机里传来,手机屏幕上,那人戴着耳机对着电脑,嘴角微微翘起,脸颊上显露出淡淡的酒窝。

黄少天虽说在联盟是出了名的吵,但他音色是很不错的,只是因为大家只注意到他吵还有他的文字泡,所以很少有人愿意仔细去倾听他的声音。如今陡然安静下来,换了画风,弹幕里都在刷“这还是我认识的少天吗?”

只不过黄少天就算是念情诗,语气还真是一如平常的耿直,完全没有任何柔情或者停顿,配合他念的内容,简直就是跟打仗前的喊话一样。

“我是你路上的最后一个过客,”他对着文档念道,“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场雪,最后一场求生的战争。”

弹幕先是一堆省略号,后来又有人哈哈哈——

——怎么办我觉得少天念这个念的气势好足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黄这是攻了吗!?

——真的念的好霸气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这是情诗吗?我咋觉得黄少天下一秒就要抄起冰雨杀过来了???

——我觉得少天可能不知道那种柔情画风的情诗,这个还满符合的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这诗被少天念的跟杀手在杀人前放狠话似的……

——“我是你路上最后一个过客”,因为今天你的命要交代在我这了。←是这个感觉对吗。

黄少天:“……”

屏幕上那堆附议的弹幕看得黄少天差点背过气去。

他本来说要给周泽楷念,后来索性就在直播的时候念出来,他就喜欢这种在众人面前对一个人喊话的浪漫,这些似是而非的暗语,天地不知,但你知我知。

坦荡又狡猾。

找诗的时候黄少天找来找去,要么太黏糊要么太拗口,都不合适,后来挑了这首,谁知道刚念出来,画风就歪了。

事后黄少天很愤怒,都忘了要周泽楷翻译自己那首诗,就顾着让对方评理——说他念的真的像在放狠话吗?

周泽楷想了想,还真有点像,但——是黄少天的风格,没毛病。

黄少天听他欲言又止就知道还真被粉丝说中了,他气愤的念叨了这首诗好几天,就不信自己念不出正常的版本来。

郑轩听他碎碎念了几天,记住了开头,记住了结尾,忍不住问喻文州:“他在叨叨什么啊,什么我是你路过的最后一场战争,乱七八糟的听他说了几天了。”

喻文州也有点懵:“你是不是听错了?他说的会不会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啊?有可能哦,”郑轩疑惑道:“不过他这是失恋了吗?为什么要念这个?又从哪个青春美少年或者少女的全世界路过了?”

喻文州扶额,看来黄少天的画风在队里也是好不起来了。


就在这嬉闹之间,日历上夏天的痕迹正一点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金秋时节来临的信号。

荣耀联赛第六年,各大战队也迎来了各自的新征程,同时,也有更多的新生力量加入到了电子竞技这个队伍中来。

蓝雨有新人出道,这位新人可算是了不得,刚发布消息就引来的不少关注。

“比赛的安排我就不再重复了,”喻文州敲了敲手表,“二十分钟,你们各自整理好状态,要洗脸的洗手的现在过去,有什么要问的也问了。抓紧时间。”

休息室里,蓝雨战队的成员点点头,做战前的最后准备。

喻文州视线在休息室里转了一圈,落在黄少天旁边那人身上。

喻文州走到那人面前:“怎么样,能够适应吗?”

那人抬起眼朝喻文州笑了笑:“没问题。”

黄少天收起手机,胳膊肘顶了顶那人:“可以啊于锋,这么淡定,比宋晓那家伙看上去要有谱多了。”

宋晓就坐在黄少天对面,他皮笑肉不笑的歪着脑袋瞪黄少天:“黄少啊,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悠着点注意一下周围,我人还在这呢。”

黄少天却无所谓道:“我说错了吗?去年是谁第一战的时候在那喊紧张?还抓着我的衣角说如果个人赛输了是不是就没脸见人了。”

宋晓脸一热:“靠,我哪有抓着你的衣角,不要强行加戏OK?”

黄少天:“抓不抓衣角是重点吗?重点是你那天紧张的要死要活的好吗!看看人家于锋——多淡定啊。”

宋晓翻翻眼皮:“说得好像你第一次比赛的时候不紧张一样,科科。”

于锋见状忙出来解围:“紧张肯定是会有的,不过还能调节。”

黄少天:“看看。”他拍着于锋肩膀道,“人家这态度,这自我调节的能力,你不服不行啊宋晓同学。”

宋晓做了个鬼脸。

喻文州笑着摇摇脑袋:“行了,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调整,比赛之前别喝太多水,回头打完这场聚个餐,”他看着于锋道,“算是给你庆祝。”

于锋闻言垂眼,他笑了笑:“……庆祝什么的,看来是非赢不可了。”

黄少天抬手勾过他脖子:“压力不要太大,尽力就好啦!好好表现。”

于锋郑重的点点头:“我会的。”

喻文州成为队长之后,蓝雨有个习惯,就是每个赛季第一场比赛,新人只要不是牧师,就会安排在个人赛亮相。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为了让队员最快的适应节奏,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们更大的空间和舞台展示自己的才能。

于锋,作为本赛季蓝雨出道的新人,玩的职业又是狂剑士,荣耀迷们看到他,多会不禁想起几个月前遗憾离场的孙哲平。毕竟孙哲平一走,联盟里便没有能将狂剑玩的那么淋漓尽致的人了,如今看到于锋的身影,又是在蓝雨这样的队伍当中——很多人对于他的期待和要求,自然就远不止是一个新人那么简单了。

这种关注,是幸运又不幸。带来人气的同时,也很容易给选手增添很多无谓的压力,所以在比赛之前,蓝雨的人都想着法子给他们这位新人解压,倒是于锋本人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心的,表现的相当淡定,仿佛完全没有被外界的各种评论所困扰。

临到要出场了,于锋套上外套,朝观赛区的队友们招呼了声,转身就上了他的战场。

黄少天都有点佩服:“感觉他完全不慌?我们那时候出道有这么淡定吗?该不会是假淡定?”

喻文州望着那个高挑的背影道:“我跟他聊过几次,他心很坚定,不是假装的。”

黄少天叹服:“这心理素质,干大事的人啊。”


于锋的首战打的很漂亮,个人赛轻松拿下一分,后面的团队赛出场跟队员的配合也算默契,整体来说表现令人满意,如果放在往年,定然会受到诸多评论人或者各大战队的关注追捧。

只不过今年,情况有些特殊。

首战过后,蓝雨接着就对上了百花战队。

几个月前,百花曾是用几场非常干脆利落的胜利,将蓝雨挡在了总决赛的门外,而新赛季狭路相逢,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上赛季季后赛的蓝雨,正处在调整期,外界称为是剑与诅咒的瓶颈期,当时喻文州由于手速的问题,成为被对手集中攻击的对象,而由于黄少天那个机会主义者的风格大家也渐渐熟悉并有了防备的对策,一度在比赛里出现很难打开局面的情况。

就在大家担心剑与诅咒还会继续这尴尬处境的时候,他们却以全新的姿态站在了所有人面前。

以喻文州来说,他的战术体系臻于完善,风格上也更灵活。不像是之前,主要侧重弥补手速上的短板而制定战术。这个赛季对战百花,喻文州组织出的进攻比之前更有效率,也更加果断迅速,是将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这时,黄少天的表现,就完全是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团队赛时索克萨尔所组织的第一波进攻顺利打乱对方阵型,夜雨声烦杀到——在后来的赛事回放当中,屏幕那位剑客在队友掩护之下,如同鬼魅一般出现,总共只用了五秒钟,清空了百花治疗的血条。

这个瞬间称为秒杀一点儿也不过分,直播间的解说惊呼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另一位解说瞠目结舌自顾自道:“百花的牧师这是死了?——谁的击杀?”

底下的观众甚至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百花战队那边就黑了个人头下去。

比赛会场上那极其短暂静默,大概是为了给予这精彩瞬间最热切的喝彩。就在解说将那击杀画面拉到转播窗回放时,所有人都被那剑客潇洒无畏的身影和他杀伐果断的出手所征服。

整个会场掌声雷动,铺天盖地的喝彩,应和着解说惊喜吼出的那个名字——

“……夜雨声烦。”解说颤抖的声音在场馆里回荡,“是夜雨声烦——”


几年后,粉丝总结的第六赛季,除了蓝雨强势的表现,那一场场刷新大家对竞技认知的比赛,最多的一个说法就是:六赛季是开启黄少天全盛时期的赛季。

这个说法经常被黄少天本人吐槽,但也不得不说,六赛季开始黄少天个人实力,已经无可质疑。不论是他在比赛中的表现,还是最终取得的成绩,都让人看到了这个男人在历经两个赛季的磨练、积累之后,所爆发出的强大能量。

这样的光芒之下,别说是同队的新人,就连喻文州这位最佳搭档,在场上所吸引的眼球都比不过黄少天这个攻坚主力,而接下来的比赛,蓝雨也是一路高歌,过关斩将,其给人的惊喜,完全不亚于当初俩人刚组队出道的时候。

这样的势头,在熟悉黄少天的人看来是意料之中,黄少天这人的天赋绝对是这一代选手当中排行前列的,而他的努力和他实力,早就可以跻身一线,只是前两个赛季,战斗经验不足,操作不够老练,加上队伍配置不够完备,也没有机会正面跟一些王牌选手打出精彩的对决,因此他一直未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给自己真正正名。

实力如同金子,是不会被真正埋没的,就如同他这个机会主义者在赛场上的需要绝佳的机会一击必杀,黄少天也需要那样的机会,一鸣惊人。


常规赛最令人期待的一场比赛,应该是开赛一个月后——蓝雨客场对战上赛季冠军微草战队。

此时,魔术师王杰希的名声此时已经是响彻整个联盟,五赛季冠军、五赛季季后赛MVP种种光环的加持,一时风头无两,只要有微草的比赛,上座率基本都在八成以上。

而这回蓝雨战队跟微草战队对上,整个比赛现场是塞满了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看总决赛。

黄少天喻文州跟王杰希算是老相识,那种亦敌亦友,互相看不顺眼但又有点欣赏的老相识。赛前两队碰面,王杰希还是那淡淡的样子,跟他俩点点头,喻文州只笑笑,没多说什么,倒是黄少天,贯彻他那以往能叨三句就绝不说两句的风格,不等队员走就跟人说起了垃圾话。

黄少天说:“王队啊,你说你要是今儿在你这主场输了,那多丢人啊。”

王杰希看了他眼道:“再丢人也没有你这别扭的儿化音丢人啊。”

黄少天倒是乐了:“这儿化音你听着难受吗?那好啊,我今天比赛就要用‘儿’贯穿整场比赛了。等着啊,儿儿儿儿儿——多听几遍,一会儿上场看到文字泡那就是有声音的文字泡。”

王杰希皱着眉,说真的,但凡一个听力正常的人,都没法忍受自己的家乡话被演绎成奇怪的版本,尤其是还是奇怪又聒噪版。

王杰希说:“喻队不觉得这种战术很低级吗?”

喻文州眨眨眼,摊手。

“低级?”黄少天哈哈笑:“那微草今晚可一定要赢啊,不然输给这种低级战术,你王队的面子,可就只能暂时给我们蓝雨收着了,是吧,队长?”

喻文州笑了笑:“逻辑很清楚,道理深入浅出,整体评价,说的很对。”

王杰希却不为所动:“说得对不如打得好,还是场上见真章。”

黄少天:“虽然你这张嘴说出来的话我大部分时候都不赞同,但这句话,没毛病。”

喻文州抬眼看向王杰希,还是那副波澜不惊不卑不亢的样子。

“就请冠军队伍多多指教了。”

旁边俩队伍的成员看这仨神仙打架,隐约感觉今晚是要搞大事了。


这赛季开始,黄少天一直都是坐第三顺位上擂台,擂台赛的积分至关重要,而正处在全盛期的黄少天担当这个位置自然是再适合不过。同样,将王牌放在二三顺位的做法整个联盟都是通用的,于是当擂台赛进入白热化,王杰希黄少天前后脚登上擂台的时候,场地全是欢呼。

两个王牌选手的对决——观众最期待的一幕果然出现了。

黄少天跟王杰希一早就不太对付。这种不对付倒不是真的关系不好,纯粹就是谁也不服谁,虽说心里很有数这人是个厉害的角色,但真要论长短,谁都不会相让。

擂台赛的地图名叫赤炎河岸,整个地面被熔岩腐蚀龟裂,如同覆盖着猩红的蜘蛛网,而这狰狞大地的另一头,则是如同河川般流淌的岩浆,白烟滚滚,随处可见。根据之前的测试,这张地图上的岩浆会对玩家造成伤害,其伤害会随着停留的时间而叠加,因此在这张地图作战,防御敌人的同时,还需要避免踩进岩浆里。而另外,图中烟雾缭绕的场景也会对视角造成一定的阻挡——总之,赤炎河岸是个相当难啃的图。

蓝衣金甲剑客潜行在烟雾间,这地方地势开阔,不利于隐匿踪迹,好在还有点烟,对于他而言,是能找到的最佳掩护。

平常人也就算了,他的对手毕竟是王杰希,这人的动态视力和战斗经验都是一等一的,哪会任由黄少天轻易躲藏。

比赛现场的大屏幕主视角是黄少天,屏幕中央夜雨声烦突然停下前行的脚步,原本不断有人说话的会场都跟着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跟随之屏息,观察着那缭绕的烟雾间,是否有那个神出鬼没的魔术师的影子。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黄少天切换游戏视角,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就在他转向身后的时候,一声极其细微的“叮啷”声入耳,屏幕里夜雨声烦没有任何停顿,握剑疾冲,漂浮的烟雾瞬间被冲散——剑客却又猛地步子一顿,浮空起身,掉转方向跳到了另一边。

脚步落地的同时,原本他站的位置熔岩烧瓶瞬间炸开,燃起熊熊烈火——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庆幸躲过这波技能,地上那火焰竟随着地上四处蔓延的岩浆扩散开来!

黄少天忍不住骂了声“靠”,当初测试地图他们主要是测试岩浆的伤害以及会不会附带debuff,都没想到这个——这些岩浆居然会受到熔岩烧瓶的影响。

场下的人都注意到屏幕里空前盛大的熔岩烧瓶的特效,蓝雨战队的队员们都惊了,不由得问道:“当时我们没有测试火系的技能吗?”

喻文州:“有测试过的,但当时测试没有得到类似的数据,这个效果可能只有熔岩烧瓶会触发。”

说完,他托着下巴继续观察着战局。

“这也太bug了,”宋晓张张嘴,忍不住抱怨道,“触发之后伤害机制都变了,这样一来岂不是完全就成了王不留行的主场啊!”

“不一定,”喻文州却说,“现在下判断还太早。”他想了想,眯起眼看向大银幕,“虽然熔岩烧瓶的效果被放大了,但这个场地限制魔道学者发挥的地方也很多,尤其是跟少天打。”


喻文州这番话不假,熔岩烧瓶触发的效果是不错,但对于是喜是忧那还要看黄少天如何应对。地图里的岩浆能够受到技能影响,就可能跟其他技能也会产生交互作用,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所衍生的不可知性,都有可能成为黄少天的机会。

坐在扫帚上的黑衣魔道学者飞快扔出酸雨干冰,刹那间,满屏的被放大效果的白烟就完全遮挡了所有人的视角,只能依稀看到点儿角色的影子。

地图上夜雨声烦忍不住就刷起了文字泡。

夜雨声烦:王杰希啊你前世怕不是个烧锅的啊这么多烟你就老实说全球变暖是不是你的阴谋!

王杰希都懒得回他,开着加速紧追在躲避他技能的剑客身后。

金黄的光芒射出,弯着成绝妙的弧度,直击那剑客的后脑勺——却再一次与之侧身而过。

王杰希眉头拧起,这已经是夜雨声烦第三次躲过他的技能,这不可能是单纯的运气好——这家伙,走位已经这么精准了吗?

在躲避王不留行技能的同时,夜雨声烦还坚持不懈的在地图频道时不时冒出几句文字泡,比如:

夜雨声烦:王杰希啊你是不是因为大小眼所以瞄不准啊你都miss多少次准头堪忧有没有

夜雨声烦:我说要不你考虑考虑解封个什么魔术师来跟我打打现在这么玩儿显然不过瘾啊!

看到这句话,现场的观众都呵呵了,黄少天风格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满嘴跑火车,这会儿都被王杰希杀的到处跑了,还好意思说人家不过瘾。

当黄少天的对手,就只是在旁边看看,都会觉得烦。


王杰希倒不至于被他激到或者干扰到,与其说烦,他感觉自己更像是来了点儿兴致,毕竟在这交手之间,他明显能感觉到黄少天在技巧上的熟稔,还有比过去更加精准的微操。

职业选手这种斗争意识都是本能,越是强大的对手,才越能让他们兴奋。

屏幕里,王不留行骤然停顿,不再前行,那黑袍飘飘的魔术悬停在了半空,背后是红霞如血的天穹。王不留行指诀一动,细碎的银色光粉疾落而下,直袭夜雨声烦——穿梭在烟尘中的剑客丝毫没有停顿,翻身躲过寒冰粉,还没来得及拉开距离,接踵而至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寒冰降雨。

无数凝结成冰的雨滴,棱角尖利的雨折射着赤炎河岸猩红的光芒,划出道道带着狰狞寒光的射线,齐刷刷的落向夜雨声烦——

绵密的冰渣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落进滚烫岩浆,飘起无数股白烟,几乎是眨眼间就充斥在他们身边,王不留行施法不停——快速迸发而出的星星射线在夜雨声烦忙于躲避寒冰降雨时,径直击中了他。

现场观众爆发出喝彩,主场的粉丝是被他们队长紧凑的攻势所感染,个个激动不已。

此时的战场,已经完全被寒冰降雨蒸腾出的白烟覆盖,两人的视野都受到场地的烟雾影响,无法辨别对方的位置,这一击得逞与否,王杰希只能凭直觉与经验得来结论。

大银幕上,王不留行悬于空中摆出蓄力的姿势,斗篷随之飞舞,漫天的雾霾间,隐隐可见蓝色的电光从白雾间蔓延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袭向之前夜雨声烦的位置。

闪电锁链。

现场为数不算多的蓝雨粉心都跟着悬了起来,捏了把汗默默祈祷道——千万不能被打中啊。

耀眼的电光落地,未能劈开那烟霾,连个虚影都见不着。

王杰希意识到此时已是他在明,夜雨声烦却在暗处,他必须相信自己尽快做出决断——一鼓作气,拿下对决。

否则每拖一秒钟,都是在给黄少天制造机会。

屏幕里,魔道学者绚烂的技能特效在这片被云雾所掩埋的地图上迸发开来,CD好的熔岩烧瓶再次点亮,随着岩浆的流动往周遭的大地上蔓延开来,天地好像都快成了一座炼狱。

火光燃烧之间,烟雾似乎稍稍被吹散了些许,王杰希操作着王不留行连发技能——下一秒,他睁大了眼。

雾气吹散,取而代之的是高涨的烈火——而激烈交战的位置之上,却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这时,地图上跳出来一行字。

夜雨声烦:舞台给你用了这么久,现在是不是该到我的场了?

王杰希甩动鼠标,视角急切到身后——可是一切已经避无可避。

那灼目的蓝色光芒杀到了眼前,势不可挡。


这场比赛最终被蓝雨拿下,可以说是让所有观众都有些出乎意料。

大家虽然在这赛季感受到蓝雨的强势,但毕竟微草可是正经的冠军队伍,而且还是那种风头正盛的冠军队,此前蓝雨跟微草也打过不止一次,但在胜率上是不怎么讨好的,比赛也不算太精彩。但这一次,非但在结果上让人惊讶,过程的精彩程度也另荣耀迷们惊叹。

尤其是黄少天和王杰希这场擂台赛。

不论是开局王杰希的完美控场,对节奏的把控,以及很长一段时间全面压制的进攻状态,还是后来黄少天那精妙绝伦的反击——在完全劣势的情况之下把握机会翻盘击杀。整场比赛都令观众赞叹不已,比赛的视频也被各大媒体转发。

蓝雨这位小小剑客,以他这极富个人风格的惊艳绝杀,终于在他出道两年后,在他选择背负起诸多人的期望的两年后,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他——

从此,黄少天也成为了荣耀联盟里,谁也无法忽视的的存在。

这场比赛之意义,为粉丝们所津津乐道,哪怕后来好几年说到黄少天便会提起这场比赛——明明只是一场常规赛的胜利,可他们却高兴的好像拿了总冠军似的。其他家粉丝无法理解,可他们自己知道,作为看着黄少天成长的人们,此刻是为他开心,为他骄傲,也被他所感动。

后来,很多人将这场比赛称为黄少天的封神之战。


话又说回来,黄少天自己倒是没觉得有那么神,也没好意思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多了不起。

比赛结束后,他先是找到王杰希来了段垃圾话talkshow,还没来得及开溜去跟自己那位男朋友打电话,就被叫回去参加记者问答。黄少天全程打着马虎眼应付着,被轮流夸奖的时候甚至久违的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摸着后脑勺垂眼低笑,又恍然反应过来——自己这动作,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黄少天眨眨眼,坐在众人面前,莫名其妙的偷笑起来。

刚结束了比赛,这会儿又想到某人,黄少天心思完全歪到别的事儿上去了,他躲着记者的视线看起了手机,给周泽楷发了条微信,又偷偷摸鱼刷着最新战队战绩的排行。

十分钟前更新的排行榜,蓝雨的胜负比从之前的第二跃居到了第一,往下稍微拉拉,就能看到排在第九位的轮回战队。

黄少天愣愣,他记得之前看轮回还在第六,怎么一言不合就掉到出线圈外了。



tbc

小周那段英文,翻译是: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而我的梦想,是与你白头至死。

这段文字出处说法不一,很大可能是一些学者看杜拉斯的书总结而来的一句话,具体是谁写的搞不清楚(。

反正这种句子不是我能写的出来的大家知道这个就好(。

少天那段出自保尔·艾吕雅的《凤凰》

主要是因为听猫耳里面小周念情诗,就很想听小周给少天念一段(喂


少天封神了,蓝雨要夺冠了,小周正在朝楷皇成长,我爱这个时候。

评论 ( 25 )
热度 ( 476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