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7

前章:【周黄】那几年 26



34

拍到周泽楷和黄少天逛街的人看微博主页就是个普通的荣耀迷,粉丝百来个,基本是亲友。几张图里两人就是一前一后的走着,看起来就是正常朋友逛街,稍微有点争议的是有张照片,他俩在手扶电梯上,黄少天站在周泽楷后面,拽着周泽楷的胳膊仰着脑袋跟他说话。

微博的配字是——他们反差组关系居然这么好的吗?

这条微博最先是被一个什么CP站的微博转发,然后才被双方粉丝轮起来,两方的粉丝反应很诡异,大多是比较无语,几个出了名的大粉全是一串省略号。

想想也不奇怪,周泽楷出道以来,他俩就经常拉一块作比较,粉丝之间关系当然好不到哪去,日常掐架不说,论坛和微博广场都是各种对比他俩实力战绩的帖子……诸如此类。

前阵轮回蓝雨先后在季后赛出局,作为主力,周泽楷和黄少天是轮流被掐,这其中,双方粉丝都没少出力。如今两拨硝烟还没散去,正主居然“拉着手”逛街去了。两家粉丝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差点吐出血来,整个转发评论里萦绕一种,谁都没有说明白都是每个人都在欲言又止想骂人的微妙气氛当中。

只有一直以来夹在双方当中,那一股微弱的CP粉力量画风在狂欢吃糖。

黄少天点进周泽楷一个粉丝群微博,那博主就发了条微博。

——塑料朋友情而已。

然后他又退出来,点进自己粉丝群的微博,博主说:

——估计是某人到G市旅游,少天意思意思陪他逛逛。大家别想太多。

这条微博底下全是粉丝在吐槽,基本都是在说那些CP粉有多烦人,要大家积极举报。


黄少天躺床上刷微博看这些粉丝留言看得不亦乐乎,周泽楷洗了澡回房间,就听黄少天在那笑。

周泽楷关上门:“怎么了?”

黄少天听到他的声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十分委屈的样子看着他:“怎么办啊男朋友,我们之间的爱情好像不被大家所接受啊!”

周泽楷原地没动,狐疑道:“你在看电视剧?”

黄少天表情一秒恢复正常,手机递到周泽楷跟前:“比电视剧还精彩。”

周泽楷接过手机,翻身躺到了床上。

黄少天回头,翻过身躺进他怀里,脑袋从臂弯间冒了出来,手指点开微博评论:“你看。”

周泽楷看得是那个照片微博下的评论,的确是十条有九条都是类似“emmmm”的,还有人直接说,“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周泽楷看到这句话笑了起来,黄少天点进这粉丝主页发现是个周泽楷的粉,他得意道:“不同意有什么用,你们队长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说我要是这么回,粉丝们会不会炸了?”

周泽楷笑说:“战队也要炸了。”

黄少天想象了下他俩要是出柜经理和队员的表情,在那乐了起来。


别说出柜要炸了,就这么几张照片闹得,隔天中午,轮回蓝雨的经理的电话先后打了过来,语气格外的严肃,让他俩尽快回战队面谈。

黄少天忍不住问:“有这么夸张吗?”

经理在电话里也不把话说清楚,只道:“先回来吧。”

周泽楷那边经理也是差不多的论调,让人简直怀疑这俩人是不是之前对过口。

“你在G市?”经理问,“能买到回来的票吗?尽快回来一趟。”

周泽楷:“这么急?”

经理说:“要说急也不是说特别急,有些问题我也想当面问问你。”

对方话都这么说了,周泽楷也不好拒绝,只能点头。

黄少天还是有点不明白,不就是被拍到一块逛个街吗,场上是对手私底下是朋友这算问题吗?粉丝那边不能接受的情绪倒是可以理解,但他不至于就因为这个以后还要跟喜欢的人保持距离啊?而且其他队的主力跟他都有竞争关系,粉丝之间也经常不太愉快,难不成这样,黄少天也不能跟那些人走得近了?

经理也不至于这么去考虑问题,那他到底为什么非要黄少天回俱乐部面谈?

难道他在怀疑自己和周泽楷的关系?

蓝雨知道黄少天跟周泽楷是旧相识的人不算少,总会有些事儿传到经理耳朵里。可这种事怎么传,也不至于会想到情侣上去啊。

黄少天正在厕所里蹲坑想着这码事,喻文州就来了条消息。

喻文州:经理来问我你跟周泽楷的事了。

你天哥:……


按照喻文州的说法,经理早就怀疑黄少天是不是恋爱了,只是对象没确定而已,至于为什么会怀疑到周泽楷身上,经理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就是一直在试探喻文州的口风。

“你怎么说?”

喻文州:“我能怎么说,当然说不知道。”

黄少天扯着旁边的卷纸:“那你有问他吗,比如说为什么会这么想?”

喻文州顿了顿:“说实话,我觉得他会这么想还挺正常的。”

黄少天扯纸的动作一顿:“为什么?我们很明显吗?”

“不算明显,但有心的话很容易发现蛛丝马迹。”喻文州说,“但这也不是现在的重点,现在的重点是,你考虑考虑看看,要不要跟经理说实话了。”

黄少天:“哈?你确定他能接受?”

“他既然会那么问我,也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喻文州继续道,“我是觉得他在公关方面更有经验,跟他保持沟通是有必要的。”

黄少天怔了怔:“你是说……”

喻文州也没绕弯子:“这个时代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你应该明白,如果你们俩在一起,总有一天是会被人发现的。”

黄少天心骤然沉了下来,他轻声对着电话里说,“我知道。”

被人发现关系,和逛街被人拍到是两码事。这其中的区别黄少天很清楚,一旦被人发觉关系,说不定会被当做全网的热点嘲讽一番,如今上面对同性恋的态度本就暧昧,这几年也没见往宽了走,他俩要是因为这个成了热点,别说是给他们自己,对于整个刚刚兴起的电竞行业,可能都是一波不小的冲击。

如果真的东窗事发,事态就不是黄少天和周泽楷这样的人能控制得了。

虽说恋爱的甜蜜让他这阵都处在一种乐观积极的情绪里,但也不至于盲目乐观。喻文州说的,是他们迟早要面对的。

黄少天想了想:“我有想过这个,但是……哎,我跟周泽楷商量商量好了。”

喻文州倒有些稀奇:“我还以为你们俩就你一个人说了算,没想到还会沟通啊,比我想象中要成熟,你们这恋爱谈得,有模有样的。”

“……”黄少天有点被噎着,“不是,文州,我在你心里的到底是个什么画风啊谈恋爱都不会沟通的吗?”

喻文州直挠耳朵,他笑笑道:“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只是亲密关系里面会沟通的或者说真心愿意听取彼此意见的人太少了,所以你们这样的画风,有点出乎我意料。”

黄少天可以说是很不屑了:“切,我发现你啊,恋爱没谈 ,道理倒是一套套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情场老手了。”

喻文州轻轻笑说:“别的不说,沟通的问题的确是经验之谈。”

黄少天怔了怔:“……靠,你有情况啊?”

喻文州却说:“车来了,一会要去爬长城,不跟你说了,拜。”

黄少天:“喂!喻文州!”

回答他的事一串忙音。


要不是得想着怎么跟经理说,黄少天估计满脑子都是喻文州的八卦,他这平时也没什么八卦精神的人,这会儿居然被喻文州吊胃口吊的好奇心爆炸。

出了厕所,黄少天见周泽楷正开行李箱的密码,他才想起周泽楷好像也接了轮回经理的电话说让他回去。

“你要回去啊?”黄少天说着在木地板上坐下,帮他扶着箱子,“买得到票吗?”

周泽楷:“嗯,明天的机票。”

黄少天:“居然还能买到机票?”

“先飞N市,”周泽楷打开密码锁,“再转回去。”

“……这么麻烦,”黄少天伸手抱着他的行李箱,下巴搁在上头看着周泽楷:“一定要走吗?”

周泽楷看着这样儿的黄少天,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没办法。”

轮回的经理是个挺稳重的人,年纪比他大了十岁,他是看着轮回创立一步步走到今天,对周泽楷很友好甚至是有些疼爱的,周泽楷这一年多以来受了不少的照顾,很多他没想到的事儿都是对方提点来的,而对方极少对他提硬性的要求,这一回开口让他回去,是难得的在“要求”他了。

黄少天松开手,放开行李箱:“好吧。那是不是回去之后就不过来了?我还没带你玩的啊……”

周泽楷说:“下回来。”

黄少天郁闷的靠着床脚:“下回又要什么时候了?新赛季?那岂不是起码要三个多月不能见面——啊,我现在真的知道为什么网上都说异地恋很难啊,这么久不见面怎么办啊。”

周泽楷本来是在收拾衣服,黄少天这么说,他动作又不自觉的停下了,漆黑的眸子垂眼看他。

黄少天盯着他,原以为周泽楷会开口说什么,却没想到这人只是看着自己,什么也不说。他心里忽然有点儿不满,怎么回事,明明是两个人谈恋爱,现在要分开了,难道觉得难过的只有自己?

之前跟喻文州说的那些话,让他感到隐隐的不安。他们所谈及的种种问题,都在这个甜蜜关头悄然的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让他在抛却烦恼投入恋情许久之后的这个午间,骤然被拉回了原本那个轨道上去。

而就在这个焦虑不安的时候,周泽楷要走了。就好像前一秒还沉溺在温暖甜蜜的梦里,这一秒他就被人给彻底叫醒。

想象中本该无忧无虑率的夏天还没到来,就收拾收拾,准备潇洒离去了。


“看我干什么?”黄少天发觉对方的视线,却转过头,“收拾你的东西去。”

周泽楷将手里的衣服扔进了摊在地上的行李箱里,默然的盘腿坐在了黄少天身后。他张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防的对上了黄少天的眼,这人皱着眉头,头发乱翘着,眼里藏着点恼怒的火气,像只被惹毛了的小狮子,注意到他的视线又扭头不看他了。

周泽楷伸手去揽黄少天的腰,从背后抱住了他,黄少天回头瞪了他眼,周泽楷却笑,脑袋埋在了他的颈间。

黄少天缩脖子想躲开,这人的手却越扣越紧,他这个角度使不上劲儿,一来二去卸了力,只能由着他抱着。

“黄少天。”周泽楷忽然开口。

黄少天脑袋靠着床,不吭声。

周泽楷说:“我不想走。”

怀里的身躯骤然僵住。周泽楷移开视线,看着这间小小的卧室,还有他俩每天挤在一块睡得腰酸背疼也没有打算挪窝的小床,他视线越过这房间里的景致,看向此时窗户那儿照进来的阳光。

他是真的不想走,从跟经理打电话的时候开始,这个念头就在他脑子里了。后来黄少天进来,脑袋抵着他的行李箱,像只树袋熊似的在那看着他,那双眸子清澈透亮,他觉得这人再多看他一眼,就能让他改变心意。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杂念,会这样摇摆不定。按理来说只是暂时分开,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依依不舍。可他又前所未有的清晰的意识到,自己会将会有多想念这个房间的一切。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回到这里,跟黄少天挤在一张小床上再度过日夜,为一些不重要的小事发笑,因为一些可笑的口角打闹又拥抱。这一切一切,私密而真实,不会被任何人窥探,不属于其他人,只属于他和黄少天。

大概是因为这段只属于他们两个的时间,幸福的太纯粹了,每一秒钟都是快乐的。这种日子,人生能有几何啊,出了这道门,说不定就再难有这样的时光了。

所以他想,如果可以,他希望时间在此停住,让他能在这隔绝世外,如同避风港一样的这间卧室里徘徊不去。这样他们之间将永远拥有彼此,而不是只有一段关于十来平小房间的记忆,也不用考虑将来的种种,不用担心热情是否会有退却的一天。

但时间不会为任何人留步。

黄少天一反常态的没有接他的话,轻轻的握了握他扣在腰间的手。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忽然笑了起来,又叹了口气:“哎,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跟你各回各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还是第一次这么……不想你回去。啧,说出来还真是,怪矫情的。”他笑声依旧爽朗,“想你再多一会儿,带你到处玩玩,或者不到处玩,就一起吃饭睡觉也挺好的……哎不说了不说了,为什么画风这么奇怪。”

周泽楷低声笑着喊道:“黄少天。”

“嗯。”

“我们,来日方长。”

黄少天闻言回头,好奇的看着他说,“方长是谁?”他嘴角翘起,“有我好看吗?有你帅吗?为什么要日方长?”

周泽楷被他这句话逗得眼睛都笑了,他摇摇头:“没有。”

他补了句话道:“你好看。”

黄少天:“啧,我怎么觉得这个语境底下这句话很危险……下一句话是不是你要日我了?”

周泽楷脸颊毫无征兆的红了,他摇摇头:“不是。”

黄少天挑眉:“都要回去了,你确定你不要?”

周泽楷咳了咳,低声说:“也不是。”

黄少天:“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泽楷低着眉眼,抱着这人没说话。

想说什么。周泽楷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什么,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心里还有黄少天心中的不安,但他们只是心照不宣。这一刻的眷恋,要说起来真是幼稚的不像话,像个不想长大的孩子,周泽楷从没有这么强烈的想过说,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停在某个地方,但这一瞬间,这种念头在他心里却难以忽视。

可他也很清楚,留下来,多留一天或者一个礼拜,一个月,不会改变任何事。

他和黄少天都不是那种可能停在一个小房子里,永远避居世外,避开风险的人。此时此刻的甜蜜再诱人,那也只是暂时的。未来变幻莫测,再是布满荆棘,他们都会选择往前走。

有什么办法,这就是他们。他们是彼此爱情的全部,但爱情却不是生命的唯一。

周泽楷没再开口,黄少天也不问了。爬起来转头扑他,周泽楷抱着他倒在了地上,一边是床一边是行李箱,留给他们的空间不大,周泽楷和黄少天只好上下交叠着,挤在这个狭窄的缝隙之间。

黄少天喘着气儿,跪坐在周泽楷腰上,他低头看着他,望着眼前人精致的眉目,张唇仿佛想说什么,却忽然笑了笑,还是什么也没说,只倾下身子去吻他的唇。

阳光不怎么眷顾这个床底的狭窄空间,此时两个年华正当好的男人却挤在这儿相互拥抱,亲吻彼此。


隔天,送人去机场的路上黄少天倒在周泽楷肩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了白云机场几个大字,他猛的抬起脑袋,外头天才蒙蒙亮,他眼睛被眼屎糊了大半,生理泪水在困顿的眼眶里打转,他伸手揉了揉,低声说:“怎么就到了。”

周泽楷看着人揉眼睛揉的跟自己眼睛有仇似的,忍不住抓着他的手腕自己动手帮他擦眼睛。

“可以不用送的。”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黄少天压低声音说,“天还没亮打车去机场,多危险啊,你这脸蛋出门要小心,万一被劫色或者直接打晕捆了卖到东南亚嗯嗯啊啊了可怎么办。”

周泽楷:“……”

前面司机先生:“……”

黄少天说:“好,就算不被卖到东南亚去当那啥,万一被割了肾怎么办?不说我说,少一颗肾还是不太行啊……当然你要是以后愿意给我压,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这个方案。”

周泽楷:“……你打住。”

黄少天笑出声来,又埋头在他颈间,他俩戴着口罩,黑灯瞎火的也不怕被人看出来,当然也就肆无忌惮了。

出租车停在机场入口,黄少天拖着箱子看着正扫码付钱的周泽楷,天边太阳正在升起,不过半个小时,就会天亮。

而五十分钟后,飞向S市的飞机就会起飞。

周泽楷过来从他手里接过行李箱,黄少天看着他:“注意安全,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周泽楷:“嗯。”

他俩说完话,却谁也没动,隔着一段说不上距离的距离默默看着彼此。

黄少天挪开眼,磨磨后槽牙:“……我总觉得好像应该说点什么。”

周泽楷兀然笑道:“是啊。”

黄少天挠头:“该说什么?我会想你,还是我喜欢你,我爱你,舍不得你走……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周泽楷的笑声透过口罩传了出来,他眯起眼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压着帽檐,有些破罐破摔道:“算了算了,还是来日方长好了。哎,这方长也不知道是谁,从古至今被人日来日去的……”

周泽楷感觉只要跟黄少天在一起,他就严肃不过三秒钟,哪怕是有些难过的时候,这人总是可以这样四两拨千斤的,轻而易举让他笑起来。

他松开行李箱,抱住了这个人。

黄少天那清瘦的身子,抱在怀里却一点儿也不单薄,反而给人一种充盈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怀里好像抱着的是这个人,又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还有些别的什么。

“黄少天,”周泽楷轻声说,“日子还长。”

黄少天回抱住男人逐渐宽厚的背。

“那就好。”


太阳如时升起,照亮G市郊外的碧空,飞机云像是一串气球拼凑起的桥梁,在蓝天上摇摇晃晃延伸至无尽的远方。


35

黄少天从机场回来直接到了蓝雨俱乐部,看门的老张说经理这几天都没回家,黄少天就直接上宿舍敲门去了。

经理开门的时候穿着睡衣,头顶眼罩,胸口还粘着片面膜。

对方睡眼迷蒙的,瞪着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认出这个人来:“你——你怎么这么早!?”

黄少天抽抽嘴角:“早?哥你看看几点了好不。”

经理一看时间,抬起头:“才九点不到,你不知道我们行政岗位上班时间是十点吗?”

黄少天翻翻眼皮子,推门进了经理的宿舍。

“有话快说,我一会儿还得回趟家。”他径直在小沙发那儿坐下,看着经理道,“你这日子有够精致啊。”

经理这才注意到自己胸前那面膜,有点不好意思扯了下来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我这还不是被你给气的失眠了两天,今晚我要去相亲,我妈千叮万嘱让我搞得像样点——我、我去,你脚下这双鞋是,是……”经理盯着黄少天那双限量耐克,眼珠子瞪的比铜铃还大,“这多少钱买的?”

黄少天嘿嘿一笑:“别人送我的。”

经理瞪着他,半晌才憋出个“靠”

他转身打算去洗漱,脚步却骤然停住。

“这鞋……”他回头狐疑的看着他,“谁送的?方便透露吗?”

黄少天盯着他,嘴唇动了动,他冲他扬起眉:“方便啊。”

经理声音微微发颤,试探道:“别告诉我是周泽楷?”

黄少天翘起二郎腿:“回答正确。”

经理腿一软,差点给黄少天跪下。

黄少天连忙说:“——爱卿平身啊!”

经理扶着膝盖吼道:“滚!”

黄少天瞪大眼:“爱卿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对我唱super star的爱卿了!”

经理:“……”


“我以为我们队没有女成员,至少就可以避免碰上情感问题……”经理躺在床上,黄少天在旁边拿着这季的蓝雨招人宣传单给他扇风,经理扫了他一眼,“结果,防不胜防啊。”

黄少天说:“你不能接受男的跟男的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也不能强求所有人都接受,不过你这反映也太大了了点啊……”

经理斜眼:“我是不能接受男的跟男的吗?拜托,我也是九零后好吗,你们零零后总觉得九零后都是老古董,这也不能接受那也不能接受,可我们九零后也不是虚长了这几岁好不?见得不比你们少。”

黄少天笑着点头:“是是是,所以你晕什么晕啊。”

经理看着他:“我晕什么,我晕的就是你好好的谈什么恋爱啊,清心寡欲一点不好吗,单身不好吗?自由不好吗?儿女情长有什么好的?啊?”

黄少天:“可我又不是和尚,我清心寡欲干什么?”

经理恨铁不成钢:“哎哟我的副队啊,问题不是你是不是和尚啊,你好好的没事给自己找个这事干什么?打比赛不够你忙的?”

黄少天说:“打比赛不耽误喜欢人啊。”

经理捂眼:“靠,你这口才干什么电子竞技啊,去讲相声算了。”

黄少天:“哎我都在干电子竞技了你就别马后炮了行不,到底有什么问题你直说。”

“什么问题?”经理起身,“什么都是问题。你说你谈恋爱,非要跟一个男的谈,人家还是别的队伍的队长,哥,从今天开始我叫你哥,你这本事真的大啊。”

黄少天倒是笑纳了这个称呼:“行啊,不过找别的队伍谈恋爱有什么问题吗?那不然我还要找自己队伍的?”

经理打了个寒颤:“哥你可别啊,万一分手了队里还能消停吗?”

黄少天摊手:“弟啊队里的不行,队外的也不行,你真当我是和尚啊。”

经理叹了口气:“天哥,问题不是找谁行不行,而是一旦公开了,你们俩真的会很难啊。”

黄少天坐在床上:“我知道啊,不就是被喷吗,这个我可以接受的,我也会尽量瞒住,不让别人知道。”

经理摇头:“不是尽量瞒住,一定要瞒住,你们一定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能被发现,不然后果我都不敢想。”

“……”黄少天倒没想到这人会是这样的态度。

他忍不住轻声问道:“……有这么夸张吗?”

经理说:“一点也不夸张。”他看着黄少天道,“我不说别的,就说你们俩如果被发现,比赛会受到什么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蓝雨和轮回交战的时候,你们俩不管谁输谁赢,都会被骂知道吗?蓝雨输了,别人会说你感情用事放水了——我知道,”他看着黄少天欲为自己辩解的表情说,“我知道你不会放水,但别人不会知道。他们就会觉得如果输了,一定是你的问题。反之我们赢了,轮回就输了,周泽楷就要面对一模一样的情况。”

“说实话,我无所谓我们对手被人攻击,我只在乎蓝雨荣誉,但你可以无所谓周泽楷因为你们之间的关系这种极其私人的原因受到攻击吗?”经理说,“且不说周泽楷是你男朋友,就算是一般的朋友,如果是因为自己而受到言语暴力,大多数人都受不了。这种情况你能保证你一定不会受任何干扰吗?还可以保持心无旁骛的去比赛?”

黄少天张开唇:“我——”

经理却止住了他的话头:“不要回答,这种问题你没必要回答。我只是在陈述可能性,答案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他笑了笑,“天哥,我为什么不希望队里的人谈恋爱,除了我说的这些,还有好多问题,比如说感情不和造成情绪波动,影响比赛状态之类的。你不是情绪化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就刀枪不入了,没有谁是刀枪不入的,只是看外界的压力是不是大到足够摧毁一个人罢了。”

“你们不是一般人,这也不是一段简单的恋爱关系。”经理看着黄少天有些苍白的脸颊道,“你明白吗?”


周泽楷下了飞机后跟黄少天打电话,对方大概是有事没接。他发了条微信,便直接打车去了俱乐部,轮回的经理倒是老早就在办公室待着了,见他来了,不急不缓的先给他倒了杯茶。

“怎么样?”经理问他,“累不累?”

周泽楷:“还行。”

经理解开西装的纽扣,靠在沙发背上,盯着他看了会儿。

“到哪一步了?”

周泽楷:“?”

经理:“你跟黄少天。”

周泽楷:“……”

经理看着他露出笑容:“直说就好了。”

周泽楷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经理说:“严格来说不是我发现的,是蓝雨那小子打电话跟我说的,他说他发现黄少天这几年一直在收来自轮回俱乐部的快递,问我是不是你寄的。我有听说你经常寄东西出去,倒是没注意是寄到蓝雨的。”他喝着茶,“放心,我可以接受这个,也没觉得特别惊讶。”

周泽楷不解:“为什么?”

经理瞧了眼周泽楷的脸,有些意味深长道:“我不是老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吗?你这个条件,你跟我说你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我都不觉得奇怪,可你一直说的都是你没有恋爱。”他笑着道,“长成你这样还一直不跟女孩谈恋爱的,基本都喜欢男孩去了——经验之谈。”

“……”

“所以是认真的?”

周泽楷:“嗯,我喜欢他。”

经理视线落在他身上,嘴角含着笑意,若有所思。

周泽楷被他看得有点儿不自在:“怎么了?”

“年轻真好啊,”经理扬眉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什么都是阳光明媚的。”

周泽楷怔了怔,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你也很年轻。”

“三十出头是还算年轻的,但是在你们面前就真的是老人家了,尤其是看你刚才那眼神……时间不饶人啊,也就你们这个年纪还能这么笑了。”

周泽楷垂眼,他又听经理道。

“说实话,我不想说些扫兴的话来打击你们,道理你能懂的其实也不需要我多说,你不懂的,我说了你也不会感同身受,”经理喝了口茶,“这样,我这儿好几份文件,还有之前联盟跟我联系的时候一些谈话的录音,大概的内容是关于你的。”

周泽楷抬起头,眉头皱起:“关于我的?”

经理说:“文件是队内几个老板开会弄出来的东西,战队的规划还有关于你的规划,联盟跟我联系也是关于你的。”

周泽楷沉默的听着。

经理继续道:“其中具体的事务,回头你考虑清楚了,我会详细的解释,战队这方面说白了就是要给你塑造一个讨人喜欢的形象,好让你能够接更多的广告有更高的曝光率。联盟的话,其实他们还在观察阶段,他们是想选拔一个人,作为联盟的类似脸面或者形象大使的存在。这个人选,肯定是各方面都要很出众的——”

周泽楷奇怪道:“为什么不是叶秋?”

经理说:“叶秋不露脸呀。”

周泽楷:“哦。”

经理继续道:“候选人有几个,你的条件很有优势,尤其是形象上,很适合作为脸面。如果接下来的战绩能够更好,这个角色毋庸置疑会是你的。”

周泽楷抬起头,对上经理的视线,对方神色笃定,不像是在开玩笑。可周泽楷心里却很困惑。

形象大使、脸面,商业价值……这些东西真是怎么听怎么觉得陌生,似乎不应该是他所熟悉的联盟会拿来正经谈论的东西。

一直以来,周泽楷很清楚商业活动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是维持战队甚至联盟运作的基础,只要战队有要求,他绝对是认真配合的,只不过平心而论,他希望这些事能少则少,毕竟他要的,是人们在看到他的时候,不仅仅是看到这张脸,或者说,不是因为这张脸,才看到他。

如今对方这一番提议,显然跟他希望的东西有点儿背道而驰的意思。

经理见他不说话,又继续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怕过多的商业活动,和过于频繁的曝光会让别人将注意力都放在这里,从而忽略你的能力,只注意到你的那些广告——你不希望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对吗?”

周泽楷点头。

经理说:“首先,我可以跟你保证,商业活动不会影响你的训练和比赛,具体的数量也会控制并且在合约里会写明,你可以接受或者拒绝。第二点就是,我一直觉得你的外形条件,对于你来说是优势也是劣势,它能为你带来关注,同时很多人对你的印象就停留在这里了,所以你需要更好的成绩去证明自己。”

周泽楷一言不发,默然听着。

经理继续说道:“荣耀这个游戏好就好在,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有借口——如果你不够好,不是说你少在人前出现几次,别人就会为你开脱,失败就变得可以接受了。不是这样的。同理,你赢了,那不管你在人前怎么抛头露脸,没有人可以诋毁你的战绩,无视你的胜利。”他笑了笑,放下茶杯,他认真的看着周泽楷道,“不管你是否选择这条要承担更多压力的路,你要前进的方向,是不会变的,明白吗?”


周泽楷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耳边还是经理说的这儿那儿的话,没头没尾的在他脑子里浮浮沉沉。

他本以为对方找他来是说黄少天的事,却没想到说的却是自己的事,还莫名其妙的给他拉了个艰巨无比的任务——让他做好长时间刷脸并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的准备。

要说电子竞技越来越火爆,但还没有哪个游戏搞出这一出来。他们都是在各自的小圈子里运作着,毕竟不管多少人玩游戏,在传统观念里,游戏始终是个玩物丧志的东西,就算有些游戏甚至在国外已经拿了世界冠军,但很大程度也只是部分人的狂欢,要说什么国民度,那是真的不存在的。

可如今,荣耀联盟野心这么大,轮回也不甘于做一个普通的二流战队,打算先从打造品牌知名度开始,迈出走向更多受众的第一步。

周泽楷这么个从小就不喜欢被人关注的人,居然成了他们的候选人之一——开什么玩笑。

临到出门前,经理仿佛才想起黄少天的事,他只不轻不重的说了句话,周泽楷却听出来,这句话,绝对是这番谈话的重点。

“不管你考虑的结果是什么,以后只会有更多的眼睛盯着你们,”经理说,“如果不希望一段感情受到伤害,就好好保护它——你知道该怎么做。”


周泽楷站在走廊上,看着窗外天际翻滚的阴云,他这才想起最近是江南的雨季。

真是岁岁年年人不同,江南的雨一年又一年的下得毫无新意,可他此时看这雨的心境却与过去有着天壤之别。

手机震了震,他低头看屏幕,是黄少天打来的电话。

周泽楷接起来,还没开口,对方就说了:“啊怎么办男朋友,我突然觉得我们的爱情完全见不得光啊!”

“……”周泽楷一个没忍住,被黄少天这个狗血电视剧的腔调给逗得笑出了声。

本来,周泽楷是真觉得心情有点沉重的,因为感觉经理说的事,一件比一件难办。经理藏着没说的事——比如他跟黄少天的关系,肯定更难办。

他不知道黄少天在蓝雨听了怎么样的一番话,但绝对不会有多乐观,每个战队对于王牌选手的顾虑大同小异,对方此刻心里,不会比他轻松。

所以周泽楷在接通电话之前,他就收拾好了心情,藏起声音里的疲惫和忧虑,准备好好安慰对方,只是没想到,在听到电话里那人声音的瞬间,所有的愁绪和郁结的心情眨眼就真烟消云散了。

他想起之前与对方时不时通电话的那些个日夜,也是如此,接起电话,就会不由自主的翘起嘴角,发自内心的觉得开心,仿佛这个人就在自己身边,没什么好担忧的。

黄少天翻白眼:“你还笑!严肃一点!”

周泽楷翘起嘴角:“嗯,严肃。”

黄少天说:“怎么办啊!快想想办法,我被经理吓得都快觉得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他就不能给我一个鼓励的拥抱然后像祝福一对新人一样祝福我们吗!?太不人道了!”

“新人?”周泽楷眨眼:“你要嫁给我?”

“啊?”

黄少天怔愣了足有三秒钟,反应过来的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焦虑的心情瞬间被汹涌的吐槽欲所淹没。

“这是重点吗?”他气呼呼吼道,“谁要嫁给你啊,要也是我娶你啊妈蛋!”

周泽楷望向窗外,骤雨从天穹飘落,滴滴答答的搭在窗沿、落在满是灰尘的透明玻璃上,拉出道道水痕。

大概是因为雨下了下来,天边的乌云散了些,灰色的天幕间,裂开一道明亮的光。

“所以,”周泽楷收回视线,轻笑说:“这算求婚?”

黄少天沉默了几秒钟:“………………算你妈个头。”



tbc

周泽楷:不可以说脏话

黄少天:你的重点真的无懈可击

接下来就要偷情了(什么


今日彩蛋:孟老师蹭手

失眠的日子适合更新


评论 ( 66 )
热度 ( 515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