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6

前章:【周黄】那几年 25

 

32

这一夜他俩折腾得够久,黄少天后来差点在浴室睡过去。周泽楷后来也是沾枕头就睡着了,清醒的时候都已是日上三竿。

周泽楷恍惚看到个人影晃来晃去,他艰难的抬起眼皮,还没看清楚人,手臂就被人给抓住了。

周泽楷一惊,瞌睡都被吓醒。

黄少天正穿着昨晚他给套上的T恤坐在旁边,笑盈盈的看着他,眼神却透着危险的气息。

“早啊我的周队。”

周泽楷背脊发凉:“……早。”

黄少天抓着他的胳膊,凑到了他跟前。黄少天这张单人床塞他俩本来就挺吃力了,这会儿被他俩这一动,跟要散架似的连咯吱叫都慢了半拍。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颈子上的吻痕有点心虚,这人挨得近,热气吐他身上,他又觉得接触到对方呼吸的那块都要烧起来似的。

黄少天:“你别告诉我你在害羞。”

周泽楷干咳了两声:“……”

黄少天:“靠!不是吧,”他气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你害羞毛线啊!昨晚被插来插去的人是我——是我好吗!”

周泽楷心虚的躺下,想着要这么安抚现在这个暴躁的黄少天。

黄少天还是没忍住,从床上跳了起来,却忽然动作一滞,他扶住了自己的腰道:“妈蛋,被插的明明是屁股,为什么腰这么酸!”

周泽楷想了想,应该是缺乏锻炼。但看黄少天的脸色,这时候这么说可不是什么高明之举。

黄少天扶着腰在床边打转走过来走过去,时不时腿撞到椅子还发出一声说不上是疼还是气的叫声。

大概走了有几分钟,周泽楷躺床上本来是心惊胆战的,防着这人随时扑上来对他诉诸暴力,后来看着黄少天围着床打转,都有点要被催眠睡过去的感觉了。

就在周泽楷靠着枕头又要打瞌睡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有动作了。

黄少天站在床边看着他,表情有些别扭:“你说说,你……床上那一套,在哪学的?”

周泽楷:“……”

黄少天眯起眼:“实战经验学来的?”

周泽楷睁大眼:“当然不是。”

黄少天:“那是哪学来啊,真是,你知道你昨晚有多吓人吗?”

周泽楷抓头发,有些纠结道:“吓人?”他说着内心缓缓飘出一行字——有那么差吗?

黄少天大概感觉到这人的怀疑,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是说你技术不好,而是,表现的太让人……”

周泽楷小声试探道:“惊艳?”

黄少天抄起枕头扔他脸上,忍无可忍:“惊艳你个头啊!是惊讶惊恐惊吓!”

周泽楷:“……”


周泽楷洗漱好,跟黄少天随便吃了点早餐,然后回了房间,正经的跟黄少天解释他为什么能够那么熟练的问题。

黄少天:“你是不是看了很多片?”

周泽楷说:“没有。”他做了个手势,“一点点。”

黄少天:“我也看了一点点,为什么我没有get到这些技能?我看的时候觉得他们好像又爽又很痛苦,不是很能理解啊。”

周泽楷点点头:“是。”

黄少天:“那你到底怎么搞懂的啦!”

周泽楷:“看书。”

黄少天:“……”

周泽楷这的确是个大实话,其实他看片也不是很多,也没那个时间去看这些东西。看过那么几次也是似懂非懂的。

所以他干脆就去找了几本关于同性的书来看,里面就有说一些性爱相关的东西,比如说怎么达到高潮,以及同性性爱的性快感集中在哪些方面,等等。

黄少天听他解释过后,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你还真是个勤学好问的好学生啊。”

“过奖,”周泽楷谦虚道,“片也看的。”

黄少天:“你看了哪些片?”

周泽楷:“等等。”说着,他打开了电脑。

怎么说,经过昨天的深入交流,他和黄少天的关系是已经相互坦诚,况且男人嘛,都有点“睡过就是我的人”的谜一样的领地感,所以他们俩起来之后说话的画风就完全是没什么可掩饰的了。

周泽楷将电脑推给黄少天。

黄少天看了眼那个文件夹里的文档:“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这个我好像也看过一些。”

周泽楷凑过来:“我没看过。”

黄少天忽然冲他翘起了嘴角:“要不一起来学习学习?”

周泽楷哪知道黄少天葫芦里卖什么药,只是刚把人吃干抹净了,还不是这人要什么都说好。

“行。”


这俩搬着电脑上床,他俩选的这个确实是比较有名的公司出的经典影片,主角是欧美的美少年款,身材比例可以说是非常符合亚洲人审美的类型。

黄少天是难得这么聚精会神的在看片,有些动作甚至还暂停跟周泽楷讨论。

“这个手指是直接进去的,还是用了什么东西?”

周泽楷:“……”

黄少天看着他:“你说说啊,你现在是将实践理论结合了的高端人才啊。”

周泽楷抹去额头的汗:“用了东西。”

黄少天点了下空格,看到镜头里男主开始叫,他又啪的点了暂停。

“我很好奇,你昨晚是怎么找到那个……”

正喝水的周泽楷差点就喷了。

黄少天跟他比划比划:“就那个,那个,你懂的,那叫什么?”

周泽楷脸要烧起来了。

他摆摆手,表示别让我说。

黄少天满脸鄙夷:“大哥你事都干了怎么还不好意思说了?”

周泽楷心想,道理是这样没错,可是说跟做,完全是两回事啊。

黄少天回头继续看电脑:“算了算了,就知道你不会配合教我。”

周泽楷:“教你?”

黄少天:“对啊,教我当上面那个啊。”

周泽楷:“……”

黄少天斜眼:“干什么,你难不成真打算压我一辈子啊。”

周泽楷默默挪开眼。

黄少天继续道:“放心,我也不是不愿意在下面,干这事最重要的是开心嘛,昨晚体验还不错,我确实还没这技术,所以我决定好好学习,回头等技术纯熟了也让你享受享受,啊。”黄少天回头说着亲了口周泽楷,“不用谢。”

周泽楷被这人偷袭了个正着,愣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轻笑着没说话。

“不过说实在了,这个质量还真不错,两个主角身材真好啊。”黄少天看看自己胳膊,“我是不是也要练练?你看这腹肌……”

周泽楷伸手搂着黄少天的腰:“你挺好的。”

本期没有赞助所以只有肉渣


 

就这么毫无节制的玩了几天,他俩终于意识到再玩下去是会出人命的,于是决定稍微控制一下。

黄少天本来还想做个饭,可他实在是头晕目眩的虚得厉害,只能躺平点外卖。周泽楷起床收拾了他俩玩过的地方,又摊回来了。

黄少天看着外卖的菜单说:“你说要不要点个补一点的汤什么的,有家店的煲汤味道还不错我记得……”

周泽楷:“别太补。”

黄少天想了想:“也是,万一补得太快,又没完没了了。”

黄少天说完这话都觉得好笑,周泽楷看了他眼,也没忍住,跟着他笑了起来。

虽说X生活能够合拍,的确是件难得的好事。可他俩现在这种棒槌遇上棒槌的状态,真的除了“没完没了”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找其他的形容词了。

黄少天躺回枕头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手机丢给这人:“我不点了,好困,我想睡觉。”

周泽楷:“我看看。”

黄少天眼睛都睁不开:“你想吃什么就点,多点一些我肚子好饿……地址是第二个,不行我要困死了,你要付款就直接按我指纹……”


黄少天这回是好生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这几天这么没日没夜,黄少天都有点数不清自己到底经历了几个白天几个晚上,他揉揉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身子还是跟要散架似的。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给自己套了件T恤,实在是懒得找裤子了,穿着内裤就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走廊亮着灯,一直延伸到客厅。

黄少天眯起眼,好像听到说话的声音。他往前走了几步,刚过了拐角,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哥?”

黄少天往客厅看去,眉头随之皱了起来。

周泽楷正跟他那小姨的儿子——也就他的表弟,在客厅里说话。

他那表弟好像也上初中了,个头长得还挺快,样子没变多少,看起来就是个皮猴儿的面相。

他表弟看到黄少天就笑了起来:“你这什么造型啊?”

黄少天本来想说我在自己家你管我什么造型,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因为他发觉自己腿上除了几个吻痕,还有周泽楷咬上去的牙印。

他呵呵笑了笑,转头回了房间找裤子。

再回到客厅的时候,他就听他那表弟在那问:“楷哥,你能帮我签个名吗?”

周泽楷还没开口,黄少天插了句话:“不可以。”

表弟朝他看过来:“我又没问你要。”

黄少天走到沙发那坐下,又没忍住打了个哈欠,他揉着眼睛说:“……你问我要的次数还少了?让我给你问这个那个的签名我也都给你签了。每回都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结果就是一次又一次。”他从周泽楷手里拿回笔,“现在他给你签了名,等下你是不是就要微信了,之后也要当他是你哥,有事没事就让他帮忙签名或者干点别的?”

表弟莫名其妙:“只是签名而已,有这么夸张吗?”

周泽楷瞧出了些许剑拔弩张的意味,这时候开口也插不上话,索性就在旁边听着了。

“有,”黄少天笑都懒得笑,合着眼靠在沙发背上,淡淡道,“他是我朋友,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我要做一些他们不想做的事,或者被提出一些为难的请求。签名是小事,但牵连下来的关系却不见得是小——我太了解你了,所以不可以。”

小孩子脸皮薄,又不是听不出什么意思,那表弟自然是不悦,他站了起来,看着黄少天道:“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你太了解我了?你了解什么了?”

黄少天受不了的皱起了眉,抬起眼皮不耐烦的看着他:“诶你别对我大呼小叫的啊,我头疼。要是被你吵烦了跟你打一架回头你妈还要说我欺负你,”他看了眼那小孩,“对了,你今天来这干什么的?”

周泽楷见黄少天那表弟还想说几句,连忙开口道:“他说是来拿东西。”

“啊,”黄少天恍然,揉着太阳穴,“好像有这么回事,我妈发微信给我来这……你跟我来。”他起身看向周泽楷,嘴角露出笑容,“点饭了吗?”

黄少天这表情跟变脸似的,周泽楷张了张嘴,轻声道:“点了。”

“我饿晕了,赶紧的,”说着黄少天回头扫了眼他表弟,“拿了东西赶紧走啊,我就不留你吃晚餐了。别瞪我,瞪我我也不会留你吃晚饭。”

表弟:“……”


送走黄少天的表弟后没一会儿外卖就来了。送过来的时候还挺热,周泽楷装好盘,黄少天正好洗完澡。

大概是真饿了,这人连衣服都没穿好,就坐在了餐桌旁吃了起来。

黄少天吐出鸡骨头,又往碗里盛了半碗汤:“你刚才给他签名了吗?”

周泽楷抬起眼:“没有。”

黄少天满意的点头:“不给他签是好的,他这样的小屁孩,就是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半点儿都不能够。”

周泽楷不解:“这么夸张?”

黄少天笑:“你是没这种亲戚不知道这种亲戚有多麻烦,这种人,关系搞得太好是负担,还不如关系不好。”他说着喝了口汤,“你别看他在这问我要签名,回头肯定跟人说我就是个玩游戏的blablabla……”

周泽楷顿了顿:“他看起来还小。”

“还小,不懂事,当哥哥的包容下弟弟……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都这么说,”黄少天摆了摆筷子,“但你就想想啊,我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吗?至少我那时候就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也是的,你觉得他小,其实他也什么都知道,套路很多的——说实话,我都不一定玩得过他,你就别跟这种人扯上什么关系了。”

黄少天说着笑了笑,露出小虎牙:“哎,能不能不讨论别人了,好好跟我吃饭。”

周泽楷看着这人的笑容就觉得心痒,跟小猫挠的似的,哪给他什么说不的余地:“行。”

黄少天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我看天气预报好像说过两天会放晴,我家里的衣服都是几年前的,大小也不适合出门穿了,陪我先去买几件,再带你到周边玩。”

这一阵子雨下下来他大多都还没洗,洗了的也都没干,的确是要买衣服了,于是周泽楷点点头:“好。”


33

黄少天不喜欢逛街,一般出门都是直奔目的地,买完就走绝不拖延。只不过这回因为在家宅的实在是太久了,所以兴致还挺高。出门之前,他和周泽楷都稍微做了下伪装,虽说这会儿他俩知名度还没到上街就能被认出来,但以防万一嘛。

他们原是打算直接去商场看衣服,但走半道上黄少天突发奇想,下了地铁带着对方绕来绕去,到了一家完全不起眼的店面门口。

黄少天抱着手臂说:“你看得出来这什么地方吗?”

周泽楷站在外头往那店子里张望了下,那店铺白天都没开几盏灯,隔着玻璃窗也看不清楚,只依稀能看到几双鞋。

周泽楷笑了笑,他对这种店子可不陌生。

“买手店?”

“对。”黄少天说,“之前在H市看你穿的那双鞋,就知道你应该懂行,进去看看?”

周泽楷点头:“嗯。”


男孩在衣着上的兴趣大多集中在鞋,运动鞋休闲鞋等等等等,如果在这些鞋前面加上一个限量作为前缀,那基本就是鞋当中的MUSE。

限量的鞋有个特点,尤其是运动鞋,原价都不算高,千到两千是常态,只不过这些限量的款式,全球可能也就发个几百双,自古物以稀为贵,尤其是一些定制款,刚出来基本就在快闪店给抢拍一空,回头在市场里滚一圈儿差不多就大几千上万了。

而买手店就是专门去收这些限量鞋,回头卖出去赚差价的,这种店子市面上不少,但基本都是高仿,真货都得有门路才能买得到。


黄少天推开玻璃门,正对着电脑看新一期的创造998的老板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可看清楚来人后却笑了:“哟,稀客啊,不用比赛啦?”

黄少天呵呵道:“靠,你他妈存心的啊,知道蓝雨淘汰了还这么问?”

老板哈哈大笑,朝周泽楷看过来,表情都变了:“我靠,这是轮回战队那队长?周泽楷?”

黄少天:“yes。”

老板:“比电视上看着还帅啊!你好你好。”

周泽楷点点头朝他笑:“谢谢。你好。”

老板:“哎哟真的,太有礼貌了,黄少,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一进门就他妈他妈的……”

黄少天翻翻眼皮:“滚滚滚。懒得跟你说了我要去看鞋,之前你发我的那双在那?”

老板说:“就在货架上自己不会找吗?”

这种买手店的老板一个比一个傲娇,黄少天和周泽楷倒是都还挺习惯。

周泽楷略看了眼,货架上的鞋有些确实都是传说中的款式,有些可能全国都找不出几双来。这么多限量全都摆在眼前,还真是有点琳良满目挑花眼的感觉。

倒是黄少天看都没看,直接从货架上拿了两双。

“这个这个,我初中来看的时候就喜欢这双,不过当时零花钱也不算多,一直没下的去手,后来每次过来都会发现更感兴趣的鞋,所以是垂涎已久但一直没买的旧爱。”黄少天看向另一双鞋,“这双是新欢,之前老板发给我看照片就挺喜欢的,你说买哪个?”

周泽楷翻看鞋底,一双一万二,一双九千。

黄少天也看了下价格,感叹道:“新欢果然好贵啊。”

周泽楷点头:“嗯,但好看。”

黄少天:“废话,你天哥的眼光能差吗?”

周泽楷轻笑了笑,黄少天说:“你别光顾着欣赏,快说选哪双。”

周泽楷思索了下,却没说话,只是转身到老板跟前,掏出手机,对老板道:“那两双。”

黄少天:“???”

周泽楷:“支付宝行吗?”

黄少天:“……”

老板暂停了综艺:“当然行,大佬稍等。”

黄少天差点破音:“等等等等——”他放下鞋赶紧上去拦住了对方付款的动作,抓着周泽楷的胳膊,冲老板笑道,“我们出去谈谈,等会啊。”


黄少天拉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周泽楷出了店子。

“你在干什么?”

“买鞋。”

“看出来了,给我的?”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有些无语:“可是我带你来这边不是让你给我刷卡付钱的啊。”

周泽楷:“我知道。”

黄少天不解:“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买那两双鞋?”

周泽楷想了想:“送你的,生日。”

“……我生日还有两个月。”

周泽楷:“八月我不在G市。”

黄少天叹了口气:“在不在G市这不是重点,而是这个太贵重了,过个生日而已为什么要给我这么贵的礼物?”

周泽楷理所当然道:“你喜欢呀。”他补了句,“价格,不是重点。”

“……”黄少天挠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送礼物的确是要人喜欢,价格也确实没那么重要,可是你不觉得这个……太超过了吗?”

“不觉得,”周泽楷难得反驳黄少天:“是你太在意了。”

黄少天说着有些不耐:“……我当然在意,我从没收过两万多的礼物,”他扫了眼店子里面,“要不这样,你进去挑几双,我送你,也当生日礼物。”

周泽楷却微微皱眉:“没有必要。”

黄少天闻言有些着急了:“怎么会没有必要——我跟你说实话啊,不是我非要计较这点钱,而是我爹妈从小就教我不能随便欠人东西用别人的钱,你让我突然一下用你这么多钱我怎么可能会觉得无所谓啊?”

黄少天扮演的角色,一直都是负责主动付钱请人吃饭慷慨大方的那个。后来到了蓝雨,魏琛还说他这么下去,以后是要吃亏的。黄少天却不以为然,这是他的习惯,是他的性格,也是他处世之道。说白了,他不喜欢亏欠别人,宁可付出多一点。

要说按照他俩这会儿的签约金,两万块不算是大数目,他们俩以前互相送东西也不少,归根结底那些都是小东西,情意大于物品本身,可眼下这个,很难让让人轻易无视价格,只看其中的感情。

但话又说回来,黄少天知道周泽楷的意思,如果换了是周泽楷喜欢这里的鞋,他也会买了送给他。这种想给自己喜欢的人买买买的心情,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黄少天说完自己那番话,又有些后悔,毕竟什么欠不欠的,这话说给别人就算了,跟他说,听起来太见外了。


话音落下,周泽楷没吭声,只沉默的看着他。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人是不是生气了。

他左右看看,老板注意力全在电脑那儿,周围好像也没什么人,于是他拉了拉帽檐,往周泽楷跟前走了小半步,抓住了对方的手。

“周泽楷,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压低声音轻轻道。

周泽楷:“嗯。”

黄少天皱眉:“你生气了?”

周泽楷默然看了他一会儿,倏地嗤笑出声:“……没有。”

“……靠。”黄少天瞪大了眼:“你玩我呢?我刚一瞬间还愧疚了!你能不能别忽然严肃脸,我不习惯!”

周泽楷抓着他的手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条缝。

“在想事情。”他说。

黄少天呵呵:“我在跟你说话啊想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

周泽楷摇头,他想的就是黄少天说的事。

周泽楷在这方面的观念跟黄少天相似,扮演的角色也没差太大,同样也是不喜欢花别人的欠别人的,宁可自己多付出。尤其是钱方面,他当了一年队长,早习惯了掏腰包的角色,对待朋友队员是如此,那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呢,所以他才会见黄少天说喜欢,就二话不说去买单。

周泽楷不是不清楚黄少天的个性,这人是慷慨惯了,而且很要强。以前他们俩寄东西,不管周泽楷寄什么,黄少天总要“还”的,周泽楷明白这是所谓的礼尚往来,也知道黄少天的习惯,所以回想起来,这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给黄少天付钱,确实是会让对方难以接受。

于是周泽楷就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付钱之前给他说一声。

黄少天听了他的解释有点无语:“有什么区别吗?你跟我说一声,我拒绝你付钱你就不会付了吗?”

周泽楷:“唔。”

“所以说这还不是一样,”黄少天耸耸肩,“不说这个了,你要付钱就付钱,去吧。”

周泽楷眸色微动,翘起嘴角:“愿意接受了?”

“大哥,我不是不愿意接受好吗,是没有习惯,”黄少天推着周泽楷进了到了店门口,他笑着道,“现在我打算习惯了,所以去吧,先从两万开始,慢慢发展到房子的首付什么的,想想我还是挺赚的。”

周泽楷闻言轻笑,他回头看了看黄少天,对方正朝他笑着,眼睛弯弯好似月牙,他内心顿时就变得格外柔软,声音沉沉的回了句:

“知道就好。”


提着两双能羡煞旁人的鞋,旁边还跟着个小帅哥,黄少天感觉自己走路都带风,简直可以配上电影里那种主角出场的BGM。

由于突然多了两双这么厉害的鞋,他俩一致觉得不应该再坐地铁了,于是打了个车到了离这儿最近的商场。

“对了,之前用了我妈的精油,你还记得是什么牌子的吗?”黄少天下了出租说道,“好像用完了?一会儿去商场看看有没有,买瓶补回去,她周末偶尔会回家,万一发现精油不见了她又要说。”

周泽楷想了想:“E什么……外国牌子。”

黄少天:“E?什么牌子E开头啊。”他皱着眉抱怨了句,“不是我说,女人的护肤品真的多,我完全分不清……算了,实在找不到我就淘宝上买,应该都差不多来的。瓶子是棕色的?”

周泽楷也记不太清了:“好像是的。”

他俩边走边说着,试图还原一下黄妈妈用的小棕瓶的样子和品牌,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倒是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黄少天忽然停了下来。

周泽楷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黄少天扯扯他的衣服,指着旁边的广告牌:“你看那个。”

周泽楷循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这人盯着大门旁边那透明玻璃橱窗。橱窗后头是张女人的海报。

周泽楷盯着看了会儿:“啊,这个。”

黄少天表情有些惊慌:“真是这个啊?”

周泽楷指着海报说:“泰坦尼克女主?”

“啊?”黄少天眨眨眼,“还真是哦——不对,谁让你看这个了!旁边那个,那个广告!”

周泽楷这才注意到橱窗那边还有个广告板,上头是行英文字,下面印着产品,底下一行中文。

雅诗兰黛眼部修复精华。

周泽楷看了回头,视线落在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给他看得发毛:“你盯着我干什么?”

“你眼睛,”他说,“挺好的。”

黄少天:“???”

周泽楷:“不用修复。”

“……”黄少天差点厥过去,“你的重点怎么又错了!不是我要用!是那个瓶子!瓶子!是不是之前用的润滑啊!!!”

经过两人身边的路人纷纷回头,听到润滑两个字,每张脸上仿佛都写着“哇哦”。

黄少天扶着玻璃窗,他感觉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要气秃头的。


这两人到了专柜,点名要那个什么眼部精华。BA一看这俩,身材高挑颜值出众,穿着也算讲究,这配置,专业人士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BA小姐姐见他俩这架势,家底肯定不错,于是便顺着小棕瓶开始给他俩讲各种优惠套餐和优惠活动,什么眼部精华眼霜啊之类的,甚至还跟他们推起了气垫和眉笔的礼盒。

黄少天听完一圈,根本不为所动:“只要那个,小棕瓶。”

BA小姐姐点点头:“行,那我去给您开单。”

黄少天略看了眼那小瓶子下面标签的价格,回过头对周泽楷说:“你猜这一小瓶多少钱?”

周泽楷:“三百?”

黄少天:“五十毫升,八百多。”

周泽楷:“……”

黄少天做了个手势:“就这么一点点,八百……我突然觉得九千多一双鞋简直太划算了,至少我的鞋,有这么大。”


黄少天和周泽楷这边讨论小棕瓶价格的时候,另一边俩BA正讨论着这两位男客人的性向。

小姐姐看着周泽楷和黄少天道:“唉唉,你说他们俩是不是一对啊。”

另外那小姐姐说:“十有八九啦。”

“哎,”那人叹了口气,“怎么好看的男人都跟好看的男人在一起了?”

小姐姐说:“还有好看的女人。”

“啊,扎心了。”


而这边,黄少天正对于这么贵的东西居然用来插他的屁股这件事有点难以接受,虽然他觉得他的屁股也确实挺金贵的,可这也太贵了,他们俩初夜成本完全超出预期啊。

周泽楷看了眼小棕瓶,想起若干年前跟亲戚出国好像听说过什么七八千的面霜,他说:“有更贵的。”

黄少天:“多贵啊?”

“你的鞋。”周泽楷说,“一瓶面霜。”

黄少天:“……”

黄少天匪夷所思的瞪着周泽楷,半晌才说出话来。

“这么贵?一瓶涂脸的?为什么要用这么贵的面霜?”黄少天皱起眉,“难道妹子都是用脸走路,只是我们没看出来?”

“……”


旁边那俩观察他们的BA听了这段对话,交换了个小确信的眼神。

“是直男。”


买了小棕瓶后,周泽楷和黄少天在商场逛了圈,各自提着几大袋衣服吃过了饭,打算回家。

就在黄少天刚结账,准备打开打车软件的时候,微信却来了几条消息。

是喻文州发过来的图片。

黄少天打开一看,居然是他跟周泽楷——看来好像就是在这个商场,估计是吃饭前买衣服的时候被拍到的。

黄少天还以为是喻文州看到他们了,于是便问:你也在商场?怎么没叫我?

喻文州发了个坐标给他:B市·南鼓锣巷

你天哥:……

喻文州:我还在B市没回去,总决赛到赛点了。照片是微博上发的,论坛好像也有,你们俩被拍到了。

tbc

其实最近几更一更都有上万字,我在想这种是拆开做两次或者三次更还是一次更,拆开的话大概可以1-2日更,但如果一起的话可能就需要隔个三四天的样子。主要是担心一次更太多大噶会看得不耐烦?

这篇文很大程度是在满足我想写一些琐碎日常的愿望,所以其实好多都是些很细碎的小情节,然后可能会在这些小情节里面藏一些伏笔什么的……所以看起来真的会有点琐碎(。谢谢大噶包容并且喜欢了。

评论 ( 77 )
热度 ( 524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