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4

前章:【周黄】那几年 23



28

荣耀全明星在每年第一周举办,持续三天。

今年主办方是位于K市的百花战队——而从上周开始,各地的荣耀迷陆续涌入了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

第一日的赛程是新秀挑战赛,黄少天跟战队一块到了会场,这会儿人来的不多,远远的他在候赛区就看到了几个人影。

周泽楷跟吴羽策纯属偶遇,对方也会参加新秀挑战赛,两人碰到之后说了几句话,就各自神游太虚了。后来方锐也过来了,这人倒是兴致勃勃的过来问东问西,什么他俩打算挑战谁呀,周泽楷正准备回答,方锐自个儿又把话说了——

“你是不是打算挑战叶秋?”方锐看着他俩,“吴羽策你挑战李轩对不对?”

周泽楷和吴羽策都是一脸你既然都知道了哪还问什么的表情。

方锐笑嘻嘻:“你们来猜猜我打算挑战谁?”

黄少天插了句话:“赛程表都已经发到各个战队的手里了,还猜什么呀?”

方锐回头看到黄少天瞪大了眼:“——黄少?你什么时候来的,走路怎么不出声啊。”

黄少天:“是你耳朵不好没听到,怎么样,在呼啸可还行?”

方锐跟黄少天算是熟人,蓝雨青训营那会儿他俩就认识了,方锐当时玩的还是气功师,后来转到呼啸后玩起了盗贼,算是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职业,今年正式出道了。

方锐一拍胸脯:“哪里是还行——那是相当的可以,跟你说,N市的好吃的可不比G市少,回头你来找我,带你吃个够。”

黄少天:“好啊,正好之前在蓝雨你欠了我多少顿饭,我还没找你算过呢。”

方锐:“啊?我什么时候欠过你的饭了?”

黄少天说:“那时候不是说切磋输一次请一次吗?你算算我们切磋你输了几次呀?”

方锐:“靠!黄少你这是趁机黑我!我哪里欠了很多了——我们总共就打过那么三次——哦不对,最多五次,不可能更多了。而且当时又没说每次切磋都要请吃饭啊!”

黄少天溜到周泽楷身边,拽着周泽楷的胳膊:“周队你快看,记住这张无耻的嘴脸,输了就输了,拍拍屁股离开我们蓝雨转头就不承认了……啧,还是我们周队好,说请就请,从来不会耍赖。”

方锐刚说“什么啊不要造谣”又倏地一愣,“你俩怎么这么熟了?”

周泽楷和黄少天怔了怔,互相对视了眼。

黄少天微笑的拍拍周泽楷肩:“不打不相识嘛,我们俩之间进行了前辈和后辈之间友好的切磋,然后就熟了呀。”

周泽楷点头:“对。”

方锐皱眉:“可是你们俩怎么可能熟得起来啊?”

黄少天这就不服了:“怎么着我们俩就不能熟起来了?”

方锐分析的头头是道:“你看啊,你话这么多,周队画这么少,你们俩怎么交流啊——一个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一个完全不吭声?这样能当朋友吗?”

黄少天:“哪有这么夸张,周泽楷是话少又不是不会说话,而且他都能跟吴羽策熟起来,为什么跟我就不能当朋友了?”

方锐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面前站一块的周泽楷和吴羽策,一个面带微笑只听他们说话却不发表任何看法,另一个除了黄少天来的时候叫了声前辈,之后就戴着耳机全程游离在对话外。

方锐左看看又看看,张了张嘴:“……也是。”

黄少天嘴里说着“是吧是吧”,藏在身后的手戳了戳周泽楷的腰,周泽楷侧过头看他,眉目间带着些许困惑。

黄少天见状笑得更开心了,看着周泽楷道:“周队看我做什么?是不是想挑战我啦?哎呀想你就说啊,现在跟主办说还来得及!”

周泽楷被他戳的痒,却还要忍着,手不动声色的往后抓,刚碰到黄少天的手腕,这人又挪开了。

方锐见周泽楷脸红了,还以为是因为黄少天的调侃不好意思来的,便仗义执言道:“黄少啊,你身为一个前辈这么欺负后辈合适吗?”

黄少天理直气壮道:“我哪儿欺负他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手指抵在了这人腰侧,特别坏的捏了捏周泽楷的肉,笑着道,“我跟他说话他都不理我,谁欺负谁呀?”

周泽楷这回没等黄少天躲开,抬手抓住了这人的手腕,他稍侧身,队服外套挡住了他俩的手,看起来周泽楷只是插着兜站着。

周泽楷侧过眼,看着黄少天近在咫尺的脸,手指从手腕滑下握住了手掌。

会场测试舞台灯光的工作人员正指挥着舞台的灯,探照灯扫来扫去,偶尔落在他们这儿,黄少天呼吸轻轻的,余光瞥了眼他俩交握的手,抬眼看着眼前的人,好像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前辈,”周泽楷缓缓开口,有些无辜,“我在欺负你吗?”

“……”黄少天是有口不能言,想把手挣开,可对方手指却握的紧紧的,他只好轻声求饶说:“好好,是我欺负你——是我欺负你行了吧。”

周泽楷嘴角翘着,手指松开,放开了黄少天的手。

一旁的方锐满头问号看着这俩面上看似只是互相玩笑的你来我往,心中迷之生出了点无法融入这两人之间的感觉。


新秀挑战赛的赛程安排的很紧,周泽楷是第三个上的,作为联盟这一届选手里当之无愧的头一份,周泽楷挑战叶秋是大家意料之中,叶秋还是一如往常的不露脸,载入地图之后,一叶之秋在公屏上跟大家打了招呼,随后就投入了战斗。

两方都是手速和战斗素质过硬的选手,周泽楷的打法又华丽大气,在全明星的舞台最能带动现场的情绪。

这种切磋对于观众而言,过程的精彩度值得他们这小半年都津津乐道,而对于在场的职业选手而言,这显然也是难得的数据资料。联盟枪系不少,但玩神枪手玩的好的却不多,而周泽楷逐渐成型的枪体术也是所有战队研究的对象,而这种特殊的打法——叶秋又会如何应对,这都是比结果更重要的东西。

荣耀出现在大银幕上——没有出乎意料的结果,第三次作为被挑战对象的叶秋维持了他的胜利,再次击败了他的挑战者。

除了叶秋的亮相,在本场新秀挑战赛当中,最受期待还是作为压轴的是一位玩狂剑的新人,向孙哲平发起的挑战。

在场的大多是百花主队的粉丝,前阵关于孙哲平的传闻很多,听说那阵百花队内的电话没歇过,而百花战队的赞助商难免不安,一直在联络百花的经理,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这回孙哲平出场单挑新人,看客的心情就太复杂了,有审视的有担忧,有的虎视眈眈等着他在场上失误,让传言坐实,还有的惴惴不安,唯恐那些猜测成真,而各大战队也多是观察他的状态——这一双双眼睛,一道道视线,全都落在了舞台中央的那个男人身上。

孙哲平跟底下的人打了个招呼,脸上没多少表情,主持人本想留着他多说几句热热场,但孙哲平对这种场合不感兴趣,三言两语就打发了主持人,转身到了候赛区。

这场比赛开局孙哲平打的四平八稳,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打法还是那么直接。

黄少天“啧啧”道:“这家伙又在虐萌新了,我猜的果然没错,受伤都是骗人的。”

喻文州没说话,看了会比赛,却合上了手里用来记东西的本子。

黄少天侧过头:“怎么了?”

微草战队的人就坐蓝雨旁边,王杰希搭了句话:“稀奇了,你没看出来啊?”

黄少天懒得答话,免得给这人机会嘚瑟,他闻言看向屏幕,盯着落花狼藉看了会儿,轻轻的“咦”了声。

“孙哲平这节奏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拖,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喻文州说:“他的打法负荷太大了,这种比赛稍微放松点也是正常的。”

王杰希却兀然笑了笑,没说话。

黄少天翻翻眼皮,嫌弃道:“故弄玄虚。”

喻文州说:“节奏上的变化是很细节的东西,九成的人应该都不会有察觉,他能够维持这样的状态,说明他的手就算有伤,应该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严重。”

王杰希说:“还有种可能,他打封闭针了。”

黄少天忍不住道:“靠,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那是疼成什么样了还要打封闭针——百花的要是听到还不揍死你。”

王杰希说:“我只是在阐述可能,没有别的意思。在我看来,没有比伤病更可惜的退场了。”

喻文州想了想:“是有这种可能,不过如果真到要打封闭来维持这种等级的比赛,那他这个赛季都不见得打得下去了。”

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拉耸着肩道:“……坐在你们俩中间讨论这种话题好沉闷啊。”

王杰希说:“是话题本身很沉闷,跟谁来说怎么说都没关系,你就是说成相声,伤病还是伤病。”

黄少天:“……算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赛后,备受王杰希和喻文州摧残的黄少天离开了座位,他找到贩卖机买了两罐可乐安抚自己情绪,路上还碰到了粉丝顺道签了个名,然后慢悠悠的到了轮回坐的地方,周泽楷正跟人握手,估计是工作人员里他的粉丝,周泽楷低头给那人签了名,回过头就看见了黄少天。

看到这人,黄少天心情就像喝了好几罐可乐那么开心,他清清嗓子,小跑到了周泽楷跟前,学着那些小粉丝的口吻说:“周队周队,今天你好帅我好喜欢你呀求签名好不好?”

周泽楷笑着,薄唇微微翘起:“好啊。”

黄少天又说:“我还要握手!合影!”

周泽楷:“来。”

黄少天伸出手:“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他说,“可不可以抱一下啊?”

周泽楷说:“这个,不可以。”他看看黄少天,又忽然眉目舒展,笑了笑,“不过,你可以。”

黄少天爽朗的笑起来,他将手里的可乐递给对方:“回答正确,奖励你的。”


黄少天和周泽楷溜到了后台,顺着环形楼梯往上走,玻璃外头是绵延道远方的路灯,交错的公路。黄少天挨着玻璃往下看,门口仍旧被堵着:“粉丝好像还没走啊。”

周泽楷也看了看:“人好多。”

黄少天说:“这一次全明星会场比往届都大,地方又比较偏,好多粉丝就住这附近的酒店,也不急着回去——就打算在这堵人。”他说着笑了笑,“你说万一老叶在这被堵到了,那岂不是大新闻?”

周泽楷想了想:“他们不认识叶秋。”

黄少天反应过来:“靠,也是啊,那这么说的话老叶岂不是最安全的了,脱了队服根本没人认识啊——这家伙说不定已经混出去了,我去……怎么好事都被他占到了。”

周泽楷低声笑,拉住了黄少天的手,看向上面:“快到顶了。”

楼梯到顶的那层是个小展厅,里头摆放着荣耀最新的一些周边和设计,白天开放观赏,然而这会儿展览俨然已经结束,早就闭门谢客了。

黄少天看着紧合的展厅门:“这就你说的展览?有3d投影的?”

周泽楷恍然:“忘记时间了。”

轮回比蓝雨早来这儿一天,周泽楷在开展之前就提前到展厅体验了下这展厅里的各个项目,尤其是VR那块,据说是联盟跟战队合作推出的体验模式,周泽楷玩过后一直惦记着要带黄少天来,但白天这儿粉丝多,只能晚上赛后过来。却没注意到展厅允许参观的时间限制。

黄少天见他这样,抬手抵了抵周泽楷的腰:“大丈夫大丈夫,反正也出不去,就当锻炼身体了,而且这地方安静,没别人也挺好的。”他扫了眼楼梯,“要不在这坐会儿,聊聊天?”

周泽楷叹了口气:“好。”


两人并肩坐在台阶上,黄少天喝着可乐,他旁边就是玻璃镜面,往外看去会场周围的景致尽收眼底。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之前周泽楷和叶秋的比赛,说到某些失误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觉得可惜,就连周泽楷都显得很懊恼,连说了几次不应该,然后又不吭声了。

黄少天听他叹气倒是稀奇,多久没听到这人这样说话了,记得那会儿周泽楷还没出道,对方看着轮回状态不佳自己却无能为力,于是心里不快。

后来周泽楷出道了,不论输赢这人心态一直都还不错。倒是这回跟叶秋打,黄少天居然久违的感觉到这人情绪里的消极了。

黄少天看着这人,周泽楷侧面的轮廓很漂亮,而他独自思索的时候,神态也非常迷人。黄少天看着他的模样,猜测着这人此时的心情。

队伍比赛的影响胜负的因素太多,能力强的选手在团队比赛中狭路相逢,不见得能看到太多自身的问题。

就像周泽楷,此前带着轮回一路高歌,在常规赛几个月下来打出来的成绩可谓是轮回有史以来最佳。在这个过程中,轮回有遭遇过强队,嘉世微草蓝雨百花都是打过的,可要说真正能让周泽楷感觉到对方的强大、难以超越的——却并不是这些比赛。

去年黄少天在挑战赛下战帖给叶秋,当时他也是展露锋芒一往无前的,抱着必胜的决心站在了台上。

当然,结果是他输了,但这并不重要。胜负只是简单的数字对比,挑战者切身感受到的,却是那些数字背后的差距,这种差距,只有切身体会之后,才会有所察觉。就像是看山,人越是离得更近,越是走的深,就会发觉这山是越来越高。

周泽楷这是站在了山脚下,撞在了新秀墙上。

黄少天往嘴里喝可乐,想着要不要安慰安慰这人,但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这对于周泽楷而言,妥妥算是好事,留给他自己去想明白,会比黄少天说要有用的多。

于是黄少天翻出手机,打开微博,刷了刷首页,看了张图片。

他倏地笑了起来,周泽楷奇怪的抬起眼,他将手机递到这人眼前,下巴抵着周泽楷的肩:“这个猫的表情好像你啊。”

屏幕上是只耷拉着眼睛满脸不高兴的猫,下头还配这行字:我满脸都写着高兴。

周泽楷愣两秒,也笑了。

黄少天收起手机,抬眼看他:“虽然你现在好像不太高兴,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啊,之前你说如果比赛输了,是要给我礼物的,我一直期待着呢。”

周泽楷朝他眨了眨眼,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黄少天见他不说话:“怎么,没带?”

周泽楷摇头:“带了。”

黄少天摊手:“那还不给我,耍赖啊?刚夸你比方锐好你就要效仿他啦?”

周泽楷:“不。”

他看着黄少天伸过来的手心,他抬起眼翘着嘴角道:“你闭上眼。”

黄少天皱眉:“为什么要闭眼?”他说着又眉头一挑,“你该不会是想亲我?”

周泽楷只笑说:“你闭眼。”

黄少天嘿嘿笑了起来,眼睛里还带着些许光亮,他嘴里“啧啧啧”,嘟哝道,“接吻当礼物,你对自己还挺有自信的嘛——”

周泽楷都要被他说的不好意思了:“——闭眼。”

黄少天却意外很固执,他睁着眼道:“亲嘴就亲嘴啊,有什么好闭眼的,我才不闭,就要看着你亲我,怎么?不行啊。”

“……”

黄少天看周泽楷不动,又叹了口气,合着眼道:“行行行我闭眼我闭眼——我是不是要假装不知道你打算亲我了?”

周泽楷:“你在偷看。”

黄少天:“哪有!”

周泽楷轻笑着,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黄少天视界骤然陷入黑暗,嘴唇碰到了个柔软的触感。虽然在接吻前,他一直想笑——但在吻到彼此的时候,他的确感受到心底涌起的情绪,就像一股热流,灌注在心口,流淌到他的四肢百骸,他的心脏也随着这股热流也在怦然跳动。

这个吻,很干净,很柔软,带着这个年纪的男孩的拘谨和克制。


周泽楷松开手,稍稍后撤了些。

黄少天睁开眼,舔舔唇,朝他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本来打算送你什么?”

周泽楷:“嗯?”

黄少天指着自己的嘴:“其实跟你这个差不多啦。”他说:“不过你这个是素的,我送你的那个是荤的,”他朝周泽楷挤了挤眼睛,“就是那种要张嘴的,那种伸——唔。”

黄少天慷慨昂关于法式长吻的豪言壮语之伸舌头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周泽楷捉住,身体力行了。

黄少天简直震惊,这他妈什么行动力,说堵嘴就堵嘴,话还不让人说完了,几个意思啊。

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嘴里呜呜啊啊挣扎着想说什么,却被周泽楷全数吞了下去,嘴角流出的津液被软舌舔去,黄少天头皮发麻,双颊涨得通红,快要不能呼吸。

周泽楷松开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靠着这人的肩膀喘气,就感觉这家伙身子好像在颤,黄少天抬眼——周泽楷在笑。

周泽楷眯起眼,嘴角扬起,他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要用鼻子呼吸。”

黄少天恼羞道怔:“麻蛋我当然知道要用鼻子呼吸,刚才只是没准备好所以忘记了,不信再来试试啊。”

周泽楷点头,眼睛亮亮的:“嗯,我不信。”

“……”黄少天反应过来,“靠,我发现你真的学坏了!”


29

黄少天和周泽楷在那你一下我一下亲对方的嘴,时不时还偷袭掐腰揩油,你来我往的闹的不亦乐乎。黄少天自己怕痒,偏就喜欢摸周泽楷腰挠对方的痒痒肉,结果自己被对方挠痒挠痒的笑得要背过气去。

周泽楷哪跟人这么闹过,以前他的朋友多是跟他保持着距离,从没这么肢体接触过。这个年纪的男人手脚还带着少年的纤细,却有着成年人的炽热温度,触碰起来的滋味奇妙无比,好像有无数细密的电流在他们之间窜动。

周泽楷抱着他的腰,脸埋在这人颈子间,嘴唇贴着黄少天赤裸的颈脖。黄少天胳膊搭在他肩上,脑袋抵着他的肩头,他脸上还带着嬉闹后的笑意,薄唇半张着吐着气。

谁也没说话。

这应该是他们确定关系后第一次见面。对于两个十几二十的男人刚谈恋爱就异地,某种意义上还挺辛苦的。他们的确很想念彼此,但这些话总挂在嘴边说,任谁都不会好意思,于是黄少天就只能抓着喻文州叨叨,而周泽楷则化思念为食欲。

好容易见上面就到了全明星,周围全是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眼神都不好意思在对方身上过度停留,偷摸摸的牵个手,心里笑出了声,脸面还得不动声色。什么粉丝堵着不好走,说到底也只是给这种私会找个你知我也知可谁都心照不宣的理由。

然后他们俩就坐在台阶上,说着说着就亲上了,亲着亲着就抱上了。

不谈恋爱的时候是没法想象这种心情的,如此渴望见到一个人,当见了面便迫不及待的做些狎昵的事,就算这些事披着幼稚无聊嬉闹的皮,但内里却是难以宣之于口的想念。


黄少天有点大笑过后缺氧,脑仁有点疼,可精神还是亢奋的。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两串脚步声,他伸着脖子往周泽楷身后的楼梯下看,手掌拍了拍周泽楷的背。

“有人。”

周泽楷回过头,手却没松开,而是跟黄少天一道看向楼梯下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周泽楷还没看到人影,就听到一个气急的声音。

“……之前我问你的时候,你还说你会好起来——我信了,”那人声音顿了顿,“你说今天挑战赛你必须上场,经理都不答应但我也答应了,因为我还相信你。我现在想知道,你打算利用这份信任到什么时候?”

周泽楷和黄少天愕然对视,都猜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我没有利用你信任。”另外那人说,“我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能走到哪一步我就走到哪一步。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楼梯间一片静默,半晌后,那个气急的声音颤抖着道。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好,好一个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说,“即便这个代价是你的职业生涯,你也无所谓是吗?”

另外那人叹了口气,声音放的很轻:“张佳乐,不要明知故问。”他兀然笑出声,“什么职业生涯不生涯的,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想要拿个冠军,当职业选手干什么?混日子吗?在哪不是混日子,非要来这种混个几年就得滚蛋的地方混?”

“你……”张佳乐气的人都在发抖,“你别给我扯这些,联盟谁不想要冠军,可拿冠军不是让你玩命!你懂不懂什么叫留得青山在?冠军哪年不能拿,比赛什么时候不能比,非要这样?”

孙哲平看着面前的人,声音很低沉。

“我懂啊,从小听到大的话哪能不懂,可是青山,也要留得住才行啊。”

张佳乐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他瞪着眼望着孙哲平,握着拳头的手指甲都陷进了皮肉里。

“你想打我?”孙哲平侧过脸,“来吧,朝这来,我欠你的。”

张佳乐合上眼,齿间挤了个字出来:“滚。”

孙哲平没有看他,只是望着窗外的夜幕说:“你放心,我会坚持到我能够坚持的最后一刻。”

张佳乐扭过头,咬着牙不再说话。

沉默了片刻,孙哲平朝他点了点头,插着兜转身往楼梯下走。


黄少天撑起身子,跟周泽楷对了眼,周泽楷张张嘴,像是要说话,黄少天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却一不小心碰到了楼梯的栏杆,清脆的响声瞬间响彻这空荡荡的圆弧形楼梯间里。

周泽楷瞪大了眼,黄少天倒抽了口气。

周泽楷:“唔唔唔唔!”

黄少天小声:“我不是故意的!”

楼下张佳乐警觉的抬起眼,他眼眶微微发红,却是不容抗拒的语气:“谁在那里?出来。”

黄少天起身在栏杆那儿露了个脸,抱歉的看着张佳乐:“……我先声明,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准确的说我们先来的这,你们后面过来的时候我没还没来得及露脸你们就聊起来了。”

张佳乐往楼梯上走了两步,抬头看着他:“黄少天?”他愣愣,注意到对方的措辞,“你们?还有谁?”

周泽楷抓了抓头发也起身露了个头,抱歉的看着他:“前辈。”

张佳乐懵了一下,一时半会儿没搞明白眼前这俩怎么待一块的:“周泽楷?——你们俩……这什么组合?”

“我们……”黄少天僵硬的看看周泽楷,“哈哈哈……我们就是过来聊聊天,喝喝可乐打发时间……”

张佳乐皱起眉:“你们俩怎么会一起打发时间?”

黄少天“啊哈哈”尬笑几声:“就,就实在是太无聊了,粉丝堵在门口又不好出去。”

“想看展览,”周泽楷接话道,“但,关门了。”

黄少天点头:“对对对,想看展览。”

“哦,这样啊,”张佳乐扫了眼楼上展览厅的大门,“每天晚上比赛开始前这里就会关闭,没关系,你们要是想看回头多留一天,回头单独开你们看。”

黄少天:“啊没事的,我们回头找个时间混进来看看就好了,不麻烦。”

张佳乐点点头:“嗯。”说着,他往下走了两步,却又停下了步子。他抬起眼,“你们俩刚才……”

黄少天忙说道:“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说!周泽楷他也不会说!”

周泽楷:“对,我也保证。”

张佳乐眼神有些困惑,这俩人真是怎么看怎么奇怪。

黄少天见他不说话,又添了句:“放心,别看我话很多,但我嘴真的很严!”他说着看了眼周泽楷,“这一位不用我说你也能看出他绝对不会外传的对吧。”

周泽楷乖乖点头。

张佳乐却忽然翘起嘴角,笑了起来。

“你们别紧张,我又不会杀人灭口,”他笑着说,“我无所谓你们说不说,迟早是要知道,不过你们搞清楚——今年的冠军是百花的,你们如果要说,记得加上这句话。”

“……”

黄少天表情微妙的看着那人转身离去的背影,“……我能拒绝吗?好拽啊,跟孙哲平搭档久了都会这么拽吗?亏我刚才还有点心疼他……”

张佳乐的声音从走廊那头传来:“你们的前辈有没有告诉过你们——背后说人是不礼貌的。”

黄少天:“……”

周泽楷张了张嘴:“抱歉,前辈。”

黄少天扭过头瞪着周泽楷,这人无辜的摊手。

张佳乐渐行渐远,在一个拐角后消失不见。


五赛季,轮回战队杀入季后赛,创下近几年最好成绩,粉丝在各大平台上刷着周泽楷比赛的录像,每个话题每个留言底下都是对这位年轻队长的赞誉。

而不久之后,季后赛第一轮比赛拉开帷幕,轮回这个赛季的胜利也终结于此——终结在一直以来都强势无比的嘉世手中。

这场比赛同时也暴露了轮回诸多问题,比如队长和队员的脱节,几乎没有太多配合可言,还有此时周泽楷能力经验尚且有限,对上这样的对手,输,似乎是众人意料之中的事。

一夕之间,周泽楷所看到的,关于轮回,关于他的评论瞬间颠倒,那些夸赞和欣赏,转眼间就成了诋毁和谩骂。

大众的喜欢和支持,比想象中还要不堪一击。

当然,还是有人在为他说话,也有人在替他解释,但实际上,这也改变不了那些质疑的声音,更改变不了事实。与队员在场上的交流,意思传达的不及时或者说不够清楚,的确是他们现在面临的大问题。

周泽楷对自己从来是有信心的,加上出道以来不俗的战绩和各种赞誉,他这半年来一直有点儿头脑发热,心里装的都是胜利——都是巅峰的那座奖杯。他只想跑,想跑的更快,攀登得更高,高的足以与那些强者一战。

但从全明星开始,持续的落败和挫折相继落在了他的身上,压力,还有现实的问题压在了他的肩头。他终于稍稍缓下了脚步,也学着开始面对那些始终存在的问题和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现在的他,还有轮回离冠军仍然很遥远。

他忽然想起刚签约那会儿,经理,还有张益玮的话。这或许就是他们所说的,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的真实处境。

逆水行舟。


轮回的落败,并没有霸占荣耀热门话题太久,随后没几天就被孙哲平退赛的消息所取代,其实这段时间几乎很少看到孙哲平出场比赛了,各种传言早就沸沸扬扬。如今终于一锤定音,一切的猜测都有了所谓的答案。

只是平时算热闹的职业选手群今天却很安静,往上拉聊天记录还能看到之前有人调侃孙哲平,问他手伤这事儿是不是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扰敌的。这个说法当时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然而如今,大家都一片静默。

周泽楷收起手机,准备下一场的比赛。虽说嘉世的强大势不可挡,但再难打的比赛,也总要打下去的。


季后赛第一轮过后,蓝雨百花嘉世微草打入四强。

黄少天打电话给他说要他去看接下来他们的比赛,周泽楷这会儿战队的事还挺多,赛后的总结和复盘都还没做,加上队内上层每回到了赛季末总会要开几个会,商量下个赛季的规划,以及新人出道等等等等。

总之周泽楷没法陪黄少天比赛,只能承诺说等进了总决赛,再过去陪你。

黄少天说好吧那说好了哦,等进了总决赛一定要来看我比赛。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承诺,最后还是落了空。

蓝雨在半决赛中负于百花,止步四强。

那天晚上,黄少天气呼呼的说:你没看到张佳乐那表情——他太拽了,气人。下次,下次我绝对赢回来,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得意。

周泽楷刚从会议室出来,他没由来的问了句,你明天有安排吗?

黄少天整个人都很down,他说,安排什么安排啊,我只想睡一整天麻痹自己。

周泽楷说着好好休息。他随手拉开宿舍门,将行李箱挪到旁边,嘴上哄着让黄少天赶紧睡觉。

书桌上,放着一张S市到G市的车票。


在夏天即将到来之前,五赛季最后的角逐已经先一步在微草战队和百花战队之间展开了。

赛前,张佳乐翻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开名为大孙的聊天框。最后的微信是他发过去的邀请,让对方过来看比赛。孙哲平没有回应,这段只有我往没有你来的消息,到此没了后续。

张佳乐往下拉了拉聊天框,并没有如他期待的那样,多出一行字来。

关于孙哲平的百花,好像也随着这段对话就此戛然而止。


休息室的门骤然被敲响,张佳乐匆忙抬头站了起来,旁边的队员起身开门——来人是战队的经理。

张佳乐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经理手里拿着个吊牌,他看着张佳乐说:“这是大孙的工作牌,承办这边是按照最早递交的名单做的,结果……”他继续道,“我也不想就这么扔了……”

周围的队员都看着他们。

张佳乐没等他说完,伸出手来。

“我收着吧。”

经理点点头。

张佳乐没说什么,他默然看着桌上的吊牌,上头还有孙哲平刚出道那会儿照的寸照,穿着百花第一代队服,眉眼间一股子桀骜不驯的锐气,他老家那个看相的师父见到孙哲平说他是杀气太重,早年要吃苦,本事不小但成败得看机遇。

孙哲平听了说:这不废话?

张佳乐想起这人说话时的神态毫无征兆的就笑了起来。

百花战队的队员又朝他看了过去,有人张了张嘴想安慰安慰他,又被旁边另外的人给拉住了。

张佳乐抬起眼:“时间差不多,大家准备好了吗?”


张佳乐起身前,又看了眼那没有结尾的对话,默默地把那写着孙哲平名字的工作牌给戴上了,和那个名为张佳乐的工作牌一块,贴着他的胸口。



tbc

我要是说这篇文进度差不多刚过半你们会不会想打我(

快开车了嗯(


以及说下大孙比赛的时间问题,因为我看到的资料都是说大孙赛季过半就没打了,但也没说是季后赛前还是后,我私心是觉得在季后赛第一轮这样(

以及除了打tag的,其他人并没有CP的意思,如果CP了我会说明的。

评论 ( 57 )
热度 ( 484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