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3

前章:【周黄】那几年 22



27

最近黄少天不怎么在走廊上打电话了。

蓝雨的人都发现了,郑轩瞧了眼正在练习的黄少天,奇怪的看向喻文州:“队长,黄少这是终于知道跨队伍的网恋是没有结果的,所以挥剑斩情丝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不,比这更可怕。”

郑轩:“哈?”

喻文州没吭声,继续操作着索克萨尔躲过飞来的炮火,心里默念道。

他们谈恋爱了。


作为全蓝雨——也有可能是全联盟,第三个也是仅有的三个知道周泽楷和黄少天关系的男人,喻文州显然承受着他这个年纪和他这个性格不应承受的重担。

首先就是对外保密,作为俩年轻选手,又是各自队伍的核心,都得为战队考虑,虽说电竞不是作秀,但总要维持一点所谓的形象——或者说人设。不管这个人设是怎么回事,同性恋这个标签可不怎么友好。别看那些人整天喊CP,回头要真跟谁CP了,转头人家就改口一生黑。喻文州就算只为了战队,都得考虑到这方面,更何况他和黄少天的确是朋友。

另外就是队内保密,虽说两边的队友人都不错,但说到底,秘密一旦告诉别人,就得做好那人会说出去的准备,所以队内,也不能说。

最重要的,作为全联除了周泽楷和黄少天之外唯一一个知道他们关系的男人,喻文州显然成了黄少天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宣泄情感的对象。

喻文州午夜梦回的时候,耳边还经常回荡着黄少天跟他说他俩的各种小故事的声音,他内心自问,喻文州啊喻文州,你何至于此啊。


另一边,轮回。周泽楷倒不至于会忍不住跟队员说他恋爱了,只不过最近轮回的人的确有感觉到他的变化。

周泽楷状态很好,跟他说什么事儿都会笑着点头,比赛的时候也很积极,不管输赢,都明显感觉到这人心态非常的好,隔三差五的就请战队的人吃东西。吃的东西从生煎到巧克力蛋糕不等。

都说口腹之欲与人的心情紧密相关,他们周队最近突然爱上美食,十有八九呢是心情上有波动,看那状态肯定不是不高兴那个波动。

周泽楷这个恋爱后的表现比黄少天那个要稍微友善点,至少大家不用像喻文州那样听黄少天说他跟周泽楷的各种桥段,但美食虽好,吃多了可是会胖的啊。

入冬前轮回安排体检,众人上称之后,这就感受到他们队长最近心情波动带来的影响了。

周泽楷也胖了,好在天气冷了看不出来,经理得知连忙先找周泽楷谈心——让他少吃点,毕竟颜值两大杀手,其一是黑,其二就是胖。

随后经理又在轮回食堂旁边隔了个隔间出来,搬了一大堆健身器材,并且制定《全面落实会议精神养成健康生活习惯保持健美身材》的健身计划,其中包括手部的按摩和手部活动课程,以及各种有氧、无氧运动及拉伸等等。

轮回的这群宅男们上面什么举铁跑步给吓得纷纷求饶,这他妈不是要命吗,他们要是当初愿意这么练习跑步,就不会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翘课打荣耀了。

可经理才不管这些,挨个的谈话并且指着自己小肚子表示自己也会跟大家一起健身,避免成为油腻中年。

轮回众人表示经理你想玩跑步机就自己玩不要拉上大家嘛。

经理听了火冒三丈,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们这样下去怎么行!我忍你们很久了,在战队里不修边幅也就算了,还这么不注意锻炼,不注意保持体型——不说超重对身体不好,就这么下去你们是找不到对象的知不知道!别看现在玩游戏还能吸引点小姑娘,等你们退役了——个个挺着啤酒肚,谁会想跟你们在一起,话说的难听点,玩游戏打比赛那是这几年的事,身体健康和找不到对象这可是一辈子的事,”经理瞪向一旁看手机的方明华,“某些人,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对象,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要是不够好,你的对象也能找下家啊——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突然被转火的方明华:“……”

周泽楷突然说:“有道理。”

轮回众人:“………………”

轮回众人看向这位给他们带来巧克力蛋糕生煎粢饭团酱汁肉炸鸡冰淇淋可乐汉堡烧烤的队长,下巴都掉了下来。

过分了。

喂胖我们的是你,现在支持经理健身计划的也是你。

队长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周泽楷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不解的看了回去。

“?”

经理走到周泽楷身边,拍了拍周泽楷的肩:“看到没有,什么叫做队长,以身作则带好头,积极响应战队的安排。这就是我们轮回的队长啊,大家都要向他学习。”

众人:“……”


虽说轮回这群人被经理洗脑的时候百般怨言,但也不得不承认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职业选手而言,身体的状况会直接影响竞技状态。

早几年那会儿战队都是刚刚搭起班子,对于这方面并不太注重,于是这几年联盟也时有传出某些选手因为伤病而长期坐板凳或者干脆退役的消息。

最近每个战队开始有这方面的规划,主要是帮助维持状态,为了让职业选手尤其是急着想要出头的新人们有所警惕,有些战队甚至出现了一个类似都市传说一般的人物。

黄少天语重心长的对训练营的小朋友们说:“曾经啊,蓝雨有个前辈,他早期在蓝溪阁,后来战队成立他也过来了。相当有天赋的选手啊,可是呢,就因为训练过度,还经常整夜在电脑前不知道休息,结果手伤加重,还没挨过一个赛季就——”

小朋友们瞪大眼:“就?就什么?”

还有人被吓坏了:“训练过度还会死吗?”

黄少天话锋一转:“当然不会,”他笑了笑,“训练过度只会让你的手提早GG,不过总是熬夜的话,会死。”

小朋友们:“……”

黄少天靠着训练营的门,指着时间道:“差不多了都去休息,要回家的也赶紧的,不然打不到车了。明天训练的时间不变,晚点你们郑轩前辈过来指导,有什么问题要请教他也可以准备一下。”


他们这些选手有空就会轮流到青训营做半小时的技术指导,今天轮到黄少天。他给那些小孩讲了些技术要领,后来忍不住开起了玩笑,还跟大家科普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蓝雨前辈的故事,把那些人哄回去休息去了。

从训练营出来他往寝室走,恰好碰上队里的人正在宿舍楼外抽烟。见到黄少天他们点点头,又自顾自的在那继续聊。

“听说孙哲平手伤是真事儿啊,都拍到他看医生的照片了。”

“这也太没品了,这种事百花都没说,干嘛要报道出来?搞得人心惶惶的。”

“报道这事的人就是奔着让百花人心惶惶去的呀。不过百花应该会辟谣的,今年他们开局不错,奔着冠军去的,哪里会受这个影响。”

那人弹了烟灰,“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黑子呗,现在哪家没几个黑……你是不知道,队长黄少他们要是几天不露面,就有人说什么胳膊断了受伤了,那种都是无稽之谈没人信,孙哲平这次不一样啊,照片都有了。”

“还是无聊闹的,”那人冷笑道,“职业选手当久了身上总会有点毛病,尤其是他们那代出来的早的。整天诅咒别人战队,也不怕报应到自己主队身上。”

黄少天回过头:“孙哲平?他怎么了?”

抽烟的那人时蓝雨的替补选手,跟黄少天关系不错,他翻出手机,找了那条新闻出来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略看了眼,上头拍到的人的确是孙哲平,旁边说是队医,去的地方按照文字上说的,好像是他们K市有名的专家。

黄少天不信的笑起来:“这槽点太多了啊,别说孙哲平是不是有伤,就算有伤,百花不至于连请医生到队里去给孙哲平看病的钱都出不起啊,这怎么可能。”

另外那人说:“也不好说,万一是孙哲平还不想让队里的人知道呢?”


黄少天对这事还是不太相信,跟百花交手过几次,包括这个赛季跟百花打,他们只觉得他们状态很好,而且只看数据的话,也会发现百花战队这小半个赛季的数据都还不错,看起来压根不像主力受了伤,还严重到队医都没办法要私底下找专家的程度。

想着这事,他回了自己的寝室,接起了周泽楷的电话。

对方大概也是看到了这条消息,有些奇怪。

黄少天:“我记得你半个月前好像跟百花交手来着,感觉有问题吗?”

周泽楷想了想:“好像没有。”

黄少天:“果然还是假消息,孙哲平看着还行啊,不过——”他扫了眼电脑上喻文州的回话,“我们队长说,这赛季孙哲平很少在擂台赛出场,个人赛打过几次,不过都是比较轻松的比赛,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团队赛上亮相。啊……这个……看起来,还真有点奇怪。”

周泽楷回忆了下之前跟百花的赛程,还真是,没看到孙哲平打个人和擂台。

黄少天叹气道:“哎,这个,编出来的都市传说别还真有人应了啊。”

周泽楷:“啊?”

黄少天摇头:“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要真的就很可惜了——我还想着有天能破了繁花血景呢。”

周泽楷闻言没吭声。谁不是这么想的呢,叶秋也好,繁花血景也好,这些在荣耀竞技响当当的人物,谁不想跟他们正面对决。对手归对手,场上再怎么打的你死我活,下了场该佩服的还是佩服,惋惜的,当然也会惋惜。

“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个人的立场来说还是希望不是真的,”黄少天扫了眼日历,忽然笑了笑:“啊,下个月月初就是全明星了,没记错今年就是在K市吧?说不定回头就能看到孙哲平在场上虐萌新了。”

周泽楷闻言嗤笑:“也是。”

黄少天像是想起了什么:“这次你是不是会参加新秀挑战赛?”

周泽楷:“对。”

黄少天语气有些玩味了:“你打算挑战谁呀啊?”

周泽楷如实道:“叶秋,或者王杰希。”

“靠,”黄少天说,“叶秋就算了,毕竟我们都挑战过叶秋来的,王杰希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考虑王杰希都不考虑我啊!”

周泽楷清清嗓子,解释道:“打法。”

黄少天说:“打法?你是说魔术师?可问题是这两赛季王杰希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打法啊,你什么时候看他在场上像以前那么打了?”他继续道,“他粉丝怎么说来着,魔术师封印啦封印啦,噫,这个词说出来好中二啊。”

周泽楷在电话这头笑得停不下来,黄少天这语气也太可爱了。

黄少天哼笑道:“你难道不觉得中二吗?我一直觉得王杰希粉丝特别中二,我跟你讲,上回我就听他粉丝在下面喊什么解封解封,哎哟,要不是当时在比赛,我还以为我在看苏沐橙IPAD。”

周泽楷疑惑道:“苏沐橙?”

黄少天:“上回比赛后我去嘉世他们那儿玩,看到苏沐橙在看什么小樱,我就看了两眼啊,那什么封印解除简直把我洗脑了,苏沐橙还问我,觉不觉得那个主角像魔道学者,我???结果后来跟微草比赛,粉丝就在底下喊……靠,魔道学者那个画风啊,真的,虽然王杰希他一身绿,还是完全挡不住那个既视感啊!”

“……”

周泽楷想,不知道王杰希前辈听到黄少天这番话会是什么反应。

黄少天:“你想试试看能不能让他在全明星解封魔术师?哎哟我看你别费这劲了,不如下次直接对着他喊‘隐藏着黑暗力量的前辈啊,在我面前显示出你真正的样子吧!’说不定他这么一生气,就解封了。”

周泽楷:“……”

这人怎么这么皮。

黄少天理直气壮说:“之前我跟文州这么说他还说有道理来着。”

周泽楷:“。。。”

蓝雨和微草是有仇吗?没听说过啊。可是看起来仇恨很大啊。

魔术师解不解封他不知道,但王杰希要是听了这段话可能会抄起扫把锤黄少天和喻文州脑门。


“所以你还是不选择打王杰希了,不过你怎么就不考虑我呢?”黄少天佯作难过道,“在你心里我就不值得作为对手吗?”

“不是。”周泽楷说,“是跟你打得多。”

“切,看来我不应该找你切磋啊,找多了都体现不出我的珍贵了,”黄少天闻言清清嗓子:“这里是午夜电台,接下来为大家播放的是,黄少天先生点播的一首老歌——红玫瑰,送给周泽楷先生。”

周泽楷:“……”

黄少天没憋住,他边笑边说:“黄少天先生突然打算再加点一首——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周泽楷先生,你为什么不说话。”

周泽楷好容易才憋住笑,“是。”他声音认真道,“你是我最疼爱的人。”

“靠怎么这么肉麻——”黄少天自己撩来的情话自己却受不住了,他在床上打了个滚,又爬起来咳了两声,正儿八经道,“哎我不闹了,我是开玩笑的,全明星的话你想挑战谁就挑战谁,机会难得,毕竟平时比赛不见得次次都能有单挑的时候,确实应该找个最想挑战的人——我去年打的就是叶秋,前年王杰希打的也是叶秋,今年你要是还挑战他,我觉得他可能都很无语了每年都强行出场几次哈哈哈……”

周泽楷说:“毕竟是叶秋。”

黄少天轻笑,这是大家再怎么不服输也必须承认的事,“是啊,毕竟他是叶秋,三冠在身的叶秋,谁不想打败他呢。”他说着顿了顿:“要不这样,你要是赢了,我送你个礼物。”

周泽楷好奇:“什么礼物?”

黄少天说:“现在不告诉你,回头再说,之前你成年就买了点吃的给你,回头补上个更好的。”他顿了顿,“不过你要是输了可就没了哦。”

周泽楷闻言,勾起嘴角:“输了我送你。”

黄少天扬眉:“真的吗?我倒是有点期待了。”



tbc

周泽楷先生点播了一首——只对你有感觉,送给黄少天先生

被秀一脸的电台(并没有这种电台)听众喻文州:你们要不回头直播合唱得了。


我真的爱老王(

评论 ( 37 )
热度 ( 545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