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2

前章:【周黄】那几年 21



26

会场后台,黄少天背靠着走廊的墙壁,鞋尖一下下踩着地面,他双手插兜,微微抬头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

这段时间S市天气转阴,黄少天来之前没看天气预报,下了车就被秋风吹了个满面,这会儿大概被走廊的凉风给刺激到,连打了几个喷嚏。他从口袋里拿纸巾擦擦鼻子,听见走廊上响起阵脚步声。

周泽楷看到他就停下了步子,黄少天见他便收起了纸巾,有些拘谨的站在那儿,望着他。

蓝雨的队服是舒服的浅蓝色,把这人皮肤衬白白净净的,这人眼睛圆圆的,浅褐色的瞳孔像颗被水洗过的石子,干净清爽。

黄少天看周泽楷不吭声,只能自己开口,他走到了对方跟前,周泽楷见他过来却撇开了眼,浅浅的刘海搭在额前。

黄少天眨眼:“怎么了这是,刚才就想问你了,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比赛输了不开心?”

周泽楷要要脑袋,轻声说:“没有。”

“那是怎么了,这么耷拉着眼都不好看了——笑一个嘛。”

周泽楷抬头,黑眸怔忪着看着黄少天,仿佛酝酿着某种情绪,到嘴边了却没说什么。只是稍稍扯了扯嘴角,说是笑,很勉强。

黄少天:“……算了你别笑了,看着太别扭了。”

周泽楷垂眼抓了抓头发。

“你,要说什么?”

黄少天反应过来自己是有正事的,他眼睛不自觉的躲闪,又看着周泽楷身后说:“这里来往人有点多,我们换个地方说。”


黄少天走到会场的后门——说是后门,不如说是一个简陋的安全通道,门外是片空地,平时没什么人来,花草树木也没怎么打理,地上都是枯叶,几步之外那俩梧桐树都秃了,看着有些阴森森的。

黄少天在门外的台阶那儿坐下,背对着周泽楷让他比较容易整理好思路——就算他已经习惯了周泽楷的脸,但只要一阵没看,还是会有点儿分神。

秋风一刮,黄少天鼻子有点痒,他胡乱揉了揉,又咳了两声。

“周泽楷,我跟你说个事啊,就是之前在H市旅游的时候,我不是说……”

黄少天慢吞吞开口,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却插话了。

“还能当朋友吗?”

“……”黄少天前一秒心还在扑通扑通,紧张的不行,这一秒就突然跟卡住了的碟片似的,画面卡那儿动也没动,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哈?”

周泽楷没坐下,而是站在他身后。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是有种伤怀的,难过的想为自己再争取点什么似的,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莽撞的开了口。

黄少天回过头,对上这人的眼,冷不丁触及到这人眼中的伤感与委屈,居然给愣住了。

周泽楷见他不说话,更是确定了这人是要拒绝他只是不好开口罢了,他轻轻的吸了口气:“只是朋友,不可以吗?”

黄少天:“……”

黄少天思维终于重新运转起来,他先是好好咀嚼了下“朋友”在这个语境下的意思——周泽楷这句朋友好像是真的,在想跟他当朋友。

而且还只是朋友。

……朋友?

黄少天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朋友?什么啊,都这时候,还说什么朋友啊。

我把你当朋友的时候你想泡我,现在我准备好被泡了——呸,准备好跟你一起泡了,你居然又只想跟我当朋友了!

你当我什么啊,奥利奥吗?说泡就泡说扭就扭,夹心都被你融化了,完了还想拼成一块放回饼干盒假装无事发生?

靠,我才不是什么小饼干!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也站了起来:“谁要跟你朋友啊?”

周泽楷瞪大眼:“不可以吗?”

黄少天炸了:“靠!当然不可以!怎么可能当朋友——你见过哪个朋友每天打电话说晚安吗?你见过哪个朋友发信息能这么腻歪吗,你见过哪个朋友屁点大的事都想告诉你,担心你没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吗?”

周泽楷:“……”

黄少天气呼呼的,通道里都是这人吼过的回音,周泽楷对上这人的眸子,这才发觉黄少天眼睛都红了圈。

“你……”

黄少天拍开他伸过来的手,气的吼道:“你你你你妈啊!气死我了!我告诉你——你别给我来这一套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他上前抓着周泽楷队服的衣襟,将人抓到自己跟前,呼出的气圈洒在了周泽楷颈子上,“刚才我说的那些事还有其他人跟你这么做过吗?每天说晚安发信息什么破事都跟你说得很开心让你吃饭让你好好睡觉——还有第二个‘朋友’跟你这样吗?”

周泽楷愣住了。

“对,当然没有了,”黄少天脸脖子都红了,好在这儿光线暗,看不出来,他瞪着周泽楷道,“只有我——我也只跟你这样做这些事,而你居然还说……朋友?——你是不是就顾着喜欢我去了,一点都不注意我喜不喜欢你,我对你好你是不是都没放在心上,还朋友……我朋友你妈啊!老子交友遍天下,每个朋友都是你这种待遇我还不累死啊!”

黄少天松开周泽楷的衣服,扭过头骂了句脏话。

“我才不要跟你当朋友,”黄少天喘着粗气,憋出了句话,“男朋友还差不多。”


黄少天跟喻文州那番谈话,让他释然了很多东西。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也觉得如果总是想着未来可能面对的问题而束手束脚止步不前——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而先前之所以纠结,只是差了那么丁点的勇气,完全抛开世俗的观点去看待与同性之间的情感。

喻文州那轻描淡写的将同性的感情归为“爱情的一种”便是那最后的一块拼图,填上了他胸口的空缺。

在他心里早就将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产生的情感平等待之了,但之前他有些羞于启齿,当喻文州说出那句话——他终于明确的感受到来自他人的认可。

人活在世上,心里在意的,总不会只有自己的意愿,永远都会有其他人的声音,在乎的人,不在乎的人,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喻文州虽然不能全然代表其中任何一方,但他的话,的确在这个关头让黄少天松了口气。

在那之后,黄少天渐渐明了心事,也逐渐开始面对这份情感。

对,他喜欢周泽楷。

虽然未来可能要面对很多问题,在一起会很难,但他心里那个声音告诉他,

黄少天喜欢周泽楷。


周泽楷怔愣着,耳边好像还在回荡着对方那句话,他的心也好像忽然从一潭死水里挣脱出来,随着那激荡的水花溅起,他好像看到了光。

周泽楷的不安与焦灼就像一滩深不见底的池水,仿佛稍不注意就要把他拉下去。这种心情太奇怪了,在意一个人的时候随着对方的喜怒哀乐摇摆不定,会因为这人的情绪而担忧,失落。而能够解救让他摆脱这些的——只有黄少天。

所以此刻,就因为这人的一番话,那亮光便越来越大,他终于反映过来,自己已经被这个人拉上了岸。

阳光照耀着他。

“男、男朋友?”周泽楷重复了句。

黄少天瞪着这人:“你还要我解释男朋友什么意思嘛?不知道的话就拿出你的手机动动你金贵的手指百度一下什么叫男朋友!”

“我知道!”周泽楷看着他,小声说,“……男朋友是什么。”

黄少天哼了声:“真不容易啊你知道,那你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我这个男朋友你给一句话行不行,”黄少天愣了愣,“靠,我怎么觉得我在强迫你似的——”他委屈的皱起了眉,“妈蛋,为什么你告白的时候又是西湖又是庙,我就只能对着这一地的草发火,想打个赌还不配合,你是不是故意的!”

周泽楷弱弱的说:“不、不是。”

黄少天算起旧账:“怎么看怎么都像故意的!你他妈从一开始就耍帅,游戏里面爆我头,见面之前还说自己丑”黄少天看到对方张嘴,抬高了音量道,“然后还搞个闪亮登场把我吓一跳,你就是故意的吧!”

周泽楷:“……”

黄少天继续吐槽:“长得这么帅,还这么会撩,找了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地方跟我告白,完了还对我这么好,靠,你能不能留一点发挥的空间给我!我也想找个洋气点的方式告白啊!今天我好不容易打算跟你说了,结果你——你还打断我!还说这什么……当朋友——朋友你大爷,”黄少天说着岔了气,咳了几声,周泽楷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黄少天又拍开了他的手,一想到自己告白告成了这个鬼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好了,你是西湖六月雨,我就只能在这个破空地上跟你发脾气!”

他仰起了脑袋又出了口气,“周泽楷你这个——这个——这个——”

黄少天憋了半天没憋出骂对方的词,最后只好气闷的低吼了一句:“靠。”

周泽楷:“……”

黄少天不耐烦了:“再说省略号我打人了啊!到底要不要我这个男朋友!123告诉我答案!”

“要!”周泽楷说着,他连忙重复道,“——要,当然要。”


黄少天在告白。

从男朋友开始,周泽楷就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维,没听明白这人放鞭炮似的在说些什么。

周泽楷只知道黄少天脸越来越红,他的心也越跳越快,他想是他的幻觉吗,为什么他觉得黄少天叨叨叨的全是在夸他。还是那种语气在骂人,内容就是在夸人的别扭夸。

后来,周泽楷总算听出来了,这人气呼呼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个意思。

——我喜欢你。

周泽楷看着眼前的一切,飘飘然的缺乏真实感。

好像,在做梦。

黄少天听到那句“要”,表情显然要高兴点儿了,嘴角都翘了起来,只是样子却还是气鼓鼓的,瞪了眼说:“算你识相,拒绝我你就死定了。”

说完,黄少天又深吸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在强迫画风上越奔越远了。

周泽楷垂眼低笑,黄少天给这人那笑声闹得后颈发麻,这人过了变声期之后,声音是越来越好听,黄少天摇摇脑袋,拒绝诱惑:“不准笑了!”

周泽楷咬着唇点点头:“好。”


两人站了会儿,谁都没吭声,黄少天情绪逐渐平静,后知后觉好像在自己一顿咕噜咕噜冒完文字泡后,他已经完成了表白并且已经跟周泽楷成为了传说中的恋人关系。

啊。

好像没有真实感啊。

黄少天看着自己手发呆,下一秒,视界里居然出现了双白净修长的手。

周泽楷捏住了黄少天的脸颊。

“???”黄少天被捏着脸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看着眼前表情凝重的人:“?你干什么???”

“疼吗?”周泽楷认真皱起眉,“我在做梦吗?”

“……”黄少天都沉默了几秒钟,忍不住吼道,“——靠,你怎么不捏你自己的脸,捏我是几个意思!还捏这么用力——当然疼啊你个笨蛋!阿嚏——”

凉风刮过,黄少天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见状便拉开外套,脱了下来,黄少天却如临大敌:“等等等你别脱啊,就是吹风鼻子不舒服——”

周泽楷没理会他的碎碎念,而是抬手将外套往他肩上一披,将人裹在衣服底下,他手没有松开,拉着外套的衣襟顺势将黄少天拉到了自己身前。

黄少天哪想得到对方还有这动作,猝不及防的就被对方拉的整个人都倒进了这人怀里,胸口相贴,呼吸相交。两人挨得很近,黄少天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人纤长的眼睫——还有眼下那颗淡淡的痣。而对方的心跳还有温度,瞬间便传递到了他的胸口,一切那么清晰,触手可及。

“……靠。”黄少天都不敢大口吸气,他看着周泽楷的脸一动不动,心又在那扑通扑通的疯狂跳着了,面上还要很淡定,“……你能不能离我远点,穿衣服就好好穿啊为什么还要这样你真的不是在趁机撩我吗?”

周泽楷却不解:“嗯?”

黄少天:“嗯你妹啊,不要假装没听清!”

周泽楷笑了笑,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他侧头看他捏过的地方,那儿还留了个红印。

“还疼吗?”

黄少天揉揉脸:“有点。”

话音落下,黄少天感觉对方朝他倾了过来,接着,他就感觉自己额头上贴上了一个柔软的触感,很快,就撤开了。

周泽楷看着他,认真道:“这是,赔礼。”


黄少天动也没动,周泽楷原以为黄少天被他这样偷袭一波又要开始吐槽——今晚的黄少天,可能是因为害羞闹得,吐槽欲异常旺盛,周泽楷都发现了。

可这次黄少天却没有说话,默默的被他抱着,不吭声。

周泽楷松开手,微微歪头看着他征询道:“回去?外面冷。”

黄少天:“等等。”

周泽楷:“?”

黄少天:“刚才那个动作,我也要试试。”

周泽楷:“什么?”

黄少天脱下那件外套:“亲额头啊!我也要亲你额头!来来来!”

周泽楷:“……”

其实黄少天被亲那一口的时候,的确是有点害羞并且想吐槽的,但是下一秒,他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

靠,被周泽楷抢先了。

作为前任直男,黄少天对亲额头摸头杀以及种种谈恋爱的小动作有着谜一样的执念。这下可好,好不容易谈恋爱了,这种动作居然还被周泽楷抢先了一步。

黄少天抓着他胳膊:“我以前就想过谈恋爱一定要这样亲女朋友的额头了——现在我是亲不了女朋友了,只能亲你这个男朋友,来吧来吧。”

周泽楷:“……”


周泽楷是个好男朋友,是那种对象要玩啥,他一定会好好配合的男朋友。所以黄少天说要亲额头的时候,他当然也就站那不动,乖乖给他亲了。

只是黄少天往对方跟前一站,上下左右一番打量,感觉怎么看怎么不对。

跟想象中不一样啊。

他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自己。

倒不是人不一样,而是角度不一样。

黄少天比周泽楷矮了几公分,平时走一块其实也不是很明显的身高差,但站这么近,还要亲额头,就会发现不对了。

黄少天伸了伸脖子,发现,他要踮一点点脚,才能亲到周泽楷的额头。

噫,这跟想象里面他低头揽过对方的脖子然后大气一吻差好大啊,完全不是一个画风了。

黄少天怒摔:“你们轮回的伙食也太好了吧,为什么你长这么高。”

周泽楷挠头:“要不,我蹲着?”

黄少天想象了下那个画面,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但是蹲着好奇怪啊。”

周泽楷:“那怎么办?”

黄少天看了眼后门的台阶:“我站那个上面。”说着他一路小跑哒哒哒就跳了上去,然后对周泽楷招手道:“来来来。”

周泽楷见他那样,又忍不住翘起嘴角,笑着走到了他跟前。

黄少天:“这是我谈恋爱一定要做的事,亲对象额头!”

周泽楷点头,低声道:“来吧。”

黄少天看着他:“你要闭上眼,表情要享受。”

周泽楷心里想,要求还真多。

不过算了,谁叫自己喜欢呢。

他闭上眼,却半晌没感觉到黄少天有什么动作。

然后,就听这人声音缓缓响起。

“以前没有研究过啊,亲额头的时候,要不要撸刘海?”

周泽楷:“……”

黄少天比划了一下:“撸刘海动作会不会有点奇怪,但是不撸的话,你出门之前洗头了吗?”

“……洗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手指将额前的发一把撸到头顶,留下几缕搭在额前,整个人的画风瞬间都变了,显得干练又帅气——甚至还有点点精英男人的气质。

黄少天看着面前露出额头的背头楷,心里那个声音冒了出来,说了几个字。

妈耶,好帅。


黄少天将轮回队服搭在这人身上,微微垂眼搂着对方吻上去的瞬间,他感觉腰上多了双手,嘴唇触碰到这人光洁的额头。

周泽楷抱着这人的腰,手臂收紧,合上了眼。

秋风起,却没有一丝凉意。周泽楷那刚理好的发型被风吹乱,黄少天抬手,将那绺头发拨到了这人耳后,又小心的梳理着这人柔软的发,指尖偶尔触碰到这人的脸侧,黄少天他屏着呼吸,手指搭在这人耳畔,注意到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看着他。

“你、你头发……”黄少天有些慌乱转移了话题,“怎么这么长了,有时间去剪了吧。”

周泽楷声音轻轻的,笑着说:“好。”

黄少天松开手,退了两步,明亮的眸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即又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发现其实你头发长点也挺好看的。”

周泽楷:“经理让留的。”

黄少天手插兜:“难怪,我说呢,一个暑假没见发型变得跟偶像似的,你们经理眼光不错啊,这发型很讨小女孩喜欢。”

周泽楷问:“你喜欢吗?”

黄少天嘿嘿笑了笑:“还不错还不错,暂时可以不用剪了。”

周泽楷:“行。”说着,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这回没脱,把衣服穿好,揉了揉肚皮:“刚那么激动,我现在都有点饿了。”

周泽楷:“吃夜宵?”

黄少天:“好啊!走走走!”


这两人直接从后门溜了出去,转头上了打车上了街。为了避免被认出来,这俩人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周泽楷索性就带着黄少天去了自己原来初中附近。

出租在中学门口停下,这会儿早下了晚自习,学校里只零星有点灯光。

黄少天往学校里头看了看:“你学校啊?”

周泽楷点点头:“初中。”

黄少天:“诶,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就在这个学校?”

“嗯。”

黄少天有些感叹:“我还记得你那几个同学——中间还有我的粉丝对吧?”

周泽楷前几天还收到那同学的微信,给他加油,顺便表达了——“虽然我很喜欢黄少天但蓝雨和轮回比赛我还是会支持你的!”

黄少天忽然笑起来:“等一下,你那个同学是不是在你毕业的时候就说要你来泡我?”

周泽楷脸一热,当时那几个人说的泡,其实也就是朋友的意思。但现在周泽楷真把黄少天给泡到了,再回头看当时同学开玩笑的那句话,还真给这人说中了。

“怎么还记得。”

黄少天说:“我当然记得,你黑历史我都记着呢,要不要今晚跟你聊聊让你回忆一下?”

周泽楷没吭声,拉着黄少天的手腕往街对面过去,这人正是兴致勃勃,打算翻翻旧账逗逗他,结果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黄少天翻出来一看,是喻文州的微信。

妈呀,坏了。

之前他就顾着出来跟周泽楷说话,忘记跟队里人打招呼,白天好像还约着说要一起去吃夜宵。

周泽楷见他表情复杂:“怎么了?”

黄少天皱起眉:“我忘记跟队长说我出来了。”

周泽楷也是一愣:“糟糕。”

黄少天眨眨眼,不解:“你糟什么糕?你也没跟队里人说?”

周泽楷皱着眉:“我说了。”

黄少天:“那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呃,”周泽楷说:“我说,请两队吃饭。”

黄少天:“………………哈?”

周泽楷:“那个赌。”

301比赛后,黄少天跟周泽楷打过一个赌,这场比赛谁输了谁请对方全队。

所以之前,周泽楷从赛场上下来碰到方明华,对方说一会儿去聚餐,周泽楷想到之前跟黄少天打赌,这场比赛谁输了谁请全队吃饭——那既然如此,周泽楷就想着不如一起吃了,于是拜托方明华跟蓝雨那边讲一声。

说完,他就去赴黄少天的约了。

黄少天也想起来了:“你动作也太快了吧?”

周泽楷拿出手机,有些自责道:“居然忘记了。”


比赛会场 休息室

蓝雨战队的人和轮回战队的人挤在了一间休息室里,玩手机的玩手机,看比赛的看比赛,还有几个人甚至嗑起了瓜子。

方明华看着手机,周泽楷还没回话,他对喻文州道:“不好意思,周队这会儿估计是有点事,要不这样,我们先去店里,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一会儿场馆也要闭馆了。”

喻文州笑了笑:“没事,少天也没过来,估计也是有什么事去了。去店里可以的,正好大家应该都有点饿了。”

方明华擦擦汗,还好之前跟喻文州说的只是邀请蓝雨一起聚餐,不然要是说周泽楷请吃饭——结果这会儿连周泽楷的人影都没见着,那就实在是太尴尬了。

方明华手机震了震,同时,对面喻文州也掏出手机看。

方明华收到的是周泽楷的微信。

楷:抱歉,有点事,饭钱我打给你。

方明华松了口气,回道:你人没事就好,钱都是小事,你去忙吧。

楷:谢谢


喻文州则是收到了黄少天一大段语音和数个土下座的表情包,然后还有大串的文字表达了他今晚是如何如何在场馆被粉丝围堵然后惊险逃脱,之后在街上流浪与周泽楷巧遇,他们俩在饥寒交迫当中找了家夜宵店勉强用地沟油填补被寒风和这无情人间掏空的身躯。

喻文州看完这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只回了一句话。

喻文州:恋爱是走向堕落的开始,第一种表现就是重色轻友。

黄少天收到微信的时候,正在周泽楷经常光顾的饭店里,喝着热汤吃着串,调戏着美人谈着情。有点从此不想理会人间俗世,跟他的小美人男朋友双宿双飞的冲动。

他叹了口气,十分自责,不得不对喻文州这句话表示认同,但同时他又弱弱的回复了一句。

你天哥:你说得对,可是堕落让人快乐啊



tbc

恋爱让人变态

评论 ( 62 )
热度 ( 620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