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21

前章:【周黄】那几年 20



24

聊天框一阵没回音,黄少天盯着手机看,心也跟着悬着。等待着周泽楷的回复。

过了一会儿,那人来消息了。

楷:不好。

你天哥:……


周泽楷看到消息的时候,正跟方明华说话,对方来问他过两天的比赛排兵布阵有没有需要调动的地方,周泽楷思索了下,没说什么。倒是方明华出练习室的时候他忽然开了口。

“他们说,”周泽楷:“你恋爱了?”

方明华怔了怔:“嗯,是的。”

周泽楷表情有些复杂,似乎在纠结要不要继续问下去,毕竟他很少跟队里的人八卦彼此的生活。

方明华从门口退到了他旁边坐下:“怎么了?”

周泽楷:“呃……”

方明华:“嗯?”

周泽楷:“你追的她?”

方明华:“差不多。”

周泽楷:“她喜欢你?”

方明华笑道:“当然,不喜欢的话怎么恋爱呢,总不能强求吧。”

“是啊。”不能强求。

周泽楷扶着额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那行字,强迫着自己打消某些念头。

他真傻了,在看到黄少天说的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要求对方跟自己在一起。

虽然他不见得能赢下黄少天,但对方这句话却让他足足走神了好几分钟,某些遐想在他脑海里浮浮沉沉的,呼之欲出。

但周泽楷立刻否决了这些念头。

他觉得自己不能一边说着你慢慢想,一边还步步紧逼,非要对方跟自己在一起。虽然他真想这么干来着,可心中另一个声音却还在提醒他——你这么做,让黄少天怎么看你。

被喜欢的人如何看待,是一个让他很苦恼的问题,自从发觉自己的感情后,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周泽楷,他怕自己太鲁莽,让对方觉得讨厌,怕自己太激进,让他措手不及,怕自己做的不够好,让这个人觉得——啊,原来你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好,虽然他根本不确定黄少天心中自己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他想要不以退为进,可又担心自己退了,这人也退了。

周泽楷小心翼翼,希望自己在对方眼里是好的,可又不知道怎么做,笨拙的示好,不深不浅的试探,克制的温柔。黄少天喝多了,他仍旧只敢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说出半句——我得病了。

黄少天问他,什么病。

周泽楷在心里说,老是在想你。


黄少天怔愣着看着对话框里的话,不解的打上一个字。

你天哥:啊?

楷:这个赌,不要

你天哥:为什么?

楷:我不想

你天哥:不想什么?

楷:不想提要求

你天哥:靠!你就这么自信你会赢???你清醒一点我可不是之前你打过的那些人!

楷:我知道

你天哥:你知道你还敢这么大口气,你是在挑衅吗?

楷:不是

楷:我不想

黄少天满头问号,感觉自己要被对方给气厥过去了,不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人突然表现出来的倔强,莫名其妙的就是不答应跟自己打赌。他还摸不着头脑是怎么回事,就感觉手机那头的人一反常态,他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黄少天耐着性子解释道

你天哥:你答应我,我只是想跟你说个事。

楷:那你说

你天哥:……

黄少天也是倔强起来就没完没了类型,对方不照他的路子走,他也不干了。再说了,他想说的话也不是这种随口一提就能说出口的,本来提打赌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谁知道周泽楷居然不配合。

你天哥:你这样要我怎么说?

周泽楷奇怪,这人想跟自己说什么啊,搞得这么夸张。

楷:直说呀。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把脏话给咽了下去。

你天哥:你是要气死我吗。


在夏休期生日过后的那个白天,黄少天在床上躺了一天,宿醉过后的头昏脑涨,让他根本不想起床。

直到临近黄昏时分,他才从床上爬起来,翻看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

6:35:10

六个半小时,他和周泽楷打了这么久的电话。

当然,按照他的记忆,其实他和周泽楷没聊一会儿他就睡着了。虽然喝了酒,对昨晚的事却还是记得算是清楚的,尤其是酒后那些胡言乱语,并没有随着酒精的作用离开他。

他记得他说过一句别挂电话。

然后这通电话维持了这么久。

黄少天仰头呼吸,手指收紧,看着天花板。

他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出门,刚走出卧室,就碰到了喻文州。

对方大概是刚吃过晚餐回来,见他满脸倦容便问道:“还好吗?”

黄少天点点头:“还好。”

喻文州:“食堂还有东西吃,快去吧。”

黄少天抓抓头发,手插进兜里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犹豫的看着喻文州。

对方似乎察觉到他视线,回头瞧了瞧他。

“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长叹了口气,实在是撑不住了。

“文州,能聊聊吗?”

喻文州奇怪的皱起眉。


黄少天在餐厅的冰柜里找到两瓶可乐,递了瓶给喻文州,另一瓶自己打开喝了一口。

喻文州本想说你一天没吃东西还是不要空腹喝这个,但看对方满面愁容好像自己提醒也没什么用,索性就不开口了。

黄少天跟他坐在食堂门口的台阶上,望着外头被风吹的摇来晃去的大树和那渐渐暗下的天空。

“台风是不是要来了。”

喻文州:“嗯。”

黄少天喝着可乐,闷着没说话。

喻文州:“你叫我出来就是来跟我聊天气预报的吗?”

黄少天:“我还在想怎么说。稍微等下啊。”

喻文州稀奇了:“什么惊天大秘密,还要组织语言?”

黄少天转过头,忽然开口:“你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喻文州:“……”

黄少天看对方动也不动,奇怪道:“怎么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喻文州难得一见表情这么纠结:“你是在试探我吗?”

黄少天表情也难得这么纠结:“你在想什么,当然不是。”

喻文州松了口气:“那就好。”

黄少天:“虽然道理我都懂但你为什么一脸躲过一劫的表情。”

“……”喻文州笑了出声,“因为感情方面的问题总是复杂,而我又不想花精力在这上面。况且还是朋友,处理起来就更难办,能理解吧。”

黄少天仰头靠着门柱叹气:“我太理解了。”

喻文州笑了笑:“话说回来,回答你的问题,目前来说我没喜欢过什么人。”

黄少天:“听出来了。那你对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要求吗?”

喻文州打开可乐:“是人都会有吧。”

黄少天眯起眼感受着清爽的凉风,缓缓道:“如果说有一天你遇到个人,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他,但那个人跟你想象中的人完全不同,你能接受吗?”

喻文州说:“可以啊,这是很正常的。”

“为什么?”

“喜欢本来就是意料之外的事。”喻文州想了想说,“很难预估。”

黄少天歪头:“这话又怎么说。”

喻文州:“打个比方,我有喜欢的类型,我的确遇到过我喜欢类型的人,但我并不喜欢对方。”

黄少天大概是宿醉的,居然有点没绕过来。

喻文州解释说:“也就是说我预设的类型,跟我会喜欢的人,可能是两码事。”

黄少天张了张嘴,点头道:“有道理啊,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很好奇——你预设的是什么类型啊?”

喻文州看:“你的注意力能不能不要这么草率的就转移了,今天谈话的主题是我吗?”

黄少天咽下口水:“可是现在我很好奇啊!你喜欢什么类型啊?”

喻文州:“哎,少天。我刚才都说了,自己以为自己会喜欢的类型,往往都说不准的。”

黄少天却还是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喜欢你自己这种类型的?聪明沉稳有礼貌而且超有耐心的这种?”

喻文州服了,看着地上的叶子说:“差不多吧。”

黄少天:“我靠,你真喜欢你自己这种型啊,不会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有点沉闷吗?我没有说你这种型不好的意思!只是有点难以想象啊——哦不过你说你又遇到过但是没感觉,你遇到的是谁啊?靠我怎么越来越好奇了!”

喻文州:“告辞。”

黄少天:“别啊队长!我还有问题没问完!”

喻文州:“不问我的问题还能做朋友。”

黄少天点头,又忍不住感叹道:“居然喜欢自己这种类型吗,没想到文州你也这么自恋啊——啊并没有说自恋不好的意思。”

喻文州起身:“走了。”

黄少天拽着他:“别别别,队长留步!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说了!”

黄少天强行让喻文州坐下,又开始抓头发:“好好好我不八卦你了,呃,其实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最近感觉自己喜欢上一个没想过会喜欢的人……这个朋友不是我。”

喻文州:“你可以不用强调的。”

黄少天点头:“好的。”

喻文州:“继续说吧。”

黄少天:“也没什么,就是他发现他喜欢的人是个男的,而他又刚好也是男的。他就有点苦恼啊,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女人的,而且再说吧,男的喜欢男的,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以后肯定会有问题的你说对不对。”

喻文州反问说:“男的喜欢女的就不会有问题吗?”

黄少天愣了愣,大概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

喻文州继续道:“就算是异性恋,情感危机,家庭阻力还是会出现,经济方面如果没钱的话,不管男的女的都会难以为继,光说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是没问题的吧。”

黄少天:“有、有道理。但是……”

喻文州接过话头:“同性恋压力会更大,可以想象。但主要还是看你……的朋友愿不愿意。”

“……”

黄少天张了张,侧过头低声道:“……好吧。”

话说到这儿,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其实他早在S市的时候就想过他如果和周泽楷在一起会面对什么问题,但这只是想象,未来会怎样始终未可知,归根结底,就像喻文州说的,问题是问题,始终存在,喜欢是喜欢,那才是关键。

一切只取决于他愿不愿意去承担那些遭遇问题的可能性。

这件事跟黄少天过去面对过的诸多抉择一样,到最后最后,抛开所有的干扰和外界的声音,他只需要像曾经魏琛说的那样,问问自己的内心。

——你喜欢他吗?


食堂前的空地被风吹落的树叶所铺满,天边没有晚霞,只有逐渐沉寂阴云。

黄少天沉下心,舔了舔唇,鼓起勇气问道:

“文州,你是怎么看待同性恋的。”

喻文州仰头看着那滚滚而来的黑云,轻声说:“爱情的一种吧。”


25

蓝雨战队和轮回战队终于在这个众人期待的关头遭遇。

这两个战队,相似又不同。同样是沉寂后走出低谷,同样有一个“新人队长”,一样可能成为联盟最值得期待的生力军——但这两个战队却又截然不同,此时的轮回特色还不鲜明,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战队拥有绝对且唯一的核心——周泽楷。而蓝雨则是毫无疑问的双核。

而在分析战斗力上,这两个战队也呈现很有趣的状态,双方都是长处鲜明,短板也很明显的类型。

以蓝雨来说,此时的蓝雨在队伍配置上还不够完善,队长喻文州的手速在高负荷的团战中可能会被集中攻击,但从另外方面来说,喻文州的缜密的战术,大多时候又可以弥补他在手速上的缺陷,而黄少天这个明星选手则更是守住了蓝雨阵型的基础,并且他极其擅长制造把握机会,完成击杀。

轮回的话,周泽楷的强势毫无疑问,但此时这个队伍能跟上他的人并不多,既能够跟上他还能理解他的战斗意图的就是少之又少,所以在战斗中偶尔甚至呈现出他与队员脱节的状态——但不得不说,即便是这样,周泽楷还是能够应付大多数战斗,并且他也知道他们这样的打法不适宜持久战,所以往往都是瞄准短板速战速决。

再说,自打周泽楷出道后,观众渐渐了解到他沉默寡言的个性,而黄少天作为跟为一个话痨,跟他存在着极端的反差,这段时间把他俩放在一块比较的也就越来越多,就连接受采访的时候,彼此被问到的对方的几率都不低。这番交战,算是众望所归。


就在这个休息日的晚上,比赛正式拉开序幕。

个人赛没什么惊喜,各拿一分,两边都将重量级选手留在擂台赛出马,周泽楷和黄少天是各自被战队放在了三顺位。

这时必须要提及蓝雨本赛季出道的宋晓,大概是同期的周泽楷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大多数人对于宋晓的印象到不算深刻。但这场战斗,宋晓表现可圈可点,率先拿下了轮回第一顺位的剑客,而后在对战第二顺位的时候,宋晓的表现仍旧不俗,成功耗掉了对方大半管血才下场,接着蓝雨第二顺位出场的是郑轩。

虽然郑轩这家伙总是一口一个压力山大,显得特别消极。但到了场上,他的风格也算是某种武器了,他先是没怎么费劲收走了轮回二顺位的人头,跟之后上场的周泽楷打了场正面遭遇战,之后就开始拖延战术。

周泽楷想速战速决,郑轩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打法偏不能让他得逞。磨磨唧唧把周泽楷打掉半管血,郑轩这才退场。

郑轩下来后就说:“我觉得我很光荣。”他摊手,“把一枪穿云打成血皮还不算,还留了个人头给黄少,是不是很够朋友?”

黄少天套上队服外套,干笑了两声:“是是是,您这叫打成血皮。”

郑轩超级理直气壮:“低于百分之五十都叫血皮,国际公认原则。”

大家只摇脑袋佩服他的心态,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郑轩和宋晓这波发挥确实不错,让他在擂台赛上能够轻松拿到一枪穿云的人头。

可这种对决显然无法让黄少天燃起多少热情,上了擂台他也没什么心情发文字泡,一反常态的沉默的跟周泽楷对打——直到屏幕出现荣耀,他才收起手,在电脑前叹了口气,又斜眼不远处隔开的房间内,那不算太清楚的人影。


那天不管黄少天怎么说,对方就是不愿意跟他单挑,后来事也没说成,黄少天就气呼呼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也没联络,到了S市跟对方发了个微信,结果还撤回了。

周泽楷发了个问号过来。黄少天没理他。

比赛前,他俩在走廊上见了一面,但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周泽楷大概是感觉到他生气了,过来他身边,低声问他怎么了。黄少天心里压着事,看到这人就焦躁,他摆手把人推开,转头往蓝雨休息室走。

周泽楷脚步没动,黄少天走出去几步,欲言又止的回过头,最后是破罐破摔的道:“比赛后等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周泽楷眨眨眼,这几天对方的反常和冷淡都被他看在眼里,周泽楷面上尽可能的保持平静,心底却早就开始惴惴不安。

结果眼下见了面,这人看都不看他,还用这种口气告诉他有话要跟他说。

难道他要拒绝我了?

难道——他想明白了,还是,不喜欢我?

周泽楷不敢想象,光想想就觉得难受,他默然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休息室的门口,郁闷的想,我是不是要失恋了。


周泽楷心里虽然在意,不过上场比赛又是另一回事,打架的时候倒说不上有什么杂念,包括擂台赛跟黄少天打的时候也是尽全力拼杀,打的相当的勇猛。

团队赛这回的地图是联盟新制作的,名字叫黄金迷城,本赛季首次亮相,整个地图的场景是座微缩城市,格局类似小型迷宫。

严格来说这张图对双方都不算有什么优势,载入地图之后队员还都分散在了地图各角。主视角现在切的是一枪穿云,屏幕里神枪手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二话没说,直接朝自己的对角方向过去。

解说间对于这个动向提出了疑问:“一枪穿云的队友基本分布在东南角,也就是他的三点方向,他是不打算找队友集合了吗?”

解说道:“可能轮回的战术就是打时间差。”

另外那人说:“时间差?”

解说道:“是这样的,大多团战都会选择集结之后组织攻击或者防守,尽可能不要落单太久。但这张地图比较特殊,很适合猥琐流打法——”

那人问:“周泽楷是猥琐流吗?”

解说笑道:“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这张地图对于个人能力比较强的选手来说,很适合单兵作战。”

那人顿时反应过来:“周泽楷是想要趁蓝雨还没整合队形上去偷人头?”

解说点头:“我想他是这个打算。”

那人说:“那我们来看看,按照一枪穿云的移动轨迹,最早有可能跟他正面对上的会是谁……”

解说盯着银幕看了会儿:“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从黄金城西9点往左上角移动的索克萨尔。”

那人:“周泽楷对上喻文州?单挑?”

解说:“不见得是单挑,你看在黄金城中央刷新的是谁。”

所有观众都朝那里看了过去——夜雨声烦。

那人摇头说:“周泽楷这波运气确实一般啊,想偷个人头结果出门就碰到这俩……有的打了啊。”

解说扬眉:“虽然说运气是不太好,但也是机会。如果在队伍集结之前击杀对方核心选手,无异于提前锁定胜局。”


轮回的队伍频道里有每个人报出的坐标,按照计划,周泽楷已经朝对角移动了过去。

跟蓝雨这种队伍打阵型是打不过的,又是在这么一张视野都不开阔的地图,所以周泽楷才会提出这种移动战的想法。但这个打法还是太看运气了——就好比现在,一枪穿云刚跳过矮墙隐匿踪迹,就看到了那个黑衣术士,索克萨尔。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于是周泽楷调整角度,没做任何停顿,径直开火。

索克萨尔躲过子弹,跳到石墙后头给自己找掩体吟唱,一枪穿云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迅速的跟上断了他的施法。

喻文州的反应很快,他操作着索克萨尔继续往左上方躲避技能,同时跟一枪穿云保持距离。

喻文州在赛前就叮嘱过队里的人,除了近身战能力比较强的,其他人碰到一枪穿云务必保持距离。

这个神枪手跟其他的远程职业不同,让他近身只会更加棘手。

他发了个坐标在队伍频道,对着耳机道:“发现一枪穿云,少天过来支援,其他人集合之后过来。”

队伍里打了串1,黄少天则在走位的同时在地图刷起了文字泡。

夜雨声烦:我怎么走了这么久都没看到一个轮回的人你们是不是投降了啊还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不敢跟我们打啊!敢不敢正面刚一波啊?

现场的观众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嘘声,这里到底是轮回主场,看黄少天挑衅大家都表示很嫌弃——你们队长这会儿都被周泽楷追着打呢,谁躲谁啊。

喻文州跟周泽楷单挑没什么优势,周泽楷技能衔接迅速,大概是瞄准了他手速上的短板,周泽楷释放技能的节奏很快,喻文州在走位之间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

术士的技能大多都需要蓄力才能释放,喻文州如果想要回击,那么就要冒着被对方近身的风险停下来打正面,而且这张地图适合躲闪,并不是他这样的控场职业的舞台,就算真的这么打,赢面还是太小。

喻文州不会意气用事非要跟周泽楷在这打个输赢,这种情形下,当然是以拖延为主,避免血量上的减损,再来打出有效的伤害和控制。

于是两位队长交火的场面便是——一枪穿云步步紧逼,索克萨尔还在寻找机会。


就在此时,蓝雨队伍频道里,夜雨声烦发了个坐标。

喻文州扫了眼了这个坐标,操作着角色躲闪技能的手忽然一顿。

银幕当中,所有人都注意到索克萨尔转向,绕到了城墙外的石房后头。

一枪穿云躲闪着黑色的箭矢,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那黑袍术士双手相合,快速的吟唱——一枪穿云意识到这是束缚术的读条,他赶忙往后,浮空弹跃起,躲过了那弯曲的黑光。

就这么几秒钟的间隙,不远处那术士却忽然换了手势,屏幕外,周泽楷睁大了眼,那个动作是——

六星光牢。

一枪穿云身边骤现六芒星的阵法,他试图躲闪但为时已晚,光柱闪现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那术士原地未动,黑袍翻舞,手中划出咒术的结印。

与此同时,索克萨尔的身后那片黑暗里,冲出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剑光乍现的同时,两道黑色的火焰骤然在地面绵延开来,火焰之上窜出道道数不清的鬼影。

夜雨声烦踩着石碓跳起,就在六星光牢束缚效果消失前一秒,冰雨的剑刃直刺向一枪穿云的要害。


在大家都在为一枪穿云揪一把汗时,这人却再一次出乎所有人预料,周泽楷反应很快,六星光牢的束缚一消失,神枪手格挡住了夜雨声烦的攻击,翻身落地跳出了鬼影缠身的技能圈,直朝远处的索克萨尔过去。

黄少天意识到周泽楷的目的恐怕是在这里不计代价的直接击杀索克萨尔,他骂了句脏话低声道“怎么可能会让你得逞”,迅速也跟了上去,顺道还刷起了垃圾话。

夜雨声烦:别跑啊你敢不敢跟我正面打光会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周泽楷没理会他,而是将枪口对准了索克萨尔。在之前的战斗中,对方已经被自己磨掉了小半管血,现在黄少天赶了过来,他必须速战速决。

解说间里,两位解说给观众捋了捋现在眼下的局势。

解说:“目前来看周泽楷是打算杀掉剑与诅咒当中的一个人了,他的选择是索克萨尔,这也不算出人意料,毕竟之前他们俩打了那么久,夜雨声烦技能血条齐全,现在转火杀夜雨声烦难度要比杀索克萨尔高很多。”

旁边那人说:“如果能够击杀索克萨尔这波也不算亏。”

解说:“话是这么说,一枪穿云就算可以成功击杀索克萨尔,但按照轮回支援的速度,应该赶不上救他。只能是一换一。”

旁边那人说:“你怎么看这个一换一?”

解说想了想:“进攻主力换战术核心,理论上算值得的,可是蓝雨还有个夜雨声烦,这波一枪穿云换了索克萨尔,对于轮回而言损失是比较大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打法了,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实力摆在那,独自遭遇这俩人想要全身而退,哪怕是再经验丰富的大神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泽楷很清楚眼下的局势是怎样,他也没想太多,尽可能的在黄少天和喻文州合力击杀自己之前带走索克萨尔,就是他的目的。

队伍里方明华刷新了坐标位置,周泽楷看了看,还是太远了——按照这个速度,赶上不来。

一枪穿云开踏射重置技能,爆发全开双枪对准了索克萨尔。他注意到旁边快要赶过来的剑客,不慌不忙的一记押枪把打飞的石块送到了夜雨声烦跟前。

与此同时,乱射出的子弹全数冲向那黑袍术士,碎霜荒火齐开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那些子弹精准的直击索克萨尔——

强杀。

索克萨尔血条清空的瞬间黄少天情不自禁的骂了个“靠”。

周泽楷居然还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索克萨尔给杀了。

喻文州对于这个结果倒没有什么反应,他示意黄少天尽快击杀周泽楷,让另外的队员迅速支援。

只要能在轮回的牧师赶来之前杀掉一枪穿云,而蓝雨其他人能够迅速支援黄少天,这场比赛也就赢了。


一枪穿云调转枪口对准了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冲上前一剑把这个溜了他大半场的神枪手斩落——一枪穿云落地受身,本想接个浮空偷一波,但这个意图被黄少天给识破了,这人上来就是顿眼花缭乱的三段斩。

夜雨声烦脑袋上还顶着一段文字泡——

夜雨声烦:靠靠靠你他妈还想偷我的血吗太嚣张了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啊啊


解说间里那俩解说看着黄少天这段文字泡,好奇道:

解说:“感觉黄少情绪有点激动。”

旁边那人说:“毕竟很少有人在二对一的时候在他面前强杀掉索克萨尔,可以理解吧。”

解说:“这可能就是观众们期待的前辈和后辈之间的碰撞?”

旁边那人看了眼炸毛的夜雨声烦,这会儿简直跟吃了炸药一样,挥舞着蓝色光剑追着神枪手砍。

他抹了抹眼前的汗。

“大、大概吧。”


在喻文州和周泽楷相继出局后,黄少天控制了局面,之后便没什么悬念的拿下了这场团队赛。、

近几周来轮回战队的连胜,在此被蓝雨战队的胜利所斩断。

赛后握手的时候,喻文州倒是笑着跟周泽楷说了几句话,提了一嘴回头有空两边战队打个模拟,周泽楷点点头,喻文州走向下一位轮回队员,黄少天就站在了他跟前。

黄少天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指,却没有松开。他眯着眼凑到周泽楷面前,低声对周泽楷说:“——你今天真是太嚣张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比赛嘛就是拼尽全力,能打出多少伤害就打出多少伤害。这种心情,黄少天应当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对于胜利的渴求上,他们从来都是一致的。

果然,这人下句话便话锋一转,看着他别扭的勾了勾嘴角:“不过打得还不错。”

周泽楷眨眨眼,小声道:“你也是。”


会场的灯光下,这人模样着实好看,黄少天感受到彼此呼吸间的热流,他动也没动看着这人的眼睛,情绪从比赛的激情中稍稍缓了过来,这才忽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有一肚子的话没跟这人说,于是那股熟悉的焦虑又浮上心头。

他皱起眉头,张了张嘴,看着面前的人。

“我……”

周泽楷对上那双明亮的眸子,呼吸猛然一沉,也想起来了。

比赛前,黄少天好像说有话要跟他说。

——怎么办,我真的要失恋了。

周泽楷呼吸微微发颤,骤然难受了起来,他郁卒垂眼低下了头,不再看黄少天。

黄少天被他这反应闹得满头问号,不解的开口:“你这是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脑袋,完全不想交流。

黄少天见他不开心,以为是输了比赛来的负面情绪,自然是着急,忙想安慰对方:“你……”

后头的郑轩实在忍不住了,叹了口气:“黄少啊,能不能让我握手了啊,旁边还有人看着呢,有话一会儿再说可还行?”

“……”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他们还在台上,忙不迭的把手松开,红着脸走向下一个人,剩下周泽楷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tbc

周泽楷:我要失恋了,不想握手了。

郑轩:?我只是想走个程序握个手怎么就这么难?

评论 ( 63 )
热度 ( 58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