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真如假 如可分身饰演自己
会将心中的温柔
献出给你


整理:http://justin0099.lofter.com/post/25ded7_eec2e3b8
主页所整理的TXT请不要二次上传/转载到其他任何平台及公开的群组中,谢谢

【周黄】口是心非

之前码字的时候开了个小差脑了这个梗,然后脑洞一发不可收拾,趁着有感觉就把这个给码了下来。

是一颗糖。

新年快乐>3<

新的一年还是要爱周黄!

捧上大白兔!



1
黄少天是X影表演系的新生。

他们这一届厉害的人挺多,比如后来拿影帝的喻文州是他同学,后来跟着喻文州后头拿影帝的王杰希也是他同学,他们班当时的人毕业后基本活跃在电视电影话剧圈里,黄少刚进学校没多久,就已经跟这些人混熟了。

除了他们的校草。

他们这位校草也是表演系的,什么时候评出来的校草不知道,反正听说校草长的好看,是那种在演艺学院综合评价过后还能出类拔萃的好看,进学校那会儿就是个名人,据说老早就有演艺公司来找他签约,但是这位校草拒绝了。

鬼知道这事真的假的,反正大家都这么说。

“可以理解吧,才大一,他可能想多学点东西。”室友喻文州对这个日常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可是说到底来这念书也是为了以后能在这个圈里混吧,机会难得啊。”另一个人道。

喻文州:“对于他而言不见得难得?”

“……也是。”

黄少天听了一圈从电脑前抬起头:“所以你们在说谁?”

喻文州把牙刷洗干净收了起来:“周泽楷,我们班的。”

黄少天:“我们班有这个人?”

摊在床上一直没吭声的室友开了口:“黄少,你成天坐人后面把人当掩护用来躲老师,你居然还不知道这人是谁?他要是知道估计要气死啊。”

“………………”

黄少天回想了一下自己上课时坐前面的那位高个儿同学,怎么也没想起他的相貌,这人估计从头到尾就没回过头跟他讲过话,以至于黄少天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见过他的脸。

于是他匪夷所思道,“我以为他是蹭课的。”

床上的同学坐起身来摘掉了自己的面膜,露出了那张满满精华的脸,左拍拍右拍拍下了床。

“他都在你前面坐了半个学期了,蹭课能一节不漏蹭成这样也是够专业的了。”

“……”


第二天职业生涯规划课,黄少天就打算好好的看看这位同学,他们知名度极高的校草,也是被他拿来当掩护的那个家伙。

结果黄少天并未能得逞。

黄少天看着前头空了个人的座位,觉得十分不适应,周泽楷的个子比较高大,坐在黄少天前面他只需要猫着腰便能闪避掉讲台上老师的视线,这样的同学,简直是摸鱼聊天打扑克吃早饭必备。

然而眼下这位同学没来上课,黄少天冷不丁便对上了讲台上老师的视线。

“那位同学,靠窗那个——对就是你。”

黄少天:……

老师看着他说:“你来说说你的短期小目标。”

“……”黄少天懵圈的起身,“小目标?”

老师点头:“对,就是我说的,短期的,有明确规划去实现的目标。”

这个台词有点熟悉啊……

黄少天:“先挣他一个亿?”

老师:“……”

下面同学都笑了起来,一个个回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黄少你这梗有点老啊。”

黄少天也笑了,一副俊朗的眉目微微眯起,煞是好看。

“那我换个小目标,在大学里谈一场恋爱吧。”

“可以可以这个比较实际。”之前那位接话的同学说,“不过一场够吗?”

黄少天理也不理在讲台上已经面部抽搐的老师,笑道:“够了够了,这种东西在精不在多,在质不在量啊。”

黄少天话音落下,班上响起一阵起哄的啧啧声,有人似乎想要继续调侃黄少天,还没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报告,”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个人,他敲了敲门看着老师道,“抱歉,迟到了。”

教室里所有人——包括黄少天都朝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看了过去。

门口那人身形高挑,穿了一身咖啡色的外套。黄少天眯起眼打量了下那张脸。

——精致,这人的五官可以这样来形容,且这种精致并非小气,这人看起来 十分俊朗,眉目间带着英气,五官精雕细琢,一看就是女娲娘娘捏泥人儿的时候重点照顾和雕琢的那部分对象。

黄少天自个儿长的也挺好看,但跟这人还是不一样的,风格不一样,五官棱角也完全不是一个调。黄少天看的有点走神,直到那人放下背包坐到了自己前面的座位上。

这是……

黄少天回过眼看着旁边的喻文州飞快地眨了几下。

喻文州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啊,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周大校草。


2
周泽楷不爱说话,不怎么搭理人,更不会跟人搭话。他旁边的同学是他室友,杜明。这杜明偶尔也会跟周泽楷说话,周泽楷会应,但总是三言两语结束交流,杜明也不觉得这谈话持续时间太短,收起话头便认真听课去了。

别问这种情况黄少天是怎么知道的,他就坐在这俩人身后呢。

黄少天跟喻文州的画风跟前面两位截然不同,应该说,黄少天跟周泽楷的画风截然不同。

黄少天找到了话题一开了嘴闸,那就跟泄洪似的,滔滔不绝,从电影史上的重大变革聊到校门口那个煎饼果子要放哪几个配料才好吃,完全不用大喘气。

实在是累了渴了喝口水还能继续。

喻文州好脾气,听着便听着,也不打断,偶尔接几句都能接上,哪怕黄少天在跟他聊他不怎么喜欢吃的煎饼果子。

杜明也会回过头跟黄少天聊几句,黄少天会欣然跟对方交流,四周的人都知道黄少天话多,挺愿意跟他说说,尤其是要写什么影片评述的时候,不少人都会找黄少天来讨论,因为这人阅片众多,而且不奢表达自己的看法——一言以蔽之,黄少天很讨人喜欢就是了。

唯独一个人,始终没跟黄少天说过话。

黄少天有时候会扫到那人伏在桌上写东西的背影,神智会短暂的出走,回过神的时候也摸不着头绪为什么会这么突然走神。当他猫下腰把脑袋凑到对方背后,然后侧过脸跟喻文州说话的时候,他也能隐约嗅到周泽楷身上那股味道。

淡淡的,有点像淋过雨的青草,可能是某种洗衣粉或者是某种香水的气味。很好闻,很干净。

有一天,黄少天在寝室里这样说。

“我好像都没跟他说过话。”

喻文州:“我们班没跟他说过话的人多了。”

黄少天回头看看喻文州:“可是我坐他后面啊,我们都没搭过话,感觉很奇怪,我从没遇见过说不上话的人啊。”

喻文州:“你都不搭话,他怎么会跟你说话,他那个样子看上去就不会是主动搭话的那种吧。”

“他都不跟我搭话我干嘛要跟他搭话。”黄少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没接上,他嘟囔道,“我又不是一定要跟他说话。”

“哦。”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这语气怪怪的,但也没细想哪里比较怪。


喻文州错算了一个问题。

周泽楷还真会主动搭话。

这天正值表演课,台上的老师慷慨激昂在向同学们介绍他的偶像——Tom Hanks,台下的同学们昏昏欲睡,只有黄少天还在激动的跟喻文州讨论着这位演员,从这位演员的出道作到成名作,再到这演员的演技如何如何精湛,小表情怎么怎么到位。

喻文州对Tom Hanks也颇有兴趣,便也回上黄少天几句。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人回头了。

“同学。”

黄少天一怔,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他——对本学期上了这么多课,第一次,周泽楷回过头盯着他。

黄少天愣了好一会才慌忙接话:“……有事吗?”

周泽楷:“可以不要总是上课讲话吗。”

“……”

一旁的喻文州嘴角一抽,看着黄少天懵逼的脸有点想笑,不过他忍住了。

他看着黄少天的脸色由白转红,其速度肉眼可见。

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同学让黄少天暂时安静,黄少天都会乖乖闭嘴,大家关系不错,黄少天也不是不会见好就收适可而止,可眼前这个人是什么情况——有这么怼一句话都没说过的新同学的吗?一上来就让人闭嘴?

黄少天突然不爽,于是非但没止住话头,反而笑道:

“同学,你可以不要总是听我讲话吗?”

“我没听。”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讲。”

“我不聋。”

“哦,你不喜欢听可以不坐我前面啊。”黄少天眯起眼道,“我就喜欢上课讲话。”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食堂人影寥寥,这一条桌子就剩黄少天一个宿舍的四人还在慢条斯理的吃着。

黄少天放下筷子,冷哼一声:“周泽楷这个人太不招人待见了。”

坐在黄少天对面的室友看向喻文州:“到底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上课的时候周泽楷嫌他吵让他闭嘴。”

“看不出周泽楷的人设居然是这种简单粗暴流。”室友差点喷了,“为什么听起来有点搞笑。”

“你找死就直接说。”黄少天扫了眼那室友,“什么简单粗暴流,根本就是注定没朋友流,就他这么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让人生气——谁能跟他当朋友啊?”

“咳。”室友瞪着黄少天背后咳了咳,黄少天仍旧浑然不觉的吐槽道:

“我上课说话的确不对,可他就不能客气点?礼貌一点?和善一点?”黄少天拿手肘抵了抵喻文州,“像咱们文州这样,脸上永远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多好!”

“……”喻文州面无表情,“说得我以后再也不想笑了。”

黄少天张开嘴刚准备再叨叨几句,余光却瞥见几个座位外多出了一双手和一个餐盘。

他斜眼过去,便正好瞧见周泽楷抬起他那大长腿跨进了座位里,旁若无人的坐了下来——吃饭。

“……”

黄少天还没吐完的槽就这么卡住了。


当晚睡前卧谈会,黄少天盖着小被子躺在床上,仍然锲而不舍吐槽道:“你看,他果然没朋友吧,都没人陪他吃饭。”

黄少天对面那位面膜同学叹了口气:“黄少啊,其他的就算了,周泽楷如果想要人陪他吃饭,估计八成人都乐意陪他吃,然后你算算咱们学校一共多少人,八成的比例下有多少个人——我目测这些人就够他每天换一个,换到大学毕业也不重样了。”

“八成?”黄少天说,“我不信,我就不会陪他吃饭,我相信我这种不为美色所惑的人在这个社会还是占大多数的。”

喻文州关上手机屏幕:“不为美色所惑,你?我怎么听这话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3

隔天黄少天早早的便去了教室,他一边吃着早上经过校门口买的煎饼果子,一边刷着微博,昨天晚上黄少天睡得挺晚,熬到大半夜一直都在干一件事。

视奸周泽楷的微博。

别问黄少天怎么找到的,他本想搜搜这人有什么花边新闻,结果刚打上“X影 周泽楷”便直接跳出了一个用户。

周泽楷

我去,居然遇见了一个活的直接拿自己名字当微博名的人。

黄少天看了眼自己大长串的ID,顿时有点折服于周泽楷这个耿直的画风了。

周泽楷的微博粉丝不算少,小几千人,微博却发得很少,随便翻翻就能翻到底——里面还有差不多一半都是客户端呢更新信息。

唯一一条有点内容的,就是前段时间拍出来的一组照片,看照片布景和形式也不是杂志照,应该只是跟某个摄影师的合作,拍的不错,天生脸好上镜效果也不会差。

可问题是,除了这条,这个微博居然连个自拍都没有。

这他妈也能有五千粉!?都是花钱买的吧!

黄少天坐在教室里又翻了一圈,确定没什么新动向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主页,这时教室里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些人,黄少天打了几声招呼,便又接着玩起了手机。

喻文州早上出门有事,这会儿刚到教室,在门口碰见了周泽楷。

周泽楷跟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身后跟着的同学开口叫住了他,周泽楷便停下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具体说什么喻文州也没听清,不过看周泽楷这样——倒还真不像那种不爱搭理人的角色。

至于他为什么不搭理黄少天,这个问题鬼才知道吧。


喻文州回了自己平时习惯的座位,对正趴在桌上玩手机的黄少天道:“我看见周泽楷了。”

“哦。”黄少天不冷不热道,“这个人既然不愿意坐我前面,那他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他来不来上课跟我毛关系也没有。”

“有道理。”喻文州拿出课本,“可是他好像往这边来了。”

周泽楷的确往这边来了,他跟门口那同学分开之后,便按着平时的习惯,走到了黄少天面前的座位,放下背包,然后坐下。

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黄少天匪夷所思的扭过头看着喻文州,这,这人——居然还敢坐他前面?昨天嫌他说话嫌成那样还坐过来?是想搞事吗?

喻文州摊手,他觉得周泽楷不像是个喜欢搞事的人,他可能只是比较口是心非。


黄少天在后头左看看右看看,想起昨天周泽楷的语气,实在是憋不住了。

于是黄少天拽拽周泽楷的后领,撑着脸颊说道。

“同学,又来听我讲话啦?”


旁边的喻文州和杜明都被这听起来非常像调情的调戏给吓得不敢侧目,但出于地形优势,喻文州还是成功注意到那位叫周泽楷的仁兄耳朵突然变红的画面。

周泽楷头也不回:“没有。”

黄少天:“哦,那边有那么多座位,你为什么非要坐这?”

周泽楷这次回过了头:“这座位是你的吗?”

“不是。”黄少天也感受到了这有点奇怪的气氛,心里忽然浮起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他收回手,视线转向别处。

“你爱坐就坐呗。”


“文州,你知道Forrest Gump的女主就是House of Cards的女主吗?”

“知道。”

“你居然知道?我之前没看演员表都没发现啊。”

“我看了演员表啊。”

“那你看了Antonioni拍的中国的纪录片吗?我前几天刚去看——”

喻文州看了看讲台上的老师,叹了口气:“少天,你看过断背山吗?”

“当然看过。”黄少天说,“李安是我偶像啊,别说看过了,经典台词我都还背得出来——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喻文州笑了笑,刚准备出声接过对方的话,前面周泽楷回头了。

“不是quit,”周泽楷说,“是quiet。”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忍不住了,被我抓到了吧还说没有在听我讲话,憋了这么多节课累不累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师忍无可忍:“黄少天!你什么事笑这么开心啊?!”

黄少天忙止住笑意,看着老师摇摇头:“报告老师,没有什么事!”

“那你还笑?”老师瞪了他一眼,“我这门课的确比较枯燥,但我还是希望同学们不要开小差, 好好地听,总会有收获,正所谓……”

老师刚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黄少天便趴在桌上又笑了起来,喻文州感觉此人已经无药可救,便深深的叹了口气。

自从上回周泽楷执意坐在黄少天前面之后,最近上课,黄少天的话量已经翻了一番,没事就要找喻文州天南地北瞎聊,内容基本没啥营养,谈话质量比起上半个学期学术交流的画风有着明显的倒退。

但架不住黄少天想说,至于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能说,理由真是好难猜哦。

“……周泽楷你台词都记错了还来纠正我,而且你英语怎么学的,分不清quit和quiet吗?”黄少天低声道,“这种单词初中生都知道区别吧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回过头看了看身后,黄少天笑得就剩一个头顶的小发旋还能给他看到,脸部已经埋到了书本上,他看着这人的模样怔了怔神,眉头还是皱的紧紧的,嘴角却抽搐几下过后,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

喻文州不好意思挡着周泽楷的面拆黄少天的台,于是摸了摸额头没说话。

下了课黄少天还在因为周泽楷记错台词的梗而乐不可支,喻文州收拾好东西跟着黄少天往外走,终于发表了对周泽楷这句台词的看法。

“台词肯定是错了,”喻文州说,“但我觉得他应该很清楚这两个单词的意思。”

“……”

黄少天愣了愣,脚步一顿,看着喻文州深吸了口气,回过了神来。

“——我靠他个周泽楷,妈的又怼我?!这次还拿英文?!”

“没事,你不也没注意到这个梗吗?”

“可我现在注意到了。”黄少天说,“我要去他寝室找他干仗。”

“冷静,”喻文州拍拍黄少天肩膀,“他这个用词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啊。”

“有什么出乎意料的。”黄少天哼道,“这人不是一直都是这种没朋友的画风吗,怼天怼地有谁没被他怼过吗。”

喻文州认真的想了想:“怼天怼地不至于,其实据我所知他好像就怼过天,而且怼得直指要害啊。”

“天?”

“你啊。”

“……”


4

周泽楷第二天没来上课。

黄少天在后排抖腿抖了几分钟,终于在上课铃声响起的瞬间,停止了那富有节奏感的抖动。

他看向那空空如也的座位。

昨天察觉到quiet这个梗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打定主意今天要找周泽楷算账,来教室蹲点蹲了十多分钟没见到人——等到后来他都忍不住开始抖腿.gif,结果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是没出现。

“周泽楷居然翘课。”黄少天说,“作为一个学生,居然翘课?”

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看看这会儿班上已经少了三分之一的人,毕竟这会儿B市已经入冬,来上课的一路上寒风阵阵,谁会想从有暖气的寝室里爬出来呢。

杜明看了看黄少天:“他是去外地试镜了,好像是他朋友来的电话,昨天晚上就没在学校。”

“外地试镜?”喻文州说,“什么剧组啊?”

“没听他说,”杜明道,“估计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吧。”

黄少天:“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杜明:“你不想知道吗?”

“不想啊,”黄少天说,“我为什么会想知道?”

“哦,无所谓吧,”杜明回过头,“反正是他让我跟你说的。”

黄少天黑人问号脸:“他为什么要你告诉我???”

“我怎么知道,大概是以为你想知道吧。”

“……”


周泽楷试镜试了好些天,教室里来上课的人也越来越少,黄少天前面的座位一直便这么空着,没人来填这个坑,少了个遮挡物,黄少天上课的话量急剧减少。

黄少天上课的话越来越少,外面的流言倒是越来越多。

“我听说周泽楷去试镜并不顺利啊,推荐去了几个剧组都没过。”

“才大一哎,这不是很正常吗?在学校里有张脸勉强是个人物,出了学校谁还卖你的账啊。”

“话是这么说,不过也真残酷,长成他那样都一个也没过,演艺圈还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演戏除了脸还要台词演技好吧,徒有其表是没有用的。”

黄少天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正好从教室里出来,外头几个同学正叼着烟说这个事,他略听了一下,还挺纳闷的。

前段时间吹他吹上天的是你们,什么未来的X影之星 ,未来的影帝啊,前途无量啊什么词都用上了,这几天上赶着踩他的也是你们,徒有其表都来了,你们这么能怎么不去当影评人呢。

黄少天这人有点奇怪,至少他自己这么评价自己的。

别人都夸周泽楷的时候,他也没觉得他有别人说的那么好,天花乱坠的,太不切实际了。可人们见风使舵开始贬低他的时候,黄少天心里啧啧啧,又说,他也没那么差吧。

黄少天看过周泽楷表演,情感挺到位,不过因为长相和气质,导致戏路比较限制,而且台词功底的确一般,然而这不是还没开课正经训练台词吗,除了个别优秀的,大家都是这种半斤八两的水准。

正儿八经去评价的话,撇开他俩坐前后座时候那些无聊的互怼,周泽楷这个人不像之前那群人所说的——比他们高一大截,也不像现在这群人所描述的,比他们又矮了一大截。

周泽楷就是个影视学院的学生,长得好看一点,话说得少一点。

黄少天默默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话说得让人讨厌一点。


周泽楷回来的那天B市下了入冬第一场雪,人还是那样,不过鼻尖被寒气冻得微微发红,大概是没习惯这边的天气,他穿的很多,大棉衣外套裹住了一身风雪,进了教室。

黄少天正在教室后排,百无聊赖的转着笔,余光却冷不防的瞧见前面突然被人扔了个背包,黄少天放下笔,从手机上抬起头:

“不好意思同学,这里有——”

黄少天在看到面前这张脸的时候话音一顿,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他,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困惑。

“怎么了?”周泽楷说。

“没什么,”黄少天悻悻的收回扶在前座靠背上的手,“没什么,你坐。”

“嗯。”

周泽楷点点头,脱了外套便坐下了。

此时教室里还没来什么人,几个学霸在教室另一头写英语四级模拟卷,黄少天也想过要不要今年考了,毕竟最后学位证还有个英语四级分数要求,不过这学期到现在黄少天除了上英语课,平时也没接触什么英语资料,现在离考试就半个月了,黄少天已经打算弃疗,下学期再说。

黄少天脑子有点乱,东想西想,抬起眼看看周泽楷的后脑勺吧,又开始犹豫要不要主动 跟人搭个话问声好。

可转念一想,他俩也没好到那个程度,于是把他水性笔往嘴里一叼,开始哼歌。

就在黄少天快要抖腿的时候,周泽楷回头了。

他递给黄少天一个小盒子,那双好看的眸子还在他脸上扫了一圈。

“带给你的。”

“给我的?”

黄少天支起身子,接过那盒东西,愣愣的打量了一下:“这什么啊?”

“特制喉糖。”

“………………”

“你话那么多,”周泽楷说:“这个对嗓子好。”

黄少天这一瞬简直五味杂陈。

“我谢谢你啊。”

“不客气。”

黄少天:“……我这并不是客气。”

周泽楷点头:“那就好。”

“……”


黄少天回了寝室才把那个棕色的方盒子拿出来,他叹了口气,打开了那小盒子。

盒子里被整齐的隔成了数个方块,每一个方块里都被放着一颗深褐色的糖,闻起来有点小时候吃的川贝枇杷糖浆的味道,黄少天看着那造型各异的糖果笑了笑,好吧,他其实还挺喜欢这个味儿的。

“哇,”室友经过他身后看见了那个盒子,“还没到圣诞节就收到巧克力了啊。”

“不是,”黄少天朝着书柜翻了个白眼,“是喉糖。”

室友凑上来定睛一看:“卧槽还真是喉糖哈哈哈,这个礼物好适合你啊,谁送的这么懂你? ”

“适合个毛线。”黄少天嫌弃道,“我生平第一次收这么别致的礼物我现在心情也很复杂好吗。”

“冬天这么干燥,你是要吃点喉糖,演员要好好保护嗓子的,”那室友看了看方格里的糖,“看上去像自制的手工糖果啊。”

黄少天愣了愣:“这怎么看出来的?”

“外面买的都不会这么丑呀。”

“……”

好有道理。


5

黄少天没吃那喉糖,不是因为糖长得丑,而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给什么东西给周泽楷才好。

所谓礼尚往来,周泽楷送他喉糖,他也接了,总要还点东西给他,可还什么呢?

巧克力啊?

画风有点不对吧。

而且周泽楷这个大奇葩送他喉糖,他怎么能还这么正常的礼给周泽楷呢?


黄少天带着这份纠结回到了课堂上。

由于前段时间周泽楷没在,黄少天前面没人做掩护,说小话没什么安全感,于是他上课的话量少了很多,加上这会儿心里又压了这么个事,可苦恼了,根本不想聊天。

喻文州和杜明是习惯这个画风了,毕竟他俩是见证黄少天转变的。

可有个人不习惯啊。


黑色的签字笔滚啊滚,“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周泽楷弯下腰去捡,起身的时候还斜了眼黄少天。

黄少天正摇了摇头,不合适,请吃饭也不太合适。

等周泽楷转过身,黄少天却看着他的背影差点笑出来。

几分钟后,周泽楷的作业本又应声落地,这次换了个边,周泽楷弯腰去捡,还碰到了杜明。

杜明:“……你今天怎么老是掉东西。”

周泽楷正襟危坐把本子放的端端正正,侧过眼:

“有吗?”

杜明正打算开口,便发现身后一个声音悠悠然飘过来。

“没有哦。”黄少天说。


黄少天老早发现周泽楷几分钟就要回头看他一次了,本来他那还苦恼着,没心思搭理对方,可想着想着他突然意识到周泽楷这几分钟一回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我今天没说话?

这个可能性让黄少天差点笑出声,突然觉得前面这人从后脑勺到那短短的又整齐的发尾,甚至连那毫无特色的黑色连帽衫,都变得顺眼了起来。

黄少天的三个字没能让周泽楷回头做出任何反应,但黄少天依然心情不错,他看了看前面的人,兴致便上来了。

他从作业本上撕了张纸条,唰唰写了行字,扔进了周泽楷的帽子里。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黄少天眸光扫到了桌上那两颗同学递给他的大白兔奶糖,顿时觉得这糖的画风不能更适合前面那个人,于是他又把那两颗糖也放进了那衣服的帽子里。


下午上课,周泽楷姗姗来迟,他面上一点异色也没有,坐进座位里的时候甚至都没看黄少天,这让黄少天有些担心这人压根没发现自己帽子里的玄机。

于是待对方脱下外套坐定,他便小心的伸手摸了摸那连帽衫的帽子。

没有糖了。

黄少天想到周泽楷那副正经的表情又忍不住想笑了。

他在那帽子里摸到了那张纸条儿,拿出来一看,他上午留的话有了下文。

“上次忘记问你,前阵子试镜怎么样?”

周泽楷回了他这个问题,十分简短:不怎么样,台词不行。

果然是这个原因。

黄少天又提笔写道:“台词可以练,也没哪个演员天生台词就能念得好的,大家台词都念得不太好,不要太在意了。”

黄少天把纸条跟新买的大白兔一起放进进了帽子里。

第二天周泽楷来上课,连帽衫款式换了,帽子还在,黄少天见他坐定,便又摸到了他那帽子里。

果然,糖没了,纸条还在。

“我知道。”

黄少天撇撇嘴,看着纸条末端的三个字,真是惜字如金。

他晃了晃那张小纸条,不经意便瞧见了纸条背面似乎还有一行字,他翻过了一看——

“你台词就很好。”

哟,嘴这么甜,大白兔还是很有用啊。

黄少天趁着旁边的人没注意,把纸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又摸了两颗糖丢进了周泽楷的帽子里。

声音轻的跟蚊子叫似的:

“奖励。”


最近男生宿舍下小卖部大白兔的销量明显上升,小卖部大爷都认识那个老是来买大白兔的男孩了,一看他进商店,便直接把柜台下面还没上架的糖递给了黄少天。

“谢了。”黄少天把钱递给他,转过身便把糖揣进了兜里。

黄少天有事没事就会在周泽楷的帽子里扔糖,这举动无聊得要死,就连他自己也发现了,可是就是停不下来。

周泽楷每天上课还是这么不冷不热的一张脸,任他话多话少,还是稳稳的霸占着黄少天前排的座位,而他的帽子就像个黑洞,掉进去的大白兔全都消失。

黄少天典型有毛病, 什么东西越是不给他反应,他就越是想要不停的出击,他倒是想看看,这帽子到底揣多少糖才能揣满,面前这个人要等多久,才会回过头来跟他说话。

反正大白兔也不贵,买一大包能往他帽子里扔小半个月。

然而这小半个月,周泽楷完全做到了连帽衫不离身。


这天黄少天刷微博看到一条更新,博主是他的校友,没记错应该是配音专业的一个姑娘。

微博的内容是这样的:

咱们校草是把B市所有大牌连帽衫都买了一件吗?画风怎么突然变成连帽衫小哥了?

下头的评论五花八门。

连帽衫挺好的啊,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       赞   50

附议,不穿更好                                            赞   30

就服你。


连帽衫小哥???张起灵去读大学了???   赞   49

不就是赞吗拿去。


他穿连帽衫挺适合的,学生气啊,我很惊讶的   

是他居然有这么多衣服还款式品牌不一,越看越

不像直男啊。                                                赞   35


黄少天看得笑喷,差点没忍住上姑娘那评论一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穿连帽衫是因为我。

喻文州刚从超市回来便瞧见了黄少天这笑容,他抽抽嘴角,把从超市带回来那超大包的大白兔扔在了黄少天脸上。

黄少天接过那糖的时候还有些惊讶:“文州你,你干嘛给我买这个?”

喻文州斜了眼黄少天,把手里那大袋子卸下:“你当我瞎啊,看不到你每天往周泽楷帽子里塞什么——”

“啊啊啊!”

黄少天连忙打断喻文州,使眼色表示让他低调,然而为时已晚——他书桌对面床上那位面膜小哥兀然起身,看着喻文州问道:“黄少往周泽楷帽子塞——什么?”

黄少天仓促的把那超大包的大白兔奶糖拽进自己怀里,转过身背对着室友。

“没什么。”

室友把面膜一摘:“我看到了!是大白兔奶糖!”

“……”黄少天还打算挽救一下,“我自己要吃的!”

室友充耳不闻,拿起手机发微信:“我去原来这就是连帽衫的秘密,6666666”

“喂你干什么啊!”

“往帽子里放大白兔奶糖,这么幼稚的举动连偶像剧剧本里都不多见了,就发生在身边,你不觉得应该好好分享一下这个故事吗?”

黄少天脸热到要爆炸,他随手抓了把大白兔,撒豆如雨的架势扔了室友一脸:“分享你大爷!”

室友拿着大白兔看了看:“文州,这算不算是正主撒糖?”

喻文州比了个大拇指:“算。”


6

黄少天的室友知道了周泽楷连帽衫的秘密。

第二天,全班知道了周泽楷连帽衫的秘密。

第二天下午,黄少天收到了配音专业那位姑娘的私信,问他是不是用大白兔泡周泽楷。

EXO ME???我用大白兔泡周泽楷???你怎么不说周泽楷用喉糖泡我呢???

黄少天只想把他室友打进协和。

那位室友感受到黄少天和善的视线,还朝他挥了挥手。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令黄少天最生气的,还是他前面这个人。

再这样下去全校都要知道他用大白兔泡周泽楷了,周泽楷还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表情,依然淡定的坐在他前面上课,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啊,真是他妈好棒棒。

黄少天斜了眼周围的人,他们的好同学都在用眼神偷瞄他,等着他往周泽楷帽子里扔糖。

这种情况还扔个鬼啊。

黄少天想扔大便。


下了课,怒气憋到极致的黄少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叫住了周泽楷。

他这一叫,还没走完的同学都朝他俩看了过来,一群人还配合的倒抽一口气。

“你们这些群演戏太过了啊!”黄少天炸,“什么鬼眼神啊!”

“你——穿上外套,”黄少天看向周泽楷,“跟我来。”

黄少天把周泽楷带到了教学楼下,积雪还没融化,花枝上压着白雪做的素条儿,在已经亮起的路灯下泛着淡淡的暖光。

地上积雪有点深,踩着咯吱咯吱的声响,这几年B市少见这样深厚的积雪,整个校园都银装素裹,好看的很。

周泽楷跟在黄少天身后,看着对方呼出的白烟随着风从他身边飘过。


这让他想起第一次见黄少天的时候。也是冬天,没这么多积雪,不过还是在这个学校。

对方穿着这身灰色的棉衣,匆匆忙忙的自他面前走过——又倒退回来。

“同学,你没事吧?”

“啊?”周泽楷忍着腹部的绞痛抬起眼,视线因为来往的人群而变得瞬间模糊,过了好一会才归于清晰。

眼前这人大抵跟自己年龄相仿,打扮也差不多,艺考生的标配,这人模样好看,眼睛亮亮的。

“你……你脸色不太好,没发烧吧。”那人的手暖暖的,往他额头上贴了帖。

“肚子痛。”周泽楷解释说,“一会就好了。”

“胃痛?”

“嗯,没关系的。”

那人脸色却没轻松下来:“你考号多少啊。”

周泽楷报了个数字,便听那人道:“你在我前面几个,时间上还来得及——我去跟老师说一声,带你去找医务员,你这个样子去考试肯定是不行的。”

那人伸手来拉他,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躲开了。

“怎么了?”

“我自己去,”周泽楷说,“别耽误你考试。”

“不会的,他们安排的医务员在附近,问一下就能找到,再说了,”那人笑着叹了口气:“我还在你后面呢,快一点,你没耽误你自己就肯定不会耽误我。”

周泽楷拗不过他,还是起了身,那人行动力非凡,先是去跟本校的老师打了招呼问了地方,又跑回周泽楷面前,架着他便往另一边走。

“你是哪里人呀?”那人说。

“S市人。”

“我是G市的,这边的冬天冷死我了。从没见过这么冷的冬天。”那人看着他道,“我记得S市也挺冷的吧。”

“嗯。”

“对了,我这么把你架出来你父母不会着急吧?”

“他们没来,”周泽楷说,“工作忙。”

“我也是,不过我是跟同学一块来的,别担心,胃痛这个事可大可小,这种情况很多都是紧张所致,没有大问题的。”

“嗯,谢谢。”周泽楷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

那人回过头:“嗯?”

周泽楷摇摇脑袋:“没什么。”


周泽楷跟在黄少天身后走着,心里酝酿着一股酸涩气闷的滋味。

这个人,完全不记得自己了。

他可是入校头一天就认出了他。

他还想上去跟对方招呼,结果人看都没看到他。

他在黄少天前排坐了小半个学期,这人依旧一副没想起来的样子,周围的人说话都说遍了,就是没搭理他。

我是空气吗?

我要是空气,去年考试的时候你怎么不像其他人那样,把我当空气?

好气啊,而且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说话。


黄少天终于停了下来,步子顿在了某个被冰雪覆盖的花坛旁。

他回过头看着他:

“周泽楷,全校都知道你吃了我的糖了。”

“嗯。”

你还敢“嗯。”?真是要打人了。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寒气:“那请问你知道这糖是我给的吗?你吃了吗?”

“吃了。”周泽楷点头。

“你不还礼吗,吃了我这么久的糖。”

“我去买几包给你?”

黄少天简直气厥过去:“有你这么直接的吗?给你什么你还什么?那我怎么给你的你倒是按我那样还给我啊。”

“那我买了装帽子里。”周泽楷说。

“……”

黄少天感觉再这么绕弯子绕下去自己要升天,这家伙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别扭——算了,管他的。

他飞快的走到周泽楷面前,黑色的皮靴踩在白雪上,留下一串明显的脚印——他伸过手把周泽楷那压在外套里的帽子往外一拉,不管三七二十一给罩在了他头上。

黄少天顺手捧着这张帅脸:“我要这颗糖,你给不给?”

“……”


7

谁也不知道那天黄少天把周泽楷叫走,两个人的谈话是以什么形式结束的,或许是告白,又或许是一个雪地里的吻。

那天之后,B市便开始下雪,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

没等雪停,差不多便要放假了。

上次去教室还是考试,考的公共课,周泽楷坐在黄少天前面,黄少天从周泽楷的帽兜里拿出了一支笔,唰唰的在卷子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后来男生寝室一块聚餐,周泽楷跟黄少天之间隔了几个人,要买单的时候,黄少天颠儿颠儿的起身从周泽楷的帽兜里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跑到柜台去付钱。

一群人用看哆啦A梦的眼神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面不改色:“他嫌口袋装不下。”

“……”


黄少天在周泽楷的帽子里装过很多东西,从大一到大四,钱包钥匙车票手机上课用完的废纸,甚至出门玩的时候还在他帽兜里放了好多硬币,走起路来整个人伴随着叮铃哐啷的BGM。

周泽楷表示这差别也太大了,之前都是装糖,现在都装的些什么鬼。

黄少天只恨连帽衫帽子设计得太小,装不进课本。

不然上课都不用背包了。

当然这个帽兜里也不是只装了一些有的没的的杂物,黄少天偶尔也会翻开帽兜在里面放巧克力,夏天还放过驱蚊水,生日的时候把周泽楷偶像演的电影的原声带也放进去,他们俩大三从寝室搬到外面去住的时候,黄少天非常机智的在帽兜里放了个套。

大四毕业的时候,黄少天放了个戒指进去,后来又觉得不合适,想偷偷拿出来找个机会再给他,然而周泽楷反应神速,没给他这个机会。

大学四年,也不是只有黄少天在往周泽楷的帽兜里装东西。

周泽楷每天等在黄少天宿舍门外,变魔术似的变出前几天黄少天嚎的这个那个想吃的想看的想要的,甩给黄少天之后本来还要矜持深沉一下,结果黄少天反应永远都是撒丫子直接扑上来,压根不管周泽楷脸是不是红了,把周泽楷那点小用心单刀直入直接点破。

还能不能好好谈恋爱了,一点节奏都没有,道理都不讲,连装一装的机会都不给他。

这要是个电视剧,男主角都要看不下去了。

周泽楷这人也老奇怪的,在黄少天面前一定要装到装不下去,然而黄少天一扭头,周泽楷就有点要花式秀恩爱的趋势,等黄少天回过头来,他又一脸什么都没发生。

以至于当初黄少天还在那吐槽:他这个人除了长得帅有什么好的,性格还那么别扭打死不承认喜欢我!

X影的同学表示:我靠鬼才信你,周泽楷的微博秀恩爱都要秀死了好吗。怒掀狗粮.jpg


其实黄少天吐槽没有错,周泽楷正式给他告白,还是在他俩搬出寝室后的某天晚上。

他俩盖着被纯聊天聊到了半夜,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黄少天在说,话说得多其实很容易累,于是黄少天便先行打起了瞌睡。

月至中天,皎如银盘,窗沿到地板,都是明亮的月光。

周泽楷搂着黄少天出神,低下头便看见这人脑袋摇摇晃晃,一会儿倒在枕头上,一会儿又晃到他肩上。

趁着这人正昏昏欲睡,伴随着黄少天规律的呼吸声,他便像是日常聊天似的,语气平淡飞快地说了句话:

“我喜欢你。”

就在此时,这人打瞌睡的脑袋倏地一顿,周泽楷顿时心给提到了嗓子眼——接着黄少天脑袋往他脖子里一斜,埋了进去。

周泽楷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没被听见。

不然黄少天肯定要笑死了。


就在周泽楷暗自庆幸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耳边传来断断续续喘气声,怀里的人好像憋笑憋不住了,睁开眼抱着他的脖子便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周泽楷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装,你接着装我不打扰你,等我笑完我就继续睡,你就当我没醒来过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心好累。



end


评论 ( 125 )
热度 ( 22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