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19

前章:【周黄】那几年 18



22

黄少天回家的时候,G市下了场雨,呼吸间都是粘腻的湿气。黄少天下了车回了趟家里,黄父和黄母休年假出门旅游没在家,于是他便也没怎么停留就去了战队。

喻文州是打算陪父母出趟国。临出行之前在交代战队的一些事,包括关于留宿在基地这边的人的管理问题都要跟他们说清楚。

黄少天从喻文州那把各种表格和练习计划接了过来,听他把具体的细则都交代清楚了。

“差不多就这些,主要是练习安排和练习生外宿这方面需要你留心,尤其是那几个不怎么好管的,注意他们的动向。”喻文州说完冲黄少天笑了笑,“接下来是要辛苦你了。”

黄少天摆手:“小事小事,你玩的开心。”

喻文州:“你这几天旅游怎么样,好玩吗?”

黄少天迟疑了下,看着喻文州轻轻笑了笑。

“挺好的,玩的很开心。”

 

周家给的特产,黄少天留了部分给爹妈,其他的带来蓝雨分了一些给留在基地的训练生和队员,剩下的都给自己收起来了。

黄少天回到宿舍,推门便瞧见阳台窗沿的木雕,他稍一慌神,走到了那些小小的木雕前。

以前收这些东西的时候,黄少天从没想过刻这东西的人是怎样的心情又是什么模样,如今仿佛能想象到对方的眼神,还有他雕刻的样子。

白皙的指尖戳了戳小剑客的头顶,黄少天兀自笑了起来,盯着那小木雕傻傻挪不开眼。

人真的很奇怪,以前不多想,又不会觉得有什么。如今那么一丁点的小心思冒了出来,就是层出不穷的遐想。

黄少天拨了下那木雕的冠军戒指,又拿起来端详一番,轻轻的套在了手指上。

 

夏休期的练习任务虽然比平时要轻松些,黄少天还是会加训几组,如果时间富余就会上游戏跟周泽楷切磋,或者开开直播。

平时他跟周泽楷的联络到也不算多,由于马上就要出道,周泽楷训练时间很长,可以想象,这么多年的训练成果终于到了派上用武之地的时候,任谁在这个关头都不会放松。

黄少天偶尔和他通电话,可以感觉到这人声音里的疲倦,这时他忍不住像个啰嗦的小老头,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乱七八糟的话说了一大堆,就连黄少天都受不了自己了,却听见电话那头,周泽楷轻声笑起来。

黄少天听到他笑,就想到这人笑起来温柔好看的眉眼,不禁脸上发热。他又佯怒着说让他不许笑乖乖去睡觉。

周泽楷便很乖的答应了,认真的说我去睡觉啦。

这时黄少天心里就像什么东西在悄悄膨胀,填的满满的。嘴上却还要不乐意说——你这家伙就不能自觉点多注意睡眠吗一定要我说才去睡是什么毛病?

周泽楷不回答,只是对着手机笑,然后声音低沉而温柔的对他说:“晚安。”

 

黄少天渐渐也发现了,这人虽说跟他打电话的时候都是很听话的对他言听计从,但平时他俩要是没打电话,肯定又是熬着夜在做练习,别问黄少天怎么知道的,这种事情发个微信就能试出来了。

黄少天毕竟是过来人,知道出道前这种紧张的心情,周泽楷不跟他说,他也不好去挑明,只能变着法子让他别想那么多,并且,早点睡觉。

蓝雨的人发现黄少天大晚上站走廊上打电话的频率逐渐升高,这回,所有人都觉得他这状态分明就是恋爱了,好几回有人从他身后过去,就听黄少天在那特霸道的说“赶紧去睡觉。”别看语气冷冷的,但仔细听就能听出那话语里的关切,于是那人便想凑上来多听一会儿,结果被黄少天发现了,扭头就被对方给瞪了回去,黄少天凶巴巴的对他说:“滚滚滚!睡你的觉去!”

“……”

这位路人表示可委屈,这差别待遇,太过分了。

其实黄少天自己并没明确感觉到他和周泽楷之间有什么特别,彼此见不到对方,话当然说的要少了些。只是为了督促对方好好休息,黄少天想起来就会跟人打一通电话,但也不会聊很多,毕竟各自都忙着。这么寥寥几句,却好像成了某种惯例。

周泽楷听他催一句,才肯慢吞吞的爬上床,黄少天非要在这人那儿听到一句晚安,才肯放下电话,为这一天画上句号。

总之四赛季后的那个夏天,黄少天回忆起来,总是模糊又粘腻,好像还隐隐能尝到一丝悸动所带来的甜蜜,但又说不清道不明,隔着一层薄薄的雾,在回忆里占据着一块难以忘怀的领地。

 

这天晚上,周泽楷接他电话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黄少天脑袋上顶着毛巾,浑身上冒着洗完澡的热气,他嘴里叼着根冰棍儿,回到卧室,看到了一个快递箱。

快递箱是从千公里之外的S市寄来的。

黄少天冲电话里的人说:“你这是给我寄什么了?”

周泽楷大概是在刷牙,他说:“打康亢亢。”

黄少天不禁笑出声,脑袋夹着手机拆快递,边拆还说:“上回给你寄的东西收到了吗?我跟你说……哇。”

黄少天话没说完就卡那儿了,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盒子里的东西。

“你、你这是……”

周泽楷把嘴里的泡沫吐掉,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笑了笑。

“生日快乐。”他说。

黄少天一时难以言语,他拨开纸盒,从里头取出那个巴掌大的木人。

那个小木雕看着像个十多岁的男孩,跟黄少天一个发型,外套敞开手臂在胸前交叉,是他之前给战队拍过照片的造型。

黄少天看着底座上的“天”字,张了张嘴,又默默的把话咽了下去。

他想说谢谢,但这两个字未免太干瘪。一个人记住你的样子,一刀刀刻下你的模样,你当然会清楚的意识到原来真有这样的人,这样的在乎你,你的样子在他眼里,也在他心里。

周泽楷问他说:“喜欢吗?”

黄少天回过神来,小声说:“喜欢。”

周泽楷好像没听清:“嗯?”

黄少天咬着牙,脸颊绯红:“喜欢——很喜欢。”

他听到电话里周泽楷笑。那个男孩,与你隔着江流湖泊还有千丈土地,在电话里轻轻的笑着,可黄少天却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他们共处这一片天空,同享着地球上空气,被这月光所笼罩,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周泽楷说:“那就好。”

什么叫那就好。

黄少天想问这家伙,你送来一个这样的礼物,我难道还有不喜欢的可能吗?

——你到底是故意表现的这么好,还是本来就这么让人喜欢啊,这是心机深沉还是天赋异禀啊。

黄少天虽然话多,可这些话说起来还是臊得很,他摇摇脑袋说:“……你到底要不要睡觉了。”

周泽楷:“唔。”

黄少天说:“快去睡觉。”

周泽楷好像听出了他的羞赧,乖乖的说:“好。”

黄少天在电波切断之前,对着话筒说:“周泽楷,我很快乐。”

周泽楷关灯的手顿了顿:“嗯。”

 

黄少天抱着他的小人醒来,手机上就推送了个台风将于近日登陆的预警。但这并没有影响蓝雨这大帮人给他庆生的热情,他刚洗漱好穿好衣服,就被宋晓给拉了出去,借着要给他庆生的名头打算翘一天的训练,而喻文州居然还默许了。

他们为黄少天准备了个巨大的生日蛋糕,拉着他在KTV唱歌,唱完之后又到夜宵摊上吃夜宵。

黄少天去年都没怎么过生日,当时就处在周泽楷现在的状态里,每天都很紧张,根本没这个心思。后来他出道了,为蓝雨征战了一年,虽说结果不算太好,却至少没让人失望。

蓝雨的老人看黄少天和喻文州,就像看俩终于褪去青涩,逐渐长大的孩子一样,是他们心中蓝雨的未来。而那些刚加入这个集体的人而言,黄少天和喻文州,已经是他们的憧憬,他们的榜样。

黄少天注意到训练生的眼神,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明明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就这么一眨眼的,他竟然就从憧憬他人的那个孩子,变成了别人憧憬的对象。

吃夜宵的时候,黄少天被各种上来敬饮料的弄得喝了一肚子水,不过难得大家能这么齐聚一堂,平时都是各自训练着,都没怎么有时间好好聊天,所以黄少天兴致倒是一直很高。一群十几二十的男孩插科打诨,互相玩笑,训练生也大着胆子加入他们的话题。

喻文州给大家拍了张照片,黄少天接过手机看着照片里那些笑脸,竟也不觉有些动容。

黄少天喝着冰过的可乐,把手机还给喻文州。对方朝他笑,做了个口型。

黄少天看出来,喻文州说的是“谢谢。”

黄少天跟喻文州台面搭档一年,私底下认识搭档却已经是两三年的交情,他们之间,早就不是还个手机还要说谢谢的关系,黄少天也知道对方谢的不是这个。他谢的是在蓝雨的这几年。

黄少天拿可乐罐跟喻文州碰了碰,也说“谢谢。”

喻文州闻言笑了笑,他知道黄少天在谢什么,他谢的也是蓝雨的这几年。

从魏琛、方世镜的离开,蓝雨从低谷走出,到今日虽然还有宏图未展,还有很多的事要等着他们去完成,最重要的,现在的是蓝雨已经凝聚成了一个坚不可分的集体,而这一切,都与他们这些人的坚守和努力息息相关。

喻文州谢他依然坚持,黄少天谢他舍得背负。朋友嘛,虽有很多很多话,但有时只说两个字,也就懂了。

 

有位跟魏琛他们同期在蓝雨的人过来,这人这会儿其实在比赛里差不多是坐替补位了,可大家对他却是非常尊敬。

那人跟黄少天碰了碰杯,黄少天仔细一看,对方杯子里的,是酒。

这位前辈冲他笑笑,对他说:“小剑客,生日快乐。”

黄少天好久没听人这样叫他了,头回听大概还是刚玩荣耀的时候,他上蹿下跳的在boss搞事情,然后就听人吼说——把那个小剑客清了,跳来跳去的烦死了。

黄少天扭过头看到索克萨尔和一叶之秋带着他们的boss团,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这位前辈当时也在其中,黄少天被击杀的时候,前辈说:“哎,这小剑客操作可以啊。”

索克萨尔说:“还行吧。”

一叶之秋:“可是太吵了。”

前辈笑着说:“人如其名嘛。”

黄少天看着眼前男人杯中的酒液有些鼻酸,他放下杯子,也给自己倒了点酒。

那人看着他的动作,眼神有些温和而平静。

黄少天伸手碰了碰对方的杯子:“谢谢前辈。”

前辈笑了笑:“谢什么,我们谢你才对。”前辈看了眼黄少天身后的喻文州,又看看黄少天,他的视线在周围这些年轻的面孔上转了一圈。

“我们这些人,能在离开之前看到你们这样的人出现在这个战队里,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黄少天嘴角颤了颤,心沉了下去,却还是哼着声道:“前辈,你才多大啊,说这些话不觉得奇怪吗?”

前辈却笑:“人老了就是会说些奇怪的话啦,臭小子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明白。”

 

这杯酒,像个开关。在前辈敬了这杯酒之后,在场所有人仿佛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纷纷举起了酒杯,跟那位前辈喝了一口,然后又转向黄少天。作为寿星,黄少天喝的更多些,到后来他显然是喝醉了,摇头晃脑的坐在夜宵摊上,傻傻的盯着棚顶上的灯发呆。

都说相聚总有离别时,可黄少天怎么觉得,他就老没相聚一会儿,就要跟人作别了。

迷迷糊糊的,他想起之前在H市跟周泽楷吃夜宵时的场景。那人老朝他笑,笑得他脑袋也时不时就跟现在似的,晕头转向。

他被人扛起来,一路上摇摇晃晃颠簸不已,黄少天受不了街上刺眼的光线,合着眼打起了瞌睡。梦里,他好像回到了好几年前,他在游戏里追着魏琛叶秋满世界跑,头顶着文字泡蹦蹦跳跳。

他见到了好多人,好多现在已经各奔东西,不知去向的旧识。里面有他的前辈,还有他同期的那些训练生朋友,还有魏琛,方世镜……他正想追上去偷一波人头,然后他就稀里糊涂的被一梭子弹给爆了头。

伴随着这声枪响,倒在枕头上的黄少天忽然醒了过来。

房间一片漆黑,黄少天迷糊糊的撸了把脸,又眯起眼打算接着睡。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黄少天翻来覆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那正震动着的手机,屏幕上赫然三个字——周泽楷。

他合着眼接起电话。

周泽楷声音好像有点儿远。

“今天开心吗?”

黄少天嘟哝着嘴,看了看手机屏幕,把话筒搁回嘴边:“你,你怎么……还不睡觉。”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停顿了几秒钟。

“喝了酒?”

黄少天却哼了一声,气呼呼道:“关键是我喝酒吗?……关键、关键难道不是你又没有好好去睡觉?”

“你的电话,”周泽楷说的好像答非所问:“没人接。”

黄少天哼唧了一会儿:“打不通电话,打不通电话你就不睡了吗?”他趴在枕头上哼哼道,“你到底什么毛病啊,非要我叫你睡你才睡吗?”

“嗯,”周泽楷说,“有病。”

黄少天脑袋晕的厉害,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哈?这家伙说自己有病?

黄少天说:“……什么病啊?看医生了吗?”他打了个嗝,又缓缓道,“有病记得要吃药啊。”

周泽楷又不说话了,电话里只有他平稳的呼吸。

黄少天傻笑了会儿,忽然情绪又毫无预兆的沉了下去,他抬起眼皮,鼻子闷在软绵绵的枕头里,气息紊乱又模糊的哼了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周泽楷,”他说,“我难过。”

周泽楷听出他声音的异样,微微皱眉。

“怎么了?”

黄少天轻轻的,声音干涩,断断续续说:

“又有人,要走了。”

周泽楷默然,黄少天是个重感情的人,他在蓝雨待的时间很长,看得也很多,对于他而言,这些年的蓝雨的人来人往,他也在跟着在伤筋动骨。

可活着就是这样啊,在哪里都是,人们总是在送别他人,总有一天也会送自己离开。

“想哭了?”

黄少天睁大眼,拉长了音调吼道:“谁、谁——谁想哭了?”

周泽楷却说:“没关系的。”

黄少天眨眼,脑袋太沉,他又体力不支的倒回了床上。

周泽楷没说话,听着他的呼吸听了好一会儿,还以为这人睡了,却没想对方又开了口。

“……你还在吗?”

周泽楷说:“在。”

黄少天眯起眼,满意的“嗯”了声。

周泽楷说:“累了就睡吧。”

黄少天又“嗯”了句,然后开口道:“你、你也睡。”

周泽楷:“好。”

黄少天说:“但——但不要挂电话。”他眨眨眼,小声说,“周泽楷,别挂电话。”

“好,”周泽楷声音温柔,“睡吧,我在。”

黄少天合上眼,埋着脑袋,沉默了会儿。

他又忽然睁开眼,缓缓的吸了口气,借着酒劲儿说着醉话。

“周泽楷,其实……其实刚刚,我梦见你了。”

周泽楷说:“什么梦?”

黄少天合着眼,靠在枕头上衣服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想起梦里的面孔,脑仁疼的厉害,但脑海里还是浮现了第一次遇到这个人的场景。

大概是酒精让人转性,黄少天居然开始伤春悲秋的想些不着调的事,那既然相聚总有离别时,梦里的人都会离去,你呢,你也会离开吗?

不要离别,不想分开。

黄少天问不出这种话,喝醉了也不行,说一百句垃圾话也不能问这么没出息的问题。

魏琛的那次离开,告诉他一个道理,人总会为了自己的决定去往他想去的地方,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要走了,要去他们的未来了,那么现在就理所当然成为了被留下的部分。

那位前辈说要走,黄少天看着他说,祝你前路顺利。

没什么可问的。

“好梦。”他埋头咬着牙,酒后的泪腺好像忽然就过分发达了,他感觉眼眶冒出泪水的时候,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只是握着手机,认真道,“……很好的梦。”

 

 

tbc

离正式恋爱还有两三章,不过其实这两个人现在已经是那种互相陪伴对方经历过彷徨期,没恋爱胜似恋爱的状态了(

别看现在还在暧昧,老是少天被撩,回头少天告白能撩死楷楷(

评论 ( 33 )
热度 ( 54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