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18

前章:【周黄】那几年 17



21

周泽楷带着黄少天在S市逛了几天,把之前寄过的没寄过的都带着这人去吃了一趟。

黄少天跟着他到处吃,还在各个地方融入他那用不完的竞技热情,吃个小笼包都恨不得跟周泽楷比比谁吃的比较多。

他时刻热情饱满的个性在长辈眼里是百分百讨喜的,尤其是在长期面对周泽楷和周父的周母看来。

要说周母本就是个典型的内心柔软的江南女子,长期在学院里待着丈夫对她也相当体贴,以至于她仍旧保持着天真烂漫的这一面。而近几年由于工作不复前几年繁忙,重心也渐渐转入家庭,那么与此同时,她对自己的儿子也有了某些父母的期望,比如说偶尔的嘘寒问暖甜言蜜语几句什么的。

周泽楷也不能说他做的不够好,毕竟他在这个方面,进度基本为零。

所以周母见了黄少天之后,就已经快要爱不释手,笑得合不拢嘴了。

周泽楷满不情愿的走在后头,周父回头看儿子,这么多年来头一回在他家这位乖宝宝身上看到一丝叛逆的迹象。

周父放慢了脚步,走到了周泽楷身边。对方还是浑然不觉,愁眉苦脸的,几步之外黄少天爽朗的笑声正不断的传来。

“阿姨超好看啊!像明星!”黄少天认真的说,“第一眼看的时候还以为是明星……看着特别眼熟。”

周母捂着嘴笑,眼睛都眯成了条缝:“我哪是什么明星呀,要说眼熟,那也是因为你看习惯了小楷才会觉得我眼熟。”

黄少天回头瞧了眼周泽楷,笑着说:“有可能,毕竟继承了阿姨的美貌。”

周母摆摆手,领着黄少天进了饭店的包间:“哎哟这嘴甜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周父听了忽然意味深长的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把黄少天带来跟我们吃饭了。”

周泽楷一惊,猛地抬起头。

然后他就听他爸说:“你们俩这一对比,感觉很残酷啊。”周父笑着说,“你在你妈那,可能要失宠一阵子了。”

周泽楷:“……”

自己的父母很喜欢黄少天,这在周泽楷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在他眼里,对方当然是招人喜欢的,只不过听他爹妈这么一说,周泽楷竟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黄少天那个性的优势在饭桌上更是展现的淋漓尽致,整个包间的气氛因为他的存在轻松又有趣,周泽楷发现,他妈已经完全分不出时间来看他了,关注点基本都在黄少天身上。

周父跟周泽楷窃窃私语,周父默默道:

“你妈心里肯定都想认少天当干儿子了。”他说,“上回你妈出现这个眼神,还是那个社科院的博士来家里吃饭的时候。”

那个社科院的博士周泽楷是有印象的,那是他妈带的研究生,平时就经常到周泽楷家来吃个饭啊什么的,还辅导过周泽楷的英语,后来考博考到社科院,是他们那年唯一一个考进去的。

他妈的确是差不多把那人当干儿子对待的。

周泽楷看看黄少天,又看看他妈,心说,干儿子不太可能,儿媳妇可还行?

当然,他也就想想,说是不可能敢说的,人都没追到就大言不惭,不是他的风格。

周父却感觉到他儿子似乎欲言又止的:“你刚才是不是要说什么?”

周泽楷也眨眨眼:“没有。”

周父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别灰心,多给你妈说几句好听的,再怎么样都是血浓于水嘛。”

周泽楷:“……”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周泽楷大惊,他跟他妈的关系已经需要用“血浓于水”来保住最后的底线?

周父见他惊慌的小眼神笑了。

“傻儿子。”周父给他夹了块排骨,“这么笨以后怎么追女孩?”

“唔,”周泽楷淡淡的说:“不追女孩。”

周父在那笑:“让人家女孩来追你是吧?出息还挺大啊”

周泽楷摇头不吭声,也不解释。

“说起来,你年纪不小了,这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了。”

周泽楷抬眼:“嗯?”

周父说:“以后真谈恋爱了还是要专一,不管多少人喜欢你,你要清楚自己喜欢哪一个,不喜欢的别吊着,女孩的青春很宝贵的。”

周泽楷连连点头:“嗯。”

周父压低了声音:“还有件很重要的事,谈恋爱,一定,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

周泽楷被茶水呛了一嘴。

周母和黄少天都朝他看了过来。

周父帮他顺气,笑着说:“你们继续,我跟小楷聊聊。”

“我、我,咳咳……”周泽楷红着脸摆手咳嗽道:“……可以不聊吗。”

周父有些唏嘘道:“怎么能不跟父母交流呢?你爸爸我当时就是没跟你爷爷好好交流,所以父子关系才一直不太好啊……”

周泽楷心说,再交流下去,我们的关系也要不太好了。

而且为什么他爸会突然聊起这种话题?

“算虚岁的话你已经成年了,很多事情以前你还小家长也只能点到为止,加上你也一直没谈恋爱,我们当然就没说什么,但既然都要成年了你就会接触到更复杂的事物,比如说感情啊,还有两性关系……”周父见他的表情,笑了笑道:“你妈还要我回头教你怎么用安全套呢,我也不好教,要不你去网上搜一下?那个叫什么来着,教程?”

周泽楷:“……”

周父想了想,看到了桌上的水果:“或者……回头拿香蕉演示。”

周泽楷赶紧摇头:“不、不用了。”

他觉得自己的余生还是会想吃香蕉这个东西的。

周母大概是跟黄少天聊到了周泽楷,周泽楷耳朵一尖,就听到黄少天在那哈哈哈然后开始夸他。

“没有没有,我觉得周泽楷性格很好的,应该很多人都会喜欢他吧。”黄少天说着朝他笑了笑,“下赛季他就要出道了,到时候您就会知道他有多招人喜欢了。”

周母却没这么乐观:“一直以来我都有些担心他在交际方面会不会有些问题,倒不是说缺乏交际能力,而是他有时候太有个性了……我虽然不了解现在的网络环境,但太有个性的人,总是要吃亏的。”

黄少天闻言也愣了愣:“您说的对,不过我觉得有个性虽然容易不招人待见,但同样也会吸引到欣赏他们个性的人呀。这样也挺好的。”他话锋一转,又笑起来,“况且周泽楷长得这么好看,到时候不知道多少姑娘抢着要嫁给他了。”

周泽楷差点给饭噎着。

周母哼笑道:“还抢着嫁给他呢,偷偷告诉你哦,小楷啊,到现在连恋爱都没谈过的。”

“咳咳咳……”周泽楷这回真噎着了。

黄少天嗤笑出声,周父又开始帮儿子顺气。

周母却笑:“哎哟不好意思啦?我们家又不是什么传统的家庭,有喜欢的人就追嘛,都要成年了,连个谈恋爱的经历都没有,妈妈作为一个过来人啊,就跟你说,感情啊,最纯粹的就是这个年纪的时候啦,再大一些找的人心态是不同的,跟你现在喜欢的人在没在一起感觉都是没得比的。晓得伐?”

周泽楷在这边咳得面红耳赤,冷不防的却瞧见黄少天好像也有点不自在了,俩人的视线相交,又无声的挪开。

黄少天试图假装自己不存在低头喝汤,却又听周母问他:“少天有喜欢的人了吗?”

话音落下,周泽楷不咳嗽了,埋头竖着耳朵在听。

黄少天脸登时涨得通红,看着周母结结巴巴的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句话:“我、我不知道。”

周母笑道:“不知道?这事还能不知道啊,是有那个人不知道喜不喜欢,还是连那个人都不知道是谁呀?”

黄少天这回完全语无伦次了,索性低头吃饭不说话。

周母见状算是明白了,转向一旁的周泽楷:“看看,看看,又落后了吧?”

周泽楷没吭声,低头吃糯米藕。

黄少天不好意思说话,低头默默啃起糯米藕。

周母和周父看到这俩提起感情的话题就不约而同害羞的小孩,两人对视了一眼,感叹道。

年轻啊。

 

饭后周母和周父又带着黄少天买了些吃的,还从家里拿了点东西过来。黄少天哪敢接,跟长辈吃饭都是晚辈送东西给长辈,哪有接长辈东西的道理。

周母却非要他接下:“这些东西你就当是小楷买的,本来我是打算让他带你去买,但就他这个性,带你去买这些东西价都不会砍,没必要凭白吃这个亏。再说了,这些年你寄来的东西也不少了,带点儿回去自己吃也好给你父母也行,就当是我们的心意了。”

黄少天还是觉得不太好:“这怎么好意思……”

周泽楷却直接上去帮他提了过来,小声道,“我妈喜欢虾饺。”

黄少天:“那我回头多寄些虾饺来?”

周泽楷:“嗯。”

黄少天点头,转向周母和周父,乖乖道:“谢谢叔叔阿姨。”

周母:“小楷说你明天回去?”

“是的,明天下午的高铁。”

周母想了想,看向一旁的周父:“明天让司机送一趟吧。”

黄少天哪还敢这么麻烦,赶紧说不用了,却还是拗不过周母。

 

周泽楷送他回酒店,顺道叫了快递把这些特产什么的一道寄到G市去,黄少天看着这手里两大袋东西,有些感慨道:“叔叔阿姨人真是太好了。”

周泽楷说:“他们喜欢你。”

黄少天闻言却垂下眉眼,好像有什么心事,轻轻的说。

“他们喜欢我是因为你啊,我是你的朋友,所以他们才会喜欢我。”

周泽楷微微侧过眼,认真道:“也因为你很好。”

黄少天笑起来,他看见不远处的快递车,朝那边招了招手。

“我先去寄东西。”

周泽楷点点头,站在原地没动。

其实周泽楷还惦记着想起饭桌上他妈问的问题,想到黄少天的反应,他忽然很想问问对方,那个好像喜欢却没有想清楚的人,是不是自己。

黄少天上前跟快递员说着话,手里拿着手机扫二维码编辑订单,阳光底下,这人的发梢好像都带着点儿光。

自从发觉喜欢对方之后,周泽楷就感受到自己身体里好像忽然多了个冲动莽撞的自己,时不时就会跳出来让他干些奇怪的事。就像在迪士尼,他忍不住对对方倾吐心声,回过头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冒失了。

他现在就像接触到全新的事物的小孩,在感受到情感带来的甜蜜和欣喜同时,又总能感觉到暗藏在心底,那陌生而未知的冲动。

可话又说回来,每一次他的主动和试探,都可以让他清晰的感觉到黄少天并不抗拒自己,至少在他说他在想他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这人并没有拒绝他。

这就是所谓的甜头,试探过后得到的一颗极小的胜利果实,都能让他精神振奋,继而更加蠢蠢欲动,得寸进尺。

真是贪心啊。

周泽楷揉着刘海,指尖插入发根,轻轻的舒了口气。

黄少天把东西寄了,小跑回到他跟前,他看看手表说:“时间还早,去网吧练练手?”

周泽楷点点头:“好。”

 

隔天下午,周泽楷送黄少天到了车站。

黄少天轻装简行,就一个背包,他看着面前的人,忽然有点舍不得就这么挪开步子扭头离开。

倒不是说他有多舍不得告别,毕竟很快他们又能够再见。可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舍,总觉还有话没说,还有什么事没做,要是能多待一会儿就好了。

他几乎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明知道会再见,转身之后还能发信息保持联络,但就是会有些不舍得就此离开。然后他居然还不好意思开口把这种滋味说的很清楚,好像说出来就很奇怪,于是藏在心底,酸酸甜甜的。

哎,怎么这么奇怪。

周泽楷朝他笑笑:“该走了。”

黄少天说:“我知道。”

周泽楷点点头。两人却看着对方,谁也没动。

黄少天不知怎么,脸有些红,他咳了咳说:“你、你要是有空,就来G市找我吧。”

“好。”

黄少天又说:“回头上游戏切磋,我之前从技术部那拿了几个小号,你陪我练练。”

周泽楷点头:“嗯。”

黄少天挠挠头:“你要是暑假不过来,那我们下赛季见?”

周泽楷说:“嗯。”

黄少天有点不满,就他一个人叨叨叨,对方却都是一字真言就把他给打发了。

黄少天看着他,犹豫着张开了唇。

“昨天……”

周泽楷的心骤然提了起来。

黄少天话说到一半,又像是给什么堵住了,戛然而止。

 

之前在迪士尼,这家伙拉着他的手说想他的时候,黄少天就感觉到——他快要找到某个答案了。

但是这个答案,并没有让他就此豁然开朗,而是前脚走出黑暗,后脚又好像踩在了深渊的边缘。

就在昨天,他跟周父周母见面。两位长辈是那样的温柔又友好,让黄少天觉得自己那萌生出来的某些小心思很畸形。吃饭的时候,他见周母冲他笑,他就想,如果自己有天真跟周泽楷恋爱了,他该怎么面对这两个人呢?

他自己的父亲母亲,他可以去争取他们的理解,可这两个人,他又凭什么,用什么立场与面貌站在他们跟前呢?

黄少天合上唇,将所有的酸甜苦涩的少年心事咽了下去,眼前这个人心思纯粹又勇敢,倒显得他这些念头有些懦弱了。他想,再等等,等我能把所有的事想清楚,等我能消化掉这些问题。

 

周泽楷见他不说话,心便也沉了下去。

他抬起眼,提醒道:“要走了。”

黄少天垂眼轻声说:“我知道。”

周泽楷:“再见。”

黄少天抬起头,望着他深吸了口气,手指握拳冲周泽楷翘起嘴角,像是鼓起了某种勇气——朝他走了过去,张开手臂抱住了眼前的人。

“再见,”

黄少天的声音很轻。

其实那些离别前毫无逻辑和头绪的絮絮叨叨,说到底,只有一个意思。

“我会想你的。”他说。

 

 

tbc

=3=么哒各位

评论 ( 51 )
热度 ( 541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