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69

前章:【周黄】那几年 68



  97

  在外旅行的日子总是辛苦却又过得很快,黄少天跟周泽楷在Bora Bora玩了没几天,便到了要返程的日子。

  黄少天算是运气好,买到了最后一张机票,跟轮回这行人一趟,先到日本再回S市。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这个美丽的海岛,一路舟车劳顿,终于飞机落地回归祖国,黄少天这后知后觉的才想起一个问题——难道他要跟轮回这群人一起出去吗?

  其他人也觉得不太对劲儿,他们今天返程的事儿不少粉丝都知道了,所以机场里肯定是有粉丝过来的,如果黄少天跟他们一起出去,那这该怎么说?

  偶遇?

  哪有这么巧。

  江波涛的意思是说让黄少天不如在机场等会儿出去,黄少天倒是没意见,只不过周泽楷似乎不太乐意先走,站黄少天旁边欲言又止。

  众人望着周泽楷,最近这俩可以说是如胶似漆,一分钟都分不开。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对方也瞧着他,大概真是因为纵欲,黄少天跟这人挨得近点儿就觉得下半身要抬头似的,简直都要成了某种条件反射。

  黄少天咳了咳,强行赶走脑子里旖旎画面:“你跟他们先出去吧,我等你们走了我再出去,行李你帮我拿一下。”

  周泽楷没点头,而是问:“你知道路吗?”

  黄少天想了想:“你们是回战队还是回家?”

  周泽楷:“战队。”

  黄少天虽然去过轮回好几趟,可要说记路那是不可能记路的,S市那么大,他能记住轮回俱乐部的大概方位已经是个奇迹了。

  周泽楷见他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是不记得了,他说:“我等你吧。”

  黄少天:“别别别,外面那些粉丝肯定会跟着你,这样你在外面等我跟我同你们一起出去有区别吗?”

  其他人点头:“是啊。”

  黄少天对周泽楷道:“你先回战队,我等你们走了再出来,然后打车,你给个定位就行。”

  周泽楷张开唇,却又说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迟疑地点头。

  

  说起来,黄少天原本是打算直接在这儿转机回G市的,但他又不太想就这么回去,恰好这两天票少,黄少天也就顺水推舟说没票了。

  当晚,他跟着周泽楷留宿在了轮回俱乐部,由于黄少天的身份,他不好到处溜达,只能在宿舍歇着。周泽楷自然是他到哪便在哪待着,于是这才七点多,两人就洗了澡躺床上了。

  黄少天夏天在室内总不喜欢穿裤子,洗了澡之后总是一条平角裤了事,有时甚至内裤都懒得穿。

  周泽楷拿了些零食之类的回来,进门就瞧见对方就那么赤条条的摊在床上对着空调吹,脑袋枕着枕头漫不经心地看电视,湿发滴下的水珠浸在软枕上,另一只手上手机屏幕还是亮着的。

  对方瞧见他回来仍旧是懒洋洋的,周泽楷靠近了些,隐约好像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的热气,皮肤透着红润,估计是刚洗完澡。

  黄少天注意到他手里的提子,舌尖在唇上舔了舔,终于舍得挪动身子,爬起来伸手去够那挂满了水珠的塑料袋。

  周泽楷挪挪步子,躲开了他的手。

  黄少天登时皱眉,抬眼看着床边的人,不满地瞪着他。

  周泽楷终于开口了:“吹头发。”

  黄少天:“我懒得动手,要不你帮我?”

  周泽楷示意他往床边坐,黄少天知道对方这是答应了,便喜滋滋的挪到了床边,背对着周泽楷,伸手勾勾手指。

  周泽楷将手里那袋子零食水果放进了这人怀里,自个儿弯腰在柜子里找吹风机。

  黄少天眼睛盯着电视,这会儿正转播着荣耀北美区的夏季赛半决赛,虽说赛制不同,但内核还是一个意思,这段时间国内也有传言说可能要不了多久几大赛区也会有交流赛,甚至是国际赛。

  他从塑料袋里找到一罐可乐,屏幕上正是选手亮相,黄少天拉可乐拉环的手一顿,盯着现在正对准的那个选手下面的名字若有所思。

  周泽楷刚接上电,黄少天便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看电视。”

  周泽楷:“嗯?”他闻言抬眼,倒是看到了一张略熟悉的面孔。

  “NK?”

  黄少天笑了:“你还记得这人啊。”

  周泽楷垂眼看着他,嘴角似笑着:“我记得战队。”

  黄少天“啧”了声,周泽楷这家伙说话是越来越有技巧了,NK是当初轮回集训所在的队伍,周泽楷记得当然是正常的,黄少天揶揄的是刚才镜头对准的那人——NK的队长,之前追过周泽楷的那位队长,J.T。

  黄少天盘腿坐着,胳膊肘搭在膝盖上,嘴唇贴着可乐罐,灵动的眼瞧着周泽楷:“所以你们俩还有联系吗?”

  周泽楷知道他说的是谁,他直言道:“没有。”

  黄少天拿起手机:“可我看他还时不时在微博上AT你啊。”

  周泽楷:“吃醋了?”

  黄少天:“不可以吗,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吃醋的人诶。”

  周泽楷扬眉:“你吃。”

  黄少天说:“回头要是真有什么国际赛,最好他也来,我必须要让他输个心服口服。”

  周泽楷笑了笑:“我等着。”

  “对了,”黄少天将可乐罐放地上,回头道,“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周泽楷:“明天?”

  黄少天:“不是——我的意思是回你爸妈那儿。”

  周泽楷的动作稍停滞,低头看着他。

  黄少天:“你该不会忘了之前答应我什么了吧?说好的回家呢?”

  周泽楷打开了吹风机的按钮,黄少天却抓住了他胳膊:

  “周泽楷。”他说,“回去吧。”

  

  周泽楷知道黄少天会劝自己回家,原本他也打算这趟回来之后跟父母见个面,把该说清楚的话说了。

  可这事儿他不太想要黄少天参与,周泽楷摸不准他父亲的态度,过年那会儿家里人激烈的态度超出了他的预料,他那向来温和的父亲是所有人中反应最为强烈的,这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这回他带上黄少天回去——万一起了什么冲突,伤害到了任何一方,周泽楷都是不愿见到的。

  黄少天也知道周泽楷的顾虑,但他还是想陪着对方去。

  周泽楷明白这事儿是迟早要面对的,黄少天留在他身边,某种意义上已经给了他信心,所以回家这件事儿,已经没有推辞的必要了。

  于是隔天上午,两人稍作整理便出了门。

  S市夏天的热度并不亚于G市,两人到小区门口下了车没走几步黄少天就出了身汗,明明这会儿才上午。

  黄少天站小区门口那梧桐树下四处张望,注意到街对面的奶茶店,他拉了拉周泽楷的胳膊。

  “我先去买杯喝的,你要喝吗?”

  周泽楷摇摇脑袋。

  黄少天:“那我去买。”

  周泽楷看着他的动作,迟疑地开了口:“要不,你等等我。”

  黄少天一愣,反应过来:“你要我在奶茶店等你?”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你不要我陪你上去?”

  周泽楷一字一顿道:“我想,先说清楚。”

  黄少天没出声,而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周泽楷忽然有些局促,他张开唇,轻声解释道:“……我不是不愿意。”

  黄少天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想先上去看看他们的态度嘛,我明白的,没事,那我就去奶茶店等你,你告诉我楼层,如果需要我上去发信息给我。”

  周泽楷眉头终于稍稍舒展,梧桐树叶茂密繁盛,依稀透着星点的阳光,黄少天眉眼间光影摇晃,周泽楷忽然有些恍惚。

  他知道,黄少天陪他来并不是奔着陪他上去的心思的,更多的是想让他更有信心,尤其是面对父母的质疑时,不至于像之前那般。

  周泽楷见他脸上笑意淡淡,眉梢眼角带着温柔的光,他便有种冲动,想上前抱抱他,亲吻眼前他的心上人。

  黄少天见他的样子,四下瞧了眼,趁着周围没人,伸手抱了抱周泽楷的腰。

  他明显感觉对方僵了下,大抵是真没料到自己会在这光天化日下,就这么抱他。

  黄少天拍拍他的背脊,低声说:

  “加油。”他道,“我等你。”

  

  周爸爸这两年工作比早些年头要少很多了,不少的工作也都交给了年轻人,于是日子也清闲了。

  没事的时候在家写写字,出门遛个弯儿,养了只小鸟在阳台,三不五时的便逗逗。那鸟儿是他单位同事送的,毛色很漂亮的鹦鹉,却不怎么会说话,周父似乎也没打算教。

  周母偶尔听到自家老公在阳台上对着鸟说话,周父那人闷得很,有些话不愿意对人说,只能冲鸟说,比如什么养个儿子不如养只鸟。过了会儿又说,你就跟那混小子学吧,话都不会说。

  小鹦鹉晃晃脑袋,溜圆的眼珠子盯着面前的人。

  周泽楷打开家门走进来,就瞧见他爸正一边扑扇子,一边盯着那鸟不知道在干什么。

  周泽楷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什么时候开口——提醒他爸,他回来了。他的视线在周围转了圈,发觉这间自己熟悉的屋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除了多了只鸟。他心下生出几分柔软,叫他情不自禁的,迈开腿朝那个男人靠近。

  周父大概以为是周母晨练买菜回来了,头也没回便喊说让帮忙倒点水。

  周泽楷望着对方的背影,眼眶微微湿润,他低着头端起茶壶给自己的父亲添了些茶水。

  周父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回头便对上了这双眼,登时便愣住了。

  眼前这张面孔实在是出乎意料,周父都不记得多久没见这人了,上次看到还是在他们公司楼下的广告板上,轮回战队的招新广告,周泽楷站在最中间。公司的同事跟拍马屁似的夸赞周老板有个出息儿子,周父也没说什么,他总不能说,他这个儿子已经不回家了吧。

  周父没搞懂他跟儿子的关系怎么能变成这样,当初他千方百计的想跟对方多交流,免得像他跟他父亲一样产生隔阂,可到头来还是重蹈了覆辙。平时乖巧懂事的儿子在全家人面前扔下一个炸弹,他们措手不及的被炸了个人仰马翻,那时,他不经思索便把周泽楷赶了出去。

  而后很长时间,周父都在控诉周泽楷的自私,说周泽楷那些行为不考虑过别人的意见,一意孤行的只在乎自己的需求。他很少这样去数落谁,更遑论数落自己的家人——归根结底还是周泽楷太让他失望了。

  可当周父回去见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周泽楷的爷爷时,又说不出什么了。他曾经也因为自己的去向而跟他的父亲产生分歧,父子之间好几年都没有好好说上一句话,如今虽然和好了,却也没什么话讲。

  周父看着他父亲的背影,无可奈何地想到,您孙子是替您出气了,而我呢?我十有八九是不会有那个能替我解气的孙子了。

  

  “你怎么来了?”

  周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端着茶杯起身走沙发那儿坐下,平静地出声道。

  周泽楷站着没动,视线随着周父落在了他的脸上。

  “回来看看。”

  周父喝了口茶,视线从对方那略过,无处安放的转向其他地方。

  两人各自沉默,本就是不太爱说话的两个人,眼下又有心事,凑到一块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来。还是周泽楷,先行打破了沉默。

  周泽楷:“妈呢?”

  周父:“晨练。”

  周泽楷:“哦。”

  周父抬起头:“有事吗?”

  周泽楷轻轻地吸了口气,郑重道:“我是来道歉的。”

  周父:“为什么道歉。”

  周泽楷:“我不应该那样出柜”

  周父看着他,像是在等着他的下文,却好一会儿没见周泽楷出声,他忍不住道:

  “就这样?你没觉得你有别的问题?”

  周泽楷顿了顿,摇头。

  周父匪夷所思道:“你对喜欢男人这事,就没有要说的?”

  周泽楷看着周父,眼色很坚定,他缓缓道:“没有,如果您不能接受——”

  没等他说完,周父便将杯子摔在了茶几上。

  “如果不能接受?”周父厉声道,“周泽楷,你给我们选择不接受的机会了吗?”

  瓷杯与玻璃碰撞出脆响,茶水泼洒出来,周泽楷他心头一震,却还是稳住了自己,看着那茶杯,沉着声开了口。

  “没有。”

  周父说:“对此你就不想解释吗?”

  “爸,”周泽楷抬起眼,黑眸看着他,仿佛有了些似是而非的笑意,“我也没选择。”

  周父闻言一时哑然,周泽楷这话说的太叫人无从反驳了,谁也不会刻意选择更难为人接受的取向,一切不过是缘分到了随心而动,最没得选的,也就是陷入感情的人了。

  半年前周父要是听到这话,估计能拍案而起又往对方身上泼一杯水,可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了,就连那些当初议论纷纷的亲戚,都开始劝他看开一点儿,理解理解孩子。

  他看了眼面前的人,又哭笑不得的挪开眼,挺直的背脊稍稍松懈,靠在了沙发背上。

  算了。

  周父的心里早生出了这种念头,在周泽楷离开家里的时候,他便有种无力感,或许是因为孩子已经不再是孩子。

  又或许,他的儿子,就像这片土地上的诸多成年人一样,早已走出了父母划定的轨道,成为了他无法管束的人。

  

  黄少天早喝光了自己那杯奶茶,给周泽楷买的那杯也被他扎开喝了起来,他心不在焉的刷着微博,将微信来回看了几遍,又趴在了面前那四四方方的小桌板上,帽檐一拉,脸埋进臂弯间,长长的叹了口气。

  天知道,周泽楷回趟家,黄少天比对方还紧张。

  风铃轻响,玻璃门被人从外推开,奶茶店的服务员懒洋洋的喊了声“欢迎光临”,黄少天还跟没听到似的,趴在桌上不知道想着什么,直到自己手心一空,奶茶被人抽走了。

  黄少天抬眼,周泽楷正叼着吸管,拿手背擦汗,狭长的眸子侧眼看着他。

  “你,”黄少天忍不住道,“你没事吧?”

  周泽楷看看自己,又望向对方:“没事啊。”

  黄少天松了口气:“那就好,我都已经做好你被你爹妈扣着不让走的准备了。”

  周泽楷咽下奶茶,轻笑道:“赶我走还差不多。”

  黄少天闻言又紧张了:“你是被赶出来的吗?”

  周泽楷摇头,又吸了口奶茶:“不算吧。”

  黄少天:“你爸妈怎么说?”

  周泽楷想了想:“我爸说,别后悔。”

  黄少天:“听起来怎么像是在威胁你……”

  周泽楷:“还好吧。”

  黄少天:“就这样?”

  黄少天一时没说出话来,就周泽楷这个转述,他也不好定论对方到底是被父母接受了还是没接受,倒是周泽楷吸溜吸溜几口下去都快把奶茶喝完了,这不长心的样子,让黄少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周父的原话没这么简短,虽然他并没有放下父亲的架子,也没有完全释然两人之间的芥蒂,他跟周泽楷说的是——不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所以周泽楷想了想补充道:

  “他让我,”周泽楷说,“跟你好好过。”

  黄少天:“?原话这么说的?”

  周泽楷:“就这个意思。”

  不后悔,不就是好好过吗?

  周泽楷想的理所当然,手上拨动吸管,找杯子里的珍珠对准了才下口。

  对面的黄少天一脸狐疑的看着对面的人,他还想追问几句,然而周泽楷那表情,看起来又不像是藏着什么心事,可能还真像他说的,顺利出柜了?

  黄少天托着下巴,考究的看着他:“你没骗我吧?”

  周泽楷搅着杯子,他转过头,对上黄少天的眼,轻描淡写道:“我不会骗你。”

  黄少天眨了眨眼,知道周泽楷这话是真的,那悬在胸口的巨石,也终于卸了下来。

  “明白了。”他笑了笑,大大的松了口气,“太好了,这个事解决了我也能回战队了,”

  周泽楷差点被奶茶呛到,他愣了愣,慌乱的擦擦嘴:“你要回去了?”

  黄少天说:“是啊,都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经理要来找我了,而且我看网上有人说在机场看到我了还有照片呢。待太久的话,又不知道他们要说些什么。”

  周泽楷:“被拍到了?”

  黄少天:“嗯,不过就我一个人。”

  周泽楷放下奶茶杯,他垂下眼,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噢。”

  黄少天闻声抬头,瞧见对方拉耸着肩看着他的手机发呆。

  黄少天见到这人落寞的样子,差点儿笑出声来:“你干嘛啊,新赛季都要开了,要不了多久又能见面了。”

  周泽楷答应的毫无灵魂:“嗯。”

  黄少天:“喂。”

  周泽楷转过身不看他:“知道了。”

  黄少天:“你这是在撒娇吗?”

  周泽楷:“没有。”

  黄少天似笑非笑道:“新赛季真的没多久了。”

  周泽楷侧过脸,看着他:“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新赛季就要开了,也知道分开只是暂时的,他只是想再多跟对方待会儿而已。

  就一会儿。

  外头树影摇晃,阳光灼目,蝉鸣响成一片,黄少天若有所思的看向屋外,片刻后,黄少天收回视线,他伸出手,握住了对面人的手指。

  “我会想你的。”

  

  伴随着夏天的过去,荣耀职业联赛进入了第九个年头,沉寂了一个夏天的新老选手们披挂上阵,打响了全新的战役。

  轮回战队延续了上个赛季的辉煌,在九赛季常规赛中便表现不俗,成为今年冠军角逐的候选人之一。而蓝雨则是顶着质疑和压力,重新出发。

  当然,除了激烈职业联赛,今年还有另一件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那便是嘉世战队,要参加挑战赛了。

  嘉世作为曾经蝉联三届冠军的战队,随着叶秋的离开,竟然落到了要打挑战赛的地步,这听起来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有些人甚至怀疑这是嘉世和联盟搞出来的炒作——或许是给挑战赛增添噱头,以拉到更多的赞助,还有些刻薄的评论嘉世之所以打成那样,是因为他们另辟蹊径找到了夺冠以外的财路——打假赛。

  总之,对于嘉世的处境,多数的网友都不客气。

  除此之外,蓝雨这边很快注意到了挑战赛的名单里,还有个很特别的战队。

  “兴欣战队,是叶秋?”喻文州问。

  黄少天想了想:“十有八九了,我记得他在的那个网吧好像就叫这个名字,还真是草率啊。”

  喻文州想找参赛角色名单,官网上暂时还没有公布,不过想想也知道,叶秋如果要回来职业圈,通过挑战赛的确是最好的机会了。

  黄少天:“线上赛开始了吗?如果开始了的确可以关注一下,这家伙大概要不了几场比赛就会被人识破掉马了,我还真想看看嘉世那群人会是什么反应哈哈哈。”

  喻文州关上网页,靠着椅背看向对面电脑后的人:“我倒觉得嘉世应该挺开心的吧,本来因为叶秋退役嘉世的战绩就大不如前,在他们看来,挑战赛如果能够击败叶秋的战队,当然是一次证明自己的良机。”

  旁边郑轩搭话道:“那万一要是没打赢怎么办?脸可丢大了。”

  喻文州淡笑道:“丢脸还是小事,要是挑战赛输给叶秋,以陶轩的作风,不见得能够坚持到嘉世东山再起的一天。”

  宋晓说:“你的意思是,今年这个挑战赛,还是关乎嘉世的生死存亡了。”

  喻文州没接着说下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朝对面的黄少天道:“不说这个了,下周就是跟轮回的比赛,你是不是该跟周队一起请战队的人吃个饭了。”

  黄少天:“啊。”

  他跟周泽楷闹分手那阵,大家多少都听了些传言,后来黄少天追到大溪地去,战队的人就算不知道内情,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黄少天也觉得那段日子的确是承蒙担待照顾,一直琢磨着该怎么表示,然而时间一久,加上开新赛季投入比赛,“表示”这事儿就耽搁了,眼下还是喻文州提醒了他。

  黄少天:“行,我去问问他看他愿意不,他要是觉得尴尬就我请,大家就正好聚一聚。”

  郑轩闻言却忽然出声道:“哎,那不行,他必须要来的。”

  黄少天斜眼过去,看着郑轩,总觉得这人打着什么歪主意。

  “为什么?”

  宋晓走到他身后,笑嘻嘻道:“什么为什么,结婚还要见家长呢,他娶走了我们副队,难道不应该跟我们大家有个交代吗?”

  黄少天:“?等一下,你们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而且为什么是他娶我不是我娶他?”

  郑轩:“这不是重点,队长——你就说我们说的有没有道理。”

  喻文州点头:“话糙理不糙。”

  黄少天:“……不是,他那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人多的场合他不自在。再说了,就他的话量,他来或者不来有区别吗?干嘛非要他来?”

  宋晓“啧”了声,戳戳黄少天道:“看看看,这个人,还没过门就开始帮周泽楷说话了,让他来就来嘛,还是说黄少你们俩之间你说了不算?”

  黄少天张开嘴:“我们家当然我说了算,可是——”

  郑轩:“别可是了,丑媳妇媳妇也是要见公婆的。”

  宋晓接话道:“更何况周队还不丑。”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懒得跟这群人吵了,他慢吞吞拿出手机:“好,我跟他说一声——不过我说一点啊,吃饭归吃饭,你们不要欺负他。”

  这话出口,旁边几人隔空对视了眼,欺负周泽楷?谁敢欺负周泽楷啊?是觉得自己操作太好了还是嫌人家一枪穿云火力不够猛啊。

  再说了。

  大家的视线落在了黄少天身上,眼神耐人寻味。

  对方感受到视线,抬眼朝他们看了过来,他一只手捂着话筒,瞪着郑轩:“看我干什么?”

  郑轩打量了下黄少天,缓缓道:“我就是在观察你的手部结构,你看啊,你胳膊肘这么朝外拐,到现在却还没有骨折,这真是个奇迹啊。”

  宋晓忍着笑扭过了头,喻文州低低的咳了咳,将脑袋埋在了显示器的那边。

  黄少天顿了顿,放下了电话,看着郑轩皮笑肉不笑道:我的手肯定是没有骨折的,但你的手会不会骨折,那就不得而知了。”

  郑轩退后一步,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他果断道:“Bye呀。”

  

  

  tbc

好久没更新了,最近沉迷追星(……)

评论 ( 35 )
热度 ( 349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