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向天楷十八炮】恋爱游戏 Round 1

ABO,伪骨科,年下。



  1

  “我还以为你这周会在学校。”张佳乐刷开了楼下的大门,自个儿先走了进去,“怎么突然回来了。”

  黄少天拉着吊肩上那背包,不耐烦的将刚手机塞进了牛仔裤兜里。

  “你这不是要回来吗,我蹭趟车。”他顺手带上大门,跟上张佳乐的步子,“问这个干什么?搭趟顺风车还不行啦?”

  张佳乐走到电梯跟前斜了眼黄少天:“我说不行了吗,再说了,我就算不想让你蹭车你不还是上来了吗。”

  黄少天扭了扭颈子,抬眼笑道:“三班张大款人美心善我们院都知道,怎么会不让我上车呢?”

  张佳乐翻了翻眼皮,懒得跟黄少天抬杠。

  他家跟黄少天家当邻居好多年,从小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念书一直在一个学校,就连考大学都考到了本市的同一所,也算难得的缘分。

  张佳乐从电梯的门上看这位朋友,俊秀的脸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米色风衣牛仔裤很清爽的打扮,可这人脸上却没精打采的。

  “你不是谈恋爱了吗,”张佳乐问道,“不留在学校跟你对象培养感情?”

  黄少天漫不经心的看着电梯数字:“分了。”

  张佳乐:“又分了?这都第几个了。怎么分的?”

  黄少天看上去对细节没什么兴趣,他说:“我甩他。”

  张佳乐:“然后呢?原因是什么啊。”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黄少天那拔开腿走进去:“他劈腿啊。”

  张佳乐见怪不怪:“怎么又是个这种货色,你就不能有点眼光吗?”

  黄少天戳了几下电梯按钮:“跟我谈恋爱他还劈腿,到底谁没眼光啊。”

  张佳乐愣了愣:“你这个思路倒也……”

  黄少天:“哎不管了反正分都分了,我就是个分手体质,恋爱谈不长的,我习惯了,反正我对他也没什么感情。”他看着合上的电梯门道,“就这个货特别麻烦,我们俩都是学生会的,这周末学生会聚会顺便给他过生日,我这么个副会长,不去吧,显得我太小气,我去吧,他还带着他现任……”

  张佳乐听明白了:“这就是你回家的原因啊?”

  “对啊。”黄少天拿出手机,“刚才还发微信问我去不去带不带家属,烦死了。”

  张佳乐:“靠,你上哪找到这种极品的,垃圾都成精了啊。你就不能找个正常的人恋爱吗?”

  黄少天:“你以为我不想找个正常的人恋爱吗?问题是我没找到啊。”

  

  黄少天说自己是失恋体质这倒一点儿也没错,毕竟他从早恋开始就没有谈过几个正常的恋爱,现在不早恋了,依旧如此。不是对象劈腿就是性格奇葩,恋情基本没有超过一个月的,但他对于恋爱这个事并不抵触,加上先天条件优越,给了他张好脸蛋和平易近人的个性,所以他并不缺恋情。张佳乐曾经说,黄少天这种情况可能要从早恋一直要持续到晚婚。

  黄家人不怎么干涉黄少天的私事,前两年高中毕业他分化成Omega,父母主要是交代他要注意保护好自己,至于跟谁谈恋爱,黄家父母都没什么要求,只不过由于最近家里略有耳闻他的坎坷情路,黄妈妈总是三不五时的打电话过来问他,估计还是担心他个Omega会吃亏。

  张佳乐从电梯里出来:“我觉得还是要去啊,不然显得没排面。再说了,你们学生会那群人也知道你俩的关系吧,你要是不去,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黄少天抓着张佳乐胳膊没让对方回去:“我在steam上下了个新游戏,一起来玩玩,”他按着密码,嘴上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这么想的,可是我一个人去也没有排面啊。”

  张佳乐理所当然道:“找一个不就行了?”

  黄少天笑了起来:“找一个?你还真是说得轻巧啊,那个人你也认识吧,长得不算太好但也还行,好歹是个Alpha,而且人家上回比赛还出了点风头,你要找肯定要找个比他好的吧,是那么容易的事吗?再说了大家一个圈子的,我随便找个人冒充我对象,这还不分分钟暴露啊。”

  张佳乐不屑道:“不就是要找一个长得好看,年轻有为,个子比你高的Alpha吗?哦对,还要不是这个大学圈的。”

  黄少天补充道:“不一定要比我高谢谢。”

  张佳乐顿了顿:“比你矮的Alpha,你这是在故意提高难度吗?”

  黄少天沉下声:“张佳乐你什么意思——”

  张佳乐连忙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这些条件容易简单非常easy就可以满足。”

  黄少天抬高了声音:“简单?简单你倒是说两个出来啊,啊,光说不练假把式,上下嘴皮子一碰你还能给我造个人出来了——你倒是说说,上哪找?”

  张佳乐瞪着他,黄少天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两人四目相接,谁也没说话。

  就在这时,电梯门又开了,一串脚步声传来。

  黄少天稍稍撤开眼,看向走廊那边,张佳乐也闻声回头,便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哥?”

  一个长相俊美,年轻有为,个头比黄少天高的男孩正看着他们,对方身穿着高中校服的白衬衣,领口扣得整整齐齐,却还是挡不住那一身Alpha的荷尔蒙。

  周泽楷视线从张佳乐身上划过,落在了黄少天脸蛋上,那薄削的唇微微抿起,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处在变声期的嗓音略微低沉。

  “你回来了。”


  “这是个馊主意。”黄少天再次重复道,“张佳乐我真怀疑你脑子被门板夹过——我弟?他合适吗?”

  张佳乐将椅子转到朝房门口那边,看向客厅正看着杂志的大男孩:“我觉得很合适。形象明显超出预期,个头也比你高,算是附加彩蛋,还是个正宗Alpha——你弟之前不是还在篮球赛上拿了个MVP吗,学习也不错,完美人设啊。”他咬了口苹果,“而且他肯定不是大学圈的,因为他还在念高中。”

  黄少天抬脚踹在张佳乐的椅子上:“可是他是我弟!”

  张佳乐摊手:“别人又不知道,而且——”他压低声音道,“他又不是亲生的,你们只是名义上的兄弟啊。”

  黄少天瞪大眼,指尖抵在唇上:“……你他妈给我小声点。”

  张佳乐扫了眼门外的周泽楷:“抱歉抱歉,撇开你们是兄弟不说,他真的是不错的人选啊。”

  黄少天转过身看着电脑:“不行,我妈知道非剥了我的皮不可,而且我也不想他干这种事,也不可能开这种口啊。”

  张佳乐:“这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黄少天:“说了你也不懂,他最近奇奇怪怪的……”

  张佳乐:“比如?”

  黄少天对着键盘敲啊敲,想了想道:“就……不爱搭理人,跟他说话也不怎么回,找他玩也不出来,”黄少天斜眼朝客厅看去,他盯着那人轮廓分明的侧脸,轻声说,“不知道哪惹到他了。”

  张佳乐:“叛逆期?”

  黄少天呵呵:“你高二才叛逆啊。”

  张佳乐:“Alpha可能叛逆得晚点呢?而且正好啊他既然奇奇怪怪的,你也趁这个机会跟他好好聊聊,兄弟嘛,没什么不能说的吧。”

  黄少天:“你不是刚说过没血缘关系,名义上的兄弟吗?”

  张佳乐笑了,转头就冲周泽楷道:“小周啊——你哥说——”

  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他急忙回头扑身上前捂张佳乐的嘴,然而周泽楷已经起身走到了卧室门口——自从分化之后,这家伙的身高便跟竹竿儿似的,一眨眼就长老高了,明明才十多岁,身形看起来却比黄少天还要高大。

  周泽楷倚在门框,看着房间里打闹的两人。

  “有事?”

  黄少天想捂张佳乐的嘴,对方躲闪着他的手掌,朝周泽楷断断续续跳出几个音:“你哥——他、他想——他想,让你……”

  黄少天以为对方要说出“不是亲兄弟那番话”,忙不迭打岔道:“张佳乐你是不是吃多了噎着了,胡说八道些什么——”

  张佳乐眼疾手快的抓住黄少天的胳膊,趁对方没有挣脱,径直道:“你哥说他想让你当他男朋友。”

  黄少天:“………………”

  啪嗒。

  周泽楷手里的杂志掉在了地上。

  黄少天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当场休克,慌乱间,他听自己喉咙挤出了两个字。

  “……假的。”

  张佳乐气喘吁吁看着呆若木鸡的周泽楷,补充道:“对,假男朋友。”

  

  周泽楷和黄少天是在十年前成为一家人的。黄少天的妈妈跟周泽楷的父亲带着这俩孩子重新组成家庭。他们这一家人没有经历太多的矛盾,彼此之间接纳得算顺利,尤其是两个孩子。

  那会儿周泽楷还小,不懂事,对于身边忽然出现的人也没有清晰的认知,只是因为黄少天爱笑又爱玩儿,所以便跟着他一起玩。黄少天年纪也小,稍微知道一点儿离婚结婚的意思,对于他妈重组家庭倒没什么意见,尤其是发觉周爸爸要比自己那个爱喝酒的老爹靠谱多了的时候,他是挺欣慰他妈眼光在线了一回的。

  “你哥他找了个极品对象。”张佳乐说,“前阵刚分手。”

  周泽楷道:“又是极品?”

  黄少天:“什么叫‘又’?我找过很多吗?”

  周泽楷转向黄少天道:“妈说的。”

  黄少天:“……”

  张佳乐:“反正你哥眼光一直比较特别,这个我们不需要再讨论了吧?”

  黄少天不服:“为什么这就不需要讨论了?”

  周泽楷面不改色:“嗯,说重点。”

  黄少天看向自家弟弟:“靠,反了你了。”

  张佳乐:“他那个对象后天过生日,有个什么聚会要他去参加,你哥拉不下脸一个人去,又因为各种人际关系问题不好意思翻脸。”

  周泽楷若有所思点头。

  张佳乐:“所以他想找个人假装他男朋友。”

  黄少天打断道:“不是我想找,是你乐哥出的馊主意。”

  张佳乐瞪着黄少天:“你能不能客观一点,这就是现阶段最好的主意了!”

  黄少天瞪回去:“小周他是不会愿意的,而且他现在学业这么忙,周末不要补课吗?怎么可能陪我去什么生日聚会啊。”

  周泽楷说:“我可以啊。”

  两人同时安静了。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指着旁边的人:“他说他可以。”

  黄少天抓着张佳乐的手指,强行给掰了回来:“你听错了,他说他不可以。”

  周泽楷又说:“我可以。”

  张佳乐:“他可以。”

  黄少天默了默,转向周泽楷,那张俊美的面孔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他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也是最近,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弟弟——周泽楷,现在已经是个多么好看且有魅力的男孩了。

  他盯着那双干净的眸子,稀里糊涂又想起些事儿来,于是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弟弟可以,哥哥不可以。”

  张佳乐却抓着黄少天的手,搭在了周泽楷的手背上。

  “哥哥可以。”

  

  “这一定是个馊主意。”这个周末,黄少天第不知道多少次这样感叹,他转身想走,却是不偏不倚的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

  今儿为了陪同他出席前男友的生日趴,周泽楷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了一身帅气并且昂贵的休闲装,外头还披了件黄少天前阵在某奢侈品牌买的经典款风衣,浑身上下散发着股浓郁的有钱人的气味。

  关键是,这家伙长着一张比奢侈品还金贵的脸蛋,俊朗的眉眼简直是杀人的利器,用张佳乐的话说——他弟弟一定是新一代的芳心纵火犯。

  黄少天对这个土掉渣的称呼无力吐槽,但在看到周泽楷这副模样的时候,他的芳心——哦不,他的心,的确漏跳了几拍。

  黄少天在初冬的寒风里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诡异的心跳。

  “我们还是走吧。”

  周泽楷手插在兜里,淡淡的说:“来都来了。”

  黄少天指着那个KTV的招牌:“什么叫来都来了——从昨天开始你就一直在重复这个句式,什么答应都答应了,衣服都买了,裤子也换了,假都请了,头发也做了,衣服都换好了,门都出了,周泽楷,哥哥告诉你,做人不能这么消极,答应可以反悔,衣服买了可以退,头发做了可以洗,门出了可以回去,不一定非要来这的!”

  周泽楷听得一头雾水,他揉了揉头发,迟疑的开了口:“可……来都来了啊。”

  是啊。

  来都来了。

  黄少天仰头看向那个硕大的KTV招牌。

  “算了,”黄少天说,“你就当我刚才在放屁吧。”

  周泽楷从口袋里抽出手,掌心摊开递到他跟前。

  黄少天愣了愣:“干嘛?”

  周泽楷眨眼:“牵手啊。”

  黄少天:“为什么要牵手?”

  周泽楷说:“情侣。”

  黄少天本想说谁告诉你情侣走在一起就一定要牵手了,可他又不忍心泼冷水,尤其是对方手都伸过来了。

  小时候,周泽楷白白净净的像个糯米团,粘人的程度也跟糯米团如出一辙,上哪都要他牵着,黄少天有时候嫌他掌心汗多,玩高兴了就会松开他弟的手指,然后这颗糯米团子便会牵着他的衣服,跟在他后头。

  黄少天总是一回头就瞧见他弟弟那张白净细嫩的小脸。

  后来长大了些,因为周泽楷和黄少天的户口没在一个区,爹妈结婚之后也没给他俩迁到一块,所以小学那会儿他俩也没在一起念,而黄少天比周泽楷大了三岁有余,他俩总是同时升学——周泽楷考到黄少天念的初中,黄少天上高中去了,周泽楷考到黄少天的高中,对方又念大学了。

  总没有在一起。

  那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毕竟待在一个屋檐下,始终是“兄弟”,周末休息的时候见面还总能说上些话,平时也会一块出来玩。可他们的关系却似近似不近。要说特别交心——黄少天跟周泽楷就没怎么交过心,黄少天以前倒是总拉着弟弟叨逼叨,可弟弟却不爱在他面前开口吐露心事。随着黄少天和周泽楷分化成了各自的性别,两人之间的距离,自然更远了些。尤其是后来,念了大学之后,黄少天多的是关系比周泽楷好的朋友。

  可要说不近,在黄少天心里,对他这个弟弟,始终还是喜欢的。

  而且这种喜欢,有别于其他任何人。

  

  黄少天看着眼前那细长的指节,漂亮的手指,他下意识就想握住,黄少天恍惚了下,像是想起了什么。

  口袋里,黄少天的手指难耐的曲起,握成了拳又松开。

  他面上笑道:“牵手这么牵的啊。”

  周泽楷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解。

  黄少天将他的手按回去:“你谈过恋爱吗?当过男朋友吗。”

  周泽楷点头又摇头。

  黄少天看着他:“什么意思?谈过恋爱,但没当过男朋友?”

  周泽楷点头。

  黄少天吃惊:“你一个Alpha给人当女朋友啊?!”

  周泽楷:“……”他默了默道,“没在一起。”

  黄少天:“单相思?”

  周泽楷淡淡的:“嗯。”

  黄少天怔了怔,意识到对方不是玩笑,自个儿忽然笑出了声。

  “不会吧,你还能单相思啊,谁这么没眼光,居然看不上我弟这样绝世大帅哥?”

  周泽楷眸子盯着他,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习惯了。”

  黄少天侧过眼:“看来还要补个课,算了,就当履行当哥哥的责任,教你怎么当人男朋友,回头摆脱单相思的困境记得请我吃饭——来。”

  他朝周泽楷招了招手,示意他站近一点。

  周泽楷在他面前总是很乖的,他刚做动作,对方便朝他这儿迈了一小步。

  黄少天放下手:“再过来一点,手臂贴着我。”

  周泽楷往前挪了一步,看着两人之间缩小的距离,忽然有些扭捏的停下了步子,黄少天微微侧头说:“你再过来一点。”

  周泽楷呼吸陡然停滞,他看着面前人的侧脸,而那被冷风吹得发红的耳垂,感觉气息都变得有些发烫。

  黄少天没敢回头,只是盯着那人肩头的距离,神思一晃,忽然发觉周泽楷的肩好像比自己还高了——这人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黄少天张开唇,喉咙略微干涩,嘴唇间吐出白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周泽楷极缓慢的往前挪了挪,那结实的手臂便抵在了他的肩头。

  黄少天身子震了震,恍然回神。

  他忙不迭扭过头,抬头看向那KTV的大门,深吸了口气:“一般来说牵手要自然一点,不能太突兀,像你刚才那样伸手要牵,有点突然了。”黄少天余光扫了眼周泽楷说,“当然配上你这张脸,还是可以原谅的。”

  周泽楷含糊的答应了声。

  黄少天说:“如果要牵对方,最好就是走在一块的时候,挨得近一点,然后碰到他的手。就像这样。”

  黄少天稍稍地垂眼,将注意力放在两人的指尖,他屈起手指贴上周泽楷的手背:“然后,如果对方没有拒绝,你就可以试着握他的手,记得从旁边握。”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的神情,转过手心抓住了对方的指尖,黄少天似乎想要挣脱,周泽楷却趁机收紧了手掌,抓住了他。

  “这样吗?”

  黄少天被对方给吓了一跳,勉强稳住抬起眼,对上自家弟弟乖巧的视线,原本恼羞出来的火气又不自觉的偃旗息鼓,他说:“步骤是这样,可是动作太突然了。”黄少天又补了一句,“不过配上你的脸,效果还不错。”

  周泽楷笑了笑,抓着黄少天的手,塞进了大衣的口袋。

  黄少天惊叹:“哇,你还真是举一反三啊。新手教程可以毕业了。”

  周泽楷拉着他的手,笑得格外开心:“然后呢?”

  黄少天指着身后的大门:“然后就是去打新手村Boss了。”

  

  在KTV过生日,不管是在周泽楷还是黄少天看来,都是很俗套的选择,尤其是还叫了一群有的没的的人,也不知道这里头几个是真心过来祝福生日的。

  黄少天按着数字找包厢,周泽楷跟着他后头,眉头微微皱起,似是对这儿的环境不太满意。

  黄少天瞥见他的脸色,安慰道:“露个脸就走,一会儿也不用你说话,什么事我来说,你就安静的独自帅气就行了。”

  周泽楷表情淡淡的,也不表态。

  黄少天视线落在那些门牌上,正有些发愁,便听到旁边拐角一个声音。

  “黄少天?”那人背对着这边,浑然不觉自己口中的主角就在他后头,他对着电话里道,“他说是来但谁知道啊,你看着订位子吧。哈?是啊,我们分手了啊。”

  黄少天停下步子,周泽楷显然也听见了,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对啊,没什么意思,”那人说,“他那个人太麻烦了,谈个恋爱还玩柏拉图,不给亲不给抱,没劲儿。”

  对方说着,步子停在了走廊最里头那个包间那儿,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的声音也随之被KTV里聒噪的歌声淹没。

  黄少天站原地一会儿没动,面上瞧不出什么情绪,眸子看着那扇门,忽然有些烦躁的磨了磨后槽牙。

  “靠。”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道,“什么傻逼玩意,搞得跟老子看得上他一样。”

  周泽楷一声不吭,拔开腿就往前走,黄少天一愣,赶紧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干什么?”

  周泽楷歪着脑袋回头看他。

  黄少天瞧他那表情就知道周泽楷也来气了,他这个弟弟每次一发脾气就抿嘴。

  “你要去找他吵架吗?”黄少天说,“别,还是按照原计划,你跟着我进去,你什么都别说,我来说,你不需要动口——别这样看着我,人家辩论队的人,不是你这张嘴能吵得赢的,明白吗?”

  周泽楷动也不动,就这么瞪着他。

  “你喜欢他吗?”

  黄少天果断道:“不喜欢,是他追我我看着还不错就答应了,也就一起吃了几顿饭,看了场电影,票钱还是我出的。”他抓着周泽楷的胳膊,“听我的,一会儿让我来说。”

  周泽楷没吭声,但看态度,算是应允了。

  黄少天拍拍他胳膊,顺手拉着周泽楷的手腕,走到了那包间门口。

  

  黄少天扭过头看着周泽楷:“好的,我再说一遍,你什么都不用说,动嘴的part全都交给我。”

  “好。”周泽楷看着他,手上却忽然挣脱了黄少天的束缚,“你负责说。”

  话音落下,周泽楷抬起脚朝大门踹了过去,——嘭地一声,那木门便朝里撞在了包间的墙上。

  黄少天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周泽楷跟阵风似的,眨眼便离开了原地,朝包房里冲了过去。

  只见对方直冲沙发中央那头戴“happy birthday”帽子的男人,一把拽起这人的衣领,不等大家反应,就是一拳朝脸砸了过去。

  黄少天:“……”

  所以,“你负责说”的潜台词是——

  我负责打。

  

  包间里的人对于所发生的一切是始料未及的,里头除了几个学生会的男孩,大多都是女孩,突然冲出来一个人,连脸都没看清楚就抓着今天生日趴体的主角一顿胖揍,在场的人一时间不管是吓得还是没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是呆滞的。

  黄少天也不例外。起先他被周泽楷的信息素糊了一脸,昏昏沉沉地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而后定睛一看,周泽楷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方踩在了脚下还没法起来,心里简直是百味杂陈,既出乎意料,又觉得谜之过瘾。再看周泽楷那利落的动作,忍不住感叹一句——真他妈帅。

  众人注意到旁边站着的黄少天的时候,终于稍稍反应过来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于是他咳了咳,周泽楷正好一脚将准备爬起来的挨打仁兄踢回地上,又是一声沉重的闷响。

  那位哥们瞪着黄少天,嘴里骂骂咧咧,周泽楷蹲下身,从桌上拿了个橘子塞进了那人嘴里。

  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的堪称行云流水,完美衔接。

  黄少天:“……”

  

  “周泽楷,你有听过一句话,叫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周泽楷嘴里叼着半个生煎馒头,望着黄少天:“唔唔唔唔唔。”

  黄少天扔了筷子看着桌对面的人:“吞下去再说话。”

  周泽楷嘴巴鼓鼓的,满嘴都是生煎的肉和汤汁,唇上还油光发亮的,吃的可香了。

  他囫囵吞生煎,终于咽了下去说:“我不是君子。”

  “那你是什么?”

  周泽楷:“我是孩子。”

  黄少天:“……你是怎么舔着脸说出这句话的,你都已经分化了,孩子个屁啊。”

  周泽楷满不在乎的往嘴里塞生煎,还不忘喝上一口汤。

  “而且,你不要以为自己未成年就可以打人好吗?你这种思想是有问题的。”

  周泽楷想了想:“你的意思是……”

  黄少天和周泽楷同时开口道——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黄少天语重心长道。

  “应该,成年再打?”周泽楷疑惑道。

  黄少天:“……”

  这什么神逻辑啊!

  周泽楷面不改色道:“他骂你。”

  黄少天:“我可以骂回去啊,这个问题——不是,弟,你经常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吗?”

  周泽楷叼着生煎摇头,比了个“一”。

  黄少天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弟不是个什么深藏不露的校霸。

  周泽楷瞧出黄少天的担忧,终于不开玩笑了,他放下了咬了一半的馒头,低声说:“抱歉。”

  黄少天愣愣:“啊?”

  周泽楷:“我冲动了。”

  黄少天:“没事,你也是帮我出头嘛,你那两下子还挺专业,”他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我之前还担心你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呢,毕竟你小时候不是还经常哭着来找我——好好好,”黄少天看到周泽楷的表情,窃笑道,“我不提行了吧——现在看来,你不随便欺负别人就行。”

  周泽楷笑笑。

  小时候他的确有过那一段时间,总因为不合群受到了一些恶意,但黄少天在这些事儿上,老喜欢夸大其词,说周泽楷哭着来找他,要哥哥替他出头。

  周泽楷被欺负的时候并没有哭,是黄少天看到他被推搡摔倒的伤痕才发现有这回事儿。然后他的这位哥哥,便追着那几个小男孩满小区跑,揍得那些人趴在沙坑里哇哇大哭。

  半人高的小男孩回过头,一抹脸上的泥沙,笑嘻嘻露出两排豁了口的白牙,朝周泽楷说,嗨,别怕。

  那位周姓糯米团看到男孩的笑,嘴一撅,脸一鼓,两行泪就唰的下来了。

  哭什么呢。

  周泽楷也不知道。但人总是这样,受委屈的时候还能咬紧牙关忍一忍,被人拉了把才觉得真他妈难受啊。

  关键是难受完之后,这个梗从此在黄少天那就过不去了。

  

  筷子尖戳戳包子皮,商场的灯光下,那生煎仿佛连芝麻都闪烁着光。

  周泽楷含糊的哼哼了几声,然后开口道:“哥。”

  黄少天:“嗯?”

  周泽楷问:“你不喜欢他。”

  黄少天知道他指的是谁,便点点头道:“对啊,一点也不喜欢。”

  周泽楷:“为什么恋爱?”

  黄少天理所当然说:“无聊,加上恋爱很方便啊,有个对象一起吃饭看电影泡图书馆,上厕所都不用担心被抢座,多好。而且说不定谈着谈着就找到个喜欢的,还能继续发展,可不就是两全其美吗?”

  周泽楷:“……就这样?”

  黄少天低头看着碗里的汤,上头飘着两股菜叶子,油花儿被拨到了旁边,摇摇晃晃。

  他坐在商场中央空调的出风口,暖风 直往他脖子里灌,弄得他有些头昏脑热。

  周泽楷不吭声,大概是不相信黄少天说的那狗屁借口的。黄少天自己也觉得这说法有点扯淡,可那些真实的念头,他早就习惯隐藏,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要跟任何人说。

  柜台那边叫到他们的号,周泽楷刚加了份生煎,对方正打算起身去拿——黄少天竟忽然开了口。

  “也不只是这个原因。”他搅了搅碗里的汤,藏起自己苦涩的笑,轻声道。

  “我有喜欢一个人,但他不会喜欢我,我就想吧,既然如此不如跟别人谈谈,看的顺眼就行,分散一下注意力,指不定哪天就移情别恋。”黄少天抬起眼,明亮的眸子看向周泽楷,“那我也就解脱了。”

  

  

  tbc

伪骨科

新坑试试手,大概会写长吧。

好久没写ABO了(

评论 ( 64 )
热度 ( 66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