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64

前章:【周黄】那几年 63



  92

  “现在是没有空房的,”翻译小哥说着转过头,他皮肤黑,笑起来露出两排大白牙,“这一周的房间都已经被订了出去。”

  没有空房了?

  江波涛不敢相信:“一间都没了吗?”

  翻译小哥说:“这家酒店本来就是当地的热门了,加上最近来这边玩的人多,没有是很正常的。”

  黄少天来之前想过要提前订房间,但因为对这地方不熟,也不知道轮回住哪儿,订远了也麻烦,所以才想等到了再订。再说了,大溪地消费这么高,就算是旅游的旺季应该也是能有空房的,谁知道还真出现了这种情况。

  一旁的江波涛想了想,按理来说黄少天也不是轮回的人,这事也轮不到他们操心,但撇开队伍立场上的不同,他们也算是朋友,再说了,还有周泽楷这层关系在呢。

  于是江波涛便对黄少天道:“要不就跟队长住一间?他那套房挺大的,沙发电视什么都有,而且建在海上,环境好也挺有特色的。”

  黄少天迟疑了下,他轻声道:“我倒是不介意,但他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江波涛:“那我去问问。”

  黄少天没敢回头,只撑着脸侧,倚在前台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去吧。”

  江波涛走向门口,黄少天借着前台旁的镜子,小心打量着那人。

  周泽楷穿着衬衣短裤,黄少天的视线匆匆在那张脸上滑过,悄无声息往下打量,这人身上晒黑了点,比上回见面要瘦点,可身材却还是结实又修长,尤其是腿部的肌肉线条优美蕴含力量,黄少天盯着那人细瘦的脚踝看了眼,脸上又有点儿热了。

  这可真是,分开得久了,看个脚踝都觉得性感。

  江波涛跟周泽楷说了几句话,往回走的时候恰好注意到黄少天看着镜子的视线,心下无声的叹了口气。

  “队长说可以。”江波涛走到黄少天身边,“现在先把行李搬去他房间吧。”

  黄少天愣了愣,他问:“他就没说别的了?”

  江波涛:“他的原话是,只要你不介意。”

  黄少天嘴唇动了动,心里无端想笑——我介意什么,我介意的话还会来这儿吗?

  他余光瞥向那人缩在的方向,这家伙,到底是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的,还是装作不知道啊。

  江波涛没多问,领着黄少天到门口取箱子:“一会儿我们要到码头乘船,时间充裕的话可能还会去浮潜,你跟我们一起吗?”

  黄少天含糊的应了声:“嗯。”走到箱子那儿才注意到周泽楷正在旁边站着,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似乎是不知道该给他弄那被卡住的轮子,还是继续袖手旁观。

  黄少天上前拉了几下箱子没拉出来,忍不住上了脚,踹出几声闷响。江波涛跟翻译说着几天的行程,没顾上这边。吕泊远和吴启正在花园里拍照,也就一个周泽楷站旁边站着。黄少天心里有些烦躁,他便将气撒在行李箱上。然而没等他再来几下,周泽楷就沉不住气了,上来扶住了他的行李箱。

  黄少天抬眼,刚打算说点什么,就看见那人蹲了下去,自顾自的检查那卡着的轮子。

  黄少天屏住呼吸凑上前,周泽楷低着脑袋没注意到他的靠近,手指拨了拨轮子,稍微比划了下,指尖探进下水道盖的缝隙,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就说:“你小心点,别夹着手了。”

  周泽楷身体一震,他慌乱地抬起头,呼吸扫过黄少天的脸庞,目光猝不及防的对上了。

  这次对视来的实在是始料未及,黄少天也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摔这人身上,他忙不迭的起身站直,拢着手指抵在唇边咳了咳。

  周泽楷转过头不看他,两人一站一蹲各自沉默了会儿,周泽楷终于将注意力拉回了眼前,他手上推了推行李箱,随手捡了块石子,将那轮子从缝隙里顶了出来。

  黄少天扶着行李箱的拉杆,旁边的人站起了身,黄少天总习惯性将视线落在周泽楷身上,冷不丁又对上了周泽楷的眼。

  蹲着的时候还没感觉,这么一站,这人离他分明只有几厘米的距离,黄少天额前冒出了汗,视线无处可躲。

  周泽楷大概也是避无可避,他僵硬的看着面前的人,不敢呼吸,薄唇动了动,声音低沉得只有他们能够听到:

  “好了。”

  黄少天被这人的声音给挠了下心,半边身子都酥掉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憋了好一会儿憋出了声:

  “……谢谢。”

  那双黑眸在他脸上扫了一圈,两片唇欲言又止。

  “不客气。”周泽楷说。

  黄少天被他俩这礼貌的你来我往搞得哭笑不得,一旁江波涛看他俩都要当场亲上了的架势,还以为这俩是在谈情说爱,他想了想,出声道:“黄少,赶紧先把行李箱放了吧,差不多要出发了。”

  黄少天点点头,“好,我先回房间放东西,那个能带我去房间吗周——”他视线转向周泽楷,本想说让对方带个路,可刚开口,就卡壳儿了,一个“周”字在他嘴里转了好一会儿,转出了个非常体面,且绝对不会让吕泊远和方明华误会的“周队”的称呼来。

  周泽楷愣住了,他哪儿听黄少天正儿八经叫他“周队”过,这人只在开玩笑的时候这么叫过他,平时都是什么周泽楷楷楷男朋友之类的,——周队,这个叫法,以黄少天蓝雨副队长的身份来说,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可就是因为没问题,才有问题。这么正常到生疏的称呼,听进耳朵里,那才闹心呢。

  黄少天喊出口就觉得有毛病,喊什么不好偏偏喊周队,“周泽楷”三个字是被自己吃掉了吗。再说了,他明明就是来找对方复合的,怎么感觉话是一句比一句客气,搞得跟真分手了似的。

  黄少天终于感受到了感情的事儿有多不可控,尤其是周泽楷愣过神后,反应过来礼貌有加的对他说——

  “好,”周泽楷眼角微微发红,嘴上却一字一句道,“黄少。”

  黄少天:“……”

  

  周泽楷领着黄少天穿过后院,这家酒店后头便是海滩,两人宽的木桥链接到建在海上的木屋,那些房子建筑风格极富当地特色,房屋之间彼此独立,底下便是澄澈透明的海水。

  这会儿大多游客都从屋子里出来,有的坐在木桥旁边玩水聊天,有的匆匆从他们身边经过。黄少天走在周泽楷身后,箱子在木板上拖出阵阵的响声,引得周边那些住客都朝他俩看了过来。

  周泽楷的脚步停在了屋门口,他刷了刷房卡推开门让黄少天先进去,然后随手关上了房门。

  黄少天将行李箱推到墙边放下,开始大量这间屋子——不愧是豪华套间,地方大不说,环境非常舒适,一进门那如画般的海景便尽收眼底,屋子里铺着质感轻柔的地毯,沙发正对着摆着各种水果花草的茶几。卧室和外间是雕花木门做的隔断,上头还挂着色彩鲜艳的帘子,此时木门正敞开着,依稀可以看见那铺的整整齐齐的大床,嗅到那股隐隐传来的薰香味道。

  黄少天瞧了眼,低声嘟哝了句:“还挺会享受的。”

  周泽楷经过他身边没吭声,不知道是听到这话还是没听到,他走到桌前倒了杯水,自己又不喝,放在了茶几上。

  黄少天在沙发坐下,又环顾了一圈,没喝那水,而是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周泽楷。

  对方感受到他的视线,无声地与他对视着。

  海浪轻响,向风吹动竹排,由远而近。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开了口。

  “来干什么。”

  黄少天唇张开,却问他:“你呢?”

  周泽楷那黑眸安静地好像没有情绪,他说:“你来度假吗?”

  黄少天指着屋子说:“你才更像度假吧,度单身假?”

  周泽楷:“我没有。”

  黄少天笑了笑道:“你别急着否认嘛,其实度假也没什么啊,出来放松放松,总比窝在宿舍好,而且……”

  周泽楷重复道:“我没有。”

  黄少天不吭声了。人真的很奇怪,看到这个人离开自己过得不好,心里会难受。可看到对方离开自己过得仿佛一切如常,甚至还更潇洒了些,那就越发不是滋味了。

  好像自己的出现,怪多余的。

  黄少天看到这屋子就是这种感觉,可他转念一想,订房间又不是周泽楷订的,再说了,都出来玩儿了,难道还要住个破茅草屋折腾折腾自己吗?做作给谁看呢。

  黄少天揉了揉头发,有些受不了这样敏感的自己。他抬起头,朝旁边的人笑了笑:“不说这个了,你……还好吗?”

  周泽楷闻言看着他,眼里透着几分困惑,他说:“为什么问?”

  黄少天眨眨眼:“不可以问吗?”

  周泽楷:“你呢?”他说,“你还好吗。”

  黄少天笑容有些松动。他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又问了个笨蛋问题,什么好不好的,嘘寒问暖又想得到什么答案。分了手,能有多好啊。

  黄少天自言自语似的说:“说不上好……不然,为什么来这。”

  周泽楷看着桌上的水杯:“是啊,为什么。”

  黄少天看向他,小心翼翼道:“我要是说我是来找你的,你信吗?”

  周泽楷回过头。

  黄少天却没敢对上他的视线,而是侧眼调笑道:“别告诉你又要说‘随便’了。”

  周泽楷:“那你,要说‘分手’吗?”

  黄少天看着阳台外那蔚蓝的大海,轻轻地道:“我不会这么说。”

  周泽楷:“也是。”

  分开的人也不能再分手了。

  黄少天转过头重新对上周泽楷的眼。

  “我是来找你的,”他说,“找你谈谈。”

  周泽楷:“谈什么?”

  黄少天说:“想说什么就谈什么,什么时候想谈就什么时候谈。”

  周泽楷看着他没吭声。从见到对方开始,他便莫名的慌张,他既是期待又带着防备的想要搞清楚对方的来意。

  眼前,这人眸色浅淡,就好像带着光。

  听到黄少天的答案,周泽楷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因为他这个人是为他而来,可他又有些彷徨,不知道该谈什么,回头一开口,又变得针锋相对。

  他兀自沉默,黄少天忽然动了动,伸手端起了那杯水,送到嘴边喝了口,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周泽楷。”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周泽楷抬起眼皮,对上这人的视线。

  黄少天忽然局促了起来,他哽了哽,莫名就慌了,他原想说——我们来把话说清楚吧。可看到这张脸,那熟悉的神情,黄少天又忘了自己本来想说什么,那股希望告白的话,卡在喉咙那儿,不上不下,磨磨唧唧吐出了几个字。

  “……我,”他说,“我挺想你的。”

  话音刚落,黄少天腾地从沙发上起身,大概是想掩饰自己发红的脸颊,他看都不想看对方,撇过脑袋往外走。

  周泽楷就像愣住了,动也没动,看着面前空空的位置,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黄少天说了什么。

  

  那人的脚步声穿过门,走过木桥,急呼呼地离开。周泽楷回过头,看着那虚掩的门,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胸口那快速的心跳。

  

  黄少天走了老远,不知不觉都回到了酒店花园里,他才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那一旁的花房玻璃发呆。

  他居然刚说一句话就跑了。

  黄少天匪夷所思。一直以来他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尤其是在这人跟前,哪怕是恋爱里那些不好开口的甜言蜜语,他也能说出来,真要是不好意思,那最多也就脸红一会儿。可这回,他本想着来这二话不说先抓着周泽楷将他俩那点事说清楚,可当了人跟前,一切都失控了。嘴不受控制,要么过分客气,甚至还带点讽刺,好不容易说出半句真心话,又落荒而逃。

  黄少天捂着胸口气喘吁吁,他摸摸额头,发觉头上还有汗——他在害怕吗?

  黄少天看着自己,他说不出自己怕什么,明明只是吵了个架分了个手,好些日子没见,为什么他会怕。

  

  轮回众人在大厅等了好一会儿,黄少天和周泽楷才出现。黄少天还比周泽楷早到那么一会儿。杜明看到黄少天脸红的样子,还以为这俩已经和好了。可等周泽楷来了之后,这俩话也没说,浑身就透着一股子尴尬劲儿。

  大家伙同路走着,预备到附近的码头乘船,知道他俩关系的那几人或多或少的有些好奇这俩怎么回事,可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所以然来。

  黄少天之前没预约乘船,按理来说是要另外加钱,而正巧因为轮回这趟来的人多,当时索性直接包了搜小游船,加这么个人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游船用来休息的船舱不大,位置有限,需要挤一挤就是了。

  黄少天倒是很自觉,知道这是人家战队出钱包的船,上了船后也没往中间坐,而是靠着旁边那小型的吧台坐了边边上的位置。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上来,下意识地便朝他走了过来,然而走到半道上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后头的吕泊远喊了声:“队长,你坐中间,一会儿要拍照的。”

  周泽楷呆了下,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僵硬地回头,坐在了黄少天对面靠中间的位置。

  黄少天被他这一下的举动给逗笑了,他又不敢真发出声音,只低着眼咬着唇偷笑。

  周泽楷大概是想找个地方让自己钻进,耳根都是红的。

  轮回的队员陆陆续续上船,各自落座。江波涛点了下人数跟翻译交代了声,转头便跟他们道:“我们先去那个什么湾看看魔鬼鱼拍拍照,然后再去潜水。”

  大家应了声,纷纷表示对这个行程没有意见,江波涛点点头跟翻译说了些什么。黄少天坐着无聊,便找轮回的人搭了几句话,无非就是问他们这几天玩了什么看了什么,开不开心之类的。这些人好相处,一个比一个健谈,黄少天开口问,自然是争着答了。一时间船舱里都是这群老爷们的调笑的声音。

  话语间,黄少天总不经意的看向对面,周泽楷在这样的场合,只会比平时更沉默些。

  对方沉默着,黄少天也不觉受了他的感染,心不在焉的跟人说着话,可思绪总是飘过这短短的距离,落到对面那人身上。

  引擎轰鸣,船持续往前,随着离开浅滩进入深水区,船行的速度也渐渐快起来。

  黄少天背后就是窗户,他回过头看了眼那渐远的海岸,在刺眼的阳光中化成一个小小的点。

  这群人说话的话题跳跃飞快,天南地北的说了一圈,又说回到黄少天身上。杜明看了眼黄少天这身打扮,忽然想起了什么,便问道:

  “黄少,你换泳裤了吗?”

  黄少天怔了怔:“泳裤?一会儿要下水吗?”

  吴启说:“当然要下水,不然怎么看鱼啊。”

  黄少天还真不知道:“看鱼不就是在船上看吗?”

  江波涛说:“没,就是要下水的,还可以摸摸那鱼跟鱼合照什么。”

  黄少天:“跟鱼合照?还是算了吧,我不下去也没事。”

  吕泊远说:“别啊,来都来了下去玩玩吧,再说了在水里也能拍照啊。”

  杜明胳膊肘貌似无意的挤了挤周泽楷,眼睛却看向黄少天说:“对对对,那个地方情侣是一定要下去的,就之前酒店墙上不是有很多水下接吻的照片吗,都是在那里专门有人给拍的。”

  黄少天笑了笑:“这样吗?”

  杜明:“所以黄少是一定要下去的,是吧队长?”

  周泽楷压根没听他们说话,忽然被挤了一下,还给人问了个问题,他本能的就点了点头:“嗯。”

  杜明朝着黄少天好一顿挤眉弄眼,嘴上略带笑容道:“你看你看,周队都想要你下去了。”

  周泽楷:“?”

  黄少天差点笑出声来,周泽楷懵了懵,不知道刚才自己答应了啥,只是眼睛惯性的找寻对方的位置,然而对上视线之后这俩又是一愣,小心的收回了眼。

  江波涛起身说:“应该快到地方了,老板肯定有新的泳裤,我去问他要,你也能赶紧换上。”

  黄少天本想阻止,可对方已经起了身,他便也只能随他去。过了会儿,江波涛还真拿了条平角泳裤过来,上头的印花还是蓝天白云,特有热带风情。

  黄少天只能笑着接过:“谢了。”

  江波涛说:“客气了。”

  

  船行离海湾越来越近,从窗户便能看到那海岸的轮廓愈发的清晰,海岛银滩在大溪地的烈日底下,仿佛闪着金色的光。

  这会儿队员们大多也都脱下了衬衣和短裤,尤其是杜明,看那样已经迫不及待,只想赶紧下水了。

  黄少天刚脱了上衣,他正打算脱下裤子换上泳裤,谁知这时杜明余光扫到了他,惊呼了声:“黄少——你好白啊。”

  “……啊?”黄少天一愣,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又看了看身边这几个人——这些人都是在这儿玩了好几天了,身上或多或少也都被晒黑了些,像杜明甚至直接黑了个色号。黄少天这个平时都在室内养着的人,突然在这群人中间就白的发光了。

  吴启就坐在黄少天旁边,还伸出他那被晒得黑白两截的手臂跟黄少天比了比,又引来这群人的一阵嬉笑。

  黄少天挠挠头,他也没觉得自己白算得上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也没很在意。只是这会儿他要换裤子了——方明华倒是早就贴心的将他老婆带到了甲板上,问题是其他人却还看着他。

  这裤子都脱了一半,突然成了全场的焦点,他跟轮回的人也没熟悉到脱了裤子随便给看的程度,眼下直接脱了也很尴尬,不脱——好像又太扭捏了。

  黄少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对面周泽楷却忽然起身了。

  周泽楷脱得只剩下条泳裤,大概是被晒黑了,这么脱光了之后好像更性感了些,黄少天的视线完全是不受控制的落在了这人身上,随着胸口滑到腹肌,又落在了腿间鼓起了那大包上。他竭尽全力让自己移开注意,却发觉周泽楷的脚步是径直走向他的。

  那满是荷尔蒙的身体就这么停在了黄少天面前,这个距离,别说这人的肌肉线条了,黄少天连对方皮肤的纹理都看得清楚,甚至还能隐隐感受到对方身体的热度。这可真是要老命了——他多熟悉这人的身体啊,穿成这样挨这么近,这跟勾引他有区别吗?

  周泽楷就像没察觉到这位置有多尴尬似的,若无其事的从黄少天旁边的吧台上取下一个杯子,往里头到了点水,然后开始挨个加冰块。

  黄少天有些崩溃,他转过头脸对着吧台合上了眼,他做了会儿心理建设才咬着牙睁开了眼——周泽楷还站在他跟前,锲而不舍的给自己杯子里那杯白水加冰块。

  黄少天抬起眼,本想出声让周泽楷稍微让让,别挡得这么紧。可他还没出声,又反应过来。

  黄少天的位置靠着吧台,后头又是船舱的墙,大半的视野都被这个东西挡住了,而周泽楷这人高马大的,往他跟前一站,前面的视野也差不多都被他遮去八九不离十。

  最重要的是,周泽楷这一挡,原本还在看他的人,也都挪开了视线,各聊各的去了。

  察觉到周泽楷的小心思,一时间黄少天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他知道,这是周泽楷的独占欲发作,对方总是这么不显山不漏水,却又好像只要一个动作,就悄无声息的在他身上盖了个章。这样的桥段仿佛时光倒流,他们回到了之前还在恋爱的时候,先前从房间冲出来时心头的莫名不安,好像稍稍消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充盈感。

  黄少天抬起眼,对方杯子加了小半杯冰块了,忍不住小声提醒道:“……你再加冰都要比水多了。”

  周泽楷手上的动作一顿,他低下头。黄少天动作麻利的脱了裤子,两脚往泳裤的裤筒里蹬了蹬,他拉着裤边,站起身来,泳裤沿着腿上来裹住了臀。

  距离骤然拉近到只有一公分,黄少天跟周泽楷面对着面,鼻尖仿佛要碰到对方的唇,他看着面前的人,心里暖暖的,这回,他比先前要多了些勇气,用极小的声音道。

  “我穿好了。”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端着装威士忌的酒杯,淡定地喝了口冰白开水。

  “嗯。”

  

  魔鬼鱼都是在以前看纪录片的时候才能看到的动物,他们通体柔软,形如枫叶,背后长着细长的尾巴。据说尾巴上的刺是有毒的,并且足以致命。

  在这一片浅海,水中到处可见这种鱼,但这鱼却不像传闻中那般可怖——反而,有点粘人。

  周泽楷原本只是试探的伸手摸了下那鱼,谁知道那鱼绕着他游了一圈,然后又黏上来了。周泽楷愣了愣,他看着透明的海水中那鱼的扇动身体的样子——简直就是在跟他撒娇。

  旁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黄少天一边笑着一边往后退,躲着那鱼,周泽楷见状往那边划了下水,黄少天察觉到,扭头便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这处地方水也才到胸口,在水里行走几乎不怎么费劲。他凑到了周泽楷跟前,将手里的鱼食递给了他。

  “这些鱼好乖啊。”黄少天扔了些鱼食出去,“你逗逗。”

  周泽楷学着他的动作,给之前那条撒娇的魔鬼鱼喂了点食,黄少天轻声地笑。

  周泽楷心里很软,从之前这人在他房间说了那句“我很想你”开始,他的心就软软的。好像这些日子以来的阴霾和苦恼都一扫而空了似的。只是一句话,就叫他又忘记了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忘记了那些矛盾。

  他是来找我,他很想我。原来只要两个念头,就足以让周泽楷忽略掉之前所有的心酸。

  队员们散在周围各玩各的,拍照的拍照,逗鱼的逗鱼,就他俩站在一块,好像是心不在焉的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群。

  

  “是真的吗。”周泽楷扔了颗鱼食出去,看着那魔鬼鱼在水里盘旋,“之前说的话。”

  黄少天觉得太阳有点大,背后燥热的厉害,他含糊的应了声:“嗯。”

  波光粼粼的海水上飘着鱼食,干净澄澈的水下鱼儿穿梭在两人身边。

  周泽楷终于微微翘起了嘴角,他低着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波浪散开,涟漪荡向对方身边。黄少天顿了顿,喉头有点儿干涩,他抬起眼,望向那近在咫尺的人,那两片柔软的唇带着久违的笑容。

  当黄少天的目光,触及对方的眼,他心里一暖,不自觉的,便也跟着笑了。



  tbc

脑子里一直在循环,每当我的目光锁定你的目光……【。】

评论 ( 40 )
热度 ( 379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