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63

前章:【周黄】那几年 62



  90

  轮回这趟出行,原本只是杜明和吕泊远吴启商量着出去玩,后来这几个人拉了周泽楷又叫上了江波涛,方明华也带着老婆一趟跟了来,轮回战队一队便差不多都出动了。

  大溪地虽然是人杰地灵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但贵是真贵,这几个人一琢磨,想着要不拉上经理,说不定还能蹭个报销啥的,由头就当是搞团建了。

  经理起初听了这么个“团建”的地方,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团建直接上大溪地——人均都是四五万起,这传出去人家得以为轮回战队是建在金山上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战队也有那么几年没怎么组织过活动了,况且今年还夺了冠,的确是要出去一趟。

  当时经理跟他们说大溪地就别去了,去个什么巴厘岛柬埔寨啥的他倒能做主。

  这些人问经理本就是闹着玩问的,没想到对方倒是真在考虑出去玩的事,于是他们便软磨硬泡跟经理打商量,磨得对方去找老板。

  最近老板因为战队夺冠,光是股价就涨了不少,心情甚是愉悦,更别说那些广告代言和大型活动了。老板听经理说起队员们想一起出去玩儿,老板只问他了个大概的预算,其他的都没仔细听,隔天就让财务批了钱。

  于是这伙人便美滋滋的搞团建去了。

  

  对于周泽楷而言,他对大溪地的了解比其他人是要更深一些的。当初黄少天与他说过,周泽楷留了心,事后一有空便找找攻略,看了不少照片,知道是个人间天堂。

  周泽楷一度很想来这儿,动机自然不只是欣赏这儿的风景,旅游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重要的还是跟谁一起,他和黄少天唯一一次旅游还是在H市,那会儿他们俩还没在一起,之后,他们便各自忙碌,再也没有时间出来过,这个约定因为尚未能实现,而尤其让人在意。

  正因为如此,曾经他有多向往这个地方,如今来到这儿他的心情就有多复杂。

  战队里同行的人兴致都很高,周泽楷不愿意扫兴,当然不会将他的情绪外露。大家潜水也好,坐船出海也好,吃喝玩乐,周泽楷全程同行。

  只是当队友们不再围绕在他身边,周泽楷便又更加沉默。大溪地很美,天是湛蓝的,云朵不经意地漂浮在空中。澄澈的海水上波纹随着鱼群而扩散,坐在游船上,稍稍低头,便能看见如同玻璃一般透明的海洋,万千生命从脚下穿梭而过。

  周泽楷拉下渔夫帽的帽檐,他看见鱼群后头跟着一条白色的小鱼,视线随着那条鱼摆动的尾巴飘远,望着广阔的大海。

  墨镜下,那双眸子微微眯起。他总是无端的想起黄少天,尤其是来到这儿,海滩阳光,潮水带来的海腥味,或者太阳底下摇曳的一棵树,鞋尖的一颗砂砾,总能引发他的联想。

  那个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高兴吗,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沐浴着阳光,偶尔会想起他。

  毫无头绪和逻辑,对方的脸总是忽然出现,又在眨眼间消失。

  周泽楷闭上眼,轻轻地舒了口气。

  相机的声音细微到几乎不可闻,可却让周泽楷陡然从神游中醒了过来,他仓促的抬起眼,瞧见杜明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朝他招了招手。

  杜明跑到他旁边,来这儿才几天,他便晒黑了一圈,杜明扶着甲板的栏杆,气喘吁吁道:“拍了张你的照片,回头我发朋友圈,经理说我们这几天的照片都没看到你。”

  周泽楷笑了笑,他知道经理的意思,虽然前几天没拍照片是他自己的意思,但战队出来搞团建,队长却不露脸,这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于是他点了点头:“你发吧。”

  杜明比了个“OK”的手势。

  

  黄少天运气不错,刚巧赶上签证程序简化,出签的速度很快。买机票也算是顺利,大陆跟大溪地那边直达航班很少,他买到了日本转机的票。

  这几天黄少天都没心思做别的事,一有闲工夫翻着手机东想西想,想着对方在做什么,想着回头到了地方,要怎么找周泽楷。

  直接跟对方联系,似乎又少了些惊喜感。而且万一那人还在意自己说分手,不肯接电话怎么办?

  黄少天躺在酒店的床上发呆,漫无目的的刷着微博,耳边都是电视里日本人叽里呱啦不知所云。

  忽然,他的主页更新了一条动态。

  来自轮回战队,杜明。

  “阳光不错~今日份队长向大家问好!”

  黄少天往下一拉,那九宫格照片中央,赫然便是他日思夜想的脸。

  大概是很久没有收到这人的音讯,黄少天看到这张照片,一时都有些迟疑,他的指尖停顿,不知该不该点开那张图。可他的视线却已经被黏在了手机屏幕上,他看着那张小图,看着那熟悉的侧脸,背后是蓝色的天空,他的忽然感觉到思念如潮水涌上心头。

  黄少天停在那张照片上的手指,终究没有点下去,兴许是有些近乡情怯的意思,他越感觉自己离对方越近,他便又有些游移,甚至是胆怯。

  这种情绪外人或许难以理解,黄少天自己也不尽然理解,他只是对着那张照片,心里说,我想见你。

  你呢,你还想见到我吗?

  

  轮回来这的人,像方明华这种带着家室的,怎么都不能太随便,而像周泽楷这种他瞧得出来心情不太好的,自然也不会全情投入。江波涛更绝了,这个名字里带着九点水的男人,居然不会游泳。唯独杜明算是从小在海边长大,来了这儿如鱼得水,格外的开心,朋友圈微博发得都比其他人更勤快。

  就在这天,他忽然接到了一条微信。

  黄少天:在吗?

  

  隔天上午,轮回队员们起了个大早。按照之前做的旅行攻略,今天他们要乘船去岛的另一边看魔鬼鱼,船启程的时间是固定的,误了点又得往后推。

  周泽楷在餐厅吃过早餐出来,就瞧见杜明在大厅里转悠,时不时还朝外头张望。

  周泽楷顺着杜明的视线往外看,除了瞧见酒店老板自己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也没看见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走到了杜明身边,对方却跟没见着自己似的,还在那对着手机独自嘟哝——什么“怎么还没来。”

  周泽楷忍不住询问道:“谁没来?”

  杜明被周泽楷吓了一跳,慌慌张张道:“没、没谁。”他揉了揉头发,眼珠子转了转,又看着周泽楷道,“队长你吃过饭了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出发?”

  杜明摆了摆手道:“不着急不着急,他们还没下来,要不你先休息会儿,回头等大家好了我叫你。”

  周泽楷看着这人的模样,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想对他说什么。

  他眨眨眼,点头应了声:“好。”

  杜明松了口气,趁周泽楷没注意看了看手机——半小时前,黄少天发了条微信来,说是自己已经到了。

  昨天黄少天突然发来的信息就把杜明给整蒙了。他和黄少天说不上什么私交,两人不是同期,圈子也不一样,虽然都是剑客,但黄少天那水准的剑客跟杜明这个水准的剑客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的。当初全明星挑战赛后,杜明加了黄少天的微信,但除了礼貌的招呼之外,他们没有任何交流。

  可这一会儿,黄少天居然主动来找他。

  杜明有点受宠若惊,但他又想到周泽楷前阵的郁郁寡欢,他对这个人心情复杂了起来。就好像你粉个偶像,却又不经意知道了偶像的秘密,而且那个偶像还跟你身边的人扯上了关系——让你的朋友难过伤心。一时间这个偶像,到底该不该粉,都成了件值得纠结的事。

  黄少天虽然算不上杜明的偶像,但玩儿剑客的人对于夜雨声烦都是有着向往的,而他自打知道周泽楷和黄少天的事,便很纠结。如今周泽楷因为跟对方的感情问题而难受,杜明的感受就更加微妙了。

  他想了想,问黄少天有什么事,然而对方也没说,只问他现在在哪。

  杜明奇怪了,他说,我们现在在大溪地,你要过来吗?

  黄少天的回信格外简短,他只说了一个字。

  嗯。

  杜明看着手机足有好几分钟,才恍然。

  就在他打算问清楚的时候,手机又震了震。

  聊天框里多出了一行字。

  

  ——我来找你们队长。

  

  周泽楷原本想回房间,然而杜明却忽然拽住了他,说什么还有四十分钟就要去乘船了,就不要跑房间里了,大厅的椅子就挺好坐的。周泽楷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杜明推到沙发上坐下了。

  这时,杜明的手机响了响,那人如同惊弓之鸟,连忙退了几步,戒备的看了眼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解开屏幕锁,飞速扫了眼屏幕,清了清嗓子。

  杜明抬起眼的时候,已然一扫先前的紧张不安,他冲周泽楷笑了笑。

  “队长,我先去吃早餐了,你就在这儿休息,别走远了啊。”

  周泽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人,轻声答应道:“好。”

  杜明心说任务达成,转头就往餐厅走,走出几步便又转过身叮嘱周泽楷:“就在这儿,别走了啊。”

  周泽楷点点头,刚吃过饭,他并不太习惯久坐,但对方那么热情的要他坐着,周泽楷也不好拒绝,只能乖乖等杜明走了,才从沙发上起身。

  他们住的这家酒店在大溪地算是小有名气的,不少明星网红都来住过,房间正对着海,最好的几个套间甚至是建在海面上,地面上还有透明玻璃,夜里偶尔还能瞧见发着光的鱼群游过。而酒店的大厅外,便是个种满了花花草草的小花园。放眼望去,红掌、凤梨花、栀子、红的白的蓝的紫的,还有那鸡蛋黄的蒂亚蕾开了满园,正门口的两棵椰子树结着硕大饱满的果,生机盎然。刚来住下那会儿,周泽楷便想在花园转转,一直没有机会,这回算是逮着了空闲。

  周泽楷在花园里转悠,这会儿阳光已有些刺眼,他没带帽子和墨镜,只能微微低着头,驻步在椰子树下遮阳,顺便拍几张照片。

  周泽楷拍了几张花草,又特意拍了他旁边那藤蔓缠绕栏杆所形成的天然屏障,这家酒店周围的围墙几乎都是这样的风格。原本当做围墙的铁栏杆上,缠绕着各色花叶,靠近还能闻到那股淡淡的芬芳,给这景致更添了几分生趣。

  大溪地被称为人类最后的伊甸园,周泽楷来这儿好几天,却只有此时此刻、在这里,感受到了这句话。在这个小小的花园里,他短暂的忘记了忧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一墙之隔的外面,黄少天正拖着行李箱,照着杜明给的定位走在藤墙外的红砖小岛上。行李箱的滑轮咕噜咕噜滚过崎岖不平的地面,空气中吹来一阵轻轻地风。

  周泽楷站起身,他好像听到了行李箱的声音,也感受到了那股淡淡的暖风,他翘起嘴角,用手挡着阳光,仔细看了看自己拍的照片,他眯起眼,放大了那藤墙的照片。

  在那被绿色包围的铁栏上,仿佛露出了一个缺口,那缺口汇聚着光线,在整张照片里显得格外抢眼。然而周泽楷却好像不只是在缺口中瞧见光,他将照片在放大了些,盯着那个口子,却又看不真切。周泽楷便走到了那藤墙跟前,按着照片,找了了那小巴掌大的豁口,上头竟然还生着一朵花。

  周泽楷弯腰,头发却避无可避的蹭到了藤蔓伸出来的枝叶,他将眼睛对准了那个小口,朝外看去——

  

  黄少天拉着行李箱站在这酒店庭院的门口,对了对杜明发过来的那个法文名字,总算是松了口气。

  找到了。

  黄少天舔了舔唇,他浑身是汗,额前的头发都湿成一缕缕的了。到这儿之前,他还特意换了身衣服,又给自己打理了下,本想用最好的面貌来找这个人,却没想到这地方比G市还可怕,这大上午的,太阳还没出来,他只是在外头站上几分钟,立马就是满身的汗。

  黄少天给杜明发了个信息,拖着箱子想往里走,然而他使了几下劲儿都没能拖动,黄少天弯下腰,这才发现自己那行李箱的轮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卡在了下水道盖中间。

  黄少天拉了几下没能拉出来,抬起眼,便隐约看见几步之外的拐弯那儿,好像有个人。

  黄少天咳了咳,靠着自己在飞机上恶补的法语,朝那人招了招手:“嗨——棒猪,棒猪!”

  那人身形一震,显然是听到了他的声音,黄少天带着笑容走了过去,然而随着他的靠近,他便越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黄少天怀疑自己是被热恍惚了,怎么能看谁都像周泽楷呢。他摘下墨镜,揉了揉眼,一口蹩脚的法语“棒猪”刚蹦出来,那人便转过了身。

  黄少天脚步一顿,登时僵在了原地。

  

  还真是,周泽楷。

  

  黄少天看到那张脸,霎时间仿佛看到宇宙大爆炸盘古开天地女娲捏泥人,他的前半生如同走马灯轰隆隆在他眼前过去,他的意识好像已经化作一缕幽魂渐渐脱离他的身体,正准备挥别这个造化弄人的无情人间。

  说人话就是——

  

  我想自杀。

  黄少天说。

  

  91

  周泽楷晒黑了。

  这是黄少天看到这张脸的第一反应,然后他对上那双眼,心便塌了一块,刚拉回来些许神志,又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有多执着,就像没见过这人似的,黏在他的脸上,看着这张阔别已久的脸。他只是觉得鼻尖又开始发酸,眼眶发烫,他看着对方,嘴唇微微张开,想说点什么,却又像是哑了,发不出声儿来。

  周泽楷愕然于对方的忽然出现,在看到对方的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分开这么久了,周泽楷都没有梦见过黄少天,这么一想,他有些委屈,你终于肯来了?来到他的梦里。

  大概是认定眼前这一幕并不是真实的,周泽楷的视线变得狂热、肆无忌惮,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试图将心里积压的心绪一股脑的,透过这双眼、这个视线的交汇而迸发出来,他的脚尖微微挪动,然而还没往前,他便顿住了。

  周泽楷让自己收回视线,心里涌起复杂的情绪,他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在这个被花草簇拥,被温暖的阳光环绕的地方,他见到了黄少天。这样的梦似乎过于美好了,周泽楷心底生出几分忌惮和警觉,担心起自己一开口,眼前的所有就会消失。

  黄少天感受到那人的情绪,看着周泽楷惊喜,看着那双眼里露出熟悉的笑意,他还没来得及更加接近,却又忽然发觉他们之间多了道屏障,生生地叫他止住了脚步。

  黄少天嘴唇茫然的动了动,这回,他说出了话来。

  “你……”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黄少天抬起眼,视线看着那人的发间说,“你头上,有朵花。”

  周泽楷怔了怔,他伸手往头上摸摸,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擦过他的鼻尖。

  周泽楷只瞧见一晃而过的影子,但却嗅到了那股香气。这回他抬起眼,对上了黄少天的视线。

  蝉鸣鸟叫,风声带来窃窃私语,周围明艳的景致,都随着那飘过鼻尖的一缕花香,而有了真实感。

  还有眼前的人。

  周泽楷呼吸不平,但他还在努力维持,他张开唇,费劲的挤出了一个字:“你……”

  黄少天薄唇轻启,出口的声音竟然也是慌乱无序的:“我、我……”

  我是来找你的,我很想你,我不想分开,我喜欢你,我爱你……太多的话,到了嘴边,都没有了下文,他和周泽楷,一个你一个我,两个人看着彼此,忽然陷入了沉默。

  黄少天难得有这样说不出话的时候,他红着眼,心里着急,他往前靠了些,离周泽楷更近一点,然而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身体散发出的热度之后,黄少天便更加不知所措。

  语言在这个时候贫乏的难以想象,没有任何一个字、一个词是可以表达他的心情的。黄少天深吸了口气,他知道,再一秒,他就要按捺不住吻上去了。

  周泽楷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人。他在克制自己朝对方靠近的冲动,那人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真切,周泽楷的心疯狂跳动起来。

  他来了。

  他真的来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仿佛永无止境的的胶着和拉锯。

  “——黄少?”

  周泽楷别开脸,无声的退了一步,黄少天也撤开视线,迅速的从这人身边抽离,明明离亲密无间也只差一步,可一个动作便又划清了界线,先前缠绕在两人之间的旖旎暧昧,眨眼间荡然无存。

  江波涛刚吃过早餐,酒酣饭饱让他的反应慢了一拍。加上在这异国他乡看惯了各种金发白皮,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面孔,难免会有下意识的反应。

  这话出口,江波涛心里就咯噔一下,感觉自己出声出得有点不合时宜。他还没来得及原地消失,跟在他身后的吴启和吕泊远也惊呼出声——

  “诶?黄少?”吕泊远眨眨眼,看着院子里的人说,“真是黄少啊。”

  吴启也愣了愣:“蓝雨也来度假啦?”

  黄少天揉了揉头发,看着大厅门口的那几人:“没,就我一个人来了。”

  “那个——”江波涛想插句话将这俩人支开,谁知道吕泊远和吴启倒是热情地朝对方走了过去。

  “一个人来度假?太潇洒了吧。”吴启感叹道。

  吕泊远看见黄少天的行李:“黄少也订了这家酒店?”

  “啊,”黄少天回过神,“来得有点仓促,没订酒店。”

  他原本是打算到这找到周泽楷跟对方订一家的,但这话不能随便说,于是只能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吴启说:“那你赶快去前台问问,最近是高峰期,酒店不好订,还不知道有没有空房——”

  黄少天还是有点飘忽,他点点头,虽然没有看周泽楷,但他能感觉到有两道目光盯着他,视线无疑来自于对方。黄少天喉头干涩,心痒痒的,他不敢回头看,唯恐一回头,自己就要失控了。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后颈都像是被那人的视线给看穿了似的,整个背脊又麻又热,他抬起头,掩饰着自己的窘迫:“那、那我先去问问,你们帮我看着行李箱,那个轮子卡在那儿了,回头我再来看能不能弄出来。”

  吕泊远点点头:“好的好的。”

  黄少天视线在这几人脸上转了好几圈,就是不敢看身后的周泽楷,他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缓步往前走,耳朵却伸得老长,企图听到些许背后人的动作。

  黄少天走到台阶前,看到略有些歉意的江波涛,对方朝他道:“我们队请了个翻译,我去跟他说一声,让他去帮你找前台订房间吧。”

  黄少天点点头,翘起嘴角笑道:“那麻烦了。”

  江波涛抽出手机联系那翻译:“不麻烦,不过如果没有房间的话……”

  他说着,抬起眼看向几步之外的周泽楷,对方就那么愣在那儿,跟没注意到周围的人似的,视线直直地盯着黄少天的背影。

  这简直是把“我眼里只有黄少天”给写脸上了。

  江波涛暗叹了口气,他抬高声音:“黄少要是不介意 ,可以跟我们挤挤。像我啊还有队长都是大床房,尤其是队长,还是豪华套间,睡两个人不成问题。”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道,“是吧?队长。”

  周泽楷眨眨眼,跟没听清江波涛说什么是的,好一会儿才含糊的“嗯”了声。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黄少天胸口暖呼呼的,脸颊烫的厉害,心虚。

  他知道吕泊远和吴启是没看出他跟周泽楷的关系的,江波涛或许知道,但这人嘴严,并不是问题。可他还是觉得有点紧张。这样的场景下,他跟周泽楷的关系,既是秘密又不算秘密,这层窗户纸薄的一捅就破,可偏偏现在不同往日,捅破了就捅破了。眼下他跟周泽楷都已经分了手,这事儿还没说清楚,要是被队里的人发觉,就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黄少天一下子非常混乱,他一边要扛着周泽楷施与他的无形的压力,一边还要稳着,免得露出蛛丝马迹被人所察觉,而他这趟本来就是临时起意,很多事都没细想,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也是毫无头绪。

  慌乱到了这个程度,黄少天除了人家说什么他跟着点头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现在有人来分析他大脑的比重,那么他现在脑子里百分之九十的空间都被周泽楷给占据了。对方的呼吸,对方的样子,还有先前靠近的时候那眼神……黄少天能腾出空想什么房间的事,都很不容易了。

  黄少天迈开步子,跟着江波涛进了大厅。他没听到周泽楷跟过来的脚步,注意力却一直在那人身上。

  

  周泽楷站在台阶那儿,盯着黄少天的背影发呆。从刚才江波涛出声到现在,黄少天都没有回头看他,一时间周泽楷又搞不清楚之前两人的对视究竟是他的想象还是真实存在的了。

  他没有往屋里走,只是远远地望着对方,黄少天个头不算高,但身形修长,今天他穿了件短袖体恤,头发修剪的很整齐,露出白净的颈子,后脑勺下面一层青色的发茬。

  周泽楷喜欢吻他那儿,以前他俩还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喜欢从身后抱住他,唇贴着他的发尾,一点点吻下来,滑进他细///嫩的颈窝。

  黄少天侧过头跟吕泊远说话,跟吴启说话,跟江波涛说话——然后他到了前台那,就连那个翻译都跟黄少天说上了话,这人还对前台小姐笑了笑。但他却没有回头跟自己说上一言半语。

  周泽楷忽然有些生气。明明之前还在这人突然出现的惊讶和喜悦之间徘徊,可当其他人出现,这人不再看着自己的时候,周泽楷便开始焦灼烦躁。

  他没有小看过自己对对方的欲望,但他从没想过会这么强烈。或许是太久没见了,又或许是情感压抑到了极致,如果可以,他真想现在抓着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亲吻他占有他,像之前那样。

  然而思绪到了此处,周泽楷又后知后觉想起来

  ——他们分手了。

  

  你来干什么?

  周泽楷盯着那个背影,心里阵阵难受,他皱着眉,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低声默念着那个名字。

  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tbc


评论 ( 44 )
热度 ( 342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