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62

前章:【周黄】那几年 61



  89

  黄少天跟俱乐部告了假,说是回家休息。以往黄少天夏休期多是在俱乐部训练,攒了不少休假,这回也算是一起用掉了。

  黄母这两年在家的时间比较多,想来也是年纪渐大,慢慢从单位的要职上退了下来,而过不了几年也是要退休的人,心态上便也更加清闲了。黄父虽然工作还是照旧,但也没前几年那么忙碌了。黄少天在家待了好几天,跟爹妈朝夕相处的,就好像回到了以前。

  黄家父母对于黄少天忽然回来住有些困惑。毕竟孩子总是年纪越大越不着家,而且黄少天训练也忙,虽然离新赛季还有俩月,但往年这会儿,黄少天早就在俱乐部扎着了,今年不知怎么,在家一住住了好几天,常规训练也是在家完成,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不打算回俱乐部。

  黄父寻思儿子是不是因为之前输了比赛而消沉了,吃饭的时候聊到之前的总决赛,黄少天字里行间也没透露出什么异样。黄母却琢磨着,怕不是感情出了什么问题。

  女人的敏感总是毫无道理,但结论却老有那么几分可信。黄少天在家待着的日子,没见他整天抱着手机不放,也没见他一个劲在游戏里扎着,平时除了练习,就是睡睡觉散散步。

  G市夏天的傍晚,虽然温度依然不低,不过走在路上还是比白天好些。黄母边走边摇扇子,看了眼旁边短裤短袖,高她一个头的儿子,忽然觉得黄少天瘦了。

  黄母收起手里那小折扇,瞧着黄少天说:“怎么了,看你每天闷闷不乐的,不开心啊。”

  黄少天拧开矿泉水盖儿,往嘴里咕噜咕噜了两口,含糊道:“没啊。”

  黄母:“还没啊,你这样子哪里没有啊。怎么,你是失恋了还是吵架了?”

  黄少天擦擦汗,没吭声。

  黄母嘴角却不易察觉的翘了翘,扭过头打开扇子摇了起来。

  两人并肩往前走着,黄少天余光看着他妈笑容满面的脸,一时有些五味杂陈。

  好在电话铃声及时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是——S市。

  黄少天愣了愣,点了点接听。

  “喂。”

  电话那头的女声有些熟悉,她语速很快,简介明了道。

  “是黄少天吗?”

  黄少天皱起眉,他不太想得起这声音在哪听过,但又并不算陌生。

  他说:“请问你是?”

  那女人道:“我是周泽楷的姐姐——请问你最近方便出来见个面吗?”

  

  咖啡馆的冷气效果不错,与G市的高温截然如两个世界,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咖啡香,黄少天刚推开门便闻到了,午间这地方人不多,放眼瞧去也就是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零星的坐在角落,离窗户不远处的方桌旁坐了个女人,对方见他便朝他招了招手。

  黄少天对周泽楷姐姐的印象,停留在两年前去对方家的时候,那会儿周泽楷的姐姐一整晚都在沉迷消消乐,看起来酷酷的不爱说话的样子。

  黄少天将那张与周泽楷有几分相似的漂亮脸蛋与记忆对上,他点了点头,迈开腿朝那人走了过去。

  桌上已经点了些东西,女人见他来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将菜单推给黄少天:“咖啡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没点,没吃饭的话可以吃点松饼。”

  黄少天接过菜单又放下了,转头跟服务员要了杯果汁。

  姐姐看着眼前的男孩儿:“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黄少天翘起嘴角:“当然记得,家里见过,那会儿觉得你特别高冷,都不怎么说话。”

  姐姐闻言道:“那时候是的,我现在也经常会有那样的时候,但比以前好多了,至少谈事情的时候爱开口了。”

  黄少天点点头,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严格来说,从他接到对方电话开始,他便陷入了茫然,他不知道周泽楷的姐姐为什么忽然来找他,难道是来兴师问罪?

  黄少天想不出别的可能,虽然心里想过对方会不会是来当说客的,但周泽楷不是那种谈情说爱还要假手于人的人,这些事要么他不说,要么就会直接跟自己说。

  思来想去,果然还是兴师问罪比较有可能。

  黄少天调整了坐姿,手指拢在一起,望着对面的人。周泽楷的姐姐似乎也在想着要怎么开口,两人面对面坐着,却谁也没说话,只是这么面面相觑着。

  此时,给黄少天上果汁的服务生来了,两人这才有了动作。

  姐姐先行出了声:“我从楷楷那儿听说了你们的事。”

  来了。

  黄少天心里默念道,他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跟自己的姐姐描述自己的。但他想,周泽楷应该不会骂他,毕竟对方不是这样的人,但分手的时候闹得不欢而散,对方又怎么会说什么好话。

  黄少天喝了口果汁,抬起眼皮看了看姐姐。

  “他还好吗?”

  黄少天问完他就觉得自己这问题显得假惺惺,可他又是真想知道,毕竟这些天他扒拉着周泽楷的朋友圈和微博翻来覆去的看,可对方愣是一点儿动态都没有。

  姐姐说:“你觉得呢?”

  黄少天没说话。

  周泽楷的姐姐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轻轻地叹了口,索性开门见山。

  “来的一路想了很多,见到你又什么都不会说了。”她说,“我知道他是真喜欢你,对你们在一起这件事我没什么意见。”

  黄少天静静地看着她。

  “你不是我弟弟也不是我的学生,没有义务听我说教,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周家姐姐道,“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些事。”

  黄少天指尖摩挲着杯子:“嗯,你说。”

  “周泽楷啊跟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小的时候他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把他寄养他爷爷家。他的个性受爷爷影响不小,而他——或者说,我们家,几代人差不多都是这样,不怎么爱跟人说话。没那么容易相信身边的人,更不爱倾诉。”

  姐姐顿了顿说:“我现在要是将他心里在意的事说出来,那就俗了,这些都是你们之间的问题,于情于理都不该我来说,只是不管你们到底是怎么分手的,你要知道,他是真心想和你一直好下去的。”

  黄少天闻言笑笑:“我知道的。”

  姐姐看着黄少天眨了眨眼。仿佛在问——那你们到底在犹豫什么?

  犹豫什么?

  黄少天沉默了会儿,听着咖啡厅播放着的旋律,他张开唇。

  “我不知道他跟你说了多少,这些天我也想过我和他关系,很多事我都仔细的想了,有的事情是我忽略了,而我也把一些事看的太简单了。就像跟爸爸妈妈的关系。我在家休息了一阵,我也差不多想明白该怎么选择了……只是——”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这些天他在家里待着,就好像回到了过去还没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吃着爹妈做的饭,享受着父母的照顾和家的温暖。这样的生活,对于他而言是他曾经对于家庭这个概念的全部。只是这一回回到家中,他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少了什么。

  这么想,是有些有悖孝道的,尤其是面对着自己的父母的时候,他们的温柔和体贴,还有那难以割舍的亲情,让他总是羞于在心中提及这种念头。

  可在家的日子越长,黄少天心里那个窟窿便越大,倒不是周泽楷的影响作祟,而是他越发的觉得,他与父母之间并不复从前了。

  比之过去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现在的他与父母总会有些分歧,而待在一块也并不是以前那个三口之家的感觉,黄少天不再受到他们的管束,他的爸爸妈妈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的影响着他,了解他的喜怒哀乐。

  现在的他们,大多时候待在一起也是不怎么说话的,聊得话题总是点到为止——越来越多的事,大到新闻里的时事,小到家里的柴米油盐该放哪,黄少天都有自己的想法。

  黄少天在这个家里,却又觉得自己不在。总之跟小时候与父母相处,差太远了。

  黄少天想过,自己是不是因为跟他们分开久了,所以才会不一样,但后来他觉得,可能还是因为,自己长大了吧。

  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有自己的行事作风。

  他还是他们的孩子吗?当然是,黄少天永远是他爸爸妈妈的孩子。但黄少天也是黄少天,他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理想、抱负,有着种种与父母不同的特征,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就好像他妈觉得酱油瓶应该放在灶台,他妈也不喜欢他有个男朋友。但黄少天却觉得酱油瓶应该放在架子上,而黄少天喜欢他的男朋友。

  如果彼此无法包容,黄少天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似乎并不是件有多大不了的事。

  

  这些念头在他心里渐渐清晰,黄少天对于自己该如何抉择有了数,可他又在另一件事上犹豫了。

  他该怎么去跟周泽楷说。

  如果跟对方和好,只需要电视剧那样哄,黄少天倒是不介意放下姿态跟对方好好说,反正男人嘛,哄女朋友也是哄,男朋友可不就是一回事。问题是周泽楷需要他放低姿态吗,当然是不需要的。他们谁也不需要对方伏低做小,真要是这么干了,便又容易被误解为虚伪的敷衍,或是避重就轻的逃避。

  黄少天希望让周泽楷相信自己的感情,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不确定他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所给的是不是他想要的。”黄少天轻声道,“我还……挺茫然的。”

  姐姐却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

  “你们啊,都把问题复杂化了。你有没有想过,他想要的或许很简单呢,”她说,“类似于一个确信,或者一个态度。”

  黄少天不解,他困惑地皱起了眉。

  那回跟周泽楷见过后到来G市之间,过了足有一个多礼拜,这段时间周泽楷的姐姐是有些不安的。因为她不知道在这里她将见到一个怎么的黄少天,也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能够听明白自己的话,更不知道那人对周泽楷还有几分感情。

  但话说到现在,她心里有了数,终于算是如释重负。

  姐姐说:“有些事本来是不好说的,免得说出来像是我在绑架你做出某些决定。周泽楷也不许我这么做,但你既然对你爸爸妈妈那边该怎么抉择有了数,那我也可以直接跟你说了。”

  黄少天:“什么事?”

  姐姐:“这半年多,他都没回过家了,你不知道吧?”

  黄少天愣住了,他恍惚的摇摇头:“不知道。”

  “就跨年那会儿,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当着一大家子的面出了柜。”

  “……”

  黄少天睁大了眼看着女人,难以置信道:“——出柜?”

  “嗯。”女人点头,“我估计他是被闹得很烦了,当时家里都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那个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人家问他有没有喜欢的类型,他说——我喜欢男的。”

  黄少天手里的果汁哐啷掉在了桌上,砸出的响声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玻璃杯随之翻倒在桌上——橙黄色的甜腻汁水迅速在那典雅的格子桌布上蔓延开来。

  黄少天僵住了,旁边的服务生上前来收拾,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周泽楷的姐姐起身帮着服务生收拾桌子,唯有黄少天慌乱而又无助的看着眼前的狼藉,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姐姐将纸巾放在那被果汁晕开的布面,纯白的纸巾立刻便湿了,鼻息间全是那股热带水果的香气。

  黄少天却觉得鼻尖发酸,半点甜味都尝不到。

  跨年。

  黄少天怎么会忘记这个日子,就在那天之后,他跟周泽楷第一次争吵。

  当时那人固执地有些陌生,他还记得那时对方执拗的眼神,他难以理解,那个时候周泽楷看他的样子,就好像濒死的人,试图抓住他救命的稻草。

  他强忍着情绪,声音却还是止不住颤抖:“……后来呢,他家有说什么吗?”

  姐姐见他情绪不对,也放缓了口吻:“……没说什么,只是让他走。”她顿了顿,决定省去那些兵荒马乱的细节:“然后我就把他带出来了。”

  黄少天一怔:“……那天晚上,你们在一起?”

  姐姐点了点头。

  “那那通电话——是你接了?”黄少天想起来,那会儿他打电话给周泽楷,对方电话里却是个醉醺醺的女声,这事他原是打算见了面问问周泽楷,却没想后来两人吵了起来。之后便不了了之了。

  “电话?”姐姐也怔住了,“那晚我还接了电话吗?我都不记得了,你打来的啊?”

  黄少天有点懵懂的点点头:“嗯。”

  “你没误会吧?”姐姐问。

  “说不上误不误会。”黄少天想了想,“我也没想他会跟其他人有什么。只是有些猜测——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周泽楷的姐姐闻言看着他,面色略含笑意:“你们俩还真有意思。”

  黄少天:“怎么了?”

  姐姐摊手道:“我第一次看到分了手还对对方这么温柔的情侣。谁也不骂谁,哪个敢信你们真分手了。”

  黄少天心说我本就没打算跟周泽楷分手,然而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算了,不说了。”他抬眼朝对方看去,想到之前的话题便忍不住追问道:“就,就是你刚才说出柜的事,他……周泽楷后来有跟他家和好吗?”

  姐姐想了想:“我也不太确定现在他有没有跟家里言和,但是之前反正是没有的。那会儿他爸妈都是到H市过的年。”

  黄少天:“那他呢,他没有过去?”

  姐姐点头:“他一个人留在S市了,年三十那晚我跟他通了电话,我担心他一个人过年寂寞,但电话里听起来他心情倒是不错。”

  记忆里那个重归于好的年夜,仿佛飘着散不去的暖烟,在脑海间缓缓浮现。一切都串了起来,从他们争执到和好,到后来那枚自己并没能接到手的戒指,还有临分手的那个电话。

  那些黄少天未能理解的情绪,还有争端中渐渐分裂的立场,那人真正在意的、期望的东西,都有了前因后果。

  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咖啡机飘起的烟,被果汁浸湿的纸巾桌布,桌面上香甜的点心,都仿佛已经离他远去。黄少天抬起头,隔着回忆的薄雾缭绕,看到那张似真似幻的面孔,在年夜响起的电话仿佛近在耳边,电话里对方如释重负的叹息有着无限温柔与笑意,他说,我好想你。

  

  黄母今儿下午跟人打牌,手气不错,赢了不少,回来的路上瞧见隔壁那对夫妻正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女的肚子微微鼓起,一看就是又揣了个小的。

  黄母上前跟那俩年轻人说了会儿话,又逗了逗小孩,那小孩圆圆胖胖,笑起来眼睛就是俩缝,脸上的肉又软又嫩,鼓得像是茶楼里的流沙包。

  黄母喜欢小孩,尤其是别人家的小孩,当然,如果是黄少天带来的小孩,她会更喜欢。

  她跟那俩夫妻说了些育儿的经验,又抱着孩子玩了会儿,然后便拎着包包回家去了。

  路上在电梯里见着些男男女女,他们这栋楼来了好些新住客,都是些年轻人,拖家带口的,每回到了这个点,小孩放学了,整栋楼都好像活力十足。

  黄母开了门,便瞧见个行李箱,黄少天正从客厅拿着什么东西往房间走,黄母愣了愣,出声问道:“要回战队啦?”

  黄少天:“哦差不多,先回一趟战队,然后应该会出去玩。”

  黄母走到他卧室门口,好奇道:“去哪玩啊?”

  黄少天正收拾东西呢,头也没抬道:“出国。”

  黄母:“这么突然,签证办了吗?”

  黄少天:“刚跟人联系了,材料都准备好了,应该要不了几天就能下来。”

  黄母听出来黄少天这是临时起意,她忽然想起什么,说道:“你一个人去啊?”

  黄少天:“嗯。”

  黄母说:“一个人出去玩多无聊啊,没找人陪着?”

  黄少天从柜子后头探出身子来,看着他妈,坦诚道:“妈,我就是去找人的。”

  黄母皱起眉:“找谁啊。”

  黄少天笑道:“找你儿媳妇。”

  黄母轻笑道:“哟,我什么时候还有个儿媳妇了,我都不知道?”

  黄少天从衣柜前出来,合上了柜门:“你知道的,就那个周泽楷呀。”

  黄少天原本是打算直接上S市找人,但听周泽楷的姐姐说,昨儿周泽楷就跟着队里的人出行,估计这会儿都已经在羽田机场转机了。黄少天闻言还以为周泽楷是到日本度假,结果仔细一问,好家伙,最终目的地居然是大溪地。

  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会儿他们俩刚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跟周泽楷说过,要是夺冠就一起去那儿玩,后来蓝雨拿了冠军,他们却没有时间,一年年拖过来,拖到分手——周泽楷居然不声不响的跑去了那个地方。

  黄少天不想被动地等待对方想清楚,这一年来,他在父母面前徘徊挣扎,无能为力的看着他和周泽楷越来越远,他早受够了这样处处受制的处境。

  一旦决定要主动出击,黄少天立刻便行动了起来,他可没功夫等,虽说这群人一道出去怎么也要玩个十天半个月,但他的时间无疑是更紧迫的。

  黄母好久没听过周泽楷的名字了,准确的说,从她知道这个人跟自己儿子的关系之后,她就再没有主动的去关注这个人的消息。时间久了,她就好像忘记了这个名字,如今乍一听到都有些措手不及。

  黄母嘴唇微动:“你们还在一起吗。”

  或许是感觉就要见到对方,黄少天身上不见了前段时间对分手这件事的讳莫如深,反倒是变得很坦然:“前段时间分开了,但是现在觉得还是要在一起。”

  黄母追问道:“既然分开了,为什么不能就此分开呢?”

  黄少天叠着衣服:“唔,还是感觉分不开吧。”

  黄母沉默了,房间里只有对方收拾东西偶尔发出的声响,一时间气氛沉默的可怕。

  黄少天感受得到来自他母亲的压迫,但他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当初刚出柜那时的心虚和难以启齿,他的心里的确是惊涛骇浪,可那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处境,而是他终于要去见他的爱人,去跟对方将一切说清楚了。

  黄母默然许久,总算在黄少天起身的时候出了声。

  “一定要去吗?”

  黄少天抬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郑重道:“一定要去。”

  黄母:“如果我不希望你去呢?我要求你不要去,你会答应吗?”

  黄少天放下手里的衣服:“妈,以前你的要求我会答应,是因为我很在乎你和爸爸的感受,当然,到现在我的这种心情都是没有变的。”

  黄母听出了这话里的意味,她问:“你觉得我在用感情绑架你?”

  黄少天摇头:“以前不是,我答应了就是我自愿的,但接下来,如果……”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朝他妈笑了笑:“我知道您不会这样的。”

  黄母终于撑不住了,她的表情不复之前的淡定,双眸涨得通红,她好像是要说什么,但忍之又忍,最终憋出了一句话。

  “你就不能做个正常人吗?”

  黄少天放下了手里的衣服,望着门口的女人。

  他忽然笑了起来:“妈,我一直很好奇,你眼里的正常人是什么样啊,像每天出去散步碰到的那些人那样吗,按部就班的念书长大,找个工作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这就是正常人?”黄少天有些疑惑道,“如果这样就是正常人的话,我早就算不上什么正常人了吧。小时候别人上兴趣班我就到处玩,后来他们读书我直接辍学,打职业赛也算不上什么稳定的工作,以后不打了也不知道会做什么工作,——哎对,正常人有我这么话痨吗?好像没有吧,我感觉我跟您要的那样的‘正常人’,差的也不只是喜欢男人这一点。”

  黄母想说什么,却被黄少天接着说了下去。

  “说到底,里里外外,从头到脚,我都跟那些‘正常人’不一样。”

  黄少天揉揉头发:“现在您问我为什么不当个正常人……”

  他摊开手显得很无辜,就像个懵懂而天真的孩子,看着自己的母亲。

  “可是我好像,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tbc

说下一章见面就见面,童叟无欺!(

评论 ( 44 )
热度 ( 35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