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61

前章:【周黄】那几年 60



   88

  一场大雨过境,S市的温度随着雨云的飘远而快速回升。

  夏休期的训练任务较于平时要少,另外还有近一个月的固定休假,什么时候休可以自己安排,杜明和吕泊远原本拿了奖金就打算开始休假的,这几个人还计划着要出趟远门,当时便预备着叫上周泽楷,但那会儿对方没给准信,这次几个人敲定了行程,也瞧出了周泽楷的不对劲,便想找个机会跟对方说。

  杜明还以为周泽楷起码要在宿舍待好几天,却没想到天一晴,这人便在训练室里报道了。

  大家看到周泽楷时还有些讶异,可周泽楷却神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前几天还淋过雨,队友经过身边都能听到富有节奏的敲击键盘的声音——他是真的在练习。

  大家没敢多问,打招呼周泽楷便冲他们点点头,然后继续投入训练。

  队员们不太敢说话,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生怕这人下一秒又干出什么事儿。周泽楷偶尔咳几声,这群人都仿佛如临大敌,眼睛直瞄他。

  然而这么观察了几天下来,大家发觉周泽楷还真没什么不对劲的,他正常训练,正常吃饭,早睡早起甚至连健身的时间都是固定有序的。

  除了一件事。

  他的话更少了。

  周泽楷不说话,本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整个联盟都不会觉得“周泽楷不说话”这个表述哪里有问题。

  但轮回的人是知道的,以前周泽楷虽然寡言少语,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表达欲,而且少说话不是不说话,往日跟他交流,这人怎么都会答上几句,但现在,他除了点头摇头,也没什么别的乐。

  那天中午在食堂,杜明问他有没有时间一道出去玩,周泽楷点头。杜明说,去的地方有点远,大溪地,就那个还挺有名的小岛。周泽楷顿了顿,他的视线刹那间的恍惚,随即又轻轻点点头。杜明眼看着没辙了,只能说,现在要找人办签证,回头我把材料发给你,你填了?周泽楷又点头。

  杜明回过头跟吕泊远交换了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默默起身走了。

  

  方明华也找过周泽楷,想问问他是什么事儿,却发觉这人一闲下来就坐在电脑前放空自己,他认识周泽楷很多年,知道这样的对方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周泽楷并不是刻意的在逃避与人交流,他只是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也不想想,重复着自己最熟悉的事儿——荣耀。

  以前这人也有过类似的情形,但那时是他出道前,正为自己将要进行的比赛而担忧。当时他紧张焦虑,大脑放空,所以才不爱说话。

  然而眼前的人却不是因为紧张,方明华看得出来,周泽楷是在逃避某些东西,至于在逃避什么,这就是他也无从得知的事了。

  当一个人没有声音不再表达,便和外界成了单向的关系,也就无限接近于一个失去生命力的个体。

  周泽楷并没有觉得自己如此有什么问题,因为他的饮食起居日常生活,并不太需要说很多的话,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在他看来,他这样儿,自然是一切如常的。


  这天中午,一行人刚吃过饭从食堂出来,杜明几个在前面聊着出去玩的事,周泽楷走在后头。食堂回宿舍要穿过正对着大门的那条道,周泽楷刚走到那石子路上,就听到大门外汽车喇叭声。

  他们几个转头看去,就瞧见门口那停着的红色轿车上下来个人。长发披肩,墨镜挡着脸,那女人朝周泽楷招了招手——

  其他人便不约而同看向了他们的队长。

  出现了,周泽楷的神秘女友?

  杜明却一愣,这这这,这是谁啊,难道是小三儿?

  按照之前的剧情,小三儿不是应该在黄少天那边吗?

  方明华江波涛没反应过来,这都哪跟哪,周泽楷不是跟黄少天好着吗?

  这群人表面平静,内里却暗流涌动,周泽楷眉头微微皱起,走到了门卫那,那女人跟他说了几句话,老远的队员们看到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他俩便一块进了基地。

  轮回队员们一时间有点为难,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跟这俩人打招呼,难道是直接开口叫嫂子吗?

  就在这些人各怀心事局促不安的时候,周泽楷已经领着那姑娘走到了跟前。

  那人近看个头更显高挑,而且不知是不是这俩站一块的原因,大家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感。那姑娘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小巧精致的脸蛋,朝他们笑了笑。

  “HI,我是周泽楷他姐。”

  

  周家姐姐前几天就一直打周泽楷电话,奈何这人不接也不回,发微信也不跟她说到底怎么了。正好这几天没事,她便直接来S市了。

  周泽楷带着姐姐回了宿舍,他姐跟在他身后没什么话,两人一前一后谁都没吭声。跟在他俩身后几步之外的轮回队员都被这俩的气场给镇住了,谁都没敢说话,只是默默交换了个“果然是姐弟”的眼神。

  进到宿舍之后,周家姐姐顺手关了门,周泽楷的房间不算大,但采光充足,而且收拾的井然有条,干净且舒适。

  周泽楷在沙发坐下,看着他姐。

  周家姐姐将她那手提包扔沙发上,瞧了眼周泽楷:“你怎么了?”

  周泽楷眉头始终没有解开,他没吭声只是摇了摇头。

  姐姐对着空调朝自己扇了会儿风,又斜眼看着周泽楷,她觉得眼前的人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起先乍一看她甚至都没认出自己这个弟弟。

  “你和黄少天还好吧?”她试探着问道。

  周泽楷看着她,没动作。

  行。周家姐姐心里有数了。

  她叹了口气,转头回到了沙发这儿,坐在了周泽楷的旁边。

  “吵架了?”

  周泽楷没说话。

  她愣了愣,难以置信道:“你们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分手吧?”

  周泽楷扭过头。

  周家姐姐瞪着他:“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啊?”

  周泽楷还是不吭声。

  周家姐姐在心底骂了句脏话,然后强行抓着周泽楷的肩膀,将人拉到了自己跟前。

  “真分手了?”她质问道。

  周泽楷迟疑了仿佛一个世纪之久,他在肉眼可见的时间流逝中保持着他独有的沉默,顽固得就像一块石头。

  房间里冷气呼呼的吹,将先前的闷热尽数吹散,周家姐姐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盯着面前人微微垂下的眼,那双眼里的情绪让她无比陌生。

  周家姐姐松开了手,她转过头:“为什么?”

  周泽楷不说话。

  她耐着性子道:“你开的口?”

  周泽楷这才有了一点反应,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周家姐姐声音顿时拔高了:“他开的口?他跟女人逛街买戒指他——他,”周家姐姐愣了愣道,“他真要结婚啊?”

  周泽楷摇脑袋。

  周家姐姐:“不结婚分什么手?”

  周泽楷又沉默了。

  周家姐姐实在是忍无可忍,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起身:“你不说是吧,那我去问黄少天。”

  周泽楷依旧是无动于衷,周家姐姐走出几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退了回来,黑眸盯着周泽楷。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黄少天联系方式所以联系不到人家啊。”

  周泽楷抬头看着她。

  姐姐笑了笑:“周泽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出去问你队友要电话号码——就算他们不给,我也可以告诉他们,你,周泽楷,被蓝雨那黄少天给甩了,你看他们会不会给我电话,或者,我们可以拭目以待,看他们今天会不会电话微信轰炸你的前男友。”

  周泽楷:“……”

  他的眼神终于有所动摇,他看着他姐姐,紧紧抿住的唇松开。

  周泽楷开了口,出口的声音叫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你别找他。”

  周家姐姐看着他:“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他像是很纠结,他和黄少天的事,说起来就太久远了,有太多太多的心思是很难宣之于口的,况且,他也没什么精神去跟他姐解释那么多。

  

  周家姐姐站在那儿等着他开口,见他欲言又止,叹了口气。

  “好,我不逼你说,一个个问题来。”周家姐姐拉了把椅子坐下,“他知道你跟家里出柜了吗。”

  周泽楷摇头。

  周家姐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要瞒着他这件事?”

  周泽楷奇怪的看着她,瞒着黄少天?他之所以没说,只是因为他们从过年那会儿开始就没有好好见过面,他原本想将戒指给黄少天的时候跟那人和盘托出,可中间几经波折,戒指却没送的出去。

  再说了,这件事告没告诉黄少天,与他们如今分手有什么关系?

  周家姐姐见他不解,便说:“你那样跟家里出柜,他要是知道了能说出分手来才怪了。”

  周泽楷却摇摇脑袋——用自己的处境绑架对方?他做不到。

  姐姐说:“摇头,摇头你妹啊,周泽楷你别这样行吗,到底什么意思?”

  “我不想,”周泽楷说,“他因为我的处境……”

  他顿了顿,话有头没尾的停下了。周家姐姐却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

  “不是,”周家姐姐匪夷所思道,“什么叫做因为你的处境——你们是恋人,彼此做什么决定,要考虑对方的心情对方的处境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你为什么这么抗拒让他知道这些事,还不想让他因为你的处境而受到干扰?”

  周泽楷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

  周泽楷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不想让负面的情绪影响到对方,这难道还是错的吗?

  周家姐姐看他一脸犯迷糊,她叹了口气:“楷楷,我知道你的个性,你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但是感情不是简单的来衡量深浅的,恋人之间为对方着想希望对方快乐是好的,但是,你不能单方面剥夺你的爱人为你难过的权利。”

  姐姐继续道:

  “我这么说你可能不明白,拆开来讲,不是说一个人一直让自己的爱人笑,就是个合格的好男友了,而你让他难过或者让他纠结,你就不好了,”她撑着膝盖看着周泽楷道,“你怎么知道黄少天不愿意受你的情绪的影响,不愿意为你做出决定呢?就像你出柜这件事,我太难以置信你居然现在都没告诉他,如果他知道你为他做出的决定,他也会对你们之间的感情更有信心的啊,那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只要对对方有信心,就不会轻易说出‘分手’。”

  周泽楷被他姐姐一通话说下来,听得是迷迷糊糊,他舔了舔唇,有些恍惚的摇摇脑袋,轻声反驳道。

  “不是他不相信我。”周泽楷声音有些缥缈,他说,“是我不信。”

  不信他,不信自己。

  

  周泽楷的姐姐怔住了。

  她忽然有些茫然,她用极短的时间打量了眼前的人,她发觉自己真有些不认识周泽楷了。

  她这个弟弟,虽说他们小时候并不长时间一起玩,但感情算是不错的。她说不上很了解周泽楷,但比其他人还是要多那么一点。

  她知道,周泽楷并不是他表面上那么温软好欺的人,她也知道周泽楷虽然对于自己的相貌和能力并没有刻意张扬骄横的心思,但他,是自信的。

  就像小的时候,他并不爱吹嘘自己的长处,但做什么事都带着那种有条不紊的状态,有人说这是周家人的遗传,因为不管是他父母也好,还是他的哥哥姐姐也好,都有点儿这意思。

  作为周泽楷的姐姐,她当然知道这种有条不紊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周泽楷的自信与她是如出一辙的,而她,从不会怀疑自己。

  如今她的弟弟,那个年少出名,受到千万人追捧的男孩,用他平静到单薄的语调,说他不信。

  在她回过味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黄少天究竟做了什么?能让他这个弟弟变成这个样子。

  她不太了解黄少天,虽然她看比赛,她也跟黄少天吃过饭见过面,甚至算得上喜欢黄少天,但她实在是很难将银幕前那个阳光开朗的男孩,跟让自己弟弟如此伤心的人联系起来。

  她稍稍回忆了下,自从元旦那会儿知道了他们的关系,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确更加关注黄少天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她是有听过某些花边新闻的。

  难道是因为这些事……

  周家姐姐若有所思:

  “他是不是跟别人……”

  “没有。”

  周泽楷没等他姐说完便否认了。

  “问题是既然他没有背叛你,但你却还是怀疑他对你的感情,这里头总有原因的吧?”

  原因?

  这又该从何说起。

  周泽楷着实觉得疲惫,他合上眼,想了想:“很多事……”他顿了顿,摇头道,“小事而已。”

  小事?

  周家姐姐皱起眉。

  “那你在意这些小事吗?”

  周泽楷艰难地吞咽了下,点了点头。

  “那你有跟他说过吗?”

  周泽楷抬起眼皮:“什么?”

  只不过是些小事——有必要说吗?

  他姐姐对上他的视线,看了会儿,然后竟笑了起来。

  “你看你,大点儿的事不想跟他说,怕他难过,小事你又觉得没必要。”姐姐好笑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你既然说是小事,那说明至少不触及原则,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的感受——你既然在意,你就跟他说啊。”

  周泽楷无法理解:“说了,干什么?”

  他姐理所当然说道:“干什么?当然是改啊。”

  “……改?”

  周家姐姐:“不然呢?有什么矛盾当然是说出来,能改就改掉啊,你不希望他做什么你说了他当然就不会这么做了,他不做这件事不就翻篇了吗?”

  “……”

  他姐这番话说的简直无法反驳,可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

  周泽楷无奈道:“他不改呢?”

  姐姐却依然笑着:“哦?你都没跟他说过你的想法,那他改还是不改,你又听过他的声音了吗?”

  周泽楷闻言有些委屈,他想为自己争辩几句,他是听过的。

  当时他和黄少天吵架,为的便是他为他父母做出的退让那事儿,当时黄少天的态度便是如此。

  周泽楷很清楚,对黄少天而言,他说到底也只是个外人,父母是生他养他二十多年的人,黄少天哪怕站在他父母那边,周泽楷的理智都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这种情形之下,他凭什么相信又凭什么要求黄少天会为了他有所改变呢?

  姐姐耐着性子道:“你不想跟我说,那你好歹把你的事,原原本本好好地跟他说清楚,你在意的所有的事,大大小小的哪怕精细到指甲盖儿你都跟他说说行不?”

  说清楚?

  周泽楷何尝没想过,但那些事,他怎么开口,再说了,他吃那些人的醋也好,在意黄少天如何选择也好,这些事说出来还有意义吗?

  周泽楷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像是挣扎了一会儿,才出口道:

  “都分手了。”

  “……”

  周家姐姐一听这几个字,顿时就毛了,合着她在这劝了这么久,这家伙还是一句话就给她打发了。

  现在的周泽楷,简直就是活灵活现的几个大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她陡然起身,强忍着怒气说:“行,你分手了,你不想说是吧,那我去说。”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正好,下周我要去Z大那边见个朋友,顺道去看看我的前弟妹,我跟他好好聊聊。”

  周泽楷着急了,他红着眼说:“不行。”

  周家姐姐:“你说不行就不行啊,你就会对着我说,你怎么不对着你心上人说了?”

  周泽楷见他姐姐扭头就要出门找人要电话号码,他赶紧起身挡住了他姐。

  “别,”周泽楷低声道,“你不明白。”

  周家姐姐:“我不明白?不明白的是你,”她看着周泽楷说,“说出自己的想法有那么难吗?说出自己有多在意这又不丢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坦诚一点,哪怕显得脆弱,他难道会因此看不起你吗?”

  她声音都有些颤抖:“周泽楷,从小到大,你就没对你身边的人敞开过心扉,我知道这是很正常的,父母、兄弟姐妹虽然是血亲,不见得就一定是最亲密的。你觉得我们不能当一个合格的听众,OK,没关系——那么他,黄少天,你喜欢的人,你总可以跟他说吧。”

  周泽楷僵住了,他姐姐这番话已经超过了跟他讨论恋情的范畴,这个话题已经直指到周泽楷的个性——和他心里那堵墙了。

  周泽楷是知道这堵墙的存在的,但他并没有觉得这是个问题,因为每个人对于外界都有所防备,墙内是存放心事的地方,高墙以外是广袤辽阔的世界。

  只是他的墙,往里存的东西很多,往外放的却很少。

  周泽楷并不太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将那些心事藏起来,这堵墙被他利用到了最大化,既是他的避风港,也是他的盔甲,偶尔还是他的武器。

  他一直保持着某种他自以为的平衡,他的家人,他的朋友,虽然他很在乎,但他的确没有试图打破这道墙,他只是不那么频繁的将心里想说的一些话,拆开了送出去,免得让人担心。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在外面,比如黄少天就曾经很接近他的心墙,那个人带着满满的热情而来,他本身就是具备打破这层隔阂的力量的,但对方并没有野蛮的拆除这层障碍。

  黄少天落到周泽楷心里的时候,是一道自由自在的光。

  他在这道墙里面,他亦在这道墙外面。

  所以,那个时候周泽楷跟黄少天的话总要多一点的,甚至有时还会有些急切,那些琐碎的事堆积如山,却要借助他笨拙的口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挤。周泽楷着急,怎么也说不够,满溢而出,就连沉默不语、看着对方笑的时候,都仿佛有张嘴,在无声的跟黄少天说着话。

  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周泽楷已然说不清楚了。具体的原因也无从寻找,他选择缄默的源头,到底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为了保护对方,周泽楷也不记得了,或许两者都有吧。

  往前走一步就可以看到阳光,但他在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时候便退了回来。他无疑是难过的,因为他本意并非如此,他依然希望自己还有很多话想跟黄少天说,他很喜欢每回跟对方打电话的时候,他慢吞吞的说着一些事,黄少天在那头“嗯嗯嗯”,他或许是在吃东西,又或许是在打游戏,他可以听到键盘的声音和对方的呼吸从手机那方形的小口里出来,黄少天三不五时的说上一句,“我在听”,这就是说话的人,最开心的时候了。而他也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所谓喜不喜欢,感情深浅,这是个及其虚无的概念,如果一定要将他具体化量化的考量,那其实也不过就是这些一闪而过的画面。在他们的关系缓步走向僵持的时候,周泽楷察觉到了问题,但并不得其法,也并没能靠两枚戒指得到什么切实的安全感,一切滑向既定的轨道。总决赛结束,黄少天的失落和冷漠,让他切实感觉到,或许一切不复从前,是因为对方发生了改变。

  亦或者,从没变过。

  当初是他先动心,是他先喜欢,什么先喜欢的就输了这种说法看上去那么可笑,但毫无疑问就印证在了他的身上。恋爱的热情随着多巴胺的代谢而消退,场景转回原点,回到那场大雨之前,或者更早的那场雨,那他的确从一开始就输了。

  

  他姐姐说他不明白,他的确不明白,可又有谁明白,或许正如她所说,黄少天会明白。如果对方依然爱他,当然就会明白,如果不爱呢,周泽楷应该去祈求对方再像之前那样,听他讲他那乏味又冗长,好似围城一般的战役吗。

  爱或者不爱,只有黄少天才知道。

  去或者不去,周泽楷也不知道了。

  

  这些在旁人看来轻而易举得到答案的事,对于他而言,却是长此以来的也难以突破的困境。

  

  周家姐姐见他沉默,看着他,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替对方难过,她鼻子微微发酸,声音有些嘶哑:“我不想管你的事,但是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tbc

大概还有那么一两章,这两个人就能见上面了

评论 ( 41 )
热度 ( 32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