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9

前章:【周黄】那几年 58



  86

  黄少天接电话的动静,对面那几个人可以说是尽收眼底,因为距离并不远,后来黄少天说的话基本都给听见了,郑轩是对他俩恋爱这件事早惊讶过了,眼下还算淡定,不像另外俩人,惊得连话都说不上来。

  郑轩听黄少天的口气是越听越不对劲,直到黄少天说出分手挂断电话,郑轩就有点发懵,怎么?还真分手啊?

  黄少天握着手机,茫然地站在原地,超市门口那雨棚挡住了阳光,落下一片阴影环绕在他周围,超市里走出个男人,那人看着二十来岁,穿着短裤夹拖,走到黄少天跟前挥了挥手。

  “诶靓仔,能站那边点吗?,”那男人指了指黄少天身后那冰箱,“你站在这儿客人来了不好拿啊。”

  郑轩迈开腿忙过来拉开了人,连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有点不舒服,刚说头晕所以才在这儿避下太阳,免得中暑了。”

  那男人瞧了眼黄少天这口罩帽子的造型,略点了点头:“行吧,我那有藿香正气水,要不要来点?”

  郑轩:“谢谢老板不用了,我们这就走。”

  男人摆了摆手,无所谓道:“那行吧,”他看了看郑轩的脸,“诶,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郑轩往脸上一摸,口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他赶紧道:“哈哈哈我就一张大众脸,从小啊就老被认错,你看我像不像彭于晏?”

  男人认真的看了看他说:“不像彭于晏,倒是有点像那个打荣耀的……”

  郑轩很淡定:“哟你也看荣耀比赛啊?你觉得我像谁,周泽楷吗?”

  男人一脸得了吧的表情说:“周泽楷?兄弟别开玩笑了,你像那个,我们蓝雨的那个……郑轩!”

  郑轩说:“郑轩?谁啊,不认识。”

  男人:“他你都不认识?你假荣耀迷吧!”

  郑轩:“他很有名吗?”

  男人说:“一般般,不过技术还行。”

  郑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头道:“那行,我回头关注一下。看看是不是真跟我长得像。”

  那男人好笑的看了眼郑轩,心想这家伙越说是越不像,还臭屁得很,没劲儿。

  于是他摆了摆手,跟郑轩说了几句话,转身回他的小超市去了。

  郑轩见状松了口气,侧眼看向黄少天,又愣住了。

  

  这会儿黄少天低着脑袋,旁若无人的摘下帽子,豆大的汗珠滑落,不知不觉他的头发已经湿透了,额头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整张脸都像是蒙着一层水汽。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的完成一系列动作,然后转身走到路旁,蹲下了,像只蘑菇,独自杵在那儿。

  宋晓走过来跟郑轩对了眼儿,他想喊黄少天,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能无助的看向身边的人,跟在他身后的徐景熙摊了摊手,不知所措。

  对于如何应付朋友失恋,郑轩可以说是毫无经验,换了别人他可能都不太会管,毕竟感情的事,旁人也插不了手,但由于他是为数不多知道周泽楷和黄少天的事的人,“为数不多”这个前缀,莫名就赋予了他一种神奇的责任感。

  毕竟这个时候,喻文州前阵回家了还没回来,黄少天身边知道这件事还能听他说两句的人,好像也只有自己了。

  

  郑轩叹了口气,走到了黄少天跟前。

  “黄少,”郑轩喊了他一声,对方毫无反应,他继续说,“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不吭声,郑轩也蹲了下去。

  “没事吧?”郑轩问。

  黄少天眼也不抬,只低声说:“分手了。”

  郑轩抓头发:“嗯,我听到你说了,什么事啊非要闹成这样?”

  黄少天抬起头,他像是没听郑轩说什么似的,眸中满是茫然。

  郑轩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便瞧见面前那双眼瞪大了,望着他,郑轩愣了愣,听那人气息颤抖道:

  “……阿轩啊,”

  黄少天开口就破了音,眼角毫无预兆的涌出了泪珠,混合着汗液掉了下来,他跟就像不自觉似的,圆眸睁着,带着哭腔道,“——怎么办。”

  “……我后悔了。”

  郑轩:“……”

  

  周泽楷挂了电话后,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才勉强踏出脚步,缓缓地往前走,就像是只无头苍蝇,恍恍惚惚地,不知该往哪去。

  头顶天空飘来一片阴云,挡住了似火骄阳,周泽楷抬头望了眼,周围的高楼阻挡了他的视线,周泽楷眯起眼,仿佛嗅到空气了咸湿的气味。

  这几天S市气温格外的高,走在室外总觉得呼吸不畅,一般来说,极热之后就会迎来一场暴雨,周泽楷忽然想起以前初中上课学的什么高低气压的知识,神思一晃,飘了好远。

  方明华和吴启约着一道出门,两人刚从俱乐部出来,便看到了那么个熟悉的身影,吴启打了声招呼,周泽楷却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方明华和吴启面面相觑,感觉有点不对劲。

  待周泽楷走近,吴启又喊了声“队长”,周泽楷跟没听到似的,脚步继续往前,看都没看他俩一眼。

  方明华怔了怔,拔腿快步走到这人跟前,用身子挡住了周泽楷的去路:“小周?”

  周泽楷那一下还没反应,直到险些碰到方明华,这才注意到了眼前有个人,墨镜下,那双眼眨了眨,勉强分辨出他的脸。

  他张了张嘴,又合上了,喉咙就像塞着棉花,呼吸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说话了。

  方明华这回是真觉得周泽楷有点不对劲了,他赶紧摘下这人的墨镜和口罩——周泽楷整张脸单苍白无比,嘴唇也没了血色,脸颊旁满是冷汗,方明华探了探周泽楷的颈子,被那滚烫的触感给吓了一跳。

  “吴启,”他架着周泽楷的手臂放在肩上,扭头忙冲吴启道,“小周好像中暑了,你赶紧去看看队医在不在,不在的话去医务室拿些藿香正气水之类的,赶紧干净。”

  吴启二话不说,扭头朝俱乐部跑了过去。

  方明华架着周泽楷往里走,周泽楷本还想说自己没事,可他实在是提不起劲儿,也就随对方怎么安排了。

  方明华哪见过周泽楷如此狼狈的样子,虽说对方年纪不大,但给人的印象总是强大可靠的,偶尔一些小病小痛,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虚弱。

  想起刚才见周泽楷第一眼时,方明华忽然觉得这人的身躯有些单薄,走在路上,就像是在勉力支撑,那摇摇欲坠的模样,跟平日里那个男人,相去太远了。

  方明华轻声隐约感觉或许是发生了什么事,他轻声问:“你没事吧?”

  周泽楷咬着唇,摇了摇头。

  方明华扶着他:“台阶,没事就好,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说。”

  周泽楷依旧没开口,轻轻的点点头。

  

  吴启还没到医务室就看到了杜明,对方见他急呼呼地,好奇地叫住了他。

  “你干嘛啊这么着急?”

  吴启哪顾得上跟杜明闲聊啊,他含糊的说了句:“中暑了中暑了!”

  杜明以为吴启说自己中暑了,琢磨着他那样也不像是中暑了,于是便打趣道:“中暑?你什么时候改行养竹鼠了啊?”

  “什么鬼!”吴启正焦头烂额,一边敲着医务室的门一边说,“是队长!”

  杜明:“哈?队长养竹鼠?怎么没听他说过呀?”

  “……”吴启翻了个白眼:“养个屁竹鼠啊,是队长中暑了!”

  杜明:“……”

  

  平日里周泽楷闷不吭声的,除了比赛和做活动的时候好像也没太高的存在感,然而他一生病,整个轮回上下都跟着动了。

  医务室常驻了一位医师,他今儿原本是休假的,被临时喊过来给周泽楷看病。接着轮回几个队员互相通知,从一开始的“队长中暑”到后来传到经理那儿,已经变成“队长大病不起,情况不容乐观。”

  在家休息的经理一听,急得差点没开直升机空降轮回大楼。

  周泽楷那会儿跟方明华刚上了楼,他便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

  医生赶来给他看了看,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中暑的症状差不多已经消退了,不过周泽楷一直没醒,闹得大家都很担心。

  医生瞧了眼躺床上的人:“他就是体力透支睡着了而已,都散了吧,保持室内空气流通,让他好好休息,等他醒来之后准备些吃的和水,别太油腻,很快就会恢复了。”

  周围的人闻言松了口气,唯独方明华眉头仍旧是皱着,轻声叹了叹,还是跟着前来了解情况的队友们离开了房间。

  

  “气象局红色预警,台风‘海燕’将于本月十五日登录广东南部沿海地区,据估计,本次台风将……”

  郑轩和宋晓过来送饭的时候,恰好看到休息室的小电视机在那播新闻,几个二队的人在那看,宋晓瞧了瞧,嘟囔了句:“怎么又有台风来了。”

  郑轩叹了口气,望着楼梯说:“我看,台风已经来了。”

  黄少天回来之后便把自己锁了起来,郑轩一行人头都大了,这算啥呀,本来他们拉黄少天出去就是不想他自闭了,谁知道这家伙回来之后居然又闭上了,还不如不出去呢。

  大家心情都很复杂,虽然一般来说,黄少天不是那种走不出来的人,哪怕谁也不管他,他也能顽强的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好——可问题是这回情况不太一样。

  郑轩想到下午黄少天模样就觉得很不舒服,他认识黄少天很多年了,没见这人哭过,哪怕上回输了比赛,这人心情低落到了那个程度,黄少天也还是没有哭的。

  可这一次,就在大街上,这个向来爱面子好逞强的男人,居然哭了。

  郑轩甚至没见过人那样哭,眼泪就跟控制不住似的,从那人的眼眶涌出来,豆子一样,一滴滴地哗啦啦往外流,就像个孩子。

  这家伙哭也就算了,还傻乎乎的问他,说我要是现在打电话回去,能收回刚才的话吗?

  郑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为难着,黄少天却依然闭上了眼,眼睫翕动,嘴唇微张,发出了一声低低的自语。

  收不回了。

  

  这样的黄少天看起来是那么滑稽而幼稚,他仿佛没有力气去维持他的掩饰和故作成熟,他失态了,失控了。那些奔涌情绪冲破了防线,从他灵魂深处冲了出来,如同那些难以抑制的泪水。

  原来人真的会这么难过,难过到面目全非。

  

  郑轩敲了敲门,里头没反应,他又拉了下门把手,反锁了。

  走廊光线略暗,他和宋晓彼此交换了个忧心忡忡的眼神,出声道:“黄少,饭我给你放在门外,你回头想起来了记得出来拿,有事直接微信。”

  里头没回话,郑轩弯腰把盒子给他放下,又看了眼宋晓:“走吧。”

  两人走到楼梯间,宋晓才缓缓开口。

  “失恋这么不好过吗?”宋晓看着底下的台阶说,“我都不知道他俩在一起过,突然看到黄少这个样子,还真……”

  郑轩沿着台阶往下走:“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感情很深吧,”他想起来说,“队长有说什么时候回吗?做思想工作这种事我实在不在行,还是要让他来。”

  宋晓想到先前郑轩手忙脚乱的样子笑了笑:“压力山大是吧?”

  郑轩:“是啊。”

  

  入夜,S市便下起了大雨,雨声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玻璃,顺着窗沿滑进室内。

  周泽楷的床旁不远便有扇窗,队友离开前特意给他打开,雨水下的急,从室外飘入,泼洒在跟着风扬起的窗帘上。

  周泽楷骤然从梦中惊醒,他睁开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空气中那股咸湿的气味已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陈旧而潮湿的味道,从窗外飘进来。这种气味是熟悉的,就好像回想以前的事,总会带上的那股子气味一样,萦绕在鼻尖。

  周泽楷本想起身关上窗户,免得雨水波及到书架,但他没有动作,只默默地躺着,视线在房间里漫无目的的游走。

  他在床上摸了摸,找到了手机,按了几下屏幕还是黑的,大概是没电了。

  周泽楷想拿充电线,但又提不起精神去找,便随手将手机放下了。

  他就好像对周围的一切,忽然失去了兴趣,视线移到窗台,肉眼可见那雨滴落进屋内,地面上不知不觉已积了不少雨水,可周泽楷仍旧是无动于衷,深黑的瞳孔盯着那摊水上的波纹发呆。

  周泽楷试着回想了下白天的事,又本能的想要避开,他很疲倦,从心底生出的疲倦。他记得黄少天说的话,就像针扎似的,反复的在他心里碾过,周泽楷合上眼,他觉得痛,却又莫名生出一种隔岸观火的距离感,仿佛这痛也不属于自己,一切只是场梦。

  分手。

  周泽楷睁开眼,望着天花板上雨水冲刷而过的倒映,忽然有些疑惑。

  分手,到底意味着什么?

  

  黄少天的手机从他回到宿舍后便一直在震,一波波消息弹出来,没完没了。

  黄少天这会儿已经没在哭了,严格来说,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哭过,他躺在床上,侧过身便看见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发出了一声震动,提醒他——有新消息来了。

  这么多消息,会有周泽楷的吗?

  黄少天那沉寂在谷底的心,轻轻地跳动了一下,但很快,这个念头也被自己给否认了。

  周泽楷一直是挺有个性的,他很少被他人左右,内心有着自己的骄傲,同样也有自己的固执。不说别的,仅仅是这份骄傲,就不会让他在还没有解决矛盾的时候就追上来说复合。

  况且,黄少天也希望,周泽楷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从他发觉周泽楷的怀疑到现在,黄少天原有的认知被尽数颠覆——他以为周泽楷在他们之间是快乐的,他以为对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感情。

  黄少天是个坦率的人,很多事都直来直去,在他的概念里,两个人的相处没有什么委屈可言,想退一步就退,不想退就不退,不能接受就说,不想对方如何,便直接提出要求。

  所以他并没有想过,周泽楷的包容和理解,是不是真的意味着他不在乎。而他也不知道,两个人的相处,力量总是此消彼长,一个人不受委屈,那么另一个人,多多少少,是会受点委屈的。

  如今真相被揭开,黄少天忽然反应过来——周泽楷是在意的,可是这时机却好像为时已晚,因为周泽楷已经不仅仅是在意了,他是不相信了。

  黄少天不敢细想,虽然他对周泽楷不信自己这件事本身觉得又气恼又委屈,可是他如果稍稍想想,便受不了了。

  那个人,对自己是怎么从相信到不信的呢?

  黄少天将脸埋进被子里。

  周泽楷在他面前总是不太一样,一开始黄少天没察觉出来,后来渐渐发现,这个人在他面前,话要多一些,笑容也要多一些,最重要的是,周泽楷在人前沉默寡言的形象是那么单一,而在他面前的样子,性格也好,眼神还有语气,都丰富得多。

  每一次周泽楷跟他说话,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朝他笑,黄少天就知道,这样一个情绪鲜活饱满的周泽楷,是属于他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周泽楷不常笑了,话也越来越少……黄少天说不上来,他真的说不上来,但他记忆里有个特别鲜明的瞬间,是哪天对方要离开,酒店外,周泽楷接触到他的目光,转身躲到了大巴后。

  那个片段他一直想忘记,却越发记得清楚。

  当初他只是觉得周泽楷生气了,可如今,才从那动作里,看出对方的小心翼翼。

  黄少天将小被子捂住了头,这不对劲,什么都不对劲,为什么会这样?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迟钝、毫无意识的时候,周泽楷成了他们之间“受委屈”的那个人。

  这对于此时的黄少天而言,是很难理解、很难接受的事。

  黄少天的个性,让他一直试图扮演一个照顾对方的角色——至少在他可知可控的一些事儿上,他是这么做的,而他极力想要避免的,便是对方会因他而痛苦,因他而受委屈。

  然而事与愿违,如今周泽楷煎熬,不相信他爱他,在得知这件事的瞬间,黄少天的世界都要被颠覆了。

  他急于撬开对方的嘴,到后来——甚至是逼迫对方开口,希望周泽楷能将一切原委告诉他。

  可是他没有要到答案。

  面对那人的沉默,他无处施展,无可奈何的愤怒终于是压抑不住,一下便把话说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

  分手。

  

  黄少天真的知道分手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黑暗的寝室,手机伴随着震动,屏幕再次亮起。

  黄少天终于忍无可忍,他抓过手机打开消息,却又僵住了。

  微信上、短信、QQ,一水的,全是祝贺他的。

  黄少天一下没反应过来,看着那些职业选手发来的祝贺,内容全是什么祝贺他找到对象,还问他是不是买戒指——要结婚了?

  他足足愣了近一分钟,才有了点儿反应。

  结婚?

  黄少天看着手机骤然大笑起来。

  戒指?

  结婚?

  真他妈讽刺啊!

  在他跟自己的爱人分手的这个晚上,他居然收到了周围所有人的祝福?

  黄少天笑得眼眶红了一圈,手指不停的颤抖, 他爬起身,强忍着眼前的模糊,他点开信息,打上一行字——

  我谢谢你啊,结你妹的婚,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又写道:

  我他妈失恋了啊。

  

  分手意味着什么。

  是分道扬镳,各不相干,还是互相折磨后的彼此放过,亦或者只是从此你的喜怒哀乐与我无关,康庄大道也好,艰难险阻也罢,再也没有所谓相伴。

  

  周泽楷总算从床上起身,他摇摇晃晃地走到窗边,雨水拍打在他身上,他也浑不在意。

  他低下头,掌心握着一个小巧的丝绒盒子,周泽楷看着那盒子,陡然红了眼。

  手指紧了紧,指节被他捏的发白,周泽楷在挣扎,最后他松了口气,手腕一动,将手里的盒子扔了出去。

  他的视线追随着那盒子飞出窗外,那小盒子逆着风雨,划过黑色的夜幕,最终消失不见。

  周泽楷心下一阵剧痛,他慌乱的关上窗户,背过身去,不再让眼睛找寻盒子的踪迹。

  

  分手,只不过是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罢了。

  

  

  tbc

过渡章,接下来就是恢复理智想如何修复关系了(

真香预警(

评论 ( 41 )
热度 ( 300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