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8

前章:【周黄】那几年 57

这更特别粗长,差不多一万四千字。

就,祝,食用愉快_(:з」∠)_



  83

  周泽楷看着微信上的对话框愣了会儿,片刻后,他起身到了走廊上。

  微信来自于一个久违的人,他的母亲。信息本身很简短,只是问他有没有时间,说是想一起喝个下午茶。

  自从过年那回通过电话之后,周泽楷便没有回过家,期间跟他家里人的练习仅仅是他跟周母的几条信息来往。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妈妈,此时的他自然不是当初刚闹过后的态度,他也知道自己当初那样做的不妥,他愿意为自己的冲动道歉,但是为冲动认错是一方面,他父母真正在意的还是他喜欢男人这件事,对于此,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于是他也不会朝他父母低头。

  两边就这么僵持着,说起话来当然尴尬。

  周泽楷的妈妈看着好应付,其实骨子里聪明敏锐,况且她在大学里教书多年,跟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打交道多了,是很了解周泽楷的。周泽楷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一个对自己了若指掌,而且还温柔知理的人,总觉得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对方拐进去。

  周泽楷对着那条微信思索了会儿,也算是下定了决心,回了个“好。”

  

  黄少天恍惚听到有人叫他,他回过头,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收回眼的时候冷不丁在旁边卖金器的柜台,看见了个熟悉的人影。

  “阿悦?”黄少天笑了,他转头走到那人跟前,“你怎么在这啊?”

  “阿悦”就当初黄少天被他妈诓骗去他们家长的聚会,遇到的那荣耀迷,那姑娘名字叫吴小悦,当时他俩被黄少天的妈妈强行凑一块,相处起来很是尴尬,后来说清楚没感觉后两人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之所以后来联系上,是因为当时蓝雨要跟粉丝做线下活动,黄少天就找到了阿悦帮忙联络,后来她偶尔也会帮黄少天跟粉群传传话,这么一来二去的,不知不觉也算熟了。

  阿悦去年年底那会儿找了个男朋友,比赛的时候两人还是一起过来的,阿悦男朋友年纪跟阿悦相仿,长着一张娃娃脸,也是黄少天的粉丝,见到黄少天是激动地面红耳赤,话都说不清。

  “我过来买点东西,”阿悦笑笑,又仔细地瞧了黄少天几眼,“偶像,你瘦了。”

  黄少天倒是没什么感觉:“有吗?”

  阿悦看着他的样子:“有,真有,你看起来比之前要瘦了,”她将手里的戒指放回了首饰盒里,压低了声儿问道,“你不会还在纠结比赛的事吧?”

  黄少天本想说你怎么知道我在纠结比赛的事儿,可他转念一想,输了比赛不好受这并不难猜到。

  黄少天倚在玻璃柜旁,对面的服务员见他俩说话,便到旁边去招待别的顾客了。黄少天找了个转椅坐下,拉开口罩呼了口气。

  “你们呢,你们还在纠结比赛的事吗?”

  阿悦眨了眨眼:“我们?我们纠结什么。”

  黄少天:“你还有你身边的蓝雨粉,不怪我吗。”

  阿悦闻言笑了起来:“怪你?怪你干什么?谁怪你啊?”

  黄少天像是不在意道:“之前微博都要炸了,还说不怪我。”

  她的手摸着戒指盒里那一水儿过去的钻戒,视线却落在黄少天脸上,“你还是少看一点微博上那些人发的东西吧。”

  黄少天撑着脸侧,轻声问道:“哦?怎么说。”

  阿悦说:“蓝雨这回的确输的遗憾,可好歹是走到了总决赛啊,我——还有我身边的那些朋友,都是觉得输了就输了,虽然遗憾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倒是上了微博之后发现网上那些人反应特别大,我们就很奇怪啊,于是仔细看了下,发现那些言辞比较激烈的账号,基本都是些披皮黑。”

  黄少天笑了笑,问道:“你的意思就是,粉丝不怪我们?”

  阿悦摆了摆手:“怪你们干什么,粉群里可能有的小朋友会激进一点,但是大多都是讲道理的,知道比赛有输有赢。”说着,她抬起眼,“话说回来你还好吧?”

  黄少天注意到周围有人往他这边瞟,便拉起了口罩:“还行吧,休息了一阵精神好多了,今天正好出来透透气,你呢?来买戒指?”

  阿悦扫了眼首饰盒,面上倏地飘上了几抹羞赧的神色:“就看看。”

  黄少天眨眨眼,像是领会到了什么:“不是吧——进展这么快?”

  阿悦:“说不上进展快吧,而且这戒指也不算结婚戒指……”

  黄少天追问道:“不算?不算这算个什么说法?”

  阿悦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跟黄少天解释,哼哼唧唧说了几句:“我跟他打了个赌,赌注就是就是这个,当时也就是开开玩笑,谁知道他还真问我要。”

  黄少天嗤笑出声:“哈?赌注?姐姐你们真行啊,拿戒指当赌注,现在还要你送给他,你一个妹子给男的送戒指——求婚?”

  阿悦被黄少天说得脸都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是求婚!这个赌注也就是随口说说的,而且再说了,怎么就不能女的给男的求婚了?你这是性别歧视吧?”

  黄少天赶紧求饶:“诶诶诶你可别给我扣帽子啊,我只是想说女孩子不要轻易这么主动,很容易吃亏的!”

  阿悦只想换个话题,她说:“谢谢谢谢,谢谢偶像关心!”说着,她又愣了下,忽然笑道,“你这么说是有经验之谈吗?有姑娘主动给你送过戒指——然后你让人家吃亏了?”

  黄少天敲着玻璃柜,义正言辞道:“放屁!我又不是渣男,再说了,我可不会随便——”

  拿戒指打赌。

  黄少天话音戛然而止。

  他视线忽然落在了那盒子里熠熠生辉的钻石戒指上。

  钻石在商场的白光下展露出原本应有的光泽,通明透亮,精致而华美。

  虽说通常男人对于钻石啊戒指啊并没有女性那般喜爱,可他们也清楚戒指的意义,所以黄少天才会随口说不拿戒指打赌之类的,可他话还没说完,记忆深处里的某个夏天,那阳光明媚的宿舍窗台,好像伸出了一根树枝,不轻不重的戳了戳他。

  

  两年前,蓝雨夺冠。

  周泽楷在他宿舍住了几天,当时他曾经送给黄少天一个价值不菲的如意锁。

  黄少天揉了揉眉心,他合上眼,仔细思索起来。

  那会儿他俩好像还说了什么——

  在收如意锁之前,黄少天曾以为那个首饰盒放着的就是一枚戒指,于是他还打趣来着,说要周泽楷送他戒指,然后那人便说……

  拿了冠军,就送你。

  

  几个月前,除夕夜,那通电话里,对方说有东西要给他。

  这几个月卖了那么多关子,非要说见面才能给。

  还有那天晚上在他宿舍,周泽楷问他——我要送什么,你还想知道吗?

  黄少天恍然。

  是戒指。

  周泽楷要送的,是戒指。

  

  戒指。

  他要送我戒指。

  周泽楷要送我戒指。

  黄少天呆滞了足有十几秒钟,内心反反复复地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送戒指,那可不就是求婚的意思?

  黄少天倒抽了口气,一颗心狂跳了起来。

  妈呀,周泽楷要跟他求婚。

  黄少天反复的深呼吸了好几回,这才勉强稳住自己坐在那圆转椅上,生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当场就欢呼起来——他的爱人要跟他求婚。

  等一下,黄少天怔了怔——之前周泽楷在他宿舍问的时候,他是不是表现得还挺不耐烦的。

  啊……

  当时黄少天压根没想起他俩之间的约定,不知道对方或许是想送他戒指,但他当时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冷漠的。

  黄少天毛躁的抓了抓头发,刚高涨起来的情绪又往回跌了些,尤其是想到对方离开G市前那刻意的躲避,黄少天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如果周泽楷从过年那会儿就说要给他的真是一枚戒指,那这几个月,他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度过的?

  这几个月可以说是他们恋爱以来,感情风波不断的日子。他们之间互相争吵,互相敌对,哪怕总决赛尘埃落定,硝烟也没有真正散去,他抗拒躲闪,不愿意面对周泽楷——这一切,看在对方眼里,又是一番什么滋味呢。

  

  84

  周母约喝下午茶地方离战队不远,队里的人好像经常光顾,不过周泽楷却是第一回到这。

  他按照微信上说的门牌号上了楼,站在了一扇古香古色的门前,他推开门,只觉一阵舒爽的空调风拂面而来,将他身上的汗意瞬间给消了下去。

  包间里很空,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角落里加湿器正飘着白烟,周母的头发留长梳成了发髻,两鬓边垂了几绺,周母的模样生的漂亮,如今虽说年纪大了,可她只这么坐着,便像是画里的人似的。

  周母视线落在周泽楷身上,她嘴角翘了翘,朝他示意拉开了身边的椅子。

  周泽楷没吭声,径直走到周母身边坐下。

  杯中斟好了茶,周泽楷喝了口,还温温热。

  周母:“按你口味点了些吃的,不够吃再点。”

  周泽楷:“嗯。”

  周母:“我听说你们战队夺冠了?”

  周泽楷点头。

  周母:“这事我起先还不知道,后来身边的人问起我才反应过来上网上查了下,”她淡淡地说,“这事儿你就没想要跟我和你爸打个电话说说吗?”

  周泽楷:“想过。”

  周母:“然后呢?”

  周泽楷不说话,周母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

  “你是打算以后都不回家了吗。”

  周泽楷答得很果断:“不是。”

  周母说:“那为什么这么久不跟家里联络?”

  周泽楷抬起头,对上周母的视线,他轻声道:“是你说,不要回家的。”

  周母怔了怔,这是过年那会儿她担心这俩父子见面又要吵架,于是这么叮嘱的周泽楷。

  “当时我说让你别回来是希望你们冷静一下,也好想想清楚,不是让你一直不回来呀。”周母说。

  周泽楷微微皱眉:“想清楚什么?”

  周母放下茶杯,扭过头看向窗外:“看来你还是没想。”

  周泽楷:“我应该想什么?”

  周母回头看着他,声音有些嘶哑:“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算了,不要说谎,好吗?”

  周泽楷自然答应了:“好。”

  周母说:“喜欢男人这件事,你是认真并且慎重的考虑过后得出的答案吗?”

  周泽楷想也没想便说:“对。”

  周母沉默了片刻:“你喜欢过男人吗?”

  周泽楷说:“我现在爱着的,就是一个男人。”

  周母并没有太惊讶,她的个性平和,积年累月在学院里待着,让她的行事作风更加从容。

  周母问:“是黄少天吗?”

  周泽楷怔住了,当初他并没有来得及说出黄少天便被家里人轰了出去,他妈怎么知道的?

  周母也没刻意隐藏,而是继续道:“那块玉,之前我们俩一起去买的那块玉,你送给黄少天了,对吧?”

  周泽楷愣了愣:“对。”

  周母说:“之前黄少天来家里,我见他戴了。”

  一年前那会儿周泽楷带着黄少天回家,后来他妈妈便问过他那块玉的去向,但周泽楷当是没留心,也没想到周母忽然问,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周母笑了笑:“我问过你送给谁了,你说是个很重要的人。我从没在你脸上见过那样的神情,很难不注意到。”

  作为一个母亲,或者说,作为一个经常和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打交道的母亲兼大学老师,周泽楷的母亲,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是再了解不过的。

  那样的眼神和语气,绝不是一般的朋友。

  周泽楷反应过来:“您早知道了?”

  周母说:“差不多吧。”

  “为什么……”周泽楷欲言又止。

  周母说:“为什么不跟你说?因为当时的我对同性恋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我是希望,作为你的母亲,在跟你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是可以了解你的诉求的,就像那时候知道你翘补习班去战队训练,我也总要搞清楚,那个战队是怎么回事。”

  提及过去的事,周泽楷一时有些百感交集,他低声问道:

  “您了解了吗?”

  周母靠着椅背,缓缓道:“……大概吧。我找了很多资料,翻了一些心理学的书,还看了些期刊杂志,大概知道了一些通说的观点,比如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还有同性恋也分好几种,看过之后,我确实可以理解你会喜欢像黄少天那样,优秀的、和你兴趣相投的男孩。”

  “……”

  周泽楷没想到他会从自己的母亲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这比他想象中要好很多,可他并没有急着高兴,周泽楷了解自己的母亲,这话说出来本就是留有余地的——理解归理解,但是不是支持,又是另一回事。

  “我可以理解你喜欢他,但是如果你告诉我,你这辈子就打算跟他在一起,”她说,“我并不看好你们。”

  周泽楷:“为什么?”

  周母说:“同性之间会产生爱情是正常的,但是,至少在现在这个社会,同性之间的恋情,仍然是残缺的。你不要急于否认我,听我说完。”她轻轻道,“你知道同性的恋爱关系里最缺的是什么吗?”

  周泽楷没说话,周母说:“是责任。同性之间,没有婚姻,没有子女,有的只有性和爱。撇开性不谈,爱本身谈不上什么责任,说到底只是一种飘忽不定随心所欲的状态,没有人是有责任要爱一个人一生一世的。”

  周泽楷说:“所以呢?”

  周母看着目前这双漆黑的眼眸,耐着性子道:“你应该也很清楚不是吗?如果一段关系仅仅是为了爱情而存在,爱情的毁灭随之而来的就是关系的终结——那你们会相爱多久呢?十天,一个月,还是三年五年,或者十年?”

  周泽楷张开唇,还没发出声音,便被周母接了过去,那个温柔的女声娓娓而谈:“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会爱他多久,你也不知道他会爱你多久。”周母说,“这是感情永恒的问题。”

  周泽楷盯着桌上的水杯,他无意跟周母争论,因为在他心里,这并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或者说,这是个即便考虑,也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于是他说:“我不需要知道。”

  周母笑了笑:“那你也不需要安全感吗?”

  周泽楷不接话,周母便继续道:“先是在意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喜欢了又想对方到底有多喜欢自己,还没分清楚感情的多少,又开始想会喜欢多久。每发生一件事,就要反复求证,唯恐这些问题的答案从加变成减。”

  周泽楷想了想,反问道:“不都这样吗。”

  周母:“对,的确情侣都会这样,可事实是同性情侣对此更加敏感,因为同性恋中存在的现实问题比异性之间更复杂,面对的阻碍更多,周边的反对的声音也要大得多——种种可能会影响到你们感情的因素,你也无所谓吗?”

  周泽楷:“我不在乎。”

  周母却笑了笑:“你要是不在乎,你就不会这种手段跟家里坦白了。”

  周泽楷扭过头,看着周母。

  周母态度依然是温和的,她说:“如果你真能做到不在乎旁人的声音,不在乎别人的反对,你就不会拒绝交流,而选择这样没有退路的方式。恰恰是因为你不想听到别人反对,不想跟我们发生争执,所以才捂住了耳朵,拒绝外界的声音。你朝我和你爸吼了一嗓子,然后拔腿就走,再也没有下文。小楷,妈妈很好奇,你是在害怕吗?”

  周泽楷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不安地挪了挪身子,扭过头不看对方。

  周母想了想问:“你是害怕跟人争吵,还是害怕跟你的至亲发生矛盾,或者说你担心自己在亲人面前难以保持原本的坚定很强势,还是说,你担心来自家里的正面压力,会把你压垮——换言之,把你和他压垮?”

  周泽楷腾地从椅子起身,桌布被掀起来,餐具一阵晃动,搁在碟子上的木筷“啪嗒”,掉在了地上。

  “不。”周泽楷深吸了口气,“不是的。”

  周母淡淡的笑着说:“好,就当你不是,当你不会动摇,黄少天呢?如果遇到阻碍,他会跟你一样坚持自己的立场吗?”

  周泽楷红着眼,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的胸口起伏,双眸发红,嘴唇微微颤抖,像是想说什么。

  周母这番话戳中了周泽楷最深的软肋,他出口反驳也好,消极抵抗也罢,他可以大声地说他母亲说错了,可他的的确确,没有那个底气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过去,周泽楷或许会说,不管任何艰难险阻,他也好,黄少天也好,都不会放手,可现在——他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周泽楷跟黄少天曾经因为家里的事而发生争执,但那一回,不管是他还是黄少天,都没有真正的妥协,最后的和好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在周泽楷心里,黄少天在他和他父母之间暧昧摇摆的态度,永远都是一根扎在心底的刺。

  如果遇到阻碍,受到家里的压力,黄少天会坚持吗?

  周泽楷沉默着,他也只能沉默,他虽依然固执的伫立,可他的腿脚却早就麻木冰凉。

  

  周母的视线落在了茶杯上,她声音很轻很柔:“我来找你,并不是来要求你改变什么,你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永远不会变。你的决定你的喜好,哪怕我不赞同,可我也不会傻到跟自己的儿子成为敌人。再说了……”她兀自笑了笑,语气中仿佛还透着些许欣慰,“你已经长大了,经济足够独立,谁也左右不了你。”

  “所以我想跟你说,你不用急于避开跟我们正面交流,也不用一开始就把我们和你摆在对立面上,家长的态度如何作用在你们身上,最终还是取决于你们自己,如果你们是坚不可摧的,你爸爸和我并不能够对你的爱情造成什么威胁,”

  周母喝了口茶,淡淡道:“换言之,如果有一天,你们走不下去了,没办法坚持了,那必不是任何的外物强加给你们的离别。”

  

  

  

  85

  “黄少——”

  阿悦又喊了声,可对方还是没应,从刚才开始,这人就跟中了邪似的,呆呆地坐那儿,动也不动。口罩挡着脸也不看出多少表情。

  阿悦见黄少天不搭理他,便又看起了柜台里的钻戒,余光冷不丁扫到对面,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隔着几个柜台外的走道上站着两个小姑娘,看着十来岁,身上还穿着附近中学的夏季校服。那俩姑娘凑到一块说着话,时不时视线还往他俩身上瞟,一回两回——另一个人甚至拿出了手机,举在脸跟前,像是要拍照。

  阿悦眯起眼,这会儿虽然商场人不多,可黄少天这张脸在G市年轻人里那是看着眼熟的,她仔细的看了看那俩女孩,伸手推了推黄少天的肩,想提醒他,可谁知道这人却毫无反应,于是又用力推了一把。

  “偶像?”阿悦推了好几下,“偶像偶像偶像!”

  黄少天依旧是呆坐在原地,动也没动。

  阿悦见状,实在是忍不住抬高了音量:“黄少天!——别发呆了!”

  黄少天如大梦初醒,恍惚回过神,张了张嘴:

  “……啊?怎么了。”

  阿悦看他这一脸茫然,简直没脾气,推着他的肩起身:“走走走——”

  阿悦刚碰到黄少天,那几个小女孩便站直了身子,一个个饶有兴致的抻着脖子打量着他们这边,不加掩饰的直接将摄像头对准了他们。

  阿悦反应比这会儿的黄少天可快多了,她没敢直接抓黄少天胳膊,而是用身体挡住了那几个人的手机镜头——

  “赶紧走。”阿悦说,“有人看到我俩了。”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悦带着跟他粉丝在商场兜了个大圈,最后从安全通道溜了出去,到了外头黄少天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

黄少天口罩早在匆忙的行动间掉了下来,他脸色不太好看,跟阿悦简短地交代了几句,转头便拉着帽檐猫在了商场后面巷子的水泥墙底下。

  阿悦知道这人大概是要跟战队联络,便也没过去,只在前面给他盯着,免得有人跟过来还不知道。

  黄少天拨了个电话给郑轩,让他们赶紧出来,然后就直接打给了经理。

  经理这会儿正在外面度假,但电话却还是接的很快,没响几下便接通了。

  黄少天把事情刚跟经理一说,对方便嚷嚷了起来。

  “你跟一个女的一起买戒指被人看到了?”

  黄少天解释道:“不是我们一起买戒指,而是我出来逛街,碰到一个女性朋友,她在买戒指。”

  经理:“可别人看到的就是你跟一个女的买戒指,是这样吗?”

  黄少天:“差不多吧,但是没有买,只是在戒指的柜台。”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钟,随即经理深吸了口气,大声道:“这他妈你们买没买有区别吗?再说了这种事买没买人家也不在乎啊,而且不是——天哥啊,你桃花运怎么这么好啊,我大蓝雨一个女孩都没有,你是怎么在短短的时间里闹出这么多绯闻女友的!”

  黄少天简直了:“靠这种事我也很想知道好吗!”

  经理愤然说:“关键是你还是个基佬!你这桃花运除了给你惹绯闻真是毫无用处可言了!”

  黄少天:“……我怎么觉得你一副还挺可惜的口气。”

  经理叹气道:“我只是在为广大单身人士抱不平而已,行了,我先给你准备一下澄清的稿子,如果方便,你也让那姑娘发个微博——或者你拍个合照发个微博,就说跟朋友出来玩,帮她挑戒指,不过这就要你朋友出镜一下,你看她方便不方便,不方便也没事。”

  黄少天看了眼站在路口给他“放风”的女孩:“好,我会跟她商量的,不过你尽量别把她扯进来,万一因为这事给人骚扰影响到生活就不太好了。”

  经理笑了笑:“哎哟,你还挺体贴的呀。”

  黄少天:“这不是体贴不体贴的问题,事情是因我而起,把别人扯进来这也没道理啊。”

  经理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估计你那几个小粉丝说不定也不会发出来,就算发了可能就是粉丝群内部传一传,我做几手准备,你也别太担心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嗯。”

  

  周泽楷跟他母亲的下午茶并没有喝太久。

  菜上来之后,周母只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周泽楷刚吃过午饭,当然也没什么胃口,他挑挑拣拣的吃了些点心,便起身打算回战队了。

  周母也没留他,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周泽楷需要时间来理顺心里的问题,他只说让他有时间的话找他爸好好谈谈。

  周泽楷没有说好或是不好,只含糊的点了点头,离开包厢的时候,他的眼神甚至还有些恍惚。

  

  这会儿S市烈日当头,高温之下室外就像是一个偌大的锅炉,扭曲的空气就是被反复灼烧的滚烫烟雾,包围着行人,堵塞口鼻。

  周泽楷漫不经心的给自己戴上口罩帽子,刺眼的阳光让他不觉眯起眼,艰难地辨识着路边来往的出租是否为空,试图在其中找到一辆能够让他坐上去,避一避这焦灼的时刻。

  周泽楷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仍旧是一无所获,他拿出手机,刚想给自己线上打个车——微信跳嘟噜,跳了条消息过来。

  

  是他姐发来的信息,内容只有几张图,周泽楷在看到缩略图的时候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顿时有些抗拒点开这几张图片,内心涌上一股压抑已久的厌烦,但与此同时,他又像是早已料到会看到这样的照片的平静。

  就好像他跟黄少天争吵时说过的——退让总是有一就有二,黄少天妥协过一次,他或许就会妥协第二次第三次。

  眼前摆着的,可不就是当时他所说的“第二次、第三次”吗?

  周家姐姐问他说:这不你家宝贝吗,怎么跑去跟姑娘买戒指了?

  周泽楷看着那几张小图,打上了几个字:不知道。

  周家姐姐秒回信息,发了个憨态可掬的猫。

  ——哎你也别想太多,说不定是误会就是凑巧出现在那,要么可能戒指本来就是买给你的,打算给你个惊喜?

  买给他?

  之前分开的时候他们便是不欢而散,黄少天这会儿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又怎么会给他买什么戒指。

  至于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凑到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在买戒指——黄少天是不是喜欢这个女孩,又或者,黄少天还喜不喜欢自己。

  周泽楷合上眼,汗珠从发间滑到眼角,忽然间,一股莫大的疲倦席卷上心头。

  他不想再想了。

  

  黄少天收起了手机,走到了阿悦身边。

  他跟人妹子说了下发微博的事儿,阿悦倒是很爽朗的答应了,她也跟自己所在的粉群打了声招呼,要是真有什么消息,记得帮忙解释一下,别瞎传。

  也就是这档口,郑轩一行人已经从商场后门出来了,他一个人走在前头,宋晓和徐景熙各提着纸袋跟在他身后,几人见到黄少天便挥了挥手,加快了脚步。

  阿悦见战队的人都来了,她也不好意思久留,打了个招呼便溜了。

  宋晓和徐景熙都对阿悦是有点印象的,之前好像在比赛的时候见过,那会儿还有人调侃说是黄少的女朋友,被黄少天亲自给辟谣了。

  这回在赛场再次遇到,两人看起来确实还挺熟,于是这俩你看我我看你,交换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眼神。

  郑轩没注意这妹子,他跟黄少天两人走在前面,两人各自沉默。

  黄少天低着脑袋往前走,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他极少这样跟人同行却一言不发,看得出来,商场里发生的一系列插曲,都让他的心情受到了影响。

  郑轩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所知的只是黄少天碰到朋友然后给粉丝瞧见了,其他什么买戒指啊送戒指之类的事一概不知,而被粉丝瞧见这似乎不算是什么大事儿,黄少天这样的低落,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今天这事儿,严格来说也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对外处理倒是不难,解释清楚,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也就那样了。

  问题是周泽楷那儿该怎么说。

  黄少天有些犯难,原本这事情真是个误会,可说出来对方能信吗?

  以前黄少天还有那个信心让周泽楷相信,问题是这接二连三的事出了好几次,别说是周泽楷了——要是换了黄少天自己,他都不见得能相信。

  可不相信,他还是要解释啊。

  走在后头的徐景熙“啊”了声,黄少天脚步骤然停住,回头朝对方看去,只见徐景熙抬起眼,视线从手机转到黄少天脸上,脸色有些为难道。

  “黄少,这照片——拍的是你吧?”

  黄少天倒是没看那照片,而是扫了眼发照片的群——

  职业选手群。

  靠。

  黄少天眼前一黑,鼻息间的空气变得很稀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么快——居然就传到职业选手那儿了。

  黄少天没敢开群看,这群选手这会儿都在休息,好容易出个八卦,想都不用想,这群人得讨论的多开心。

  黄少天已经不敢想象周泽楷看到这些照片的心情,他这回是真怕了,手心都出了层薄薄的汗,四十多度的夏天,他居然在这大太阳底下感到遍体生凉。

  黄少天飞快地转过头,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周泽楷没打到车,便只能顶着烈日往战队走。

  刚走出去几步,手机便震了几下,周泽楷看了眼上面的名字,停下了脚步。

  

  这是上回不欢而散后,他接到的黄少天的第一通电话,周泽楷似乎是没有理由拒绝接听的,但他却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迟迟地没有接起来。

  电话由震动转为铃声,周泽楷轻轻的呼了口气,点了接听。

  通讯接通之后,听筒里却没有传来对方的话语,只依稀听到些呼吸声。

  周泽楷也不说话,只静静地听着,两人就这么隔着电话沉默相对。

  黄少天在拨通电话的时候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周泽楷说,可电话接通之后,他忽然很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切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握着手机的手指有些僵硬,黄少天停下了步子,转头绕过同行的队友,站到了路边那小超市门口的雨棚下。

  宋晓奇怪的看着他,又望向郑轩,做了个“怎么了”的口型。

  郑轩摇摇脑袋,表示他也不知道。

  徐景熙眨眨眼,左右看看,也是一头雾水。

  电话打通之后,黄少天眼睛里就没别人了,他站在那棚子底下,眼睛盯着地上的石子儿,酝酿着话。

  倒是没想到,电话那头,周泽楷先出了声。

  “你……”周泽楷声音略微嘶哑,“你还好吧?”

  黄少天连忙道:“啊我?我挺好的——挺好的。”

  “嗯,”周泽楷轻声道,“有事吗?”

  黄少天:“没……不,有事,我要问你个事。”

  周泽楷:“嗯?”

  黄少天:“那个,你看群里的照片了吗?”

  周泽楷:“群里?”

  黄少天:“啊就群里发的那个,你没看到就算了,我直接跟你说,就今天我们队的人闲着无聊,也怕我一直闷着闷出毛病,所以就抓着我出门逛街帮他们买衣服,到了商场之后我去买饮料,然后就碰到了一个朋友,她在看戒指,我们聊了几句,后来碰到了粉丝,被拍了几张照片……”

  周泽楷听他说完,只淡淡的应了声:“嗯。”

  周泽楷这样平淡的回应是让黄少天有些措手不及的,这人虽然没有生气,可偏偏是这不气不恼的一个“嗯”,才更让人担忧,黄少天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黄少天颈子上像是压着巨石,头也不想抬起来,他蹲下身看着地面那微小的蚂蚁正在水泥地面的缝隙间缓慢行径,他默了默,低声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

  周泽楷站在日头底下,浑身提不起精神,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他嘴唇无力的张合了下:“我……我不知道。”

  黄少天:“什么叫做你不知道?”

  周泽楷想,是啊,什么叫做不知道。可他的确是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相信了黄少天的解释,再说了,单单只是这几张照片的事,究竟真相是什么,信或者不信——其实他也没那么在乎。

  周泽楷揉了揉眉心:“随便吧。”

  黄少天被这样消极的态度刺了下,他压抑着声音道:“随便?你是真不相信吧。”

  他继续道:“周泽楷,要不你说说你觉得这几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你是觉得我是真跟人去买戒指了吗?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无缘无故的我为什么要跟别人买戒指?”

  周泽楷被听筒里对方那连串的发问弄的一阵晕眩。

  “……我不知道。”他重复道,“真的。”

  黄少天却兀然笑了起来:“你心里都有了定论还说什么不知道?”他顿了顿,又软下口吻,轻轻道,“如果你真的很在意这些事,不想让我跟其他女孩子接触太多,我答应你我会跟她们保持距离的。”

  周泽楷皱起眉,轻声道:“不是的。”

  黄少天:“什么?”

  周泽楷:“不是在意这个。”

  黄少天有些急了:“那到底是什么?”

  周泽楷想着之前他跟他妈见面时两人说的话,还有之前那回争吵——他在意什么呢?

  他真的不是在介怀某一次的约会,或者某些真假难辨的绯闻,就如同周母所说的那样,他心底最害怕的与那些表面上的事无关,他只是害怕对方会一再妥协,害怕他不再坚持,而归根结底,他在在意什么?

  周泽楷摘下帽子胡乱的揉着头发,汗水从额前滑落,他此时心里是一团乱麻,他理不清也说不清,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来,喉头艰难的滚动了下,那些心事最终吞咽了咽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简短的话。

  “算了,”周泽楷说,“随便吧。”

  黄少天在听到这话的瞬间,心下陡然窜起老高的火,高温本就差不多消磨了他大多的耐心,如今周泽楷这么一句话,让他顿时失了控,抬高了音量,大声道:

  “什么叫随便吧?”黄少天说,“我要是说分手,你也随便吗?”

  

  这句话脱口而出,就连站在对面荫处的郑轩一行人都听到了,这三人齐刷刷的都朝黄少天看了过来,表情各异,但眼里都带着再明显不过的震惊。

  分、分手?

  宋晓和徐景熙惊了,原来黄少天还真在恋爱?

  郑轩也惊了,这俩不是恋爱都谈了三四年了吗?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架势,怎么现在突然就说分手了?

  郑轩是了解黄少天的,知道这人偶尔口不择言起来的确会说一些傻话,眼下估计是上头了,所以才会这么偏激的说出这俩字来。

  可饶是没怎么恋爱过的郑轩也知道——这分手,是随便能说的吗?

  

  黄少天话出口,心里就咯噔了下,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张开唇,低声道:“我……”

  电话那头,那人微微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

  “那个女孩,”周泽楷说,“是伯母带去比赛那位吧。”

  黄少天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说的是什么事。一年多前,当时他妈为了试探他,给他介绍对象,当时她特殷勤的拉着人阿悦来看比赛,还一道来后台找过黄少天。

  后来周泽楷问起,黄少天有解释过,两人也没有为这件事而纠结。

  “对,”黄少天说,“那又怎么样?”

  周泽楷说:“伯母很喜欢她。”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我妈喜不喜欢她关我什么事?你该不会觉得今天又是我妈让我跟人妹子见面吧?”

  周泽楷没吭声。

  黄少天简直要被气笑了,他想都没想,一股脑就把话说了出来:“周泽楷,你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好不好,就算是我妈让我跟人约会我也最多就是吃个饭了,怎么可能还看什么戒指,你怎么不直接脑补我妈要我跟人家结婚啊。”

  周泽楷语气变得有些生硬,他说:“伯母是这么想的吧。”

  黄少天:“……靠,我妈怎么想到底关我什么事,她怎么想我就会照做吗?”

  “她是你妈,退让是应该的。”周泽楷说,“你说的。”

  “……”

  黄少天一时哑然,这话的确是他说的,上回争吵的时候,周泽楷因为他在父母跟前的妥协而愤怒,黄少天觉得这无伤大雅,于是就说了这番话。

  可是退让归退让,并不是毫无原则的啊。

  黄少天:“她是我妈没错,可你是我男朋友,你觉得我做选择的时候不会考虑你吗?”

  话音落下,周泽楷又不说话了,他的沉默无异于一种无声的对抗,黄少天在对方这压抑的沉默中,似乎领会到了什么,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是难以置信,他抬起眼,他低声道:

  “周泽楷,别告诉我你真这么想。”

  回答他的,依然是一片看不到头的沉默。

  黄少天的眼倏地便红了一圈,他咬住唇却还是难以自控的颤了下,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就像是呼吸不畅似的,浑身都透着一种压抑到了极致的痛苦。

  时间仿佛过了好久,黄少天才喘过气来。

  “……我明白了。”黄少天扯开嘴角,笑了起来,“你不是在怀疑别的,你只是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没那么喜欢你?”

  

  许多年前,在比赛会场的后门那片空地上,那时正是要入冬,天寒地冻的,黄少天气呼呼的质问道——你是不是就顾着喜欢我,根本没注意我喜不喜欢你?

  这话问出来的时候,黄少天的怒火和羞愤简直要点燃那个冬天的夜晚,他的直率打破了当时两人之间的暧昧,所有隐秘的心事都被揭开,就像是个打翻了的糖罐,从话音出口的那一刻起,便绵延出后来无数甜蜜快乐的片段。

  如今在这个似乎比往年更加炎热的夏天,黄少天问出了这样相似的问题。

  

  只是一眨眼,真的好多年了。

  

  周泽楷合上眼,他的世界归于一片黑暗。在对方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便感觉自己的心沉了下去,往无尽深的地方。

  这些日子以来,他想尽一切办法掩饰、隐藏心事,他大度,他宽容,他说服自己不要介意,要像个得体而强大的爱人,充满信心的去给予对方信任和爱。

  他将那看上去可笑又脆弱的心事藏了起来,不叫自己想起,这样就好像真的不在意。

  不在意这份感情是否会得到相当的回馈,相信对方不会背叛不会离开,不要像个无聊的毛头小子一样,为了点小事而纠结、斤斤计较,不要去计算感情的深浅,更不要想什么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喜欢自己,喜欢到愿意为了他舍弃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事物。

  很长一段时间,每每想到这些事,周泽楷都会更讨厌自己一些,那年在大佛前他孤注一掷的宣言是那么果敢坚强,可如今他却变得不像自己。周泽楷很厌倦这样瞻前顾后计较得失的自己,也不想承认这些心事真实的存在于自身。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日子一直都像那几年多好,没有什么烦恼,他和他之间也没有这样或那样的烦恼,唯一的困扰就是见面太少,日常的忧愁就是离下一回相见还要好久。

  周泽楷和黄少天是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是这样的,然后,然后就有了问题,先是一点点小问题,然后滚雪球成了大问题,再之后一个接一个的麻烦都来了,它们看着不值一提,却彼此相连,像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势不可挡的侵蚀着他们得以自由和快乐的领地。

  周泽楷的心事越发的无处隐藏,他的大度他的宽容他所有的防线,都随着他和黄少天之间的交锋而渐渐瓦解。

  

  黄少天握着手机笑了起来,他想站起身,但腿蹲麻了实在是没办法,于是他只能又蹲回去。

  地上的蚂蚁早不知爬到了哪儿,黄少天笑着笑着,声音渐渐小了,又是沉默。

  “我真的要气死了。”黄少天捂着眼说,“周泽楷,我要被你气死了。”

  电话那头的人默了默,低声道:“对不起。”

  黄少天鼻子一酸,这人怎么这样啊,他不理解为什么周泽楷会有这样的念头,这人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喜欢的人,理所当然的是投入了所有的热情与爱,或许他有笨拙冲动的时候,但也不应该是这样啊。

  黄少天想分析分析,可他的脑子实在是不够用了,理不清这些日子以来的事儿,只依稀记得他们之间的争吵,还有后来的逃避——是因为这些吗?是因为他在父母跟前的退让,使对方失去了对他的信心,还是后来他的逃避,让周泽楷不再相信自己对他的情感。

  又或许,这个人想要的、渴望的,就要比自己所察觉到的更多,而自己给予的却比他想象中要少?

  黄少天错乱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真想跑到这人跟前,撬开周泽楷的嘴,让他把他的诉求他的心事全都说出来。可周泽楷肯定不会说,他什么都不说,自己又从何得知,又怎么去解决呢?

  黄少天一想到这个莫名地又气了起来,这种怒气像是在责怪对方的沉默寡言,又是在怪罪自己的迟钝,居然到现在才发觉其实他们俩,还有这么多的彼此不理解的地方。

  黄少天极力克制着情绪:“周泽楷,如果我说你的想法是错的,你信吗。”

  回答他的,还是无声而漫长的空白。

  

  一辆汽车呼啸而过,卷起路旁的尘埃,带来了一阵黏着不堪的热风,而就在这混乱的转眼之间,黄少天突然失控了,他的怒火和不甘,还有委屈——所有情绪都如同倒灌的潮涌,眨眼便将他淹没。

  “好……好,可以,”他梗着脖子,忍住此刻所有的酸涩和想要跟对方服软的冲动,咬牙道,“就当我没那么喜欢你,你对我也没那么重要吧,周泽楷,你就这么想吧,我不想说了,我他妈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反正你跟我也没话,那我跟你也无话可说——”

  黄少天撑着膝盖突然起身,脚下如针刺般的酸麻和一阵低血糖的晕眩同时作用,他踉跄了几步,勉强扶住了超市的外墙。

  他红着眼,看着头顶摇摇晃晃,被阳光镀上金光的繁茂树叶,几乎是低吼道:

  “分手,”黄少天说,“我要跟你分手。”

  

  周泽楷僵立在数千公里外的土地上,空气中回荡着同样湿热的风,人来人往繁华的街头像是忽然被人按了静音,一切都没有了声音。

  周泽楷抬起头,对面那华美且极具现代感的大楼上,广告板切换着影像,他眨了眨眼,看到广告里光鲜而体面的自己。

  电话里那个熟悉的声音,用陌生的口吻说道:“今天在商场的时候,我想起来你说的话,我知道你要给我什么了。”

  周泽楷愣了愣,又听对方说。

  “你爱给谁给谁吧,我不要了。最好找一个你觉得够喜欢你,可以让你不这么辛苦的人,管他妈是谁,反正不会是我对吧,”黄少天声线颤抖到有些扭曲,变得不像他,“这是你想听到的吗,满意了吗?”

  

  周泽楷捂着胸口,呼吸陡然急促,就像是濒死的溺水者,他扯下口罩,嘴唇徒劳的张合了几下,却没能发出声音。

  黄少天说:“再见。”

  

  

  tbc

会和好的!!!!!!!相信我!!!!!!!!!

这章最后的几段对白很大程度上已经没啥理性了x不管是谁都是在赌着一口气说话肯定是不好听的,两个人心里都憋着火所以互相伤害,生气起来的话十句不能信一句。

现在算是压抑到了极限终于彻底爆发了,这也是全文最虐最虐的地方了,接下来就是甜甜甜的和好真香了!!!

你们要寄刀片就寄!!!不要骂他们俩就好!!!谈这么久恋爱总要犯个傻,也总会有那么些时刻转不过弯来的(

破镜重圆后的甜更纯粹!【喂

评论 ( 57 )
热度 ( 367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