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7

前章:【周黄】那几年 56



  81

  隔天清晨,黄少天终于出了趟门。

  虽然周泽楷昨晚的造访最终是不欢而散,但黄少天这几天的自我封闭还是被对方给打破了,这一整夜他都没怎么睡着,快要天亮的时候才勉强打了个盹儿,再睁开眼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这个点儿正是舒服的时候,空气清新,微微有些凉风,太阳也只乍露了些光。蓝雨俱乐部除了食堂基本都还没醒,黄少天换好衣服随便给自己的打理了下,起身出门。

  轮回下榻的酒店离蓝雨俱乐部不远,隔着一条街,黄少天买了早餐在附近遛弯,路上碰见了几个住在附近的熟人,他点点头算是招呼,隔着十来米的距离,这才停下步子。

  不远处酒店门口,停着一辆大巴,上头还贴着荣耀的logo,黄少天往那边走了几步,歪歪脑袋差不多可以看到酒店门口。

  江波涛从大门出来,朝后头吆喝着让其他人动作快些,黄少天抻着颈子张望,试图在挨个出来的人影里瞧见周泽楷的踪迹,江波涛在门口数人头,一个接着一个过去,就是没瞧见周泽楷。

  黄少天拉了拉口罩,鞋底在水泥路面不耐烦的磨蹭,他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对方,他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会太突兀。

  轮回大半的人都已经上了巴士,江波涛看了看手表,视线望向酒店大门,黄少天都快要怀疑周泽楷一早便上了车了,这个时候,周泽楷才姗姗来迟。

  对方穿了件大T恤,胸口一串烫金英文,还是之前黄少天在某个潮牌展览上买的送给了周泽楷,他戴着墨镜,小脸被挡住了大半,看不出表情。这家伙就这么推着行李箱,莫名便已经起了范似的,那样子,离明星也就差几台相机和偷拍的狗仔了。

  黄少天拉了拉口罩,站在原地没动,而是望着他。

  周泽楷像是有所感似的,视线蓦然朝这边看来,两人的视线隔空相触,黄少天吞咽了下,这些天的浑浑噩噩,让他的五感都变得迟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到这里来,为什么要在这儿等着周泽楷,等到了之后该干什么。

  周泽楷或许是有些惊讶的,他的停顿便透露了蛛丝马迹,但很快,他低下头拉着帽檐躲开了黄少天的视线,脚步一侧,借着大巴车的位置,挡住了自己的身形。

  黄少天霎时间怔住了,他看着对方躲向车后头的动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心好像被不轻不重的刺了下。待那辆车关上车门,引擎发出轰鸣,黄少天看着那车尾排出的灰色尾气,这才回过神来。

  

  “你还想见到我吗?”

  “我说不想就见不到了吗?”

  “好。”

  

  黄少天抓着头发,指节发白,视线从指缝里看着那辆车沿着大路越开越远,他扭过头朝着路旁的金属栏杆狠狠地踢了一脚,栏杆发出沉重的闷响,他双眸圆睁,终究是没忍得住,在这个人来人往的街头发出了声压抑到头的低吼。

  

  

  汽车开走之前,周泽楷坐在靠马路这边,窗帘拉开一条小缝,看着马路对面的人。

  他的确没想到会在离开G市前再见到黄少天,对方看起来像是趁着早上没什么人终于出了趟门,虽然口罩挡着脸,不过模样还是很憔悴,他手里还提着一袋没吃完的早餐。而他出现在这儿到底是为什么,或许是凑巧,又或许是有意为之吧。

  周泽楷很想走到对方跟前,跟他说几句话,可昨晚黄少天对他的处处躲闪,又让他活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步子,周泽楷其实完全可以理解黄少天此刻的挣扎和难受,但他却怎么也想不通对方对自己的躲避,还有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疏远。他辗转反侧一整夜,不知道这里头几分真、几分假。想到对方那副仿佛真不再想与他靠近的样子,就觉得脑仁灼烧般的疼。

  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他将自己藏在车后,避开对方视线所能及的地方,算是说到做到——既然黄少天不想见他,那就不见吧。

  周泽楷在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心里感到刀割般的疼痛,可又有种鲜血淋漓的快意。

  

  黄少天漫无目的地散了会儿步,直到快要走不动的时候才停下来,拦了辆车,回俱乐部。

  他坐上汽车才意识到自己走了很远,靠在窗边漫无目的的想着这几天的事。从比赛结束到现在,他的记忆并不太连贯,零星的碎片杂乱的分布在他的脑海里。

  关于昨晚的争吵,黄少天都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周泽楷越发接近自己,他就越觉得无所适从,只想躲开。他是那样难以接受自己将伤口暴露在这个人面前,每暴露一寸,黄少天便觉得难受,他好不容易才捂好了痛处,可一到对方跟前,那些委屈和纠结便又不自觉的冒出了头。

  尤其是到后来,他都不太确定自己哪些话是为了掩饰而口不择言,抑或者是为了想要从这种暴露软肋的无助中逃离,而慌乱说出的胡话。

  

  蓝雨俱乐部的大门合着,门卫才刚刚换班,见黄少天从车上下来还愣了下,跟他打了声招呼。

  黄少天继续往里走,脚步穿过石子路,两旁大树随风摇晃,黄少天踏上台阶,进了俱乐部大门。

  他不太想回宿舍,也不想去食堂,这个时候肯定碰上不少人,所以才会往俱乐部大楼里走,反正这几天训练室也不会有人,他也能上游戏转转,做些基本的练习。然而他刚到训练室门口,便发觉门是开着的,他往里头探了探脑袋,对上了双眼。

  “黄少?”

  黄少天看这张脸愣了下,勉强扯出笑说:“于锋?你怎么在这,没去吃早餐吗。”

  于锋也怔愣了会儿,点头说:“吃过了,过来做练习。”

  黄少天当然是不方便直接走了,便进了训练室,打开了于锋对面的机子。

  于锋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黄少天这几天关门闭户谁也不见,然而今天却忽然出现在这里,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又不好轻直接问,只能默默的看着。

  黄少天从口袋里找到账号卡,正准备登录的时候,注意到了于锋的视线。

  黄少天:“怎么了?”

  于锋摇摇脑袋。

  黄少天随口搭了句:“怎么想到这么早来练习。”

  于锋:“呃,吃了饭没事干就上来坐坐,毕竟马上就要走了。”

  黄少天:“要回家了吗?什么时候动身,大概回去几天?”

  于锋:“唔。”

  黄少天抬起头,迎上对方的眸子:“怎么了?”

  于锋怔忪着,下意识是要躲避,可没能躲的过去,于是他还是看着那双眼睛,声音很是笃定。

  “我要转会了。”

  

  训练室足有数十秒的沉默,两人望着彼此,谁也没有说话。黄少天背对着窗外的晨光,看不太清楚表情,于锋原以为他会被对方质问,却没想到黄少天动也没动,甚至连声音都没发的出来。

  漫长的沉寂之后,黄少天的身影好像晃动下,接着他便坐了下来。

  “转去哪?”

  于锋说:“百花。”

  黄少天:“什么时候决定的?”

  于锋:“早就有跟我联络,决定的话是在决赛后决定的。”

  黄少天:“为什么?是因为决赛——”

  于锋打断了他的话。

  “并不是因为决赛输了那一场。”于锋笑了笑说,“我还不至于会因为输了一局就想离开蓝雨。”

  黄少天脸色沉沉的:“那是为什么?”

  于锋张了张嘴,可又没怎么说出话来,他靠回椅背,看着面前屏幕上的账号角色。

  于锋坐直了身子,看看黄少天的脸色:“你还好吧?”

  黄少天眉头紧皱:“别岔开话题,你先回答我,蓝雨不好吗?”

  于锋说:“怎么会不好,蓝雨是很好的战队。”

  黄少天:“所以呢,既然不错又为什么要走?”

  于锋平静地说:“因为我也想像你这样。”

  黄少天愣了愣:“像我?”

  于锋说:“我想去担当一个关键的位置。”

  黄少天忍不住站了起来,脱口而出:“你就是很关键啊!每次比赛你的位置你的作用都是至关重要的,大家觉得你能力很强什么位置都能打,再说了,你比赛的表现我们又不是看不到,你怎么会觉得你自己不重要呢——等一下,”他高声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队里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于锋对着面前自己的账号,屏幕里那扛着重剑的男人扭动脖子,又揉了揉指节,蓄势待发的模样。

  “没有,”于锋抬眼看他,平静地开了口,“我并不是因为别人而想离开,是因为我想像你们一样,去带领一支队伍。”

  黄少天:“带领一支队伍?你想当队长?”

  于锋:“不仅仅是队长,”他重复了之前的话,“是想试着担当更重要的位置。”

  总决赛的经历对于于锋而言,影响并不小。他作为蓝雨战术设置上唯一一个保分的关卡,被周泽楷轻易打破,在他心里,对整个队伍是带着歉疚的。虽然整个联盟都不会因为他打不过周泽楷而责怪他,可越是不责怪,才越让人难受。

  就好像在赛前关于擂台上和个人赛的选择上,队伍将黄少天留到擂台,将他放在个人赛,这也是因为蓝雨更信任、也更愿意将最重要的位置交给黄少天。

  其实于锋内心是完全可以理解这一切的,周泽楷黄少天都很强,在他们面前,自己理所当然是“其次”,而其次这个位置,从他进入蓝雨的第一天,便注定很难改变了。

  在蓝雨战队,只要黄少天还在,喻文州还在,他便只能待在现在的位置上。对于蓝雨,剑与诅咒是实战和精神层面的双重核心,他曾经也想过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谋求一席之地,但经过这两年,他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职业选手的在役时间往往不会太长,状态最巅峰的撑死了也就那么三五年,他要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做出抉择——哪怕抉择很艰难,哪怕这本就很冒险。

  “有那么重要吗?”黄少天问,“这个位置。”

  于锋只笑:“你觉得呢?”

  黄少天有些恍惚,他低声嘟哝了句“我不知道,”又听对方继续道。

  “担当一个更重要的角色,成为一支队伍的核心,被大家所依赖,被队友所信任,带领大家夺冠,是件很好的事。”于锋说,“这一点,黄少你比我更清楚。”

  黄少天当然明白,从魏琛离开之后,他便成了这样的角色。可他如今的痛苦,也正是因为他在蓝雨,是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

  于锋看着他,认真地说:“我知道这样的角色的确需要背负更多的责任和压力,未来也并不一定就一帆风顺,可即便是没有成功,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上,带着大家向这目标奋斗,就……还挺好的。”

  他说:“我想成为这样的人。”

  

  话音落下,黄少天被这人说话时的眼神给戳了一下,偏偏也就是这不轻不重的一下——让他的每根神经都像复苏了一般,重新有了对外的知觉。

  黄少天眯起眼,避开有些刺目的光线。这些天来,他很彷徨,这种情绪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不知道——或者说,在经历过失败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在队友、在支持他的人心中,是否依然还是那个值得托付、值得信任的样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于锋却对他说——我希望成为你这样的人。

  黄少天眼眶酸胀,他扭过头不再说话,他忽然想起当初魏琛还有那些前辈离开蓝雨时,他的心情竟已经没有了当时的不舍与难过。这也许就是一种习惯,黄少天以前总是会为了队友选择离开而感到伤感,但不知不觉中,他竟然也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毕竟他既没有办法左右他们的选择,也不应该去阻拦他们为自己打算。

  黄少天看着自己的双手,又低下头似笑非笑的发出了一个短促的气音。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为这一刻的成熟心态而感到庆幸,还是为自己这无可奈何的成熟而难过。

  黄少天在椅子上坐下,刷卡登录,他的脸藏在显示器这边,终于是什么都没说。

  

  于锋的目光追随着黄少天,直到对方坐下,他看着电脑上沿冒出来的那几撮头发,他想起当初刚来蓝雨的时候,黄少天及一干人等充当“新手村接引人”带着他参观蓝雨大楼,将这个基地挨个介绍过来,最后一战——就是训练室。

  这些好战分子说是让他感受习俗,快速融入战队,然后轮流上阵挨个跟他切磋。他们将这个过程称为——欢迎仪式。

  黄少天作为欢迎仪式“压轴表演”的嘉宾,那时也是坐在他对面,电脑上冒出一撮毛,切磋结束之后,屏幕里的剑客头顶便冒出了一个文字泡。

  “欢迎加入蓝雨”

  

  于锋深吸了口气,视线集中在了眼前,屏幕里的剑士不耐烦的歪歪脑袋,此时,他的身边没有了拿出那些队友的环绕,唯有他一人站在一线峡谷的岔路上。

  他抬起头抓住了鼠标,开了口:“……来一局?”

  黄少天坐在了对面,握着鼠标的手指攒成拳头,他沉默了会儿,轻轻地应了声。

  “嗯。”


       也算是,有始有终。

  

  82

  轮回战队回到S市之后便是一连串的庆功宴和活动,虽然周泽楷本人并不怎么喜欢这样喧闹的场合,但轮回为了夺冠之后的效益,自然是趁热打铁,推出了一系列的线下活动,这些活动与其是说是为战队庆祝,不如说是荣耀迷的狂欢。

  好在线下活动不是一定要到场,除了跟官方联动的几个,周泽楷基本都推干净了。队内一块吃了几顿饭,老板原先在G市就已经露面给过红包,这回回到家,又每个人包了个更大的。

  队友们盘算着一块出趟门玩玩庆祝夺冠。饭桌上,大家争论着地方,问及周泽楷他只说随便,这群人从国内说到国外,地方越说越远。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大家的讨论,这几天他心情还可以,只是静下来的时候总容易走了神,每次走神的时候,他总会对着手机,手机界面时是微博或者微信,他的手指就好像无意识似的,反复刷新着动态,漫不经心的拉上一圈——

  

  黄少天的朋友圈和微博都没有任何的更新,随着总决赛讨论热度的下降,骂他的安慰他的也都消停了,周泽楷点进他的微博,看到的还是赛前的更新,拍的照片是比赛会场的走廊。

  周泽楷不太愿意去思考他跟黄少天现在的关系,他们就好像走进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僵局之中,上一回的争吵也是如此,但那次又跟现在有些不同,至少上回——他们虽然不见面,可也没有真正断了联系,和好如初也不过就是想明白之后,踏出的小小一步。

  可这回,黄少天不想见他,周泽楷又能怎么办?他从不吝啬精力来经营这段感情,也愿意主动愿意付出,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黄少天是愿意接受的。

  对此,过去周泽楷是想当然的自信,可这一回,他却迟疑了。

  那一晚,黄少天对他的退避,真切地让他感受他们之间的距离,回想起对方将自己与他隔开的背影,周泽楷都觉得钻心地疼,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哪怕是当初他一股脑的先跟黄少天告白——那段算是“单恋”的时光,他也没有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这样的情绪。他原以为他跟黄少天算得上是可以交心的,他当自己是足够了解对方的,黄少天的一颦一笑,每个眼神他都可以洞察到其中的情绪,黄少天对他也是如此。而在产生冲突或者矛盾的时候,不管什么事,他们总能够给予彼此理解和包容。

  但现在,周泽楷开始有些怀疑。

  他不知道自己怀疑什么,或许是黄少天的感情,又或许是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份量,再不然就是他们之间的感情。

  不管是什么,周泽楷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底气十足地朝对方迈出那一步了。

  

  正发着呆的周泽楷手机忽然震了震,他猛然回过神来,视线迅速的捕捉到亮起的屏幕,他屏住了呼吸,解锁——是条微信。

  

  黄少天从那天于锋走后,某种意义上算是恢复了“正常”。

  他每天都会如往常那样,上食堂吃饭,在训练室练习,夏休期的事儿不多,大家也有心不想让他辛苦,于是他便大多时候都是在练习或者蹲在网游里。

  队里的人回家了一部分,还有部分过几天也会回家。郑轩和宋晓还有徐景熙没回去,于是有事没事就来骚扰黄少天,可黄少天整天对着电脑做练习,对他们几个自然是爱答不理的。

  谁都看得出来,这样不开玩笑不喜不怒的黄少天很奇怪,但又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人刚从自闭里走出来,大家都不敢刺激他,免得回头这人又闭上了。

  黄少天也看出来大家对他的小心翼翼,他很无奈,他并没有队友想象中那么敏感,也并不是个沉湎于失败走不出来的人,经过这些日子,输比赛这件事在黄少天这差不多是快要翻篇了的。

  至于他的反常,大多时候只是因为,他在想事情。

  黄少天冷静下来想了很多事儿,比如总决赛,再比如他跟周泽楷的那番对话,还有于锋的转会,这些事情总是穿插在一起出现,然而冷不丁的思维开始发散。

  黄少天总想到周泽楷,时间可以渐渐抹平输比赛的伤感,毕竟总决赛是一个完成时,他不会反复的出现,所有情绪都会有冷却的一天。但周泽楷不同,他总不会不自觉地想起这个人,想起他们那晚发生的争执,又想起他们之间的种种。黄少天终于算是领会了那人离开宿舍前那句话的意义,自然也就明白了对方离开前的躲闪。

  黄少天是哭笑不得,当初周泽楷问他还愿意见他吗,黄少天压根就没想太多,单纯的觉得这问题很傻,什么想不想见——哪怕真不想见,他俩只要还在联盟,比赛、活动哪个不要见面的?

  再说了,他有可能不想见周泽楷吗?

  根本不可能。

  黄少天从没想过就因为输个比赛然后就不见面了——哪怕此刻他再怎么难以面对周泽楷,但他很清楚,这种心情都是可以过去的。

  周泽楷会问出这个问题,对于他而言本身就是匪夷所思的事。

  而他自己,就更夸张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说了这么句话。

  一想到那人躲开的样子,黄少天忍不住地心里涌起一股酸涩,似乎是替自己委屈,又好像在替对方委屈。

  

  思及此处,黄少天松开鼠标,手指揉了揉头发,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忽然被人拍了下肩。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郑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黄少天眨眨眼:“怎么了?”

  郑轩清了清了嗓子:“一会儿有空吗?我们打算出去吃个饭,宋晓要买衣服,你一起去帮忙看看?”

  黄少天眉头皱了皱眉,想说自己不喜欢逛街——而且这么热,逛街多费劲啊,他才不想动。

  那几个人像是看出了黄少天的心绪,互相对了眼,宋晓郑轩一人一边抓住了他的胳膊,强行给他从电脑前架了起来。

  徐景熙在旁边拉开了门,给大家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少天挣扎着,然而这俩力气也真是够大,怎么也挣脱不了。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啊——这大热天的谁要去逛街啊,放开放开!”黄少天气急,“你们要去逛街就自己去,拉着我干什么?郑轩!宋晓——”

  郑轩:“你不是说你的眼光你的审美还有你的穿衣品味在整个联盟数一数二吗,买衣服当然需要你出马。”

  宋晓:“就是就是。”

  黄少天翻了翻眼皮:“就是个屁啊!以前怎么没看到你们承认我的品位了,靠太阳这么大你们还出门,脑子有问题吗?”

  徐景熙看着他说:“再不出门就真要有问题了!”

  黄少天:“……”

  

  G市的七月室外就是个火炉,高温之下空气都仿佛变了形,一呼一吸都是潮湿而灼热的。

  黄少天脸上戴着墨镜,虽然看不清楚表情,但谁都能感觉到他浑身都在散发着要吃人的气息,一行人走在旁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噤若寒蝉。

  好在车停得离商场不远,他们只走了一段路就到了有空调的地方。

  黄少天前脚进了商场大门,摘下墨镜就给自己擦汗扇风,其他几个人本就是跟着他走,这会头儿停下了,他们自然也停了下来。

  黄少天莫名其妙的这些人,见他们一个个动也不动,黄少天磨了磨后槽牙:“不是说要买衣服吗?”

  宋晓:“哦哦——买买买啊!”他随手一抓,拉住了郑轩,“你之前说什么牌子来着?”

  “啊?”郑轩明显没反应过来,停顿了下才,“哦哦哦,就那个,那个经常做广告的,说是男装很不错的,叫什么来着?”

  徐景熙被胳膊肘打了好几下,他忙不迭接过了话头:“海澜之家?”

  “……”

  黄少天皮笑肉不笑:“你们要去海澜之家买衣服我就不参与了,告辞。”

  郑轩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别别别,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们怎么可能去海澜之家买衣服呢,黄少,哎,你身上这件就很不错啊,哪买的?”

  其他人频频点头,恭维道:“不错不错看着就很潮,一定又是什么大牌吧。”

  黄少天拨开他们的肩,指着前面说:“往前走几步,优衣库,打折T恤79两件,网购领优惠券买更便宜。”

  大家:“……”

  黄少天:“既然你们已经选中了那我就走了啊。”

  宋晓又拉住他:“别啊,他们觉得这件衣服好看但我不觉得啊,我要那种大牌,潮牌,好看的话回头我给我妹妹也带一件,就你之前穿的那个。”

  黄少天叹了口气:“那是限量T恤,商场里面不卖的。”

  徐景熙说:“那这种限量T恤一般在哪卖啊,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过去。”

  黄少天实在是受不了:“行了,你们也别拐弯抹角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突然非要我出门,有什么企图?”

  “呃……”

  黄少天一发问,这些人又不说话了,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着,还是跟黄少天比较熟的郑轩先开了口。

  “我们就是觉得你在宿舍闷太久了,想让你出来透透气。”

  黄少天:“透气?你们明明就是出来让我汗蒸吧?热都要热死了还透气。”

  宋晓说:“你这几天不是宿舍自闭就是在训练室没完没了的练习,我们担心啊。”

  黄少天:“担心什么?”

  郑轩压低了声音,有些不自在道:“……还不就是比赛的事。”

  黄少天就知道是这茬,他摆摆手:“多谢你们关系啊,我没事了。”

  郑轩看着他皱起眉道:“可是你……”

  黄少天耐着性子解释说:“我真没事了,输比赛那会儿我的确是不甘心,但是比赛既然已经过去了,我就不会纠结太久,明白了吗?”

  “呃……”

  大家一脸想信又不敢信的样子看着他。

  黄少天翻了翻眼皮,实在是不想解释,扭头就往另一边走,那几人见状又想跟上来,黄少天赶紧拦住了:“——你们去买衣服吧,我去楼下买点东西。”

  宋晓很是担忧:“啊你要买什么啊,要不我们跟你一起去。”

  “是啊是啊。”大家应声道吗,“我们跟你一起去!”

  “拜托,”黄少天额头跳了跳,他忍着怒气咬牙说:“我是去买饮料,不是去自杀,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

  

  对于郑轩宋晓徐景熙这样的举动,黄少天哭笑不得,他知道这些人是出于关心,但话说回来,这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无奈,搞得好像自己多娇弱似的,他无力吐槽,只想能躲多远躲多远。

  黄少天这么想着,脚下便加快了步子,穿过商场的柜台直奔电梯,他打算到负一楼买些东西吃,然后休息休息,悄悄溜达回俱乐部。

  然而就在他快到电梯口的时候,却被一个人给叫住了。

  “黄少?”

  

  

  tbc

这几天比较忙,写得慢一点。

离甜回来还早,你们认识我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我说几章写完就真的几章写完了吗……【。

反正是要过了夏休期的x不过从九赛季开始就是甜甜甜了!

评论 ( 28 )
热度 ( 306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