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5

前章:【周黄】那几年 54



  79

  擂台赛之后,便是万众瞩目的团队赛。以往总决赛最为精彩的部分,便是这一part。而今年也不例外。轮回和蓝雨在团队赛中贡献了精彩的表现,其中尤其刺激的还是周泽楷和黄少天这两个王牌的对决。

  这场比赛,外界给予评价最高的便是他们两人了。蓝雨布局也好,轮回组织的强攻也好,在危险关头出手打破局面,充当那个救世主的人,总是他们两个。而在需要取舍的时候,他们做出的决定也是果断干脆,叫人叹服。

  赛后大家津津乐道诸多团队赛的精彩片段,比如开场周泽楷强行打断索克萨尔的读条,以及那波与江波涛等人的精彩配合,让蓝雨好几个人陷入电圈——当然,最叫人拍案叫绝的,还是那时黄少天忽然杀出破除了这个僵局。而后双方战队你来我往的布局——破阵,交手数个回合,几乎是势均力敌的。战局真正发生转折,还是喻文州和吴启的那一波兑子,轮回战队以吴启换了喻文州,而胜利的砝码,也就是在这一次兑子之后,朝轮回战队倾斜而去。

  在局势陷于被动的时候,黄少天牺牲夜雨声烦,强压轮回三人的血条,这一幕让观众感叹。夜雨声烦为队伍争取的机会相当可贵,换了别的对手,或许真有可能会被蓝雨一波翻盘,只是可惜的是,场上还有个周泽楷。

  最终,团队赛蓝雨告负,轮回以7.5比2的比分,拿下了这场比赛。

  

  第一轮结束,蓝雨战队并没有在S市久待,而是很快回到了G市。回到战队的第一件事,就是复盘,商量对策。

  或许在一般的荣耀迷眼中,7.5比2这样的分差并不算大,毕竟团队赛就是四分,要追似乎并不难,但对于熟知比赛规则,有着丰富经验的战队而言,这个分差足够让人发愁了。

  比赛的顺序是先个人赛,然后擂台,再才是团队赛。也就是说,团队赛的四分是用来决胜的。而总决赛赛制累计积分,两场总分19,拿到10分便能获胜,目前轮回已经拿到7.5分了,接下来他们只需要拿下三分,便能拿到这个总冠军。

  会议室里,不时响起笔敲击桌面的声音,蓝雨众人忧虑地看着银幕,谁都没开口。

  喻文州视线从屏幕前转回,看向队员。

  “大家说说吧。”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前复盘的时候,该做的技术总结也都做了,现在要聊的,多是战术之类的东西。

  见众人没有开口,坐在黄少天旁边的于锋便先出了声。

  “一场比赛总共9.5分,我们要赢必须要拿到8.5分,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输一场个人赛。”于锋算了算,“如果个人赛输两场就是平局,还可以打加时,输三场,比赛就提前结束了。”

  众人心头一沉。的确,看似容易追平的比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局势却是格外的严峻。

  宋晓见大家都是沉默着,便努力地将语气放轻松道:“大家也不用这么紧张啦,个人赛向来都不会放主力选手的,要拿下并不是难事。至于擂台赛,只要拿出状态,还是能打的。”

  黄少天却在此时出了声。

  “轮回不见得不会在个人赛上主力,下一轮比赛的情况其实很明显,我们战队只能丢一分,但轮回只要拿三分,你说是他们把主力选手放在个人赛上拿三分划得来,还是放在擂台拿两点五分划得来?”

  二队的林枫迟疑道:“可这毕竟是总决赛,虽说这样拿分很划算,可会不会太冒险了?”

  郑轩说:“对轮回来说不算冒险吧。”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旁边一直听着的经理也回过了神。

  是啊,现在轮回跟蓝雨的比分7.5比2,轮回将所有主力压在个人赛,哪怕一分都没拿下来,擂台赛全送给蓝雨,两队的比分也才7.5比7.5,刚刚打平,轮回还能在团队赛跟他们决胜。

  况且对方还有个周泽楷,个人赛上,怎么也能拿一分吧。

  队员怔了怔,说:“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把所有的主力压在个人赛吗?”

  “不行,”喻文州说,“压上所有主攻手这种打法,轮回可以,我们不可以。”

  经理换了个坐姿,接过了喻文州的话:“轮回只需要拿三分,他们可以不管那二点五分的擂台赛,我们不能不管的。”

  黄少天表情不太好看,他问:“那怎么办?留人保擂台吗?谁来保,我吗?那如果个人赛输了怎么办。”

  喻文州还没说话,经理便开了口:“于锋在个人赛的表现一直很不错,保下一分应该没有问题。”

  话音落下,众人望向于锋,这人在这样的场合总没多少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我可以打个人赛,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要赢,个人赛起码赢两场。”

  旁边有人道:“可是如果上两个主攻手在个人赛,擂台就太吃力了。”

  大家又沉默了。的确如此,蓝雨战队在大众眼中,是个优点明显,短板也很明显的战队。这支队伍的协作能力强,但是在主攻型选手上培养不足,而总决赛赛制个人赛就占三分,团队赛也不过是四分,这样的赛制无疑更有利于个人能力出众的战队。

  就目前而言,蓝雨里头既能保擂台又能打个人的选手是黄少天和于锋还有郑轩,喻文州很少在个人赛上场,他的专长还是在团队赛的战术上。

  这样的局面,如果想稳拿擂台,就不能上太多主攻在个人赛,要拿个人赛的分,就必须牺牲擂台赛的配置——一兵一卒都必须用在最准确的位置。

  可该怎么排兵布阵,如何做出决策,这个任务最终还是落在喻文州身上的。

  喻文州开了口:“只能这样,个人赛保底一分是要拿到的,擂台和团队赛全部拿下,跟轮回打附加赛决胜,这是目前来看最稳妥的方式。”

  众人望向喻文州,又看向一旁的于锋,目光变得有些百味杂陈。

  大家并非怀疑于锋保分的能力,这几年于锋的状态很好,几个赛季下来数据也很漂亮,尤其是单打独斗的能力,在全联盟也是得到认可的。可是如果说,谁在大家心中是那个一定可以保住分的人——那毋庸置疑,还是黄少天。

  就如同周泽楷于轮回,黄少天对于蓝雨而言,就是一个足够让他们放心的角色,个人赛这必须要拿下的一分,交给于锋当然是个好的选择,但黄少天显然是个更好的选择。尤其是万一对方派上周泽楷这样的主力,蓝雨能跟对方一战的,不就只有他吗?

  这话大家心照不宣,嘴上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但于锋心里是有数的,黄少天对于蓝雨是什么,他对于蓝雨又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喻文州见大家情绪不高,便散了会,回头再接着商量。队员们稀稀拉拉起身往外走,低声说着话,有些人还在讨论上一场的比赛,有些则聊起了今天食堂有什么菜。

  等人差不多走光了,喻文州整理好桌上的纸张书本,这才发觉黄少天和经理还在原位上没动作。

  上一轮比赛结束才过去两天,这人却像是瘦了一圈,本来就是个长不胖的人,这么一瘦,看起来就有些憔悴了。

  黄少天的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的视线在喻文州和经理身上流转,轻声说:“其实我可以在个人赛保这一分的。”

  经理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擂台赛怎么办?”

  黄少天:“擂台可以交给于锋。”

  喻文州沉默了会儿,问道:“在你看来,是守擂容易还是个人赛保分容易,如果让你选你会怎么选?”

  黄少天仰起头,倒在软椅的椅背上。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我想了好几天了,但我还是没想出答案。”他说。

  自从第一轮比赛结束,黄少天便分析着下一场比赛越想越头疼,连饭都没顾上好好吃。他早就看清楚了蓝雨的处境,也明白喻文州此时肯定也是在纠结这个问题的答案。

  黄少天说:“这两者的难度,还是看对手吧。有些对手个人赛打一个就很吃力了,有些对手,擂台赛打两三个都不见得算是难事。”

  经理知道黄少天意思:“话是这么说,可是擂台赛极有可能造成的差距,更需要像你这样可以反败为胜的人来保险。”

  黄少天没说话,擂台赛是三个选手轮流上阵,战局的变化当然更大,而守擂的人的确需要更好的心理素质和技术。个人赛——只要于锋不正面碰上周泽楷,胜算都是比较大的。

  所以理所当然,就算黄少天是那个保分的万全之策,但为了守住擂台——于锋的确是个更好的选择。

  可是……

  如果,如果于锋真碰上周泽楷了呢?

  能打赢吗?

  黄少天对此是有些消极的。他留下,原本是因为他想争取让自己在个人赛上场。他了解周泽楷的个性,在这样的优势之下,个人赛三分既然有机会全拿,对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可是经理把话说完之后,黄少天也是可以理解对方的顾虑和考量的。

  他是可以上个人赛保住这一分,可是擂台赛谁来扛?

  这是总决赛,轮回总会留几张底牌给擂台赛吧,且万一人家猜到他们当周泽楷一定会上个人赛,然后反其道而行之,让周泽楷留着拿擂台赛的分呢?

  这种情况,冠军对于轮回岂不是就是探囊取物,轻而易举吗?

  这一瞬间,黄少天犹豫了,他没办法跟所有人打包票说说周泽楷一定会怎样——哪怕他足够了解对方,但此时他无法妄下定论。

  黄少天在这件事上摇摆纠结好几天,也煎熬了好几天,此时到了决定的关头,他却不得不被这样的情况束缚住手脚,他抬起头,清澈的眸子望着屏幕上擂台赛他和周泽楷交手的影像,最终他叹了口气。

  “……那就一定要确保于锋不会跟周泽楷碰上。”黄少天抬起眼看喻文州,“相信我,现在的周泽楷,于锋的胜算微乎其微。”

  

  轮回战队 会议室。

  “黄少天会上个人赛吗?”江波涛忍不住发问。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杜明先开了口。

  “我觉得会,”杜明说,“这个比分对于蓝雨而言是生死关头了吧?如果个人赛丢了比赛就结束了啊。”

  吴启说:“擂台赛丢了比赛也会结束,我还是觉得黄少天会被留到擂台赛。”

  吕泊远想了想道:“那他们会靠谁来保个人赛的分,于锋吗?只有这一个?”

  方明华说:“蓝雨主攻的选手不多,我猜他们的策略还是在个人赛保一争二,至少拿一分。”

  江波涛点头:“如果他们不上黄少天,个人赛会好打很多。”

  轮回经理半道上才进来听,正好听到策略上,他说:“我看网上很多分析,也说蓝雨可能会让于锋或者黄少天在个人赛保分,那我们就假定黄少天会是那个保分项,要确保赢的话……”

  周泽楷一直安静听着,这会儿才开了口:“我来。”

  轮回经理微微一愣:“可这会不会太冒险了,如果个人赛没有三分全拿,我们就要跟蓝雨打擂台,到那时候如果不是你守擂的话,擂台很有可能会丢啊。”

  众人望向周泽楷,他们这位平日里稳重低调的队长认真的看大家道:“没关系。”

  大家又是一愣,感受到周泽楷这几个字的力度,他们心头皆是一震。

  周泽楷说没关系,是因为在他看来,哪怕个人赛没有拿下全部三分,擂台输给蓝雨便输了,团队赛还能打回来。而他的风格,所有的排兵布阵最核心的还是——不能放过眼前任何一个机会。

  或许从战术上而言,有十个上百个稳妥的方案,但周泽楷会选择的,必然是那个最极致,也是最能击中对手要害的那个,因为在他的观念里,只要有机会,他就要尽全力抓住,做到最好。

  对于周泽楷而言,这既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对手。

  江波涛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数秒,反应过来周泽楷的意图,他起身道:“这样的话就很简单了,如果我们只是需要稳妥求胜,那么大可以像田忌赛马那样,以弱耗强。但是,如果我们要拿下三分,那就必须要让最强的,去打他们的王牌。”

  “所以,”江波涛顿了顿,说,“必须要让小周,去打他们的保分项。”

  

  总决赛两场间隔一周,为的是给选手休息的时间,同时也能够调换主场。

  轮回的车票提前了两天,也是为了免得太匆忙。而就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周泽楷却罕见的失眠了。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丝毫的睡意,听着外头鸟叫车声,最后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

  周泽楷拉开门,走廊的灯亮了起来,他手里揣着点东西,蹑手蹑脚地往外走,唯恐吵到其他人。

  周泽楷原本是想到休息室去坐会儿,顺便吃点东西,然而刚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被里头的光线晃了下,他眯起眼,看向屋内,发现杜明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队队队……队长?”

  周泽楷眨眨眼,侧身进屋合上了门:“你……”

  周泽楷这才注意到杜明跟他一样,身上穿着睡衣,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睡不着?”

  杜明点点头:“我可能是晚餐吃太多了。”

  周泽楷想起吃晚餐的时候,杜明好像并没有吃什么。但他也没拆穿对方,而是点点下巴,坐在了沙发上。

  杜明手里拿着手机,估计之前还在玩儿,现在周泽楷突然出现,他也不好意思再接着玩儿了,便把手机收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对于跟人独处一室没什么值得借鉴的经验,除了跟黄少天待一块谈情说爱,大部分时候他跟别人待在一个地方,都是彼此沉默各忙各的。

  眼下两个失眠患者在休息室相遇,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看上去画面也忒诡异了。

  于是杜明咳了咳,尝试着找话,可他又找不出合适的话题,抓耳挠腮了半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队长,”杜明说,“上次你定制那戒指是要送人的吧?这次要是拿了冠军送出去那可太有面子了,不过我还是有点点好奇呀,队长你要送的人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周泽楷想了想,他也没打算隐瞒,原本既然都到了要送戒指这一步,迟早都是要跟战队说清楚的,于是他点点头说:“认识。”

  杜明在心里倒抽了口气,对比赛的紧张顿时都没那么明显了,他睁圆了眼看着周泽楷,压低了声儿说:“谁啊。能说吗?”

  周泽楷看看杜明,他笑道:“可以。”

  杜明连忙伸出手阻止道:“等等等等!你让我猜一下!”

  周泽楷:“……”

  杜明凑到周泽楷跟前:“那个人会来看比赛吗?”

  周泽楷:“会。”

  杜明想了想:“那个人是G市人吗?”

  周泽楷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杜明摆摆手:“这个是吕泊远猜的啦,他说队长经常去G市玩啊,而且你只有在跟蓝雨有比赛的时候才会离队,所以我们都猜可能是G市人。”

  周泽楷有些惊讶,他倒是没想到这几个人还关注到了这个。

  杜明问:“跟荣耀有关吗?”

  周泽楷点头。

  杜明瞪大眼,惊呼道:“天哪,该不会真是蓝雨的粉丝吧?!”他慌乱的看了看四下,纠结地说,“哎队长你要是喜欢蓝雨的粉丝,这次如果夺冠了千万别送戒指啊,被拒绝的几率高大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哪怕是真爱也有可能就此拜拜啊,队长——”

  周泽楷说:“不是粉丝。”

  “哦那就好。”杜明松了口气,刚打算开几句玩笑,可嘴咧一半就僵住了。

  卧槽。

  不是粉丝?

  杜明浑身一颤,他看着周泽楷道:“那那那那那那……那是……”

  周泽楷见他样子好笑,便说:“是他们副队长。”

  杜明整个人都僵住了,下巴颤抖了好几下,这才勉强能够正常张合。

  他说:“蓝、蓝雨哪、哪个副队长啊……”

  周泽楷眨眨眼:“就一个啊。”

  杜明:“……”

  

  轮回隔天从S市启程往G市,在机场打登机牌的时候,杜明就想着稍稍避开一下周泽楷——天知道昨晚听说那个劲爆消息之后,他熬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过去,现在脸上还顶着俩黑眼圈。

  杜明要是知道失眠去休息室会碰到周泽楷,还会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个巨大的秘密的话,杜明怎么也不会大晚上的没事儿往休息室溜达。

  其他人见杜明昏昏沉沉,忍不住发问,可杜明哪好意思卖队长,只能死命摇头,背着行李往前走。

  江波涛走在周泽楷旁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队友们都已经进了vip候机室,只有他俩还在外头站着,看着透明玻璃窗外那一架架即将飞向蓝天的飞机。

  江波涛默了默说:“你觉得黄少天会上个人赛吗?

  周泽楷望着外头的晴空白云:“会。”

  江波涛:“为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说:“他不会躲。”

  江波涛说:“可蓝雨毕竟处境被动,哪里都需要他。”

  周泽楷闻言没有说话,黑眸倒映着天空,云朵在他眼中漂浮着。

  身不由己,大概是他们这样的选手常常会身处的情形,很多时候,他们身上都不仅仅只是个人的荣誉,而是压着整个队伍,他们的希望,他们的荣辱。

  江波涛:“如果黄少天没上个人赛,比赛被我们提前结束,他应该会很难过吧。”

  江波涛说完这话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他原是不该这么说话的,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听起来怪不对劲,不知情的人得骂他自大,或许还要说他这是兔死狐悲。可实际上,江波涛不过是纠结“黄少天到底会不会出战个人赛”这件事好几天,不知不觉的也带入了下对方的处境罢了。

  而只是这么想想,倘若是他,看着自己队伍落败,可自己却连上场扳回一局的机会都没有,那真是太难受了。

  周泽楷沉默片刻,低声说:“他会上的。”

  江波涛揉了揉鼻梁,及时的将自己从那种怪异的情绪里拉出来,他整理好心态,尝试分析道:“嗯,如果黄少天会上个人赛,那他会在第几号上?哎……经理刚才还在跟我说,他又变了个注意,觉得你在擂台赛是最好的。”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望着外头,远处的飞机缓缓挪动,驶向跑道。

  江波涛复述经理的话:“他觉得这样是两全之策,如果黄少天在擂台,你能跟他一战,如果黄少天不在擂台,那这2.5分还来的更轻松,7.5加2.5,十分到手,一样能赢。”他说,“经理的意思还是更倾向于蓝雨会在个人赛派出黄少天,他就觉得能避开黄少天就避开是最好。”

  周泽楷却很果断地说:“我不想避。”

  江波涛看着他笑了笑:“我知道。”

  周泽楷不多说什么了,只揉了揉头发,合起了眸子。

  “无关我这个轮回副队长的身份,”江波涛叹了口气说:“出于朋友的角度,我真还挺佩服你的,这样的情况,还能这么果断。大多人可能多少都会有所动摇吧。”

  周泽楷笑了笑。

  江波涛说:“我很好奇,你不怕因为这场比赛而影响到你们的关系吗?”

  周泽楷睁开眼,眸子盯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会怕的。”

  江波涛:“那为什么……”

  周泽楷却问他:“不然呢?”

  江波涛一愣,又听周泽楷说:“我要认输吗?”

  “当然不是,我是说——”江波涛想了想,却发觉自己并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是啊,一场比赛无非就是输赢两面,要么拼尽全力,要么直接认输。周泽楷和黄少天,在荣耀上,都是只知道前者,而不知道“认输”为何物的。

  再说了,若是抱着对对方的感情自以为伟大的在赛场上有所保留,然后故作深情的告诉对方,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种桥段,简直比吃了苍蝇还叫人难受。

  哪里是他们这样的人做得出来的事儿。

  江波涛轻笑了笑:“那你觉得,黄少天如果上个人赛,他会在第几位呢?”

  周泽楷说:“第一。”

  江波涛抱臂看向远方,感叹道:“是他的风格。”

  

  第八赛季总决赛决胜局如期在G市拉开帷幕。

  对于所有荣耀迷而言,这是一场完全不逊于全明星的盛会,不论是哪个战队的粉丝,都会想关注这场比赛的胜负,渴望见证这场比赛的结果,见证冠军的诞生。

  因为比赛是在蓝雨主场巨举行,前一天这周围就拉起了警戒线,今天中午,整个场馆外,便已经挤满了人。其中大多是身穿蓝雨应援服,举着蓝雨选手灯牌横幅的。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是轮回的粉丝,他们围成一团,独据一方领土。

  比赛场馆正式开放,观众们鱼贯而入,而另一边,选手们的车也悄悄驶向了这个地方。

  这场比赛除了吸引观众,自然也吸引了一大波各大战队的选手前来观战,他们都是尽早来到这儿,按照往年的管理,这要是来得晚点,估计就要被热情的观众给堵在外头了。

  周泽楷和黄少天赛前没有去找对方,只是战队在通道碰面的时候,远远地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发觉黄少天瘦了,但这人的看上去很有精神,笑起来还是那般的神采飞扬,看着就叫人不觉翘起嘴角。

  黄少天朝周泽楷招手,本来想说点什么,索性还是免了,他做了个手势,转身打算去厕所,然后他就看到周泽楷冲他翘起嘴角,微微地笑了。

  黄少天看着那个笑容,忽然想起当时在嘉世的场馆里,第一次碰到对方的情形,那会儿他才刚出道一年,周泽楷还是个籍籍无名的新人。

  但那个时候,他们就不止一次表达过对总冠军的渴望。反倒是后来,在联盟日子久了,表面上倒是收敛了,什么话都在心底对自己说了。

  或许换一个角度来看,不管结果如何,他们也算是一路陪着对方,走到了这里——这个离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黄少天歪歪脑袋,朝他摆了摆手。

  

  时钟敲响,总决赛的序曲响彻整个场馆,选手们从通道里出来,周围闪光灯和那些挥舞的旗帜横幅,在尖叫欢呼的海洋里,就像一幅展开的画卷,描绘着此间的辉煌。

  两队选手入席就坐,主持人在台上照例说着调动气氛的话,可在场的观众们却有些不耐烦,个个的都迫不及待的只想看比赛正式开始。

  主持人也知道会是这么个场面,便也不再废话,清了清嗓子,将赛程报了一遍,然后抬手指向大银幕。

  “现在我们将看到的是,即将出战的轮回战队和蓝雨战队的个人赛阵容——”

  观众的尖叫简直快要刺破耳膜,伴随着这样热切的气氛,大银幕上唰唰唰——挨个打出了两队的阵容。

  轮回战队和蓝雨战队所有人,几乎是同时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银幕上逐个显现的字幕。

  蓝雨战队:于锋

  轮回战队:周泽楷

  

  现场的气氛,在这一秒骤然达到顶点,轮回居然真的在个人赛便派出了周泽楷——而且是在第一位!

  蓝雨的粉丝见到这个场面,第一反应就是蓝雨的擂台稳了!别说在场的观众了,就连电视机前的蓝雨粉都要跳了起来。而现场的轮回粉压根都没想这么多,只是单纯看到周泽楷的名字就忍不住尖叫呐喊。

  紧接着,蓝雨这方打出的人名又引起现场观众的喝彩,这人并不是蓝雨的一线选手,但不管怎么样,此刻只要是自己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但是下一秒,轮回那方出战的人,却叫所有人都愣住了。

  轮回战队:吕泊远

  现场大概迟疑了有那么一秒钟,另一边轮回粉丝兴奋了——这赛季季后赛的吕泊远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关键先生,光是上场比赛下来,就不知道圈了多少粉丝,派他出阵,足以看出轮回的决心。

  蓝雨粉丝这边都或者沉默或者耳语着开始盘算,于锋跟周泽楷,这么打好像不太有胜算,而吕泊远状态还挺好,第二轮好像也有点危险。

  那关键是在第三场了——第三个上场的人,会是黄少天吗?

  众人望向大屏,而第三顺位出场的人名出来的瞬间,全场顿时懵了。

  蓝雨战队:林枫

  轮回战队:江波涛

  轮回战队那一小股粉丝欢呼雀跃,他们理解了自己主队的意图——轮回这是要在个人赛,直接杀死比赛。

  蓝雨粉丝自然也反应了过来,所有人近乎木讷地望着打出名单的大屏,前一秒的欢呼仿佛还没散去,整个蓝雨观众席,都陷入了令人害怕的静默。

  

  黄少天坐在人群中看着这份出战名单,眼前一阵眩晕,他回头对上喻文州的眸子,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蓝雨战队的人个个面色复杂,脸蛋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血色,大家恍惚地跟于锋道了声加油,然后便什么都说不出了。

  于锋沉默着,起身准备,黄少天伸手抓住了于锋的胳膊,指节拧得发白。

  他抬起头,脸上却还带着笑容,难得没有废话,而是认真而郑重地对面前的人说:

  “——加油。”

  于锋望着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嗯。”

  “那什么,”郑轩倒是这时候活跃了些,他说:“于锋你压力别太大了,不就是个周泽楷吗?能打的啊!”

  宋晓也站了起来跟于锋击了个掌:“——是啊是啊,你就上去给我们打个样。来来来大家都来喊个口号!”

  众人起身,重新打起了精神,望着于锋伸出了手掌。

  “别想太多。”喻文州说。

  于锋说:“明白。”

  不过就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罢了,难道他们会怕吗?

  黄少天张开嘴,正准备喊,又被郑轩打断了话头:“要不来之前说的那个新口号?”

  有人嫌弃道:“哎别啊那个太二了吧……”

  黄少天红着眼,依然翘着嘴角,他含糊道:“哪个啊,是那个你说蓝雨我说棒吗?”

  大家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喻文州笑道:“就那个吧。”

  黄少天抬起手,拳头指向场馆的顶梁,热切的白炽灯照射在他们身上,他的眼泪和声音几乎同时涌出。

  ——蓝雨!

  

  周泽楷看到名单的时候,他愣了会儿才从座位上起身。起身的时候,他的视线看向走道那一边,看到蓝雨一行人围成了个圈,黄少天背对着他。

  周泽楷收回眼,望向身边与他并肩作战的队友,他们目光灼灼,里面满是他绝不能也不想辜负的希望和期待。

  方明华先一步起身,就像当年为他挺身而出踏出的那一步,他将手握拳,放在了周泽楷的手背。继而大家纷纷伸出手,与周泽楷手背相叠,有人轻轻喊了句“队长”,周泽楷却认真地念出了两个字——“轮回。”

  众人彼此交换着目光,眸色坚定充满信念,他们齐声大吼,声音浑厚响亮:

  “——加油!加油!加油!”

  

  从座位走到舞台的距离很短,但周泽楷却感觉自己走了很远。

  带领轮回战队崛起夺冠,明明是长路漫漫,却好像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轮回战队在八赛季总决赛第二场,个人赛首场,周泽楷吕泊远江波涛全胜,直取3分,以总成绩10.5比2,提前结束比赛,锁定胜局。

  

  这个场面,对于所有荣耀迷而言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从没有一支队伍在总决赛的赛场上打出过这样的成绩。

  轮回的粉丝恨不得在观众席上横着走,四处飞扬的彩旗横幅,上头全是周泽楷、一枪穿云这样的名字。

  满场礼花翻舞,喧闹地场馆里几乎听不清任何的话语。或者悲伤或者激动的泪水,布满每一张面孔。


  今天,在这里,第八赛季新科冠军诞生——轮回战队。

  

  

  tbc

大家控制一下情绪。

说一下,总决赛赛制和成绩都是照搬原文的,只是原文没有怎么分析比赛,所以在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策略上,我是添加了自己的看法。

原文里面,对于7.5比2这个比分没有多做分析。我的话,还是更倾向于,蓝雨是意识到了7.5比2这个比分的严峻的,理由我在原文里说过了,在轮回只要拿10分就能取胜的情况下,7.5比2这个差距是相当危险的,而轮回会在个人赛出手并不是一件难以预料的事。但是毕竟当时蓝雨的处境很被动,既要保个人赛又要保擂台赛,可以说是腹背受敌,所以只能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

小周的话,我认为他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我也一直说,不管是黄少天还是周泽楷还是这本小说里任何一个角色,他们在荣耀比赛这件事上,不管是风格也好,行事的方式,还有对冠军的渴望,都是不会因为情感而改变的。

所以我希望至少在我这里,不管是什么立场都不要去责怪他们任何一个人。谢谢。

评论 ( 38 )
热度 ( 265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