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4

前章:【周黄】那几年 53  



  76

  八赛季常规赛落下帷幕时,蓝雨和轮回分别以第一第二的排名杀入季后赛。

  蓝雨能有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一直以来这支战队都保持着高的竞技水准。随着新老交替,人员配置的完善,如今的蓝雨已经是支风格鲜明的一流战队。

  而轮回战队的成绩,可以说是八赛季最大的惊喜。常规赛第二,数据非常漂亮,胜率只比蓝雨差了个小数点。这对于联盟而言,既是意料之中,也是莫大的惊喜。要知道轮回战队当初不过是支中下游弱旅,经过前几个赛季的浮沉,其中虽不乏亮眼的表现,但常常是昙花一现,后劲不足。如今经过反复的磨合训练,一跃成为冠军争夺里不可忽视的力量,这几乎是个荣耀联盟励志的传奇。

  而周泽楷作为轮回当之无愧的核心,从出道开始,便是个引人注目的选手,他技术很华丽,随着经验的积累,如今可以说是趋于完美了,常规赛开始便是他持续的爆发。如今季后赛,他是否能够延续他的强势,带着轮回走到哪一步,也让人很是期待。

  

  年后,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无暇与对方见面,过了年假黄少天便回战队投入了训练,而周泽楷更是马不停蹄的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对于所有战队而言,季后赛都是一场硬仗,因而两支队伍是尽一切可能的调动选手们的状态,那段时间,周泽楷和黄少天仿佛回到了出道前,几乎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训练之中。总决赛前的每一天,就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赛跑,停下就意味着落后,落后便是淘汰。

  一年的光阴,也就是此时最为关键了。

  周泽楷偶尔会跟黄少天通电话,多是在吃饭休息的时候。大概是受到训练的影响,两人总算有了互为对手的紧迫感,彼此几乎不怎么提到战队的事,聊得话题占了边都会打马虎眼给模糊过去。

  这还是头一回,两人如此警惕。

  私心来说,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是很期待对方成为总决赛的对手的,从认识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期待着将来能够在更高的舞台上决一胜负。但他们同时心底又有些担忧,或许是担心彼此的关系影响到比赛,又或是担忧胜负会影响到感情——毕竟他们之前的比赛,对于总决赛而言,都不过是小打小闹,如果真有机会在决赛相遇,会经历什么,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这天,周泽楷刚到休息室,便瞧见队友各个朝着经理办公室张望,还有几个二队的队员窃窃私语着,周泽楷不解,便看向江波涛,对方张了张嘴,还没出声——走廊上便传来阵急促地脚步声。

  佟林,曾经也是职业选手,如今则是他们技术部的人,刚在休息室露了头,便朝周泽楷点点头,又看向江波涛。

  “你俩来一下,带上账号卡。”

  周泽楷和江波涛面面相觑,寻思着是技术部又折腾出了什么新装备?两人跟着出了门,却是直接去到经理办公室。

  推开门,周泽楷便嗅到股烟味,抬眼便瞧见办公室里飘着白烟,办公桌后的窗户开了条缝,经理正坐在桌前,视线看向另一边。

  周泽楷循着眼瞧去,在沙发上竟看到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对方嘴上叼着烟,有些慵懒神态,哪怕是在轮回这样全然陌生的环境,这人也自带着某种从容。虽然这家伙不像以前穿着嘉世的队服,取而代之只是一件普通的深色外套。

  那人起身,朝他俩打了个招呼:“小江,小周啊,好久不见。”

  江波涛在你来我往的礼节上,总是非常的到位:“叶神好。”

  周泽楷笑了笑,算是招呼。

  “小周还是这么不喜欢说话。”叶秋看着他,像是欲言又止,将烟叼回了嘴边。

  周泽楷倒是从这人眼神里看出几分笑意,叶秋是知道他跟黄少天关系的,所以他那欲言又止的话,保不齐是在揶揄他,怎么跟黄少天在一起了,还是这么不爱说话。

  但这话多不方便说出口,叶秋当然懂,于是便也就笑笑了。

  一旁的江波涛说:“经理,这时候叫我跟小周来是有什么事吗?”

  经理:“赶紧赶紧,叶神你赶紧给我们演示演示你说的那东西。”

  叶秋扫了眼江波涛和周泽楷:“你这还挺会占便宜呀,让我演示,一人先搞本技能书过去?”

  经理笑了笑:“这说的什么话,要真能成,杀人灭口也得把你这东西给留下。”

  周泽楷奇怪地看向经理,他们这经理在外人跟前很少这么说话,也不知道是什么这么志在必得。

  江波涛倒是先开口了:“到底在说什么呀?”

  “技能书。”叶秋说。

  “技能书?”

  叶秋扬眉轻笑:“对,一千点技能,童叟无欺。”

  江波涛:“……”

  周泽楷:“……”

  一千点!

  职业选手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技能点这种东西,满级昨晚固定任务之后,便是可遇不可求,而技能点对于技能的提升却是肉眼可见的,一般来说,职业选手的技能点在4600-4900这个区间,4900则是默认的极难突破的上限。

  叶秋接过江波涛的账号卡,询问经理道:“用无浪的账号试?”

  经理:“行。”

  叶秋随口问道:“你的账号有多少技能点?”

  江波涛怔了下后很快回答:“4820点。”

  “如果运气够好,它很快就会变成5000点了。”叶秋笑道。

  五千?

  这个数字太匪夷所思了,周泽楷讶异地看着叶秋的动作,在职业圈,无浪的技能点已经算是非常的高,而在网上四千九都已经是极限了,五千?谁敢这么妄想。

  在场的人皆是难以置信,目光全落在了叶秋的电脑上。

  只见那人刷卡登录,二话不说直奔神之领域的支线任务点,接过任务便清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叶秋在搞什么,对方大概是知道自己这番动作叫人困惑,便开口解释道:“这些任务,都是有一定的概率出技能书的,而且概率经过计算,基本都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经理怔了怔:“你的意思是,你们统计出了哪些任务会出技能书?还算了概率?”

  叶秋说:“嗯,是这意思,就像这个任务……哎哟,小江你这脸也太黑了,五五开的几率,还没得到。”

  江波涛对眼前的状况有些不解,便抓抓头,没吭声。

  经理说:“也就是说,技能书并不是一定会得?万一一整套下来都没得到什么技能点呢?”

  叶秋:“你要是运气这么差,那就真是没办法了。”

  经理说:“这……要不你再拿别的任务试试?”

  叶秋笑出声来:“是啊,拿这些任务试,干脆帮你把整个战队都试一遍,然后再给你赚个一百两百技能点?”

  经理点头:“好啊好啊!”

  叶秋:“你还真想得美啊!”

  叶秋操作着无浪,到了下一个任务点,轻松的打过了怪,这回交任务的时候,提示栏却弹出一行数字——获得技能点45。

  这回算是眼见为实,先前叶秋说的时候,周泽楷还不太理解,然而直观的数字出来——那便是不得不信了。

  旁边的经理也激动了起来,仿佛这一千多技能点已然收入囊中了似的,加上叶秋又是一顿趁热打铁,拿出了一张高达四千九百二十多点的账号卡,直接让大家给看服气了。

  经理反应很快,知道叶秋是真有货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谈生意打机锋的时间了,这技能点——一定是要拿下的。


  轮回经理的办事效率是相当的高,当天晚上说是饭都没吃,直奔轮回几个大老板那儿,报告书也来不及写,带着技术部的人直接上门,跟大佬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度剖析这一千点技能点的用处,以及夺冠之后的经济效应,那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请什么尚方宝剑,仿佛不给答应就要自刎当场,反正一言以蔽之——给钱。

  轮回的老板们想了想,先问了下技术部的意见,这玩意值多少钱,技术部全都是一群对游戏有着学术精神热爱的人们,一听这话,那直接就说——这玩意很难估价,在荣耀玩家心中,这就是无价之宝,是荣耀的Bible。

  老板们挥了挥手,赶蚊子似的赶走了这群情怀发电的技术人员,又把视线落在了经理身上,问经理做的估值。

  经理做了个手势:“这个价买入,绝对不会亏。”

  老板彼此看了看,这个价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足够买入两三个全明星选手——但荣耀联赛,并不是全明星选手挤在一块就一定能夺冠,所以如果能够花买两三个选手的钱,换一个稳妥的冠军,那的确是值得的。毕竟夺冠之后,要不了几条广告,就能赚回这笔钱。

  于是老板们爽快地点了头。

  

  从技能书展示到到手不过也就是几天,轮回的队员们反应也很迅速,甚至来不及惊讶,便纷纷上线做任务去了,一行人就好像回到了网游时期,组着队在游戏里刷任务。

  战队这样反常的举动,自然会被普通玩家看见,这季后赛就要开打的紧要关头,轮回不训练,竟然跑到网游里来了,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没过一个上午,黄少天都知道了。

  夜雨声烦在游戏上线,戳戳周泽楷。

  夜雨声烦:你干什么啊战队集体上线party time?

  周泽楷抓抓头发,这事不好说,他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又看黄少天发了条消息。

  夜雨声烦:正好你在线,来PK啊,打完我就去午睡。

  周泽楷很快的交了手里的任务,回复道。

  一枪穿云:好。

  

  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这种神级角色,在游戏里出现那是哪哪都会引起大波围观的,要是跑野外去,说不定还会被路人一通技能招呼,所以他俩都是直奔竞技场切磋,完事儿也不会轻易出去。

  这回也是,两人打了几把,都没有太大的兴致,索性就在房间里歇着了。黄少天跟他说了会儿话,又提到了下周的季后赛。

  季后赛第一轮,轮回的对手是雷霆,而蓝雨的对手则是三零一,对于此时的他们而言,这样的对手并不算是艰难,不过谁都没敢轻敌,态度也很谨慎。

  黄少天本来想说几句对这回季后赛的预测,但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他看着屏幕里站在一块的神枪手和剑客,忽然似笑非笑的叹了叹。

  周泽楷:“怎么了?”

  黄少天拨了拨额前那几根毛,大咧咧的笑了笑:“没事,我就是在想,我们要是真在决赛碰上了,我赢了你,你不会生气吧?”

  周泽楷笑了起来。

  黄少天扬眉:“你笑什么?”

  周泽楷正色说:“有信心很好。”

  黄少天轻哼道:“啧啧啧我看你这是要挑衅我啊,怎么,我不能有信心吗?”

  周泽楷说:“能。”

  黄少天:“所以啊,你会生气吗。”

  周泽楷:“不会。”

  黄少天:“哦。”

  周泽楷:“你会吗?”

  黄少天:“开玩笑,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而且你赢得了我再说吧!”

  周泽楷笑声沉沉地:“好。”

  

  77

  季后赛第一轮比赛的揭幕战是在排名第一位的蓝雨战队跟三零一展开的,作为第一战,这场比赛当然是备受关注,因为在G市的主场,气氛也如同G市的天气一般火热。比赛的结果也让蓝雨主场的粉丝很满意——几乎没有什么悬念,蓝雨轻松便拿下来首胜,贡献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

  第二天,所有人的重点都转向了轮回战队,这场比赛的受关注度完全不逊于首战,轮回战队在本赛季的表现,不管是粉丝还是路人,都对这支战队还能打出怎样的可能性抱有期待,甚至其中不乏有人希望看到轮回一败涂地,雷霆战队实现逆转。

  当然,周泽楷并没有给对手这样的机会,轮回战队开局便打得格外强势,最后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了雷霆,雷霆在轮回手里,只拿到了个人赛的一个积分。

  观众——连带解说,都难以置信,这样的比分差,真的是在看季后赛吗?按照常理来说,季后赛的比赛大多都是势均力敌针锋对麦芒,怎么会打出这样令人咋舌的差距。

  就在电视上解说慷慨激昂的分析轮回战队所展露的实力时,各大战队的人当然也在关注着这场比赛。

  蓝雨这边从轮回开始打擂台赛,就没什么人说话了,尤其是团队赛那虐杀一般的场景,看得这群人一时都不知该如何评价。

  雷霆虽然算不上一线强队,但既然能够打进季后赛,那么实力就是不容小觑的,况且雷霆还有个肖时钦,这家伙的战术和操作都是一流水准,不至于在周泽楷手上输成这样。

  宋晓喝了口水,压了压惊:“轮回这感觉……不太对劲啊。”

  于锋翻到微博荣耀官博截取的比赛精彩瞬间,点开又看了遍:“到底是轮回不对劲还是雷霆不对劲,还不一定。”

  喻文州虽然擅长分析,但这场比赛实在是结束得过于干脆利落了,能够看到的有效资料太少,他说:“对,很难下定论,雷霆的状态看上去也很一般。”

  郑轩说:“会不会是轮回账号上有提升?”

  黄少天皱眉:“账号提升很难看出来啊,提在哪方面?技能点,还是装备?不说别的,一枪穿云无浪这些账号基本都被扒得差不多了,他们的账号能够提升的范围已经很小了,而且……”

  黄少天话戛然而止,其他人朝他看过来,他顿时有些尴尬,开口道,“就上周我还跟周泽楷一枪穿云那个号打过。并没有觉得很明显的提升,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跟那个号打得比较多所以感觉不出来吧。”

  喻文州点点头:“少天说的是有道理的,就拿一枪穿云来说,他的装备数值已经是可以提升的极限,他的技能点我记得分析出来差不多在4870左右,哪怕他技能点现在到了5000点,对于他而言并不是非常大的提升,不足以让一整支队伍跟雷霆拉开这么大的差距。”

  有人问:“那如果轮回整队都提升了呢?”

  宋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吧——还不如说雷霆集体发挥失常来得可信。”

  众人再次沉默了,是啊,技能点的提升已经是各大战队都在面临的困境,整个联盟技术部门加起来也没能攻克的问题,轮回难道能在季后赛备战的这么短的时间里解决吗?

  在他们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蓝雨并没有直接跟轮回交手,很难说靠看录像,能看出多少端倪来。

  

  不管其他战队是否分析出了始末,此时的轮回战队看上去已经是那么的势不可挡。继其第一轮横扫雷霆后,半决赛轮回遭遇微草,这场比赛可以说是强强对决,但结果却依然没有悬念。轮回凭借着周泽楷强大的个人能力以及队友们的配合,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顺利挺进总决赛。

  蓝雨技术部从季后赛开始便投入了部分精力研究轮回的账号,半决赛蓝雨战胜烟雨之后,技术部门更是将所有精力投入到了其中,但能够收获的实际数据却很少,只能从技能伤害上着手跟以前对比,但这个可参考性并不大。

  其一,荣耀的技能存在闪避滑过的机制,伤害的高低跟操作速度紧密相连,而且不同职业的抗性,也会影响技能的数值,加上辅助给的buff,比赛千变万化,很难找到同样条件下的数值进行对比。其二就是,轮回战队大多的选手的数据并不齐全,他们不像周泽楷一出道就受人关注,他的数据也是首要采集的。其他人具体的伤害数据,蓝雨这边也只有交过手的几场比赛保存了,没什么代表性。

  技术部那边拿周泽楷的账号打出的伤害比较,对比没几组就发现这根本没有意义。神枪手原本不属于大火力的职业,因而一直以来,周泽楷给人的印象,就是个靠操作打爆全场的角色,只是看数据的话,根本看不出他的极限在哪里。

  

  周泽楷知道自己现在成了联盟人人都想捉来研究的小白鼠,除了比赛他便尽可能的韬光养晦,免得碰上个人,对方就要采访他第一次打入总决赛的感受,或者旁敲侧击从他嘴里套出点料来。

  再说了,第一次进入总决赛,难免还是有些紧张的。

  周泽楷从微草半决赛后便难得的,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前天在食堂吃小笼包的时候还被烫了舌头,汤汁给弄到了衣襟上,跟个粗心大意的中学生似的还忘了擦,后来给人提醒恍惚抹了几把,一整天身上都飘着股小笼包的味道。

  昨天中午更夸张,周泽楷做完练习便呆呆地,跟着队友一道上食堂吃饭的时候,还不小心拿走了杜明打的饭,走出老远才发现这碗不是自己的。

  然后周泽楷又折返回去将那碗饭还给杜明,顺手拿走了杜明打好的汤。

  杜明:“……”

  杜明想说点啥,可是周泽楷已经上窗户旁边坐下了,杜明只好自己再打一碗,结果他舀了两勺,旁边又出现一只手,径直接了过去。

  吕泊远看都没看他,神情恍惚整个人飘似的,走了。

  杜明:“……”

  

  这样的状态就跟会传染似的,随着决赛日的接近而逐渐在队里扩散,除了训练的时候,队员大都有些不在状态,经理看着着急,唯恐这样会影响到比赛,本想找周泽楷商量,却发现这人压根没在听他说话,问他什么都是一句“嗯”。

  经理忍无可忍:“你能不能不要‘嗯’了,我在跟你说正事呢,后天就是总决赛,队里这样的气氛我怎么放心啊,你想想办法!”

  周泽楷看着他,过了会儿说:“哦。”

  经理:“……”

  周泽楷那黑黢黢的眼望着他,里头好像有些笑意,经理见着差点头顶冒烟,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笑得出来嘛。

  经理深吸了口气:“你这几天到底在想什么啊?你是因为紧张吗?紧张你就说啊,千万别憋着,实在不行找队里的心理医生看看。”

  周泽楷闻言翘起嘴角:“不是。”

  经理:“那你这每天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周泽楷侧过眼:“以前的事。”

  经理在他身边坐下:“嗯?”

  周泽楷说:“你问过一个问题。”

  经理不解。

  周泽楷向下指了指:“出道前,在这里。”

  经理恍然。

  当初战队决定舍张益玮,签周泽楷,并且一举推他为队长,让这个沉默的年轻人,成为这支战队的核心。

  在签约之前,经理曾经问过他:如果让你接受一枪穿云,你觉得你可以,或者说你愿意努力将这支队伍带到哪里。

  当时,周泽楷斩钉截铁地给了个答案,也是他的承诺。

  经理想到那时站在自己跟前的少年,再看面前这个沉稳安静的男人,忽然意识到,一眨眼的,竟然已经过去好些年了。

  那时的轮回,止步季后赛,囿于无法突破前进的困境,拿着与成绩不相称的高报酬,是荣耀er但凡谈及弱队,就一定要提的对象。

  其实轮回不算太弱,至少没那么弱,只是前面带着S市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前缀,享受着优异的资源,稍逊于人都是不应该的。而在当时的轮回被现状困住的,不上不下的处境,没有人愿意也没有办法做出改变。

  直到周泽楷的出现。

  有的时候评价周泽楷在赛场的风格,是与他为人截然不同的强势,看过轮回比赛的人都知道,他的强势,足够打破所有精心布置的局面。其实在场下,对轮回而言,周泽楷也正是那个破局的人,正如他在赛场上横扫对手一般,他的出现彻底颠覆轮回原有的一切。

  

  周泽楷看着桌上的茶杯,上头冒着白烟,他说:“一步。”

  经理知道这一步指的是什么,他却说:“其实在我看来,不管这一步能否到达,你都兑现了你的诺言了。”

  周泽楷回过头,看着他没说话。

  经理摇摇脑袋,叹了口气道:“就说几年前啊,我是很难想象,在我职业生涯里会有为自己队伍参加总决赛而忧心紧张的一天。”他看了看周泽楷,“但很神奇的是,大概从你出道之后开始,我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后来虽然战队起起伏伏,但我始终觉得,这一天是越来越近的。”

  周泽楷歪了歪脑袋。

  经理见他的样子,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有时候冠军并没有那么重要。一件事,你想都不敢想的时候,那是你离它最遥远的时候,只有当你心里有了它,才会有得到的一天。”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说,“很早很早,你就把这个冠军放在大家心里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泽楷闻言表情复杂,像是羞涩,又有点僵硬,显然是被这人忽如其来的煽情说了个措手不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笑起来说:“不重要?”

  经理前一秒还在为自己的哲学发言自得其乐,下一秒就被周泽楷给问到了:“什么不重要?”

  周泽楷说:“冠军啊。”

  经理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不不不那还是很重要的,而且我刚才的重点不是冠军不重要,而是有希望很重要,再说了——这都临门一脚了,能不重要吗!”

  周泽楷见他的样子嗤笑出声。

  “明白。”  

  

  78

  总决赛首战在轮回主场,今年也是最后一年沿用积分制的进行总决赛比拼。积分制比赛一共分为两轮,每场个人赛三分,擂台赛二点五分,团队赛分值四分,两轮总分十九分。

  也就是说只要一方队伍比分超过十分,那就赢了。这种比赛方式的特点就是在个人能力方面的分值占比很大,相对来说协作式的队伍并不讨好。

  

  黄少天在休息室坐了会儿,起身出来透气,这体育馆走道直通内馆,黄少天都能听到外头的欢呼声,整齐划一地喊着周泽楷的名字。

  黄少天听着那些声音,若有所思的揉弄手腕,扭动手指做手操,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都没注意到有个身影靠了过来。

  手指被那双微微湿润的手指扣住时,黄少天浑身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

  他抬起头,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

  黄少天一晃神,只感觉手指被握到了这人的掌心,周泽楷垂眼看着他的手,学着平日里按摩的动作,捏着他的指节。

  黄少天看着他的神情没吭声,这随时可能会有人路过的走道,原是不应该这样肆无忌惮的,但是他们俩毕竟好久没见了,上一回——上一回见面,还吵着架呢。况且这段时间,他俩不常联系,而在蓝雨的时候,黄少天多是以对手的身份审视对方,如今忽然见面,这人精致熟悉的面容,倒有些不真实了。

  周泽楷给他揉着手,黄少天乖乖地没动作,任由自己的双手搁在这人掌中,感受掌心相互摩挲触碰的亲昵。

  “紧张吗?”周泽楷问。

  黄少天原是想笑着说——我怎么会紧张?但话到嘴边,没说。毕竟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职业选手最在意的无非就是冠军,总决赛?怎么会不紧张。只是他习惯了在队友面前摆出从容自信的样子,毕竟他是王牌,他是他们的副队长。

  黄少天想了想说:“有点。你呢,你紧张吗?”

  周泽楷收紧手指,握着黄少天的手。

  “嗯。”周泽楷深吸了口气,抬起眼看着他。

  黄少天对上这人的视线,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在这双眼里看到了熟悉却又陌生的情绪,似有些忧虑又带着几分期待与激动,这样的情绪,无疑会牵起黄少天的共鸣。

  两人看着彼此,又不说话了,不远处那喧闹的现场不时穿插着喊着他们名字的声音,而场馆的音响也已经打开,播放着总决赛宣传的音乐,强烈的鼓点与澎湃的音符还有现场粉丝的尖叫交织。

  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盛会。

  

  黄少天翘起嘴角,朝他笑说:“你知道我等今天等多久了吗?”他朝自己的耳侧做了个开枪的手势,嘴角露出那尖尖的小虎牙,“从你第一次把我给狙了开始,我就等着今天了。”

  周泽楷好笑,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那人声音在耳边响起。

  “全力以赴吧。”

  

  其实“全力以赴”这四个字,并不只是黄少天对周泽楷说的,也是他对自己说的,更是周泽楷反复鞭策自己的。两个人在赛前很长一段时间曾经是有过忧虑的,倒不是害怕与对方为敌,而是到了即将开战的边缘,反倒是对自己有了几分怀疑。

  不论是周泽楷还是黄少天,两人最害怕的莫过于自己看到对方,会有所动摇。

  可好在,他们是彼此了解,彼此相似的人,就好像这样的处境——不管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他们也只有四个字。

  全力以赴。

  

  总决赛第一轮,个人赛蓝雨这边是由于锋打头阵,而轮回派兵布阵较为保守,个人赛只放了个吴启,剩下两位都是二队的人,于是也毫无意外,蓝雨在个人赛中轻松拿下两分。

  蓝雨的开局还算胜利,这也让季后赛开始对轮回心存忌惮的大家都稍稍松了口气。

  擂台赛黄少天和周泽楷各自压阵,这个排兵布阵出来,观众们便激动得不行——枪王和剑圣啊,这可是头回在总决赛遭遇,绝对算是史诗级的对决了。

  然而擂台赛一开局,蓝雨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轮回方面派出在擂台打头阵的是吕泊远,而蓝雨则是宋晓。都是气功师,年纪也相近,这两人都非常了解彼此的打法,算是势均力敌的。可宋晓的涛落沙明上去还没站稳,就被云山乱给一通连招下来,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宋晓手速大开,也还是生生的吃下了一波连招,血条眼看着就空了大半。

  “吕泊远状态不错。”于锋说。

  喻文州看着大屏上的你来我往,眉头一皱:“云山乱的伤害太高了。”

  黄少天:“可能是超常发挥爆发了一波?”

  准备着上场的郑轩在一旁捏骨节,长叹了口气:“压力山大。”

  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表情是越看越复杂。

  大银幕上,宋晓的血条渐渐清空,而对方的血条却还处在百分之六七十这个安全数值,按理来说,近战同职业对打,那都是相当吃血的,然而眼前,竟然打出了这样的差距。

  郑轩套上队服外套,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扭头便往台上走。

  而大银幕上正好弹出两个字——荣耀!

  擂台赛轮回战队先下一城,成功击杀蓝雨首擂。

  毕竟是主场,观众里头轮回粉丝占大多数,这样的场面叫人激动,自然是满场欢呼,而轮回战队,对于吕泊远的表现自然是非常满意。

  在这次技能点的收入上,像周泽楷江波涛的账号,由于原本的技能点就已经不少,所以提升的幅度并不算大。可吕泊远的账号却不同,他的账号原本只有四千七百多的技能点,这回一经提升,收益相当的大。加上吕泊远本身的操作在气功师中算是一流水准,自然是如鱼得水。

  吕泊远拿下宋晓之后,接着便迎战的是经验丰富的郑轩,对方是竭尽全力希望上来尽快击杀云山乱,可吕泊远是不急不缓,同郑轩慢慢耗,抱着能耗多少血就耗多少的心态,跟他在赛场上打起了游击战。

  场外蓝雨一干人等是干着急,尤其眼看着郑轩不知不觉就跟着对方的节奏开始消耗,黄少天都忍不住在底下骂了句脏话。

  “吕泊远什么时候打猥琐流了,躲躲藏藏的真不痛快。要么就出来正面刚啊,就一点血了还耗什么呢!”黄少天吐槽道。

  其他人没接话,吕泊远这会儿的血条其实还是比较宽裕的,足够跟郑轩消耗,尤其是在郑轩很难摆脱他的节奏的前提下。

  这样下去,郑轩的处境恐怕不容乐观。

  

  另一边直播间,对于吕泊远的表现,负责现场直播的解说都给了极高的评价。

  “吕泊远一直都是稳健型选手,很多时候都是甘当绿叶,但这次风格有所转变啊。”

  “对,”主持人道,“擂台赛的表现非常精彩。”

  解说点头:“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枪林弹雨虽然血条上占优,但局面很被动,不得不说气功师要是玩猥琐流时不时出来骚扰,给输出职业造成的麻烦还是不小的。”

  主持人:“而且云山乱相较常规赛的状态也更好,不知道郑轩要怎么应付……”

  “哎!”解说忽然抬高了声音,只见屏幕里云山乱从隐藏的草丛冲出,视角正对弹药专家的背后,一个气贯长虹直击枪林弹雨。

  这一招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个正着,现场观众一阵惊呼,尤其是在场蓝雨战队的粉丝,更是看得胆战心惊。

  好在郑轩的反应够快,挨了技能之后也没给对方接连招的机会,反手一个手雷,翻身拉开了距离。

  在长时间的消耗之下,枪林弹雨的优势已经微乎其微,此时如果还不能打破云山乱的节奏,很有可能在这里就会被吕泊远给拿下。

  郑轩手心不觉起了层薄汗,他皱着眉头,嘴上嘟哝着平日放嘴边的那几句话,手指飞快的敲击键盘火力全开——对准了云山乱出现的地方。

  弹药专家的技能漂亮,各式各样的手雷炸开伴随着技能特效,就如同炸烟花似的,雷鸣电闪五彩斑斓——空气中似乎还带着血腥气味。

  枪林弹雨一边出击一边撤身拉开距离,面前白烟缭绕,郑轩眯起眼,盯着烟雾里这人的动向,又倏地怔住了。

  直播间的解说脱口而出:“不见了,云山乱不见了!”

  导播切到吕泊远的视角,发现这人一早又隐没在了草丛,而且血条几乎没有受损,也就是说——郑轩的爆发,他几乎都躲过去了。

  解说:“这太了不起了,让我们看看云山乱到底是怎么躲过弹药专家的爆发的,弹药专家的施法速度很快,而且郑轩也是一流选手,这种情况下要躲过技能是极考验选手的预判能力的。”

  此时,现场的观众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纷纷为吕泊远这波操作鼓起了掌。


  蓝雨战队这边却像是笼罩了一片愁云,各自沉默地看着银幕上的比赛。

  现下郑轩的处境,不管输还是赢,擂台赛要取胜都已经变的极为困难,此时吕泊远如果击杀郑轩,那么顺位第三上场的黄少天,则是要一挑三才能拿下这一局,问题是这一挑三的对象不是别人,除开吕泊远,他接下来要应付的可是江波涛和周泽楷,这种情况下一挑三——哪怕对于黄少天这样的王牌,都是巨大的挑战。

  就算郑轩击杀云山乱,以他现在所剩不多的血量,很快就会被江波涛拿下,那么黄少天也还是要打掉一个几乎满血的无浪,和一个满血满状态的一枪穿云。

  黄少天已经坐不住了,他起身将口袋里的工作牌戴好,朝队员们点了点头,转身向舞台走去。

  

  周泽楷旁边的人,示意江波涛可以准备了。对方也正有此意,从座椅上起身。

  比赛的时候,轮回的交流总是言简意赅,更何况是这样的大赛,虽然此时情势有利,但也不容松懈,大家连个笑容都不敢过火,拘谨的跟他们的副队长道了声加油。

  场上,郑轩顶着压力最终还是拿下了云山轮,但他血条已经所剩无几。

  江波涛跟吕泊远击了掌,两人并没说什么,江波涛坐在电脑前,刷卡登录。

  

  周泽楷同轮回的队员坐在一起,视线穿过人群,他看见黄少天上台的背影,身后蓝雨的logo随着他的步伐而晃动。

  他的视线转向舞台,自己也起了身。

  队员们见他的动作还想说可以不用着急,等副队打得差不多再上也行,但周泽楷却只笑了笑,拉好衣服转身走向备战室。

  江波涛收走了枪林弹雨的人头,正面迎战黄少天。

  周泽楷在后台小电视看的转播。其实这个时候的江波涛,不管是年龄还是手速,都正处于职业生涯接近巅峰的时期,如果换一个对手,或许并不需要周泽楷起身,这场擂台可能就会被他拿下,但他要对付,是黄少天。

  经过了夺冠之后两个赛季的沉淀,黄少天技术比当初封神的时候更加精致。尤其是这个赛季,黄少天的强势,不同于崛起时那强劲却青涩的时期,而是更加成熟,更加完美的。如果说本赛季最大的惊喜是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他带着轮回一路高歌,直指巅峰。那么黄少天的表现便无疑是代表了整个黄金一代,在这个新人强劲、老将也不甘示弱的时候,打出了他们的状态。

  这个时候的黄少天,不容任何人小觑。

  

  江波涛败阵的时候,夜雨声烦的血条被他耗到了百分之三十九,他下来看到周泽楷,对方朝他点了点头。

  江波涛心里有些遗憾,他预想中,自己应该是可以在黄少天那儿打出更多的伤害的,但不得不承认,剑圣的确是剑圣,正面对上便能感受到这人有多强悍,要讨到好处不是容易的事。况且比赛已经结束,再想也没有意义,于是他整理了下心思,回到了队友席。

  现场观众看到大银幕上切出周泽楷的影像,一时便沸腾了,整个会场响起为他加油助阵的呐喊,整齐划一,震耳欲聋。

  这个赛季周泽楷的表现已经是无可挑剔,在粉丝看来,只要周泽楷出现,好像不管什么样的局面都可以轻松摆平,这个俊美的男人,是他们的队长——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队长。

  另一边,黄少天对着镜头扬起嘴角,打了个招呼,底下又是阵尖叫。

  虽说场下的粉丝多是轮回的支持者,但竞技体育对于强者的追捧,常常也是不分战队的。虽然黄少天在场上的表现让对手们咬牙切齿,可谁都不能否认他的实力,因而哪怕是敌人,大家也会在他出现的时候,为他献上掌声。

  这两个中生代ACE的代表,终于交手了。

  

  账号登录后,黄少天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夜雨声烦:枪王枪王你在哪啊我就这么点血了你还躲干什么,我要是你我现在肯定就在地图上横着走等对手来送了

  现场不约而同的发出嘘声。

  周泽楷对这人文字泡的免疫力可以说是相当的高,可他越是在场上不搭理,黄少天就越是喜欢上来撩拨,于是一碰到周泽楷,黄少天嘴炮的兴致反而还更高。

  黄少天找了个草丛隐蔽踪迹,顺便找寻一枪穿云的刷新点。而周泽楷则操作着角色缓慢前行,观察着黄少天可能在的位置。

  这两个人打架的风格截然不同,明明在一起好些年了,但在这方面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周泽楷在场上向来直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黄少天在场上总是静待机会,谨慎地等着对方露出破绽,然后精准的直击要害。

  就好像现在,神枪手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黄少天的视界,但屏幕里的剑客却不为所动,依旧躲在草丛里,隐藏着自己的身影。

  众人屏住了呼吸。黄少天血条不占优,自然比往常更为慎重,他飞快地在聊天栏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手上同时操纵夜雨声烦悄悄移动,若是光从直播上看,其实很难看出移动的轨迹,但一旁的一枪穿云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调转视角纵身跳开,动作的间隙还扔了个手雷出去。

  黄少天眼疾手快的将夜雨声烦从草丛里拉出来,抬头便撞上了周泽楷的枪口,可他丝毫不慌,屏幕里,剑客借着地势翻滚躲过了子弹,拔剑前冲。

  战火瞬间点燃。

  剑客的机动性在全职业当中都是靠前的,黄少天的手速更加放大了剑客的职业优势,一般的职业选手一旦被黄少天近身,那就是只能硬吃技能挨他的揍,想跑都跑不掉。而神枪手在跟剑客近身的时候,其实是不够讨好的,可偏偏是这样的处境,周泽楷却一点儿也没打算后退,没有半点犹豫的直接以枪格挡,硬接黄少天的招。

  黄少天自然是习惯了这家伙的风格,他躲过双枪射出的子弹,但还是难免被这人给近距离扫了拨血,在场的蓝雨粉看着黄少天岌岌可危的血条,都希望他能够稍微缓缓,可黄少天却像是并不在意自己的损耗,半步也没有让一枪穿云脱身。

  直播室的解说对于一上来就短兵相接的场面很是激动。

  “黄少天非常聪明,这个时候如果后退,起码要强吃一枪穿云好几个中远程技能才有可能脱身,近身跟一枪穿云打虽然看上去很危险,但周泽楷得用体术拆他的招,这一点上,一枪穿云就没那么好放开手脚打出全部火力。”

  旁边的主持人却有些不解:“可是这样消耗对于黄少天来说非常不利啊,两个人下血速度相近,但周泽楷毕竟是满血。”

  解说:“对,所以他在找机会,周泽楷也在找机会。”

  解说话音落下,夜雨声烦纵身后撤,一枪穿云没给他喘息,火力强劲的技能便追了上来,一时间简直是目不暇接,然而这还不是极限——就在观众都快喘不上气的时候,一枪穿云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七个剑影——剑影步!

  七个剑影,能做到此等程度,哪怕是在高手云集的联盟都是极其罕见的,只有在极高水准的对决,才有可能看得到这样的盛况。

  面对来势汹汹志在必得的黄少天,周泽楷没有丝毫的迟疑,抬起双枪射击,同时膝撞接滑铲,只见那白衣飘扬的神枪手一个翻滚躲开剑光,移动躲避夜雨声烦技能的同时,Bang的一声甩狙直接打中朝他冲来的剑影。

  不过两三秒的间隙,周泽楷竟然靠硬打直接破了黄少天五个剑影!

  周泽楷破招的速度已经是一个极限,可对于黄少天来说,这两三秒便足够成为一个翻盘的机会。周泽楷迅速调转视角,果不其然,剑客的大招已逼近眼前,他仿佛都可以看到剑客手中冰冷剑尖上的光华——避无可避。

  一枪穿云微微侧身,在所有人都以为周泽楷要避过黄少天锋芒的时候,一枪穿云的头像底下却弹出了几个Buff,现场解说先一步察觉到,脱口而出——

  “爆发!开爆发了!”解说颤抖着喊道,“硬刚!周泽楷要开大跟黄少天硬刚!”

  剑客的大招爆发出一圈灼目的白光,而神枪手连射出的子弹带着魔法炫纹的特效,仿佛如一团团冰霜烈火,猛烈地与那剑气相撞,场面瞬间炸裂。

  这一幕差点让现场观众从椅子上跳起来,太强势了——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此刻两个人所迸发出的力度,这种狭路相逢强强对决的畅快和热血,只看一眼,便能感染所有人。

  荣耀联赛发展到今天,已经算得上是家喻户晓,而比赛形式也随着技术的发展,变得更加丰富。这些年来,玩家的取向也会随着选手而改变,有些人喜欢看炫技,有些人爱看战术,但最能吸引人,还是强者之间寸土不让,这样爆炸式的决胜。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排面,”直播间主持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感叹道,“这就是顶尖选手的排面,不管这场对决到底谁输谁赢,这样互扛大招的对轰,足够载入史册了。”

  解说:“没错!我们有多久没看过职业选手直接飚手速爆伤害的打法了?完完全全就是个人技术的对决——我只能说,厉害,太厉害了。”

  主持人还稍微保有理智:“对,我们来看看现场,夜雨声烦还留了个血皮……这应该是这个赛季以来,第一个在一枪穿云满buff大招下苟住的活口,这边一枪穿云的血条还算安全——看这个情况,擂台赛是要出结果了。”

  黄少天大概也是知道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对方猎杀,于是便浪起了操作,还不忘在聊天栏骚扰几句。

  夜雨声烦:哎呀哎呀刚才居然没躲开,值得奖励啊枪王。

  

  屏幕这边周泽楷仍是闷不吭声,他嘴角微微翘起,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松懈,他对准那个剑客,毫不犹豫地送出一枪,给这场擂台分出了胜负。

  

  

  tbc

本来打算总决赛不写太多细节的,但是看原文的时候觉得还是想看周泽楷和黄少天在个人赛或者擂台上打一架的,所以就稍微细化了下。

团队赛回头就不细写了,原文更精彩!!!

然后可能会写一点点战术分析这样子


以及

有没有关注S8的,今天写更新,写着写着听说FNC赢了C9,我就开始为IG担忧了起来【。摸鱼看了下比赛Caps太牛了啊我靠,明明下午我才为shy哥的天秀操作高兴来着妈的呜呜呜

我觉得我要毒奶一口FNC!?决赛FNC夺冠吧!!!


评论 ( 19 )
热度 ( 253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