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50

前章:【周黄】那几年 49



  69

  黄少天到叶秋那帮忙打本的事儿没几天就暴露在了喻文州那,黄少天跟周泽楷在那儿吐槽,猜他们队长是不是开天眼了。

  周泽楷对叶秋玩儿散人的事有点好奇,不过也没有打探过多,毕竟这算是蓝雨的独家情报,再说了,八赛季开始,轮回的排名就是一路向上,上升的速度令人咋舌,常规赛刚刚过半,轮回战队就已经挤进了前三,紧挨着积分排名第二的蓝雨。

  这作为两支队伍的王牌,周泽楷和黄少天在竞争层面上的关系也是越发的激烈。两家粉丝平时就不太平,如今更是有事没事都要找茬闹一闹。两位本尊虽然对这种竞争感到很有乐趣,但彼此之间说话还是会要比过往更小心一些。

  再者,周泽楷最近除了比赛,还在谋划着一些事儿。

  

  “戒指?”方明华吃饭吃到一半的便愣了愣,“你是想要订制吗?”

  小圆桌对面的周泽楷点头。

  方明华:“订制倒是不难,我记得轮回有个赞助,那个老板他以前就那个什么——还挺有名的一个珠宝品牌在亚太的代理,他现在虽然不做珠宝了,不过人脉还是有的,你跟他开口,什么品牌设计师都能给拉过来。”

  江波涛在一旁搭了话:“经理说会比较好,他跟那个老板好像很熟。”

  周泽楷:“是吗。”

  方明华:“小周这是打算要跟人求婚了?速度够快啊,房子到手没多久就订戒指了,行动力是真强。”

  周泽楷只笑,这会儿食堂很空,他们仨都是刚跟经理开过会出来的,错过了饭点临时开的小灶,人少说起话来当然也就没什么遮拦。

  戒指的事,他原本是打算自己去网上问问,但看到方明华又想起这人结了婚,当然对戒指这些东西比较了解,所以才开的口。至于江波涛——周泽楷隐隐从他的态度上,感觉到对方大概是知道他和黄少天关系的。

  尤其是上回黄少天那个绯闻,江波涛之后还特意跟他说,这些只不过是谣言,不用太放在心上。虽然周泽楷不知江波涛从哪得知,但并不难看出对方的善意,因而周泽楷对江波涛也没有太过设防。

  周泽楷:“也不是说求婚……”

  他想了想,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送戒指,之前他就跟黄少天约好,说如果他拿了冠军,就要送黄少天一枚戒指,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出现“戒指”这个东西,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过,这半年来,周泽楷总是想些有的没的,尤其是黄少天跟家里人出柜后,周泽楷意识到,他们之间,已经远不止是在“谈恋爱”了。

  自从开始感受到父母方面的压力,周泽楷心中那无处使力的不安,让他一度彷徨,他们的感情带来的问题太多了,其中最让他难受的,不是跟父母之间可能会存在的冲突,而是他觉得——自己很难为对方做些什么。

  大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周泽楷感觉“爱”本身是一种很无力的情感,因为在他心里他愿意为对方做的任何事,可现实是,他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他只能看着,看着黄少天卷入麻烦,看着对方身处在他不知道的困难里,看着现实如洪流,将他们仓促地冲散。

  周泽楷很难容忍自己的坐以待毙,可他们不是玩游戏,并不是一个传送阵就能让他去为对方解围。

  之前一整个夏休期,周泽楷发觉黄少天好像是有些躲着他,这种感觉似有似无,他起初觉得奇怪,后来又无端的生气,生对方的气,又生自己的气。

  他从那时就隐约怀疑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可对方又不说,他依然是那个不能为对方做任何事的人。

  但后来,周泽楷看网上放黄少天给大学联赛做表演嘉宾的视频。那完完全全是黄少天的主场,那场表演赛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束缚住黄少天,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战术,他尽情的施展着技巧,仿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自由自在的,在赛场上纵横,是个真正的王者。

       那样的黄少天,多么强大,又是多么自信。

  周泽楷忽然意识到,黄少天从来不是一个等待别人拯救的人。

  有时候距离太近,关系太好,人会不自觉地依赖对方,就好像在他面前,黄少天没什么脾气,也不怎么跟他争吵,有些事儿也大大方方的让周泽楷代劳。而周泽楷在黄少天跟前,也总是撒一些无伤大雅的娇,露出他从不在别人面前展示的那一面。

  是这样的关系,让周泽楷下意识的觉得,黄少天有任何麻烦,他都应该奔赴到对方身边,为他排忧解难,黄少天需要他,而也只有这样,才是他唯一能为对方做的。

  但实际上,黄少天独立且坚强,他有他的想法,他是一个懂的自救的人。黄少天选择不告诉周泽楷,或许就是因为他在试图解决问题。

  周泽楷想问清楚,但他还是愿意给黄少天时间。他相信只要他们彼此相爱,那么总有一天黄少天是会将一切和盘托出的。这种信任毫无理由,却是义无反顾,没有任何怀疑。

  

  愿意给黄少天信任和尊重,让他去处理自己的问题是一方面,但他也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就好像那时周泽楷说那个房子,是他们的家。还有那天夜里他说,不要一个人,你还有我。这些并不是讨好恋人的空话——而是真切的,实际的诺言,他要给黄少天一个家,一个不会让他有后顾之忧的家。

  房子如此,戒指也差不多是如此。说起来,物质的东西,从前他是不甚在意的,只是人在这个处境,也渐渐意识到了,这些东西所蕴含的意义。

  年少时的恋情和长大之后的恋爱是不同的,年少的时候,对长久的渴望只是一阵激情和要不了多久就会冷却的热血,这种渴望好似空中楼阁。可年纪大了之后,对于希望与一个人长久,就会变得现实很多,或者说——世俗很多。

  周泽楷自从有了那些期待,希望给黄少天一个家开始,他便就像个普通男人那样,物色房子,计算着收入,预备着哪天回家跟家里说清楚。因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不论贫穷还是富贵,未来总不过是柴米油盐,金钱和理想,他做这些,是学着适应世俗爱情将要涉及的一切。

  此时的戒指,对于他而言,倒不至于真是送了之后就要求婚,而更像是一个承诺——一个从理想走到现实的承诺。

  

  

  周泽楷向经理提出请求的时候,经理明显是一脸难以置信说——你难道还跟黄少天在一起?

  周泽楷点头,不然呢。

  经理以为他俩这青春年少的,谈恋爱肯定没啥结果的,谁知道这会儿周泽楷都要买戒指了。

  经理给老板打电话之前连问了好几句“不再考虑一下吗?”,周泽楷则在一旁凝视着他,直到这个电话拨出去。

  老板是很喜欢周泽楷的,原因简单粗暴,因为周泽楷很会赚钱。大老板早前没怎么接触过电竞,是因为跟经理的关系才投了轮回,早期轮回战绩不行,他也就当做是卖朋友面子,反正他主业不在这,也不缺钱。

  后来换了个队长,最初见面,大老板也不知道什么天赋不天赋的,只是觉得周泽楷虽然人小,但长得挺端正,特像他儿子做的娱乐公司里的童星,娱乐业有多挣钱就不用说了,当时他就打定了主意,回头要是周泽楷就是个绣花枕头,那就换个地方,让他到娱乐圈发光发亮发挥自己的长处——刷脸。

  当然,后来周泽楷带领队伍打出来的成绩是有目共睹,轮回也是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好,周泽楷这张脸带来的经济效益肉眼可见的增长,已然成了老板们眼中摇钱树一般的存在。这会儿他们的大宝贝摇钱树想问他要个品牌设计,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隔天,某位知名珠宝品牌的设计师就到轮回上门服务了,众人一打听才知道那是干啥的,一群人朝周泽楷投去了羡慕的眼光,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周泽楷是找人来设计戒指的,但一点都没妨碍他们在那浮想联翩。

  经理有口不能言,只能痛心疾首地看着宝贝队长在搞基的不归路上走的风生水起花样十足。

  杜明则是拉着吕泊远的手说——

  “远啊,我结婚也想要这样。”

  吕泊远拍了拍他的肩:“你去找个富婆,或者去做梦,梦里什么都有。”

  杜明:“富婆太可怕了,有没有别的现实可行的方案。”

  吕泊远说:“有啊。”

  杜明好奇:“什么?”

  吕泊远说:“你跟队长结婚,你就有这个待遇了。”

  杜明:“……”

  吕泊远说:“当然前提是队长看得上你。”

  杜明:“那还不如做梦来得现实可行!”

  吕泊远一脸孺子可教:“知道就好。”

  旁边围观这俩插科打诨的吴启好奇道:“队长怎突然这么奢侈,真是要结婚了?”

  吕泊远说:“不知道,可能吧。”

  杜明说:“其实我早就觉得队长好像恋爱了,只不过不知道对象是谁。”

  吴启说:“你也有这种感觉吗?”

  吕泊远:“我也有的……”

  这仨互相看了看,仿佛发觉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他们又看向旁边跟他的经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今天的经理感觉格外的怪异,脸上甚至透着某种生无可恋的冷漠还有一丝丝看淡人世的超然,三人刚开口问了个头,经理的视线朝他们扫过来——这仨整齐划一地打了个寒颤,仿佛觉得对方下一秒就要从口袋掏出两把枪干死他们。

  于是这几个人又默默地闭上了嘴。

  

  70

       今年冬天,S市满布阴云,时不时便下起冻雨,冷的人直打颤。

  轮回战队是本赛季全明星的主办方,因为事务繁杂,休赛之后队里便一早放了假,好专心准备活动。

  全明星的前序工作最受累的大概就是经理,其次是负责跟各大战队队长接洽的江波涛,周泽楷则完完全全是作为一个漂亮的门面,需要他的时候出面进行展示就可以了。

  元旦前一天的下午,周泽楷从摄影棚出来,补拍了一部分全明星现场需要的宣传照,便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问他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今年周泽楷回家吃饭的次数大概两只手数的过来。周家对待家里的小辈大多是不怎么管束的,尤其是现在周泽楷年纪大了又自己买了房,不常回家是在正常不过了。

       如今一年就要过去,家里来了电话,周泽楷当然是答应了。

  

  周泽楷刚打开家门,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他循着光线瞧去,客厅里竟然挤了七八个人。

  周泽楷还没仔细看,就被大家注意到了,那些个熟悉的三姑六婆便冲他招手,周泽楷顿时一头热汗下来——他可太怕应付这种场景了。

  周家姐姐见弟弟回来,也知道接下来诸位大人的注意力会随之转移,那张愁云密布的脸上终于爬上了些喜色,她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也冲他招手。

  周泽楷:“……”

  三姑六婆的场合,总是充满着毫无营养地碎嘴和无意义地嘘寒问暖,周泽楷从小就是诸位家长心中最需要关怀的那一位,因为他不爱说话,曾经被婶子们认为可能是自闭症,后来长大了,成绩有起伏,家里的这些大叔大妈就在那嘀咕是不是恋爱了,毕竟周泽楷这张脸,的确是自带嫌疑,再之后跑去打游戏,那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家门都差点被踏破,大家都在琢磨——这好好的一孩子,怎么就成网瘾少年了。

  周泽楷沐浴在诸位亲戚怜悯痛心的目光好几年,最近名气越来越大,有点火出圈的架势,这些三姑六婆们看他的眼神又变了,周泽楷在这些眼神里找到了熟悉的感觉,那就是他们曾经看自己那学业有成的哥哥姐姐们的眼神——这是个有出息的孩子。

  关于周泽楷的定义,在三姑六婆心中总是变幻莫测,周泽楷也无意去纠正什么,这些人说什么他便就是听着。

  然而这回,他刚在沙发落座,他妈居然也坐了过来,而今天——三姑六婆们的重点居然是,催找对象。

  以往,周家父母是很少参与这些饭前毫无意义的闲话的,周家父母都是真正的高知,也了解自家儿子的秉性,并不会轻易因为这些闲话而改变对儿子的看法和教育理念,但这一回,周泽楷居然瞧见他妈也加入其中,不得不觉得奇怪。

  周泽楷默不作声的听着,起初还只是一些没啥实质内容的询问,比如有没有喜欢的姑娘,或者喜欢什么类型,但后来,越说倒是越具体,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说起了住二楼那邻居家的女儿好像跟他年纪相仿。

  周泽楷越听越觉得诡异,正打算转移话题,这时手机却震了震——他打开一看,是他姐发来的微信。

  姐:你妈想给介绍个姑娘,一会儿人会来家里

  周泽楷:?

  姐:其他人都是被你妈拉过来撑场子的,你悠着点别被带跑了。

  周泽楷:……

  周泽楷抬起头,就瞧见他姐在对面看着他,手机灯光映在脸上显得格外深沉。

  

  周泽楷下意识的起身打算开溜,却被他舅妈随手一抓给按回了沙发上,他二婶问他干嘛去,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自己想去厨房给他爸帮手,另一边三婶就要他安稳坐着别乱跑,好容易回趟家可不得陪大家说说话,那边他二舅连忙点头说,是啊是啊,难得能见一次楷楷,这次看好像又长高了。

  这个说法立刻得到大家的响应,纷纷表示楷楷越长越高。

  周泽楷:“……”

       这话说得,周泽楷差点以为自己是根小树苗。

  这时,他妈又将话题绕到了女孩身上:“你还记得那姑娘吗?”

  周泽楷说:“不记得了。”

  他舅妈说:“怎么会不记得,我都还记得,那时候你俩还一起看过动画片,小时候她可粘着你了……”

  周泽楷想了想,确定自己的确不记得这么个人,又说:“真不记得了。”

  这时,他婶子开口了:“就那个,后来还跟你上了一个小学的,她爸爸跟你妈还是一个单位的呢。”

  周泽楷看着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他意识到,在场并没有人在听他说话,更没有人在意他的回答。因为显然——不管他说多少次不记得了,还是会有人试图“提醒”他关于那个女孩的种种。

  周泽楷微微皱眉,其实他不喜欢跟人说话,便是因为大多数人是不懂得怎么听人说话的,而他也没有兴趣自说自话,像这种嘈杂混乱的场合几乎集合了他所反感的所有特征,他的耐心正在逐渐流失,周泽楷再次打算起身,这一回——他又被舅妈给出手拉了回来。

  周家姐姐在对面都快笑死了,周泽楷被东拉西扯的,怎么也没办法从这些人当中脱身,可他又不想奉陪,着急的脸都红了。

  周家大姐觉得周泽楷兴许是要发火了,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自己这位弟弟发脾气,她有点儿想看,又觉得心疼,就在这时,周爸爸在厨房喊了声,准备开饭。

  

  周爸爸这算是勉强替他解了围,可也只是暂时的,周泽楷坐上饭桌之后,这些闲言碎语自然也跟了过去,周泽楷漫不经心地吃着饭,他被叨叨得头昏脑涨,他忽然想起黄少天——这样场合,或许对方有一百种方法去应付,但自己却没有那个伶牙俐齿。

  周泽楷往嘴里扒了两口饭,他的父亲坐在他对面,正跟他二舅小酌着,他的母亲坐在旁边,吃饭吃得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的人,则是不厌其烦的集中火力对准他,跟他聊楼下的女孩,又问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周泽楷很想问他们,我喜欢什么样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无法理解这些人对自己的关切,明明自己的喜好跟他们全无关联,有什么可问的。像他,即便被缠着说了这么多话,他都没有兴趣去关注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这么无聊,因为在他看来关注一群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事。

  亲戚们见他一直没接茬,便有人问:“是不是谈了恋爱了,还是有喜欢的人了?”

  周泽楷抬起眼,说:“有啊。”

  这两个字出来,餐桌一众哗然——周泽楷好笑,原来还是有人会听到他说什么的。

       周母朝他看了过来,而周父也有些惊讶,其他人则像是终于试探出了答案,看向周母:“喏,我就说楷楷肯定是有对象了,你说你着的这是什么急。”

  “就是,我们家楷楷难道还会找不到姑娘吗?”

  舅妈问他:“长什么样啊?可以带回来给家里看看嘛。”

  二婶说:“对啊,我可好奇小楷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周泽楷看了她眼,视线又环顾了一圈,望着些亲戚的面孔,在这人打算开始新一轮的讨论之前——他心下冒起了一股冲动。

  周泽楷望向坐在对面的母亲,周妈妈也是今晚头一回,与他四目相对。

  周母神色欲言又止,看着他眉头紧皱着。

  周泽楷嘴唇动了动,他听见自己发出声音。

  “不是女孩。”

  舅妈好像没听清,便大声道:“嗯?你说什么?”

  周泽楷一股脑说:“我喜欢的,不是女孩。”

  喧闹的饭桌顿时安静了下来——就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都是僵着的,旁边的舅妈惊讶的朝他看来,周家姐姐坐在他左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婶子们先是茫然,随即又回过神来,换上震惊的神色,而二舅则是蒙着,手里端着小半杯红酒,正打算跟周爸爸碰上一杯。

  周爸爸端着酒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周母却别过了眼。

  周泽楷感到阵阵耳鸣,就这一霎那间的失神,他后知后觉自己已然在众人之前莽撞的出了柜,他顿时心跳得飞快,耳鼓都仿佛砰砰砰作响。

  周爸爸声音略微嘶哑:“……你说什么?”

  “我说,”周泽楷深吸了口气:“你们……不是问我,喜欢什么类型吗。”

       他嘴角扯起一丝弧度,说,“我喜欢男人。”

  

  话音落下的瞬间,周泽楷感觉饭桌一阵震动,对面的周爸爸兀然起身,他看不清对方的动作,只感觉什么东西朝他飞了过来,与此同时,他被人推了一下,身体稍稍倾斜,就在这关头,竟然是他姐反应最快的将他推开护到了身后。

  周家姐姐被周爸爸情急之下泼过来的红酒撒了满脸,二舅连忙起身拦住了因为愤怒而红了眼的周爸爸,饭桌上顿时陷入混乱,男人们都在试图按住他那满脸滔天怒意的父亲,而女人们则一个个各说各的试图用语言化解矛盾,却是叽叽喳喳,聒噪无比。

  周泽楷大脑空白,他被他姐推搡着从饭桌旁起身,混乱之间,周泽楷看到他的母亲仍旧坐在饭桌旁,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地合上了眼。

  周泽楷心下一阵抽搐,面前乱成一团的家人刺痛着他的眼,又看到不知何时家里贴上的那些窗花装饰,这才想起今儿已是这年的最后一天。

  周泽楷忽然反应过来,就在这电光火石间,自己似乎毁了这本该平和安静的一切。

  可话已说出口,覆水难收,后悔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周泽楷抬起头,望向他的父亲,却看到向来温和的男人,此时涨红了脸,眼睁得好似铜铃一般大,冲着他用方言吼着——“滚”

  周泽楷退了半步,他被自己的姐姐从饭桌前拉开,他的力气几乎全部从身体里抽离,他被拉着离开餐厅,穿过走廊,离开这个家。

  周泽楷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这么离开,可他姐姐却是不由分说的将他拽了出去。

  那些始料未及的变故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原本打算说的话,还没出口,便尽数落了空。

  

  周泽楷前脚跌出大门,远处传来些许放礼花的声音,——砰砰砰,他抬起头,天际间,好像还能看到些许灿烂的光亮。

  

  过年了。

  

  

  tbc


两个人其实都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处理这些问题,都是各有各的不成熟的地方,总会犯些错走些弯路。

他们俩出柜的情节很早就设计好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写到楷楷这里,也终于可以说说原因。

少天的话,我一直觉得他的家庭环境和氛围是比较好的,主要体现在交流沟通上,这一家人整体会呈现出外向积极的状态,父母跟子女的交流也更趋向于平辈之间的感觉。

所以在少天出柜的时候,我就设计的是他是通过比较平静的交谈而说出来的。

小周的话,其实前文写过的周父周母都是好说话的人,整体来说感情也是不错的。但是因为职业原因(老师),他们的沟通,并不像少天家里那样“平等”的对话,而是有些像老师和学生之间交流模式。就像周妈妈在接纳楷楷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也更像是一个为人师者的口吻,教他你应该怎么做云云。

这样的沟通模式,是父母说得更多,而小周说得少。这也决定了小周会很突然且以一种更激烈的方式说出自己的诉求。

大概就是沉默中爆发这样子吧(


然后就是,写到这里差不多四十万字了,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定要写这些起伏和波折,很大的原因是我希望,他们一点点走出自己原来那个家庭,并不是一定要决裂,而是独立。尽可能地摆脱家庭对自己的影响和左右,从思想上独立起来,拥有真正自由的灵魂,再好好地跟对方在一起。

评论 ( 26 )
热度 ( 301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