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9

前章:【周黄】那几年 48

这章里涉及原著的对话稍稍做了一些改编。



67

 当晚回到市区,周泽楷原是打算让喻文州把车开回酒店,酒店离轮回战队不远,他们也方便回去,但喻文州说S市的路他不太熟,车多也不太好开,于是还是将车停在了周泽楷家。

  黄少天说要他俩上去坐坐,实在不方便回去今晚就宿在这儿。喻文州原是觉得不便,但周泽楷也点了头,他也就不好再推辞。

  黄少天带着郑轩先一步上楼,周泽楷则带喻文州去车库停车。

  郑轩进了周泽楷家门之后,看到那可以说是相当奢侈的占地面积,以及虽然不露财可品味质感都很烧钱的家装,便忍不住问黄少天周泽楷的收入。

  黄少天从冰箱里取了两瓶矿泉水,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他收入到底多少,应该比我不会少吧。”

  郑轩在沙发上坐着,环顾一圈,感叹道:“这还是没拿冠军呢,回头要是拿个冠军……”

  黄少天有些奇怪:“你怎么突然关注起这种事来了,最近在买房吗?还是说你觉得俱乐部给的工资低了?”

  郑轩摇头:“房子我早就买了,对收入暂时也很满意,我只不过是……”

  黄少天侧耳:“嗯?怎么了?”

  郑轩张了张嘴,看着黄少天的表情,没敢说出心里那句:我只不过是有点娘家人的心态罢辽。

  他咳了咳,决定还是先问清楚,解了心中的困惑。

  “你跟周队,是在恋爱吗?”

  黄少天眨眨眼,看着他一会儿没说话,然后才点头。

  “嗯,你看出来了?”

  郑轩:“我又不瞎……”

  黄少天:“有那么明显吗?”

  郑轩道:“如果你俩不待在一起还没那么明显,但是你们俩待在一起那就太明显了,瞎子都能闻出来那股酸……”

  郑轩原本那句“酸臭味”还没说出口,就被黄少天笑眯眯的视线给唬住了,连忙改口道:“该死的清新”。

  黄少天满不在意的往嘴里灌水,实际上却是在掩饰此刻自己的紧张。

  一直以来,黄少天瞒着蓝雨的人自己的性向,除了不希望泄密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不希望被自己所珍视的队友们所排斥,黄少天是可以不在意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不接受他这件事的,但是对于自己在意的人,他还是没那么潇洒。

  他薄唇微动,抬起眼皮瞅瞅郑轩。

  “你……怎么看。”黄少天低声问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不能接受的话,以后就不提这个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郑轩奇怪说:“不能接受?为什么会不能接受?”

  黄少天说:“你是直男吧?”

  郑轩点头。

  黄少天:“那你对男的跟男的在一起这事能接受吗?”

  郑轩忽然发觉黄少天语气似乎很正经,他便也改了原本玩笑的态度,变得认真起来。

  “呃,如果你说男的跟男的在一起这个事,我其实觉得有点奇怪。”郑轩解释道,“不过你是你啊,你不奇怪。”

  黄少天看着他:“是我就不奇怪了吗。”

  郑轩理所当然说:“你很好啊,虽然平时话多一点有时候挺烦的,偶尔倔起来会不讲道理,没事就喜欢找人切磋拉仇恨……但你还是很好的。再说了,我们是好朋友,你跟男的在一起还是跟女的在一起,你还是你又没差。”

  黄少天愣着了,他没想到郑轩会这么说。

  郑轩接着嘀咕道:“你找的这个人眼光也不错啊,不像是闹着玩的,周队条件这么好,性格也不错,一看就是你欺负他,你嫁过去也不会吃亏,出于娘家人的角度也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啊……”

  黄少天:“……”

  他还没来得及感动上十秒钟,黄少天就觉得有点控制不住想上去踹郑轩一脚。

  郑轩见他表情又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我是真没觉得你喜欢男的女的对我有什么影响,不过你要是喜欢我,那就可能会有点尴尬了……”

  黄少天:“……我劝你还是去照照镜子。”

  郑轩:“你就是个颜控。”

  黄少天理直气壮:“你在想着周泽楷的脸告诉我,我颜控是不是情有可原。”

  郑轩想了想:“也是。”

  黄少天说:“还有,你说一看就是我欺负周泽楷,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欺负他了?”

  郑轩说:“难道他还欺负你吗?”

  黄少天扬眉:“你这口气是要帮我出气?”

  郑轩:“可以啊,你先叫我声爸爸我就去教训他。”

  黄少天忍着笑说:“周泽楷八块腹肌,你打得过他吗?”

  郑轩:“现在人练腹肌都是摆看的,不经打,儿子你要相信爸爸。”

  黄少天:“哦,那你加油。”

  郑轩又问:“不过我要是跟周泽楷打起来,你帮谁啊?”

  黄少天想了想,看着郑轩说:“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像女朋友问男朋友,如果我和你妈一起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郑轩说:“所以呢?你会救谁呢?”

  黄少天拍了拍郑轩的肩:“孩子,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游上岸了。”

  郑轩:“靠,重色轻友。”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串儿和黄少天喜欢吃的炒饭,喻文州则是买了些饮料。黄少天到了晚上胃口总是特别好,尤其是今儿心情确实不错,几个人便坐一块吃了顿夜宵,又闲聊了好久。

       后来周泽楷去洗澡,喻文州在阳台上跟人通电话,郑轩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问他最近的约会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没有细说,只说是家里安排的。

  郑轩了然。

  黄少天本想多说几句,让他以后也没别跟着起哄,这种绯闻闹多了很尴尬。却不想对方先开了口。

  “之前我们开玩笑说你女朋友的事,周队没有误会吧?”

  黄少天摇头:“没有,他还是挺信任我的。”

  郑轩:“那就好,不然我们散播谣言的罪过可就太大了……不过——”

       他顿了顿继续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跟队里的人说清楚的。队里的人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他们应该都是可以理解你的。你家里压力这么大,更加不要闷在心里了。”

  黄少天收起那些滴着油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点点头。

  “谢谢。”他说。

  郑轩直摇脑袋,拍着黄少天的肩:“别这么客气,这都是爸爸该做的。”

  黄少天翻翻眼皮,懒得理他。

  

  安顿好喻文州和郑轩,黄少天才去洗漱,恍惚间还真有了点是这个家的主人的感觉。大概因为累的,洗过澡后出来,黄少天浑身疲软,脑子晕乎乎的。周泽楷正倚在床头给他刷消消乐的关卡,黄少天刚进来,就听到哗啦啦过关的音效。

  周泽楷见他来了便放下了手机,朝他笑了笑。

  黄少天解开身上的浴巾钻进了被子里,这个时节S市晚上还真有些凉,黄少天微微一哆嗦,周泽楷伸手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抱进了怀里。

  黄少天抱着他舒服的叹了口气,拉着被子和对方一起躺在了床上。

  周泽楷和黄少天对赖床向来是乐此不疲,因此对床的当然要求也挺高,像这种床垫松软的,黄少天一直觉得躺在上面是会有幸福感的,就好像现在。

  黄少天身陷柔软的被褥,旁边躺着他的男友,赤裸的皮肤相互贴着,亲密无间。

  “聊聊吗?”黄少天忽然开口。

  周泽楷瞅瞅他:“聊什么。”

  黄少天说:“聊你为什么不开心。”他抬起头,“是因为我吗?”

  周泽楷的表情并不似白天那样阴云密布,黄少天问他,他的眼神游走了下,又回到这人身上,薄唇轻启。

  “你有话,想跟我说吗?”

  周泽楷这样没头没尾的发问,让黄少天愣了愣,虽然不知道周泽楷指的是什么,可他总有感觉,这人并不是随口一问。

  黄少天说:“我一直都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周泽楷伸手拨了拨他的头发,轻声道:“又为什么不说?”

  黄少天:“有些话,说多了怕你烦——”

  周泽楷:“不烦的。”

  黄少天闻声笑了笑,他并不想说谎,他的确有事瞒着周泽楷,他也希望能够解释一下,便道:“还有些事,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也是知道的,我本来就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如果有些事,我不确定说出来到底有没有帮助,或者我觉得没必要,我就不会说。”

  周泽楷知道这是实话,其实他俩都有点这样的倾向,以前就不爱跟对方说一些不开心的事儿。

       只是这回,黄少天瞒着的,绝对不是简单的“不开心的事儿”。

  周泽楷说:“如果,我有必要知道呢?”

  黄少天看着他,大方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我错了,到时候我就老老实实和盘托出,然后跟你道歉打滚求原谅,你看行吗?周大队长。”

  黄少天向来是拿得起放得下,这一点上总透着坦率的可爱。

       周泽楷说:“行。”


  话音落下,周泽楷温热的掌心揉了揉黄少天的发,两人又靠在一起,窗帘拉开了半拉,外头隐隐可见延伸至远方灯光拼凑成的星海。

  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相对,鼻息间是对方身上那清爽的沐浴露气味。

  忽然,周泽楷发出了些许声音,黄少天抬起头,周泽楷看着他,意味不明地说。

  “不要一个人。”

  黄少天:“嗯?”

  周泽楷:“你还有我。”

  黄少天顿了顿,对着那双黑眸,轻声答应道:“我知道。”

  周泽楷又开了口,缓缓道:“就算……”

  黄少天没等他说完:“你要对我唱小情歌吗?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你会给我怀抱?”

  周泽楷本是酝酿着一肚子心事想说,结果被黄少天这一句玩笑给闹的破了功,低低地笑了起来。

  黄少天见他笑,顺杆爬着继续追问道:“啊?是不是啊,会不会给我怀抱啦?”

  周泽楷说:“会。”

       黄少天朝他眨眼:“那你抱抱我。”

       周泽楷轻笑着,将人拉进自己怀里:“抱着了。”

  黄少天也伸手抱着周泽楷,见对方脸上总算不见了白天的阴云,他挑眉说:“心情好了吗?”

  周泽楷点头:“嗯。”

  黄少天:“你这心情反复的,难道是……怀孕了?”说着,他便去摸周泽楷的肚皮,“我来摸摸……”

  周泽楷失笑任由黄少天的手在他腰间摸索,手指抚上对方赤裸的背脊,又滑到黄少天那紧窄的腰上。

  黄少天说:“这么平,不像是怀了啊。”

  外链:怀孕还是没怀,its a question

  

       这几个月以来,黄少天是很辛苦的,虽然这种辛苦,更多的是归结于内心的煎熬。

  他和母亲的谈话,并不算是愉快收场,相反,还带来了更多的烦恼,而虽然他没有跟黄母真正闹翻,但心结却一时难以解开。

  黄少天是个很在意家庭的人,他就像这片土地上的普罗大众一样,家对于他而言,是个避风港一样的存在,是他的根,是他用以取暖,积蓄能量的地方。

  可这一次的心结,让他跟家里产生了难以言说的隔阂,哪怕他能够理解他的母亲,也为他的母亲做出了退让,可回到那个家里,他却再也无法感受到曾经的轻松和自在。

  而另一边,他还要为他和周泽楷的未来不安。

  黄少天就像是片离了枝头的树叶,在风中飘来飘去,不知道会飘向哪里。

  直到他来到周泽楷身边,踏进这间屋子。

  这是他的家。

  在这里他感受到爱,也收获了朋友的理解,还有陪伴。

  黄少天合起眼,男人的影子朝他压下来,这人的气息倾泄而下,瞬间将黄少天团团包围,感觉一切都骤然变得轻松,他这片飘了好些日子的树叶,终于找到了归属。

  

  68

  蓝雨战队踏上回程,周泽楷也回了宿舍,要比赛那几天他还是住在宿舍里,好跟队友一块训练。

  这天,周泽楷吃过早餐从食堂出来,迎面碰上了杜明,对方神情急切,眼里放着光,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事。

  周泽楷还在想自己要不要问问,杜明就已经抓住了他。

  “队长——你看新闻了吗?”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周泽楷迟疑地摇摇脑袋:“怎么?”

  杜明深吸了口气,张开了嘴合上了,复又大喘着气,正打算开口,结果经理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神乎其技的出现在两人身边,满脸涨得通红,颤抖着抓住了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两只手被这俩抓着,感觉自己就像个神父,下一秒应该宣告这两个人结为夫妻。

  他懵懂地看着面前的人,就看到杜明和经理对视了眼,杜明刚张开嘴,经理的声音却已经先一步蹦了出来。

  “叶秋——叶秋退役了!”

  杜明张大的嘴僵在那儿,预备工作做了大半天,劲爆的消息却不是自己说出来的,他顿时就像是个被针扎了的气球,呲溜一声,瘪了。

  杜明耷拉着肩,重复道:“对,叶秋退役了。”

  周泽楷也是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叶秋,退役?”

  

  叶秋和退役,这几个字,似乎是怎么都不应该被组合在一起的。

       叶秋虽然是荣耀联盟开山派的大神,年纪也不小了,但状态并不差。而八赛季开始嘉世的成绩确实是不尽如人意,可明眼人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些猫腻的。

       从连冠之后,嘉世便是联盟当之无愧的大豪门,这样的战队,吸引的选手不胜枚举,而嘉世在纳新上,反倒是没有在赛场上那般精明强势。

  由于后备力量不足,这几年嘉世状态有些起伏,再加上总有些乱七八糟的消息传出来,如今叶秋突然退役,这个事,别说是联盟里的人了,就连那些荣耀迷都觉得其中有问题。

  黄少天知道消息之后跟周泽楷通了电话,两人自然也少不了猜测,最后的出来的结论还是——嘉世太不地道。

  不说别的,就说退役本身。以往选手退役,几乎都是赛季末退,而且稍有些名气的,都是发布会各种活动,以示体面与慎重,但叶秋这么个大神,说退就退了,嘉世在发布会上的含糊其辞就算是交代,这未免太敷衍了。

  而且叶秋刚退,连个缓冲都没有,就直接让转会过来的孙翔接手账号卡。孙翔的确是表现不俗,可是,这一整套下来,实在是显得过于仓促,就像是迫不及待的赶人走似的。

  黄少天和周泽楷,跟叶秋都算是有来有往的,黄少天平时还会在游戏里找他切磋,而周泽楷偶尔碰上也会讨教,就叶秋对这个游戏的热爱,一直以来给他们的感受是很深的。

  这么热爱荣耀的人,说退役就退役了,说起来都没多少真实感。

  

  蓝雨跟嘉世的交锋,就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节。

  赛前,黄少天的QQ上收到了某位失踪人口的回信。

  之前叶秋退役,黄少天在QQ上问他怎么回事,叶秋没搭理他,这回突然出现,黄少天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人在哪儿。

  叶秋没跟他多说,看起来好像还挺忙,他只报了个地址,让他赛后有时间过来一趟。黄少天莫名其妙,这神秘感,跟特务接头似的。

  他随手往地图上一搜,傻眼了。

  这不是嘉世大楼对面?

  

  黄少天推开兴欣网吧大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他眯了眯眼,浑身打了个寒颤。

  前台那儿空空的,仔细看才发觉台桌上头冒着一撮毛,黄少天走近一看,嗨,果然是叶秋。

  对方正叼着烟对着电脑,烟头还没来得及点上,便抬眼瞧见了他,那双眼打量了他这身伪装之后,顿时冒出了点不可言说的情绪。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

  黄少天翻翻眼皮子,拉着面上的口罩,小声道:“拜托,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多危险,我可不像你,我粉丝是很多的。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还好我跑得快。”

  叶秋一言难尽的看了他眼,起身往里走,帮对方找机子。

  “那姑娘是我们网吧的,看你像个贼才注意你的,你要正常点人压根不认识你。”

  黄少天不服地跟对方争辩了几句,又倒豆子似的,将那一肚子问题问题都问了出来:“你为什么会在网吧?还是嘉世对面的网吧,我还以为你退役之后就去浪迹天涯了,怎么回事?还有你叫我来网吧做什么?你总不会是找我来跟你上网的吧……”

  叶秋说:“帮我刷刷副本记录,埋骨之地。”

  黄少天:“……”

  他足有几秒钟没说出话来,之后便忍不住吐槽道:“我擦,你开什么玩笑,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份,帮人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

       叶秋说:“来都来了嘛。”

       黄少天:“这是来没来的问题吗——你怎么这么无聊啊,埋骨之地?刷了干什么啊?”

       这种初级副本,哪怕是当年黄少天还是普通玩家那会儿,大家都不常打了,毕竟等级摆在那,偶尔刷刷也只是为了材料。而眼前这人,居然为了个副本记录,还大张旗鼓的把他找过来,亏他还以为是多重要的事儿。

       黄少天的抱怨和问题跟吐泡泡似的一串接着一串,叶秋招架不住,为了防止黄少天无止境的发挥,赶紧给找了个座位,结果黄少天刚坐下,就跟不会累似的又开了口。

  “有吃的吗,比完赛就过来了,都没来得及吃夜宵。”

  叶秋想了想:“我那有包榨菜。”

  黄少天:“?靠,你适可而止一点。有你这种待客之道吗?”

  叶秋说:“那就奢侈一点,火腿肠怎么样。”

  黄少天:“再见。”

  

  叶秋也不知道是打着什么心思,跑到新区玩了个小号,最近还跟人在副本记录上给卯上了,黄少天登上账号跟着进了队,队伍里除了叶秋那个小号,还有个枪炮师,另外就是个战法和流氓。

  黄少天最开始没太注意另外几个人,他的重点还是在叶秋身上,可是队里那个流氓实在是太流氓了——说不了几句话就开始唱歌,尤其是得知黄少天狮子座之后,对方更加来劲,唱的黄少天脑壳疼,要不是叶秋喊停,他都要受不了了。

  这都是群什么人啊。

  黄少天感到头大,他的视线又落在屏幕里那个造型别致的账号上。

  叶秋离开战队玩了个新账号,名字叫君莫笑,造型……看上去挺特别,粗看也看不出职业。他感觉叶秋心里肯定在盘算着什么,于是便一边跟他们打副本顺带插科打诨,套套叶秋的话。

  “你到底玩什么职业啊?我刚好看看你弄了个影分身——哟,难道是要玩散人?唉唉唉你的武器怎么变了,是变了吧?是不是变了?哎你们看到没有?他的武器变了刚才。”

  耳机里一个女声像是忍无可忍:“你好吵啊!”

  黄少天倒是熟悉这个声音,不就是苏沐橙嘛,之前跟嘉世比赛还交过手来着呢。

  他笑嘻嘻道:“哟。”

  苏沐橙没搭理他,黄少天注意到叶秋的操作,又来了兴致,跟对方聊起打法。

  叶秋操作上的娴熟,让这个初级的副本似乎别有了一丝趣味,况且对方还研究出了新的打法,黄少天虽然嘴上嫌打埋骨之地没意思,但心里却还是喜欢这些技术性的东西的,于是便跟着对方操作起来。

  屏幕里,君莫笑蹬着石墙跃起,那奇怪的武器似乎又变了形态,射出一串子弹,来了一招凌空押枪——被打了个正着的丧尸,一个轱辘,滚进了石坑当中。

  黄少天夸奖道:“漂亮啊,不愧是押枪的祖师爷,这手凌空押枪我看周泽楷来了都够呛。”

  叶秋只笑不说话,黄少天又补上一句:“真不是我话说的不好听,他就是太喜欢这些虚招了,这么作秀,实战谁会在天上让他一路射到死?”

  耳机里苏沐橙一口水呛到,叶秋咳了咳,谦虚道:“还行吧。”

  黄少天眨眼:“你们俩口气怎么奇奇怪怪的。”

  叶秋:“有吗?”

  苏沐橙:“没有吧,你才比较奇怪啊,为什么突然提起周泽楷?”

  那个叫包子入侵的流氓说:“周泽楷是谁啊?你们的朋友吗?”

  黄少天一时语塞,语音里头气氛突然尴尬,他也有些窘迫:“我就是随口一提,你这不是刚打了个押枪吗,他也很喜欢玩这个所以我才会提啊。”

  苏沐橙:“可是会押枪的人不少啊,你怎么就偏偏说起他了……”

  包子入侵仍然锲而不舍的追问道:“周泽楷是谁啊?”

  黄少天:“这不是重点——”

  苏沐橙说:“这就是重点啊,你突然提起周泽楷,还说我们奇怪,但从这个话题上来说,明显是你比较奇怪。”

  黄少天实在不想跟她纠缠这个问题了,尤其是旁边还杵着个知道他俩关系的叶秋,他只好服软道:“好好好,我奇怪,我最奇怪。”

  苏沐橙笑了笑,而包子入侵还在说:“有没有人告诉我,周泽楷到底是谁啊?”

  叶秋招呼各位注意打本,黄少天这才松了口气,耳机里那个叫包子入侵的还在嘀咕,黄少天简直想扔他一脸百度百科,第一次见到这么烦的人,比他还烦。

  

  一行人打了副本,黄少天又跟叶秋唠了会,大概算是摸清楚了这人退役的原因,果不其然,跟他队内那些不省油的队友的脱不了干系。

  黄少天有些唏嘘,蓝雨队内也有竞争,但大多时候大家都是彼此信任的,毕竟虽然电子竞技很大程度还是个人的舞台,可如果没有队友各司其职,能力再强也很难取得最后的胜利。

  黄少天看了眼叶秋,从身份上说,对方是自己的对手,可出于某种惺惺相惜的心情,黄少天是有些不希望叶秋就这么折在这儿的。不管将来如果再碰上,是输还是赢,他还是希望有机会能跟这人再决一决胜负的。

  

  黄少天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又忍不住跟叶秋多说几句,然而他一开口,又常常容易发散,叶秋越听越头疼,实在是快要受不住了。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叶秋说,“时间不早了,回头蓝雨的人跑来问我要出场费我可给不起,毕竟你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是吧。”

  黄少天:“靠,你怎么这么记仇啊,一句话你也记着。我走,我这就走,我忙着呢跑过来给你打个埋骨之地,一杯热水都没喝到……”

  叶秋拿着一次性塑料杯在饮水机给他接了杯热水:“拿走拿走别客气。”

  黄少天拿着杯子,人却不走,还站在前台跟他闲扯,一会儿跟他说要他一定要回来,一会又说起君莫笑那个散人账号,末了还跃跃欲试想跟他PK。

  叶秋到后来实在是给叨叨烦了,他看着黄少天道:“你要是再不走,我要打电话给周泽楷了,让他来把你拖走。”叶秋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哦,不好意思,你们俩是分手了吧,那我不打给他,打给你们队长……”

  黄少天热水都喝完了,莫名其妙道:“分手?谁告诉你我们分手了?”

  叶秋说:“不是吗,你不是都跟别人约会了?”

  黄少天一口老血:“这个谣言都已经辟谣了!为什么你还在说!?”

  叶秋低头对着电脑:“我又不像你整天对着手机看这些八卦,偶尔听一个就能记很久了。”

  黄少天:“麻烦你忘掉OK?本来我家非要我跟人约会我就够烦的了,你们一个个还在信谣传谣。”

  叶秋操作着角色,略瞟了黄少天一眼:“你家?跟家里说了啊。”

  “是啊。”

  叶秋叼着烟,漫不经心地的开口:“家里不同意啊。”

  黄少天一提这种话题就烦:“是——啊——”

  叶秋没吭声了,注意力全都在游戏里。

  黄少天看他那样很想骂人,可提起这种话题,他又忍不住想说说,毕竟现在能跟他聊这种事的人并不多。

  黄少天捏着杯子,轻声道:“你说这种事,家里不同意真是难办。”

  叶秋:“还好吧。”

  黄少天:“你说得轻巧,总不能不管家里的态度啊,难不成以后我还不回家了?”

  叶秋:“我已经快十年没回过家了。”

  黄少天:“……”

  叶秋抬起头,看黄少天一脸震惊,只无所谓地笑笑。

  “不是每个人家里都会同意孩子打游戏的。”

  黄少天“啊”了声,理解了叶秋的意思。

  他们那会儿,电竞还没这么火爆,玩游戏在很多家长心里仍然是“玩物丧志”,像黄少天他们这种得到家长的支持和理解,算是比较幸运的。但同时仍然有很多人,是家里不同意不理解的。

  叶秋见他不说话,又慢慢的添上了一句:“没什么大不了的,有矛盾就一定要做出选择。哪怕现在还不用选,将来总要做个了断。”他停顿了几秒,打完了手上的怪,继续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果断一些,其实没那么难取舍。”

  黄少天皱着眉:“那如果我一定要兼得呢?”

  叶秋看着他笑了笑:“那就,祝你幸福。”

  黄少天看着他的模样,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或许是被对方说中心事的沉重,又或许是因为看到这样的叶秋,心情过于复杂,他一时再说不上什么话,只眨眨眼,似笑非笑的哼了声。

  “走了。”

  叶秋点点头。

  黄少天走出几步,又回过了头。

  “你一定要回来啊。”黄少天说。

  叶秋又抽了根烟叼在嘴边:“当然。”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321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