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7

前章:【周黄】那几年 46



64

七赛季过去得比想象中要快一些。以前总觉得一个赛季漫长,堆满了做不完的事儿,可越是习惯了节奏,就会觉得一年的时间,其实很短暂。

轮回虽然一整个赛季的状态让人耳目一新,但季后赛的对手无一不是强且经验丰富的队伍,对于阵容刚刚成型的轮回而言,要打到决赛仍旧是吃力的。

而蓝雨这边,也未能延续上个赛季的辉煌,而是在半决赛时便败下阵来。

春风渐远,一场暴雨,骤然冲刷过两个人的城市。


半决赛结束的那个晚上,蓝雨队员们浩浩荡荡的从赛场回来,点了些宵夜外卖,一群人合计着,趁经理正忙,偷偷地溜上了宿舍楼顶天台。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我们这是输了比赛集体上天台了。

这话出口,大家都笑了,笑过之后谁也不说话,大眼瞪着小眼。

职业圈的人,对胜负本来是看得比较淡的,尤其是赛后。只不过蓝雨情况特别一些,他们毕竟是刚拿过冠军的队伍。

冠军之师,这个称号象征着荣耀,同样,也是一个很难跟失败和解的位置。冠军之上是看不到头的迷茫,冠军宝座下,无数双眼睛,数不清的手都想着将他们拉下去。人们都说竞技本就是任重而远,其实路远不远还是其次,该往哪走才叫人觉得迷茫。

好在他们这群人,都不是喜欢抱怨或者放马后炮的人,大家三三两两在天台上坐下,昨儿刚下过雨,今天还有些潮湿,黄少天找了个墩子坐下来,手里提着队员塞给他的串儿和啤酒,没吃。

上回喝酒好像还是夺冠的时候,职业选手很少碰酒精,黄少天也不喜欢这个味,所以开着便放那儿了。他瞧瞧手机,周泽楷给他发了几条微信,还有个未接电话。

黄少天想了想,没拨回去,寻思着等心情好点再说。也就是这档口,喻文州也拎着串来了。

黄少天抬头略看了对方一眼,发觉今儿的喻文州有点不太一样,这人平时总是将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衣服裤子领口发型,都是无可挑剔的整洁。眼前这个头发稍许凌乱,敞着领口,颇有点“散”,叫黄少天都差点没认出来。

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伸直了腿,背靠着灰扑扑的水泥墙。

黄少天斜瞧了他眼:“没事吧。”

喻文州摇头:“没事。”

要说喻文州没事儿,黄少天是不信的。这家伙担当着队长的职务,输了还是赢了,在人前仍然要不动声色,黄少天常觉得喻文州这样很累,对方却不以为意。

黄少天说:“我觉得你天生就是当队长的料子,什么时候都能稳着,像我就做不到,”他说着笑了笑,“总有一些时候会失控,要不是你们拦着,我才不会轻易就放过那些无事生非的记者。”

先前记者会。记者采访他们的时候,有那么几家记者不太客气,按理来说在G市的比赛,大多的媒体蓝雨都是打点过的,可仍碰到那么几个态度尖锐的,黄少天本就输得不痛快,自然想上去辩上一二,好在话茬被接了过去,不然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儿来。

喻文州却摇摇头,面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没有谁是天生这块料,当了这个队长才成为这样的人。”他顿了顿,侧过眼看黄少天,“对了,我听阿轩说,明天的聚餐你不来?”

提及此事黄少天的表情多不自在,他低低头又拖住了下巴。

“嗯,要去吃饭。”

喻文州:“非去不可吗?”

黄少天:“家里给找的人,答应了要去的,我尽快吧。”

喻文州:“家里找的人?女孩啊。”

黄少天:“嗯。”

喻文州迟疑的开了口:“你……”

黄少天:“没分手,感情也没问题,不是赌气。”

周围人声渐渐喧闹,黄汤下肚之后,天台上的队员们放松了下来,各自说这话。

喻文州:“那为什么要去见女孩。”

黄少天歪歪脑袋:“我跟家里出柜了。”

这句话,在黄少天和喻文州之间,带来了足有半分钟的静默,喻文州近乎呆滞的看着面前的人,眼中透着在明显不过的惊讶,而黄少天则是无聊的四处看看,又从地上捡起那罐啤酒,默默的拉开拉环。

清脆的响声,瓶中胀满的气体呲溜一声滑了出去,喻文州回过头,兀自笑了出来。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勇敢,”他说,“准确的说,我没想到这么快你就会跟家里摊牌。”

黄少天:“总要做的事,早做晚做也没差。而且我妈其实早就察觉到了,一直在试探我。我哪斗得过她,我不后悔跟她说。”

喻文州说:“他呢,也跟家里说了吗?”

黄少天:“他想说,但我拦住了。我想等我妈他们真正接受了,再到他家去。不然两边一起施压——”

黄少天抗拒地摇摇脑袋:“画面太美。”

喻文州表示理解:“你家的态度是?”

黄少天想了想:“说不上是反对还是同意,我妈提了个交换条件给我,让我这一年有时间就去见见别人,一年之后如果我跟周泽楷还在一块,她也就不多过问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你答应了?”

黄少天:“嗯。”


黄少天早前跟他妈说了,可以试着跟别人见面,不过他是打算见面就直接跟对方说清楚,免得回头牵扯出麻烦。

黄母无所谓他怎么处理他的约会,似乎就真如之前所说,她只是希望黄少天能够拓展交际圈,认识更多的女孩。

喻文州愣了愣:“这事你跟周泽楷说了吗?”

黄少天:“还没。”

喻文州:“为什么不跟他说呢?”

黄少天抿了口啤酒,眉头拧起:“你觉得我能怎么说——我要去跟别人约会啦?”

喻文州:“照实说,他能够理解的吧。”

对面人群碰杯,有人嘴里说着“干了干了”,其他人跟着应和。

黄少天放下难以下咽的啤酒,牵起嘴角道:“他当然可以理解,大多时候,我做什么事他都可以理解的,”黄少天抬起腿,蹬直了踩住对面的水泥墩子,侧过头朝喻文州笑了笑,“其实我之前跟家里说完之后就跟他打电话来着,当时本来想跟他商量,但还是没说出口。”

喻文州闻言没说什么,只听黄少天继续道。

“你知道的,我一直不是个想特别多的人,”黄少天兀自说,“那天电话接起来,周泽楷很着急,他知道我要去跟家里出柜,他的语气就好像,生怕这之后我会被家里捆起来,或者再也见不到我一样,接到我的电话才稍微放松一点,我从没见过他这么紧张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想的太少了。”

“我跟谁都这样,想到什么事就说什么事,别人对我说好,我就当他答应了,赞同我。别人不说话,我就当他是不喜欢。我只说事情,但很少考虑听到人的心情。”他说,“就好像我在他打算离开G市的时候,告诉他我要跟家里出柜,没让他留下来。他可能回去的一路都在挂心着,等待我的消息,最要命的是,那天原本就是他一直在等我。”

黄少天咳了咳,楼顶风吹,他眼圈有些发红,但声音还是爽朗道:“换做是我,我根本不能想象这种感受,明知道一件跟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正在发生,而我连袖手旁观都不算,只能远远地等待结果。”

喻文州算是听明白了:“你是觉得对他来说,知道你会跟别人‘约会’,对他来说,或许就是一种煎熬,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

黄少天:“多多少少吧。”

喻文州没说话,黄少天的担忧其实是有道理的,虽然说周泽楷一定是可以理解黄少天的,他或许也相信黄少天不会因为“约会”而变心,但信任和煎熬并不矛盾。很多事情虽然明知道结果大可能是如何,可过程中仍然时刻的担忧焦虑,悬着心,害怕出现那一点点偏差。

恋爱更是如此,尤其是同性之间,最大的不确定性便是——会不会有一天,对方抛下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里。这样的不确定性,大概是八成感情深厚的同性情侣最后分手的原因。而相亲,去接触女人,当然会直接触碰到这个不确定性。

一次两次或许还好,倘若真的一年下来多见那么几次,人心总会生疑。这种焦虑,一旦冒出苗头,便无法消解。

黄母提出的这个条件,看似简单,细想起来又太不简单了。

黄少天低下脑袋,看着地面上雨水冲刷后的痕迹,小声说:

“我希望他开心。”

喻文州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就类似于,是什么都不知道傻乐比较好,还是知道真相后难过比较好。”喻文州说,“你的纠结,我是可以理解的。”

黄少天笑了笑,他抬起头看向喻文州:“文州,如果是你,你是愿意被人瞒着开心,还是知道真相后难过?”

喻文州想了想:“看是什么事,也看是什么人。”

黄少天:“说详细点。”

喻文州拉了拉队服领口,仰起头看向夜幕。

“有些事是要知道的,有些事知不知道也于事无补,当然如果可以选择,我确实不想知道后者,但欺骗隐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将谎言说的不被人看出来是很难的。”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缥缈,“……所以不管我想不想知道,最后都会被迫知道真相,这种感觉,并不好。”

黄少天:“那是因为骗你太难了。”

喻文州说:“不是这样的,骗人本身就很难,除了智力低下涉世未深的特殊人群,一个正常人是很难被骗到的。而且编制谎言是个技术活,一个谎言要用很多谎言去圆,任何一个环节被拆穿,这个谎言也就当然就有了破绽。所以这个世界上,被骗的人总是不开心占多数。”

黄少天:“那……你是觉得我不应该瞒着他?”

喻文州停顿了几秒钟,他说:“这有些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其实不管告不告诉他,你们总要挨这一刀,只看是什么时候落下来。”

黄少天却笑了起来:“你说得对,从我答应我妈开始,这一刀就是悬在头上了。”

喻文州问:“所以问题在于,你为什么会答应呢?”

这个问题,黄少天早想过不知道多少回,答案也早就在心里了。

“因为她是我妈。”

黄少天应该算是同龄人中,最早独立的那一批,要说对家庭已说不上太多的依赖,但牵挂和感情总是在的,以他现在的财力和能力,的确可以为了爱情一鼓作气跟他的爸爸妈妈不再来往,直到对方妥协,可他却还是选择了让步。

黄少天向来重情,他不仅仅是在对待爱情时如此,亲情友情也是一样的。所以在面对家庭和自己心意的冲突的时候,他不可能一边跟周泽楷情深义重,却以凉薄冷漠的姿态去对待自己向来敬爱的父母,这显然是矛盾的。

这个时候,他母亲提出的条件,是他保全两头的唯一的方法,他很难拒绝。

“同样的处境是你的话,你会答应吗?”

喻文州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能会,可能不会吧。”

黄少天托着脸侧:“哪种可能比较大?”

喻文州想了想:“答应的可能比较大——可是,”他看着黄少天说,“我提醒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套用我的交际思维没有任何说服力。”

黄少天轻哼了声:“我也没想变成你,可这件事上道理是这样的,你或者我或者周泽楷,说不定都会这么选择。”

喻文州轻笑,他抬起眼淡淡地道:“行,我说不过你。”

黄少天稀奇地看向他,嘴里发出一声有些夸张的感叹词,随即笑了起来。

他可很少见喻文州这么爽快的说出“说不过你”这句话,这个人从来不是个容易服输的人,但他很少跟人起冲突,争辩也是恰到好处,他不说了,并不代表你说过他了,他只是不想继续争执。而眼下,他这么直接的说出这几个字,还真是少见了。

其他队员向他俩看来,好奇道:“黄少你笑什么呢?”

黄少天指着喻文州,笑嘻嘻道:“队长说他输给我了,要认我当大哥。”

喻文州无奈的牵起嘴角。

其他人:“哈?大哥?”

黄少天大方的接话道:“哎,叫我干嘛?”

众人不屑道:“黄少你少来啊,还大哥,港片看多了吧。”

黄少天起身拉了拉队服:“我看你们就是欠收拾了,来来来,训练室走起,今天你们要是打不过我,那从今以后,你们就叫我大哥了啊。”

宋晓愣了愣:“你这架子还挺大啊,打啊,谁怕谁啊!”

徐景熙举手说:“请问我可以参与吗?”

其他人:“你个奶妈一边去!”

徐景熙:“靠,还搞职业歧视!本来蓝雨没女生就一直被怀疑是性别歧视了——你们现在还歧视奶妈!”

郑轩在旁边叼着肉串说:“压力山大,我可以不参与这个赌局吗?万一回头都没打赢,那以后蓝雨的画风多奇怪啊,整齐划一的冲黄少喊大哥?别人会以为我们蓝雨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

一旁的于锋却说:“我想试试。”

天台莫名其妙的就安静了下来,众人看向于锋,又看看黄少天。

其实在场的人,大多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安静,在这种情形下,于锋表达自己的意愿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大家就这么神奇的静默了下来,一时间,气氛充斥着难以言说的尴尬。

黄少天看着于锋,眨了眨那双浅浅的眸子,又笑了起来:“你们看你们看,于锋态度多好啊,这么急着想认我这个大哥,既然你诚心一战,我当然不能推辞了,还有其他人吗?”

宋晓见状忙说:“我我我。”

郑轩:“哎呀我也来我也来。”

徐景熙:“我也想玩!”

黄少天:“都来都来我不歧视奶妈。”

喻文州起身:“好久没切磋了,来吧。”

黄少天看过去:“队长,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喻文州摆摆手:“千万别。” 


在蓝雨,短时间似乎难以撼动黄少天No.1的地位,而后好几天黄少.天在队里出入,总是能听到有人叫他“大哥”,而他呢,就会将手背到身后,笑着看着那些人,嘴里发出 一些音节,表示自己“听到了”。

黄少天这个样子,简直是要激起民愤。

这天喻文州要出门,黄少天顺他的车,两人在楼下碰到,喻文州见他笑眯眯的叫了大哥,黄少天顿时起了身鸡皮疙瘩,说:“你还是算了吧,太奇怪了。”

喻文州想了想:“那……大爷?”

黄少天:“………………我怎么觉得我像个强抢民女的恶霸。”

喻文州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你以前不是还整天到处宣扬我和郑轩还有周泽楷是你的姨太太吗?”

黄少天猛咳:“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喻文州发动汽车:“其实也没多少年,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这么叫我们,周泽楷后来没跟你算账吗?”

黄少天说:“算什么账呀,他是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对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就把我送到地铁站,我一趟地铁就到了。”

喻文州点点头:“今年夏休期不打算去S市?”

黄少天:“不去了,他也没时间,我也没时间。”


准确的说,周泽楷是跟黄少天谈过说夏休期打算过来的,但黄少天没答应,毕竟忙是真的忙,黄少天夏休期的安排也多,他实在是应付不来,回头周泽楷来了,万一碰上约会,岂不就是一个大写的修罗场。

不过大概是有事儿瞒着周泽楷,虽说事情本身没什么,黄少天总有点小小的愧疚心态,只要逮着空闲就会找周泽楷说说话,看到什么好玩的都会买了给寄过去。

这不,周泽楷刚下楼签了个快递,抱回宿舍的时候,正巧碰上了要出门的杜明。

“队长,”杜明锁上门,朝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又说,“对了,有时间我能去你房间玩玩你的PS4吗?我最近迷上一款游戏,想赶紧打通,我自己这台有点老了连接都要花好久时间。”

周泽楷平时也不怎么玩,主机还是黄少天买给他的,他也就收着了。

“行。”周泽楷点头。

杜明:“谢谢队长——还有,方明华让我跟你说一声,他说你让他帮忙问的事儿,有眉目了,不过队长你要他帮忙问什么事啊?这么神秘?”

周泽楷笑笑,放下快递盒,从怀里掏出钥匙,摘了片下来递给杜明。

“我房间的,”周泽楷说,“想玩游戏就去吧。”

杜明立马就被钥匙转移了注意力:“不不,不,队长你不用把备用钥匙给我的……”

周泽楷抱着快递盒往走廊另一头走:“没关系。”


周泽楷将快递放回了房间,转道就去了方明华那儿,房间门也没关,对方正躺在沙发上休息,见他来了才起身。

方明华知道他的来意:“之前你问的那个事我去打听了,现在要在俱乐部附近买到一手房基本不可能了,二手房倒是有几套,价位都还好,主要是看你喜不喜欢了。”他从手机里翻出照片,“有时间带你去看看?”

周泽楷:“嗯。”

方明华继续说:“还有,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现在的收入这么高了,是需要一位Consulting帮你管管钱,要比自己存着靠谱一点。”

周泽楷扬眉:“Consulting?”

方明华不好意思的咳了咳:“最近我老婆突然开始练口语,说话总是夹带英文,我也被带进去了。”

周泽楷笑笑:“理解。”他顿了顿,“这个事,我已经找了。”

方明华闻言笑了起来,声音爽朗道:“那就好——你啊,真是从来就不需要人操心。”

周泽楷看着照片没吭声,方明华则在旁边是不是的念上几句,说来真是奇妙,自从方明华结了婚,明明年纪跟他们相仿,说起话来却越来越碎,总是念叨着一些家常,说话也常常是轻声细语的,越来越像个典型的S市男人。

周泽楷看手机那会儿不住走了神,忽然想到他跟黄少天要是以后长期待在一块,自己会变成这样吗?黄少天会不会嫌他烦?

周泽楷被黄少天嫌烦,说出去肯定谁也不会相信吧。

他想着想着自己就笑了起来,方明华眸色透着不解,周泽楷连忙将手机还给他。

“慢慢看吧。”

方明华:“行,明天要是有空就带你去看看,不过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会不会太难打理了?”

周泽楷眨眨眼,脸上带着笑。

方明华怔了怔,恍然收回了视线,没头没尾的说了声:

“嗯,挺好的。”

周泽楷对他的反应倒是不觉得奇怪,其实以方明华对他的了解,还有两人熟悉的程度,对方肯定早知道他在“恋爱”,对象是谁或许拿不准,但十有八九总会猜出大概。周泽楷没跟他言明,只是因为周泽楷并不擅长去跟人聊自己的情感,尤其是如果方明华介意他是个同性恋,那么把事情挑明之后,相处起来就很尴尬,所以周泽楷便从来不提。

方明华跟他说了几句,话题岔开了,两人也默契的不重提起,不过倒是周泽楷打算回访之前,方明华说了句,让他要是有事,可以来找他。

周泽楷总觉得方明华说那话的口气,很像是他爸,搞得周泽楷还莫名感动了下。

果然结了婚的男人,父性母性都结合上一体了。


这个夏天比往常还要热一些,尤其是G市,八月末那会儿新闻铺天盖地的都是某某从太平洋上卷来的台风的消息,而台风到来之前,整个广东都热的像是一块放蒸锅里焖着的肉,呼哧呼哧的直冒烟。

黄少天这个夏休期不太轻松,除了拍广告直播练习,黄少天大概赴了三趟约会,一次是吃饭,一次是看电影,还有一回是喝咖啡。每次都是不同的人,黄少天总是一见面就开门见山的说,自己没有那个意思,于是约会的过程也格外的尴尬。但这种尴尬尚且还在可容忍的范围内,而且能够不拖泥带水解决问题,彼此不耽误时间,一两个小时的尴尬又算得了什么。

真正叫黄少天觉得累的,还是因为自己外出的事儿被队里的人看出端倪,于是大家胡乱猜测,一会儿给他编个女朋友,一会儿又让他带“嫂子”来见他们,黄少天怎么解释这群人也不消停,还老起哄。

蓝雨里头,明确知道他跟周泽楷关系的人就只有喻文州,郑轩或许猜到了一些,但没说破就等于不知道,至于宋晓徐景熙于锋,还有即将出道李远……这些人本来就老觉得他行踪诡秘,这会儿又看他神出鬼没的,当然也就浮想联翩了。

面对这种八卦,黄少天除了解释也没办法,总不能声色俱厉的让他们不要继续说——这跟黄少天平时的画风差太远了,原本众人只是当八卦听,他要是发个火,那所有人都要当真了。

喻文州的意思是让他别放心上,等这群人讨论的热情过去,而他也跟队里的人说了,这事儿不要往外说。

蓝雨这群还是比较靠谱的,知道这种话内部说说就算了,出去当然是要保密的。黄少天也只能祈祷他们赶紧过了这波八卦热。


就在新赛季开始之前,联盟在B市做了个八赛季预热活动。几大战队的王牌选手们悉数到场,周泽楷因为轮回那边有事儿所以没来,黄少天刚到地方溜出去想找其他战队的人玩玩,结果在过道上就碰到了捧着杯水的苏沐橙。

苏沐橙见到他,那双大眼睛愣是眨巴了好几下,将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果然是春风满面,”苏沐橙笑道,“都说你恋爱了,真的假的啊?女朋友照片有吗?给我看看呗?”

黄少天:“哈???都说?都谁说?谁恋爱了啊!”

苏沐橙走到他跟前,轻笑道:“我可以把你的表情理解成害羞了吗?”

黄少天翻翻眼皮:“什么鬼,不是啊,你从哪听的谣言?”

苏沐橙说:“谣言?可我听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说你夏休期总是外出有约,太不够意思了呀黄少,怎么说大家都是同期,还在一个群,这么大的好事,不发个红包吗?”

“……”黄少天说,“你先告诉我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苏沐橙:“云秀跟我说的。”

黄少天:“楚云秀怎么会这么八卦!”

苏沐橙从口袋里摸了颗糖出来,拆开扔进嘴里:“云秀说是朋友发给他的截图,好像是一个练习生组的大群,当时他们那个群是开玩笑说你们蓝雨都是单身狗,于是就有人出来抱不平,然后就说到你了。那张聊天截图我还有呢,你要看吗?”

黄少天:“………………你发给我看看。”

黄少天拿出手机,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这张截图你没发给别人吧?”

苏沐橙笑嘻嘻说:“我还没来得及跟人分享,就先来恭喜你了呀,不过这张图转到云秀手里就已经辗转了几道了,应该很多人都看到了吧。”

黄少天:“………………”


轮回战队今儿一早就很热闹,周泽楷刚到食堂打算拿些东西,就听到不远处那围一圈坐着的人群发出了一阵惊叹,然后这群人就凑到了一块。

周泽楷打了小半碗粥,又拿了几个馒头,走到了他们身边。

杜明见他来了给挪了挪座位,其他人跟他打招呼的脸上还带着笑意。

周泽楷道:“怎么了?”

吕泊远搭话道:“今天早上听到个大八卦——”

吴启说:“对对,好劲爆啊,不过我觉得队长可能早就知道了。”

杜明愣了愣:“也是哦,毕竟队长认识。”

周泽楷原本听说是八卦便没了兴趣,可这几个人一唱一和的,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他刚想问,就听到对面江波涛突然咳了咳。

“这种花边新闻就别说了吧,都不知道真的假的。”

旁边有人笑道:“也就是聊聊,说个乐,正好队长还认识黄少,如果说错了,队长还能给我们辟谣呢。”

周泽楷听到“黄少”两个字,耳朵好像就灵敏了百倍,他笑着问:“怎么了?”

江波涛却看了他一眼,表情略显怪异:“我觉得就是假的,说话的人也不是蓝雨正式的队员……”

杜明仗着自己跟周泽楷坐得近,便抢着话说:“哎呀我们就是听微信群里说,黄少天好像恋爱了。”

周泽楷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跟黄少天的事儿暴露了。

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气息骤然紊乱,连话都有些结巴。

“什、什么?”

吕泊远看了看周泽楷的表情:“队长不知道吗?黄少天好像交女朋友了。”

“女朋友?”

“对啊,”吴启说,“听说夏休期经常一起出去呢。”



tbc

我要加快速度更过这一段玻璃渣

其实下一章的内容我还是很搓手手.gif期待的(喂

评论 ( 25 )
热度 ( 302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