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那几年 46

前章:【周黄】那几年 45



62

黄少天回到家的时候,他爹妈还没回来,而表弟住校之后,大概一个月才过来这边一两回,黄少天房间都没多少变动,还是之前过年那会儿的样子。

黄少天跟俱乐部打了声招呼,又给爹妈发了信息说今晚在家住,自己洗了个澡爬上了床。

这会儿周泽楷估计是在飞机上,先前黄少天说想要跟家里坦白,电话里对方稍许沉默,便打算要留下来陪他。

明明很想在今天见到周泽楷,前一秒还因为他的返程而觉得难过,可黄少天却在对方想要留下的时候,将人劝走了。

理由很简单,黄少天觉得,跟他父母坦白这件事,他必须独自去面对,在爹妈没有接受自己的感情之前,贸然拉周泽楷进来,只会让他和父母之间产生隔阂,以致更难以相互交心接受彼此。

对于黄少天而言,周泽楷很重要,他的父母也很重要。这两方各站天平两端,如果必须对立无法缓和,他也不希望他们直接发生冲突,这两边之间任何一方受伤,黄少天只会更难过。

黄少天躺在床上,看着屋顶摇来晃去的影子,他扔下手机,合上眼,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

恍惚间,黄少天似乎听到大门开合的响动,远远的好像还有钥匙碰撞的脆响,熟悉的脚步悠远而近。

黄少天费劲的掀起眼皮,外头的天都黑了,卧室里也就窗口落入的月光勉强照明。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黄少天循着声瞧去,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少天?”

黄少天应了声,赶紧从床上爬下来,鞋都没顾上穿便跑到了门口给开了门。

黄母见了他,先是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你看你头发都睡成什么样了,赶紧打理一下。”

黄少天摸摸头顶,将他头上那几撮翘起来的毛压下去,跟着他妈的脚步嘟囔道:“反正又不见外人,打不打理无所谓了。对了,爸呢?”

“你爸回来之后就直接到楼下打牌去了。”黄母行到客厅,转头看着他道:“吃晚饭了吗?回来的时候带了几个菜,不过估计是冷了,我给你热热再吃。”

黄少天瞧见茶几上那餐盒,连忙说:“不用麻烦了,就这样吧反正就随便吃点——对了,妈,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黄母:“什么事啊?”

“坐下说——坐下说。”

黄少天笑嘻嘻的按着黄母的肩,将她推到了沙发那儿坐好,自个儿则坐在了地毯的坐垫上,正对着那包好的餐盒。

隔着袋子,黄少天都能闻到里面那股香气,原本还不怎么饿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拆了包装袋,便等不及要开吃了。一旁的手机却在这时弹了个消息出来,黄少天咬着筷子解开锁屏,映入眼帘的,是周泽楷发来的一张照片。

——到了。

黄少天往下拉了拉,这人又发来几个字

——还好吗?方便接电话吗?

黄少天想了想,回了句:我还没说呢,一会儿说了给你好消息。

手机那端几秒钟之后便来了回应。

——好,我等你的消息。

黄少天笑了笑,收起了手机,往嘴里扒了口饭。

黄母抬眼见黄少天笑,她便也跟着笑,妈妈看儿子总是越看越好看,这几年黄少天张开了,眉目轮廓都英挺了不少。但只要他笑起来,脸颊上总能瞧见那么个小小的酒窝,黄母每每看到又从总觉得,黄少天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孩子。

黄母说:“慢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黄少天夹了块鸡肉扔进嘴里:“妈,你是不知道今天我真是又累又饿,中午那顿饭都没怎么吃。”

说起这个,黄母语气有一丝不满:“那饭是我不让你吃的吗?你自己火急火燎的东西也不好好吃就想着要走。”

黄少天不服的鼓起嘴,嚼啊嚼把东西咽下去,才说道:“我还不是因为急着去见朋友——对了,妈,我跟你商量个事好吗?”

黄母的眼神似乎有些警觉,客厅没开大灯,只旁边一盏落地灯着实有些看不清楚。黄少天自顾自酝酿着词,全然没有察觉到他妈妈的神情。

黄母:“什么事啊?”

黄少天抬起头说:“能不能别让我跟你那小吴再见面相亲了?”

黄母闻言没说话,只扶着沙发的扶手调整了下坐姿,这才出声。

“怎么?你不喜欢她,还是她不喜欢你呀。”

黄少天说:“妈,你觉得你这个问题有问出来的必要吗?”

黄母瞧着他:“为什么没有?”

黄少天拿着筷子比划着:“谈恋爱,是要两个人彼此有感觉,少一方都不行的。所以不管是我不喜欢她,还是她不喜欢我,我们俩都没可能继续下去——你说对吗?”

黄母好笑:“你这张嘴倒是越来越能说了。”

黄少天嘚瑟道:“那是,你也不看看你儿子是谁——别以为打游戏就不需要说话了,我们联盟,遍地都是人精,我这张嘴,都是练出来的。”

黄母:“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以后不逼你跟小吴联系了。”

黄少天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通了,顿时欣喜:“真的?妈,你没骗我吧?”

黄母:“我为什么要拿这事骗你,你不喜欢我还能逼你们结婚吗?再说了,小吴人是不错,就是太内向了,的确不太适合你,这样好了,回头我跟我们单位的人打个招呼,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女孩,你有空去见见,不用当做是相亲,就当是认识了……”

黄少天本来还挺高兴黄母忽然这么豁达,可越听就越不对劲儿。

“啊?见什么啊,妈——你还想让我去见你认识的那些女孩啊?”黄少天说,“我没兴趣,你能不能别老提这个事了,我才多大呀,你怎么就一副我没人要的口气?而且现在比赛这么紧张,我哪来那个时间去应付那些女孩子。”

黄母说:“我又没让你跟她们谈恋爱,只是去看看人,交个朋友——哪怕你不想交朋友,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你是应该多结识一些新面孔了。”

黄少天不明所以:“什么叫做新面孔,我们俱乐部年年招新,新老交替可快了,而且我这三天两头就要出去比赛,别的不敢说,人我还是见得挺多的。”

黄母说:“我说的是女孩——你们俱乐部有吗?”

黄少天闻言倒是笑了起来:“妈你也知道我们俱乐部没女选手这个梗了吗?这就是个玩笑啊,我们俱乐部不是没有女孩,青训营就有女孩子,行政那边也有啊,还有食堂炒菜的阿姨,还有……”

黄母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黄少天强忍着笑:“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开玩笑了——妈,电子竞技这个行业本来就男女比例失调严重,但说真的,喜欢这种事,跟人多人少没关系,不喜欢的人,你就算给我弄一个加强排过来,我也不会喜欢喜欢上呀,喜欢的人,哪怕他躲在茫茫人海,我都可以把他找出来的。”

黄母避开黄少天的视线,轻声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弄一个你不喜欢的加强排给你呢?”

黄少天眨眨眼,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盘着腿往前挪了几下,动作笨拙又小心抓住了黄母搭在腿上的手。

他凑到黄母跟前,跟只小狗似的:“妈,我已经找到了那个躲起来的人了。”


预料中应该会喜笑颜开好奇追问的黄母,此时却皱起了眉头,默然转过了眼目光看向他处,半晌后,黄母轻轻的吸了口气,手指悄无声息的从黄少天的掌心抽了出来。

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他抬起头,困惑的望向他的妈妈。

黄母声音陡然压得很低,有些嘶哑。

“少天,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她说,“但是,如果喜欢错了人,一切都会变的很艰难。”

黄少天心头一震,他猛地抬起眼,有些语无伦次道:

“妈……你、你这话什么没意思?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

黄母:“没有。”

黄少天心咚咚咚快速的跳着:“呃,那你说什么喜欢错的对的,我还没告诉你我喜欢谁呢。”

黄母终于肯看他了,那双眼眸微微发红。

“好,那你说吧。”

黄少天:“我先跟你说说我为什么喜欢他,然后再……”

黄母陡然打断了他。

“不用了。”她嘴唇颤了颤,像是竭力控制着情绪,“我只有一个问题。”

黄少天:“……什么问题?”

黄母深吸了口气:“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周泽楷。”

黄少天:“……”

客厅里话音落下,一切归于寂静,黄少天却听到自己耳畔仿佛什么东西垮塌,发出轰鸣,令他心神剧震。

“妈。”他听到自己发出声音,却有些恍惚,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你知道了?”

什么时候的事?

是怎么知道的?

无数疑问与担忧就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子里,黄少天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下一秒好像就要裂开似的疼。

黄母眸光注视着眼前的人,黄少天的惊慌,显然已经给出了问题的答案,黄母心无声的沉了下去——一直以来她心里仍怀着希望这一切只误会,然而此刻黄少天的反应,却已经无法让她继续自我宽慰。

黄母抬手捂住了嘴,勉强支撑的她终于是不堪重负,肩头耷拉着身子微微蜷曲,长发滑落,遮挡着面容。

黄少天愣了愣,忽然觉得眼前的人这么陌生,他几乎没有见过他母亲这样脆弱样,如果没有记错,上回看到自己妈妈哭,还是在出道之前,那一回和小姨发生争执——一晃好多年过去,再次见到母亲落泪,竟然还是为了自己。

黄少天失神的看着面前人颤抖的肩头,忽然感受到一股莫大的自责包围了他。

他伸手过去,想像以前那样抱抱对方,可还没能碰到,就被黄母躲开了。

那瞬间,黄少天好像听到他母亲呼吸间泄露出了一丝哭腔。

黄少天心中关锁伤感的闸门,猝不及防的被黄母的动作撞了个四分五裂,满腹的酸楚吞没了他。


黄母好久都没有起身,而黄少天则呆呆的坐在一旁,默然的看着对方。

僵持和慌乱的时候,时间的流逝变得难以揣测,就好像现在,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个处境,更不知道黄母又是怎么发觉这一切的。太多的疑问同时涌进来,他的大脑就好像过载的CPU,随时都有可能宕机。

黄母却忽然开了口。

“我本来,只是想试试你。”黄母声音单薄。

哪怕是在被黄少天告知的前一秒,她都是心怀侥幸的。

她希望一切都只是她多心,不管是模糊的记忆,还是两人好的不同寻常的关系,还有黄少天提起周泽楷的神态——黄母觉得自己都是可以忽略的。

只要黄少天否认,她就会相信。

“试什么,”黄少天干涩道,“试试我是不是同性恋吗?”

黄母:“别说这个词。”

黄少天抬起头,眼前黄母脸上不见泪水,但依然满布阴云。

“是,有人告诉你吗?”

黄母摇摇脑袋,轻声道:“你的那个纹身贴,其实是周泽楷的名字对吧?”

黄少天闻言着实愣了下,这才想起当初周泽楷在自己胸口签名的事——那个时候他妈就注意到了?

黄母说:“你不是那种会把普通朋友名字写身上的人。不过当时我也不能确定,后来你总是提起他,我就想试试看,你到底……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试探,不敢把这事告诉你爸爸,免得他生气,所以只能让你去相亲。”

话音戛然而止,黄母合上了唇,不愿再说。

黄少天恍然,原来这些日子他妈的反常,全是因为自己不留神暴露了周泽楷的签名,而招来的“试探”。

眼下他更是直接自投罗网了。

“所以,”黄少天舒了口气,垂下眼颓然的靠回了沙发扶手,低声道:“您不能接受,对吗?”

黄母说:“对。”

黄少天:“哪怕我是真心喜欢,也不能接受。”

黄母侧过眼看他,眼眶仍旧带着水汽,鼻音浓重。

“你会因为我不能接受,而放弃他吗?”

黄少天几乎没有犹豫:“不会。”

黄母:“是啊,你不会,你是我的孩子,更是个独立的男人,你有你的喜好,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你爱我,去改变自己。”黄母见黄少天微微侧头,像是想说什么,却没有停顿只继续道,“我是你的妈妈,但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有我不能接受的事,哪怕你真心喜欢。”


这几个月,只要独自待着,黄母便总会想起黄少天,和他那个隐秘的“喜好”。关于这个喜好,黄母着实不了解,她试图从自己惯有的消息来源渠道去探听相关的信息,可她哪里好意思跟朋友同事开这个口。手机电脑网络这些她倒是会用,可也仅仅是停留在工作和刷刷淘宝的范畴,偶尔偷偷检索下关键词,弹出来的却没有真正有用的信息,大多都是支持和反对两拨人群尖锐的争执。

再多的,黄母也不敢多搜了。她这个年龄的人,对信息网络的警觉远大过年轻人,唯恐自己搜索的记录会被人窃取了去,自己的秘密也会暴露出来。

其实说到底,这个人群是什么样的,黄母也并不是很在乎,谁是都无所谓,只要与她无关,她便能听个笑话似的听人说,可这事儿落在她的儿子身上,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所有针对这个人群的非议,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辱骂,就像是细密的针,刺在她的心里。她惶惶不安,不仅是害怕这些针会扎在黄少天身上,更害怕黄少天也是这些人嘴里的模样,只是她身为母亲,却常年不在身边,对自己的儿子知之甚少罢了。

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接受黄少天的喜好,甚至去接受自己儿子喜欢的人,接受自己的儿子跟别人建立这样不伦不类的关系?

黄母挣扎许久,从最初的慌乱到后来渐渐平静,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是做不到不顾内心的抵触和反对的,至少在短期内,她无法接受一个男人进入她的家庭,成为她的“儿媳”,拉着她儿子的手,叫她妈妈。

黄母也知道,自己的不能接受,势必会伤害自己的孩子,或许会让黄少天跟自己产生隔阂。

于是在这之间,黄母只能心怀侥幸,希望她的忧虑是多余的,她也不必面对和黄少天产生嫌隙的可能。


黄少天默了默:“妈,照你这么说,那就没得商量了,谁都不可能退一步了是吗?”

黄母经历情绪的起落,反倒是冷静下来了,她看着黄少天道:“退一步,退到哪里去?”

黄少天起身,抓着她的手,望着她恳切道:“妈——你为什么就不能试试呢?试试去接受,周泽楷他是个很好的人,除了不是女的,根本挑不出什么毛病,你现在不愿意接受,可能是因为太突然了,也不够了解,但是说不定以后你就可以接受了?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啊。”

黄母抓着那双手,却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不愿意试试去接触别的女孩子呢?”黄母见黄少天眼神,她说:“你想说你很喜欢周泽楷,你们在谈恋爱。是,你现在很喜欢他,那以后呢?我可以把你的话奉还给你,你今天喜欢他,也有可能喜欢上别人,这并不是绝对的。你又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黄少天被这番话给说愣住了,这些年他年纪渐长,黄少天和他妈就很少发生冲突了,他对母亲的敬爱也多了几分包容,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大多都是顺着母亲的意来的,于是黄少天都忘了,他的妈妈,向来强势,本就不是个容易糊弄的人。

黄少天伶牙俐齿,黄母更是舌灿莲花,从小到大,黄少天跟他妈理论或者争执,就没有赢过。

黄少天自知绕弯子是绕不过对方了,索性摊开来说。

“……妈,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跟周泽楷恋爱都谈了三年多了,怎么可能说喜欢别人就喜欢上别人。”黄少天说,“而且如果他只是一个随便谈谈的恋爱对象,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就急着告诉你和爸爸。”

黄母不置可否,她只说:“男人和女人才应该在一起这个观念在我心里快五十年了,你让我怎么做到说改变就改变?”

黄少天都要被气笑了:“妈,我说不过你了。是不是我们一定要这么僵持下去?”

黄母盯着他看了会儿,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叹了口气。

“并不是非要僵持,少天,退让是相互的,接受也需要时间。你希望我接受你的选择,但是我同样也希望你能够考虑我的期望。”

黄少天:“您希望什么?希望我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吗?让我去相亲?这样我可能就会移情别恋——妈,是这样吗?”

黄母认真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接触你圈子以外更多的人,不要被环境所束缚,而我也不要求你跟她们谈婚论嫁,只是去见一见,你如果没那个心思,就当做是认识几个人——”

黄少天:“说到底还是相亲。妈,都什么时代了,是,我身边的确没什么女孩,但是不代表我没见过女孩啊——我说过了,见得再多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是不会这么容易就变心的好吗。”

黄母:“那既然如此,你去见见又何妨,你真要这么坚定,也正好证明我错了,不是吗?”

黄少天却笑:“妈,你别带着我绕圈子,我证明你错了有什么好处?你会接受吗,你能让爸爸也接受吗?到头来被折腾的还不就是我。”

黄母想了想,低声道:“你要是答应了,我不是不可以像你说的那样去试着接受你的感情,你爸爸那边,我也会想办法劝劝他。”


黄少天以前玩游戏的时候,跟人谈起条件,总是仗着自己会耍嘴皮子又有一手好操作,把人忽悠的到处转,自己赚了个盆满钵满。

如今这番他竟然跟他妈谈起了条件。

黄少天想也没想过自己的“出柜”,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黄母语毕,黄少天默了会儿,便起身转向自己的房间,随便收拾了下打算回俱乐部。

走到门关的时候,黄少天回头看了看,发觉他妈妈仍旧坐在沙发上,神色迟滞像是在发呆,想必也是经历了心理上的煎熬与挣扎,才跟他谈出刚才那番条件来。

黄少天张了张嘴。

“我先回俱乐部了。”

黄母忽然抬起眼,点了点头。

黄少天握着门把手拧开防盗门,刚穿好鞋子,又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

“我说的事你慢慢考虑,不着急,”黄母缓缓的说,“对了,我一直就想跟你说——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之前看网上说,你们这样很容易……”

“……妈,”黄少天僵住了,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他沉着声一字一顿道,“我 没 病。”



tbc

觉得压抑看我头像乐一乐(

其实家长都不是特别难搞定的,问题也只是恋爱或者异地会遇到常规的问题。经历了这些才会真正坚定起来鸭。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山丘 (Cover 李宗盛)


评论 ( 26 )
热度 ( 284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