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吃什么
没写过的=不吃或者不Care
不Care=是直是弯与我无关

么么哒

【周黄】真香 上

两个死鸭子嘴硬的总裁和亲(……)不承认自己喜欢对方最后大叹真香的故事。



1

黄少天曾说,他是一个顶天立地宁折不弯弯了也不会当零的纯1。

这年头,基圈01比例严重失调,当0的遍地走,到处都是无1无靠,不少人勉强含泪当1。可黄少天这人,却是从他得知自己弯了那天起,便坚持自己绝对不做下面那个。

有人问他为什么。

他说:废话,你见过哪个总裁是零吗?


没错,黄少天是个总裁。

作为前阵A市财经杂志刚采访的新晋企业家,黄少天算是出了名。关于他的说法很多,他本人身世就是个标准富二代,家里在本地颇有影响,而他家兄弟之中,又数他最有上进心,于是才能将父辈传来的企业经营得更上一层楼。

他本人个性开朗,平易近人,甚至还有点话痨。他们公司每回管理层开会,在发言阶段黄少天就要占去大部分时间,为了不让会议时间过长,他手底下的高管们都练就了一身言简意赅,迅速阐明主旨,高效率少说多做的本事。

当然,这些事也不是坊间感兴趣的,普罗大众真正感兴趣,是更私密一些的事儿。

比如,黄少天是个gay,而且至今单身。

这个时代,同性在一块结婚不是稀罕事,黄少天的性向都是直接写在百科上的,那作为一个年轻,又长得不错的钻石王老五,追求者自然是不少了,可他仍然是单身。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是TOP,而他的追求者,大多也是TOP。

黄少天对此非常不能理解,他表示,自己各方面都完全符合一个优质上位的条件,为何会吸引了这么些想用各种姿势上他的1。

黄少天公司倒是有些小零找过他,但黄少天拒绝了。

他的理由是,他不搞办公室恋情。

当然,真实的理由是:


“你是个颜控。”黄家大哥摘下眼镜,面不改色道,“你对脸的要求太高了,一般人很难满足吧。”

黄少天从电脑前抬起头:“污蔑,你这就是污蔑——我哪里颜控了?”

黄家大哥:“好,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黄少天:“你说。”

“吴彦祖和杨臣刚让你选的话你选谁?”

“……”黄少天看着他哥,“这还要选吗?”

黄家大哥:“你看,从你的态度里就充分表现了对杨臣刚的不屑,你还说你不是颜控。”

黄少天:“哪有啊,问题是这两个人摆在一起选谁不是显而易见?而且让你选你肯定也是一样的啊。”

黄家大哥说:“对啊,我也是颜控啊,看脸当然是吴彦祖完胜了。”

黄少天无聊的翻了翻眼皮:“这种话你别在外面说,人杨臣刚说不定也是有粉的,到时候举报你啊。”他想了想道,“再说了,那些跟我搭讪的人里也不是没有长得好看的,我也没答应啊。这就说明,重点不是脸。”

黄家大哥:“重点难道不是你的眼光已经高到一般的好看都不够了吗?”

“……”黄少天斜眼:“还真不是,我就碰到过特别特别好看的——”

黄家大哥:“然后呢?”

黄少天表情那么一瞬有些不自在,却被他掩饰了过去,只听他说:“他是1。”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黄少天不耐烦道,“你复读机啊,无聊的话就去找你的小金丝雀去,我还有事。”

黄家大哥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什么。

“对了,有个事,需要你帮个忙。”


2

翌日傍晚

黄家大哥从车上下来,扣住了西装纽扣,黄少天紧随其后。

“和亲?”黄少天说,“你说爸妈让你和亲?”

“我觉得他们是这个意思。”

黄少天和他并肩走着,这会儿正是晚高峰,街上来往车流络绎不绝,两人一道进了餐厅大门,侍者见了这二人便赶忙迎了上来。

“二位这边请。”

黄少天:“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套,不至于吧……还有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周?是我知道的那个周家吗?”

黄家大哥说:“嗯,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周家。”

周家名头确实是大,在A市做生意,总是会跟这家人打交道。而这家的产业涉猎广,这几年主要是的模块是在娱乐行业,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黄少天:“可那个什么周泽楷……周家小儿子,我好像没见过啊。”

黄家大哥先一脚出了电梯,长廊对面便是落地透明玻璃,外头是繁华的城市风貌,灯红酒绿的都市远景,黄家大哥指了指远处。

“那儿。”

黄少天循着视线看去,瞧见远处夜幕底下那格外明亮的地方,月白色的光芒仿佛如垂在天边的耀眼的星辰。

黄少天倒是知道那地方:“城市之心。”

“嗯,那就是周家小儿子的产业。”

黄少天笑道:“搞艺术的啊。”

城市之心是这几年A市的一张名片,实际上是艺术藏品陈列馆兼拍卖行。复古的装饰,碎玻璃天顶,还有最中央那半圆弧的透明屋顶,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新型技术,那座展馆一到夜里便像是聚集了所有的光,成了这座城最亮眼的一道风景。

黄家两兄弟进了餐厅,这俩大长腿黑西装走在一块引人注目的很,他俩也是习惯了,目不斜视的跟着侍者到了窗边坐下。

黄少天:“那你什么想法?真要和亲啊?”

黄家大哥:“当然不要,不然我干嘛叫你跟我一起来。”

黄少天:“哈?我能帮你干嘛?”

黄家大哥说:“你帮我看看,怎么打发掉这个人。或者如果你喜欢,你替我和亲也不是不行……”

“……”黄少天一脸无语,“做梦吧你,我最讨厌政治婚姻,拿婚姻当儿戏简直就是愚蠢,现在离婚成本多高啊,尤其是有点家底的人,一旦结婚就绑在一块了,我,绝对不要跟家里安排的对象结婚。”

黄家大哥说:“那万一人家要是长得很对你胃口呢?”

黄少天迟疑了下,还是坚定道:“那也不要,强扭的瓜绝对不能吃。”

黄家大哥:“你先见到人再说吧。”

“嗨我发现你——怎么一副带我来相亲的口气,”黄少天调笑道,“哥,你才是那个远嫁和亲的公主,别搞错了。”

黄家大哥:“呵呵。”


周泽楷几天前回了趟家。

闲谈的时候,他爸妈问及他的感情状况,周泽楷说是单身。他爸妈便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人。

周泽楷左右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喜欢哪样的,只有个模糊的影子,但这个影子,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便说:

“话不要太多就好了。”

周家父母点点头,第二天,周泽楷就收到了他爹妈的消息,让他过两天见个人。

今儿出发之前,管家先生还特意给他挑了身订制的西装,还叫他带上了礼物——虽然周泽楷根本都不知道这礼物是个啥,这一切,估计都是家里嘱咐打点的。

周泽楷对这种事,不抵触也没什么兴趣,他也希望自己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但哪怕是普通家庭结婚都会看看门第,更何况是在周家这种地方,他们这代子女能够选择的空间都是家族给他划定的。

餐厅的人对这些富庶子弟基本都是心中有数,更何况是周家人,周泽楷进门的时候侍者都没问,便将他带到了靠窗这边,脚步停在了餐桌前。

周泽楷抬起眉眼,将手里的礼物放在桌上,可他刚看到对面的人——愣住了。


黄少天原还在跟他哥说着话,旁边忽然多出来一个系着丝带的深蓝色礼盒,他顺着那人修长漂亮的手指瞧过去——心便咯噔一下,对上了双有些熟悉的眼。

黄少天轻不可闻的倒抽了口气,背脊微微发凉,尘封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对方见了他似乎也懵了,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嘴:

——“是你?”


3

有些人,嘴上说着只当1,背地里可能早就……


“那是意外。”黄少天一本正经的说,“绝无仅有且不会有第二次的意外。”

隔天中午,黄家大哥跟黄少天面对面坐着,黄家大哥手里端着珐琅彩的瓷杯,淡定的喝了口茶。

“哦,是吗?”黄家大哥说。“所以说,你跟周泽楷,早就睡过了?”

黄少天拍桌:“都说了,那就是个意外!”


黄少天在回国继承家业之前,曾经在英国读过几年书。

有一年假期,黄少天独自去了趟法国,而当时他曾持续一周在塞纳河畔附近拍照,摄影是他的业余爱好,当时他还是某摄影协会的理事,拍照片也是为了回头拿去组织活动。

黄少天那阵子日日蹲守着塞纳河诗画一般的黄昏,试图用相机来记录这儿的风景,而也就在他不知不觉中,竟然也入了旁人的画。

那个画了黄少天的画家,在画作完成的那天,将那副画送给了黄少天。

画家很年轻,是个亚裔,身姿修长看起来倒更像是个模特,样子俊美在满大街深眼窝高鼻梁的男人里,都算是出挑的模样,画家不怎么说话,打招呼都是用的英文,躲避着他的视线,将那副画着黄少天的油画送给了他。

黄少天各方面条件是得天独厚,从小到大向他示好的人也从来都不少。但收到这样一张画,仍然叫他觉得惊喜。

黄少天至今还记得,那天对方穿着背带裤白衬衫,像个大男孩似的,躲着他的视线,侧过眼露出俊美深刻的轮廓,脸颊上微微泛红,神态着实让人不禁想笑。金黄的夕阳落在河流上,折射出细碎的光,这个浪漫之都的傍晚,黄少天的的确确闻到心动的味道。

之后,小画家带着黄少天到处游玩,对方画画,黄少天便看着,偶尔拍几张照片,或者充当一下对方的模特,对方话很少,几乎都是黄少天一个人在说,但两人并不觉得乏味。

他们彼此不并没有对对方提及太多自己的事,抛却身份和来历,毫无顾忌的在一起玩乐。

随着感情的升温,所剩不多的矜持也没让他们继续保持距离。而情到浓时水到渠成便滚到了一起,但是当时——他俩并没有干下去。


黄家大哥:“为什么不干?前面说的跟灵魂伴侣似的,怎么突然说不干就不干了?”

黄少天:“……因为我是1。”

黄家大哥:“然后?”

黄少天:“他也是1。”

黄家大哥:“……”

黄少天一看他大哥那个表情就炸毛了:“你这什么眼神啊!不是,你不觉得这本来就很可惜吗?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各方面都情投意合的人,最后竟然在位置上没对上,你知道我当时那个心情吗——难过得都想跳河了!”

“。。。”

黄家大哥做了个拍肩的手势,安抚道:“但是你不是说你跟他做过了吗?”

黄少天说起来还有些不平:“那是因为当时我太不甘心了,从酒店出来,上旁边一个小酒馆喝酒,结果周泽楷——就那个画家,他也跟了过来。我们俩就干脆在一起喝着,然后……”

黄家大哥表情很微妙:“然后你就酒后乱性了?”

黄少天羞愤道:“喝多了不行吗?”

黄家大哥说:“可是真的喝多了的时候,人是没有办法做爱的,一般来说,酒后乱性都是意识尚在的人,放纵自己找的借口而已……”

黄少天:“……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黄家大哥:“所以你们睡过了,你被压了,当过零了。”

黄少天:“………………你少说一句话不会死。”

黄家大哥:“哦,所以你们睡过了,你被压了。”

黄少天:“……”

黄家大哥说着笑了起来,“黄少天,你真不错啊,提前几年先把你嫂子预备役给睡了,真有出息。”

黄少天:“不、不是这样的。”

黄家大哥继续道:“你说你们俩这样的关系,让我怎么能继续跟周泽楷处对象呢。多尴尬啊你说是不是我的好弟弟?”

黄少天:“是有点尴尬,不过……”

黄家大哥看着他:“你还喜欢他吗?”

黄少天脸一热,大声道:“怎么可能!就是露水情缘而已!不喜欢了,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喜欢,放心,放心。”

黄家大哥说:“别啊,你看,,你俩算是有过一段,回头我跟爸妈说一声,就说你们才是情投意合天生一对。曾经在法兰西的阳光底下长出爱情的枝枝蔓蔓的连理枝……”

黄少天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哥这语气怪怪的,像是要搞事情。

“你想干什么?”

黄家大哥笑道:“你说呢,和亲小公主?”

黄少天:“……”


城市之心展览馆

江波涛先一步推开了玻璃门,西装革履的周家小少爷周泽楷便跟着走了进来。

这会儿展馆暂时闭馆,宽阔的回廊上就他两人,周泽楷抬眼看向头顶那透明玻璃窗,跟着江波涛的脚步往里走。

“公司新进了一批画,有几幅我看了还不错,来源也查过没有问题,回头你看看,如果可以就可以上架了。”江波涛说。

周泽楷:“嗯。”

江波涛回过头:“你这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周泽楷:“没什么。”

江波涛:“对了,我听说昨儿你跟黄家老大相亲了?”

周泽楷:“嗯。”

江波涛:“怎么样?黄家那几个兄弟,别的不说,长得都是一表人才的。”

周泽楷漫不经心:“是吧。”

江波涛闻言回头瞅瞅面前的人:“……你这语气,不喜欢啊?”

周泽楷想了想昨儿饭桌上的人:“没,挺好的。”

江波涛:“……你记住人家叫什么了吗?”

周泽楷一脸“当然记住了”,甚至眼神里还透着一丝丝“你当我傻吗”的责备情绪,他开口道:

“黄少天啊。”

“……”江波涛无语道,“黄少天是人家小少爷,你昨天见得不是老大吗?”

周泽楷反应过来,连连点头:“一起来了。”

江波涛问:“那你记住大少爷的名字了吗?”

周泽楷:“……”他想了想道,“他的名字,有点复杂。”

江波涛:“……大家都叫他Jack。”

周泽楷面不改色:“我英文不好。”

“三个字以上的单词你就不记得了是吗——你不要拿之前应付别人的借口骗我好吗,”江波涛抱臂说:“你是不是忘记自己在欧洲留过学了。”

周泽楷:“法国人,不喜欢英文。”

“……”江波涛一时无语,皮笑肉不笑道:“你还是承认吧,你就是连人家名字都没有记住。”

“我记住了,”周泽楷理直气壮,“黄少天。”

江波涛:“你就记住了黄少天——可是你相亲对象是Jack啊,黄少天是他弟弟,也是你未来小叔子啊,你这拿的什么剧本,叔嫂乱伦啊?”

周泽楷眨眨眼,一脸听不懂的样子。



tbc

今天我十八岁了,决定在这个好日子,让周泽楷和黄少天结下姻亲(喂

本来打算一发写完的,但是晚上约了人喝酒,庆祝我成年,所以等我出去喝一杯再接着写(

评论 ( 90 )
热度 ( 731 )

© 朋克外婆小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